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2 第五章 黑暗的真实
    “那,这家伙没事吧”

    巴卡斯指着在床上一脸痛苦的加琳。

    加琳趴在床上,半死不活地在床上画着画。

    “不知道,别管他”

    塞多利昂放弃般摇着头。

    “你在画什么啊?”

    纳尔西斯偷偷看着床那边。

    “上啊,骑士加琳,把恶龙收拾掉吧”

    加琳独自嘀咕道。

    “这个像人的东西是骑士吗”

    加琳点点头。

    “这个四脚爬爬的就是龙吗”

    加琳再次点点头。

    “看来画的是收拾恶龙的骑士啊”

    纳尔西斯说,塞多利昂和巴卡斯都叹了口气。

    自从加琳被魔法卫士队解雇后已过了三天。这段时间加琳一直这副样子在床上画画,那张床上面全都是加琳的骑士画了。

    塞多利昂开始时也劝说过并收起笔,可注意到时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笔继续画,因此塞多利昂也放弃了。

    “这家伙,看来真的非常想当骑士啊……”

    感性的巴卡斯两眼泪汪汪地说。然后转向塞多利昂,

    “喂塞多利昂!你不为什么不劝一下陛下啊!”

    “我也劝过了,可还没说完就被拒绝了,我也没办法啊”

    纳尔西斯把手放在下巴催促说,

    “再这样下去他会变成废人的哦?”

    “确实是呢……”

    “能不能把他介绍到别的部队去呢?不是有很多吗。说来,蒙莫兰西伯爵家最近不是在募集护卫队吗”

    加琳这时摇起头。

    “我不要,我只要魔法卫士队”

    “真是挑剔的家伙,蒙莫兰西家可是颇有名的名门啊”

    纳尔西斯发呆地说,于是加琳再次在床上呆呆地画起画来。

    “这家伙……,看来是非魔法卫士队不可呢。塞多利昂,就不能再想想办法吗?我总觉得这家伙很可怜啊。而且没有他的话,之前的群殴都不知道会变成怎么样了。对于现在的魔法卫士队来说也是不可或缺的战力啊”

    “我也想帮他做些什么啊,要是没有他的风魔法,我早死在多比尔了”

    一直在沉思的纳尔西斯啪地打了下手。

    “那让他来当你的手下不就好了”

    “手下?”

    “没错,是你自己雇用的手下,跟魔法卫士队毫无关系。因为那是贵族塞多利昂自己私人雇用的手下呢。然后在适当时机再劝说陛下就是了,只要解决这件事,陛下也会重新考虑吧”

    塞多利昂跟巴斯对望一下。

    “原来如此,还有这一手呢。喂加琳,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手下了,知道吗?”

    于是加琳狠狠地抬头看着塞多利昂。

    “我才不要当你的手下呢”

    “不要任性了!现在能跟魔法卫士队扯上关系就只有这个方法了?”

    “我要做骑士”

    “……真是小孩子”

    纳尔西斯呆呆地说。

    “所以才说是小孩子啊,真没办法”

    塞多利昂说到这里时,砰!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像旋风般的女孩子冲了进来。

    “加琳!”

    “哇,公主殿下!”

    纳尔西斯惊讶地叫了起来。仔细一看,原来公主殿下正穿着平民女孩子的衣服,哭着扑向加琳,然后摇着头。

    “为什么?为什么非得要你解除出魔法卫士队不可啊?太奇怪了!”

    “……呜,很抱歉。全都怪我才弄成这样”

    玛丽安努转向塞多利昂,

    “拜托你,能让我们独处一下吗?”

    用恳求的证据说道。三骑士也不可能违背公主的话,于是都离开了房间。

    不过因为太在意,所以都从钥匙孔中偷看起来。

    “呐加琳,你听我说啊!父亲大人他太过分了!加琳是因为我那作为礼物送你的衣服被嘲笑了才拔杖的吧?也就是说是为了我的名誉才战斗的吧!”

    听完,塞多利昂他们对望了一下。

    “是那样的吗?”

    “我也不知道啊”

    然后继续偷看起来。

    玛丽安努再次激动起来,

    “我好好地给他解释了哦?可父亲大人还是说『不能』,我最讨厌父亲大人了!”

