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Prelude 4
    我们聊了许多。

    春假的计划、要去哪里玩等等,尽是这些事。

    我早已明白,那是笨拙的她在用自己的方式扯开话题。

    扯开话题的方式相当拙劣,微笑也不太自然。真的很笨拙。

    明明其他事都很拿手,却不擅长说谎,不擅长打马虎眼,以及说出真话。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可是,时间过得很快,气温稍微降低,车站前的行人越来越少,我们也越来越没有话聊,最后会连电车都没得搭,到时候,我和她都哪里也去不了。

    真想假装没发现这件事,跟过去一样,聊着与此无关的愉快话题。

    其实,我觉得一直维持这样也很好。

    若能跟她说的一样,我的愿望得以实现,那也不错。

    然而,光是这样无法让我满足或接受。

    「……有好多想做的事喔。」

    我抬头望向逐渐暗下的大楼,喃喃说道。她小声附和,发出像微笑的呼吸声。

    「是啊。」

    「嗯。我全部都想做,全部都想要。」

    接着,我稍微拉近一些距离,与她肩膀相碰,把头靠上去,仿佛就要这样坠入梦乡。

    「……我很贪心,所以全部都要。连小雪乃的心意,都要统统收下。」

    因为,我很贪心。

    开心的事、愉快的事、美妙的事,我都很喜欢。我不擅长做菜,也不擅长做甜点,但我一点也不讨厌。我想加入所有配料,尝试各种组合。就算失败,再怎么难以下咽,都没关系。

    所以,再问一次看看吧。

    假如她什么都没说,我也什么都不会说。假如她说了,我也会说出口。

    我明白这样很狡猾。

    可是,我和她和他,都一样狡猾。大家都很狡猾。明明知道做不到,不会成真,还是贪心得希望愿望能够实现。

    不过,我大概是最贪心的。

    甜的、苦的,疼痛的、难过的。

    以及伤痕和痛苦,我统统想要。

    我抬起头,与她正面相对。在近到脸快要贴在一起的距离,(注)视她的双眼。

    「……所以,把你的心意告诉我吧。」

    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她吐出一口像是犹豫,又像困惑的气息,双眼因不安而动摇。

    柔软的嘴唇轻启,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她露出快要哭泣的表情。

    但我已经无法移开目光。

    过去的我一直不愿去看,假装没察觉,不知道。但我再也装不下去,所以选择默默地凝视她。

    凝视那美丽的发丝、水亮的双眸、雪白的脸颊。

    她像要咬住嘴唇般,闭上嘴巴,然后扫了周围一眼。

    站前除了我们,几乎没有任何人,声音传达得到的距离内也不见人影。尽管如此,她好像还是在意其他人,轻轻把肩膀靠过来。那有所顾忌的动作,宛如一只小猫。

    接着,她把手放到嘴边,说了仅仅一句的悄悄话。

    那大概是我不想听见的话。

    但听见之后,我还是忍不住笑出来。

    脸颊、嘴角,或许还包括眼神,都不受控制地变柔和。

    她迅速离开我,表情看起来既恐惧又不安,脸红到在黑暗中都看得出来。

    看到她的表情,我打从心底感到纠结。

    如果能够讨厌她就好了。

    × × ×

    我说出口了。

    真的说出口了。

    明明打算不说的。

    因为我知道,一旦说出口,一旦承认,将再也无法挽回。一直用薄膜包覆的事物,会瞬间迸裂,如同满溢而出的水,如同用针轻划饱满的气球。

    所以,我紧抿双唇。我明白只要将这句话吞回去就好。

    然而,她的眼神不允许我这么做。

    我大概是第一次对别人说这种话,肯定也是最后一次。

    我抱持只告诉她一个人的念头,张开颤抖的嘴唇,用颤抖的微弱声音,仿佛忏悔般地吐露一句话。

    她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会怎么答复?我提心吊胆地看过去,她的脸上浮现温暖的微笑。

    然后,一语不发,轻轻点头。

    明明是第一次说出口的话,她似乎早已察觉。即使如此,她还是一直等待我开口。

    「那么,我也要说啰。」

    她闭上眼睛,将一只手放到我肩上,另一只手凑到嘴边,慢慢将脸靠过来。

    纤细指尖上的凝胶指甲,抹上淡淡腮红的粉色脸颊,娇嫩丰满的嘴唇,稍微卷曲的睫毛。

    她可爱的部分、时髦的部分、美丽的部分,全部都在慢慢接近。

    如同要亲吻我。

    这不合时宜的念头,害我突然感到难为情,忍不住想往后退。但我勉强克制住,跟着把脸靠过去。

    接着,她如同一只咬着人玩的小狗,在我的耳边呢喃。

    那肯定是我一直想听见的话。

    我放心地吁一口气,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吞回去,静静点头。

    她放开我的肩膀,拉开一些距离。和我四目相交时,她害羞地笑一笑,抚摸头上的丸子。

    「我们的愿望,大概是一样的。」

    「……嗯。」

    恐怕,只有这一点是能确定的。

    只不过,要分毫不差地实现这个愿望,难度实在太高。因此,我选择了最接近的形式。总有一天,当我能做得更好时,我相信一定能实现。

    我怀着近似于祈祷的心情点头,她却轻轻摇头。

    我不明白她在否定什么,用视线询问。她说出截然不同的话。

    「自闭男大概也一样。」

    突然出现的名字,令我瞬间僵住。她把手放到我手上,好让我放松下来。

    「他应该不希望你放弃什么吧。」

    她的语气轻描淡写,却深深刺进我的心中。在不知不觉间垂下肩膀的我,倏地抬起头,她已经望向远处不再闪烁的星空。

    「我们之间的距离,不是物理上的距离。就算去了很远的地方,就算见不到对方……也无法改变心的距离。」

    「……是吗?」

    「嗯,大概……一旦心变了,不管离得多近,都会觉得很遥远。」

    我在比任何人都还要近的地方,听见这句话。

    本来只是交叠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牵在一起。

    轻轻勾着的小指,如同立下约定。

    相触的面积绝对不大,体温称不上高,气温也不低。

    可是,热度确实传达了过来。

    「既然我跟你的愿望相同,就连我的心意一起收下吧?」

    「嗯。一定。」

    因为只要这么做,一定有办法维持现状——她简短地说。

    倘若真的不会改变,该有多好啊。

    我跟她交换了言语及热度,怀着祈祷般的心情,默默闭上眼。

    这股温度,我一定不会忘记。

    所以,放开这只手时的寒冷,想必也无法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