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话 COLD SUMMER
    午后寂静的网球场上,我们聚集在其中一隅。

    “抹杀天使”

    挥着手枪的男人说。

    “会遭报应的!”

    “你说什么?”

    被男人一瞪,大山吓得缩起了身子。

    “可是,对方是不死身吧,我们不都知道吗?”

    “不过,留下致命伤的话,暂时就无法动弹了。所以那家伙才会骑在我头上刺我。他就算紫极舞无法动弹了,也要把我刺死在地板上。”

    “啊呀,你头脑真好呢”

    “你把我当傻瓜吗?”

    枪口朝向小百合。

    “我的意思是说很可靠哟”

    “看来你还没有把握状况。”

    男人再次缩短距离,枪口朝向小百合的鼻尖。

    “别紧张,我明白,会照你说的做哟”

    小白和从容的双手叉腰站着。

    “你的思维真是跳跃式”

    男人放下枪。

    “那么,封住她的行动,然后再怎么做?”

    “活埋掉就行了”

    “她的力气大得惊人。哦不,或许该说是拥有和天使这个名字相称的力量吧”

    “那么,就把坑挖深。往上面压尽可能重的东西。子偶就安排时间哦早物品,最好是在我们的住所周围,这样也方便发现异变。”

    “不要啊,把谁活埋的话,晚上会睡不着的……”

    大山弱弱的抗议。

    “那么我就让你一直不用睡觉”

    “怎么可以那样!这样会死的哟!”

    你已经死了吧。

    啊呀,常被人吐糟的我,终于开始习惯吐糟这种行为了吗。

    “别啰嗦了,快点去后山挖坑。深度要十米。当然了,直到挖完为止,不会给你睡觉的时间。”

    “十……十米,太乱来了……”

    听到这个数字,不由说道。

    “花多少时间都没关系”

    是吗……因为时间对我们来说近于无限呢。

    “那个,莫非我也要动手?”

    小百合指着自己。

    “怎么?想让我把你当成女人来对待?你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哦,是吗,真遗憾!好吧,那就挖吧!走吧,你们,一天搞定它!”

    “那,那怎么可能嘛……”

    被男人从背后用枪顶着,半分自暴自弃的小百合带着我们走去。

    挲挲

    铁铲插在地面,一铲铲的掘土。

    作业已经持续一小时。不知是否因为经常被学生踏青,后山的泥土比想象中更坚硬,我们挖坑尚不到一米。

    “那边的,大山你在摸什么鱼”

    回头问道。

    “不行了,俺手没力气了!”

    大山把铁铲当做木杖撑在地面休息。

    “哈哈哈!我是最快的”

    小百合挖坑干劲十足。

    “不愧是小百合,好厉害”

    “竟然输给女孩子,我的体力这么差……咦,等等——!”

    “干嘛?”

    小百合抬起头,莫名其妙的站起来。

    “为什么我们要各自挖一个坑?”

    “你不是说要比一下谁最快吗?”

    “但我没说要各挖三个十米的坑!剩下两个根本没意义嘛!”

    “你才发现吗?”

    “既然发现了,为什么不早说啊?”

    “没想到小百合也很笨的说”

    “你们以为这都是谁不好啊……一个个都摆出倒霉相,作为领队的我只能想办法提升士气了哟,连这点也不明白吗?”

    “现在听你这么说才想通”

    “那么,给我过来。现在开始大家一起挖这个坑”

    她用铁铲指着自己脚下。虽然不乐意,但无法违抗她。

    “干吧!大山!”

    “等一下等一下哟,刚才为止俺的辛苦都白费了吗?”

    “白费了哟”

    “这话不该你来说吧。”

    “所以我才说都是你们不好,这叫自作自受”

    “怎么可以这样啊!”

    不甘不愿的,我们走到小百合身边。

    这个坑确实比我挖的要深,但直径却小得多。只有篮球大小。

    “好小……还是继续挖我的那个坑更有效率吧”

    “啊呀,你说什么?”

    “别露出那种诡异的笑容。就算没效率也继续挖你的那个坑总行了吧?”

    “很好”

    “总之,比起深度,还是先把坑挖的大些吧”

    大山说。

    “不用太注意宽度,到时候把她塞进去就行了”

    “崭新的活埋方式呢。不过你是不是没想过要挖一个十米的坑,宽度必须先能够容纳挖坑的人才行”

    “我当然知道啊,只是用吐糟来确认你们的干劲,别得意。好了,扩展宽度,开始干吧,一二三嗨!”

