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2 第七章 加琳的潜入
    『天使箱舟』亭那事以来,加琳失踪了。虽然塞多利昂也想找,可让他在忙的并不是这方面。

    把自己跟诺唯露接触过这事跟菲利浦三世报告后,理所当然被刨根问底,然后写成报告书,就这样过了三天。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并没有太在意。问道他们,说是少年这东西是十分复杂的,没有办法。据侍候的埃斯美拉露达说,当时他什么都没做就跑了。

    “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

    看着堆积如山待洗的衣服,塞多利昂烦恼地说。虽然巴卡斯说过不久就会回来……。

    初次失去后,塞多利昂总算知道加琳的存在意外的巨大。

    早上起来,一直都早起一步的加琳大口大口地吃着什么。今天吃什么菜?平时总是这样问。跟平时一样啊,没必要每天问吧。然后我总会有点生气地回答。

    现在则是跟以前一样独自吃饭。虽然那个笨蛋老发牢骚,可一旦听不到却又倍感寂寞。

    虽然感觉是我照顾他,可说不定依靠他的是我呢……,看着没有主人的椅子,塞多利昂想。

    可……,那种寂寞跟塞多利昂现在感觉到的愤怒和空虚比起来,老实说是微不足道的。

    ‘加里努并不喜欢自已’

    那个事实几乎让塞多利昂痛苦不已。感觉自己所沉浸在的伤感和沉溺于酒里的三年时间,仿佛都在向自己回吐口水。

    要是那时没有贯穿她的话,现在的自己会是怎样的呢,不知道。这时的塞多利昂想到这份上。

    菲利浦三世无尽的愤怒态度也催促着他。

    塞多利昂把加里努跟艾斯塔修的关系也报告给了菲利浦三世。

    可他并没有打算召艾斯塔修前来问话,看来他是打算等有新宰相适合人选后再动手。

    塞多利昂急不可耐,可一介骑士并不能左右国王的决定,最后只得沉迷在酒上……。

    宛如小孩般的脸,塞多利昂嘀咕道。

    “……再也不相信女人了”

    这时响起敲门声。是加琳回来了吗?可错了,闯进来的是巴卡斯和纳尔西斯。

    纳尔西斯一看塞多利昂醉熏熏的脸马上爆笑起来。

    “什,什么啊……”

    “果然!是我赢了!”

    “可恶……”

    巴卡斯把金币交给纳尔西斯。

    “什么啊”

    纳尔西斯笑着回答。

    “不,我们打赌了”

    “打什么赌?”

    “那个啊,我用一艾球赌你还在失落”

    “为什么要赌那种事啊”

    “嘛,你不是遇到了吗,以前的恋人”

    塞多利昂脸色发白。

    “……那又如何了?”

    “所以我才赌『在失落』啊。说到尾,你现在还不是被她牵着走嘛”

    “我相反,不认为你会被那种恶魔女牵着走”

    塞多利昂露出痛苦表情。

    “赢的是巴卡斯,我才没被那女人牵着走呢”

    “真的?”

    纳尔西斯盯着塞多利昂的脸。

    “对,下次见到她绝对会捉住她的”

    那表情让纳尔西斯察觉到什么,于是卟卟地拍着塞多利昂肩膀。

    “不要死撑了”

    “谁死撑啊”

    纳尔西斯看看周围。

    “那家伙还没回来吗?”

    “嗯?啊啊……”

    巴卡斯责备似地看着塞多利昂。

    “真冷淡,好歹也担心下嘛”

    “我有啊,可说不久会回来的明明是你们啊”

    这时,门再次被大力打开。

    一看,原来是姑娘装的玛丽安努公主。

    “加琳——!”

    三骑士烦恼地捂着脸,最麻烦的人来了。玛丽安努看到加琳不在,呆呆地在寻找。

    “加琳怎么了?”

    “那个……,这个,出去买东西了”

    “那我等他”

    玛丽安努绕手坐下,呆呆地等着。看到她可怜的样子,塞多利昂苦恼地说。

    “那个啊公主殿下,其实,加琳现在离家出走了”

    “呃呃呃呃呃!怎么回事?”

    玛丽安努口瞪目呆,看着少女无垢的眼神,塞多利昂烦恼的搔头。

    “那个,这……,想要锻炼他一下,呢?”

