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话 Navy Blue
    刚追上跑出去的小百合,就看见她的前方是一群教室。

    “校长室”

    冲入那群教师中,小白和强行插了进去。

    “喂,你没听到广播吗?学生们快回教室!”

    她被一个教师抓住了手臂。

    “哎呀…有那种广播…吗!!”

    咚!突然吃了一记小百合的铁肘,教师不禁弯腰到下。

    这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想要上来按住她的教师,却一个个都被撞飞。

    接着,她到达门前。

    “我要冲进去了。”

    “你也太缺乏思考了吧!?”

    毫无犹豫,打开房门,闯入其中。

    事到如今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横下一条心,跟在她身后。

    校长室里有一个男学生,他一胳膊夹着一个身穿西装貌似校长的老爷爷的脖子,站在那里。

    手上还拿着枪。

    似乎是以校长为人知负隅顽抗。并且现在枪口正朝着小百合。

    “我说过的,进来的话我就开枪。你们是蠢货吗……?”

    “啊呀~~”

    “看吧,这下麻烦了。”

    真是漂亮的飞蛾扑火。

    不过,这个世界里飞蛾不会被或给烧死。

    小白和没有一点胆怯,开口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样,不用我说也明白,来吧,我们合伙吧。”

    “你这台词真够经典的。”

    “合伙?真可笑。在这世界中,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什么可以信任?”

    “请相信我,我可以成为你强大的同伴。”

    “哼……有意思,那么,你脱光光给我看看。”

    “噗!哈!?”

    我看着小百合。

    “我说,你能不能别让我失望》那种三流电视剧里小角色的说辞还是免了吧。你正在这个世界中做着如此划时代的壮举。这非常棒哟。你应该更自信心才对,别用给那种说辞来贬低自己。”

    不愧是小百合。听到这些话,大概没有人不会折服。

    “你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想要我相信你,就脱光衣服。我要说的只有这些。”

    对方也是个强者!!!

    不过,我认识的小百合是个会不断喷出粉碎对方自尊心的话语,直到彻底压倒对方的人。

    “有这家伙代我脱衣吧。”

    “为什么是我啊,喂!!”

    不得不为之吐槽的我。

    “有什么怨言?”

    “有很多怨言!凭什么我要在这种情况下脱衣啊!”

    “你以为我是为什么才收你当同伴的?”

    “至少不是为了脱衣服吧!”

    “你啊……连这种小事也好意思推给我来做吗?难道就没有一点身为男子汉的尊严吗?”

    “我才没推给你什么呢!我们两个都不脱不就行了吗!”

    “不过他说不脱的话就不相信我们”

    “不是我们,被他这么说的只有你吧”

    “我不想脱呢”

    “想办法解决才是你的工作吧”

    “又是我吗~?你啊,到底算什么角色?什么时候才能派上用场啊?我现在解雇你也行哟?”

    呯!

    ……枪声

    身旁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小洞。

    “不好……现在可不是闲聊的时候……”

    “什么叫闲聊啊,你把我当傻瓜吗?我正在追究你的责任。”

    “不不,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再不滚出去,下次就打中你们的脑袋!”

    男人尖锐的声音。

    “啊呀,有些偏题了呢~”

    小百合似乎终于想起了原来的目的。

    她在次转向男人。

    “啊,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只要我脱了你就相信我?那么能不能让我们单独相处?被这家伙看见我可不愿意。”

    “我不想再听你啰嗦了,给我滚”

    “是吗,交涉决裂呢,我都做了这么多让步。好吧,做掉他,日向同学。”

    “诶,我!?这种情况下我能做什么!”

    “我说你啊,到底是为什么才站在这里的!?又不会挂掉,用身体撞他啊!”

    接下来,说实话,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的,我不知道。首先,大门猛地开了。

    然后,枪声想了数下。很丢脸的是,我吓得闭上了眼。

    叮当叮当,想起弹壳落地声。

    不过,枪声还在想。

    扑哧,某种危险的穿透声。

    一瞬间安静了。

    睁开眼,男人倒在地板上。

    学生会长正站在他的上方。

    某种巨大的像是剑刃般的东西,刺穿了男人的胸口。

    呯!呯!呯!

