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2 第四章 艾斯塔修的邸宅
    艾斯塔修的邸宅位于夏恩-多-迈尔斯练兵场附近。占有随处可见的豪华邸宅不能与此相比的辽阔土地,邸宅就建在那里。由于看上去像是皇宫般辽阔,甚至会有不知情的外国游客还以为这里就是宫殿。

    确实,这栋四层建筑的豪华邸宅被托里斯塔利亚的市民悄悄地称为‘新宫殿’。

    邸宅的主人艾斯塔修大公现在正坐在沙发,听魔法留声机奏响的音乐听得入迷。虽然有如是春天小河般温暖心灵乐章,可艾斯塔修大公却紧皱眉头。慢慢地拿起留声机,把压在中间的瓶子拿出来。里面摇曳着的是用拍打来演奏音乐情报的水。取出其他瓶子,跟留声机配成一套。播放着悲伤的音乐,就这样沉默地听了一会,艾斯塔修大公苍白的脸上浮现出青筋,把留声机砸向墙壁。

    响起瓶的破碎声和散落在地板上的声音,留声机的残骸滚落到床上。

    “真是的!为什么就没有能配合我现在心情的音乐呢!”

    这时,隐藏在背后墙壁上的门打开,一个全身包裹着黑色巫女服的美丽金发女人出现了。

    是诺唯露。依旧是浮现出充满慈爱笑容的那个身姿,简直就像是个虔诚的巫女。

    “你以为是因为谁才弄坏掉的呢”

    艾斯塔修用冷漠的眼神盯着诺唯露说。

    “哎呀?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才不是什么怎么了呢!是谁说把一个小镇都变成‘木偶’的!托你的福现在是大骚动啊!”

    “因为说过‘做法就交给你了’的不就是大公殿下你吗”

    “那也要有个程度啊!而且连公主也一起袭击是怎么回事!还要失败了!”

    任由怒气发泄,艾斯塔修大声斥责诺唯露。尽管如此,诺唯露还是一脸冷漠,保持着像看着发脾气的小孩子般温柔笑容看着艾斯塔修。

    “多亏了你,让好不容易得到手的护卫任务被迫放手。你要如何负责啊?”

    “艾斯塔修大公殿下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不是说了吗!是成为这国的国王啊”

    “是认真的呢”

    诺唯露喀喀地笑。

    “当然了。而且,你认为是谁才能让这国家运转下来的。不正是我吗!那个在宫殿里顶着皇冠的男人做了些什么?这国家可是差点崩溃了啊?说到底还不是个将军程度的男人而已。是因为血统才坐上王位。我绝对无法忍受那种事”

    “那么去抢过来不就好了吗,像平时做的一样”

    “可以的话早做了!可成为国王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装作是事故,利用毒杀,无论用哪种方式都能让人嗅到杀人的气味。这时候首先遭到怀疑的毫无疑问会是接着登上王位的人啊。我的敌人很多,说不定会马上引起叛乱吧。必须要谨慎行事才行!”

    “真是胆小的做法”

    “胆小有什么问题,我是不打没有胜算的仗”

    谨慎就是艾斯塔修最强的武器。先从魔法卫士队下手也是这个原因。让心腹的骑士队担任国王的护卫,也是为了提高计划的成功率。

    “操控国王,让他打皇冠让给你是吧?”

    “呼哼,还有更好的方法。让他杀掉自己的女儿”

    艾斯塔修露出笑容。然后浮现出阴冷的表情。

    “而且还是众目睽睽下呢。因为发狂而自已把皇冠扔掉,顺便连碍事的公主也能处理掉,这不是一石二鸟吗。可现在你们的能力并不行。用魔法驱动,不是一眼就能看出了吗!行事必须要慎重。用魔法操控这事,绝对要让人一点也感觉不到才行”

    艾斯塔修催促她退下地挥了挥手。

    “回去传达给叔父,这种程度的技术还不行。给我做出任何人也察觉不到是操控着的人偶。做不出的话就停止资金的援助”

    诺唯露笑着行了一礼,按着来的路退出房间。

    “真是的,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

    嘀咕一句后接着按了一下呼叫铃。于是旁边出现了别的女人。一个黑女披肩的少女。年龄大约在十六,七岁左右。

    眼角下垂的眼睛和稍微有点丰满的脸,让人感觉是男性喜欢的类型。说是美人倒不如说是让人感到亲切的可爱的脸。

    一脸害怕的表情看着艾斯塔修。手被手铐锁起来。仔细一看,脚也被连着铁球的锁锁着。简直就像个囚犯的样子。

    “那,那个……”

    “什么?”

    “这个……请帮我打开吧……”

    泪水从眼中流出来。

    “这可不行”

    少女地倒在床上。大概是太衰弱了吧,那脸脸色发青,气息弥乱。

    “……那孩子呢?阿美西亚呢?”

    “没事,还活着,有好好的给她喂食呢”

    少女安心地呼了口气,然后从床上滑下来。

    “喂?怎么了?死了的话就麻烦了。给你准备了工作呢”

    “……肚子好饿”

    气息也断断续续地,少女如此说着。

    “一个月也没有没有管了呢,真是的,真是麻烦的生物”

    艾斯塔修厌烦似的嘀咕着,唱起魔法,在自己的手指上切开了个小小的伤口。

    把手指伸到少女面前。于是少女伸出舌头。伸出的舌头接着流下来的血。眼里浮现着异样的光茫,从嘴巴间伸出牙齿。

    “真是麻烦的生物啊,吸血鬼什么的。说到底只能接受人类的血啊”

    少女像忍受屈辱般咪着眼睛。可还是没能抑制着食欲,就这样伸出舌头。

    “就到这里吧,我也没血了”

    艾斯塔修短短地唱了下‘治愈’,治疗指尖的伤口。少女懊悔地抬头看着艾斯塔修。

    “求你了……。把阿美西斯……,把我妹妹放了吧……”

    “达尔西妮,接着的工作成功的话就让你解放”

    “……真的?”