    塞多利昂难以开口地看着巴卡斯和纳尔西斯,两人也汗如雨注地点头。

    “对,对呢!虽然有点过于严格呢?”

    “啊啊!那家伙,只是一点苦就受不了”

    没想到带他到那种坏场所也不行,三人装傻地说。于是玛丽安努惊讶又生气的瞪大眼睛。

    “好过分!你们是仗着前辈身分就欺负加琳吧?”

    巴卡斯脸色苍白。说到底,他可是有个以侍候美少女为愿望的烦人目标啊,这样子被她说了一下就变得不知所措了。

    “不,不是的!我们只是带他去个好地……,呜!”

    说出来的瞬间,塞多利昂一拳打到他肚子,纳尔西斯则击中头部,巴卡斯倒在床上。

    “好地方是什么意思?”

    纳尔西斯对呆呆问着的玛丽安努恭敬行了一礼。

    “不,殿下,只是语言的修饰而已。”

    “总之,你们要呆到什么时候啊!”

    玛丽安努瞪着眼对三人怒吼。

    “是,是!”

    “快去找加琳,这是命令!”

    三人各自在托里斯塔尼亚搜索。有空的魔法卫士队队员也被召集,开始大规模搜索。

    塞多利昂也漫无目的地找。总之先把旅店一间间地找吧,可真是没完没了。

    “那家伙……,到底在哪干什么啊……”

    不会是离开托里斯塔尼亚了吧,可身上应该没有钱。

    这时的加琳跟达尔西妮两人在旅店商量计划。加琳留宿的店虽然也找过,可那种独自一人的话应该是单间的先入观念,让他们没有找到加琳和达尔西妮。

    两人商量的计划,无非就是潜入艾斯塔修的房子把阿美阿斯救出,然后抓住艾斯塔修的实行阴谋的证据。

    不过当然不是简单的事。

    “艾斯塔修的房子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潜进去的”

    达尔西妮给加琳说明。

    “不是普通的房子?”

    靠近夏恩·多·迈尔斯练兵场,被称为‘新宫殿’的艾斯塔修的大屋,虽然加琳也知道那不是普通的房子,可不能简单潜入是怎么回事。

    “那里有大量人类士兵和骑士,可不仅是那样”

    “不仅?”

    “那个艾斯塔修把我们亚人也变成‘不死怪物’了”

    亚人,指的是人类外的物种。橡树鬼和托罗尔,还有使用强力魔法的翼人和精灵,最后还有像达尔西妮般的吸血鬼。

    数量没有人类多,可因为能使用强力的先住魔法,因此让人类十分惧怕。

    把那些亚人也变成不死怪物,到底有什么企图。

    “为了不引人注目,我们都被关在地牢。我被带进去时就是关在里面。

    “找到那个,然后公诸于世的话……,艾斯塔修就有口难辩了吧。加琳吞吞口水。

    “有进去的入口吗?”

    达尔西妮摇头说不知道。

    “我知道的只有地牢和大屋的一部分而已,有事时会被叫到大屋,然后从秘密通道出去。

    “秘密通道?”

    “是的,艾斯塔修的邸宅下有着无数条通往其他地方的秘密通道,虽然我只知道一条”

    “就是那里!从那潜进去吧”

    加琳兴奋的说,可达尔西妮摇头。

    “不可能……”

    “为什么?又不能从正面进去,会一下子就被抓住的”

    “秘密通道理所当然会警戒深严,所以我每次都有个一次性‘通行证’”

    “一次性通行证?”

    “是,好像就是这个香炉”

    达尔西妮从怀中拿出一个普通的香炉。

    “这里被香气围绕,只有在散发香气时,‘护卫’才没有反应”

    “那只要带这个……”

    “不行的,香气只有单程份量,回去时要写信才会有人出来应接。

    当然不能让人来应接。

    加琳想了下,然后抬起头。

    “‘护卫’是什么?”

    于是达尔西妮害怕地倒吸口气。

    “我,我不清楚……”

    “……怎么回事?”

    “有什么我不清楚,不,不过……,我确实在通过通道时感觉到了”

    “什么?”

