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2 第六章 吸血鬼达尔西妮
    达尔西妮,有着吸血鬼们极为少见的性格。这个吸血鬼少女是个做不到杀生的类型。用人类的说法大概就是素食主义者吧,对着外表跟自己一样的人类总是不能下杀手。

    作为一种独立生存的种族,吸血鬼里偶尔也会存在这种‘异端’。

    而双胞胎妹妹的阿美阿斯也是一样。两人的‘猎物’也有点不一样。普通的吸血鬼为了捕获猎物的人类而使用被称为‘先住魔法’的自然力量。

    在森林中只要用树枝把人类缠住,村落中用石砾把人类砸死就能吸血了。还有那狡猾的性格也能让对方放松警惕。

    达尔西妮和阿美阿斯把‘让对方松懈’这绝技贯彻得十分彻底。因为两人的容貌长得惹人怜爱,因此只要穿上与之相配的衣服看上去就跟流浪的修女很相像了。就让我来想办法吧,因为也会有这种大财阀出现,因此她们就会进入到他们的大屋,然后美美的吸这些向自己出手的男人的血。

    可也不是说会吸尽。她们会在那些人看上去身体有点不舒服时逃出去,然后重复这种做法。可这种做法途中会暴露身份,因此那个时候逃跑也是家常便饭。

    之前被艾斯塔修的手下捉住时也是,那时刚好是潜入到村长家帮忙的时候。村长得知她俩身份后非常同情,约好定期会让她俩吸血。因为吸血鬼是让人十分讨厌的存在,所以像他的存在实在十分难得。

    可某天在吸血时被村长的家人发现了。因为大意,两人一下子就被捉住,被带到领主艾斯塔修那里去。然后妹妹的阿美阿斯被作为人质,达尔西妮只能按艾斯塔修说的去做……。

    “……不可能的啦。居然要我用活尸引发大混乱”

    吸血鬼能控制被自己吸了血的一个活尸作为使魔,像哥雷姆般操控。

    艾斯塔修的命令是把一个指定的人变成活尸然后让他搞砸魔法卫士队……。

    “……那种事,要怎么办才好啊?”

    哈~~~,达尔西妮叹了口气。

    夜幕开始降临,完成各自的工作,街上满是回家的人。

    看着街上行走的人,达尔西妮想着。自己跟这样走着的人外表一点变化也没有。

    然而自己却不得不吸这些人的血……。想着那种事,肚子响起来了。

    “啊呜……,好饿啊……”

    达尔西妮不禁抱着肚子蹲下来。整齐又干爽的黑女在被的摇动下拍打脸庞,下垂的眼睛像紧捉别人的心般惹人怜爱。这样一下子就引来男人们的目光。

    “怎么了,这位小姐,不舒服吗?”

    一个男人蹲下来看着达尔西妮的脸。达尔西妮瞥了男人一下。能稍微吸一下这个人的血吗?

    那是个身体强壮的男人。达尔西妮在心里摇着头。不行,不行不行。他看上去也不是头脑灵活的人,所以只要装作一起去睡觉,然后用‘睡眠’咒文让他睡着的话就能轻松的吸他血了。

    可万一让他醒过来的话……。

    看到那如木头般粗壮的手臂,达尔西妮颤抖起来。

    “没,我没事”

    达尔西妮勉挤出笑容摇着头。然后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感觉达尔西妮好应付,于是突然捉着她的手腕。

    “不要那样说嘛,我请你吃些好吃的吧”

    哇,怎么办啊。可是……,达尔西妮看着男人的脸说。怎么说呢,达尔西妮也有着自己喜欢的口味。这个像喝了酒的男人脸很红,喝了酒的血液很浑浊一点也不好喝。只是想像下那味道,达尔西妮就噗地捂住嘴巴。

    “真的不用了……”

    尽管弱气地说,可男人还是强硬地捉着她的手把她拖到某居酒屋。然后不断点菜。

    “来!吃吧!”

    看着眼前满满的料理,达尔西妮噗地觉得很恶心。对人类来说可能是美味的食物,可对吸血鬼的达尔西妮来说只是动物和植物的尸体而已。对那尸体又煮又烧,还有上菜时看上去无比残忍的样子。

    可还是很羡慕人类啊,达尔西妮想着。

    啊啊,为什么我生来就是吸血鬼啊。要是能像人类般出生在眼前这男人和其他人周围的话……。

    就不能受这种食物之苦了……。

    “食吧,来”

    “不,不用了……”

    因为达尔西妮无论如何也不碰食物,男人好像有点生气了。

    “你真是挑剔啊!到底要耍大小姐架子到什么程度!”

    看来是想到一个让她吃的方法,男人突然捉着达尔西妮的头发。

    “啊呜,啊呜啊呜”

    “快吃啊!我请的就不能吃吗!”

    “可,可肚子很饱了……”

    “胡说!肚子明明在叫!”

