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集1 雪乃side 那个答案随风而逝。
    台版 转自 深夜读书会

    发布:深夜读书会

    论坛:ritdon.com

    作者:石川博品/插画:切符

    「自闭男,你真的很恶……」

    「亏你会有那么恶心的想法。真想敲破你的脑袋看看里面——不,还是算了。反正里面装的东西也一样恶心。」

    被人骂成这样,无地自容的我,冲出侍奉社社办。

    哪句话是谁说的,应该不用我说明吧。简单却直击心脏的那句是由比滨,冗长又直击心脏的那句是雪之下。

    我忽然想到,我身边的女性都是唱出来的歌词(在不好的意义上)会直击心脏的宛如奈奈的存在耶……不如说,多达半数的人类都是奈奈。我看地球乾脆改名叫水树奈奈座长公演「水树奈奈纵情歌唱(注1)」好了。总有一天,跟外星人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要说「您好,我是来自水树奈奈座长公演『水树奈奈纵情歌唱』的比企谷八幡」,对方可能会吓得心想「这家伙住的星球的统治者自我主张欲超强的」。

    我摆脱的不是地球引力,而是社办的引力,但我不知道要去哪里,便决定先去二年F班的教室看看。

    天气很热,因此我打开窗户,风灌进空荡荡的教室,把窗帘整个吹起来。

    我随便找了个位子坐,环视教室内的桌椅。眼角余光瞥见窗外满溢夏日阳光的景色,导致没开灯的教室显得更加昏暗。

    现在这情况让我想起……放学后,跟我单恋的她告白的那一天……呃,这也是会直击心脏的情境。

    过去和现在都在对我的心灵造成伤害。如果我是史古基,八成会在未来的幽灵造访前就心碎。(注2)

    我晃着双腿沉思。

    仔细一想……为什么我刚刚非得被由比滨和雪之下骂成那样?

    我只是说了句「我觉得千叶君(注3)好色」啊。

    因为,那东西怎么看都是用来挑起性欲的吧?全身红色明显是发情的证据。许多动物到了发情期体色都会变鲜艳。有一种说法是女性用红色的口红和腮红,也是因为能藉由类似发情的表情吸引异性或同性的目光。

    除此之外,从嘴巴吐出来的舌头、往上翘的鼻子——肯定也是在暗喻某种突起物。

    再加上千叶君的布偶装和图片的风格不同,肉肉的,看起来超好抱。当面看到他,应该没多少人有办法抵抗那肉感的魅力。

    而且cheeba<千叶>一词在英文中是大麻的俗称。既然如此,我不得不断定那家伙等于是会行走的快乐物质。

    ——我滔滔不绝地述说完以上的意见时,社办的空气降到冰点。

    在法国大革命的庆功宴不小心说了句「不觉得玛丽・安东妮挺可爱的吗?」气氛大概都不会这么僵。

    不过玛丽真的很可爱。最后还会觉醒成王妃。《凡尔赛玫瑰》我整套都看过了,所以我很懂这方面。我有自信就算我在这个瞬间转生到那个时代,也会从比企谷八幡变成神秘的没落贵族罗兰・德・戈利拉(注4)存活下来。

    我怀着这样的心情,产生看见三色旗在远方法国的天空随风飘扬的幻觉,就在这时。

    「八幡,你为何在此处彷徨?」

    有个人影站在教室门口。在这个大热天穿大衣戴露指手套,光看到他的身影就觉得热。

    「喔,是材木座啊。」

    我一叫他的名字,那家伙就往这边走过来,不知为何看起来有点高兴。

    「顺带一提,八幡啊,彷这个字是指人牵着一只牛在旁边走——」

    「啊,不用跟我说明。」

    中二病喜欢用复杂的词汇,一有机会就会用在对话中,想跟人说明语源。至于我为什么知道呢,因为我也曾经罹患那种病(用罹患这个词就是)。国中写的作文满是汉字,凄惨无比。「附近的吉娃娃在咆哮」、「在公园跌倒的小孩恸哭着」、「地面的蚂蚁专横跋扈」,跟魔界一样的城市出现在稿纸上。

    材木座坐到我旁边的座位,压得桌子吱嘎作响。

    「你有烦恼吗?不妨和吾谈谈,强敌<吾友>啊。剑豪将军的意见箱一直是开放状态喔。」

    我真的很不擅长应付这种「男人间的友情」的调调。

    跟材木座商量侍奉社那件事,八成不会得到有用的意见。毕竟这家伙比我还废。

    然而,有点想看他的废物样的邪恶想法浮现脑海。

    「其实……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如此这般欲穷千里目自挂东南枝。」

    「呣……」

    材木座抱着胳膊,闭目沉思了一段时间。看来他思考得比我想像中还认真。我有点愧疚。

    不久后,材木座瞬间瞪大眼睛。

    「八幡,你…………原来是兽控吗?」

    「嗯?」

    我歪过头。把我刚才的愧疚之情还来。

    材木座把手放到我肩上。

    「没事没事。别看我这样,我也懂你这类型的人。轻小说家必须精通各种性癖。」

    「轻小说家还真辛苦。」

    总觉得我想表达的意思完全没传达给他。

    「不过……先不说你的性癖,被两位女性嘲笑却选择忍气吞声,有点窝囊喔。你就不能抬头挺胸地反驳『单纯的兽耳娘不行,我只会对有动物口鼻的真正兽人兴奋!』吗?」

    「呃,我不喜欢那种——」

    「堂堂男子汉岂能如此软弱!给我直接回呛她们!」

    「别强人所难了。那你有种当面和由比滨跟雪之下呛声吗?」

    听见我的问题,材木座「呵」笑了声。

    「你觉得想当轻小说家的人有办法呛女生吗?」

    「轻小说家还真辛苦。」

    「再说,我不擅长跟那两个人相处。尤其是雪之下这位女士,老实说有点可怕。」

    这家伙果然很废。一点用都没有。

    我开始觉得自己像个白痴,站起来望向窗外。

    尖锐的笑声传入耳中。往下面看过去,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三位少女边聊天边走向校门口。