    咚!

    三个头撞在一起。

    “干嘛,你们怎么这么碍事!?”

    “是你口号的关系吧,这么小的坑同时用铁铲挖下去,当然会变成这样”

    “那么,我暂时观望,你们先挖”

    “这个坑一开始是谁负责的啊……”

    “没什么的,俺们挖吧,日向君”

    “可恶”

    可是……

    嘴上抱怨着,我突然想起那个男人还在这里呢。

    如此随随便便的挖坑,那个男人居然没半点斥责。

    抬起头,那个男人正走在一处小丘上眺望景色。

    她的表情因为反光所以看不清。

    只知道,他手上无时无刻挖着散发暗淡光芒的手枪。

    太阳落山了。

    “没力气了……肚子饿的动不了”

    大山跪在坑底。

    深度已经超过我的身高了。

    “她不会连饭都不给我们吃吧”

    “嘘”

    头顶上的小百合把食指按在嘴唇上,示意不要出声。(这家伙不知何时起当了我和大山的监工!你也过来干活啊!这家伙!)

    有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我所占的这个位置由于风向的缘故,可以隐约看见她裙子下若隐若现的白色小裤裤。真的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哟,所以我什么也没说。

    “怎么了?”

    我小声问。

    “那家伙睡着了”

    是这样啊

    “好机会啊……”

    我把铁铲插入地面,从坑中爬出来。

    “我去把枪偷来”

    “好主意”

    “俺呢?”

    从下面传来声音。

    “你就在这里呆着”

    留下大山一个人,我和小百合慎重的爬上小山丘,连踏在草上的声音听起来也十分响亮。

    在这样的寂静中,男人靠在树上,被舒适的风吹拂着呼呼大睡。

    这样看来,男人似乎十分疲倦。

    握着枪的手也很松弛。

    轻轻拔出手枪,小百合拿到了!

    迅速在手里转了一下枪,拿着铁铲顶了顶男人的头。

    “起来,状况变了”

    男人微微张开双眼,有些睡眼惺忪。

    “……我做了个好梦”

    “哦,是吗,那真是不好意思,我要把你踢入地狱了”

    “……那里才有那家伙的乐园?”

    他睡迷糊了吗?

    “说什么呢?乐园是人建立的,以我们自己的手去建立!”

    “是啊……你说了句好话呢”

    “我是队长,从现在起都听我的话”

    “我们是死不了的,那种东西没有威胁”

    “那就让你尝尝死亡的味道。你已经尝过了吧?要不要再试一次?”

    “不,应该是让你尝尝才对。给你点教训,让你下次不敢再做出这种行动”

    对方诡异的从容的原因,现在终于知道了。

    新的枪口指向小百合。

    就仿佛是分身似地,男人手中又出现另一把枪。

    这家伙要开枪了!

    我朝小百合撞去。

    呯——

    干巴巴的声音。

    子弹传来了冲击。

    被射中了,我。

    呯!

    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在我身边发出。

    “日向!快跑!暂时撤退!”

    手被拉着,肩膀剧痛无比。

    疼痛一瞬间让身体颤抖,但拼命站住脚,跑起来。

    “大山!撤退!”

    “哇啊!等等俺!”

    我们朝着森林深处逃去。

    在月光也照拂不到的苍郁大树下,我们长吁了一口气。

    “没事,这种也就是擦伤而已”

    小百合看着我被击中肩膀的伤口。

    啪!

    “好痛啊!”

    爱了自己人的一巴掌。

    “到底发生啥了……”

    大山担心的问。

    我也想把握状况,沉默的等待小百合开口。

    “我抢到抢了”

    黑暗中,模糊可以看见的是那个男人曾经握着的枪。

    “可是那家伙,还藏了另一把。然后向开枪打我,接着,日向就替我……”

    “是啊,我挨了一枪”

    “然后……?”

    “我回了一枪,再然后……”

    她带着不同以往的紧张表情低头看着手中握着的东西。

    肯定是第一次开枪吧,而且还是射人。

    “那时候不得不还击……不然同伴就会被击中了……”

    没有人问她为什么开枪,也没有人在责备她。

    小百合只是在解释给自己听。

    “哪里射中了?”