    达尔西妮抬起哀求般的脸,那是不谙世事的无垢少女的脸容。艾斯塔修露出笑容。吸血鬼大多都有着超凡魅力的脸。那是为了让猎物放松警惕而接近用的道具。那种两面性让艾斯塔修相当喜欢。只要剥掉一层薄薄的皮,就跟人类一模一样了……。

    艾斯塔修把这对吸血鬼姐妹得到手是在一年前左右。让部下捕获的。偶尔有什么麻烦事时就会像现在这样让姐姐的达尔西妮进行“工作”。

    叔父能做出更优秀的木偶吗?总之先让她作为‘临时替补’来工作吧。对付魔法卫士队的话这样说不定时机会更好……。

    “……目标是谁呢?”达尔西妮用疲惫的声音问。嗯,艾斯塔修歪着头思考起来。

    艾斯塔修大公的邸宅地下有着好几条延伸的抄道。那是只有大公及其侍候左右的人才知道的秘密通道。那些通道延伸到托里斯塔利亚的任何地方,成为让艾斯塔修成为影子国王的道具之一。

    诺唯露从地下出来的地方,是某旅店的下地仓库。从那里登上一层楼梯,店主看了一下诺唯露,摆出漠不关心的样子。这里是艾斯塔修背后做靠山的旅店。

    旅店外马上就要黑幕降临。街上行走的人也没有,只能到飞回森林的乌鸦叫声。

    诺唯露披着风帽,在没有人的街道上走着。尽管周围一片漆黑,诺唯露还是能轻快地走着。离开大街走进岔道再往前走。接着就出现一片森林。浮现在黑夜中森林看上去给人这里沉睡着一只巨大怪物的感觉。诺唯露继续往森林内走进去……。

    走了一会到了森林的尽头。那里是个巨大的集体墓地。这里主要是葬着平民的地方,有墓碑的也有随便葬下来的。浮现在黑夜中的墓地散发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普通的女性肯定会害怕得不敢进去,可诺唯露依旧面不改色地进到墓地。在墓碑中左穿右插,终于来到某墓碑前,在旁边蹲了下来。

    找了一下巧妙地隐藏在墓碑下面的按钮,响起机械装置的声音,碑动了起来。可能是害怕有人用检测的魔法吧,她并没有使用任何魔法。

    在墓碑下能看到通往地下的楼梯。诺唯露沿着那一直走下去……。

    走了很深的一段楼梯后出现一条路。路的前方有着一个跟舞厅差不多大小的空间。好几个玻璃造的大瓶子排列在那里,也有像小山般排列着的秘药种类的棚架,奇怪的臭味蔓延至入口处。虽然周围烟雾弥漫,可房间到处都装有魔法吸烟装置,不断把混浊的空气和外面干净的空气交换着。

    吸烟装置的响声和为数不少的魔法装置响声混杂起来,形成刺耳的声音玩弄着诺唯露的耳朵。

    在各种各样的实验机器中间,发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矮小男人。诺唯露走过去。

    “我回来了,伯爵”

    被称作伯爵的老人转过身。大概是一直躲在地下的原因吧,那脸一片苍白。苍白的皮肤和刻印着好几圈的皱纹的脸,宛如腊像人般。手因药品而皱裂,就那样变成红色。长长白发延伸到腰上的那姿态,看上去简直就像一只幽鬼。

    那就是艾斯塔修的叔父,古路比尔伯爵。他年轻时候就对死灵魔术……,让死者苏生的魔术十分热衷。被家人赶出来后就继续在这秘密地方进行他的研究。

    “喔喔,那么,情况如何啊?”

    像崩溃的声音从喉咙中响起。

    “好像说是那种东西根本不能派上用场呢”

    于是古路比尔伯爵的脸扭曲起来。

    “那混帐,从以前就那是个挑剔的小鬼”

    “说是不能做出更有用的木偶,就会切断资金的援助……”

    古路比尔睁大眼睛。

    “你说什么?那混帐在说什么啊?只要再一下!不是只要再一下就行了吗!再等一下研究就能完成!偏偏在这种时候……”

    诺唯露把手放在古路比尔的肩上。

    “我明白的”

    古路比尔烦恼地摇着头。

    “……为什么……,为什么啊?我明白,即使那混帐外甥不说我也明白的。那种东西只是单纯的活尸而已。只是单纯的用‘水’来驱动而已。说到底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呢。因为我并没有想法和行动啊,只是一直为了达到那个目的而已”

    古路比尔晕眩地看着诺唯露。

    “可只有你是不同的,你是完美的,是我的最高杰作啊”

    “十分感谢”

    “有什么不够啊,可并不清楚到底哪里不够了。要是有那个‘安多巴利’戒指的话会出现别的结果吗?

    然后古路比尔摇头。

    “不,那不可能。我是不可能得到‘安多巴利’戒指的。有什么,能让心苏醒的东西还不够啊,只要有那个的话……,我的‘王国’就能完成了”

    “没有纷争的世界”

    “没错”

    “只充满‘爱’的美好世界”

    “没错!那里没有坏人,也没有鄙视。只会爱惜对方,相互照料,是真正的理想乡啊。可有心灵的话就不行,那只是赝品,什么用也没有。即使是挖苦话,也如那个大蠢蛋约修亚-艾斯塔修所说呢”

    古路比尔抬着看着诺唯露。

    “我想要那杀了你的前恋人,说不定那家伙身上隐藏着某个钥匙”

    “真是让人高兴的命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