    然后潸然泪下。加琳被玛丽安努的眼泪打动了。

    ‘啊啊,说不定梦想要崩溃了。不过能守护这样可爱的公主殿下的名誉,也可以说是骑士的幸福吧……’

    这样一想,就觉得释然了一点,浮现出三天内初次见到的温和表情,加琳抚摸着玛丽安努的头。

    “让你担心了对不起。不过加琳我没事的,为了守护殿下的名誉,即使舍弃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这样一说,玛丽安努不由得抱紧加琳。

    “啊啊加琳!”

    然后伸出嘴唇。呜啊……,加琳流起冷汗。虽然很可爱,可做这种事果然是不行的。还有在失落时这种做法只会让人更加紧张啊。加琳甩了甩头,轻轻把玛丽安努推开。

    “……加琳?”

    “那个,果然还是……,家臣跟殿下的话……”

    玛丽安努的泪水瞬间充满眼眶,

    “难道你是不喜欢那套衣服?是不是我自己的趣味投入得过多了?”

    不是的,那是以前的问题了。

    “因为是家臣跟殿下”加琳不断重复这句话。然后玛丽安努寂寞似地笑起来,

    “也对呢,本来就是因为我才让加琳被开除出魔法卫士队的呢……”

    说完站起来。

    “可请你不要讨厌我呢?”

    加琳点头。总之就不是那个问题。

    “那就好。其实真正的是只是想见你而已,我可以再来吗?”

    “如公主殿下所说的”

    然后玛丽安努满足似地说了句谢谢就回去了。

    被留下来的加琳一下子失去紧张感,无力地躺在地上。然后再次被绝望所挤压。在心灵某处,还是对玛丽安努的劝说抱有期待的。

    嗯?你,守护了我女儿的名誉吗?做了那种事真的对不起了!马上让你复职回魔法卫士队吧!顺便还授予骑士勋章吧……。

    “太天真了……”

    真的,把国王气到这地步,还是不要幻想能成为骑士比较好吧……。

    就这样疲劳不已时,三骑士从寝室里出来开始一个劲地说起来。

    “哎呀,尽管如此,你继续会被解雇的话也就是说陛下相当的生气了呢”

    不要说,我知道。

    “说来加琳,你那态度不行啊”

    “……什么事?”

    “难得公主殿下特地过来看你,可你那是什么态度啊”

    “对啊,殿下在殿下这个身份前也是个女性啊,回答她的期待才是男人啊”

    “……不,不要说笑了”

    加琳脸微微发红嘟起嘴巴。

    唔?加琳那种态度让纳尔西斯侧起头来。然后把手伸向巴卡斯和塞多利昂肩膀,咕碌向后转。

    “呐塞多利昂”

    “什么?”

    “那家伙,不会是不了解女人心吧?”

    “……那种事谁知道啊”

    塞多利昂这样说,巴卡斯点点头。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了解呢”

    纳尔西斯点点头。

    “虽然你的直觉完全不准,可这回猜中呢,那样子绝对是不了解”

    于是巴卡斯皱起眉头。

    “不行哪,那绝对不行的”

    “那种事怎样都好了啦”

    塞多利昂呆呆地说。

    “才不是小事呢,这很重要的啊”

    “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加琳确实很有实力,我也承认。可很难沟通这点不是在拖他后腿吗”纳尔西斯说。

    “嗯嗯,虽然我也没什么资格说,可那家伙确实不得要领呢”

    “然后呢?”

    塞多利昂问,

    “总之是不是先让他成为‘男人’呢。那样的话应该能稍微能冷静点,也比较通人情吧”

    “哈?”塞多利昂露出呆板的表情,巴卡斯刚大大的点点头。

    “对呢,跟小孩对话行不通啊,跟小孩子!”

    你们不就正是小孩子吗,塞多利昂这样想着但还是什么也没说,因为他累了。

    “好”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对望一下,左右夹着加琳手臂把她提起来。

    “嗯呀?”

    “嗯呀什么啊。听好了加琳,现在让我们帮你踏入大人的殿堂吧。塞多利昂你也来吧”

    “我就算了”

    察觉到他们要去的地方的塞多利昂说。

    “好了快来吧,我就不喜欢你这点,我们无论是战斗还是决斗都是一起的吧,所以去玩当然也要一起了!”