    我灵机一动,拿出手机。现在时间下午三点四十分。

    「看那个位置……是时候了……」

    「什么东西?」

    材木座走到我旁边。

    我指向地面。

    「看得见那三个女生吗?」

    「嗯。」

    「十五秒后,那三个人内裤会被看光光。」

    「说什么蠢话。」

    材木座傻眼地摇头说道:「现在这个时代,连爆死的动画都不会随便发生幸运色狼事件。八幡,你因为太过憎恶女人而发疯了吗?你就是因为这样才会——」

    这时,一阵风吹起。

    伴随呼啸而过的风声撼动校舍。我背后的窗帘甚至被吹到天花板上。

    尖叫声响起。

    「哇——!」

    「这是怎样啦~」

    「讨厌~」

    地上的三人用双手按住快被吹起来的裙子。

    我揉了揉被风吹得泛泪的双眼。

    「虽然我刚才说被看光光……从上面根本看不见嘛。」

    我觉得自己显得很可笑,忍不住笑出来。

    望向材木座,方形眼镜底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风、风之继承者・风精恶戏<EulenSylpheed>・第二章<Chapter Two>……你果然也是能力者吗……」

    「也?」

    「方才那阵风是你召来的对吧?」

    「怎么可能。单纯是预测。我收集了很多五月的网球比赛结束后,关于风向的资料。靠统计算出午休时间和放学后会从哪个方向吹来什么样的风。」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

    材木座跑到黑板前面,拿起粉笔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只要有这个能力……呵呵,很好……复仇的机会掌握在吾等手中!」

    这家伙到底在碎碎念什么?我站到他背后。

    黑板上乱七八糟地画着箭头跟神秘的火柴人,以及同样神秘的算式。

    「八幡啊,用你的能力让由比滨和雪之下哭着求饶吧。」

    「你在说什么?」

    「听好——」

    材木座拿粉笔敲敲黑板。「首先,你把她们俩叫到适当的地点,然后等到那个时刻来临。如此一来,风就会吹起裙子露出小裤裤,我们看了则在内心呜呼呼。」

    「嗯……」

    我收集风向的资料,只是基于好奇心。绝对不是因为想看谁走光这种不良意图。

    「如何?八幡啊,要执行这个计画吗?」

    「嗯……」

    我再度望向窗外。白云在高空随风飘动。

    云真好。不用工作也可以靠风的力量去往任何地方。

    以前人类也会利用风力,例如风车或帆船。工业革命后就开始依赖各种燃料,不再使用风力。

    革命有利有弊。生活是变方便了没错,但环境也因此遭到污染,失去和大自然的连结。

    此时此刻,人类是不是该跟大自然联手,建立一段新关系了?没错,例如藉助风之力吹起女生的裙子——

    「八幡革命!揭开序幕!」

    我伸出手,以带领人类前往新的舞台。

    「呵,就等你这句话。」

    材木座用力用沾满粉笔灰的手握住我的手。

    ——日后,这起事件被称为「总武高中<High School>之誓」。

    隔天放学后,我和材木座约在脚踏车停车场后面会合。

    这里离我平常吃午餐的地方很近,是我待很久的地方,所以风向资料也很齐全。

    脚踏车停车场设置了高达腰部的铁板,我跟材木座蹲在地上躲在那后面。

    「那么八幡啊,你要叫由比滨还是雪之下出来?」

    「在那之前——」

    我将放在地上的书包拿到手边。「我想做个实验。」

    看见我从中取出的东西,材木座惊呼出声。

    「那、那……那不是裙子吗!」

    我手中的是裙摆部分缝了白线的百褶裙。

    材木座目瞪口呆。

    「莫非是你偷——」

    「不是啦。跟我妹借的。」

    说是借,当然没征求过她的同意。要是老爸知道,八成会被断绝亲子关系。搞不好还有可能逼我出家。「八幡」感觉可以直接拿来当和尚的法号耶,其他和尚会说「这家伙就叫八幡了」之类的。总有一天我要独立,开一间初代八幡寺。还要开连锁店掀起寺庙系风潮。

    「实际穿上那件裙子,让风吹吹看的意思吗?反覆验证这一点还挺科学的嘛。不过……要由谁来穿?我可不要。」

    「裙子和我的眼睛都会被玷污,所以我不会叫你穿。」

    「那到底要由谁……?」

    「人刚好到了。」

    我稍微起身,朝脚踏车停车场的对面挥手。一名在左右张望的学生发现我们,小跑步跑过来。(←好可爱)

    「八幡,原来你在这。我找你找好久。」(←看吧好可爱)

