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话 两人的火箭
    攀上屋顶的围栏,从这个学校最高的地方环顾四周。

    从教学楼过来地一点的地方就是操场,操场左手边的里面有一个网球场,有类似会议大厅一样的地方。

    还有空荡荡某一片荒芜的空地。然后我探寻了那一面的世界。

    广阔的森林变得更加广阔无垠,渐渐地连天边的云霞也都看不太清了。

    “什么呀,这里是……外面的世界成什么样了呀……”

    “预备起!”后面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咚!”

    “哇——”

    “哈~~”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张床上了。

    一片白茫茫的房间,是医务室吧。

    旁有一个绑着发带,不认识的女生。

    “我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错,一切都和你所想的一样,这不用说也能明白。”

    “什么嘛!说啊!把我踹下来的不就是你吗!!你想要我命啊!别说,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能好好的活着啊我!!”

    “啊拉,会不会死我这不是帮你试一试吗?”

    “这算什么试法啊!”

    “什么呀,比我想象的还要笨啊。还以为你早就应该察觉了呢。”

    她用手托住下巴,从鼻子里常常的吐了口气,扭头望向一边。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还上不上课了?”

    从绑发带的女生对面,传来另一个女性的声音。好像是保健教师的样子。

    “啊——我这就出去。”

    女生回头说了句。

    “换个地方吧”

    之后,就想起了铃声。

    我跟着女学生,有一次来到屋顶。

    “怎么说?你说我还没察觉到什么?”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哦。”

    “哈?莫名其妙啊。”

    “你也应该还有自己已经死了的记忆,醒来以后就在这里了。”

    我不禁屏住呼吸。啊,我已经死了吗……

    试着搜索我最后的记忆,那是一场事故,向我驶来的大型卡车。

    当时我喝的酩酊大醉,不要说躲开了,身体连动都动不了。

    受到巨大的撞击,不断交替变换的看见天空和地面。

    不久,一切就停止了,我看见了天空。我知道我的身体受到了重创,特别是全身上下到处都痛。

    我嘴里不断的在喊,好疼……好疼……。

    我要死了吧……我强烈的预感到后,之后,就失去意识了。

    等到在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倒在不认识的学校的空地里。穿着不认识的制服。身上也没有上,行动自如。

    和我穿着一样制服的家伙正来上学。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一个自称学生会会长的女生牵著我的手,不知不觉就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老师也来了,开始早上的课外活动。

    在一个陌生的班级里,我的名字被叫到了。

    不在吗,老师问道。在,我回答。这副傻傻的样子,让班上的女生们都笑出声来。

    就这样,接着叫下一个人名字。我就这样被算作到校了。这个学校到底是什么制度啊,给我这样突然出现的家伙准备位子,而且大家还很自然的接受了,毫无任何异常干。

    搞什么啊,这里……

    “终于好像有点理解了呢。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了,让我们合作吧”

    “不,我一点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很困惑着呢。再说了,你是哪位啊。”

    “人类啊。”

    “你是把我当傻瓜吗?”

    “你啊,多少也用点脑子好吧。不要让我太失望了。想到今后就要和你这样的家伙合作,还真叫人丧气啊……”

    “你还真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那么,好好考虑一下吧。”

    “唔……”

    眼前看到的这个,怎么看都是人类啊。我也是人类。恩……?

    “那就是说还有不是人类的东西存在么……?”

    “二十五分”

    “又没问你分数,回答我。”

    “所以才说你不要让我太失望了嘛。”

    作为男生的我,被用一种令人发慌的眼神盯着。这女人搞什么啊……虽然是个美女……

    不是人类的存在……

    的确,我杜宇突然出现的所谓“我”的存在,在一般的来接受的、班级里的那帮家伙,都让我想起某些令人脊背隐隐发寒的东西来。

    “咦,难道……那些学生都不是人?”

    “80分”

    “不是吧……那,你说他们是什么……”

    “先给我那个满分吧?”

    “那,老师们也都不是人。”

    “90分”

    很好……还差10分。“明白了!剩下的就都是怪物,在学校外面徘徊着!”

