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集2 ONPARADE 比企谷八幡的教法比想像中还要直指核心。
    作者:田中罗密欧/插画:户部淑

    考试时期将近。

    当然不是我,而是小町的。

    ……好吧,我的考试时期也逐渐逼近,但我只是高二生,现在又是十月,还不到着急的时候。补习班我也有去上,成绩维持得很好。完美无缺。但没人知道考试时会发生什么事。要说完全不担心是骗人的。

    可是未来的我,高三的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

    因此,我每天都过得轻松惬意。至少现在是这样。未来的我,拜托啦麻烦您了。

    不过,小町是国三生。当事人。急迫性的程度不同。

    「…………」

    小町正在庭院发呆。惊人的是,她带着一双死鱼眼。

    我为之战栗。

    死鱼眼不是我的专利吗?没想到是遗传。我们的祖先是鱼类?原来如此,难怪每次拍团体照我的眼睛都跟鱼一样肿肿的!谜团统统解开了!

    ……必须斩断这个恶性循环。

    为此,我得避免小町留下子嗣。因为我们家只有小町可能有后代。

    具体上来说,每当小町的男友候补出现,我都必定会对他采取高压面试法,逼得他得恋爱忧郁症。溺爱小町的老爸应该也会全方面提供协助。

    可是,她到底在我们家狭小的庭院中,找到何种侘寂的景色可看?我产生疑惑,小町咕哝道:

    「……蚂蚁。努力过着你们小小的蚁生吧……」

    看来她在藉由观看渺小的蚂蚁,得到内心的安宁。

    啊啊,累积了不少压力,你真像个考生。

    哥哥也经常观察跟虫子一样的人类,以求内心的平静喔。我们这对兄妹真像。

    小町难得散发出如此强烈的负面情绪。身为哥哥,我想为她做些什么。然而,考试是跟自我的战斗,我无能为力。顶多只能教她念书,但小町可以说是破洞的水桶。再怎么灌输知识,也会不断漏出来。讨厌,太笨了好可爱。对了,再来帮她写作业吧。

    不不不等一下等一下。这样看起来是为她好,其实帮不了小町。太过度保护了。但没办法,谁叫小町太可爱。

    「……好,该回去看书啰!」

    小町将死鱼眼切换成香菇眼,站起来。可以顺便把嘴巴做成栗子形喔。可爱是正义。

    不过明显看得出她在勉强自己。

    「我说,要不要我教你一些念书方式?」

    咻‼

    小町对我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做出激烈的反应。

    跟平野老师画的不正常的人侦测到同类时回头的情境一样。表情也差不多。不是吸血鬼,顶多是半鱼人的我,忍不住抖了一下。喂喂喂,你搞错作品类别啰……(注24)

    「哥哥终于要把佐佐木补习班津田沼高中用的应试秘诀传授给小町了吗⁉」

    「呃那是考大学用的。考高中用不到。」

    「难过……」

    小町用全身表现出失落。恶意卖萌。

    「哥哥愿意教小町,小町是很高兴啦,不过这是吹了什么风?」

    「喔,因为小町有点……那个(A)对吧?我觉得你用一般的方式念书会那个(B)。所以要教你的话,果然就是要教这个(C)吧。」

    「……请分别回答ABC所指的内容。5×3分。」

    竟然问这个吗?可恶,没办法……

    「A笨,B无法理解,C笨蛋也懂的读书方式。」

    「呜哇——!例句变得跟在骂人一样!」

    「我也不想说得这么难听……」

    这种人很常见。自己叫人讲实话,结果一听就震怒。

    「……但哥哥说得没错。小町承认。小町书念不进去。小町是笨蛋!」

    「也不用讲到这个地步……」

    看来她精神挺疲惫的。

    「所以,那个笨蛋也懂的方法是什么?」

    「喔,没多厉害啦。你之前都是把看不懂的地方个别提出来不是吗?然后我也个别跟你说明,我想这个方式可能不太对。」

    「所、所以是怎样?快说啊,哥哥!」

    「喔、喔……」

    她太激动了,有点恐怖。

    「每种科目念书的方式都不一样吧?例如数学在彻底理解那一页的内容前,绝对不能翻到下一页。因为刚开始会教基础,再从那之中出应用题考你。」

    「对呀。可是每堂课教的东西愈来愈多,光是把范围看过一遍就忙不过来,没时间重看基础部分。」

    「就算这样,还是要从基础开始打稳。反过来说,世界史和国文这种科目,从会的地方看起也没问题。每种科目的诀窍不同。」

    「哦哦哦哦哦。」

    小町有点性急。而这一点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导致她没学会正确的念书方式。

    「我现在虽然没在管数理科,考试时还挺努力的,今天我要把数理科的应试方式正式传授给你。」

    「喔喔喔……」

    小町的蘑菇眼发出光芒。已经超越蘑菇,而是松茸眼。

    「既然是那么赞的方法,可以把小町的同学也叫来听吗?」

    「咦?为什么?」

    「现在班上因为考试期的关系,大家超级焦虑。大概是因为这样,在教室念书的时候紧张感会传达过来,没办法好好念书。所以实际考上总武高中的人的应试方式,应该满值得参考的。」