    男人朝着学生会长的身体又开了数枪。

    鲜血从那上口中涌出。

    不过,剑刃依旧牢牢的钉在男人的身上……

    直到男人脱力位置,她都维持着那个姿势。

    枪声平息后,教师们一下子涌了进来。我和小百合呆呆的看着校长被救走,男人被抬了出去……

    我们却什么也没做。

    晚饭决定吃咖喱饭。

    一勺一勺的往嘴里送。

    小百合与昨天一样要了乌冬面,不过,却始终没有动过筷子。

    吃完咖喱饭,我无奈之下开口道:“真是辛苦的一天呢……嘛,对我而言,总比被两次从屋顶上推下去的昨天要好些。”

    原以为会听到她生气的回击,但小百合只是一声不吭的开始吃乌冬面。

    ……不太对劲啊。

    没能让那个男人加入,让她受到相当大的打击吗?

    盯着彼此空空的餐盘河面碗。

    “振作点吧,那个男人又没死,还有让他加入的机会不是吗?”

    “……你在说废话呢。”

    终于听见她出声了。

    “你啊,该不会是以为我还在思考那个男人的事吧?”

    “诶?不是因为没把他拉入伙(后宫)吗?”

    “你傻了吧……”

    “什么意思?”

    “你,没看到吗?学生会长的行动?”

    “看到了哟。”

    “就没任何感想吗?”

    “嘛……稍微有点吃惊,没想到她能做出那种事。”

    “我说啊…”

    “什么?”

    “如果不是现在我们之间隔了一张桌子,我肯定揍飞或者踢死你”

    她似乎回到了平时的摸样。

    “那么,随你喜欢,动手吧。”

    站起身,伸出头。

    接着,她握着筷子的双手从下方戳来!

    咫尺之间,躲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啊!”

    “刺穿你的双眼。”

    “我会失明的!”

    “反正过个三天就会自己恢复了。”

    “这期间都看不见东西,该怎么帮你?”

    “就算你眼睛看得见,也只会说些抱怨化,有何没有,并无区别。”

    “我的生活会有困难!突然失明回去,我的室友也会吓一跳的!”

    “真是期待你那个是有的反应呢。”

    “你可真是……”

    我粗鲁的重新坐下,不过,听到她一如平时的毒舌,稍微安心了些。

    “话说回来,学生会长的行动有什么不对吗?”

    “你不觉得太反常了吗?”

    “那个男人的行动不是一样反常吗?”

    “我说的是更进一步的东西,那个凶器是什么玩意儿?你活着的时候,见过那种东西吗?”

    “那种大号的剑刃吗?到底是从那里拿出来的?”

    “拿出来?根本没有那种事情。”

    “为什么?”

    “你连基本观察力也没有吗?看来就算瞎了,也没什么损失呢。要不要我干脆戳瞎你?”

    “你想干嘛……好了,别卖关子,快点说吧。”

    “……那把剑刃,并没有握在她手上。”

    “什么意思?”

    “是从她手臂上长出来的。”

    “怎么可能!?”

    “就是可能。”

    长出来的……?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会从人的身体上长出来?

    “你听懂了吗?比起男人,学生会长远远不正常的多!”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确实很不正常……”

    看来小百合并不是为没能让男人加入而失落,她是一个劲的思考学生会长的那种异常之处。

    “那么,把学生会长拉入伙?”

    “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她,可能就是神。”

    “有那种可能行吗……”

    “你给我听好了,这虽然是死后的世界,但派出[死不了]这点,我们与活着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不同。既不能用5秒跑完100米,从楼顶跳下去也不可能违抗重力飞起来,对此你应该是深有体会的吧。”

    “我那是被你踢下楼的吧……”

    “不过,学生会长的那把剑却不同。从手臂上长出一把剑什么的,完全是超常现象吧。那种力量这世界上没有人具备。”

    “也就是说,只有他是特别的存在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个男人的行动,无一成功让她暴露了自己。”

    “是吗……这样一来,你不会是想把学生会长给……”

    “恩,如果她真的是神,我就做掉她。不过,并没有确实的证据。”

    “也是呢……有什么确认的方法吗?”