    户冢彩加(←名字好可爱)来到脚踏车停车场后面,对我展露微笑。(←已经抵达尊的境界)

    我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在看材木座的脸,因此户冢的可爱度比平常更能感动我。光一天就这么严重,如果我出家后再直视他的可爱,只能脱离佛教,改创户冢教了。世界三大宗教……够资格当我的对手。

    「啊,材木座同学也在呀。」

    「喔、喔喔,是户冢氏啊。呣呣,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被叫到的材木座带着邪恶的淫笑对我使眼色。真的好恶。

    不,等等……我自己看不见,该不会我在户冢面前也是这种表情?拜托不要……

    材木座等于是反映我自身的镜子。如果我是魔女,比起白雪公主,一定会先把这种镜子扔到森林深处。

    我刻意装出严肃的表情。

    「不好意思,在社团活动前把你叫出来。」

    「不会啦,别客气。」

    户冢露出有点腼腆的笑容。

    「谢谢你愿意来。」

    「嗯。」

    「谢谢。谢谢。」

    「嗯、嗯……」

    「谢谢。」

    「真的不用客气喔?」

    户冢不知所措,真心感谢上帝。我心中的人气排行第一名到第十名都由户冢独占。因为我每日会投一万次感谢的票。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

    「嗯,就是——」

    我拿出妹妹的裙子。「拜托!什么都别问,穿上它吧!」

    「咦~?」

    户冢明显感到困惑。

    好吧,这反应很正常。

    「户冢氏!这是为了科学!为了科学!」

    材木座目光异常锐利。这家伙怎么比我还激动?

    「可是……」

    户冢看起来还无法接受。

    「好,我知道了。那我也脱吧!」

    「也?」

    我当着一头雾水的户冢的面,脱掉白衬衫和长裤,身上只剩一件内裤。

    「八幡……太厉害了……」

    户冢的眼神落在我的下半身上。「你的内裤好花俏!」

    「对吧?」

    不知为何,我买内裤的时候都会不小心失控,选择花俏到极点的内裤。男用内裤很有立体感,超帅的说。还分各种材质跟机能性。

    在这方面,女用内裤一点魅力都没有,那根本是一坨皱巴巴的布,蕾丝也只会碍事。男用内裤果然最赞了。是说户冢不知道穿什么样的内裤。

    「你的内裤上面有很多星星,挺帅的。」

    材木座似乎也是男用内裤派。

    「这是最潮的部分。」

    「到魔界应该会很有地位。」

    「嗯。晚餐吃什么都是由我决定!」

    我和材木座畅谈内裤话题时,户冢依然一脸困扰。

    「穿裙子有点……因为,我是男生耶?」

    这句话太中肯了。

    但我可不能在此退让。毕竟事关户冢穿裙子的模样。

    「你在说什么?穿女装可是只有男人有资格去做的真正有男子气概的行为喔?」

    既然户冢这么拘泥于男子气概上,我也要用男子气概说服他!

    如果我昨天在社办也能这么会辩,而不是落荒而逃就好了。「你们说千叶君不色?那来看看我的千叶君啊。(脱)」……我看最好的结果是退学。最坏的结果是遭到雪之下「那是千叶君?顶多只是中之岛吧」的冷眼看待,因为太难过而跑去中之岛大桥跳海。

    顺带一提,用千叶君来譬喻的话,中之岛是位于胯下附近的小岛,是可以捡贝壳的优秀娱乐地点。可以经由全日本最高的天桥中之岛大桥到岛上,但这座桥被指定为「恋人的圣地」所以我完全不推荐。

    「穿女装有男子气概……是、是这样吗……」

    户冢把手放在胸前,看着地面,看起来相当动摇。我的内心也在动摇,不过这不重要。

    应该要再推他一把。

    我抓住户冢的肩膀。

    「这件事只能拜托你。靠男人的友情和我缔结羁绊的你。」

    现场气氛害我不小心说出「男人的友情」这种词汇。

    我们在极近距离互相凝视,过没多久,户冢的脸颊染上一层淡红色。

    「既、既然八幡都这么说了,可以喔……」

    好耶!那得先去你家跟你爸妈打声招呼才行。戒指那些要怎么办?