    「你该不会叫我一起教他们吧?」

    「不行吗?」

    说实话,我不太想。老实说,只要有这么可爱的妹妹就好了。但最近我也会把认识的人叫到家里,不太好意思拒绝。

    「好。虽然我不是当讲师的料,我试试看。」

    「谢谢!那小町去叫人来。」

    小町马上拿出手机,叫出类似联络网的东西开始传讯息。

    ……不愧是次世代型边缘人。小型又高性能。喜欢独处,但也能维持交友关系的感觉。这个大型哥哥太废了。比哥哥优秀的妹妹存在于此。

    「哥哥,大约有十个人要来!」

    「好多!那别在房间教,改到客厅吧……」

    「啊,对了……这个要先跟你说。小町的同学,那个,全是派对咖。」

    「你说……什么?」

    我的灵压消失了。

    「而且还是走嗨咖路线。」

    我的灵压没有呼吸了。

    「嗨咖路线的派对咖是人类恶的具现化吧。竟然跟那种人混在一起,我和爸爸不会同意喔。」

    「哥哥,同学是不能选的啦。」

    「那你干么主动邀他们来?」

    「大家虽然是派对咖,人其实不坏呀……只不过对哥哥来说或许会有那么一点不自在……」

    我开始嫌麻烦了。

    尽管对小町不太好意思,打个招呼就闪人吧?

    可是这么做会害她没面子。

    驳回。

    「……行啊。来就来。把那群派对咖叫来啊。」

    「谢谢。真的感激不尽。」

    小町合掌道谢,愧疚地低下头。

    于是,下午决定召开紧急读书会。

    「那小町来介绍一下!这是小町的同学!大家,这位是小町的哥哥。」

    好随便的说明!根本称不上介绍……

    「啊,我叫(每位同学的名字)……今天要麻烦您了……」

    就这样,每个人都用固定句型做完自我介绍。

    这些人也好随便。是没差啦,反正我不会记他们的名字。长相也不知道能不能记到晚上。

    总之阵容是六男五女。再加上小町,我的学生共有十二人。喂喂喂跟补习班名师一样。

    ……不,我不可能当上名师。这些国中生统统在想「咦?这人看起来超难相处耶?」「他的眼神是罪犯的眼神耶?」「说起来,他感觉不像跟小町同学有血缘关系耶?」这种失礼的事(绝对)。

    我给人的第一印象差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过不愧是国中生,情绪表达得真明显。

    「我有问题!哥哥大人现在是总武高中的学生对不对!」

    看起来像班长的眼镜女孩飒爽地举手提问。

    「嗯,总武高中二年级。代替自我介绍说一下,我的成绩(仅限国文这科)是全年级第三名。」

    喔喔——众人的惊呼声重叠在一起。前一秒还对我抱持怀疑的眼神瞬间发光。这里是蘑菇田吗?

    不愧是考生。会无条件崇拜成绩好的人。

    话说回来,这些人是派对咖?嗨咖?

    面带强烈的不安,驼背,肩膀下垂。还有很多人睡到翘起来的头发没整理好。分岔的头发也很明显,整体上显得狼狈不堪。阴暗。太阴暗了。

    用国民动画(注25)的三年四班譬喻,就是藤木和野口。派对咖明明是大野或城崎那类型的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町说:

    「……以前很有精神的大家被考试的压力压垮,现在变成这样了。」

    这么严重啊。真正的嗨咖不就是要连考试的压力都能抵抗吗?

    可是,这样的话我反而比较好教。

    「嗨——!哥哥你好——!今天要拜托你咧——!念书太没劲了,我可不可以先来聊一下恋爱话题啊⁉」

    「咦——!哥哥在学校是边缘人吗——!就算成绩好,边缘不就完了——!你知道不耀眼的人没人权吗?」

    如果他们用这种态度跟我讲话,我的杀意会爆表。

    「…………啊,你好……今天……了……」

    「…………不好意思……这题……那个……我不会……」

    这样给我的印象会非常好。不如说喜欢。我的标准应该跟正常人相反就是了。

    若是现在的他们,我应该也能勉强维持正常心。

    「各位,这可是伟大现役总武高中学生的应试秘诀继承仪式!要注意听喔!」

    小町发号施令,这群国中生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回答「……喔——」把手举高十公分左右。

    呃,既然你们是派对咖,给我举高个三十公分吧。

    我将所有人带到客厅,立刻召开读书会。

    看这状况,必然是由我来教大家。人数这么多,不可能一下就教太难的。我稍微讲了一些考试时留意的地方,以及考上后觉得「幸好有这样做」的事。

    我一面回想当时的情况,一面分享经验,不知不觉过了三十分钟。

    「非常值得参考……」

    「重写一份长期读书计画好了……」

    「原来如此,还可以选择放掉不擅长的科目……」

    总武高中是一所榜单挺亮眼的高中,但还称不上足以代表日本的超级名校。因此不用以完美为目标,只要念书的效率不错,要考过及格线并不难。

    「那大家赶快听从哥哥大人的教诲,分头念书吧。」

    眼镜女孩激励众人。

    虽然不是很重要,可以不要叫我哥哥大人吗……这种叫法感觉挺瞧不起人的喔。

    十二名国中生开始认真念书。

    喀喀喀喀。

    自动笔在笔记本上写字的声音,如果有好几人份重叠在一起,还挺有魄力的。这正是大考模式。

    我当时也是这种感觉。

    偶尔有人遇到瓶颈,会由懂的人帮忙指导。学习态度挺积极的。尽管我是临时讲师,已经在脑内化为遗产的数理系问题我可答不出来,所以我很感谢他们。

    这几个人程度不错啊。

    为何念得如此认真,还会紧张成那样?