    “就是呢,给你一天时间,好好想想吧。”

    “诶?要我想办法吗!?”

    “别让我反反复复说那么多遍,日向同学,你呢,还有其他什么能干的事吗?”

    “可…可我不是一直陪在你身边吗?”

    “什么?果然是迷上了我吗?”

    “不,没那回事”

    “哇,竟然能这么坦然的说谎……”

    “我是不希望你在这里的生活只剩下寂寞,担心你而已。”

    “那种担心根本是多余的,我不在乎是不是一个人。”

    “你就当是我擅自跟着好了。”

    “那可不行,既然在一起,就得让我感觉到你的必要性,而不只是个碍事的存在。”

    嘛,也有点道理……

    我盼着胳膊,嗯~地想了想。

    “好吧,明白了。我会画一晚上的时间努力思考能够证明她是神的方法。”

    无奈之下,这么回答。

    “就该这样,我喜欢坦率的人。”

    那么解散,小百合说着端起托盘,站了起来。

    躺在床上静静思考。

    “怎么了?有烦恼的事吗?”

    “哇啊!”

    突然身边传来一个声音,让我吓得跳了起来。大山爬在梯子上,看着我的脸。

    “怎么突然这么问?”

    “听见你在上面哼哼哧哧的,有些担心你。”

    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那么出神,嘛,这也证明自己完全投入的在思考问题,也就是让神暴露身份的方法。

    “不介意的话,跟我说说吧。”

    大山带着一副想是永远不会有烦恼的轻松表情说道。

    “如果我回来的时候,两眼刺着筷子,你会怎么想?”

    “咦?那真是太吓人了。”

    “我想也是。”

    “怎么回事!?是谁要刺你的眼睛!?”

    “没事,单纯是个不好玩的恶作剧。”

    “这可不是恶作剧的程度啊!?用筷子刺人眼睛什么的,那人很危险哟!?日向同学的朋友中有这么危险的人吗!?”

    “哪天我介绍你认识吧。”

    “不要不要不要!!话说,原来你有这种朋友啊,难怪会烦恼呢。还是尽快与对方断绝关系比较好哟。”

    “我已经决定一直和那家伙在一起了。”

    “不敢相信你竟然能活到今天!!每天都必须提心吊胆啊……不过,在这个房间中请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刺你眼睛的。”

    “是啊,你是个不错的人呢。”

    “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个普通人哟,普通人。”

    太普通了,你们啊。

    虽然开开玩笑很有趣(这种打发时间的方法我已经记住了)

    但是在关灯之后,我还继续烦恼着。

    继续呻吟着。

    因为大山那家伙突然又探出脸来,我给了他一拳赶走了他。

    一个劲的思考。

    随后,在脑细胞衰竭的黎明时分,终于想出一个简单到让我目瞪口呆的方案。

    “那就说来听听吧。”

    翌日上午,楼顶。被风吹着头发,小百合在我面前双手叉腰站着。

    “嗯,是个确实可行的……好方案哟!”

    “别装模作样的,快点说。”

    哦哦,小百合急了!这与平时与我们的立场正好相反啊!

    “哈,哈,这可是我不眠不休想出来的……哪能那么容易就告…”

    咚!

    “……我的方案就是,把校长劫为人质,坚守在校长室内。”

    “哦,也就是说,再现昨天的事件吗?”

    “对,那个男人只有一个人,所以被刺中后就完蛋了。但是我们有两个,可以配合作战,然后,在她发动那个超常现象的瞬间抓住她,便可以逼问了,上次那种一问三不知的回答,这次可就行不通了。”

    “第一次觉得你像是我的同伴了。”

    小百合十分高兴。

    “那真是光荣。”

    “武器怎么搞?”

    “把昨天的那把枪给偷来。”

    “那把枪好像没子弹了。”

    “用来威胁装装样子足够了。”

    “你这家伙,头脑太好使反而让我觉得不舒服,有点怕你了。好啦,可以解散了吧?”

