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话 开战之前
    “那个女人既然逃了,接下来肯定还有战斗……”

    小百合把手电筒照向墙壁。

    “你们从这些中挑把上手的家伙吧。”

    墙壁上靠着无数冷兵器。

    既像是RPG的武器选择画面,又像是在参观世界各地的武器史。

    “俺是贤者,所以就要棒子吧。”

    大山正想朝一把拐杖似的武器伸手,却有人从一旁插入递给他一把看上去很危险的东西。

    “别拿那种玩具,你给我拿着把流星锤。”

    圆形铁球上长着无数尖刺,铁链连接在铁球的一端。

    “这种东西俺怎么拿的动。”

    “拿好了,给我用这家伙把那个女人的脑袋给开瓢。”

    “好暴力的说!!”

    那个女人的最大威胁就是她的速度。

    所以我拿了一把长达三米的枪。

    “长枪啊,最适合拿来牵制,嗯,应该会有效吧。”

    “不过我没信心耍得好,话说,你准备用什么武器?”

    “我?我嘛……”

    小百合拿起的是一把很朴素的西洋剑。

    “为什么你自己反而用这么普通的武器?”

    话刚说完,她另一只手就拔出一把刀。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小百合会二刀流呀?”

    大山问。

    “我脑补过如何使用二刀流。”

    “那太棒了。”

    “诶诶?那样就能学会了!?”

    “好,走吧。大山,你来拿手电筒。”

    以小百合为先导,我们开始返回来时的道路。大山一边用手电筒照着前方,一边跟在小百合后面。我在最后面,负责保护他们的后背。

    “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们的目的不再是战胜那个女人,而是返回地面。别忘记了。”

    “最好是那个女人别再出现,啊,老天保佑她不再出现!”

    每人手上都握着武器。

    完全像是RPG地下探险。

    风声呼呼吹着。

    接着,铛!随着一声金属碰撞声响起,眼前出现一幅让我不敢相信的光景。

    小百合竟然与那个女人短兵相接了。

    “哇啊!”

    双方的剑都压着对方,剑刃险些伤到彼此。

    现在不是惊呆的时候,这是个机会。

    我举起长枪,冲了过去。

    那家伙急忙朝后跳起,一口气拉开距离没入黑暗中。着跳跃力真不是盖得……

    “大山,快给我找到她。”

    “好,好的!”

    高举手电筒,上下左右光线扫过去。

    “没影了……”

    沙沙,声音在背后响起。

    不会吧!

    转过头,朝黑暗中刺出一枪。

    女人又消失在黑暗中。

    异常的紧张感支配着现场,握着枪柄的手上渗满汗水。

    接着,那家伙盯上了大山。

    只见她仿佛幽灵般从一旁出现。

    “大山,把她的脑袋开瓢!”

    “哦,我扔!”

    虽然大山用力把流星锤举过头顶,却没扔出去反而被铁球的尖刺扎到背上受了重伤。

    穿过我和小百合之间,那女人再次遁入黑暗中。

    “准备跑啊!”

    小百合开始狂奔。

    “好痛啊……好痛……”

    丢掉武器,只拿着手电筒的大山也拼命的奔跑。

    我一边用长枪威吓着后方,一边后退。

    终于退到了梯子那里。

    “快爬上去!”

    我盯着黑暗,催促到。

    在确认两人都上去之后,我也一口气爬了上去。

    “已经没时间再休息了。”

    小百合马不停蹄的继续跑。

    “哇啊!”

    大山的惨叫。

    手电筒掉在地上,看不见前方了。

    小百合与我背对背包围大山。

    “大山没事吧!?”

    “胳、胳膊……”

    “不就是被砍掉只胳膊吗?另一只还好好的吧?快点把手电筒捡起来!”

    “可、可是!”

    “没了手电筒,我们都会完蛋!”

    长枪好像碰到女人的身体了。

    选择长枪看来是选对了,能够避免对方近身。

    女人停下脚步,手臂挥动了一下。

    想起撕开风的声音。

    她把什么东西扔过来了!?

    叮!

    一声脆响后,一把小刀掉在地上。

    “……!?”