    理由很快就揭晓了。

    「呼。」

    我一下就看出,专心念书的人之中有一个人松懈下来了。

    原来教师视角是这样啊。挺新鲜的。

    那个男生从笔记本上抬起头,疲惫地扭动脖子。本以为他会继续念书,他却从桌子底下拿出手机,开始高速滑动。

    ……我犹豫了一下该不该制止他,可是自主学习的时候管得这么严也不太好,所以我没多说什么,想说之后他会自己复活。

    结果他一直在滑手机。

    咦?他在干么?打王⁉喂喂喂你可是考生啊得先打倒自己这个王再说吧?这家伙搞屁啊。

    在我为之恐惧时,又多了一个。

    「呼。」

    第二个偷懒的出现了。

    那人也一样扔掉自动笔,开始做伸展。然后偷偷摸摸从桌子底下拿出手机,开始高速下略。

    学生以为没被发现,其实站在讲台上看得一清二楚。嗯——如果我是老师,这里是教室,绝对必须加以叮咛。放过他们是怠忽职守。但我没道理做到那个地步。

    因此,虽然有股不祥的预感,我仍然保持沉默。

    不久后,两人的怠惰慢慢朝周围扩散。

    「嗯——」「呣。」「呼啊。」

    逐渐感染其他人。注意力分散的症状透过空气感染。流行病。

    整个客厅蔓延「呼」模式,还在拼命念书的只有两个人。

    两个完全没在念书的。约八个人不至于在摸鱼,却因为缺乏集中力的关系进度停滞。整体的学习效率一口气降低。

    好厉害。竟然能这么明显地看见怠惰在班上传播开来。

    「哥哥,过来一下。」

    小町把我叫到走廊。在这边讲话就不会被听见。

    「才过三十分钟,大家都懒了。」

    「您发现了吗,兄长。没错。一直都是这样。在教室自习的时候也是,起初大家都很认真,然后就愈来愈松懈。」

    「结果比想像中还念不进去,他们又会着急,才会导致紧张的气氛弥漫教室。」

    「对呀。本来以为在小町家跟现役高中生一起念书,会比较能维持紧张感……还是老样子。」

    讨厌——小町抱头呻吟。

    「我在旁边看也发现了,同一个空间内有人偷懒,会影响其他人。」

    「就算要偷懒,如果休息一下会再继续念书,倒还没问题。」

    「每个人之间有差异嘛。不过连三十分钟都撑不过,未免太快了。」

    「对啊。怎么办?这样跟平常一样的说。」

    可恶,那几个偷懒的家伙,竟敢害我妹难过。

    「如果你不介意用我的做法,这部分我也可以一起指导他们……可是……」

    小町的反应跟看见猎物的鳄鱼一样激动。

    「真的吗⁉那就麻烦你了,哥哥大人!」

    「别叫我哥哥大人。但我的指导法可能会有点严苛喔。」

    「没关系!尽情发挥哥哥在侍奉社锻炼出来的问题解决技术吧!不然小町也可以帮点小忙!帮点小町忙!」

    那个谜之可爱的忙是什么东西?你打算让世界染上小町色吗?住手,小町,染上小町色的只要有我一个就够了。

    「……好吧。那我尽量试试看。看我让那几个天真的家伙见识一下自主学习的地狱。」

    看我面带奸笑,小町一瞬间露出「没问题吗?」的不安神情。

    「两位可以过来一下吗?」

    「我、我吗⁉」

    我拍拍在桌子底下玩手机的两人的肩膀。当然是降职意义上的拍肩膀。感到恐惧吧。

    「到这边来。」

    「你、你要把我们带去哪里⁉」「我们会被教训吗⁉」

    「过来就对了。」

    我把两个偷懒的人带到我房间。

    「欢迎来到自我负责的教室。」

    「哇,这个房间好多轻小说!」

    「漫画也好多!而且都是狂热者喜欢的作品!看这些收藏,哥哥大人真的很内行!」

    「你们非常优秀。所以我允许你们在环境更好的这个房间自习。就当成升级吧。」

    听我这么说,两人瞬间露出笑容。

    「真的假的!我平常都跟弟弟共用房间,超向往自己一间房的!」

    「在这个房间念书,应该也会很有效率!」

    「好好集中精神吧。你们一定做得到。我看得出来。身为总武高中学生的我看得出来。」

    「哥哥大人!」「大人!我们会让你看见成果的!」

    实际上是隔离。

    箱子里有烂掉的橘子,会影响整箱的橘子。必须把烂橘子扔掉。拥有一对死鱼眼的我的房间,正适合当橘子房。

    「那我就尊重你们的自主性,去盯着其他那些下级考生。这里的书和参考书可以自由使用。」

    「非谢!」「不尽!」

    那个连简称都称不上的答谢词是什么鬼。

    「那个,哥哥。这个处分……该不会是?」

    小町在楼梯下面等我。她似乎发现我做了什么。

    「嗯,很遗憾,就是你想的那样。偷懒的考生被我排除了。」

    「咦咦——那他们会怎么样?」