    “你就不能真诚的夸我两句吗……”

    强被保管在教室员工使得保险柜之中。

    我与小百合在晚上偷偷潜入员工室,花了两天时间找到钥匙,顺利偷了回来。

    明天开始执行计划。

    我躺在床上,盯着手上的枪。

    真正的枪,当然,我也是第一次摸。

    “哇啊啊啊啊啊,日向同学,那个是啥!?”

    被大山这个猪头看见了。

    “我说你啊,爬上来的时候,能不能先打声招呼?”

    似乎被枪吓着了,完全没听到我说的话。

    “这个啊……我想要是被筷子刺中眼睛的话,就用这个还击。”

    “这一点也不好笑啊!!!”

    “没关系,对方是个能理解冷笑话的人。”

    “你的朋友真够宽容的!!话说用筷子刺眼睛然后用枪还击,你们两人的友情是不是太歪曲了!?”

    “要不要加入?”

    “免了免了免了!敬谢不敏!不好意思,以后在外面就算对我说话,也请让我无视你!”

    事情变得有趣了。

    明天会发生什么?真的会发生吗?心情变得兴奋起来,结果当天晚上怎么也无法入眠。

    作战开始的时间到了。

    小百合拿着枪,我拿着金属球棒,站在校长室的门前。

    现在是上课时间,走廊上没有人影。

    “害怕吗?”

    “现在害怕也晚了。”

    “既然这样,就像个男子汉似的抬起头来。”

    “我看上去那么害怕吗?”

    嘿嘿,小白和脸上现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那么,走吧”

    “OK”

    咚!踢开校长室的大门。

    “冲啊!”

    跟在小百合的身后,冲入室内。

    小白和迅速绕到校长背后,扣住其脖子,枪指着其太阳穴。

    “啊!!又来了!”

    "是的,又来了哟,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立即用内线把这里的情况通知给其他职员?"

    “这次的要求是什么?”

    “把神交出来。”

    “神?莫名其妙。”

    “好啦,老爹,拜托你啦。”

    我也会这球棒威胁到。

    “……知道了。”

    校长的反映勉为其难。

    过了一会儿,走廊里传来嘈杂声。

    “快把神交出来,不然校长就会没命!”

    我贴在大门上,这么喊道。

    从外面传来,胡说什么啊,他疯了之类的声音。

    这种回应我并不奇怪。

    不过,要我说的话,疯的应该是这个世界。

    “你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校长苦恼的嘀咕。

    “把神逼出来。”

    “你们是人真的吗?太莫名其妙了……为什么我总是遇上这种……”

    “总是?这不是第二次?”

    小百合瞪大眼睛,反问到。

    “对……”

    “那这是第几次了?”

    “我记不清了……”

    “除了我们,和两天前的那个男人外,还有其他人也做过相同的事吗……”

    “是啊……嘛,也不奇怪……啊,出来了……”

    转过头,学生会长如同从天而降般出现在我身后。

    背上闪过一道寒气,本能的举起球棒。

    铛!

    球棒被一击脱手。

    一把闪烁着暗淡光泽的剑指着我。

    那把剑,是从学生会长的手臂与袖口间出现的。

    那是,什么东西……

    “学生会长,住手。校长是我的人质,你没看见吗?对我的同伴出手,我就杀了他。”

    “那么,从你开始吧。”

    “……”

    还是不停下。

    “你那种力量是什么东西?你和其他的普通学生不同,到底是什么人!?”

    小百合的质问攻势没有效,学生会长无言的一步步走了过去。

    “我要开枪了啊!?”

    小百合脸上也不尽露出焦急,那把枪里没有子弹。

    我也不知怎么是好。

    应该用手上的球棒继续攻击学生会长吗?

    可是……对方是一个女生啊……

    不过不这样做的话,小百合就危险了……

    为了不重倒那个男人的覆辙,我们必须相互配合。这是我制定的作战方案。

    ……说到底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死掉、

    “给我停下——!!”

    全力冲过去,挥下球棒。

    然而,没有击中的实感。

    “落空!?”