    双方一瞬间动摇了一下。

    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在小百合后退的同时,我抬起长枪一把刺去。

    刺中啊!

    伸直手臂,传来些许刺入肉中的手感。

    不过,那个女人又不见了。真是如同瞬间移动版的速度……

    “快走!”

    小百合很快转过身。

    小百合与我一次次合作挡住来自黑暗的偷袭。

    她的身体能力之高让我惊讶,如果没有小百合的话,我大概会被轻松近身后被干掉吧。

    直到现在我还能站这都是多亏小百合挡住了敌人的投掷武器,而我则用长枪牵制配合。

    护着已经负伤的大山,我们不断逃窜,而大山野拼命用手电筒站着前方。

    一刻也不容我们大意的紧张移动不断持续。

    不仅是体力,精神上也开始疲劳。几次都差点晕过去。

    感觉比来时艰难百倍。

    如此漫长遥远。

    光线唐突地射入眼中,让眼睛都不由作痛起来。

    朦胧中,爬出了那间哨所。

    回到了森林中。

    从树叶间落下的阳光,正好在头顶。正好是正午吗?我们在地下呆了多久啊……

    三人虽然松了口气,但我和小百合还是警戒着周围,手上的武器也没放下。

    从外表来看,小百合也被砍的很惨,制服破破烂烂的,她原来是这样一直在前方挡着敌人啊……

    “一口气冲下去!”

    小百合说到。

    我们跟着点头。

    朝着有些怀念的校舍,我们同时飞奔而去。

    “太好了!我们活着回来了耶!”

    到达校舍楼前,大山当场瘫倒在地。

    “手臂还好吗?”

    “还好……总算是接上了……”

    大山举起一只手,那只手的袖口已经破裂,被血染红。

    “干得好……提灯的。”

    小百合的体力也接近于极限了吧,两把一路杀过来的刀都被她扔在地上。

    “嘛,这样就不会再被困在黑暗中了……”

    “是啊,回到这里就算是安全了。”

    “……真是肤浅。”

    背上一阵寒意。

    我们抬起头。

    在校舍的楼梯上,那家伙朝我们背光站着。

    “你可真是,纠缠不清啊……”

    小百合瞪着她。

    还必须战下去吗……

    那么,我必须顶住……

    小百合已经快不行了……

    女人跳起来。

    她朝着已经手无寸铁像根木头似的杵着的小百合跃去。

    真冷血。

    我呆呆地看着。

    铛!

    刀剑碰撞的声音。接着,令我无法相信的,那个女人竟然倒在地上。

    我们和那个女人之间站着的是……天使。

    她手上展开了掌中剑。

    “呵……快走啊,日向,大山。”

    “……诶?”

    刚才,小百合好像笑了。

    一身破破烂烂的样子,却笑了。

    这也是她计算之中……?

    来到这里天使就会出现,并且手无寸铁,天使就会保护己方……?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别管那么多了,我们趁现在去找阿蔡和野田,就是这么回事。”

    我抓着还在混乱之中的大山,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很快,激烈的刀剑碰撞声响起,天使和那个女人开战了。

    “我想到一个好主意。”

    一边跑,小百合一边说到。

    看吧,这家伙明明还剩不少体力,却装着疲劳的样子,这都是为了博取天使的同情。(戏言:奏酱你真是好孩子。)

    “什么主意?”

    “我要建立向神复仇的战线!”

    “战线!?那是啥?”

    “就是战斗组织啊。”

    “有谁会加入这种危险的组织?”

    “你和大山,阿蔡加野田。有这些人数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组织了。并且,以后会有很多人加入。不,我会拉人进来。”

    这家伙既然这么说了,肯定会变成事实吧,这是我的直觉。

    是的,这就是小百合,如果她不这么做就不是小百合了,我也就不会觉得无法混淆于人群之中了。

    就是这么回事。

    “大山也同意吧?”

    “如果不加入的话,就会一个人孤零零的吧!?”

    “是的。”

    “那么俺加入吧,嗯。”

    “还有啊,大山!已经不需要用手电筒照着脚下了!”

    “哇,对啊!!”