    「小町,我无法平等救助所有人。我能做的只有避免有干劲的人受到影响。客厅的状况如何?」

    「嗯、嗯。托哥哥的福,大家又像种子发芽一样打起精神了。」

    「是吗?那就好。上面那两个回去前我会跟他们说,叫他们最好更有危机意识一点。」

    「嗯,就这样吧。因为他们两个想考东大。」

    不可能啦!从学习意志来看,已经看得出不可能了啦。哪个同学帮忙告诉他们现实啊。不讲明白反而很残酷喔。

    十二个人里面,将两个不认真的人隔开,只留下认真的考生。这样就能维持住读书会的神圣性。

    ……理应如此。

    「哥哥,又出状况了。」

    我去了便利商店一趟,回家时,烦恼脸版本的小町前来迎接我,让我有种赚到的心情。我要把它保存在内心的截图资料夹,心里暖暖的。不,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那两颗橘子该不会下楼了吧?」

    「哥哥在心中是这样叫人家的呀……没有啦,你看了就知道。」

    我从走廊透过门上的玻璃窗,观察客厅的情况。

    「……喂喂,怎么又有人在偷懒。」

    两个女生趁我和小町不在,光明正大滑着手机。一个人在玩通讯软体,另一个好像在玩游戏。为什么这些人都那么爱打王?现在还在用功能型手机的我完全无法理解。

    跟刚才一样,她们俩的怠惰也传染给其他人了。

    里面的人一个接一个拿出手机,读书会变成滑手机会。

    「要降落在哪里?留前面观察一下情况再出发吗?」

    「这次选渔村好了?」

    其中还有人在打荒野行动。

    这偷懒方式太夸张了吧!别给考生智慧型手机啊‼……呃,我认真的。大考时期如果有那种诱惑机,根本无法训练集中力。小孩子因快乐而堕落的速度,跟往低处流的水一样。

    「怎、怎么办哥哥,这样下去大家会上不了东大的!」

    「原来所有人都是以东大为目标啊!那还滑什么手机!那些家伙的危机意识未免太低了吧……?」

    「在学校聊志愿的时候,大家因为受到气氛影响的关系,一半以上的人都变得想以东大为目标。」

    「超像派对咖会干的事。」

    本来因为他们太阴暗的关系,我还不敢相信,现在我瞬间接受了。

    「那么,那两个在摸鱼的女生平常是怎样的人?」

    「班上的开心果。」

    「刚才那两个被隔离的男生呢?」

    「班上的开心果。」

    「你的班级只有开心果吗?」

    那个班到底有多欢乐。我一定受不了。不过仔细一想,小町也能当开心果耶。只是不会自愿去做。

    那类型的人,果然容易缺乏专注力吗?

    「怎么办呢……」

    「没办法。这次换成借你的房间行吗?」

    「咦?该不会……」

    「嗯,橘子就是要送进收容所。小町,把那两个人请到你房间。理由不用照实讲。说『你们很努力,所以升级成特别班』就行。」

    「呜呜,好黑喔……好黑喔……」

    小町咕哝着去找那两个带起偷懒风潮的女生。

    这样留在客厅的七个人,应该就能恢复专注力。

    「……呵,赢了。呼哈哈。」

    好好见识比企谷补习班惊人的隐蔽力、彻底的隔离力吧!

    「哥哥大人,我有问题想问!」

    那个眼镜女孩叫住我。

    「喔,好啊……哪一科?」

    「数学!」

    「嗯,数学啊……」

    数学不仅不是我擅长的科目,还是不擅长的顶点。每次考试都只有一位数。

    不过这样就好。我所有的力量都投资在擅长科目上。专精型角色。每种技能都东学一点西学一点,只会样样通样样松,无法对头目造成伤害。

    意即我是攻略组。为了攻略人生的那一天,大胆地将点数全砸在特定素质上。

    「所以,有人会数学吗?」

    「什么叫『所以』?」

    「我想说你看起来很聪明,提出来的问题等级应该也挺高的。」

    「看起来很聪明……?」

    眼镜女孩变得怪怪的。

    她目光游移,脸泛红潮,呼吸紊乱。可疑到如果我这样走在大马路上,会立刻被警察抓去问话。

    她在害羞?为何?

    「不是我自夸。」她清了下嗓子。「小六的时候,我得过班上最认真读书的奖。」

    「完全是在自夸。」

    不过小学时期确实有那种名字长得莫名其妙的奖。换个名字换个方式,颁奖给全班的人,是现在的风潮。但拿到那种奖我也不会高兴,每个人价值观不尽相同。

    「我确认一下。你不懂的是哪个部分?」

    「二次方程式。」

    「什么?」

    咦,二次方程式是什么时候教的?

    国二?还是国三?

    不管怎样,那可是国中数学的重点。我记得有很长一段期间都在教这个。

    现在几月?大考?咦?是不是不太对?