    明明是朝着正前方挥棒的,明明她就站在正前方。

    梆,地板上响起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诶?”

    有样东西滚到自己的脚下。

    是球棒。

    我战战兢兢的看着手中紧握的球棒,那根球棒只剩下横切面光滑无比的半截而已。

    “你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回答我!!”

    小白和紧张的声音。

    学生会长正朝她一步步逼近。

    “可恶。”

    我扔掉球棒,从背后紧抱住她。接着就想到剪住她的双臂。

    然而,我被撞到墙上。

    难以置信,她只是后退了一步就把我撞飞。

    浑身剧痛,使不上力,我趴在地上。

    “日向!”

    不过,我抓住了她的脚。

    “真拼命呢。”

    学生会长的声音。

    “当然拼命。”

    “可以的话,我不希望伤人。”

    这种时候居然还能闲谈。

    “昨天你不是轻易就此下去了吗?”

    “我不希望有人杀人。”

    “你不也是人吗?”

    在关键内容上,我吐糟了。

    “对于这个世界感到不合理的人都会盯上校长,因为他是这个学校的最高职位者。不过,他们错了,这个世界与校长没有什么关系。但是,错误还是不断在重复,所以,我来更正错误。”

    她踢了一下脚。

    仅此。

    仅此就让抓住她脚的我,在地板上甩了出去,满地打滚。

    “好吧,知道了,我这就放了无辜的校长。”

    小百合放下顶着校长脑袋的枪,松开他的脖子。

    我无力的抬头看着她。

    “误会解开了,这样就行了吧?”

    “把枪交出来,那是元凶。”

    “啊,是呢。已经不需要这种东西了。给你吧,不过,你那个危险的剑刃可以别指着我吗?”

    学生会长无言的点了点头,然后,没动过一下,她手臂上的剑刃就消失了。

    这真是一场的景象。

    小百合带着放松的表情,走上前。

    学生会长伸出手想接过枪。

    突然,与她的手成对角线般,小百合将枪口对她的眉间。

    “你的力量是怎么获得的?三秒以内回答,不然我就开枪了。三,二……”

    “……音波掌中剑(HandSonic)”

    顿时,我看见她的手臂上再次出现剑刃。

    小百合!

    我反射性的从地板上跳起,挡在她面前。

    扑嘶!

    剑刃刺穿了我的侧腹部。

    “日向!?”

    “呵呵……我说过的,危险之时,我会做你的……挡箭板……保护你……”

    意识模糊起来……

    最后听到的话是……

    “我是不死之身。”

    是吗……这种设定,竟然又忘了……(戏言:真可惜啊日向君,如果你是男主好感度就UP了呢)

    白色的天花板。

    这是第几次在这里醒来?

    活着的时候身体健康与这种地方明明无缘……

    真倒霉。

    累不的伤口已经愈合了,这个世界中不仅不会死,而且伤口也好的特别快。

    虽然体内的某些位置还隐隐作痛。

    身旁的小百合一如平时坐在椅子上,俯视着我。

    “辛苦了,日向。”

    “你没事吧,小百合。”

    “我没事——”

    “我也没什么大碍,”

    “谁在担心你,我现在想的是枪,枪。”

    “枪?枪怎么了?”

    “被破坏了,被那个女孩。”

    “那种东西也能破坏得了吗?”

    “用那个叫什么音波掌中剑的东西,一剑下去就毁了。”

    音波掌中剑……

    学生会长最后说的那个词,在她说完的同时,那把剑就出现了。

    “那是剑的名字吗?”

    “就是动画里的武器名字呢,说不定她是个宅?”

    “枪毁了后,还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发生,那个女孩和我一起把你抬到这里。”

    “是吗……”

    “已经能起来了吧?”

    “嘛。稍微还有点痛。”

    “我肚子饿了,一起去食堂吧。”

    迟到的晚饭。

    在饮食机上买了咖喱饭的餐卷,大概是时间不对吧,学生稀稀拉拉的。

    食堂是中央置空型的二层建筑,透过天空可以看见星星,今晚的夜空大概由于皓月当空的关系吧,一片深邃的蔚蓝。

    “你还真是喜欢咖喱啊。”

    “你不也总是点乌冬面吗?”