    “腰部”

    “那么,暂时不能动弹了呢。作为赢得时间来看,我的行动是正确的吧”

    “是啊……”

    “不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为什么同样是人却要杀来杀去……”

    “因为有这种东西存在吧……”

    看着手里握着的铁疙瘩。

    “这样又多了两把……到底是从哪里搞来这种东西的……”

    “肯定是黑社会啊”

    “这世界哪来的黑社会……”

    “总之比起天使,目前那家伙更成问题……该怎么办,小百合?”

    “……”

    要是平时的小百合,肯定会反唇相讥说这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但此刻的她盯着地面,仿佛没听见似的沉默不语。

    “如果被射中的话,那家伙应该暂时没发动了。要不要回去逼问他?关于枪的事情”

    所以,我是这提议。

    “那样能够解决什么?”

    “可以知道枪的入手途径”

    “呐,日向。你搞错了”

    “什么?”

    “我们当前面对的问题,不是抢的威胁或者枪的存在”

    “那么你说是什么?”

    “问题在于在这种最恶劣的情况下,如何把那个男人拉入我们的队伍。”

    由衷惊讶。

    对方可是一个面对我们毫不犹豫的开枪的男人啊。

    她还在想怎么拉人吗……

    “不过,那好困难的说”

    大山,你又讲了一句理所当然的废话啊。

    那当然非常困难。

    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

    不过,这是个挑战。

    这是超高难度的攻略。

    “对了……我要给他寄一封男子汉的决斗书”

    “……哈?”

    我和大山痴呆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你,是男人吗?”

    咚!

    ……被踢了。

    “你说谁是男人,啊啊?”

    接着被一把拎起衣服,凑近脸来。

    “你早上在坑底偷偷摸摸朝上看的那个部位上有长着和你一样不干净的东西吗?啊啊?”

    她发现了吗!?

    “我才没有偷看哟!你是自己站在那里叉腰肌得吧”

    “嘛,嘛,虽然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种时候吵架不好哟”

    大山插了进来。

    “你听听,同样在那种状态下的大山同学,根本没有注意那个机会”

    “还要继续说啊……那根本不能算是机会吧。根本是等同于冤罪的不幸事故,你别太自我陶醉了”

    “我是火堆,自己扑上来的飞蛾才是笨蛋!”

    “你说什么!?”

    “嘛,嘛,虽然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种时候吵架不好哟”

    出现了!大山的天然呆发言2号!

    “你啊,如果将来真的志愿是当作家的话,那还是趁早放弃比较好”

    “咦?他不是故意这么说的?”

    “不不,他是天然呆”

    “真的假的……?”

    气势削弱,吃了一惊的小百合。

    “俺说了一句那么让你们吃惊的话吗?”

    “你刚才把之前说的那句话完完整整的重复了一遍。这在写作上被称之为复制键写法。这是三次元世界不可能真实出现的吐糟。”

    “哦,是啊,那么,有啥问题吗?”

    脱力感。

    这个名为大山的角色肯定以后也会继续强制中断我和小百合的争吵吧。就称之为大山魔术吧。啊,不愧是贤者,我理解了。

    “话说,寄一封男子汉的决斗书史什么意思?我不明白,说明一下。”

    重新冷静后,这么问。

    “就是男人间用枪的单挑哟”

    这家伙,又想让我做相同的吐糟吗?

    “不过,小白和你是女的吧?”

    干得好,大山。坦率的问出这种理所当然的问题,这就是你的存在价值。

    “所以说,如果女人给他寄一封男子汉的决斗书,他是不会拒战的。”

    “那家伙不是笨蛋,会被算计的。”

    “你确实是个笨蛋啊。”

    喂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男人都半斤对八两。我会将计就计。”

    “你有主意了?”

    “有一个了。”

    “怎么做?”

    “让天使做公证人。”

    “……哈!?”

    又和大山重声了。不好,我好像没资格说别人天然呆……

    “我觉得不可能说服她。”

    “是吗,我觉得这取决于嘴上功夫如何。”

    这种事,真的可能做到吗……

    小百合给那个男人寄决斗书,然后让天使做公证人……

    晚饭时,我一个人偷偷潜入食堂,尽可能的把便于携带的面包塞入制服中,带回来给小百合与大山。

    “你一个人去偷吃好东西了吧?”