    “啊—果然是个笨蛋!这家伙没戏了!我还是去找别人吧。再见。”

    她转过身就要走。

    “等,等一下,好不容易都到这一步了,别这样啊,就教教我吧。”

    “那么,就回答问题吧,现在已经给你一个最大的提示了。如果这样再不行的话,那就只有再见了。”

    为什么……明明被说到这种份上,却有一种害怕被这个人丢弃的不安感。

    班里的家伙身上所没有的,在他身上可以感受得到的,是人类的味道。没错,只有这家伙才是我到这里以后第一个遇到的人类。不想被丢弃……

    而且,这家伙知道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而她现在就是在考验我又没有知道这一切的资格。

    我把她刚才和我说的话在心里反复咀嚼了几遍。

    回答吧……完美地。

    “我的回答是这样的,就是还是去找其他的人。也就是说,还有和我们一样已经死掉,并且也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99分。”

    灰心了。

    “还有啊。”

    “想想我最初的时候和你说了什么呢?”

    “记不清了”

    “给我想起来”

    我绞尽脑汁,终于想起来了,非常重要的话。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没错,那么,这里还有谁在?”

    “又和我们一样死掉的人……还有,还有……”

    “真是个白痴,那些死掉的人的来是你觉得会是谁给与的呢?”

    “啊……难道,不会是6”

    “就是这个,说出来。”

    “神”我脱口而出。

    “…终于100分了,真是个白痴啊。”

    “等一下,真的有神明这种东西存在吗?在那里,你看见过吗!?”

    “冷静一点,我没看见过,不过,不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前后矛盾了么。这里是死后的世界,我们在这里最后整理一下自己的心,然后成佛,最后转生。你觉得这么个美好的世界会自己从石头里蹦出来?在这里整理自己的心,本身就是某个人定下的处理规则。”

    “是神明的处理规则吧”

    “也许并不是在我们想象中那样的存在,但是,应该也会有相似的存在吧”

    “在哪里啊……在天空的另一边的话,可能就看不见了”

    “那样的话,就做个火箭好了”

    “不可能吧。”

    “你,还是个笨蛋啊,这里不存在时间。反过来说可能会就好懂些?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可是无限的啊。”

    “上了年纪还是会死的吧?”

    哐当!

    “痛,你干什么呀!”

    我被她狠狠的走了。

    “我实在是无语了……除了走你想不出别的反应。”

    “为什么啊。”

    “死人还能上年纪死掉吗?白痴—”

    “啊—是这样啊……这么说,我们岂不是成了不死之身了?”

    咚!

    “哇—居然还上脚了……”

    “你认为我是为什么才会费力气把你从屋顶上推下来呀,啊!?”

    她抓住我的制服的领子,把脸靠得很近,连唾沫都飞出来了。

    “啊—是啊,是这样啊……”

    我对这个女人一生也不会产生兴趣。

    不过,我那一生也已经玩完了。

    “那么,那些不是人类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这里的学校生活,无非是为了创造一个和生前相同的环境而做的掩饰"

    “那么,即使是说话也会被无视啰?”

    “不会,可以说话,甚至还能交朋友呢。比如就你这样的门外汉,什么异常都不会看出来。”

    “要怎样才能分辨出来呢?”

    “就像你想要越过围栏跳下来一样,行为异常的家伙就是人类。其余的就不是。”

    “所以才知道我是人类么……顺便说一下,我那可不是想要跳下来。”

    “反正都一样,他们才不会跑到那种地方去。”

    “这么说,我和你就是同伴了吧?”

    我突然想起重要的事情来,便问她。

    “算是吧,虽然觉得将来会很辛苦”

    我被狠狠的挖苦了一番。

    “你叫什么?我叫日向。”

    “百合”

    “啥—”

    “什么嘛。”

    “和我妈一样的名字。”

    “那有什么问题吗?”

    “叫你名字的时候,会觉得像在直接叫我妈的名字,感觉很不舒服。有绰号什么的吗?”

    “别人一直是叫我百合的”

    “那就,小百合。”

    “……!?你这算什么烂叫法……”

    “不是很可爱吗,小百合。叫我小日向也行。”

    以前这么被叫过。

    “才不叫……”

    我喘了口气,伸个懒腰。

    “那,你要做什么就说吧。”

    “恩,好吧。请你帮我。”

    “帮什么?”