    “我每天都有换品种哟,今天是肉排乌冬。”

    “是吗,那么,我也加一份纳豆吧。纳豆咖喱饭。”

    我按了一下纳豆的按键。

    “咦?你是认真的?要在我面前吃那种诡异的东西吗?呃啊……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那,这就解散吧?再见。”

    她立即准备走开。

    “我分开吃行了吧!”

    “那么,通过这次作战,有什么弄清楚的事吗?”

    将各自的餐点放在桌上,面对面问到。

    “明明是你制定的作战,却要我来总结吗?”

    “我总结是学生会长是怪物,以上。”

    “你真是傻瓜呢,我说,能不能别在这里打开纳豆,带回去吃?”

    纳豆目前还呆在小盒中,并没有开封。

    “什么呀,你害怕这个吗?”

    “这东西的味道,和体育系男生连续穿了一个星期的臭袜子差不多。”

    “……这种话能不能请你别对即将开始吃纳豆的人说?”

    “是因为你这么问了,我才说的。”

    “那真是我失礼了,说正经的,你刚才鄙视我的意思是,学生会长不是怪物?”

    “她是相当于神的东西,只能这么说。”

    “抱歉,相当于的意思我不懂。”

    “啊,这里有个呆子……你,是谁?”

    “是你的同伴,那么,她是神吗?还是不是?”

    “相当于神,也就是同等的意思吧,或者说仅次于神的东西吧。我不认识你,你做我对面想干嘛?”

    “我是你的同伴啊。那么,她的那种力量是什么?那个叫音波掌中剑的东西。”

    “根据我的推测,那是神赐予的特别力量。那个女孩是为了应对校长被劫为人质之类的非常事件所设置的机关,也就是保护这个世界秩序的存在哟。你听懂了吗?路人A。”

    “我是你的同伴,你才是懂了没?换句话说那个女孩是天使吧。”

    “天使?”

    “她是侍奉神的仆人吧?不就是天使吗。”

    “哦,是吗……天使吗,说的还真妙呢。这个想法很有趣,我收下了。怪人A”

    “我是你的同伴吧。接下来准备怎么干?”

    “既然天使在保护这个世界的秩序,那么,我们就毁灭秩序。”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

    “该怎么做?”

    “你是谁?”

    “我是你的同伴!”

    刚一这么回答,小百合就突然结束了对话,开始有滋有味的吸起了面条。

    换言之,思考对策又变成了我的工作。

    “今天回来得真晚呢,有什么事吗?”

    回到房间,大山担心的走过来问我。

    真是个可爱的村民A啊。

    “我肚子上被人捅了一刀。”

    “诶诶——!!你还是跟那个朋友断绝来往比较好哟!!”

    “不不,是另一个人。”

    “你竟然幸存下来了!!日向君的周围太危险了!”

    “刺激的生活很有趣嘛。”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那简直是一味追求剧烈效果的虎狼之药啊!”

    “这是我生还后获得的礼物,趁着还没过保质期,尝尝味道吧。”

    “哇!是我最喜欢的纳豆!谢谢!”

    “哦,触发事件成功,你会给我什么道具吗?”

    “咦?道具?那是啥?”

    “村民获得喜欢的食物,这种时候往往会得到在此之前始终处于无进展事件的关键道具。”

    “你在说什么啊?”

    “以死后世界为舞台的游戏。”

    “啊呀?这个世界是游戏吗?”

    ……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要怎样,才能离开这个世界呢?”

    “稍微等一下……”

    “嗯?啊,不用客气,你想先去洗澡吗,忍很久了吧?”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我有话要和你说……”

    “怎么了,脸色都变了?”

    “大山,你……知道这个世界的事情?”

    “不,我完全不懂啊,只知道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啊啊啊!你,不是村民A啊!?”

    “村民?又是游戏的话题?”

    “你……也是人吗……?”

    “那当然是如你所见的人,只是已经死掉了。”

    不会吧……

    小百合……新的同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