    手臂被巴卡斯抓住,塞多利昂也被拖了出去。

    被巴卡斯和纳尔西斯拉去的是例牌的切古通列街,位于那里的夜之女郎们的聚集地店铺。看来巴卡斯和纳尔西斯是那里的常客,一进店女主人就擦着手走过来。

    “嘛!这不是巴卡斯大人和纳尔西斯大人吗,今天这么早来光顾,真是『天使箱舟』的幸福啊”

    “啊,今天来玩的不只有我们,他也拜托了”

    说完巴卡斯和纳尔西斯把腋下提起,递到女主人面前。

    “啊啦,这实在是!真是个像女孩子般可爱的小伙子啊!”

    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加琳。

    “莫非这孩子就是传闻中被公主殿下迷恋的那个……,加琳还是哥琳还是凯琳大人吗?”

    “嘛没错,他是第一次,把他变成正式的男人吧”

    巴卡斯说,女主人连连点头。

    “原来如此!请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泄漏的,说到底这个『天使箱舟』就是因为口密而出名呢”

    没错,因此贵族的上宾也很多。

    “没问题,交给我吧!”

    于是一大群女郎围了过来。

    “我啊我!”

    “走开!这孩子是我的!”

    “啊啊你这老女人!”

    不得了的美少年,而且还是公主迷恋的人,这个商标的吸引力是不可估量的。因此争夺瞬间就开始了。

    当事人的加琳现在心里只有绝望,所以对现实中发生的事完全漠不关心,就这样样被她们左挤右挤。

    这时从二楼传来巨大响声。

    “这孩子就由我埃斯美拉露达来吧!”

    塞多利昂往上看去,一个橡树鬼般身形巨大的女人正扶着楼梯护栏。

    “埃斯美拉露达小姐!”

    把加琳团团围住的女人一起散开。看来那个橡树鬼般的女人就是这店的王牌。悠然自若的大步走下楼梯,巨大的双手夹着加琳的脸。塞多利昂这时想起有一种雌鱼比雄鱼要大上百倍的深海鱼。

    “真是俊俏的脸。你会成为出色的骑士哦。你知道吗?那个波科尔伯爵和罗路波男爵,都是由我埃斯美拉露达让他们成为男人的。我初次接手的年轻人最后都会变得有名哦”

    又开始了……,女人们相互对望。这个埃斯美拉露达看来是个喜欢夸大事实的人。这时的加琳依旧莫明其妙,只是一脸呆相地直直盯着远方而已。埃斯美拉露达抱住加琳朝着二楼房间走去。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和相熟的女人也消失在二楼。虽然也邀请过塞多利昂,

    “我有它就好了”塞多利昂指着酒瓶。一楼是普通的居酒屋,能在那喝酒。

    来买女人的男人们的醉酒声和女人们的娇声相混杂的店里,世间的欲望没有被一点东西所覆盖,只是任由它随意流动。

    可那种烦燥的声音并不讨厌。对于苦恼的塞多利昂来说不如是一剂清凉茶……。

    可一喝酒,想到的尽是加里努的事。

    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调查出来。

    不过,要是遇到她,我会如何做呢?

    这样自问着。

    ‘阻止她’

    虽然决定了那样做,可如何阻止呢?

    只能杀了她啊。

    可我能杀了加里努吗?

    不认为能做到。比比安说的话浮现脑海。

    “你可是憎恨不了爱过的女人啊”

    我爱她,确实……。

    然后加里努也对我……。想到这里,塞多利昂碰上了心的墙壁。

    ……为什么自己忘不了加里努呢。

    想起另一理由……,不,想起这说法并不正确,那是一直埋藏在心中的疑问,因为只要一想起那个,塞多利昂的心几乎要碎掉。

    只要是我叫到的事,加里努都会回应我的期待。要是我相信她说的话,她的第一次也会奉献了给我。只要说我爱你,她也会笑着回说『我爱你』。

    可是……,塞多利昂抱着头。

    她一直都是一副寂寞的样子,无论我说多少次我爱你,都让人感觉到心不在某处的样子。

    没错,塞多利昂抱着头。

    那天……,被父亲知道我们交往的事时也是……。

    塞多利昂的记忆回到三年前……。

    “果然……,我们还是不能交往啊

    加里努在泉水旁边这样对塞多利昂说。

    “为什么要这样说?”