    “那个,不就是那个嘛。把神明揪出来。”

    “哦—”

    似乎差不多把情况在脑子里理清楚了,听到这句话,我也并不感到惊讶。

    “怎么做?”

    “把这个学校的学生全部干掉。深夜一定会慌慌张张跑出来吧。”

    “你会被扔下地狱的……”

    “哈!要是有地域的话,那和这里又有什么区别。带着生前悲惨的回忆,被丢进这样一个世界里。”

    小百合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看着天空。

    生前的记忆,么……

    我的记忆也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东西。

    小百合说过。这里是整理心灵,面向来生的地方。

    度过了那样的人生,真的能有整理清楚的一天吗。

    啊,所以才会有无限的时间啊。

    这安排真是周到。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也许真的是地狱吧。

    “不过这方法…等等。如果成功找到神明的话,小百合怎么做?”

    “那不是明白吗,让我度过那么一次乱七八糟的人生的家伙,还不得痛痛快快给他一下,不对,是好几下!”

    “揍神明一顿的女人啊……好厉害的角色啊……空前啊你……”

    “是吧,绝对是历史上的首次。”

    “啊—没错,会被选进历史教科书吧。”

    “那么,你从三年级的班级开始收拾。我从一年级开始动手。”

    这就要出发了。

    “我说,等一下—”

    “什么啊。”

    她回头,停下来。

    “就没有其他的方案了吗?本来两个人要摆平整个学校的学生,这也太不现实了吧。”

    “这个世界是没有警察的哟。武器就是棒球部的球棒。加油吧。”(戏言:麻枝求你别学龙骑士07那么鬼畜啊……)

    “再等一下啊!!”

    “什么事啊,真烦人,你怕了?对方又不是人类?”

    “不是啦,对方的人数太多,是全校的师生诶,几百,不是,千人以上哦。”

    “时间也是无限的哟”

    “那么,这么说吧。我不想干这种杀人狂魔一样的事”

    这么一说,小百合的表情明显变化了。

    “杀人狂魔……是啊……我要做的是那样的事啊……”

    “对了,用更人道一点的方法吧?”

    “是啊。”气势逼人的她,就这么被简单的我说动了,连我自己也感到惊讶。

    “你有什么方案?”

    “也别直接就把球踢给我好吧……”

    “是你把我的方案否掉的,所以你得考虑。要有和用全校师生来血祭一样的冲击力,能够惊动神明出来加以阻止的。”

    “那的要多大的冲击啊……”即使这样也必须好好考虑一下才行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陷入沉思。

    "趁着夜里,把校舍的窗玻璃全部打破怎么样?"

    “你这是认真说吗?那不就是惊动警察的水准么。给我搞个把全校师生血祭水准出来?”

    “那种水准的那还有第二个?”

    “哈…找你这么个同伴纯属白费力气吧……”

    好像从心底失望了一般,长长地叹了口气。

    “是你的要求等级太高了吧。不要这么就把我划归为废柴好不好”

    “那你能做点什么呢?”

    “这个啊……”我把自己的手掌摊在面前,然后握拳。

    “我对我自己的运动神经很有自信。也很有力气,不管怎么说也是个男生啊。到了危机的时候,哪怕用身体去当也能保护你的。”

    “我,可是不死之身哈。”

    “是哦!!这设定我都给忘了!!”

    我抱住脑袋

    “没想到日向君还很擅长把妹呢,一见面就搭讪上了。”“别,对你产生兴趣什么的我连死也不会想的,请放心吧。”

    “你不是已经死了么?”

    “是啊—!!这设定我又给忘了!!”我再次抱住脑袋。

    “笨蛋啊你。”

    “在吵什么?”

    背后传来声音

    “切,出现了。”小百合不满的咋咋舌。

    回头一看,是一个眼熟的女生……学生会会长。

    “现在是上课时间哦”

    “那你呢?”