    黑楠中被小百合用眼瞪着。

    “才没呢,只是脑中想了想……”

    我撕一块面包朝嘴里塞去。

    “这样好像是在野营呢。”

    大山的和平脱线台词让气氛松缓了。

    明明随时有可能被那个男人用手枪顶住后背。

    我毛骨悚然的回过头,就算背后真有人,这么黑也看不见。

    “真胆小,反正不会死的,有什么关系。”

    “会被活埋在自己挖的坑里哟。”

    “你以为同伴是为什么存在的,要相信同伴。”

    “我是想相信的。”

    “我可不会相信你哟。”

    “骗人的吧!?”

    “嘛,嘛,这种事没关系的啦。我们的友情,就算变成天上的星星,也不会消失哟。”

    “如果你是打算比喻的话,我们已经是天上的星星了呢”

    一如既往的交谈。说不定我们三个如果复活了,能够去当搞笑艺人。这样胡思乱想的交谈着,小百合看我们的眼神变得呆滞,而我和大山的友谊更上一层楼,打发了睡觉前的无聊时间。

    “敢对我动手动脚,就杀了你。”

    “放心吧,就算你再睡梦中踢人我也会避开的。”

    一拳正中脑门。

    就寝。

    阳光耀眼,早晨到来。

    从树叶间落下的日光,如波浪般闪亮美丽。

    说起来,最后去海边是什么时候的事?

    站起来,挥了挥手上的胳膊,已经完全不痛了。

    或者说,在睡觉前痛扁的脑门还更痛一些。

    “呼呜”

    小百合有一付与她性格完全不相符的可爱睡相。

    这家伙,应该摆出大字型的姿势又磨牙又打呼才对吧。

    这样天使的睡相会让你的指数下降的。要说是什么指数的话…对了,就是她的形象指数。这事关个性,下降真的好吗?一边思考着,一边盯着她的睡相。

    肚子咕的叫了声。

    碰她一下会被杀,所以还是等她自然醒吧。

    在大山也醒了之后,我去弄了些早饭。

    混在从学生宿舍上学的学生中,我们走在校舍中。

    “就是这里。”

    撞上突然停下来的小百合,接着,背后的大山又撞上我。两人压在了小百合身上。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想妨碍我吗!?”

    如果我们都复活了,还是认真考虑一下去当搞笑艺人吧。

    “走啦。”

    小百合进入教室,被陌生学生们的视线集中关注,她堂堂阔步前进。

    我们也紧跟其后。

    在靠窗光线良好的位置上,坐着位少女。

    “学生会长。”

    小脸抬起,看着我们的公主殿下。

    “我要和那个男人决斗,拜托你做公证人。”

    公主如是说。

    “……?”

    蹙眉。

    恩,这是正常反应。

    “如果我输了,就乖乖听你话。”

    “你要是赢了呢?”

    “请我喝杯茶如何?”

    “……?”

    又蹙眉了,这也是正常反应。

    “我的意思是,在你的房间中喝杯茶,把至今为止的事情当做流水一样忘记,我想与你和睦相处。”

    是这样啊,这就是她所为的嘴上功夫吧。

    “我们的决斗会给你带来什么不利吗?”

    “不会。”

    “那么,你肯当公证人吗?”

    “有一个条件。”

    “什么?”

    “喝杯茶的时候,那个男人也一起来。”

    “当然可以,正合我意。”

    嘴唇高高翘起的小百合。

    就这样,天使被花言巧语骗到了。

    接着,潜入书道部房间。十分地道的准备好了笔,墨,纸,砚后,开始写起了决斗书。

    小百合笔酣墨饱,笔势遒劲华丽。

    “写了点什么?”

    因为她写得格外迅速,大山和我都感到问好从心底涌出。出了片假名写着“操场”,还有“四点”这个时间能看出来以外,其他的一概看不懂。反正就算问了,也只会被她骂猪头。我等自己完全干了后,将其细细折起。

    “那么,问题就只剩下怎么送信了。”

    “我早就想好了。”

    随后我们潜入了弓道场。

    擅自借走了弓矢的小百合。

    箭矢上绑好决斗书。

    “好古典那……”

    “不能面对面交给他,所以只剩这个办法了。”

    “可是,你会玩弓吗?

    “我会用脑波控制的。”

    “那就好。”

    “诶,真的!?听上去好像很不靠谱的说!?”

    如果我们活着回来,以后就由你来做吐糟的担当,拜托你了哟,大山。

    男人保持着我们最后看见时的姿势,坐在老地方。

    “伤还没有好?”