    「那裙子借我吧。」

    户冢从我手中拿过裙子。

    啊,你答应的是这个啊……我刚刚一瞬间成了未来都市Diversity的居民。天空的颜色是空频道的颜色……

    户冢在我们背后换衣服。基于绅士协定,我不会回头。

    旁边的材木座在喘气。

    「欸,八幡啊,奥菲斯从冥府回来的途中,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心情?」

    「谁知道。」

    这家伙干么擅自跟我产生连带感。现在户冢穿的是我妹的裙子,我等于是户冢的哥哥喔。外人给我闭嘴。

    不久后,换上裙子的户冢出现在我们面前。

    「喔吼……」

    材木座发出灵魂出窍般的声音。

    「如、如何……」

    户冢抓着裙摆,双腿互相摩擦。上半身是短袖运动服,但这样反而营造出一种中性风,或者说像个不做作的女生,满不错的。

    是说他的腿真好看,膝盖也好光滑。如果有出「户冢的膝盖滑鼠垫」,真想买二十个贴满全身,化为妖怪——户冢的膝盖小僧在附近徘徊。

    「户冢氏,很适合你。」

    我也差点说出「像真正的女生」。然而户冢刚才拘泥于男子气概上。也就是说,「像女生」是禁句。我该以理性的态度面对。

    「好,符合实验条件。那么麻烦你移动到那个位置。」

    「嗯、嗯,知道了。」

    户冢略显迷惘地走向我指的方向。

    等他走到离校舍十公尺的地方,我用手势叫他停下。

    户冢在担心被网球场的社员们看见,不停偷瞄那边。这个感觉也好色喔。

    我旁边的材木座又在喘着粗气。

    「呼……户冢氏……」

    「很吵,可以请你只吸气不要吐气吗?」

    户冢看着我,用眼神询问「还没好吗?」。

    我拿出手机看时间。

    「五……四……三……二……一……就是现在!」

    一阵风吹过。

    远方的网球场传出尖叫声,沙尘盖过另一侧的景色——世界以慢动作运行。

    裙子如同起飞的鸟儿般随风飘扬,缓缓掀起。连纤细白皙的大腿根部都露出来了,他急忙用小手压住。

    「哇!」

    户冢整张脸都红了。

    我的灵魂直达天际,飞往无垠的宇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比企谷八幡,炸裂 全文完

    我瞬间回到地面。

    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结束」又「开始」了,是错觉吗?

    材木座神情陶醉,在我旁边大叫。

    「八幡——!」

    这家伙干么叫我名字?还有,为什么语气跟电影《火线追缉令》里面犯人说的那句「警察先生——!」一样?

    声嘶力竭的材木座坐倒在地。

    「我刚才……碰触到了世界的秘密……」

    「哦……你也抵达那个『领域』了吗?」

    在我们进行这段令人兴奋的帅气对话时,脚踏车停车场的另一侧传来不怀好意的声音。

    「看,那个人明明是男生还穿裙子耶。好可爱~」

    「我记得他是网球社的,被人叫做王子。」

    「下面穿什么?让姊姊看看?」

    疑似三年级的三位辣妹围住户冢,竟然抓住他的裙子想把它掀起来。

    「别、别这样……」

    户冢试图抵抗,可惜寡不敌众,大腿逐渐露出。

    「呣唔唔……多么卑劣的手段!」

    材木座咬紧牙关。「我很想伸出援手……但现在还是先静观其变吧。」

    有道理。我也想静观其变——说得更具体一点,我想观察掀起来的裙子底下有什么东西。

    然而,我和户冢之间有着男人的约定。在他陷入困境的时候坐视不管,枉为男人啊。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呐喊着从脚踏车停车场后面跑出来,直接冲向户冢。

    「住手——!要脱的话先从我的内裤开始脱——!」

    包围户冢的三名女性纷纷往我这边看。

    「哇!」

    「那家伙是怎样⁉」

    「裸族冲过来了!」

    她们尖叫着逃跑。大概是被我的气势吓到。

    我跑到户冢身边。

    「没事吧?有没有被她们怎么样?」

    「没、没事……可是,为什么你还没穿衣服?」

    「伊甸园的人类都是裸体的——我能说的只有这句话。」

    最初的人类叫什么名字?亚当和亚当?上帝果然什么都没禁止嘛万岁——!

    户冢下半身穿着裙子,我的胯下则只用比无花果的叶子更具功能性的布料遮住,奇装异服的两人平安回到脚踏车停车场后面。

    迎接我们的是带着诡异笑容的材木座。

    「实验成功。」

    「是啊。」

    「终于。计<Project>画<rt/>即将执行。」

    「咦?喔……」

    呃,你干么擅自叫它Project啦,不过听起来超帅的所以就这样吧。

    「八幡,你流好多汗。」

    经户冢这么一说,我发现自己满身是汗。因为我刚才跑得很拼。户冢的额头也冒出汗水,或许是因为被一群女生包围,吓到他了。甜美♥的香气窜入鼻尖。吃什么东西才会发出这么香的味道?蜂蜜或花粉之类的?根本是蜜蜂嘛。嗡嗡嗡~噗滋!这是我的心被刺中的声音♥

    材木座跟平常一样是成天流汗座。听起来像成吉思汗,真酷。

    三个男人汗水淋漓。这样的话,要去的地方只有一个。

    「好~我请你们去超级澡堂~」

    材木座露出奸笑。

    「泡完汤的咖啡牛奶也包含在请客范围内吧?」

    「这还用说。」

    「为你的男子气概乾杯。」

    我和材木座用力握手。

    「所以我们是来这边做什么的?」

    户冢一脸疑惑。

    我和材木座面面相觑。

    「呃……我们来这边干么的?」

    「刚才好像提到计画……」

    「啊~对喔。好吧,那就来吧。」

    「嗯,就这么办。」

    我拿出手机,检查风向的资料。

    「喔,十五分钟后好像会吹起一阵不错的风。」

    我决定先把感觉比较好骗的由比滨叫出来。

    按下播号键,她一下就接了。

    『喂?』

    「是我啦,比企谷。」

    『怎么了吗?』

    「你在社办吗?」

    『对呀……』

    「可不可以到走廊上一下?」

    『嗯、嗯。』

    有雪之下在的地方不能讲秘密。她可能会靠神秘的力量立刻察觉到。

    电话另一端传来拉开拉门又关上的声音。

    『自闭男,那个……关于昨天那件事,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也有话跟你说。你现在有办法到我这边吗?」

    『咦……?是可以……你要跟我说什么?』

    「见了面再说。不方便用电话谈。是很重要的事。」

    具体上来说是「给我看内裤~♥」,这可不能用电话讲。万一被录音拿去法庭上当证据就太可怕了。

    『重、重要的事……?可是,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咦?什么东西?」

    『没事。我马上到。』

    我将地点告诉她,挂断电话。

    户冢把身体凑过来。

    「八幡,你好擅长用电话把人叫出来喔。跟电话诈欺的犯人一样。」

    「咦,是吗?」

    这个可爱的小恶魔又想让我背负罪名吗?除了比上帝更爱户冢外,我没有犯下任何罪喔?

