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Interlude
    舞会落下帷幕,期末考也已结束,今明两天要发还考卷。假日过后,就是结业典礼。漫长的假期在等待着我。

    巡学姐毕业后,学生会办公室正式成为我的城堡。我一面滑手机想着春假计划,一面指挥副会长跟书记妹妹工作。

    之后再整理要请雪乃学姐处理的文件,让副会长工作到死,再叫书记妹妹帮他复活。要做的事虽然很多,还挺充实的。

    照理来说,我的高一生活就要这样结束。

    「我进来啰。」

    直到平冢老师突然走进来的那一刻……这个人从来不敲门耶。算了,她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没关系。

    「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在心中祈祷不要是什么麻烦事,起身走向平冢老师。她拿出手机凑到我的面前。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仔细盯着平冢老师的手机。

    萤幕上显示的,好像是某个部落格。

    喔~原来有这回事——我随便看了一下,全是没听说过,莫名其妙又意义不明的资讯。尤其是「总武高中海滨综合高中地区联合舞会,今春开办!」这几个大字,就算不想看也一定映入眼帘。

    「……啊?」

    我惊讶地嘴巴合不起来。这是什么玩意儿?

    我用颤抖不已的手指,指着平冢老师的手机,连声音都在打颤,嘴唇也不断发抖,充满光泽。

    「这,这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说……」

    「是吗,你不知道啊……这样的话,果然是比企谷吧。」

    平冢老师松开交叠的胳膊,有点兴奋地说。她为什么一副开心的样子……我稍微提高警戒,平冢老师则愉悦地哼着歌,准备转身离去。

    「我去问他本人。打扰了。」

    她帅气地挥挥手,我立刻上前抓住,硬是拉着手臂把她留下。

    「等等等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学长在干么啊!这样我很头痛耶,绝对会惹来大麻烦吧!」

    「喔,你不知道啊。」

    平冢老师用着不足为道,不足为奇的态度为我说明。

    根据她所说,原本筹办到一半的舞会被挑毛病,差点得停办时,学长提出一个更惨烈的舞会计划,让我们比较正常的舞会顺利举办。简单说来,就是把自己当弃子跟炮灰。

    「……我搞不懂。」

    「对吧?」

    我下意识地咕哝道,平冢老师得意地笑了。所以说,她为何那么开心……

    「咦,事情已经结束了吧?舞会不是顺利举办了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好像是这两天突然更新的。」

    「好像……」

    「没办法,我也是刚才从家长那边听说。」

    我眯眼看着平冢老师,她搔着脸颊,露出伤脑筋的模样。

    啊——原来如此。跟之前同样的情况。雪乃学姐的家人大概又来了。

    剩下还不明白的,只有学长那边。

    「不过,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学长还要做这种事……」

    「……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吧。」

    平冢老师宛如温柔的大姐姐,仍然面露喜色。

    真的莫名其妙。

    那个人的脑袋有问题吗?正常人会做到这种地步?不如说,甚至还要瞒着我?好吧,上次是为了我们,所以不是不能理解。但八成不是为了我。实在搞不懂。

    我不知不觉噘起嘴巴。平冢老师见了,拍拍我的肩膀。

    「总之,我会找当事人问清楚。之后再告诉你。」

    平冢老师带着温柔的笑容说道,踏着仿佛要去约会的轻快步伐,离开办公室。

    留在原处的我则头痛得要命。

    不过,在这边穷紧张也没有用。不管怎样,我都必须以学生会长的身份,处理这个问题。事到如今还把我排挤在外,我也不太高兴。

    既然如此,得先收集情报。

    我立刻搜寻刚才的部落格,仔细观察。从设计品味看来,应该是出自女生之手。学长身边会帮这种忙的人,除了我以外只有一个。

    我复制这个网址,用LINE传给对方。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对方很快便传来回复。

    「!?!?!?」

    她大概也在混乱当中,看得出很不知所措。接着又传来「不知道啦!」的小狗哭泣贴图。看来她也不清楚详情。

    「知道这个网站是谁做的吗?」

    我继续追击,这次得到正常的回答。

    「中二。还有两个玩游戏的一年级男生!好像很懂电脑!大家都戴眼镜!」

    之后是一连串眼镜的表情符号。嗯,完全看不懂。这哪叫正常的句子啊。

    不过,学长的交友圈小到不行。光凭眼镜这一点,即可大幅缩小范围。

    平冢老师应该会审讯主嫌,我就来揪出共犯,收集情报吧。

    我转动椅子,呼唤在角落啜泣着处理剩余工作的副会长。

    「副会长,你知道中二是指谁吗?戴眼镜的。好像跟两个会玩游戏,擅长电脑的高一男生混在一起。」

    副会长停下手边的工作,开始思考。同学,麻烦你的手不要停喔?

    「中二……啊,是那个人吧。感觉有点奇怪的那个……」

    副会长似乎有头绪,选了个非常棒的词委婉地形容。

    「可以把他带过来吗?那两个一年级的也顺便。」

    「咦?可是,另外两人我实在不知道……」

    啥?把人找出来也是你的工作啊——我实在说不出这种话,所以只是苦笑着回答「也是啦」。这时,旁边的书记妹妹战战兢兢地举起手。

    「那个……」

    「书记妹妹,请说。」

    我用力指向她,书记妹妹用像蚊子叫的细小声音开口。

    「一年级的那两个,大概是游戏社的秦野和相模同学。」

    「游戏社?秦野?相模?」

    没听过的名字令我一头雾水,书记妹妹露出苦笑。

    「他们跟你同班……」

    「啊……」

    惨了——书记妹妹看我的眼神变得好恐怖。最近才觉得跟她的感情变好了说!我的女性朋友很少,她可是相当宝贵的存在!我赶紧清一下喉咙,双手一拍。

    「啊,对对对。那么副会长,请你顺便把那个金野跟相泽同学带来!」

    我吐着舌头摆出横V手势,外加眨一眨眼,对副会长下令。副会长大概是因为能摆脱现在的工作,干劲十足地站了起来。

    「好。我去找人。」

    「我也一起去。牧人,你不认得他们吧?」

    「太好了,谢谢。」

    两人一起走出办公室。我说书记妹妹啊,你刚才是不是直接叫副会长的名字?你们在交往吗?是瞧不起我吗?工作,好吗?