    「二次方程式的哪里不懂?」

    「整体上来说都不太明白。说起来,『二次』是指什么东西的二次,查了我还是看不懂。」

    喂喂喂喂!这孩子没问题吗!

    这不是现在该产生的疑惑吧⁉

    「呃,因为那是二次式的方程式啊?」

    「二次式这个词我知道,但也只是知道这个词而已,不太能理解……」

    「x乘两次是二次项对吧?y则是一次项。这条方程式里面未知数的最高次数是二,就叫二次方程式。」

    其实二次方程式的应用题我就不知道解不解得出来了,如果她继续追问,我没自信答得出来。

    眼镜少女面色凝重。

    「……什么意思?我不懂那个概念。」

    竟然问意思啊。

    「意思……我也不知道。根本想不到二次方程式实际上要用在哪里。」

    「这、这样呀,大人也不知道吗?」

    「你是那个啦,想不通就没办法跟机器一样解方程式的类型。」

    「可能吧……」

    「那放弃应用题吧。我不会害你,现在只要念基础就好。光这部分就能拿到不少分数。」

    「……咦咦咦咦咦。」

    她好像受到了打击。

    「数学那么惨的话,其他科目必须非常努力。用擅长科目补足那部分的分数比较现实。跟我一样专攻文科吧。」

    「……喔。」

    好险。

    她看起来很聪明,害我误会了,这孩子笨得可以跟小町拼。

    亏她那么认真,凡事真的不能尽如人意啊。

    「以剑桥大学为目标,从基础开始加油吧。」

    这话不能当没听见,但我决定不管。

    ……太恐怖了。这里是魔窟吗?

    我上楼观察二楼(隔离)组的情况。

    先来到我的房间偷看。

    「Fu!Fu!Fu!」

    「这部漫画超好看的——!」

    如我所料,他们整个玩疯了。

    明明我带他们来这边还过没多久,桌上已经堆满轻小说及漫画,笔记和课本被晾在一旁。

    那两个男生不知为何上半身全裸,用手机播放疑似跳舞影片的东西,双手拿着漫画和轻小说狂舞。

    我说,你们这样看得清楚字喔?文字会晃动,内容看不进去吧。

    ……看来他们因为考试压力的关系,精神崩溃了。

    这两个人没救了。幸好有隔离开来。

    接着是小町的房间。

    这边总不会也把衣服脱了吧。要是我撞见那种场面,这一集就结束了。看见女生脱衣服还能得到原谅,是出包的男主角的特权(注26)。

    我提高警戒,正准备确认里面的情况。

    「不能偷窥喔——」

    小町潜行到我背后,吓得我差点跳起来。

    「……你、你!害我差点大叫!」

    不愧是我妹。边缘人技能也没忘记学。

    「你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

    「我在检查那几颗橘子的状况。」

    「直接进去不就行了?」

    小町门都没敲(那是她自己的房间,当然有权不敲门)就打开房门。

    「你们在念书吗?」

    「啊,小町。没耶,现在在休息。」

    「你也在这边休息一下如何?」

    幸好她们没脱衣服。不过,她们正在边看手机边吃巧克力。

    「真是——这可是读书会耶,不趁现在弄懂一个人念书搞不懂的问题,之后就糟了喔?」

    「嗯,会啦会啦。再休息一下就去念书。」

    「这款零食很好吃喔。新出的!」

    八幡知道。这是最后并不会念书的模式。

    「要适可而止喔。小町等等再来。」

    我们走出小町的房间。

    「……总觉得没有读书会的味道了。感觉像一堆人来我们家,各自找地方玩。」

    「对不起,哥哥,演变成这么奇怪的情况。」

    「不,不是演变成奇怪的情况,是你们本来就很奇怪。」

    「大家都是乖孩子!虽然变成得了考前忧郁症的派对咖,他们人都很好!我对他们的第一印象不怎么样,不过相处过后,大家都挺友善的,是跟花轮一样的稀有人才。」

    「……的确,刚开始会觉得花轮是个讨厌的做作男。」

    大部分是小夫害的。

    「走吧,顾好剩下七个就达成任务了。加上你共八个人。」

    这个结果离「达成任务」有点出入。尽管如此,我已经很努力了。

    我有工作狂属性耶。明明这么讨厌工作,要是我成为上班族,可能会变成社畜,好可怕。

    我回到客厅。

    包含小町在内,总共八个人。他们是从严格的筛选制度下存活下来,以东大这扇窄门为目标的菁英。嗯,不可能。在书桌前面连三小时都坐不住,情况不妙。一个弄不好可是会走错路,跌到最底层的。

    至少想让活下来的这些人考上第二志愿。我如此心想,静下心专心当个指导者。

    数理科我没什么把握,但除此之外的科目丝毫难不倒我。

    喀哩喀哩,喀喀哩喀哩。

    八人发出跟搞笑艺人组合一样的写字声(注27),贪婪地吸收知识。他们挺专注的。是隔离了橘子四人组带来的结果。

    过了一小时左右,他们依然没有分心或聊天,专注于念书上。之前他们过没多久就会偷懒,因此感觉起来努力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的佛心也萌芽了。

    「大家会不会渴?要不要喝点什么?」

    「啊,经你这么一说,喉咙好乾喔……」「如果有甜甜的饮料可以喝就好了……」「对啊,想喝甜的。」「大脑乾涸……」「麻烦哥哥大人了。」

    「OKOK。我可以回应你们的期待。」

    甜甜的饮料?