    “早就好了吧?他只是喜欢坐在那里罢了。”

    就连我这个从校舍上掉下来的人,也在第二天就能动了。

    “那么,就以他身后靠着的树为目标吧。”

    小百合举起弓,缓缓拉开。

    哦!有板有眼的嘛!

    光是从姿势上来看,像是高手。

    弓吱吱地张开。

    当弦被拉到最大的那一刻,箭矢飞射而出。

    咚!

    正中男人的眉心!

    “哇啊,决斗书变成绝命箭的说!”

    “这算哪门子的男子汉决斗书……完全是暗箭伤人嘛……”

    “任务完成,反正晚上就会恢复了,我们走。”

    华丽的无视我们的吐槽,小百合开始下山。

    就这样,准备工作全部就绪。

    风开始变冷。

    太阳西沉,将站在操场中心的百合的背影拖出长长的影子。

    说起来现在到底是哪个季节?死后还会有四季变化吗?从身体感觉上说,不是春天就是初秋,从环境上来说,确实有点冷意的夏天。就是这么奇怪的季节。

    离小百合数步之遥的地方站着天使。

    波浪式的长发随风起舞,非常美。感觉她的美与现场气质格格不入。

    我和大山面对这样的风景,背靠校舍墙壁,旁观着事情发展。

    “不会从远处被狙击吧?”

    “这么广阔的地方,用手枪很难做狙击的吧。”

    “是吗,所以小百合才选这里做决斗场吧!”

    “顺便告诉你一点,你刚才的对话,作为作家志愿者来看,说明太罗嗦,所以不可取。好好记住啊!”

    “俺也不是特别想当作家啦……”

    小百合似乎在和田市说些什么。

    小百合笑了,一个人笑也能算是谈笑成立吗?

    就在眺望着这幅光景的时候,身边传来惨叫。

    男人挟持着大山,用枪顶着他的太阳穴。

    我们背靠着墙壁明明是没有死角的……

    难道是从上面跳下来的?

    不由得想抬头看看,但现在不是东张西望的时候。

    “为什么天使也来了?”

    男人问我。

    “她是公证人。公平的裁决那边获胜。”

    “你觉得我会相信这种鬼话吗?”

    “我也不敢相信,她会同意当裁判。”

    小百合他们还没注意到这边发生的情况。

    不,或许小百合已经猜到会有这种事发生,所以故意转移天使的注意力吧。

    那么,我的职责是什么……?

    快动动脑……

    “被看见可就不好了吧?”

    “……?”

    “现在劫持人质的你明显是在玷污这场决斗。被负责裁决的天使看到,会变得怎么样?”

    “少啰嗦……你想威胁我?”

    枪口朝向我这边。

    “开枪的话,枪声会暴露你的哟?”

    男人停下了动作。我觉得连呼吸都快停止了。

    思考该如何打开局面。

    俯仰之间,大山的身体突然被一把推向我。

    “哇哇啊……”

    抱住向前倾倒状的大山。

    “谢谢你,日向君。”

    “看看她耍什么花样。”

    男人这么嘀咕着,握着手枪,朝小百合他们那里走去。

    抱着大山,我目送他的背影。

    小百合,怎么样……?我的行动正在你的计算之中吧。

    察觉接近的男人,小百合与天使转过头。

    小百合看着我,嘴唇动了动。

    ……没事吧?

    她这么问。

    没事。

    我朝她直起了大拇指。

    ……之后就交给我吧。

    感觉她好象这么说了。但离得这么远明明是不可能听见的。

    真的让天使帮忙来做这种事啊……

    “一”

    天使的倒数声连我这里也听见了。

    两人同时朝前各走一步。

    “二”

    第二步。

    “三”

    两人的距离再次拉开。

    “四……五……六……”

    倒数还在继续。

    “十”

    最后一步的时候,小百合猛的蹬了一脚地面。

    身体飞跃前翻,尘土飞扬。

    不过,男人很冷静。

    没有因为射偏而动摇。

    他只是冷淡的转变角度,枪口再次对准目标。

    被看穿了吗!?

    不好,喂!

    啪!

    男人开枪。

    紧接着,一副难以置信的光景出现在我的眼前。

    当!

    刺耳的金属声同时响起。

    天使,从她手臂中伸出的刀刃——挡住了子弹。

    啪!

    在其后方,小百合回首一枪。

    这简直是……

    天衣无缝的配合。

    男人终于倒下了。

    赢了……

    可,赢得莫名其妙。

    为什么天使要帮小百合?

