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烈风的骑士姬2 第九章 王的解决
    中央广场乱斗的消息马上传到王宫里。当时正在用餐的菲利浦三世听到报告,一下子把在口中的食物噗哈地喷了出来。

    “你,你说什么?说多次!”

    来报告的仆人大吃一惊并颤抖起来。

    “中,中央广场里,魔法卫士队和一角兽队正在交战中!”

    说起中央广场,不就是那个加琳行刑的地方吗,那些混账……,不听我的命令去救人了啊。

    明明说得那么严厉……。

    菲利浦三世深深地叹了叹气,然后露出一点笑容。

    总有点不是太讨厌那种行动的感觉。就是身为国王的我,以前也是奔走于战场的啊。单纯只作为王的话,旗下的贵族和军队是不会跟着我的。

    正因为站在最前面,以不随便舍弃部下的勇气一直奋斗着,才得到被称为‘英雄王’的功绩。

    可伤感也只有那样了。

    即使是违反了命令,就只能执行处罚。

    说到底,现在可不是跟艾斯塔修一战的时候。因为我方还没做好‘战斗’的准备。不管如何也不能让艾斯塔修得分。

    要失去出色的骑士们了啊,菲利浦三世这样想。战场上,到底付出了多少体力呢,抑制着武人的感情,菲利浦三世站起来。

    “拿杖给我”

    是!隐藏不住害怕的仆人走开。这时,有一个贵族跑进来。

    “陛下!有个女性要求见你!”

    菲利浦三世厌烦的挥了下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可现在不是做那种事的时候。

    “我不是命令过国家的贵族们,要按规定的手续在接待室等我的吗!”

    这家伙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吗,抑制着想这样大骂的心情,菲利浦三世说。

    “不那个……,她说她是艾斯塔修大公殿下的部下”

    “艾斯塔修的部下?”

    看到被领到秘密接待室里的女人,菲利浦三世睁大眼睛。因为对方可是个不得了的美人啊。全身被修女服包裹着的身姿,咋一看让人以为是圣职人士,可从衣服间隙里流露出的妖艳气息,让女人的真实身分变得神秘。

    “我叫诺唯露(黑)”

    名字跟身上的衣服颜色一样。虽然以为是个胡闹的女人,可既然能当上艾斯塔修部下的话,又不能随便地应付了事。

    “你所说的要事是什么?快点说吧,我现在很忙”

    菲利浦三世催促道,名为诺唯露的女人把一本笔记递给菲利浦三世。

    “这是什么?”

    随后诺唯露微笑起来。那仿佛是能溶化男人心,慈爱和妖艳同时存在的笑容。

    “里面记录着艾斯塔修大公进行过的各种阴谋”

    菲利浦三世打开本子。原来如此,里面详细地记录了各种各样的阴谋。在这半年命令了谁去陷害魔法卫士队等。

    菲利浦三世抬起头转向诺唯露。

    “非常感谢你背叛艾斯塔修来把笔记给我,可我不得不要把你拘禁起来,明白吗?”

    菲利浦三世拍了拍手,两个骑士马上出现。

    “把这个女性捉起来,带到贵宾用的房间去。啊啊,要好好的侍候啊”

    骑士们点头,向诺唯露敬了一礼,然后把她的手绑到后面。她完全没有抵抗,顺从地被带走。

    菲利浦三世飞奔出秘密接见室,大叫道。

    “把马拉来!有空的人做好战斗准备,跟着我去!”

    行刑台上,三卫土喘着粗气。周围躺着好几十个一角兽队的骑士。

    艾斯塔修大公的手下随着乱斗规模的扩大,从四面八方叫过来的越来越多,现在已有数百名手下聚集了过来。

    相反,这边只有三人。是真正孤立无援的状态。

    围绕在杖的‘鞭子’的光芒变得越来越弱,维持‘鞭子’的精神力也快要耗尽了吧,而且身体也满是伤痕遍体磷伤。

    “啊啊……就要至此为止了吗”

    满脸是血的纳尔西斯用听起来有点快乐的语调说。

    “你在说什么,我还能战啊。看看那些家伙,终于都不敢攻过来了呢“

    巴卡斯豪爽的笑起来。可怎么看也是到此为止了。看准魔力完全耗尽时就会马上攻击过来吧,然后一切都会结束。

    塞多利昂转向一直坐在地上的加琳。

    “加琳”

    “是,是”

    “你把着那个吸血鬼逃跑吧,他们骑的都是劣等马,说不定能挣脱出来。亚缇蕾斯,拜托你了”

    老年的曼迪寇亚嚯嚯嚯地笑起来。

    “你们打算在这战死吗?”

    “怎么可能,把那些家伙全灭后就跟上来”

    无所谓似地塞多利昂说道,纳尔西斯和巴卡斯拍了拍他的肩膀。

    “会跟上来的!然后干杯!好吧加琳”

    可加琳双眼充满泪水的摇头。

    “不要,我也要留下来”

    于是塞多利昂露出笑容,温柔地抚摸加琳的头。

    “你要成为骑士吧”

    “那,那你们怎么办!”