    既然你们提出这个要求,答案只有一个。

    仅此一个的明晰答案,是我早就料到会发生这种事……不对,我是边缘人,所以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是我自己买了一整箱的饮料。

    「啊,好甜……这是什么?」「咦,咖啡?咖啡牛奶?」「呜,好、好像有点太甜……」

    没错,是MAX咖啡。

    来我家想喝甜饮料的话,我会拿它出来可谓自然的哲理,跟苹果从树上掉下来一样。

    苹果还会掉在儿子的头上,上面刺着一支箭(注28)。

    「喝习惯就会上瘾,也很适合拿来补充糖分。而且总武高中的人大家都在喝喔。」

    「这、这样啊!真是有意义的情报……」「那努力喝下去吧……」「这样一想,总觉得变好喝了。」「会想再喝耶。」

    呵,又不小心跟人传教了。

    但愿我一步一脚印的贡献,能带来厂商送我MAX咖啡一年份的美妙奇迹。

    「好了——大家,补充完糖分,一口气提升10个偏差值吧!」

    小町一声令下,七个人「喔——!」将拳头举高二十公分。派对咖度比刚来的时候恢复了一些喔。念书念得顺利,精神果然也会比较稳定。

    考生们再度开始振笔疾书。

    一切顺利。我的侍奉力似乎也提升了不少。

    然而,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呼。」

    叹了口气,堕落到去滑手机的人,竟然是以剑桥大学为目标的眼镜女孩!唔咦咦咦咦咦咦⁉刚才认真向学的态度跑哪去了……

    记得这家伙不是在班上得过最有班长气质的奖吗?好像不是这个奖,应该差不多。为什么感觉会站在认真界顶点的人,才念一下书就不行了!

    「呼。」

    还有小町。

    等等等等,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喂喂小町同学,这究竟是吹什么风?

    「喂喂小町同学,这究竟是吹什么风?」

    能将内心所想直接说出来,正是家人的好处。我将小町叫到走廊上,毫不保留地说出真心话。

    「……呜呜,左边好像传来懒洋洋的波动……小町没有抵抗,注意力就中断了。好神奇!」

    「那就是懒惰波动的可怕之处。被它的巨浪吞噬就别想考试了。」

    「真丢脸……」

    「是说为什么你班上的人固定有一定数量的人在偷懒?那才神奇吧。」

    「唔唔,不知道,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

    是小町的同学共通的特性吗?再怎么排除烂掉的考生,又会有其他人偷懒。这样隔离就没意义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可能是因为大家是派对咖,容易被当下的气氛影响。」

    「呣——」

    这道理说不通,但一直逼问小町也没用,所以我没讲出来。

    如果是会被气氛影响的班级,大家都在专心念书的时候,不会有人偷懒吧。既然重视气氛,就算不想也会去念书吧。

    事已至此,我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出于本能在偷懒。

    本能……这时,我恍然大悟。

    「啊,我知道了。蚂蚁。」

    「咦?」

    「你们是蚂蚁!」

    小町的眼睛睁得跟盘子一样大。一下是鱼一下是蘑菇一下是松茸一下是盘子,她真忙。

    我立刻着手重编读书会的队伍。

    将共十二名蚂蚁考生分成三组四人队伍。A组在我房间,B组在小町房间,C组在客厅。

    「分好了,这有什么意义?」

    「要解释的话,必须说明一下工蚁的法则。」

    「蚂、蚂蚁?」

    「蚂蚁跟人类一样,是会建立社会的生物。可是不是所有蚂蚁都会认真工作。也有偷懒的蚂蚁。」

    「我还以为偷懒的是蟋蟀。」

    「嗯,蟋蟀被那则寓言害惨了。不过啊小町,实际上的蟋蟀完全不会偷懒喔。它可是戒心强,努力活在每一个瞬间的虫。」

    「……喔喔。哥哥对昆虫挺瞭解的嘛。」

    「我有一本不错的昆虫图鉴还满贵的这不重要!现在在讲蚂蚁。你听好,据说在蚂蚁社会,只有两成的蚂蚁会拿出全力工作。」

    「两成……」

    「那两成就是蚁界的社畜。由它们拼命努力,解决大部分的工作。」

    「剩下的蚂蚁在做什么?」

    「剩下的蚂蚁里面,六成是凡人蚂蚁。也是会工作,不过比起工作,更重视私人时间,是会准时下班的类型。只会把最基本的工作做好。」

    「喔喔,是散发出『别找我说话』的气息的人……」

    万一我未来要去公司上班,我也打算当那样的人。

    「认真的占两成,缺乏生产性的占六成,而最后那两成……完全不会工作。任何蚂蚁集团都看得出这个倾向,所以叫工蚁法则。」

    「蚂蚁的世界也有尼特族问题呀。」

    「不,这两成偷懒组,紧要关头时会死命工作。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似乎是一种保险。如果所有人同时工作,生产性是会暂时提高没错,但他们会同时耗尽精力,社会反而会变弱。那两成偷懒组就是用来为了防止这种事发生的。」