    「好,在由比滨来之前,我和户冢留在这待命。材木座负责冲去最近的ATM——」

    「八幡啊,别叫朋友当车手。」

    我们蹲在脚踏车停车场后面,等待时机来临。

    「欸,到底要做什么?」

    面对户冢的疑惑——

    「你不必知道。And stay with me……」

    我巧妙地唬弄过去。

    不久后,由比滨抵达我指定的地点。

    她先是扫了四周一眼,拿出镜子。对着镜子拨弄明亮的褐发,整理好像有点拉太开的衬衫领子——花了五分钟整理仪容。

    材木座附在我耳边说:

    「她好认真。」

    「女生都这样吧。我妹每天早上也都要弄那么久。」

    听见我们的对话,户冢轻声笑了出来。

    「我觉得要看她要见的对象是谁。」

    「对象?」

    材木座指向我。「对象是这个男人耶。」

    「对啊。是我耶。」

    「正因为是你吧。」

    户冢微笑着凝视由比滨。

    什么意思?户冢真的是宇宙的神秘。

    资料记载的时间逐渐接近。

    我打开手机的时钟,开始倒数计时。

    「要上了……五……四……三……二……一……就是现在!」

    然而……并没有起风……!

    网球社的击球声传入耳中。半点风都没有,裙子一动也不动,当然看不见内裤,今天斗争也没有从世界上消失。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我为这个不合理的世界感到愤慨,不停比对资料和时间。这个时间应该会刮强风才对。

    「难、难道……」

    我忍不住从脚踏车停车场后面冲出来。身后传来材木座「八幡,回来啊!」的呐喊声,我却已经进入全速飞奔状态。

    踮着脚尖,脚后跟抬起来又放下,在做神秘运动的由比滨发现了我。

    「自闭男,嗨啰——呃,你怎么没穿衣服⁉」

    她瞪大眼睛,我站到她旁边环视周遭。

    「糟、糟糕——!」

    视线前方是一群打乱我计策的元凶。

    「大家好——!京城工业高中柔道社二十名社员,现在到达!」

    「小凑学园高中柔道社三十名社员,打扰了!」

    「欢迎——!共同练习的会场在这里!」

    壮汉集团从眼前经过。带领他们的那个长得像番薯的人,我好像见过他,不过距离太远,看不清楚。

    没有跟资料所示的一样起风,就是因为那群人。风被他们散发出的浓郁男性荷尔蒙吸走了。

    风会从气压高的地方吹向气压低的地方,同时也会往男性荷尔蒙浓郁的地方吹。每年台风会北上,也是因为北海道人不论早晚都在大吃成吉思汗烤羊肉(注5),导致身体表面分泌男性荷尔蒙,把台风吸引过去。有一种说法是元日战争的时候,所谓的「神风」也是元军发出的男性荷尔蒙引来的。

    柔道社这个出乎意料的要素,破坏了我的计画。柔道社真的很烦耶……再也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

    「自闭男,你在干么?而且还没穿衣服。」

    由比滨提心吊胆地走过来。

    糟糕……得想个理由骗过她。

    我不仅没有遮住身体,还展开双臂挺起胸膛,故意秀给她看。

    「其实……我在做现在流行的男性荷尔蒙美容法。」

    「那什么东西⁉」

    你觉得是什么?我才想问呢。

    「就是……全身暴露在空气里的男性荷尔蒙之中,让肌肤光滑、体脂肪锐减、吃得好睡得好、驱邪避魔、一攫千金的梦幻美容法。我就是想告诉你这办法,才把你叫出来。」

    「哦~」

    由比滨逼近我。「你皮肤确实满好的。」

    碰触我的胸膛。

    「啊嗯……!」

    手指冰冷的触感,害我忍不住叫出声。

    「真的很光滑耶~」

    由比滨的手向下抚摸,接着又往上移动。

    「啊、啊、啊……」

    我的体内荡起酥麻的波纹。

    接着掀起一阵巨浪,我乘浪飞往更高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比企谷八幡,炸裂混合吧(注6) 全文完