    终于发现这点的大山,把手电筒扔出去了。

    野田趴在草地上。

    据阿蔡说,是把他打晕了后再抬到地面上来的。

    仔细看看,阿蔡的体型可要比常人有威胁得多。

    “对了对了,听我说,阿蔡。”

    “你的表情好像发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呢。”

    “是的,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哟,我已经建立了名为死后世界战线的组织。”

    已经建立了?还有那个名字算什么?再想个好听的行不行啊?这名字太土了。

    “哦,目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为了向强加给我们这种莫名其妙人生的神复仇啊,一个人是不够的。需要拥有相同理念的同伴们同心协力才行,所以我决定建立战线。”

    “我也可以加入吗?”

    “早把你算进去了,还有那边趴着的也一样。”

    “是吗,喂,起来。”

    被阿蔡一脚踢翻了个身的野田,看上去好可怜。

    “啊……这里,是哪里……”

    他呻吟着问。

    “是死后的世界哟。”

    小百合从他的正上方回答。

    “还没有结束吗……”

    “这才刚刚开始呢。”

    “什么……”

    “我们死后世界战线的战斗这才刚刚开始。”

    “那是什么东西?”

    “是对抗神的组织哟,你已经是成员之一了,虽然你很弱。”

    “我才不弱呢,是这家伙玩阴的啊!”

    他猛地起身,指着阿蔡。说起来,阿蔡这家伙确实是个为了获胜不择手段的人啊。

    嘛嘛,阿蔡只是冷笑着。他绝对是战线最强的王牌,这点不得不承认。

    “不过,野田同学为什么要逃走呢?”

    大山准确的把握了自己的角色属性,提问到。

    “他这次是误会你们两个已经好上了哟。”

    阿蔡说到。

    你们两个?小百合和我面面相觑。

    “是的,就是你们两个。”

    “哈啊啊啊啊啊!?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有这种误会!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没错!”

    我们强烈抗议。

    “不过,你们那是看上去很像那么回事啊,会被误会也不奇怪。”

    “大山你在胡说什么啊,你是不是陷入混乱状态了!?要不要我给你头上焦点清醒药水啊!?不过没有那样东西,就用拉面汤汁代替如何!”

    “不要不要,不要啊。”

    “话说,你到底为什么想逃?”

    “这是个笨问题呢。”

    “啊,什么意思?”

    小百合朝着阿蔡乱叫,阿蔡却只是又泛出别有意味的笑容。

    “好吧……”

    不知何时起,野田歪歪斜斜地站起来,迎风而立。

    “本人野田,就此成为阁下的剑吧。”

    他一边眺望着远处,一边说到。

    这家伙秀逗了吧……我们三个的想法此刻应该是一致的。

    “对了,顺便告诉你吧。我们接下来的对手,就是让你夹着尾巴逃走的地下区BOSS。”

    “……!?”

    她的脸颊好像抽筋办抖动。

    “正、正合我意……”

    “发音咬到舌头了哟。”

    “咬舌头了呢。”

    就这样,我们的战线成立了。

    小百合,大山,阿蔡,野田,还有我。总共五人,躲在校舍的阴暗处。

    大操场上,天使与那个女人战的你来我往,声音如同前卫的金属音乐。

    “怎么还有一个女的……她胳膊上长着剑?”

    目瞪口呆的野田,对了,这小子是第一次见到吧。

    “那是天使哟。”

    “天使?这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里确实存在哟。”

    光是这样就要让他理解多少有些难度,小百合也没那个打算。

    “她们战的好厉害……”

    咬着手指,注视战斗。

    那个女人打算贴近天使的怀中,天使挥舞掌中剑,女人也以剑回击,但力量上不如天使,后退了数步。变成了你来我往的拉锯战。

    “力量是天使占上风,速度则是那个女人占上风。因为双方都有一种压倒性的优势,所以奇迹的保持了平稳。”

    “那么,接下来就是体力决定胜负的消耗战了,看谁先脱力吧。”

    “可是,他们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最终BOSS,体力应该是无穷无尽的吧?”