    “……被谁监视着的感觉”

    这话让加琳颤了下。达尔西妮害怕似地伏着脸。吸血鬼……,能让哈鲁吉基尼亚最凶恶的妖魔颤抖的视线到底是什么?

    加琳全身被颤抖包围。

    不过……,已经没事了。我不再是以前那胆小的我了,连能个勇气‘咒术’也克服了,而且……。

    诺唯露的脸浮上来。充满女性线条的丰满身材,歹毒的女人……,而且,是塞多利昂的前恋人……。

    一想到这就怒由心生。

    用那,那种眼神的塞多利昂跟自己接吻了……,想起每晚每晚他那眼神和手的动作,加琳颤动起来。

    还有,在通往森林那泉水的兽道时,那副伸手扶着快要摔倒的自己的脸。

    加琳喉咙恶地响起一声,很清楚这时愤怒都要涌出来。活着真是太好了,吗?太好了吗吗吗吗吗吗吗吗吗!

    胆小鬼塞多利昂,女人般堕落的男人。

    放心吧

    我来把那丰满的恶魔女送入黄泉吧,加琳用愤怒的脑袋想。

    “没事吧?”

    达尔西妮担心的看着加琳。

    “是”

    可能是饿了吧,加琳把手伸到桌子上的面包嚼起来,而达尔西妮的肚子则咕噜~~~~的叫起来……。

    “饿了吗?来吃点什么吧?”

    这样一说就突然意识到。

    她可是吸血鬼啊。

    “一,一点点的话倒是可以给你的说”

    于是达尔西妮摇头道。

    “我不能将要去救我妹妹的人的血啊”

    “可你很饿了吧?”

    吸血鬼是优秀的先住魔法使用者,可相反就会碍手碍脚。这样判断的加琳说。谁知达尔西妮说到惊人话语。

    “那,那么……,给我汗吧”

    “……汗?”

    加琳脱线地问。

    “是,那个呢,其实汗水是血液的一部分”

    “是,是吗”

    “当然含有的成分跟血液完全不能比,可暂时撑下还是可以的”

    是那样吗,加琳感叹。那我来了,说完达尔西妮控出身子,加琳颤了下。

    “那,那个……,直接?”

    “是”

    达尔西妮点头。

    “可以的话希望你全裸身体”

    达尔西妮满面通红的说,加琳身体僵硬。那样就会暴露女孩子身份啊。

    对着扭捏的加琳,达尔西妮说。

    “啊,不用担心,我早知道你是女孩子了”

    “呃?”

    “通过血的味道就知道,刚才吸了一下吧”

    加琳的脸越发苍白。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是有原因的吧”

    说完便扑向加琳,把她推倒在床上。

    “呃?呃?呃?”

    达尔西妮灵活地把有点慌张的加琳的衣服脱下,不一会就脱掉了上衣,接着把手伸到内裤。

    “等,等等,等等……”

    达尔西妮突然露出妖艳笑容,刚才为止的弱气氛围完全消失不见。

    达尔西妮的手指抚摸着加琳贫乏的胸部。

    “咿”

    唇伸到脖子,温柔的舔起来。

    “好味,你的肌肤真的好漂亮啊,这种漂亮肌肤产生的汗水最美味了”

    “啊,谢,谢谢……,唔!”

    达尔西妮发挥夜之妖魔的本领积极进攻加琳身体。跟塞多利昂那荒乱的气息不同,这是纤细又妖艳的动作。

    这样好吗。

    这不是微妙的那个吗。

    这不就是塞多利昂每晚都对自己做的那个了吗。

    还是说因为是女人所以不同呢,虽然是女人,可她是吸血鬼啊……。

    “请闭上眼,接着会让你出更多汗的”

    说完,加琳答了个‘是’便顺从的点头。疑问,如何办,这些问题全都抛到九宵云外了。每光达尔西妮的手指和舌头触摸肌肤,身体便发热。

    饱饱的舔完汗水后……,达尔西妮马上向加琳低头道。

    “我吃饱了”

    可声音并没有传到加琳,因为她已晕过去了。

    第二天晚上……。

    夜幕降临,加琳和达尔西妮来到秘密通道入口前。

    那是繁华街道上某居酒屋后通往下水道的洞穴。

    托里斯塔尼亚地下有许多土魔法做成,像网眼般宽广的下水道。

    其中一条就连通着秘密通道。

    打开铁制沙井盖,一股馊腐水味涌进鼻子。加琳唱起‘照明’咒文,杖端马上像蜡烛般亮起。

    “跟着我”