    「自闭男,你还好吗?」

    由比滨拍拍我的肩膀,我于地面复活。

    「呼……看来男性荷尔蒙摄取过度,会害人做出异常行为。」

    「那这个美容法根本不能用嘛。」

    她笑着说道。

    近距离一看,她皮肤真好。人家好嫉妒喔!刚才的反弹害人家体内的女性荷尔蒙迅速增加,比企谷八幡子<读音省略>嫉妒得咬牙切齿。

    「那、那个,自闭男,刚刚在电话里提到的那个……」

    由比滨手指在胸前戳来戳去。

    「昨天那件事吗?」

    「我觉得我昨天对你说得太过分了。用那种眼光看千叶君又不会怎样。」

    「原来是要讲这个啊。」

    我搔搔头。「已经无所谓了。」

    「是吗?」

    「因为千叶君是千叶县的官方吉祥物,我只不过是个平凡的高中生。怎么想都不相配。」

    「你好认真⁉」

    「而且我现在心里有其他人了。」

    「这、这样呀……」

    由比滨把手背到身后。「顺便、顺便问一下,那个人是怎样的人?」

    「我想想……我注意到他的契机,是他陪我打网球的时候,他总是陪在我身边,看到我犯蠢会对我笑。就算我像现在这样没穿衣服。」

    听见我的回答,由比滨立刻变得满脸通红。

    「大概……大概啦,那个人一定也对你有意思。」

    「是吗?」

    咦,户冢喜欢我吗?万岁!

    「那赶快来袒裎相见吧。」

    「咦⁉」

    由比滨大声惊呼。「会不会……太赶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还只是高中生。」

    「高中生就不行吗?没关系吧。」

    超级澡堂有规定高中生不能去吗……?时间也是早上就有在营业,现在去不嫌赶。

    难道由比滨没去过超澡?所以才会产生奇怪的误会。跟户冢袒裎相见培养感情,顺便邀这家伙一起去吧。

    「欸,你等等有没有空?」

    我一问,由比滨就「咦咦⁉」发出更大的惊呼声。

    「有空的话,跟我一起——」

    「不不不不不,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不行啦不行啦不能这样啦!」

    她用力挥手,转身跑走。

    那家伙干么啊……正常人会对超澡这么排斥吗?还是她背上有超大片的刺青?

    我回到脚踏车停车场后面。

    「由比滨好像情绪不稳。她突然叫超大声,有点恐怖。」

    「『女人心和御宅族的本命』可是善变的代名词。」

    材木座得意洋洋地说。

    「就我看来,八幡情绪也满不稳的。」

    户冢露出复杂的表情。

    先不说这个了,这样剩下的目标只有雪之下。我能否攻略那如同铜墙铁壁的裙子?看她平常那个完美超人样,光碰到她的裙子八成就会断两、三根手指,好可怕。

    她们家感觉就是真的有在继承自古以来的「能力」及「宿命」的一族。

    总之我决定先联络她看看。我透过户冢取得她的手机号码。

    「喂——」

    『哎呀比企谷同学,真巧。我有件事想问你。』

    「咦……?」

    莫非她发现我在调查「一族」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是有人跟我说打这个号码就给我十块钱……

    『由比滨同学有点奇怪,你知道原因吗?她突然离开社办,碎碎念着「完蛋了完蛋了」跑回来,然后就拎着书包回家了。』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对圣母玛利亚发誓——嗯?我知道……

    「大概是某种荷尔蒙分泌异常。」

    『真令人担心。要不要帮她介绍医生呢?』

    「洗个澡睡一觉就会恢复了吧。」

    『那就观察到明天吧。』

    看来由比滨的事勉强蒙混过去了。

    「我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你方便过来一趟吗?」

    中间隔了短暂的沉默。我隔着电话感觉到她在不耐烦。

    『你这人挺老套的嘛。竟然在放学后把人叫出去告白。』

    「才不是。是更重要的事。」

    『哎呀。』

    她的语气变柔和了。『意思是,你要跟我坦承比昨天那个更脱离常轨的事实啰?我顿时有兴趣了。』

    真的假的。没想到她评价这么高。早知道不逃了。

    「那你到我说的地方来。」

    我指定那个地点,挂断电话。解放感使我自然而然吁出一口气。

    「呼呼呼……准备完毕。我要靠风之力揭露雪之下的The・Scanty。」

    「The?」

    户冢歪过头。

    雪之下一如往常,释放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从校舍走出来。

    她站在跟户冢和由比滨同样的地方。

    我所在的位置看得见她的侧脸。笔直的视线、随风摇曳的黑色长发、雪白剔透的肌肤。俨然是青春恋爱喜剧的女主角——只要没有那根毒舌。

    但那可不是用一句「只要没有」就能带过去的事。我听她说过,她从小就因为外貌出众的关系被同性排挤。若能回到过去保护她,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不过搞不好会因为有大哥哥保护她的关系,害雪之下身边的女性统统嫉妒她,更加讨厌她,雪之下也会因为有个眼神死的男高中生不知为何缠着自己不放,被吓到,忍不住对他讲出尖酸刻薄的话——啊,这是逃不掉的命运。只能从法国大革命的时间点附近改写人类史才挽救得了。这样她可能会说出「巴黎大猩猩(注7),没面包的话吃甜点不就行了」这种话。

    「八幡啊,还没要起风吗?」

    经材木座一问,我望向手机。

    「再等两分钟。只要雪之下没在那之前回去——」

    「欸,你们看。」

    户冢指向网球场。

    仔细一看,起风了。

    不对,「起风了」这说法太优雅。正确地说,是轰隆隆卷起一阵旋风的状态。

    树叶、树枝、网球社社员的毛巾被风卷起。褐色尘土从地面吹向空中,玷污蔚蓝的天空。转眼间就看不见网球场了。

    「龙、龙卷风……⁉」

    材木座站起来。「莫非这也是你的力量……?」

    「怎么可能。」

    他到底觉得我是谁啦。

    是说这个异常气象是怎样?地球怎么搞的?昨天我叫它水树奈奈座长公演,惹它生气了吗?可是除了奈奈以外,能靠座长公演让新宿KOMA剧场和太阳广场塞爆的知名歌手,我只认识巴布・狄伦耶。狄伦可不可以在舞台上演时代剧?