    “我是得到老师许可,才出来提醒你们的,请回到教室去。”

    没有问小百合也知道,这家伙也不是人类吧。

    比起其他学生,还要没有认为。简直像个机器。而且还站在学生会会长这个位置。也可以说作为这个学校“看上去像个学校”的虚伪性之象征的存在吧。

    “日向君,对方是个学生会会长哟。做点什么来看看呀。”

    小百合凑上来小声说道。

    “啊?”

    “管理学生的领导者哦?可以说是比谁都要接近神的位置。这可是一个机会哦”

    “啊,可能是这样的……做点什么是指什么啊?”

    “如果你会按我想的去做的话,我就帮你想想啊。”

    “不用,还是算了……”

    反正你也只会想出那些暴力方案。

    “那你就自己想想吧。”

    “明白,总之我会扔一串问题给她,这样就行吧。”

    “这能有什么用啊。”

    先不管路出一副不满的样子的小百合,我走到默默看着这边的学生会会长跟前。

    “那个,学生会长同学。”

    “什么?”

    “你认为有神的存在吗?”

    “这是现在应该打听的事情么?”

    “是啊,是很重要的事情。不回答我的话,我也不会回去上课。”

    “那,我不知道”

    来这一招啊

    “那么,如果有的话,你觉得会在哪里呢?”

    “想象不出来。”

    ……又来了。一问三不知的话就没办法谈下去了。

    来点更加切身的话题好了……

    说来,这些家伙应该也有谈恋爱的吧。

    “有喜欢的人了吗?”

    “……?”

    貌似没听明白。

    “有喜欢的男孩子了吗?”

    我又问了一遍。

    “没有。”

    这一次她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马上回答了。

    “那么,现在,如果被我告白的话会怎么样呢?”

    “不知道。”

    那就试试看啊,蛮期待他的反应的。

    “学生会长同学,真的很可爱呢,我是认真说的哦。我从第一次见面,就一直在考虑你的事情了。这个就是恋爱吧……是吧,学生会长。这个,和我交往……”

    咚!!

    我飞到了空中,怎么回事,WHY?

    刚刚最后看到的是,小白和完美的踢腿动作。(戏言:活该,竟然想对在下的会长出手)

    “哈。”

    恢复知觉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了。

    是医务室。

    小百合正白着眼斜睨着我。

    “你是为了把没猜到这个世界来的吗?”

    我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

    “你这家伙!!要把别人踢下来几次啊!反正也死不了的吧!!亏我还活得好好的!!又发生奇迹了哟!!”

    “啊哈哈哈,所以才说是死不了的呀。”小百合突然大笑起来,笑得手舞足蹈。

    “即使是这样,也不要随便把我从屋顶上踢下来!”

    “但是,你明明已经是我的同伴了,还满脑子只有自己的欲望啊。”

    “我又不是真的告白,那不是很清楚的吗!我只是想知道他们到底谈不谈恋爱啊。”

    “恩—日向君还真是出乎意料的罗曼蒂克呢。”

    “什么啊,在这个世界还需要情调嘛。背负那样阴暗的回忆,还能喜欢上别人吗?”

    听到这句话,我不知为何感到几分悲伤。

    正因为如此,不是才应该……

    “我觉得……能够的话也挺好的……年,太性急了。这样子的话,很快就会累垮的。不是说时间是无限的存在么。那就去谈谈恋爱,慢慢来不也是挺好的么……”

    “哇,这家伙又来勾引我了……”

    “我倒没这个意思……只是很担心你”

    哪怕连一点小小的幸福也看不到,只是一味的朝前狂奔的样子。

    “所以呀,我从现在开始就成为你的同伴了。”

    “我自己一个人也没关系哦?”

    “别说那么伤感的话好不好?”

    “反正你也派不上用场。”

    “别说那么过分的话好吧……”

    “你真要爱上我那可就麻烦了。”

    “没得谈,放心吧。”

    “那如果我喜欢上日向君的话呢?”

    “啊……”

    我做梦都想不到的话。

    我凝视着小百合光泽的嘴唇发呆。

    “到那时候……”

    "逗~你~玩,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啦!啊哈哈!你还真是个笨蛋呢!"