    「……噢——好周到的机制。」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不禁深受感动。

    边缘生活在社会上也有其正当性!太棒了,我做到了!……这种感觉。冷静一想,紧要关头会被操得比其他人更厉害,根本划不来,不如说平常很轻松,忙碌期就是地狱,实在称不上过得好。

    然而,所有人为了一个目标猛烈工作的时候,我可不想扯上关系。我讨厌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气氛。

    所有人被一个人扯后腿,一个人被所有人扯后腿……这样倒是挺符合我所知道的现实,非常能认同。

    不管怎样,假如遇到那种情况,平冢老师应该会指名我,将不合理的要求塞过来。

    当然是强制侍奉!黑心社团!而隶属于那个社团的我是社畜,得不到救赎。

    「欸欸,如果召集那两成优秀的蚂蚁,不是会变得很壮观吗?全是能干的蚂蚁耶。大胜利。」

    小町说的是经常有人提出的意见。

    可惜现实没有那么简单。

    「那个情况下,仍然会分成两成、六成、两成的比例。也就是说即使全是菁英蚁,其中的两成还是会自动偷懒。」

    「什么!」

    「集团心理就是这样吧。」

    「……人类真糟糕。」

    「嗯,有史以来人类没有不糟糕过的。翻开世界史课本就知道。几乎每一页都会见血。」

    「那大家一起考上东大是不可能的啰……」

    「因为你的班级不是后段班辣妹,而是后段班啊。」(注29)

    连身为全班智慧象征的班长(虽然不知道她是不是班长)都那副德行。

    「只不过,既然工蚁法则在你班上发动,代表不是个人的问题。那也不是没办法解决。」

    「所以才把大家分组吗?」

    「没错。然后啊,我等等要去每一组巡视,做某件事。今天大家要念到几点?」

    「小町跟他们说六点,还有四小时左右。」

    「四小时啊。OK。看好我的计画会不会发挥效果吧。顺利的话,说不定连在学校都能派上用场。」

    「嗯、嗯。那为了避免吓到大家,小町先去跟大家说哥哥要在各个房间晃来晃去?」

    「不必,让他们害怕比较好,不用跟他们说。」

    「……咦咦,哥哥要做什么?」

    那么,这场实验是否会顺利呢。

    每组分成男女各两个人。

    首先来到我房间。A组在这里念书……并没有。

    「Fu!Fu!Fu!」

    「Hi!Hi!Hi!Hi!」

    漫画跟轻小说,零食跟手机。以及不用担心父母在盯着自己的房间。

    此处正是国中生应该会向往的堕落环境。

    所以这个唱唱跳跳的极乐世界也是无可奈何……怎么可能啊!

    「大家好——伟大的讲师来了喔——」

    我门都没敲,杀进房间,四人瞬间藏起手机正坐。

    然而,他们没时间藏漫画和轻小说,无法掩饰偷懒的痕迹。

    「啊——没关系没关系。别介意。我也要写功课,大家别管我。」

    「那、那个……你不生气吗?」

    其中一名男生提心吊胆地问。

    「你们是在自主学习,我没道理生气啊。而且对考生来说休息也很重要。按照自己的步调念吧。」

    我坐到书桌前面,然后真的开始写功课。

    蚂蚁考生们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不过我在认真写功课,他们不敢继续玩乐的样子。有个人提议「那,差不多该继续念书了」,那些家伙便慢慢打开课本及笔记。

    不是继续念书,是开始念书吧。我将吐槽留在心中。接着在内心告诉他们。

    ……现在开始,你们将成为受刑人,而不是考生。在三座监狱里被迫遵循法则念书,与自身的意志无关。

    过了约十分钟。

    包含我在内的五个人,都还在专心动笔。

    不过,我的斜眼雷达侦测到有个女生开始扭来扭去。注意力分散了。是时候了。好,动手。

    「……呼啊~!」

    我故意打了个大哈欠。

    四个人同时吓到,挺有趣的。

    「啊啊~累死我了,写不下去啦~休息一下!」

    我用力躺到床上。

    四人睁大眼睛,凝视形迹可疑的我。

    「啊——抱歉,可以把那本漫画拿给我吗?」

    我随便指向一本漫画。

    「给、给你……」

    少女将漫画递给我。

    「那个零食看起来很好吃耶。可不可以分我一点?」

    我未经许可,擅自将人家的零食扔进口中。

    看见我跟他们一点都不熟,还敢做出各种暴行,四位国中生连眨眼都忘了,愣在那边。

    「啊——好累!真的好累。谁想念书啊。对不对?」

    我向碰巧跟我四目相交的少女征求同意。

    「不、不不不……书还是要念……」

    她不停摇头。

    我露出奸笑,尽量让眼神显得颓废。

    少女用「这个废人是怎样……」的目光看着我。就是要这样,傻眼吧。把高一个等级的我的废人样烙印在眼中吧。这样这个房间的懒蚁宝座就是我的了。

    那四个人大概是不太想跟我有交流,面面相觑,逃去专心读书。这也叫逃避现实吗?