    “不要管我们了”

    巴卡斯这样说,纳尔西斯也点头。

    “为了这样的一天,我们每天都自把自为的做这种事,就是为了不会留下遗憾”

    “不要!我不要自己一人存活下来!”

    “真是头脑迟钝的人啊”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达尔西妮,察觉到了加琳这样倔强的理由。

    想起刚才加琳发呆似地一直看着塞多利昂的事。这时候这件事不得不说。

    “那,那个!”

    刚才为止一直沉默着的吸血鬼突然开口,全员都转过身来。

    “什么啊吸血鬼”

    巴卡斯猛的歪着嘴唇说。

    “那边的那个!塞多利昂先生!你太过分了!”

    “什么过分了”

    被吸血鬼说‘过分’,塞多利昂郁闷起来。

    “这孩子是说想跟你一起死啊!不明白吗?这孩子的心意!”

    加琳脸红到耳根,巴卡斯和纳尔西斯则脸色苍白,塞多利昂猛的流着冷汗。

    “……你,是那个吧?果然是那个吧?”

    加琳非常慌张的摇着头。

    “不,才不是呢!刚才之所以一直在看,只是因为你跟以前救了我的骑士很像起来而已!可完全是两个人!只是有点重叠起来而已!那种心意什么的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

    “真不坦率呢,那个啊,塞多利昂先生,这孩子肯定只是不够坦率而已……呜啊!”

    因为达尔西妮用呆呆的声音说道,加琳就把她踢飞,开始不断踢她。

    “给我闭嘴!你这哈尔吉基尼亚最凶恶的妖魔!吸血鬼!!!!!!!!!!!!!!!!!”

    不要,请住手!和平主义者的达尔西妮抱着头呻吟道。因为她完全不知道塞多利昂并不知道加琳女孩子身分,所以觉得莫名其妙。

    阿美阿斯打算把加琳拉开。

    啊啊,这可不是死前想看到的事啊,这样想着的巴卡斯和纳尔西斯郁郁不乐地看着塞多利昂。

    “……果然是做了吧?对着这个少年”

    “都说没做了”

    “做到一半了吧”

    “不要说了”

    想要重整心情的塞多利昂举起杖。

    “好!各位!敌人不攻过来的话就让我们攻过去!我们魔法卫士队,要实现骑士的夙愿!”

    “这样紧张的突击还是第一次呢”

    纳尔西斯叹叹气,可还是举起杖,跟塞多利昂站在一起。

    “嘛不是很好吗?十分有我们的风格”

    “我们会冲进去尽情大闹的,亚缇蕾斯,捉住他们快逃吧,摆脱了”

    塞多利昂最后还是说了这句话,握紧杖,计算着突击时机。

    在塞多利昂迈出步伐的同时,一角兽队也开始进行突击。

    原来如此,等不及了啊,看来那帮家伙骨子里还是‘骑士’呢。

    塞多利昂在头上挥舞魔杖,打向前锋的骑士。动作突然变得迟钝,杖马上被挡下。

    旁边其他骑士猛地刺出杖,吃了一击的塞多利昂被打倒在地。滚在地上的塞多利昂抬头,看到三人挥起杖。

    这时,想起加里努的脸容。

    啊啊。

    甚至在最后,还是逃不出那个影子吗。

    那样就好了。

    即使我死了,加琳肯定也会有办法逃跑的吧,有这样的感觉……。

    这时候。

    “塞多利昂!”

    杖也没有的加琳冲进来,站在自己前面。

    “……笨蛋,不是叫你快逃的吗!”

    “不要!”

    骑士们大概是对伤害没有握杖的对手感到犹豫吧,动作一瞬停了下来。

    “你们在干什么!快点收拾他们!”

    响起艾斯塔修的声音,因为是上司命令,骑士们一起挥起杖。

    足以撼动中央广场般的巨大声音,就是在这瞬间响起

    “至此为止了!”

    那是在战场上习惯了号令数千军队,极有威严的声音。在此声音下,三卫士和一角兽队都停下动作。

    发愣的张开嘴,塞多利昂小声说道。

    “陛下……”

    骑着马出现的是全副武装的菲利浦三世。后面还有声势浩大的军队,恐怕是常设的连队。这种时候率领的应该是近卫的骑士队,可双方正在斗殴,所以没有其他能率领的部队。

    看到亲自来收拾事态的国王大人的身影,观众都响起欢呼声。

    “先把杖都丢掉!无礼者!”

    这一响声让一角兽队和三卫士都丢下杖,艾斯塔修跑到菲利浦三世旁边,用责难的声音说。

    “陛下!你这是怎么回事!在我实行处刑时,那边的魔法卫士队可是前来妨碍我啊!”

    于是菲利浦三世摇头。

    “你说的处刑,难道是指前魔法卫士队队员潜入你家的事吗?”