    ……所以我才担心你呢。

    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只好望向墙上的挂钟。

    已经是傍晚了啊。这个时候,肚子突然叫了起来。

    “死了还会肚子饿啊……”

    “人类的五感还是会存在的,比如想睡觉,肚子饿。”

    小百合向我这边投来似乎暗含什么的视线。

    “什么呀……”

    “还有另一种欲求是吧?这么说来。一你到现在为止的言行来看,将来会很麻烦呐。”

    “放心吧,反正对象不会是你”

    “恩—那就是学生会会长了?”

    “也不是。”

    “没有吗?喂,你,这样子下去的话没事吧?(戏言:果然这家伙是个基啊……)”

    “说什么浪漫之类根本就不需要的是那个家伙来着?”

    “我是不需要啊,但是,有这方面需求得不到满足的男孩子可就很可怜咯……如果我对你有哪怕那么一点点兴趣的话,说不定还会帮你一把。真可惜呀。(戏言:怎么帮?)”

    ……!?

    我真的应该把这家伙当做女生来看吗!?

    我不禁从正面仔细的观察这张脸。

    咦?已经,看不见了!?

    好奇怪啊,明明也算得上是个美女吧。

    这家伙在看着我的脸,还带着一脸恶魔般的微笑。

    我慢慢的被恐惧包围。

    什么嘛这是?

    眼前一暗,脑内不断闪过天空的景象。

    “哇——”

    “怎么啦?莫非是想起死的时候的事情来了?真可怜……”

    “想起来的是被你踢下来的事情!”

    小百合听了,咯咯地笑开了。

    哈……要说这家伙呀,可真是能消除寂寞呀。

    作为在这个死后的世界一起过下去的伙伴,也算是不坏了、

    咕咕

    刚一回神,肚子就又叫起来。

    “你多就没吃东西了呀。”

    “到这里以后就没吃过东西了。根本不是想那个的时候啊。”

    “适应能力还有待提高啊,这点非常重要哦。”

    “我已经慢慢适应了呀,那要吃些什么,到哪?”

    “把学校的食堂喜欢的菜单报上来。”

    “这可真是多谢。”

    我边说边习惯的要拿出钱包,但是裤子的口袋里却什么也没有。

    当然了,学生的制服的裤子本身,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穿上的。

    “是不能免费吃饭的对吧。”

    “是啊,要钱啊。这不是当然么”

    小百合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喂,好像还在想那些有的没的啊……”

    “放心吧,每个人的奖学金可以被用作饭钱。去事务室领就可以了。”

    “哦,是码。”

    但是在那里已经有了给自己的一份钱,想想也挺不爽的。

    和班里的作为一样,都是给刚死掉的、新来这里的人用的。

    “过去拿也比较麻烦,这次还是我就借你用吧。”

    “那就多谢了。”

    胃里已经装满了拉面啦,盖浇饭之类的食物。

    “真厉害……和活着的时候一样啊。”

    味道,口感,还有胃里被装得满满的感觉。

    “你能把两个都一口气吃下去也蛮厉害的。”

    面碗和盘子被一扫而空,肚子也被撑得满满的。

    “恩……满足,满足。”

    现在才像个天国的样子嘛。

    “我说你呀,想消失吗?”

    小百合停下往嘴里送乌冬面的手,看着我。

    “啊?为什么?”

    “在这个世界得到满足的话,就会升天消失的哟。不是说过了吗。这里怎么说也是个整理心灵的地方。如果没有留恋的东西的话,马上就会消失。”

    “只是肚子被填的饱饱的也不行?”

    “如果那就能带来把生前的辛酸,悲伤都吹散的满足感的话。”

    “不好,什么都不想就在那满足起来了……”

    “我还真当你是吃饱了撑的才说这话的。”

    “我脑袋又没转到那一步。”

    “啊——我是笨蛋。那你倒是早说啊。”

    “这种事情你就不能从经验那里学习么?我就是这么过来的。跟你一一说明的话天都要说黑了。”

    “天亮的时候,我还没消失的话就好了呢。”

    “我是无所谓。”

    “我有所谓。我以后会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注意的。”

    “什么啊,难道你从心底还是喜欢我的?”

