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10 因此,比企谷八幡如是说道。
    高中生活最后的春天来临。

    从新教室的窗边俯瞰的樱花,尽管尚未完全盛开,绽放的花瓣已拼命地彰显存在感。

    无论是在新石纪(注)还是日常世界,都没有比春天的起跑冲刺更重要的事。以这个意义而言,我的起跑可说是糟糕透顶。

    注:指作品《Dr.STONE 新石纪》。

    具体来说,三年级的分班结果糟糕透顶。

    我不介意新班级里没有认识的人或朋友。在教室里打发时间和校外教学分组时,被当成孤儿硬是凑进其他组这种事,我也早已习惯。

    跟交情不深不浅的人同班,才是最痛苦的。

    根据这次的分班转蛋结果,我抽中叶山隼人和海老名姬菜做为少数认识的人,顺利爆死。跟户部同班都还比较好……

    每次碰面时,他们都会简短地跟我闲聊几句。这两位容易受(注)目的人一来搭话,我自然也会被投以好奇的视线,满痛苦的。再加上我本来就不擅长闲聊,巨大的压力使我的寿命光速减少。为了减少待在教室的时间,每天放学的钟声一响,我便匆匆离去。

    通往特别大楼的空中走廊下的中庭,花圃内的花诉说着春天的到来。

    但是,不管是季节或年级的变化,都不会使过去的债一笔勾销。因我的鲁莽而产生的联合舞会,还留下许多待处理的事项。

    我跟雪之下仍然留在这间理应已经完成任务的社办。

    简单地说,就是为联合舞会善后。

    多亏平冢老师的安排——或许是留给我们的饯别礼——以及学生会的允许,原本做为侍奉社社办的教室,暂时可以让我们使用。

    以两个人来说,教室显得太过宽敞。为了填补这些空白,工作多到快要满出去。

    面对一大堆相关请款单、收据,还有足以把人淹没的报告书,我们还是按照顺序,尽可能仔细地一一处理。

    若是平常,应该能立刻解决这个分量的雪之下,动作也很缓慢。

    或许她跟我一样,想在这股余韵中多沉浸一会儿。

    「休息一下吧。」

    「好。」

    雪之下停下手边的工作,敲几下肩膀,静静地泡起红茶。

    我一直留在社办的茶杯,以及雪之下雅致的茶杯,逐渐(注)入色泽鲜明的红茶。

    无人碰触,仍然放在原位的马克杯,虽然没积灰尘,也洗得干干净净,却没有冒出蒸气。

    「请用。」

    「谢谢。」

    我接过茶杯,小口喝着。雪之下也喝了口茶,吁出一口气。

    「照这个情况,明天应该就能完成。」

    「嗯,大概。」

    「之后也得把这里收拾干净了呢。」

    雪之下环视自己的物品。尽管数量不多,茶具之类的东西还是颇占空间。

    「我可以帮忙搬。这里几乎没有我的东西。」

    「是吗?那就拜托你了。」

    雪之下扬起嘴角,露出笑容。下一秒,她维持那样的表情,说出让我不得不在意的话。

    「明天要不要顺便来我家吃晚餐?方便的话,母亲想请你来坐一下……她好像很中意你呢。」

    「……不能拒绝吗?」

    「你觉得拒绝得了?」

    「……啊,我明天有事。」

    见我一副想起什么的样子,雪之下微微歪头。

    「小町要去挑社团,会比较晚回家,户冢同学要去上网球课,财……财津?财津同学改天再约也行吧?」

    她讲得轻描淡写,但却很明显地掌握了我身边所有人的行程,未免也太恐怖。我所能想到的借口统统被打回票,只能支支吾吾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雪之下把手肘撑在桌子上,凝视我的脸。

    「好了。你还跟谁有约?叶山同学?」

    「怎么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为什么连放学后都得跟那个家伙耗在一起?其他不管是谁都好,唯有这一点我绝不退让。雪之下见我这么激动,得意地笑出来。

    「那就是什么事都没有啰。太好了。」

    她开心地微笑,我已经无法反驳。

    真的要的话,我其实可以实际上演逃亡戏码。但这么做并没有意义。即使逃过了明天,之后还是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我并不排斥跟雪之下单独吃饭。不如说求之不得,我甚至会喘着气,激动地问她「要去吃哪家拉面?」但如果将对象换成她的家人,就另当别论了。

    尽管已经排除外部阻碍,内部阻碍尚未解决。

    怎么办,怎么办……我焦急不已,视线飘来飘去,寻找退路,最后落在社办大门上。

    好巧不巧,这时传来响亮的敲门声。

    「请进——」

    逮到这个好机会,我立刻回应。外面的人也一口气打开门。

    「午安!小町来入社了!」

    一登场便如此高声宣言的,是穿着崭新制服的舍妹——比企谷小町。

    「小町,欢迎。制服果然很适合你。」

    「雪乃姐姐!谢谢!」

    小町扑向雪之下,雪之下显得困惑,但还是任由她摆布。我判断必须找个时机阻止她,叫住小町。

    「小町,侍奉社解散啰。现在已经不收社员,也没有社团活动了。」

    「……是呀。现在只是随便找个理由支配这里而已。」

    「天啊,好可怕的说法。不过别担心。因为——」

    小町回头望向门口。

    一色站在敞开的门外。她用手撑着门,气喘吁吁。

    「小米怎么跑得这么快……莫名其妙……」

    「小米?那是什么绰号?小町的确称得上日本人的心没错啦……」

    也就是说,继世界之妹后,小町又得到日本人之心这个称号。已经可以说是双冠王了吧?不过比起这个,她们一起出现这一点,更让人感到疑惑。正当我纳闷着这两个人怎么会认识的时候,雪之下也提出类似的疑问。