    达尔西妮首先进入下水道,加琳紧跟后面。边光着脚丫浸在腐水中边慢慢前进。前进了三十米左右,达尔西妮指着墙壁一部分。

    只有那里红砖的颜色不同,应该是灰泥还没固定好的缘故。拿掉二十个左右后,出现一个能通过一个人大小的洞穴……,里面有风吹出来。

    风魔法使的加琳知道这洞延伸得很远。弯下身穿过洞穴……,来到一条比刚才下水道更为宽广的通道。

    钝钝的灯光浮现的通道墙壁,不是刚才看到的红砖,而是有一定年代的石制品。

    “应该是几千年前的东西了吧”

    说完,达尔西妮突然靠近加琳。

    “怎,怎么了”

    “不,那个,有点害怕”

    “粘那么紧我用不了魔法呐,走开点。说来你不是吸血鬼吗,连你也怕了要怎么办啊”

    “吸血鬼也会有害怕的东西啊”

    “总之快走开”

    “真冷淡,昨晚我们可是有过肌肤之亲啊”

    加琳全身颤抖举起拳头,于是达尔西妮马上离开。

    “加琳”

    “什么?”

    “能先去掉你那男性语气吗?明明是个那么可爱的女孩子的说……”

    “……要你管”

    说完加琳开始往前走。

    通道的石头到处刻有如尼文字(古代日耳曼族的文字)。这遗迹般的地下通道大概是被艾斯塔修当作秘密通道来利用了吧。

    加琳小心翼翼地静步向前。

    加琳警惕突然的袭击。

    不清楚潜伏在这的‘护卫’有多少,因此没有任何对策。只能用手操控手边的风来注意周围空气的流动和动作。

    有东西接近就能马上察觉。

    然后……,前进了十分钟左右的时候。

    突然,‘气息’来到了。

    前方响起喀沙喀沙的细微摩擦声。

    跟风使加琳一样耳朵灵敏的达尔西妮在背后响起尖叫。

    “嘘!”

    加琳斥责达尔西妮,然后往接近的气息放出冰箭,命中了。

    ……可是!

    气息没有停步。连准备下发咒文的时间也没有,火光中浮现出像是‘护卫’的身影。

    两把大柴刀般大小的剪刀,下面还有能放倒铠甲般的身体。身体里延伸着长长的分节尾巴,尾端还有着粘粘的液体滴下形成的针。

    “是巨蝎!”

    果然是只巨大蝎子。喀沙喀沙,动着锐利的钳子急速接近,伸出猛地伸向加琳,加琳突然撞飞达尔西妮,然后躲开背后袭来的巨钳。

    没时间放魔法。加琳马上发动‘鞭子’果断反击。避过只要碰下就会即死的毒针,然后切断巨蝎尾巴。

    顺势把杖插在巨蝎背后,可生命力顽强的巨蝎把钳往后挥,企图切碎加琳。

    “石砾啊!”

    这时达尔西妮大声叫道。周围的碎石砾回应她的口语咒文,对巨蝎狂攻猛打。巨蝎把伸向加琳的巨钳缩回想保护身体。

    捉着这一时机,加琳把杖拔出并砍断头部。

    可巨蝎还是顽强地把钳往后挥,因为丢了头所以不能命中目标。加琳把连接手腕部分的两个钳子一同砍飞,巨蝎终于不动了。

    加琳看看披风,可能是被尖锐的钳子碰了下,切得破破烂烂。要是这是自己的手脚的话,光是想到就毛骨悚然。

    转向旁边颤抖不已的达尔西妮道谢。

    “谢了”

    要是没有飞过来的石砾就不能躲过那些巨钳。可达尔西妮还在颤抖。

    “‘护卫’解决,已经没事了”

    达尔西妮摇头。

    “呃?”

    加琳注视着黑暗的方向,什么也没看到。吞吞口水,注意着风的气息。

    喀沙喀沙……,响起比刚才更为沉重的声音。

    ……不只一只。

    霎时,大量巨蝎涌现,数量用‘群体’形容也不为过。

    “达尔西妮,快逃!”