    × × ×

    过没多久,副会长和书记妹妹顺利带来学长的共犯。

    如情报所示,是眼镜男三人组。

    我让他们坐在长桌前,在两侧配置副会长及书记妹妹,避免逃跑。学生会办公室的特设法庭(法官:我,检察官:我,律师:我,判决:死刑)开庭。

    「可以请你们说明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指着做为证据的手机萤幕,温柔地询问。

    三人不知为何吓得缩起身子,只是面面相觑。

    实在不觉得能跟他们正常沟通……

    伊吕波,不要紧张。你平常都在跟那么难搞的学长相处,照理说应该就能应付其他人。加油,你行的!

    我先深深吐出一口气,展露伊吕波微笑,表示「我没在生气喔?」温柔地问: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学生会也不知道的联合舞会?可以告诉我吗?」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俏皮地露出微笑。这次似乎有效了,三人的身体抖了一下。不知为何,连副会长也颤了一下,书记妹妹则小声地说「好可怕……」很好很好,就用这个方式问话。咦?可怕?是可爱吧?

    才刚这么想,右边的眼镜男喘着气嘀咕了一句:

    「我,我要行使缄默权……」

    「驳回♪」

    这里是学生会办公室,我是学生会长。所以说,我就是唯一的法律。我并不认可缄默权。

    接着,换左边的眼镜男稍微举起手。

    「我要找律师……」

    「驳回♪」

    我就是律师。如果有什么意见,我愿意听喔。但也只会听就是了。

    可能是我散发出这样的气息,坐在正中间,体型特别魁梧的风衣眼镜男,不知为何举起双手。我对他有印象,那个人大概就是中二学长。

    「我的截稿日快到了……」

    中二学长站起来企图逃跑,副会长牢牢抓住他,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坐回椅子上。

    你们最好趁我还笑得出来的时候从实招来……我忍不住拍桌。

    「请·你·们·解·释·清·楚!」

    「……是。」

    中二学长垂头丧气,勉为其难地点头。

    所以是怎样?我用锐利的视线询问。左右两侧的眼镜男互望一眼,口齿不清地说:

    「这,这是……昨天上头突然逼我们做的……」

    「没,没错!是他拜托的,我们也不得已!」

    「详情去问八幡本人!我们只是善意的第三者!」

    中二学长用嘹亮的美声说,旁边两人点头附和。

    「我是很想直接问他啦……但学长被其他人叫去问话了……」

    我按住开始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望向窗外。

    「学长干么特地弄出这种麻烦事……搞不懂。」

    我叹着气碎碎念,瞪向桌上的手机。

    三个人对我的自言自语有反应,压低音量交头接耳起来。

    「对啊,真的搞不懂那个人。明明不可能成功。」

    「说什么情报公开后就是我们赢了……脑袋果然有病……」

    「还说什么『不如说失败也无所谓』。『搞不懂』。」

    中二学长大概以为我听不见,故意模仿我的语气。另外两人也呵呵窃笑。

    这里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喔?我咂舌瞪他们一眼,两人便陷入沉默。只有正中间的中二学长不会看气氛,感慨地用异常美妙的声音喃喃说道:

    「……不过,他那么拼命地拜托,会想帮一把乃人之常情。」

    这句话让我觉得不太对劲。

    ……为了举办联合舞会,拼命拜托人家,却又说「失败也无所谓」?

    也就是说,学长的目的不是让联合舞会成功。

    但他需要「举办联合舞会」这个过程……所以,只要公开情报就成功了。

    嗯……等等,等等。我好像快想通了。

    在我沉吟苦思的期间,三笨蛋继续不亦乐乎地讲悄悄话。

    「的确……他真的豁出去,甚至还向我们下跪耶。我第一次看到别人下跪。」

    「我们也是。人家都做到那个地步了,也不忍心拒绝啦。该说男人之间的约定,不需要太多言语吗?」

    「呣。不过,八幡的下跪就只是个姿势。他只觉得那是一种瑜伽喔。」

    「什么鬼?」

    「他的伦理观果然没救了……」

    啊——我懂……那个人为了达成目的,的确会不择手段……

    中二学长的话害我不小心笑出来。这时,脑袋突然灵光一现。

    「哎,之后他又若无其事的样子,一直退回我们的设计。那个人果然有病。」

    「他叫我再提出三种设计稿时,我真的想杀了他。」

    「啊——那个真的很莫名其妙。他是不是没人性啊?根本是魔鬼,恶魔,编辑!」

    我灵光一现,瞬间抬起头来。三个眼镜男推着眼镜,抢着说学长的坏话。

    「你们几个好吵我在想事情麻烦安静点。」

    我大声喝斥,三眼镜终于闭上嘴巴。真的是,说学长坏话大赛请换个时间举办。我绝对会得冠军。

    没错,我的学长真的是个人渣,无药可救的大烂人。主要是眼神腐烂了,性格则烂得更加彻底。

    所以,学长会不择手段达成目的。

    联合舞会可是会牵扯一堆人的重要活动,他却只把这个当成手段。

    那么,他的目的是——

    我得出答案,微笑着喃喃说道。

    「……真的搞不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