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BOX特典小说 ①无论何时,比企谷小町都想要嫂子。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校对: @花祈梦🌸 @MOR-MAU

    图源:@_os这样

    「正月乃通向冥土之旅的里程碑」记得一休宗纯似乎如此吟唱过。

    说得好。实在说得非常好。要问我具体哪里说得好总之就是说得好。一休这个名字就已经非常好了。休息最棒了。就是这么美好的名字,如果是GODIEGO的话应该会兴奋地唱起BeautifulName吧。(注:八幡把一休宗纯的「一休」和暂时休息一会的「一休み」联系起来了,下文也有同样的梗;GODIEGO是日本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活跃的乐队,Beautiful Name是他们的歌,八幡这里玩梗称赞一休的名字)

    并不仅限于正月,生日也好毕业也好,凡会被人谁喜的活动大多都与光阴的流逝有关,因此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值得贺喜的事情。说到底,世上的一切祝寿活动.全都是会让人料想到终点的东西。一岁岁增长的年龄,其实正是向着寿命终点逼近的倒计时。对毕业的庆祝也可以说意味着某种驱逐。如今的这个时代,连被偶像组合开除都能嘴硬着用毕业之类的说辞加以漂亮的虚饰糊弄过去。已经完全不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东西了, happy又 Iucky 的只有我的脑袋一类的东西吧。哈哈!lucky!今年也普普通通地度过吧!(注:キャハッ!ラッキ一!xxxちゃおっ!是偶像活动 on parade的主角姬石来希的口头禅。至于前一句应该是指亳无明暗的偶像活动只存在动画里吧)

    带着这样的心情今年的正月也请一休宗纯多多指教。不着急不着急,休息会儿休息会儿…… 虽然很想要就这样横下心干劲满满地睡过正月。可即使如此在这具 body 里流淌的 Japanese 之 blood 还是自顾自地庆祝起new year 的 ceremony。讨厌啦骨子里还是日本人嘛…… 明明知通英语单词还完全不说英语这方面简直超日本人。(注:这里渡航用了一大堆音译的片假名,而片假名和英文单词有着微妙的区别.严格来说还是日语不算英语,这里直接译成英文词)

    结果就是被小町带去新年参拜了。

    在浅间神社和雪之下与由比滨她们汇合后,做了一阵子像是抽神签一类的有元旦气息的事,中途因为突然遇见三浦一行人的缘故,由比滨去了她们那边,而小町则说什么自己忘买护身符了就折返了回去……

    被抛下的我和雪之下就这样踏上了归途。只不过是短短几站,既没有花上多少时间、距离也不怎么遥远,可是那一个个瞬间却格外清晰地留存在记忆里。无论是偶然间从袖口传来的微弱拉力,还是分别之际举至中途向我挥舞的小小手掌,都无法让我轻易忘记。就这样,我的正月终于结束了。

    既没有被参拜者的人潮挤来挤去,也没有像往年一样偶尔在远处被训斥,今年正月的惯例活动平安结束,我回到了空无一人的自家。

    父母都出门不知道去了哪儿。在等待小町归来的期间,我一边抱着猫一边在被炉里打起了瞌睡。

    就是这个……正月就是要这么过才对……

    没必要在新年刚开始就和女生偶遇把我的心搅得一团乱吧。至少要让心脏先生在年末年初休息一下啊!不过要是真休息了的话会死的吧……

    × × ×

    咯噔一声,刺耳的声音将我吵醒。看来是在被炉里翻来覆去的期间里彻底睡着了。我一下子挺起身,发现斜前方的小町正不悦地盯着我。小町把桌上放着的其中一个马克杯推了过来。我就心怀感激地收下了。