    野田的意见很有道理。

    这样躲藏着密谈的样子,确实有点秘密组织的味道呢。

    “那已经不是俺们人类能插手的战斗了啊……俺们还是旁观吧……”

    “这可不行。”

    我们的公主殿下握拳说道。

    “只要我们的战线能给她决定性一击的话,那个女人就会加入到我的麾下。”

    “说起来容易,但你准备怎么做呢?叹,反正想办法的是我吧。”

    “没问题,这次你是属于执行部队的。”

    什么时候分好部队了?

    “参谋当然是身为队长的我来担当,你们,按我说的去做。”

    小百合带着唯我独尊的表情环视了一下众人,没有人唱反调。为什么?WHY?

    难道只有我才有不好的预感吗?

    “阿蔡和野田去援助天使。”

    “可以干掉那个女人吗?”

    “不行,你们只是表面上援助,要拖天使的后腿。”

    “你是不是小看我了,小百合。”

    不知何时起,野田肩上扛着武器,摆出如同长戟武器展示会上模特儿的立姿。

    他似乎在展示自己的魅力……而对象是小百合。他看上小百合那一点了?这种丝毫没有女人味的女生有什么好的……?请务必告诉我这女生到底哪里有魅力。

    “啊呀,很好。就是这种气势。你就带着这种气势和阿蔡还有天使一起把那个女人逼入校舍的墙壁那里。”

    “嗯,了解。”

    阿蔡肩上扛着原本是大山掉落的流星锤。这家伙配这种武器可真是危险之极。真担心他会不会狂战士化把敌我双方一起给血洗了。

    “俺,俺呢?”

    面对这样的两人,一脸惊恐的大山问到。

    “大山你躲到远处放心好就行了。等那个女人被逼入墙角的时候,你就同时高举双手。不过,你要以面对的方向为X轴,校舍为Y轴,成直角正对着那个女人。你将是我们能看见的唯一标记。”

    “诶……那你们要去哪里?”

    我正在楼顶上。

    当然越过了保护围栏。

    手上握着的是小百合给我的武士刀。

    风微微吹过,风要是吹的不猛烈些,我脖子上狂流的汗可是干不了的啊。

    “好怀念啊……你不觉得吗?”

    “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定期都要来这里一次……然后,定期——”

    “定期尝试飞翔天际呢。”

    “是定期被你踢下去才对吧!还有其他人会做这种疯狂事吗!”

    “气势不错,真可靠。”

    “那换你来吧。”

    “你连这种小事也要推给女生吗?”

    “什么叫这种小事!这根本是乱来!哪有人能做到这种事!”

    我激烈的控诉。

    不过,小百合一脸爽朗的说着,

    “我是不行的啊,因为我没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过。”

    “我也——”

    没这种经验!想这么说,却无言了。

    这种经验,我有……

    我掉下去过……

    “正因为你试过多次,所以我才让你干的嘛。掉下去的时候,你能睁大眼睛看清楚的吧。”

    这女人是妖怪……

    这是灵异现象……

    这里肯定是灵异地点……

    我正被一个名叫小百合的幽灵给瞪着……

    不然,怎么会有这种背上冷汗直冒的人生……

    不,我的人生应该已经结束了……

    那么,我应该也是对等的幽灵……

    这家伙是认真的……

    难道这也在她的计算之内吗……?

    她早算到我必然在将来的某天睁大眼睛从这里跳下去?

    不对,这家伙根本是想到什么做什么,结果正好变成这样而已。

    我不要变成她随便使唤的道具啊!

    受不了啦!

    “ONYOURMARK……”

    小百合念出让我毛骨悚然的咒语。

    “等一下……”

    朝下望去,能看见操场中心猛挥胳膊的大山。

    “不等了,GO!”

    她一脚踢来!

    我失去站立点,在重力引导下朝地面摔去!从楼顶十五米高的地方朝地面直线掉下。

    瞪大眼睛。

    朝着目标地点。

    朝着被逼入墙角的女人后背。

    我紧紧握着刀,始终没有松手。

    仅仅,

    仅仅是这样。

    撕————————!

    压倒性的偷袭……那个女人被我一刀两断。

    当然了,我也没有平安无事。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不过,必须先说完我的胜利台词……

    趁还没昏过去……

    这才算是作战……

    这是从我遇上小百合起,我们死后世界战线的第一次任务……

    必须完成……

    视野摇晃,很快开始转暗……

    “喂,女人……我……赢了……”

    干得好。

    关机。

    “你为什么会住在那种地方?”