    “因为我们身份不配啊……”

    我拼命地劝说着加里努,然后两人逃跑了。

    想起来,说不定那只是我的自暴自弃而已。比起父亲,其他人,对这样说的加里努感到更生气。

    ‘那样的话就带我一起逃吧’

    其实当时是想她这样说的……。

    说不定加里努并不是我所了解的女人。举起杯,塞多利昂这样想。

    “说不定她只是想要跟贵族的我试交往下而已”

    “谁?我吗?”

    塞多利昂不禁抬起头。

    不知道何时,面前的座位正坐着一个黑修女服的金发美女。

    那是诺唯露。

    塞多利昂一瞬间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拼命寻找却没有一点头绪的人正坐在自己面前。

    “你……!”

    “哎呀讨厌,真是可怕的脸”

    说完轻轻笑起来。塞多利昂拔出杖指着她。

    一楼的酒场顿时引发骚动。

    “不会再让你逃了,不要动”

    “我哪都不会逃的”

    “那就老实的被捕吧?”

    “你说什么啊,我一直都是你的俘虏哦”

    诺唯露直直的看着塞多利昂。女主人跑了过来。

    “你,这里不是外面的女人能进行买卖的地方啊!还有你,快把那引起骚动的东西收起来!”

    这话让塞多利昂催促着诺唯露。

    “起来”

    诺唯露站起来。塞多利昂唱起魔法,用水之手扣把诺唯露的手绑起来。

    “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可是来找你谈话的”

    把诺唯露拖了出去,塞多利昂一声不响的走着。

    “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王宫,你要在那里被捕,接受审判,然后接受跟你的罪相应的处罚。在这之前到底做谁的委托才做这种事,要一清二楚地交待出来”

    塞多利昂抑制感情冷冷说道。她才不是我以前的恋人。她可是个把一个小镇的人都变成活尸的恶魔的女人啊……。

    无数次这样对自己说。

    这样想的同时,类似希望的东西在心里浮现出来。

    没错,这家伙才不是我以前的恋人。

    要是她是用魔法苏醒时被人用别的“心”来重生呢?

    真是那样的话,那就不是加里努的罪了,而是让她重新的虚伪人格的罪。说不定那个身体的某处正沉睡着加里努的心。

    不仅仅是‘记忆’,还有加里努的心也……。

    能让那个苏醒的话。

    塞多利昂的心扑通的跳了一下。

    然后。

    只要把加里努变成这样子的人找出来,让他来赎罪就行了。然后那样的话。

    或许就能把我跟加里努的那三年时间拿回来了。

    那可是极为魅力的诱惑啊。

    “……让你苏醒的是谁?”

    “是你不认识的人哦”

    “把我带到那去”

    “见到你会怎么做?”

    “把你使用的身体回归到本来的持有人那里去”

    塞多利昂让诺唯露笑了起来。

    “我就是我,你以为我是谁啊?”

    “你是用魔法移植进去的恶魔之心。它把加里努的身体抢走了”

    “那你所认识的我现在在哪里呢?”

    “我所认识的加里努那天被我的魔法刺穿死了。可要是和我的记忆还残留着的话……心也……”

    于是诺唯露依旧笑着。

    “你,到底知道我些什么呢?”

    这话让塞多利昂全身僵硬起来。

    那是仿佛被冰冷的刀刃剜开胸膛般的想法。

    我……,到底知道加里努的什么呢?

    我的全部。跟平时老实成熟的姿态相反,跳着热舞的舞女。笑起来时眼角下垂的眼睛。柔软的身体。拥抱时洋溢着混杂些微香水味的美妙香味……。比我大上一年。然后,然后……。

    跟我只是渡过几星期的女人。

    ‘我到底知道加里努的什么呢?’

    就在这呆掉的一瞬间。

    一台马车以迅猛之势冲过来。窗口打开,一只伸出来的手把诺唯露捉住然后跑掉。被钻了空子的塞多利昂虽然一瞬间呆掉,可马上就唱起魔法,用水之鞭缠住了马车扶手。

    “想逃吗!”

    就这样像弹簧般收缩绳子,塞多利昂跳到车顶上。附在车顶的塞多利昂放出魔法,打算把车轮打飞。

    “!”