    「……哦,谢了……欢迎回家,真快啊」

    「这是小町该说的台词吧……」

    忽然,小町露出了看起来有些空虚的冷漠笑容,接着啜饮起咖啡迅速钻进被炉,同时向我打听。

    「……然后呢,哥哥。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和平常一样」

    由于搞不清到底在问什么,我敷衍地回复到。只见小町像是不肯接受似地连忙摆起了手。

    「和平常一样算什么啊,又不是反抗期的中学生了」

    「哦,哦……真不像是来自反抗期的中学生的意见啊……」

    明明是我妹妹,但该说是能够看清本质吗,怎么感觉和老妈子一样啊。正这么想着,小町突然向前靠过来,说出了有些像是亲戚中的阿姨会说的话。

    「不是和雪乃姐两个人一起回来了吗?就没发生什么吗?」

    「不过是一块回来而已,要是发生了什么才危险吧……你以为最近是为了什么才让小学生结伴回家啊。你的危机意识不够哦」

    「呜哇出现了。这种事怎么样都好」

    小町像是真心嫌麻烦似地叹了口气,之后不再看我,顺势把目光转向正月的电视节目。

    每年都没什么变化的正月节目里正播放着例如元旦结婚的情侣啦,元旦出生的小孩啦,等等诸如此类与新年相衬的幸福画面。

    「本想在去年就收拾掉的……看来今年也不行了么……」

    「说什么啊?大扫除吗?」

    「是啊,说的是垃圾哥哥」(注:小町这里把垃圾的「ごみ」和哥哥的「お兄ちゃん」合成了一个词)

    「因为当下提倡环保所以要回收利用,可不能就那样简单收拾掉哦」

    瞎扯了几句回复过后,小町则像是某位环境少女一样发起了可怕的牢骚「亏你还真敢说这种话……」。好讨厌,说法好恐怖……难不成是黑化了?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就在我战战兢兢地看着小町时,小町则一个人自顾自地担忧了起来。

    「啊—……不过因为哥哥是垃圾哥哥。所以不管小町再怎么努力让哥哥结婚,哥哥还是会立刻就变得没用,跑回娘家之后又要再费一遍工夫吗……」

    比起自己优先为哥哥的婚事着想,小町的兄控很不妙。或者说婚事被妹妹担心,我作为兄长的威严很不妙。虽然我觉得这个状况下干脆让这对不妙兄妹结婚才是最圆满的解决方法,但从我国的法律角度考量的话说不定这是最不妙的方法,或许只能放弃了。可恶!混 账 法 治 国 家!

    正当我燃起一个人革命的斗志之时,小町好像也一个人兴奋了起来。

    「不过小町也不是没有嫂子候补……」

    「停下好吗?没经过本人的同意就擅自列出我的结婚候补,请务必停下好吗?」

    「小町认为最有力的嫂子候补……果然还是雪乃姐」

    完全没把我的话听进去。要是陪她胡说八道的话,难得的正月就会被毫无意义地浪费掉的。我为了中断对话把身体转向电视那边。可侧腹却受到了来自身旁的愤怒冲击,「哥哥,有在听吗?小町可是很认真地在谈哦」,听到这番话后,我作为哥哥的本能运作起来,擅自切换成了聆听模式。

    「要是雪乃姐成了嫂子的话,哥哥就能当职业主夫了。考虑到终身收入」

    「不要直接用终身收入来宣告我的失败,要多展望一下哥哥比较光明的前途」

    「光明?不过光明过了头可是会什么都看不见的哦,太阳拳哦,和什么都没有完全没差哦」

    看来是我在不知不觉间借用了天津饭的招式。是吗……完全看不见啊……我有些丧气地悄悄垂下肩膀,小町则与我相反高高举起了拳头。(注:太阳拳,天津饭的招式,利用气转为光能从而使敌人暂时失明,首次出现于22届天下第一武道会)