    小百合的声音。

    这里是哪里……?

    白色的天花板。

    又是保健室……结果还是回到这里来了……就好像是回到原点的归宿。

    不同的只有一件事,死后世界战线成立了。

    原来是这样啊,是为此才开始的故事吗?

    伤似乎痊愈了,没有疼痛的地方。能动了,好厉害啊,这个世界。

    从床上起身后看见那个女人全身被绷带包住躺在邻床上,小百合的战线成员们包围着她,

    没看见天使。

    “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

    女人似乎伤得比我重得多,还没恢复到能动的地步,所以只能单方面被质问……

    “她有没有交代什么?”

    问我的只有存在感稀薄的可怜大山。

    “啊,日向君,你醒了呀,太好了,你那击好强啊!”

    “别让我回想起来,在我看来那是场事故,不,是针对我的谋杀事件。话说,状况怎么样了?”

    “那个,她一句话也不说啊。”

    “要不要给她上点手段?”

    阿蔡瞥了一眼小百合,小百合则摇头道,

    “他已经濒死了。没那个必要。喂,这里是死后的世界哟。”

    小百合与女人脸对脸。

    “是的,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是以向神复仇为目的的死后世界战线,你只要成为我们的一员,发挥自己的实力就行了。”

    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呀……

    轻轻点头。

    女人点头了!

    “等等,对这种身份不明的家伙也不问,就让它直接加入了!?”

    野田代我说出了吐糟。

    “不问过去如何,这是我们战线的规矩。”

    黑暗组织啊……

    “是啊,俺的过去也没告诉过别人呢。”

    对了,大山!虽然那个女人的过去也让我很在意,但你背负的过去肯定更是一片糟糕吧!

    “向强加给我们这种命运的神复仇,只要有这种意志,就足够了。”

    说起来,确实连我都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的过去……

    虽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还是想保留秘密。

    “注意别把敌人搞错了啊,敌人只有一个,就是那个从手腕中变出长剑,在这个死后学校当学生会长的,天使哟。”

    “……”

    大概是听着吧,她的眼睛凝视着天花板,眼皮也不眨一下。

    “能否稍许……慢些……”

    “慢些?你这么重的伤,当然是先休息然后再说啦。我们已经是自己人了,我会保护你,不让那个天使袭击你的。”

    听到这句话,女人露出惊讶的表情。

    “……为什么?”

    “刚才不是说了嘛,你已经是我们战线的成员之一了。你是我们重要的伙伴哟。”

    “伙伴……这就叫伙伴吗……?”

    “啊呀,你第一次知道这个词吗?”

    “谢谢……谢谢你救我……我在休息一会儿……”

    “你先把名字告诉……啊,睡着了。”

    瞬间睡着,已经开始想起呼呼的鼾声。

    “她的人生好像比我们稀奇的多呢。”

    阿蔡悠闲地评价。

    比你更稀奇的人生那可以算是天文学性质的稀奇了。那种人生,难以想象。

    不过,通过刚才这个女人与小百合的对话,还有看见眼下她无防备的睡脸,我不知怎么的开始觉得能够相信她了。

    明明不久前才经历那么惨烈的拼杀……

    眼下这么和平的气氛是怎么回事啊。

    小百合竟然能驱散她那种异常程度的杀气。

    朝小百合看去。

    喂,小百合,你很厉害啊。

    竟然能让如此强大力量的怪物级敌人也加入队伍之中,你原来拥有这么好的资质啊?

    纤细的身体,学年独一无二的美貌女生。

    不不,不是外表。

    是她心底中寄宿着强烈的信念。

    这就是能达成一切的奇迹之力的源头。

    那么,小百合,你到底有多么恨神?

    你过去又有着怎样悲惨的人生?

    “首先,必须有个本部。”

    盘着胳膊,开始燃起下一个野心。

    “宿舍的房间不行吗?”

