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Interlude
    联合舞会即将开始。

    开场的准备工作大致完成,接下来便是等待宾客抵达。

    我负责接待工作,所以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东西,在入口处发呆。

    我站在这里,凝视过去待过的地方。

    他跟她在休息区里讨论事情。不久之前,我也待过那里。

    不过在之后,那里不再会有我的存在。

    我只会跟以前一样,从远方看着我无法进入的场所。

    「结衣学姐,怎么了吗?」

    回头一看,伊吕波走了过来。

    「啊,没事,没什么……」

    我不小心做出怎么想都不可能没事的回应,反射性地打哈哈带过。伊吕波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笑着听过去。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再度打哈哈起来,轻抚头上的丸子。

    「结衣姐姐——」

    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使我转移(注)意力。

    小町穿着我们学校的制服,用力挥手跑过来。那身打扮使我产生莫名的感动,忍不住伸出手。

    「小町!新制服!很可爱!我喜欢!」

    「唔咕。」

    小町在我的怀里发出怪声。伊吕波看了,发出「嗯——」的声音。我回头瞄了一眼,见她一脸疑惑,才想起她们好像没见过面。

    「啊,这位是自闭男的妹妹,名叫小町。」

    我放开小町,帮忙介绍。伊吕波眯眼看着她,然后点点头。

    「学长的妹妹……啊,那个米对吧。」

    「嗯……大概吧。」

    不知所云的说法,让小町露出复杂的表情。伊吕波轻轻点头致意。

    「我是学长的学妹,一色伊吕波。请多指教。」

    「啊,你好,是伊吕波姐姐啊。哥哥一直以来承蒙你的照顾。我是哥哥的妹妹,来收拾善——来帮忙的!」

    小町将艰涩的辞汇简洁地表达,可爱地敬一个礼,然后左顾右盼。

    「那么,哥哥在哪里?」

    我瞥向不久前还一直盯着看的地方。

    「在那里面……不过他们在商量事情,最好等一下再去。现在可能不方便打扰。」

    「这样啊……」

    看见小町略显寂寞的笑容,我想她也隐约察觉到事情的经过。说不定他已经好好说过了。

    有种害人家操心的感觉,好讨厌喔——我轻声叹息。

    明明只是叹了一小口气,不知为何却听见好大的声音。我望向旁边,是伊吕波在打哈欠。

    「打扰一下又不会怎样。」

    「咦?」

    伊吕波讲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忍不住歪头,发出疑惑的声音。她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

    「不管别人碍不碍事,那两个人都不可能维持太久啦。」

    「是吗……」

    「是啊。他们两个都很难搞,一定很快就会因为一点小事分了吧?」

    「呃——以妹妹的角度说,这有点……」

    「嗯……」

    小町和我都不知该作何反应。伊吕波笑咪咪地说:

    「还有啊,再过三年不就能喝酒了吗?到时候假装喝醉,然后这样,再这样,生米煮成熟饭,人就是你的了!现在的他可是负责任魔人喔。」

    「这,这有点……而且,三年后的事没人知道……」

    各种想象闪过脑海,现在我的脸一定涨得通红。在我烦恼该怎么结束这个话题时,小町不解地歪过头。

    「结衣姐姐不是两年后就能喝酒了吗?伊吕波学姐才是三年后吧?」

    「闭嘴小米你很吵喔。」

    「小米?是小町啦!小町的名字是小町!」

    「这个绰号很可爱啊☆对于初次见面的女生,不靠绰号分出地位高低,之后会起争执的。」

    「天啊,这个人的个性真糟糕——」

    「哈哈,你才没有资格说。」

    伤脑筋。伊吕波和小町好像合不来……如果她们能好好相处,我会比较开心,也比较轻松的说……

    「好了好了……」

    我想不到劝架的方法,总之先苦笑着用双手阻止她们。

    小町双手扠腰,大叹一口气。

    「唉~就是因为这样,不懂自己只是个妹妹的学妹才让人头痛。听好啰?哥哥是修行僧,那种伎俩根本不会管用。他会在真的喝醉前装睡,借此度过危机。」

    小町晃着手指说明,我和伊吕波都不停点头。说得对,他绝对会这么做。伊吕波好像也抱持相同的意见。

    「啊——玻璃心。」

    「不对,是星乃咖啡的舒芙蕾松饼。」

    「啊——那个很好吃,我喜欢。」

    伊吕波一附和,小町也跟着点头……她们到底合不合得来啊?搞不懂这两个人。

    才刚这么想,小町又对伊吕波露出嘲弄的笑容……果然合不来吧。

    「只有这点程度,伊吕波学姐没资格被小町叫姐姐呢。」

    「啊?我又不介意也不需要好吗……这个人是怎样?」

    伊吕波露出惊恐的表情,转头望向我。

    「因为她有恋兄情结。」

    「这还用说。你们以为是谁十五年来一直爱着没人爱的哥哥?他小时候真的超可爱……」

    小町自豪地拍拍胸脯,兴匆匆地掏出手机,大概是想展示照片。

    「啊,想看想看。」

    「哇……我没兴趣啦,不过有点想看。」

    我凑过去看手机萤幕,伊吕波也一边碎碎念,一边探头过来。小町在翻找照片时,问我们:

