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Interlude
    我没有哭。

    因为我已经流了够多眼泪。

    所以,目送他离开,不断挥着手的期间,他的背影仍然清晰,我能够一直看着,如同要烙印在眼中。

    直到终于看不见他的身影,我才把手放下。

    没有丝毫重量,只是撑起的塑胶袋,突然变重了。

    我走进电梯,回到家前,怀里的袋子一直发出窸窣声。他的声音仿佛掺杂在其中,在脑海回荡不停。

    我假装听不见,打开家门,酥饼便叫着跑到我身边。

    「我回来了——」

    我在玄关蹲下,抚摸酥饼。它舔得我的手好痒,我忍不住笑出来。

    一滴水珠落在手上。

    明明在笑,泪水却不停滑落。酥饼疑惑地抬头看着我。

    没事的。别担心。我没事。

    我这么说道,抱紧酥饼。

    接着,才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只有带着水气的呼吸,不断从揪紧的胸口传到喉间。

    在我想擦干眼泪,好让模糊的视界恢复清晰时,手被紧紧握住。我抬起头,发现是妈妈。

    「别揉眼睛,会肿起来的。」

    散发淡淡香气的温暖手臂,将我搂进怀中,我终于发出声音。没必要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

    可是,我依旧说不出话。

    根本说不出话。

    我无法只说出短短的「我喜欢你」。

    现在还轮不到这句话,这个问题,真正的感情不在于此。

    我跟我们,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