    加琳打算逃跑。用飞行逃跑应该不会被追上并能回到下水道那边了吧。

    数量有十只以上,光是一只就有够棘手,那种量是不可能打得过的。在这狭窄的地下道连擅长的空战也用不上。

    可……,在这逃出去的话?

    塞多利昂的脸浮上来。明知做不出就不要过分插手啊!他肯定会这样怒骂我吧。

    没错。

    我已经决定了要把这事解决掉。

    那样的话……。

    加琳转过身,里面响起达尔西妮的叫声。

    “加琳快逃!”

    不是勇气,现在需要的不是勇气。

    冷静,是冷静,想想敌人的弱点。

    加琳想起刚才巨蝎的攻击。

    好快,确实很快。可它们的针……。

    加琳睁大眼睛快速跳向墙壁。巨蝎们一起对刚才加琳站的地方喷出针。

    它们只能下面攻击!

    关节构造上使巨蝎们想要强力挥动毒针时必须要在自己正面,在旁边的话就必须要调转角度。

    多少只也是一样。

    加琳挥杖把两只巨蝎尾巴砍断,然后马上飞向左边。巨蝎们像被锁上锁链般一起向左转。有如机械人偶般单纯的动作。

    加琳不断在巨蝎面前变换位置,然后谨慎地砍断尾巴。

    哈哈……,加琳跪在地上喘气。砍飞十只以上的巨蝎尾巴,然后封锁住关节,这是看穿了敌人攻击模式的缘故。

    达尔西妮佩服地看着加琳。

    “好厉害!人类魔法师果然厉害呢!”

    加琳说了句谢谢后就继续前进。

    “就是这里,我一直在这进出”

    达尔西妮指着前方的梯级。终于潜进艾斯塔修的邸宅里了。小心翼翼的登上楼梯,看到尽头的天花板有道铁门。

    消除照明咒文,周围一片黑。

    让眼睛在黑暗中习惯后再慢民是推开门,沿间隙溜进去。这时一股酸臭味和干肉的味扑鼻而来。

    看来这里是食材仓库。

    达尔西妮伸手把加琳拉进来。

    “知道妹妹在哪吗?”

    达尔西妮紧张的点头。

    “很好,带路吧”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只能依靠达尔西妮那在晚上也灵活的眼睛。出了食材仓库来到地下走廊。

    加琳在达尔西妮牵引下走着。即使黑暗中达尔西妮也能看到。到底走了多远了……。右,左……,达尔西妮不断向前走。

    五分钟左右达尔西妮停下,转向加琳,把手指放在嘴上。能看到右边深处有钝钝的灯光。有个穿着铠甲的男人坐在那里。

    火光一端能看到铁笼子。看来这就是地下牢了。坐着的男人就是看守吗……。

    看守只有那个?加琳控着身子问达尔西妮,达尔西妮向地牢周围看了会后点头。

    那,现在开始就是自己的任务了。加琳小声唱起咒文,空气凝固形成的绳子弯曲伸向男子并一瞬把其捆住。

    男人想发出悲鸣,可因为口同时被捂住而不成功,滚到床上。

    两人跑向地牢,加琳一看,不禁捂住嘴巴。各种各样的亚人被关着。

    橡树鬼,翼人……,加琳用疲惫的眼神往上看。

    达尔西妮跑到最里面的牢房,那里有个跟她很像的吸血鬼少女在颤抖。

    “姐姐……”

    “现在马上放你出来!”

    达尔西妮搜查倒在床上看守的身体,可没找到钥匙,看来是放在别处。加琳唱起咒文。

    锐利的空气剪刀飞向铁笼。

    噼锵!

    剪刀被弹回来,看来是加了‘硬化’咒文。

    既然想困住先住魔法使,当然会施加不少魔法呢。

    加琳唱起‘鞭子’,尽情让‘风’暴走。尽量不发出声音,用发出蓝白光的杖旋转摩擦铁笼,终于切开了。

    从间隙爬出来的阿美阿斯越看越像达尔西妮,两人不断给加琳道谢。

    加琳顺便把看似能沟通的亚人的笼子切断。本想打些能作证据的东西回去,可突然间没能找到。

    但也不能空手而回。这次潜入不能决出胜负的话,下次戒备就会更棘手。

    接着要怎么办呢,正当为此在烦恼时……。

    在加琳来的方向传来声音。

    “哎呀哎呀,小偷居然是个小鬼呢……,跟魔法卫士队相配的任务也就只有那样了”

    加琳全身紧张,这声音是艾斯塔修。

    被发现了?可为什么会?