    网球社社员尖叫着逃进校舍。

    雪之下站在原地。明明只是站在那边,却因为逆着人流的关系,看起来像在面对狂风。风吹乱她的长发。

    「那家伙为什么不逃?」

    我抓住脚踏车停车场的柱子。

    「八幡……这样下去雪之下同学会……」

    户冢的声音在颤抖。

    龙卷风正往这边接近。变大到直径十公尺左右,超可怕。

    只能由我去救雪之下了吗……把她叫到那边的人是我。仅仅是为了看内裤这个无聊的目的。

    「你们觉得危险就乖乖进学校吧。」

    我抛下这句话冲出去。飞过来的沙子直接砸在身体的正面上,连呼吸都有困难。雪之下站在比我离龙卷风更近的地方,一动也不动——彷佛希望自己遭到吞噬。

    「快逃!龙卷风要来了!」

    我站到她旁边。

    她抬起手臂挡在脸前面,发现我来了,瞥了我一眼。

    「你用错词了。」

    「什么?」

    「龙卷风的上空会有积雨云。规模更大,天气也会变差。这个没有云,所以是尘暴。气象用词叫尘旋风。是晴天地表空气升温时会发生的现象。」

    「两个都没差吧?」

    「气象预报说会是白色圣诞节,结果却下大雨的时候,你会说『两个都没差吧』吗?想像一下。圣诞老人淋成落汤鸡,装蛋糕的纸箱因为湿气的关系变得软趴趴的,得士尼乐园跟地狱一样——」

    「有差……太悲伤了……」

    看到我无法反驳,雪之下微微扬起嘴角。

    「我之所以不离开这里,是因为跟你有约。」

    「咦?」

    「我和你这种随便的人不同,一定会遵守约定。只要我说了会去,不管是哪里我都会前去赴约。绝对不离开那个地方,直到达成目的。那就是我的人生态度。」

    她说得很对。约定就是该遵守。

    不过与此同时,我觉得很沉重。那顽固的人生态度,会让旁观者如坐针毡。

    还有,她很美。

    刚才在脚踏车停车场看到迎风而立的她,我觉得很美。头发被吹乱,衣服随风摆荡,全身沾满尘土,她依然笔直地站在那里,对自身没有任何怀疑。这身姿使我看得出神。

    然而,她的美是不是非得在面对危机之时才会产生?当她投身于暴风中,她的美才会趋于完美?

    若是如此,我并不想看见。一定看不下去。

    「可是,除了跟你有约外,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从来没近距离看过尘暴,挺好奇的。我都不小心看呆了呢。」

    还有,这家伙真是个怪人。老实说,应该跟我有得拼。

    「如果我是随便的人——」

    我笑着回她。「遵守跟那个随便的人的约定的你又是?不就只是个笨蛋吗?」

    我这句话令她的视线稍微动摇。

    「说得也对。那赶快离开这里吧。」

    她快步转身离去。看来她其实挺害怕的。

    我也转身背对暴风。嘴巴里都是沙。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没穿衣服?」

    「现在才问这个?过很久了耶。」

    「你刚才说我『只是个笨蛋』,可以收回吗?在这种地方裸体的你更——哎呀,那是……」

    她的视线从我身上移开。我跟着看过去。

    「喂,不会吧……」

    那里竟然有只朝气蓬勃地往尘暴跑过去的可爱小猫(搭配合成得超烂的脚步声)!

    动物真的很笨。虽然很可爱。总觉得我在关键时刻都会撞见陷入危机的动物。是不是去拜一下比较好?

    「不可以靠近那边!」

    雪之下正准备去追小猫。

    我立刻抓住她的手,柔软的小手在我手中被捏成一团。

    「雪之下,别过去!」

    「放开我!」

    她转身瞪着我。

    我抓着她的手用力一拉,她的脸近在眼前。

    「进学校去。我来救那只猫。」

    「可是你没穿衣服。」

    「这可不是单纯的没穿衣服。」

    我挺起胸膛。「我的皮肤由满溢而出的男性荷尔蒙强化过。」

    听见这有趣的玩笑,她的嘴角动都没动一下。不仅如此,还垂下目光,咬住下唇,露出像在后悔,像在忍受某种情绪的表情。

    「你真傻。总是只会开这种玩笑……」

    「对啊,我很傻。比你傻了那么一点。」

    真是……不晓得是谁第一个想去救小猫的。

    雪之下小跑步跑向校舍。目送她离去后,我才跑去追小猫。

    风愈变愈强,飞过来的沙子在肌肤上留下如同针刺的疼痛。

    「喂——过来。很危险喔。」

    我趁猫坐在地上时试着把它叫过来,麻烦的是,小猫看了我一眼,冲向尘暴的中心——也就是天空之城里面的「龙之巢」。

    这家伙……比我还蠢。好吧,猫也只不过是尼特族的高阶版。

    继续前进太可怕了。不过,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风精恶戏<EulenSylpheed>・最终章<TheFinal>!」