    “别会错意了,这是不可能的。”

    “就是,简直影响食欲,在吃饭的时候。”

    就没几句不在骂我的。

    “我们是同伴吧?为了一起找出神明的同伴。”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似乎默认了,然后又提起筷子吃起来。

    从学校食堂出来,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今天已经没事了,你请自便吧。”

    “睡觉的地方在哪里?”

    “这里有宿舍的。”

    过去住的话,房间一定也都分配好了吧。

    我尾随着小百合,走下去。

    “有室友吗?”

    “有,这里应该没有单人房间。虽然我已经把室友赶出去一个人住了。”

    “我想也是,你这样的。”

    “你不觉得很恐怖吗?和不是人类的东西住同一房间里。”

    “从他们的角度来讲,你才是威胁呢。”

    “男生宿舍在那一边。”小百合站住,指着左边。

    只见一栋漂亮的大楼立在我们面前,因为学校是全住宿制,所以当然的,宿舍楼也会很高大。

    “啊——再见,明天见。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那个就等明天再说吧,晚安。”

    我目送小百合的背影离去。

    变成孤单单的一个人,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多么令人筋疲力尽的一天啊。

    居然两次是从屋顶被人踢下来……真是个厄运日啊……

    接下来,我不得不喝不属于人类的是有见个面了。

    今后还得和这家伙一起生活下去呢。

    还真是不想去面对的事实啊。

    虽然嘴巴不饶人,但是和小百合在一起的话就可以安心了。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她是我唯一知道的人类了。

    人类的温暖,对我来说已经是那么可贵……

    我边看着门上横贴着的名牌,便在走廊里走着。

    找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门。

    是这里啊……

    我在门前停下脚步。

    室友的名字是……大山。

    好,要进去了。

    我下定决心,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

    “你好,我是从今天开始就要和你成为室友的日向。”

    下铺的床上还坐着一个男生。

    外表看起来非常普通。没有特别高大,也没有身材矮小,不胖不瘦,不俊不丑。第一印象的特征就是没有特征。

    “啊,初次见面,我是大山,请多指教。”

    这样的招呼也没有什么个性。

    就好像角色扮演游戏里,最初探访的村民一样。

    说着“啊,这里是@#¥%村。请你慢走。”之类的台词。

    太模式化了,真叫人恶心。

    虽说也能对上话,但是这里的学生都是像这样的家伙吗。还有小百合真是万幸啊。

    我走进寝室,关上门。

    “桌子在那里,床的话就用上面的那张好了。”

    “啊,谢谢。”

    总之先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

    把椅子转过来,朝向叫大山的室友。

    虽然提不起什么劲儿,但还是和室友说说话吧。

    “大山君来这里已经很久了吗?”

    “如你所见,和你一样是三年级的学生了。”

    “这样啊……原来如此……”

    我已经是三年级了啊……

    还是在问点别的吧。

    “大山君的爱好是什么呢?”

    “读书和音乐鉴赏吧。”

    着回答居然能没个性到这种地步……

    “都听些什么音乐?”

    “J-POP”

    这也太人畜无害了吧!

    “日向君呢,喜欢什么?”

    大山反过来问我问题了。

    “我?我算是喜欢运动吧……”

    “喜欢看比赛,还是会参加呢?”

    “两个都喜欢。”

    “是吗,我比较喜欢看比赛,但是自己来的话就不行了我,哈哈哈。”

    什么嘛这是,发出这种很融洽似地笑声。

    实在太恶心了。

    啊,还真是怀念比较有人味的小百合的毒舌啊……

    谁来奚落我几句啊……

    “啊,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叫大山就行。”

    “可以叫你小山吗?”

    “为什么?”

    “也不是啦,只是想给你添点个性罢了。”

    “哈哈哈,我经常被这么说呢,没有个性之类的。老师也总因为这个发火的。”

    “啊,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也叫我日向就可以了。”

    “知道,日向君。”

    这村民的程序貌似还有BUG。

    “日向君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呢?”

    “有什么选择方案吗?”