    可因为是在强烈摇动的车顶上,因此不能很好地瞄准目标。要是在大街中心这样乱放魔法的话……,事情就大条了。

    还有,这样大的马车要是翻倒的话,行人们就会被撞飞。

    “可恶!”

    就等到出来街外后吧,塞多利昂这样想。

    马车跑得越来越快。

    穿过门,出了通往郊外的街道已是黄昏将至。看准街道沿旁已没有房子的时机,塞多利昂唱起魔法。可不能很好的瞄准车轮。因此用魔法之箭把连接马和马车的部分打飞。

    啪锵!响起响亮声音,马和马车分开了。马就这样消失在黑暗之中。突然失去动力的马车喀嗒喀嗒地发出巨响往右倾倒。跑出道路冲到草地,然后撞上巨大的石头,马车飞了起来。

    塞多利昂往上一跃,唱起‘漂浮’慢慢地着地。

    马车激起大片尘土打横倒在地上。

    塞多利昂握好杖谨慎的等着。

    “…………”

    可没有人从里面出来。瞬间,背后感觉到气息,塞多利昂转过身。

    “嗯!”

    映入眼帘的是三只橡树鬼拿着长矛往这边冲过来。为什么橡树鬼会在这里?连疑问的空档也没有,塞多利昂马上放出冰之箭。

    锐利的冰之箭全部刺中橡树鬼的喉咙,是致命伤。可橡树鬼无视伤势继续冲过来。

    “果然……,是‘安迪多(不死的怪物)’吗!”

    塞多利昂用左手碰了一下握着的杖,唱起咒文。啪咻!空气中的水蒸汽一瞬变成水,然后变成高速回转的刀刃包围着杖。

    冲过来的不死橡树鬼有三只。每只手里都握着巨大的棍棒。有着人类五倍力气的橡树鬼所持的棍棒简直就是大砲。吃一记的话身体肯定会四分五裂吧。

    可使用‘鞭子’的话对被称为全国第一的塞多利昂来说,橡树鬼操控的棍棒就好比是预先告诉塞多利昂他们的攻击轨道一样。

    塞多利昂看穿他们径直的一击,然后快速冲到怀下把身体断开两半。顺势往上一跳把头劈开。第三只橡树鬼就手臂连同身体一起被砍掉。

    塞多利昂侧目看着咕碌滚落地的橡树鬼尸体并远望着马车,终于看到诺唯露从里面出来。

    “好厉害!你依旧这么的厉害呢”

    看着高兴地叫着的诺唯露,塞多利昂大声喊道。

    “你是那个加里努的事是说慌的吧!?是用什么无聊魔法苏醒过来的其他东西吧!?”

    诺唯露摇摇头。

    “我跟以前一样哦,什么也没变”

    “给我看看证据吧!”

    “我跟你的对话全都记得哦。对了,我之前不也说过吗”

    塞多利昂的脸扭曲起来。

    ‘不要忘记我在这里的事’

    加里努以前就一直这样笑着说。二人的谈话并没有其他人知道。

    “是记忆!只是记忆还残留着而已!”

    “真是莫名其妙的话呢,不要把人搞糊涂哦,人格和记忆能分得开吗?”

    塞多利昂摇头。无论如何也不想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居然跟以前的加里努一样。

    可心里某处冷静的部分把诺唯露的话和自己的记忆联结起来。一直有着某种寂寞的加里努在我说我爱你时会『我也爱你』的回应我,不过那是让人感觉到心不在某处的样子。

    逃出来时也是,她只是兴起……。

    ‘我到底知道加里努的什么呢?’

    “要说些什么你才相信呢。对了对了,你呢,接吻时会咬着我的睛唇吧?”

    塞多利昂露出要哭似的脸。

    “……你”

    “真是糟糕的脸,怎么了?受伤了?你一直是这样呢,我在想什么,觉得你怎样,一个劲的想着那种事”

    “……你”

    “你,什么都不知道呢,我的事也是,自己的事也是。说不定连自己在做什么也是呢……”

    这个女人。

    像孩子般原始的愤怒涌出来。比起把多比尔的人杀光,还想杀了自己,这个更不可原谅。

    “你……,骗了我吧?”

    诺唯露没有回答,只是用充满慈爱的眼神看多塞多利昂。

    “跟我交往也只因我是贵族,是吧?”