    “就是如此”

    “那个的话,那是我的命令。那个人好像失败了呢,可其他的‘密探’成功了,所以行刑要中止”

    在场一行人都露摆出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

    “陛,陛下的,命令……?”

    艾斯塔修被这意外的话吓得睁大眼睛,可马上就回过神。冷静点,这不是个好机会吗!

    “那么,是打算跟吸血鬼勾结,致我于死地吗?真是的,真觉得我碍眼的话老实告诉我好了!我马上就会去辞职的说……”

    “演戏就至此为止吧,艾斯塔修”

    “什!居然说是演戏!”

    菲利浦三世把从诺唯露手上得来的笔记让艾斯塔修看。

    “那边的吸血鬼不就是你在你的领地里捉来,并在不久前还是你自己养着的吧”

    艾斯塔修睁大眼看着那个笔记。不仅是吸血鬼的事,至今自己所做过的坏事全都详细纪录在上。

    “还有什么想说的?”

    艾斯塔修意识到继续反抗是愚蠢的做法,于是露出让人恶心的笑容摇头道。

    “我为的不是陛下,而是托里斯汀而奉献,请陛下尽量宽恕”

    “你这毒蛇终于露出真心话了呢,在你在任时就想听了啊。艾斯塔修,现在以始祖和神我名义,解除你作为宰相的职位。来人!把这个人捉起来!”

    士兵跑过来把艾斯塔修绑起。围观的市民由于事情进展得太超乎想像,什么声也没出,只是发愣的一直看着而已。

    艾斯塔修被带走后,菲利浦三世命令给受伤的人治疗,搬运尸体。快速完成这些事后,菲利浦三世走到发呆站着的三卫士和加琳身边。

    塞多利昂站好姿势大声叫道。

    “陛下!请让我来接受违反命令的惩罚!其他同伴只是依照我的命令行事而已!”

    巴卡斯和纳尔西斯也马上配合道。

    “不!是我不能看着同伴见死不救才擅自行动的!”

    “我也是!”

    加琳也慌张地加入同伴行列。

    “是,是我擅自潜入去的!请宽恕我的同伴!”

    菲利浦三世苦恼的小声说道。

    “配合我啊,笨蛋们!”

    可塞多利昂他们还是一头雾水。说来菲利浦三世的心情变化还真让人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艾斯塔修会被反驳到?脑海中满是这个疑问。

    菲利浦三世愣的看着三卫士和加琳,倒在地上的一角兽队有几十名。

    以数百个骑士为对手,得出这个战果。真是难以置信的一群暴徒啊。可三卫士看上去也很凄惨,身体各处都是刀伤和刺伤,连站也很勉强的状态。还有,在旁边正襟危坐的加琳潜进了艾斯塔修的家。传闻那里的戒严非常厉害,也听说过地下里住有‘护卫’。

    他好像把那些都打倒了,真让人吃惊。他可是个现在还不是骑士的十五岁少年啊……。

    感受到乱世的预感,菲利浦三世想要大大地叹口气。嗯,这种英雄都聚集在同一地方,也就是说,时代还没终结吗。

    菲利浦三世甩甩头,想要把妄想甩走。

    “嘛算了,以后再说明,现在先治疗伤口吧”

    “那,那……,惩罚呢……”

    “惩罚的什么的,我说过你们只是遵照我的命令而已,在这里你们就当是那回事吧!”

    是!全员行礼。

    “那我先回去,迟点会传召你们,所以在比比安家等着吧”

    菲利浦三世转过身,想要离开。塞多利昂他们从九死一生的境地中脱离,呼~~~~~地长吁口气。

    可事情好像没有那么好运的样子。

    菲利浦三世停下脚步,又走回来。

    “哇,怎么了,这个国王,果然还是想回来斥责我们吗?”

    “对了,差点忘了”

    菲利浦三世招手叫加琳过来。咿!加琳一脸紧张地走过去,国王命令加琳蹲下。

    然后爽快的拔出杖。

    呜啊!果然要被杀头了吗!加琳闭紧眼睛。菲利浦三世把杖放在加琳肩膀上,说出惊人的话。

    “托里斯汀王国国王菲利浦三世,以始祖和神的名义,赐予这个人‘骑士’称号”

    一瞬间,那句话的意思理解不能。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你们关系好像很不错,身份不同的话有点那个吧,所以现在让你们站在同一高度,今后要好好的听从我的命令啊”

    宛如从天上掉下来的骑士称号让加琳十分入迷,红着脸正立着敬了个最高的礼。

    “是,是!身心都献给陛下,为陛下死而后已!”

    骑,骑士?

    我吗?

    成为骑士?????????

    喂!终于行了呢!巴卡斯和纳尔西斯不断用力搔着加琳的头。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上去好像是值得庆贺的事,于是达尔西妮和阿美阿斯也跑上去抱着加琳。

    塞多利昂,

    “跟上来了啊……”叹气道。可声音并没传到加琳耳里,因为她已由于兴奋和惊讶过度,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