    大山问。

    “那里太窄了,以后我们战线的成员会不断增加啊,所以需要一个更好的环境。身为队长的我,无论制定计划还是下达指令,都需要一张舒服的大椅子才行。”

    “这样的话,只有那里了呢。”

    听到阿蔡的话,小百合点头道,

    “校长室。”

    两人同时说到。

    “校长室?那校长先生怎么办呀?”

    问得好,大山。把这种谁都想到的事情特意问出来,便是你在我们战线中的工作。

    “活埋掉吧。”

    “诶诶!”

    “把无罪的人给牺牲可不好呢,我们让校长坂道教员室去吧。”

    “可是,把校长是占据的话,天使不会置之不理吧?”

    问得好,大山!真是一针见血的问题!

    “所以,我们得把校长室弄成天使进不来的安全地带。”

    “怎么弄……?”

    “譬如说进门暗号。如果不说出暗号直接进来的话…”

    “直接进来……的话?”

    “咚——————!!天使就会被炸得粉碎。”

    “好暴力的说!”

    “嘛,可以不用这么激烈,但至少会设置一些能把天使打飞的陷阱。”

    “这就是我的工作了。”

    确实如此,力气活就该是阿蔡你的菜啊。

    “不,我需要你来制造这个。”

    小百合握着的右手拇指和食指做了一个扣扳机的动作。

    “了解,这只有我才能制造。”

    “我希望你能多准备些数量,让大家都能战斗。在近身战,看来是赢不了天使了。”

    原来如此,难怪名为战线。小百合是想对神宣战。

    “什么?你们在说谜语?”

    只有不知道事情经过的野田在那里发愣。

    “那么,校长室的陷阱布置就交给野田,拜托你了。”

    “我!?”

    “转动门把手的话,让这家伙就会从敌人头上掉下来,怎么样,听起来不错吧?”

    阿彩指着野田说到。

    “你是想侮辱我吗!?”

    在这件狭小的保健室中,野田开始挥动那把长戟。

    “好啦好啦大家别吵嘛……”

    想做和事老的大山被一刀劈中眉间。

    在他们争执时,小百合看着我。

    看到她望过来,不禁心里一跳,我是不是太沉默了。

    “你在想什么,干嘛一直闭着嘴。想说什么就说吧。”

    “不不,我只是在想,这时候会不会出现[他们的战斗今后将不断继续下去……]之类的发展。”

    “为什么要出现这种连在漫画式的发展!一切都还没开始呢,现在这种连战斗也称不上。你和大山去职员室为校长准备坐席!”

    “好吧……为什么我必须做这种莫名其妙的行动。肯定会被别人当成异类的。”

    “反正那些教师也不是人,有什么不好的。”

    “啊……他们也是NPC吗?”

    “NPC?”

    “NOPLAYERCHARACTER,意思是非人控制的角色。”

    “听起来不错,这个称谓。以后就用这个称呼他们。那么,现在我来宣布我们死后世界战线的第二个任务。不要招惹NPC,抢夺校长室!”

    “这不是很矛盾吗?”

    “为什么?”

    “你别满脸笑容的来问我好不好,看到你这种诡异的笑容,就算不愿意我也会硬着头皮上的。”

    “很好,那么……”

    “任务开始!”

    小百合的大喊声在保健室里响彻。

    这搞什么啊,我肯定是在做梦吧。

    如果是梦的话,就快结束吧,结束,结束!

    我在心中重复了几遍。

    “怎么了?日向君。”

    不过……

    “哦,只是有些晕眩,没事的。”

    这是现实啊。

    死后的,现实。

    不管是矛盾还是其他什么都包括在其中的最真实的现实。

    “是吗,那就好。不过我们该怎么为校长先生准备作为呢?俺完全想不出来哟。”

    别说是结束,这才刚刚开始。

    这个目标向神复仇战线的故事才刚开始。

    “没关系,反正总会有办法,交给我吧。”

    “哦,真可靠啊。”

    我会一直看完这场战斗。

    身处不存在时间的这个世界中,也许这结束的日子永远不会到来。

    不过,因为队长是你啊,小百合。

    所以什么不可能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吧。

    “那么,走吧,大山。”

    “嗯!不过俺还是一点都想不出来该怎么弄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