    “那是以前的事,已经记不清了”

    “这才是你的本性吧?你是恶魔般的女人。那个时候多半也是想骗过我然后把财产得到手吧!”

    于是诺唯露笑起来。

    “你要是那样认为的话就随便你,那样使你开心点的话也没关系”

    “不要骗人了!你跟艾斯塔修合作,这次到底又有什么企图!”

    于是诺唯露露出把对方当笨蛋的笑容。

    “啊啦?难道你在嫉妒我跟艾斯塔修吗?我确实在接受他的援助,不过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哦”

    塞多利昂面红耳赤。要是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的话自己就会很受伤,这样想着的时候被诺唯露说了出来。

    各种想像在塞多利昂脑中回旋。诺唯露为了得到艾斯塔修的‘援助’而每晚在床上做些什么……。

    “骗子!”

    口中不由得说出那样嫉妒的话。

    塞多利昂把放出‘鞭子’的杖朝着诺唯露挥了下去。水之刀刃袭向她。

    可诺唯露轻轻浮起避开刀刃,那是人类不能想像的体术。

    “你这恶魔!”

    正想跳起来的瞬间,脚被杂草缠住。一看,好几重的杂草正重重地缠着自己的脚。

    利用自然力量的魔法……,从根本上跟塞多利昂他们贵族用的魔法不同,是先住居民用的魔法,先住魔法。

    “可恶!”

    塞多利昂用杖切断杂草。

    然后抬起头,诺唯露忽然消失在黑暗之中。塞多利昂马上跑到马车那一看,只剩下空壳。

    马车也只是驿站常用的马车而已。

    塞多利昂愤怒地扭曲着脸,愤然地踢着马车。

    “那个女人……,是恶魔般的女人。我却什么也不知道……,可恶!”

    另一方面,这时的加琳正在颤抖着。注意到时事态已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了。总之,用加琳那少的可怜的词汇来说的话,就是『不正经的地方』。

    虽然自己躺着的是普通的床,可却有些从没闻过的香味在房间弥漫着。说是大人的香味,倒不如说是能刺激脑髓深处的官能性香味。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提高情绪,还播放着让人心烦的音乐。大概是魔法留声机放出来的吧。能在房间装备这种东西,这里确实是只以贵族为客的娼馆。

    乘着音乐,‘牛’在动。不,牛只是极为收敛的形容而已,莫名其妙的肉块配着音乐左右蠕动,把衣服一件件地脱下来。

    “那……那是在干什么?”

    “在做很好的事哦”

    低粗的声音回答道。

    “你是谁?这是哪?”

    “这里是『天使箱舟』亭,我是埃斯美拉露达”

    加琳总动员她那贫乏的知识,这里是以男人为相好的女人集中地的店,看到眼前这肉块,不,是女性就能猜到,那么猜到后剩下的就只是逃命了。

    “我要回去了,谢谢”

    低下头然后从床上冲出去,可惜被喀啪地抱住,然后被那巨体推倒在床上。

    “呜哇!哇!”

    “没事,没什么可怕的。把全部都交给我就行了”

    那粗巨香肠般的手指碰到了加琳的上衣。杖,杖,杖在哪!拼命的左看右看,终于发现是竖在墙壁上。

    即使伸手也因巨体碍着而拿不到。

    偷看了一下那样慌张挣扎的加琳的眼睛,埃斯美拉露达说道,

    “不可怕,不可怕的哦”

    总觉得十分丢脸十分抑郁,加琳不由得哭了起来。于是埃斯美拉露达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你,有喜欢的人吗?”

    “不,那是……”

    女孩子的身份暴露了的话会很麻烦的,这句话根本说不出来,尽管如此,埃斯美拉露达还是自己误会了。

    “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而守护贞操……吗,真是罕有的男人呢”

    埃斯美拉露达的巨体一下子离开,然后衔住烟斗,吸了一口,接着吐出巨大的烟雾。

    “你会成为出色的骑士哦,我埃斯美拉露达保证”

    总之算是自由了。加琳急不及待的整理凌乱的衣服,握着杖就这样冲出居酒屋,飞奔到外面。

    到了外面,泪水哗啦哗啦地落下。刚才埃斯美拉露达的话在脑中回旋。

    ‘你会成为个出色的骑士哦’

    带着丢脸的心情,加琳没精打彩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