    「连一色同学都来了……有什么事吗?」

    仍然被小町抱着的雪之下面露疑惑。一色大大地喘一口气,喀啦喀啦地关上门。

    接着,她走到我们面前,秀出一张纸。

    那是一张社团创立申请单,「侍奉社」三个字跃于纸上,社长栏位写着「比企谷小町」,下面还有雪之下和我的名字。

    各项栏位也填得非常完整,连学生会的核可章都已盖好。

    「就是这样。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侍奉社的活动场所。」

    「啊?」

    一色理所当然地宣布,我跟雪之下都发出错愕的声音。小町咧嘴一笑。

    「这样就没问题了!赶快开始社团活动吧!」

    「问题可多了……」

    这是伪造文书吧?是犯罪吧?有罪吧?

    「社团活动……但我们没有事可以做……」

    雪之下困惑至极的语气,让小町和一色面面相觑。一色耸耸肩,无奈地叹气。

    「马上就会有了。」

    「会有什么?」

    我立刻回问,一色跟小町都不回答,只是贼兮兮地笑起来。

    你们的感情真好……妹妹跟学妹根本是最强组合。

    身为哥哥兼学长,学妹和妹妹合得来,相处融洽,再让人高兴不过。可是……这两个人不好对付,千万不能大意。

    小町的个性单纯,却是个鬼灵精,一色则是狡猾的人渣。那两个人在联手策划什么……不行,除了不安,还是不安。她们有何企图……

    这个问题的答案,伴随突然响起的微弱敲门声而来。

    「……请进。」

    门后传来声音,回应雪之下略显疑惑的应门声。

    「打,打扰了。」

    对方的声音有点紧绷,不晓得是不是在紧张。

    大门打开一条缝隙,一个身影从其间钻进来,仿佛不想被人看见。

    没穿整齐的制服,带点粉色的褐发。她踏进社办一步,头上的丸子头跟着摇晃。

    「嗨、嗨啰……」

    由比滨结衣带着尴尬的笑容,轻轻举起手,用熟悉的方式打招呼。

    一看到由比滨,雪之下「喀哒」一声从椅子上站起,双眼还泛着泪光,感动得快哭出来。她用哽咽的声音,爱怜地呼唤她的名字。

    「由比滨同学……你来了……」

    「嘿嘿……我来了……」

    由比滨害臊地把手放到头上,抚摸丸子头。

    她光是出现在这里,便感觉终于拼上这间社办缺少的最后一片拼图。

    我发自内心觉得真的太好了,同时大口喝茶,思考该对她说什么。

    这个瞬间,我看见了——

    满足地呵呵笑着的小町,以及嘴角挂着贼笑的一色……

    以及由比滨偷偷瞄过来的视线。

    这三个要素加在一起,使我开始心神不宁。不,更正确地说,是担心起来。

    这种时候,我的预感大多会成真。

    「那个……有事想委托你们,或者说想找你们商量?」

    由比滨开口说道,雪之下微笑着点头。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在诉说,不论任何困难都会帮忙。

    与她充满生气的眼神相比,我感受到自己的眼神正逐渐死去。

    不久后,由比滨轻轻吸气,将手放在胸前。

    「我喜欢的人,有个类似女朋友的对象,她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不过,我之后还是想跟他们当朋友。该怎么做才好?」

    由比滨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我默默移开视线。

    结果,换成跟雪之下对上目光,她的眼神冰冷到让人不寒而栗。我寻找着还有哪里可以逃,最后索性盯着手中的茶杯。

    然而,这里不可能有我的退路,只有荡起涟漪的水面。

    「……说来听听吧。」

    雪之下微微一笑,拉开在我跟她之间,久未使用的那张椅子。

    「请坐。感觉会很花时间。」

    「……嗯,可能会很久。因为不是只有今天一天,我希望明天、后天……之后会一直持续下去。」

    由比滨凝视着雪之下,露出真诚的笑容。雪之下愣了一下,随后扬起嘴角。

    「……嗯。一定会持续下去。」

    接着,琥珀色的红茶(注)入一直空着的马克杯。

    室内弥漫温暖的蒸气与红茶香,开始西斜的夕阳照进室内。

    春天和煦的向阳处于是诞生。那股温暖却使我背脊发凉,脸色铁青。

    原来如此,这就是青色的春天——我再次切身感受到,新的季节来临了。

    啊啊,果然——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说法。

    ——果然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搞错了。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