    我咆哮着冲进旋风之中。

    眼前一片昏暗。飞扬的沙尘挡住阳光,风声也遮蔽了听觉。喘不过气,肌肤的疼痛转为像在被刀砍的痛楚。

    我感觉到有东西碰到我的脚,慢慢蹲下,将它用手包覆住。毛皮底下的娇小身躯在发抖。

    这只猫刚刚才被我吓跑,现在却任我摆布。或许它并不是真的对我解除心防了。但在这阵强风中,比起解除心防,解除身体的防备还比较好。

    我缩起身体护住猫。几乎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有手中的温暖明确地传达过来。

    过了一阵子,我才发现风停了。耳朵因为残响的关系怪怪的,肌肤一阵阵的刺痛,只感觉得到周围的亮光。

    我仰躺在地上,把手中的小猫放在胸口。仔细一看,是只漂亮的白猫。不知道是谁家的猫。

    「你没受伤吧?」

    猫舔了下我的脸,大概是在回答我。痒痒的,不过很舒服。

    猫真好。没工作却那么可爱。如果当不了专业主夫,我想成为一只猫。

    「比企谷同学!」

    雪之下冲过来。

    她蹲在我旁边,观察我的脸色。

    「你太乱来了。」

    「不过这家伙得救了。」

    我将猫放到她手上。她用有点僵硬的动作把猫抱在怀里,抚摸它的背,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我看着她问:

    「欸,雪之下,刚才的约定还算数吗?」

    「嗯。」

    她用脸颊磨蹭猫,点头。「因为我还不知道你要说的重要的事是什么。」

    「喔,就是——」

    可爱的声音打断我即将说出口的话。

    「八幡~没事吧?」

    转头一看,户冢正在从校舍的方向跑过来。

    猫是很可爱没错,但户冢也很赞。真想被户冢养,当猫或主夫都可以。

    「八幡~挺身保护猫的兽控的气魄,我见识到了!」

    材木座也发出「咚咚咚」的脚步声跑过来。希望这家伙被真正的龙卷风吹到彩虹的另一端。

    在我心想「应该没人会再叫我了吧」的时候,我听见女人的声音在呼唤「牛奶!」,瞬间想了下我什么时候多了牛奶这个花名。

    「牛奶,原来你在这里。」

    听见那个声音,小猫从雪之下手中跳出去,扑到一名人妻风的丰腴美女身上。她穿的牛仔裤绷得紧紧的。这种人在弹性牛仔裤发明前不知道都穿什么。

    「是你救了牛奶吗?」

    把牛奶抱在怀里的丰腴美女问我。

    「嗯,算是。」

    我坐起身子。

    「谢谢你。虽然称不上什么谢礼,请务必到我家一趟,我帮你准备一套乾净的衣服。不介意的话还可以冲个澡。我老公出差了,现在不在家。」

    「呣……这个情境,不会有错……」

    材木座咬牙切齿地说。

    我站起来,拍掉身上的灰尘。

    「谢谢您的好意,但我等等跟重要的人有重要的约定。」

    「比企谷同学……」

    雪之下看着我。

    我对她微笑。

    没错,我跟人有约。

    「好~你们两个,来去超级澡堂啰~!」

    然后冲向材木座和户冢。我现在全身都是汗水跟沙子,有够不舒服,真想快点洗个澡清爽一下。

    「呣。那我就先不摄取水分,把胃留给泡完汤喝的咖啡牛奶吧。」

    「走吧走吧。」

    他们也兴致十足。

    「八幡男人祭!要开始啰!」

    我们三个勾肩搭背,迈步而出,这时雪之下追过我们。

    「你说的重要的事,下次有机会我再听。」

    她转过身,表情恢复成一如既往的冷淡。

    「总有一天会告诉你。」

    我刚才讲到一半的,是非常老套的台词。老套到我自己都觉得恶心。同样的话如果对象是户冢或猫或千叶君,明明能随口说出来的说——呃,三个里面有两个是动物。户冢也跟蜜蜂没两样。我果然是兽控吗?还是连昆虫都能接受的类型。

    「总有一天吗?反正八成是随便的约定。」

    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户冢露出淘气的微笑。

    「八幡挺天兵的耶。」

    「我吗?是喔……天兵……豚骨(注8)……讲一讲肚子都饿了。」

    材木座听了笑出声来。

    「那泡完澡我请你们吃拉面。有家店我很推荐。」

    「加面也包含在请客范围内吧?」

    「这还用说。」

    我和材木座用力握手。

    男人的友情果然最棒了!

    我们发出「Rassera<裸裸>——Rassera<裸裸>——」(注9)威猛的吆喝声,慢步走向男人祭的会场超级澡堂。

    另外,雪之下蹲在我身旁时我不小心看到她的内裤,这是秘密。

    完

    1注  水树奈奈的个人演唱会名称。

    2注   梗出自《小气财神》。主角史古基在过去、现在、未来的圣诞幽灵出现后痛改前非。

    3注   千叶的吉祥物。

    4注   Lowland gorilla为低地大猩猩的英文。

    5注   北海道的乡土料理之一。

    6注   《七龙珠》中达尔制造月亮时说的台词。

    7注   「巴黎先生」为刽子手的代名词。

    8注  「天兵(Ponkotsu)」与「豚骨(Tonkotsu)」日文音近。

    9注  青森睡魔祭上人们会发出的吆喝声。「ra」音同「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