    蚂蚁跟人类都以二、六、二的比例分成菁英、平凡、废物。所以只要分成四人一间房,我一个人故意耍废,废物的位置就会被我占走。

    问题也解决了,还能偷懒。可谓一石二鸟的奇策。

    我尽情耍废了一段时间,承受足够的轻蔑。

    接下来换小町房间的B组。

    「抱歉小町,突然跑来打扰,我要在这里写作业。」

    小町和眼镜少女都安排在这间房间。

    「嗯、嗯。哥哥,当然可以呀。哥哥突然跑到妹妹的房间写作业,是非常自然的行为。用小町的书桌吧。」

    我们事先商量过,却没准备剧本,导致小町的语气超级僵硬。明显有鬼,但我决定硬着头皮上。

    「嗯,借一下。大家不好意思啊。别理我,念你们的就好。」

    小町以外的三个人,因为事发突然而瞪大眼睛。

    我跟刚才一样,开始写作业。等了十分钟。尽管B组还没有松懈的迹象,我依然启动了耍废模式。

    「啊——好累——真的好累——没干劲啦——」

    我扑到小町床上。

    「唉——哥哥真的好废。」

    「小町,拿你房间最好看的漫画给我看。」

    「别看漫画了,去写作业啦。」

    「没关系啦,作业随便写就好。我要看漫画!」

    我随便从书架里抽出一本书。

    那不是漫画,而是某本入门书。

    《每个人都能靠一日五分钟的训练学会! 蘑菇眼的做法》

    你、你在看这种书啊?原来那是人工的光芒。有这种东西,女孩子的可爱记号我一个都不信了……我在内心感到恐惧,但把它放回去又有点那个,便悠悠哉哉地看起来。

    ……挺有趣的。感觉我也做得到。是吗,重点在于泪腺的用法……原来。噢,不行不行,得记得散发松懈的气息才行。

    我边看边从全身释放懒人气息。到我这个等级,就能自在操控懒气。「懒气」这个词念起来挺可爱的,语意当然一点都不可爱。用拟声词来表达就是油腻腻、黏答答、乱糟糟。

    「唔……?」「这、这是……?」「这股气是什么……?」

    不愧是容易受到影响的人。挺会读空气的。他们应该明白我是这间房间最废的男人了。

    哎呀,这个计画真有效。太有效了,害我笑得停不下来。这种态度使我显得更加诡异,B组的两位男生吓得脸色苍白。

    我对他们两个说:

    「没考上高中会更惨喔。毕竟会沦落得比我更废。」

    「啊哇哇。」

    他们瑟瑟发抖,拿我当反面教材,重新认真开始念书。

    最后是C组。都第三次了,我也习惯了。

    在这边我也完美地耍了废。耍废技术提升,从进入房间到耍废,只需要短短五分钟。而且一点都不会不自然,我肯定有耍废的才能。

    C组一面留意着我这个脱队者的存在,一面拼命点燃念书动力,避免变得跟我一样。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这些家伙的忍耐力持续不久。光巡一遍无法统统解决。

    「嗨,各位考生,又要麻烦你们啦。」

    「又、又来了吗——⁉」

    突袭A组。你们该战斗的敌人不在手机里面,在这里。我就是你们要打的王!

    接着便是重复这个过程直到六点。

    「小町同学,今天谢谢你。总觉得比平常还要能集中精神。」

    「……不、不会。没什么好谢的。有提升大家的读书效率就好。」

    「超有效率的。这样应该能考上第一志愿。」

    眼镜女孩一鞠躬,其他人慢了半拍,也跟着僵硬地低下头。

    「谢谢比企谷学长!托你的福感觉考得上东大啦!」「比企谷学长,真的谢哩!」「……也谢谢哥哥大人。」「……那个,嗯,谢啰。」

    喂喂喂你们对比企谷兄妹的道谢明显有温度差喔。真心话再掩饰一下啦。

    算了,他们应该把我当成非常识讲师而不是临时讲师(注30),这反应很正常。

    「你们几个,以后读书会人数要压在四个人以下喔。」

    「咦?为什么是四个人?」「……谁知道?」

    那群国中生疑惑地踏上归途。

    「这样委托就达成了。」

    「嗯——是没错,可是没关系吗?大家都把哥哥当成怪人了。」

    「无所谓,反正应该不会再见面了。而且我觉得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他们集中精神。」

    「是啦。哥哥帮小町解决问题,嗯,小町很感谢。不过被班上的人误会,有点可惜的说——」

    「事情本来就很难做到完美。再说你可是伟大的妹妹喔?这种时候就乖乖感谢哥哥吧。光这样就差满多的。」

    「差满多……什么东西差满多?」

    我没回答。因为讲出来有点不识趣。

    不过真的有差。跟我在侍奉社做的事真的有差。我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为此牺牲。对那些国中生的印象也不差。反而心生同情。因为他们绝对考不上第一志愿……

    为什么会有差呢?

    一定,大概是因为,小町对我而言是如假包换的家人。

    这种话的确说不出口。事关哥哥的面子。

    然而,小町似乎察觉到了。

    「谢谢哥哥。」

    「……嗯。」

    看,果然只要有这句话就足够。

    「感谢归感谢……但在小町这边并没有加分喔。」

    「……别在最后玩梗啊。」

    小町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

    完

    24注  指漫画家平野耕太的作品《厄夜怪客》。

    25注   指《樱桃小丸子》。

    26注   指漫画《出包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