    脑海马上得出一个答案。

    ‘被算计了?’

    马上看向达尔西妮,然后马上摇头。感觉一瞬怀疑她的自己很羞耻。想起来,她并不是会想出这种阴谋的人。

    加琳握着杖冲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这样的话就捉住艾斯塔修当人质逃命吧。

    黑暗中飞来好几根魔法之箭,无视狭窄的通道,加琳用优秀的体术全部躲开。

    可数量并不寻常。

    敌方魔法师不仅一人!

    可注意到眼前事实时已太迟,一根魔法之箭贯穿脚部,加琳倒在床上痛苦呻吟。

    黑暗中全身黑服的艾斯塔修现身,背后出现的骑士们陆续把逃跑的亚人捉起来。

    艾斯塔修嘴角露出无情的笑容。

    “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呢”

    想要握杖站起来,艾斯塔修放出冰之箭咒文棘穿加琳瘦削的手臂,加琳惨叫起来。

    可加琳还是憎恨的盯着自己,艾斯塔修放言道。

    “为什么会知道自己会前来?你摆着这种表情呢。你玩过撞球吗?撞球”

    艾斯塔修在加琳面前舞弄着手中的球,接着说。

    “若不能读取球的轨道就不能得分,我可是很擅长这个呢。撞球的窍门是球不管滚到哪边,最到也要剩下结果。

    艾斯塔修踩着想要拿杖的加琳的手,剧痛贯遍全身,加琳的脸扭曲起来。

    “我很清楚达尔西妮的性格。要只要好好照我的话做就行了。要是背叛的话,球的轨道还是能猜到。可没想到你居然能把巨蝎全收拾掉,真要好好赞下你”

    加琳拼命从喉咙挤出声。

    “卑,卑鄙……。老用些肮脏手段!堂堂正正跟我决斗吧!”

    “堂堂正正?真可笑,根据你们的规则,用对你们有利的条件战斗就是你所谓的堂堂正正吗?还是说,沉醉于赌上性命和名誉的自己,对没有胜算的战斗挺身而出的行为就称为‘堂堂正正’呢?很抱歉,我两者都不是”

    艾斯塔修蹲下看着加琳的眼睛。

    “那么……,再说什么卑鄙的吵闹也很烦人。首先说明下你所处的立场吧。你,因为被魔法卫士队开除一事怀恨在心,从而对成因之一的一角兽队也抱有恨意,因此想要杀害身为统领的我而潜入我的邸宅”

    “你说什么!”

    艾斯塔修高兴地指着加琳。那边的达尔西妮和阿美阿斯被骑士扣押起来,用悲伤表情看着加琳。

    “跟那边的吸血鬼勾结,潜入我的邸宅企图暗杀宰相的我。居然是跟可称为人类敌人的吸血鬼串通,根据实际情况分析,这可是罪该万死的罪行啊”

    “胡说!利用吸血鬼想杀掉我的是谁啊!还有,企图操控我来铲除魔法卫士队的又是谁啊!”

    “那种梦话有谁会信呢?宰相的我说的话跟现在连见习骑士也不是的少年的话比起来,你认为会有人抱有疑问么?这里是我的邸宅,拥有审判权的是身为领主的我。那简单的来宣判吧,有罪!如何判也是有罪!对你的行刑就在三日后”

    “混蛋……!”

    “我是政治家,所以这事让我来进行政治性地利用吧。行刑是在中央广场,公众面前呢。然后读出你的‘罪状’,让人嗅出魔法卫士队的阴谋,就让我用一下我的演技吧,堂堂正正呢”

    大喊想要站起,艾斯塔修一脚朝加琳下巴踹去把她踢飞到墙上。

    “我也是有慈悲之心的”

    然后马上把加琳的杖折成两半,艾斯塔修说道。

    “想吃什么就说吧,我会施舍给你这种贫穷贵族想也不敢想的美食的,剩下的日子至少吃点美食来安慰下心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