    所以我才讨厌城镇啊……达尔西妮在心中如是说。

    从『天使箱舟』亭逃出来的加琳无精打采地走在路上。总觉得失去所有力气,什么事也做不了。

    我做错什么了吗?加琳一直思考着。

    不……,总觉得那时候不拔杖的话自己就不是自己了。虽然被笑也没办法,谁叫是那种衣服呢。

    可它可是充满着玛丽安努的苦恼的心意啊。同为女人,那是不可原谅的。

    可因为那种事让自己的骑士梦破碎。

    果然自己还是做错了吗……。

    总之现在要咋办啊。

    成为塞多利昂手下任他使唤?

    不要说笑了,本来啊那家伙……。

    他不是很没用吗!

    加琳有想要大叫的冲动,怒气渐渐涌上来。他还不承认我……。而且还一直被以前的女人拖着走,还畏首畏尾的……。

    ‘她活着我很开心’吗?

    那句话在脑中一直挥之不去。也不是不明白他的心情,可那并不是能在几乎被那女人杀死的加琳面前说的话。

    还有巴卡斯跟纳尔西斯到底把自己拖到什么地方去了,单是抱着女人就已掉鸡皮疙瘩了。

    真是单细胞!

    笨死了!加琳呆呆地想。难道说骑士什么的只要装下帅抱下女人,烦恼就会吹到九宵云外了吗?

    人家可不是那种单细胞的人啊!脑海有想怒叫的冲动,要是他们现在在眼前说不定自己会拔杖呢。

    哈。

    我所憧憬的骑士就全是那种没用的男人吗……。加琳梦想幻灭地走着,忽然听到一阵悲鸣。

    “对不起,对不起”,一看,在一居酒屋前,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被一男人粗暴对待。

    那是达尔西妮。

    “混帐!难得我请你吃饭,你居然逃跑,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啊!”

    怒气冲天的加琳看不过去,慢慢接近男人,毫不犹豫地从后面朝着他的屁股一脚踢过去。

    男人转过身,一瞬用悔恨的脸看着加琳,可马上就注意到她腰上的杖,于是挟着尾巴逃了。

    “没事吧?”

    把手伸向她,达尔西妮双眼湿润地看着加琳。

    “非常谢谢你……”

    “小心点”,说完加琳便打算离开,这时,

    “那,那个!你的名字是!”

    “加琳”

    短短一句让达尔西妮表情改变了。

    “你,就是你吗!”

    “你认识我?”

    加琳惊讶地问,于是达尔西妮摆出装傻的样子。

    “呃?不,那个!那个啊,说起魔法卫士队的见习骑士加琳,不是很有名吗!决斗中的大活跃,还救了公主殿下,不是很活跃吗”

    达尔西妮双眼发光地说。

    “啊……”

    加琳困扰地搔着头,打算离开。达尔西妮紧抓着加琳的背。

    “让我报答你吧!”

    “不用了”

    加琳冷淡地说,可达尔西妮还是不肯离开。

    “不要那样说嘛,让我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这时加琳肚子响起来。

    “饿了吗?”

    确实如她所说,现在想起来已有几天没吃过东西了。因为至今都是绝望充斥着肚子,现在就因生气而想起身体状况了。

    加琳四肢无力地倒下。

    “吃什么也行哦!”

    达尔西妮拉着加琳进入刚才自己被强行拉进去的居酒屋里。

    “好吃……吗?”

    达尔西妮向猛吃的加琳问道。嚼着满嘴食物的加琳嗯嗯地点头。

    一口气喝光杯中的红酒,加琳噗哈地呼了口大气。

    “嘛,继续吧”

    达尔西妮马上往杯中倒红酒。

    “原来如此,所以才被魔法卫士队解雇了啊……”

    加琳把所有的事都告诉达尔西妮,因憧憬骑士而来到托里斯塔尼亚,然后因为之前的决斗而被解雇。

    总之达尔西妮是个很好的聆听者,于是加琳渐渐地什么也说了出来。

    “那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被问道的加琳难以回答。虽然暂时从那种娼馆逃了出来,可又不想回到塞多利昂那里,话说手下是怎么回事。

    虽这样说,可也不能回老家,真是进退两难穷途末路的境地。

    加琳小小的心灵被绝望包围。要是被那种深邃的绝望吞噬的话,感觉就再也回不来了。

    眼泪不禁要涌出来。不过不能哭,哭了就表示肯定了绝望。因此加琳咬着唇拼命忍着泪水。

    加种样子的加琳让达尔西妮也莫名地感动起来。

    “好可怜……”

    然后泪水开始落下。

    加琳边嘀咕着不能哭边喝着酒,然后意识渐渐远去。

    把加琳拖到二楼后,达尔西妮叹了口气。真是的,居然这么早就跟目标相遇……。

    剩下的就只有把这个加琳的血吸光让他变成活尸就行了……。

    可看着加琳那天真烂漫的脸,任务的力气就从身上溜走了。

    不可能的啦,达尔西妮嘀咕道。那种事自己不可能做得出。至今也没试过做活尸,那是对生命的泄渎,达尔西妮是这样认为的。

    可不把他变成活尸,让他袭击魔法卫士队的话,就不能再见到双胞胎妹妹阿美阿斯了……。因为艾斯塔修是个残酷的人,说不定会杀害自己的妹妹。达尔西妮下定决心,把唇靠近加琳脖子,在唇的间隙里,伸出锋利的牙齿。她们吸血鬼在吸血前才会露出牙齿。