    “是先做作业在洗澡最后睡觉呢,还是先洗澡在做作业然后睡觉?[还是先和我……](戏言君:这句纯属戏言,捏哈哈哈~)”

    “都差不多吧……”

    “那咱们就先去洗个澡吧。现在浴室还空着。”

    “等一下,是要和你一起去吗?”

    “是呀,不行吗?”

    “不是,也不是不行……”

    多么有好的村民啊!

    反正今后也要每天打照面了,老师逼着他的话也会很麻烦的。就这么着吧。

    “好吧,一起去吧。”

    嗯,大山开心的点了一下头,站起来开始准备。

    “给,这是新的毛巾。”

    “啊……谢谢。”

    第二天早上,在屋顶。

    我一看见小百合就马上跑过去了。

    “小百合——”

    同样都是人类的存在,我想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我真想紧紧的保住这份温暖。

    然而她却轻松闪过。

    哐当!

    我的脸和铁丝网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不好,第三欲求爆发了……我感觉到了身体的危机……对不起啊,我们解散吧,再见。”

    她转身就要走人。

    “不是啊——!!”

    “干什么啊,变态。”

    “只是思念你而已啊。”

    “你看,多恐怖啊,你这不是满脑子的第三欲求么?”

    “不是作为女生!而是作为人类啊!我室友那家伙也太没有人味了!太不爽了,我好想念人类哦!”

    “这样啊,看来这还真是灾难啊。像我一样把他赶走么?”

    “这种异常的事情,我估计他的程序里没有对处方案,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还真让我害怕起来。”

    “不管怎么样,我总觉得还是现在的你比较恐怖。”

    “什么嘛,算了,我还得向你道歉。对不起,冷静下来了……”

    “既然我们白天可以见面,你就不用再那么飞扑过来了吧,不然我还把你从这里踢下去?”

    “是啊……”

    即使是那个,现在想来也觉得十分亲切。

    “那么,今天我们该怎么做?”

    “继续揪出神明啊。”

    “怎么揪?”

    “你这人,给你一晚上时间你都不用脑子想想事情的吗?”

    “你也没说让我想把……”

    “啊——怎么会是你这么个笨蛋呢。真是!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们究竟是为什么成为同伴的!?”

    “哈,哈哈哈,施压,真是的……哈哈哈哈”

    我觉得被骂了反倒有点高兴起来的自己也挺可怕的,连飞来的唾沫现在也让人充满好感。(戏言:这家伙……没救了啊)

    “你也自己想点什么出来呀。现在,就在这里!现在马上!快点,说点什么!”

    “这么突然,有点……”

    这时突然传出了校园广播开始的响声。

    随后是一个紧迫的声音:“全校师生请注意,请迅速回到教室,在班主任回来之前请安静等待。再重复一遍……”

    “……!?”

    小百合马上反应过来,警觉的向四周张望一下。

    “什么?”

    “肯定有异常事态哦,从来没听到过这种广播内容。”

    “有暴走族闯进来了吗?”

    “也许吧,不过也许是个良机哟。”

    “什么的良机?”

    “你真是个白痴,在这个世界不能容许的事情发生了哟。我们没道理不去抓住这个机会的,然后……”

    “把神明揪出来吗?”

    “走吧,得去看看是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在走廊里奔走,先去教室办公室再说。

    这个时候。

    嗙!

    与环境十分不协调的声音,震撼着四周的空气。

    “等一下……”

    一个好像在电视剧或者电影里听到过无数次的声音传来。

    “刚才的不会是枪声吧,事情是越变越复杂了呢……”

    “怎么会……”

    小百合明显动摇了,眼睛忽然睁得大大的,停住脚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个样子。

    “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出现了……”

    “你是说枪?”

    “到底是谁带到这个世界里来的。一定要弄到手……把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不是指枪,是指把枪带进来的那个人吗?”

    “是的,绝对会是个可靠的伙伴哦。”

    她终于恢复常态,甚至笑起来。

    “你是说那个在学校里乱开枪的疯子!?你脑袋还清醒吗!?”

    “不这样的话不就做不到么?想要影响到转动这个世界的齿轮的话。”

    小百合回过身,这次,想着枪声响起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