    “赢了耶!”

    大山高兴的大叫跑了过去。

    我也跟在他背后。

    天使和小百合似乎在为什么是争执。

    “胜负已分,是我赢了。”

    “你赢了才怪,赢的人是我。”

    “你输了。最后一刻是我救了你。”

    “你看看清楚情况,凭什么说是我输了?或者你问问旁观的学生,其中只要有一个说是我输了,那就当我是输了,任你处置。”

    “可是他们是……”

    “是啊,小百合赢了!万岁!”

    “说得好!耶——!”

    就像是打断天使开口般热闹起来的大山和小百合。大山是天然呆,小百合不过是趁机罢了。

    你也过来叫两声,她的眼睛瞬间给我下达了指示。

    “可是……”

    “哈哈……我们胜利了——!!”

    “YAHOO——!”

    “小百合,最强——!!”

    我们在天使周围手舞足蹈不断傻叫着,知道天使露出了任命的表情为止。

    “请喝茶。”

    茶杯轻轻摆在眼前。

    “好窄。”

    小百合不满的说。

    “轮不到你来评价。”

    “是~吗~,没想到呢~”

    撅着嘴的小百合意外挺可爱的。我心里的“小百合”指数再次下降。

    “你以为是什么样的房间?”

    “至少有张带华盖的大床”

    “这个宿舍里没有那种房间。”

    天使的房间,与我们那男生宿舍的布局相同。物品也没什么区别。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只有衣服和书本整理得很整齐。

    因为到大天使住所而满怀期待的我们无意愿望扑了个空。

    “这是,虾米~?啊~,睡衣呢~还挺可爱的嘛~”

    不过小百合毫不客气的到处张望。

    “嗯嗯,闻起来味道也不错。”

    请加油吧,反正我是做不出这种举动的。

    “只要你下令,我会让这个天使老实交代的。”

    那个男人的位置紧贴着大山。

    他用手摆出手枪的样子,指着天使。

    两把手枪都被天使没收了,不过小百合还是留了他一命,没去活埋他。

    “我才不会下那种傻命令。你帮我闻闻她的其他衣服是不是也有相同味道?然后按原样叠好。”

    小百合把那件睡衣朝男人的脸上丢去。

    “呀!”

    大山吓到了,不过男人笑了。

    接着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咦,天使的气味是不是有毒蘑菇的成分!?”

    在另一种意义上惊吓到的大山。

    “有趣的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百合,不过关系不错的人都叫我小百合,你呢?”

    “可以叫我阿蔡。”

    “阿蔡?那是啥?”

    “名字。”

    “阿蔡啊,那就这么叫你了。怎么样,味道闻出来了吗?”

    然后,有哈哈哈大笑!他脸上盖着的睡衣激烈摇晃。

    “这个人,有什么好笑的?”

    “天知道。”

    “你和我老婆很像。”

    “咦咦咦————!!”

    我和大山第三次同时惊叫。

    “啊呀,你还是高中生吧,已经结婚了?”

    “是的,不过,我们去寻找只属于我们两人的乐园,现实中没有……在遥远的世界。”

    后半句的声音含糊不清,那是什么意思……

    “哦,为什么去寻找乐园?”

    小百合还是一如往常那样,对于关键部分一针见血的提问。

    “因为老婆的父母硬要我们分手。”

    “不过,你们很相亲相爱呢。”

    “是啊,我们离开家人朋友,要永远在一起。可是……却分开了,只剩我一个……为什么……我一直在思考……却想不明白……为什么……?”

    “在这个世界中,有你该做的事。而且你也不是一个人,有我这个队长在。”

    “应该还有我们这两个队友吧……”

    “要是有酒喝,我就加入。”

    这里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啊,正当我想说的时候。

    “科学室里有酒精。”

    小百合轻巧的回答道。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好像又点中他的笑穴了。

    “真像啊……”

    接着,变为喃喃自语。

    “如此简单的……我那时拥有的……就是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

    半途开始哭起声来。他的表情被天使可爱的睡衣遮着看不见。

    这个男人……正在流泪吗?

    “茶冷了……我再去煮一下。”

    就像是在避开冷场般,天使把茶杯回收盘子,站起身走出房间。

    小百合接着继续摇晃着形状姣好的臀部,在衣柜中乱翻。

    突然她停了下来。

    “怎么了?找到什么了?”

    “为什么这种东西……”

    小百合缓缓的将之拎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