    被称为哈鲁吉基尼亚最凶恶的妖魔的原因就在这里,说到底是因为外表跟人类没有区别。

    牙齿触碰到加琳嫩滑的肌肤,达尔西妮就这样闭上眼,把牙齿插进去。雪白的肌肤上马上涌出血滴,舒服地滋润着达尔西妮的舌头。

    这时,达尔西妮察觉到了。

    这个味道……,不是少年的味道。

    咦?这个人,是女孩子?

    仔细看看加琳的睡脸,跟听说的外貌一样,而且名字也没有搞错,连魔法卫士队见习队员的身份也是……。

    突然,达尔西妮察觉到了。或许是有什么苦衷吧,不得不伪装性别的理由。

    明明是个女人,却以男人身份活着……。

    不意地,加琳的状况跟自己重叠起来。我也一样,不得不隐藏自己的正体活下去,不然就会被杀死……

    这样一想,不能这么做。达尔西妮的唇噗哈地离开加琳的脖子。

    这瞬间,加琳突然睁开眼睛。

    “呃?”

    加琳盯着达尔西妮,然后注意到她口上的血。

    “……呃?……血?”

    把手放在脖子,那里传来一阵湿湿的感觉,加琳脸色变了。

    “吸,吸血鬼……”

    吸血鬼,这世界上最凶恶的妖魔。这点知识加琳还是知道的。达尔西妮察觉到加琳眼神深处的厌恶感后害怕地往后退。普通的吸血鬼会突然使出魔法,可胆小的达尔西妮想要马上逃跑。

    加琳反应迅速。

    马上唱起鞭子咒文,把杖对着达尔西妮的脖子。

    “不要动”

    从小就被教育,见到吸血鬼时要马上杀了他。那是跟这世界的贵族看到蚊子时要打扁它是一个道理。

    就在加琳挥起杖的瞬间,达尔西妮哭了起来。

    “……呜,呜……啊”

    吸血鬼看上去跟人类一样,加琳的手一瞬音停了下来。可并不是说同情她,因为那是残忍又狡猾的种族,甚至有过毁灭一条村子的事……。

    可怎么看也很奇怪,她只是个畏首畏尾的少女啊。那只是让你松懈的道具而已,父亲以前这样告诉自己。

    “那,那个,杀了我也没关系,我确实是吸血鬼,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语言相通是件麻烦事。吃的人和被掉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互理解的,可剩下的手段只有这个了。

    “请,请把我妹妹……,救出来吧,求你了……呜”

    “妹妹?”

    达尔西妮点点头。

    “我,我妹妹被捉住了……,所以我不得不按他的话去做……,呜嗯,我为什么生来就是吸血鬼呢,我不要。明明跟你们人类长着相同的脸,可不得不吸你们的血……。所以请杀了我吧,可,可是……,只有阿美阿斯……请救她吧……”

    那种奇怪的样子让加琳放下杖。听说吸血鬼会很狡猾地欺骗人类,可这个达尔西妮感觉总有点不同。

    “到底是怎么回事,能老实告诉我吗?”

    达尔西妮哭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加琳。

    说完加琳紧握拳头。

    “艾斯塔修这混帐!”

    居然打算把自己变成活尸然后袭击魔法卫士队!

    那种卑劣的手段让加琳目眩。

    “你相信我的话吗?”

    “只有相信了不是吗,你要是认真的话早就吸干我的血了。没有吸干的话就说明你就是你所说的那种人啊”

    世上居然有着不忍心对人类下杀手的吸血鬼,加琳难以置信,可看到达尔西妮的行动就只能相信了。

    这样一说,达尔西妮就安心的点点头。跟有各种各样的人类一样,看来吸血鬼也有各种各样呢,加琳想着。

    总之,不能放着艾斯塔修不管。

    要报告给陛下吗?

    可是……,现在的证据就只有吸血鬼的达尔西妮而已,跟他说了也不会相信吧。这个妖魔,到底被这世界讨厌到什么程度了啊,贵族的加琳总算明白了。这样的话……,依靠塞多利昂和同伴们?

    加琳摇头。

    不要管它,肯定会这说对自己说吧,说不会还会为了不让我擅自行动矶把我禁锢起来吧。

    想起塞多利昂的脸,加琳皱起眉头。

    那种消极主义的男人说不定会这样做。总之加琳现在满身怒气。

    那样的话,就我自己做吧。

    即使是现在,自己的心灵也是骑士啊。

    所谓的骑士,就是绝不允许眼前的非法活动。这事对至今被压制的艾斯塔修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绝对要抓住他的尾巴,为此就要……。

    加琳开始拼命思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