    「而且我觉得要是雪乃姐的话,连小町也会一起养活,小町还可以代替哥哥做家务哦!做到了呢,哥哥!终于过上了梦幻般的啃老生活!」

    「那不是完全不需要我了吗……不就变成只要你们俩结婚就好了么……真要是有什么进展的话,哥哥我就一直宅在家了哟……」

    话音刚落,小町忽然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接着用柔和的声音说道。

    「可以哦,哥哥。只要哥哥乖乖呆着就好……」

    什么啊这个溢满慈爱的台词……完全被当成宠物对待根本高兴不起来……从明天开始就和卡玛库拉一起吃猫粮吧,提前开始适应或许会比较好。面对将要到来的チュール争夺战,我和卡玛库拉互相瞪视着彼此,就在这时,小町用力把卡玛库拉抱了起来。一边抚摸着在膝上滚来滚去的卡玛库拉,小町做出了恐怖的发言。(注:チュール是日本的一种猫咪零食)

    「不过说起这个,阳乃姐在条件上也很相近呢」

    「喂,好可怕。能把那个人假想成嫂子的你好可怕」

    就连经常妄想的我都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想象哦?这家伙真是不怕死啊……那么有好好带上99个绿色蘑菇吗?(注:应该有梗,没查到)

    小町小口啜饮起咖啡,接着再次挥动想象的翅膀。

    「也有设想过沙希姐姐成为嫂子的情景呢」

    「我说,别继续了好吗?」

    「不过.沙希姐姐的妹妹也肯定会跟着过来。听说她超级可爱」

    小町露出愉快的笑容.接着将即便是在川崎家的卡组里也是最强的一张一一京华的卡片盖在场上结束回合。虽然不知道京华和小町见没见过面,但不管是川什么同学还是大志。应该都想要把京华的事情告诉别人吧。毕竟京华就是可爱又讨人喜欢到这种地步。(注:游戏王梗)

    「………………让我稍微考虑一好危险!!那个大志不是也会过来吗。不需要不需要,不成不成」

    不过,一旦成为我这种最强级别的决斗者,就连对陷阱卡的存在也十分敏感。勉勉强强回避成功。我并不是对川什么同学个人有意见,而是作为哥哥必须要防止大志接近小町。

    不过,是因为看到我被京华的存在动摇了吗,小町若有所思地抱起胳膊,打出了下一张手牌。

    「原来如此 … … 哥哥和年幼角色的相性不差啊 … … 那样的话,小留美怎么样?」

    「留美留美啊,嘛,她是我的偶像 … … 所以比起这种对象,该说是更想要和她一起进行热情的偶像活动么 … … 我纯粹只想为她加油」

    「呜一,一脸认真的好恶心 … … 说法太认真了真的有点受不了你了 … … 」

    本想带着诚心诚意和真心进行一番诚的说明的,可是小盯却相当不感冒。但没过多久,就像是死心了似地深深叹了口气。

    「年幼的也不行啊… … 既然这样.那就换个方向,…… 平塚老师.之类的?」

    说出口的瞬间.我感觉到在我们中间流动的空气突然变凉了。

    与目前为止婚闹的对话完全不同,不知为何让人不禁想起现实中的责任。不如说,有着一股让人不能随便对待的住是「压力」的东西存在。想必连小町都感受到了压迫感了吧。脸上挂着悲伤的表情垂下了头。

    「抱歉。小盯,貌似触碰到了什么不太该触碰的领域 … … 」

    「是啊。就当作没发生过吧。如果是平塚老师的话,总有一天一定能把幸福给抓到手的。我猜 」

    我望向远方做出析祷。快点……!快点来个人娶了她吧!赶快!不然的话一个不留神我可能就把她娶走了!

    电视的声音在无人作声的客厅里空洞地回响了许久。我们小口小口地啜饮起咖啡,同时叹了口气。

    看了一段时间的电视,突然间小盯开口道。

    「嘛。只要哥哥幸福小町就满足了。啊。刚才那句小町得分很高」

    看到她的微笑,我轻轻合上了嘴,无声地做出了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