    「眼神死掉前跟死掉后,还有腐烂后,要看哪一种?」

    「嗯——我只想看可爱的时候。他真的可爱过吗?」

    伊吕波完全不相信的样子。

    「他自己是这样说的……」

    回想起之前两人外出时,他说过那种话,我不禁感到辛酸,笑容跟着变得无力。

    这时,伊吕波叹了口气。

    「啊——的确有这种人。喜欢炫耀自己小时候很可爱,或是在二丁目(注)很受欢迎。借由偷换评价基准来提高自己分数的低级垃圾。」

    注:新宿二丁目为著名红灯区。

    「被骂得好惨!可是,好像没那么夸张……啊,你看,小町就很可爱啊!」

    我抓住小町的肩膀,把她推到自己的面前。小町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抬起视线看着伊吕波,一副难以启齿的态度,手指戳来戳去。

    「那个……」

    「干么?」

    伊吕波冷冷地眯眼看着小町,小町却露出小狗般可怜兮兮的眼神。

    「小町可以叫你姐姐吗?先从暂定姐姐开始。」

    「为什么?才不要!」

    「嘿嘿。小町有点觉得,你挺了解哥哥的。」

    「啥?」

    「小町总是觉得,跟哥哥相处的方式,只有从前面拉,或者从后面推……原来如此。还有找个同样等级的垃圾一起相处这个选项呀。」

    「啊?你到底在说什么……我说啊,我再怎么样也没差到那个地步……他的长相跟脑袋都那么差,个性更是渣到极点。」

    「而且还是个垃圾!别说其他人的心意了,连自己的心意都会践踏的垃圾!」

    「小米你是在高兴什么……」

    小町兴奋起来,伊吕波被吓得后退几步。她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用视线向我求助。

    「嗯——因为她是重度恋兄情结……」

    我依然只能苦笑着这么说。可是,小町害羞地嘿嘿笑着,然后行了漂亮的一礼。

    「小町的哥哥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在他变得正经之前,请两位再关照一下。」

    「哎,我已经陪了他一年,是无所谓啦……」

    伊吕波讲话不再带刺,但仍然表露出明显的不满,心不甘情不愿地说,接着转头望向我。

    「结衣学姐呢?你打算怎么做?」

    「我……」

    被她这么一问,我顿时给不出答案。

    「哎,结衣学姐的这个部分,我是挺喜欢的啦。」

    伊吕波叹了口气,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凑到我身旁,在耳边说悄悄话。

    「法律有规定不能喜欢有女朋友的人吗?」

    「咦……应该,没有……」

    「那就对啦。」

    她说完后,抽离身体,像个成熟女性,露出大胆的笑容。

    那抹笑容太过可爱,是我说不定也曾经露出过,坠入爱河的少女的笑容。

    「……你也一样吗?」

    「啊?并不是我只是在想还有没有机会钓到叶山学长。最坏的情况是不小心放枪给对家那也就算了我不会为了安全而换听别张或拆牌。」

    伊吕波露出非常厌恶的表情,拼命挥手否认。

    「咦,那你为什么要那样说……」

    「这还用问吗?」

    伊吕波无奈地叹气。她拨开头发,将手放到脸颊旁边。

    「不用死心是女孩子的特权!」

    她比出小小的V字手势,得意地露出比任何人都可爱的小心机笑容。那笑容明明少女味十足,很明显是在装可爱,却又帅气到极点。

    我不禁看得入迷,不小心脱口而出。

    「是吗……」

    不是叹息,不是有意义的句子。

    而是我发自内心的声音。

    两人听了,不约而同地对我微笑。不同于刚才针锋相对的态度,我的心里产生一股暖意。

    是吗……我点了好几下头,仔细体会那句话。

    看见我的反应,伊吕波和小町互看一眼,轻笑出声。接着,她们稍微拉近距离,交头接耳起来。

    「小米,你这样就满意了吗?」

    「呵,小町有自己的想法。」

    「喔——」

    「呣。这听起来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回应是怎样?」

    「我确实没什么兴趣……」

    「别这么说,这对伊吕波学姐而言也不是坏事喔。耳朵借一下……」

    小町附在伊吕波的耳边讲悄悄话,伊吕波露出非常厌恶的表情。

    「咦……你到底站在谁那边?」

    「当然是站在哥哥那边。啊,这句话是帮小町加分的。」

    「天啊,好恶心。」

    「你说什么?没礼貌!小町绝对不会站在伊吕波学姐那边!」

    「我又没求你。」

    她们看起来感情不是很好,却又挺合得来。看着看着,连我都忍不住笑出来。或许这是她们为人打气的方式。

    我觉得很高兴,用力抱紧她们。小町用力地回抱我,伊吕波则别过头,好像不太甘愿。

    虽然我完全没整理好心情。

    虽然我不觉得那是件好事。

    虽然我明白这样是错误的。

    不过,我也许还可以再沉浸一会儿。

    沉浸在那温暖耀眼的向阳处。

    「好!打起精神了!走吧!」

    我搂住两人的肩膀,跟她们刚才在背后推了我一把一样,用力推着她们的背,向前踏出脚步。

    奔向我想待着的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