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集2 ONPARADE 平冢静和比企谷八幡某天假日的度过方式。
    作者:天津向/插画:うかみ

    我,比企谷八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一点半。

    我思考着自己为何会睡到这种时间。

    对喔。昨天我用手机随便载了款小游戏玩,结果比想像中还沉迷,想着「明天放假,乾脆能玩多久就玩多久好了」,结果不小心玩到天亮。话说回来,难得的假日睡到下午才起床时的倦怠感真惊人。浪费掉一整天的感觉苛责着我。

    ……然而,我很快就转念一想,这种事只是家常便饭。不如说上礼拜我傍晚才起床,浪费掉一整天。考虑到这一点,我今天反而算起得早耶。太棒了。意思是我会捡到三文钱啰(注31)。睡这么久还能捡到三文钱,真是太棒了。

    对喔,三文钱换算成现在的钱是多少?我用手机搜寻「三文 现在的价值」。我看看……嗯嗯,每个时代各不相同,差不多一百日圆左右……不错啊。意思是我免费赚到一百块啰?很幸运嘛。问题是那一百块钱现在在哪里。

    想着想着,我肚子叫了。好,去找一百日圆前,先填饱肚子吧。我走向客厅。

    「喂——小町。有早餐吃吗——?」

    我边想「现在好像不是吃早餐的时间」边呼唤小町,客厅却半个人都没有。嗯?平常会懒洋洋地看电视的小町跑哪去了?这时我想起昨天小町在客厅说过的话。

    『明天小町要跟学校的朋友出去玩,哥哥要自己吃喔!反正哥哥一定会熬夜到天亮,睡到下午才起床,还觉得自己没睡到晚上真是赚到了。』

    哇——这家伙有超能力吗?还是说我变得跟只会按照固定模式行动的bot一样了?两种可能性都好讨厌喔。

    我想着「不知道哪个比较讨厌」,但比起那种小事,现在要先解决我肚子饿的问题。怎么办呢?嗯——我打开冰箱,没有能直接吃的东西。我又不想在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开伙。小町说「我想吃这个——!」的话,我是会想煮给她啦……

    那么,我该如何是好?在我烦恼之时,发现餐桌上有张纸条,便将它拿起来。

    『留言!反正哥哥八成会觉得「自己煮好麻烦,小町在的话我倒是可以煮给她吃啦」,小町把妈妈给的餐费放在这里!不要乱花喔!』

    原来如此。看来可以确定我不是bot,而是小町有超能力。这样她可以说是超能力者小町了,去当模特儿给爸爸画都不奇怪的等级。(注32)

    我边想边抽走放在纸条旁边的千元钞票。嗯,如果能把午餐的消费压在九百块以内,真的能赚到三文钱。

    于是,我换好衣服踏出家门。烦恼了一下要去哪吃饭,最后决定去站前新开的拉面店。吃我家附近的定食店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想度过「假日开拓了一家新店耶」这种有现充感的一天。顺带一提,这句话我没打算跟别人说。

    好啦,不只这个念头,我要再说一遍,千叶是拉面的激战区。意即将拉面店开在千叶,等于是选择踏上有一堆好吃店家的「修罗之道」。我必须去尝尝那份觉悟的滋味。顺带一提,这也不是因为有人跟我说过。

    走到车站差不多要十分钟吧。我悠哉地走向车站。

    红灯亮起时,我拿出手机玩昨天载的游戏。嗯——到底哪里好玩啊?不停用菜刀切飞出来的蔬菜的游戏。是深夜时段太亢奋了吗?喔,掉下来的萝卜、红萝卜那些蔬菜还算好切,嗯,等一下,这是莴苣,还有四季豆?四季豆太小,不好切,所以要仔细瞄准……看招——!

    ……没砍中。游戏结束。好,我可不能这样就放弃。我准备按下继续游戏的按钮。

    这时。

    「喂,少年。你在这种地方干么?」

    我抬起头,熟悉的面孔戴着墨镜,坐在停在路边的车子里,从车窗对我挥手。

    那个人是平冢静。我高中的国文老师,兼任生活指导老师,是把我塞进侍奉社的罪魁祸首。

    「早就绿灯啰。」

    往上方一看,绿灯已经开始闪烁,在我心想「啊」的瞬间转为红灯。

    「平冢老师,您问我在做什么,答案是切蔬菜。」

    「这句话由你说出口,听起来像奇怪的妄想……」

    「那您又在做什么?」

    「喔,我要去吃拉面。」

    「咦?」

    我惊呼出声,平冢老师愣了下。

    「怎么了?我看起来不像不会吃拉面的人吧。」

    「没有,我也正想去吃拉面,觉得很巧而已。」

    「你也是?这样啊……好。」

    平冢老师拿下墨镜,竖起大拇指指向车内。

    「先上车。」

    「咦?」

    「我们的目的都是吃拉面。在这边遇到也是有缘,一起去吧。」

    「咦?可、可是。」

    我想了许多,判断八成会惹事上身,打算拒绝这个邀约。对喔,我想到她还出了国文作业。珍贵的假日要被老师念东念西,我可受不了。

    「哎呀——我觉得学生和老师走在一起不太好,这次还是算了吧。」

    「我请客。」

    「我不客气了。」

    与其被她继续纠缠,我选择了口袋里的一千元,也就是三十文。

    这辆车大概是没打算用来载人,后座放着纸箱,完全不像女性的车子。

    「光看这辆车,就看得出老师没有跟男性交往的经验。」

    「比企谷,算你有种讲出这句话。小心我把你在校内的评价到处跟人说喔。」

    这人怎么有办法用如此平静的语气,讲出这么不讲理的话。这根本是职权骚扰吧。

    「所以,你本来打算去哪家店?」

    「啊,站前那家新店。」

    「啊——那家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平冢老师说了好几遍。

    「怎么了吗?」

    「比企谷,你搞不好被拉面之神爱着。」

    「咦?拉面之神?」

    我纳闷地看着正在开车的老师。

    「嗯。你在那边遇到我,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说完这句话,平冢老师忽然打方向盘在前面的十字路口掉头,开往我要去的拉面店。

    「那个,老师,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

    「等到了再说。」

    我一头雾水,直盯着前方。

    开了五分钟左右,我们抵达站前。平冢老师坐在车上,把车停在看得见店家的位置。

    「中午的营业时间快结束了。看得见吗?」

    我望向预计要去的那家店。招牌上印着大大一张店长跟疑似拉面师傅的人的合照。

    「招牌真壮观。」

    「是没错,但我要你看的是那个。有没有看见?」

    平冢老师边说边打开我坐的副驾驶座的窗户,解开安全带,探出上半身往车外看过去。呃,您有点靠太近。胸部就在我的脸前面,这么近即使是我也会心跳加速。

    「你看。」

    我不知道她叫我看哪里,脸颊有点发烫,马上意识到她指的是拉面店,望向那边。招牌上的店长本人在站着抽烟。

    「虽说已经过了午餐的尖峰时段,这里可是站前。店长却在外面。」

    「……意思是,没有客人吗?」

    「嗯,或者是——」

    平冢老师开口的瞬间,店里走出一名客人。店长并未特别跟那位客人点头致意,只是默默抽着烟滑手机。

    「让其他人负责煮拉面。看来是后者。」

    「不过,也有可能是煮完面了才到外面来。」

    「可是不会想看客人吃完的反应的拉面店店长,不可能是一流的。他对刚刚离开的客人就连声招呼都没打啊。」

    平冢老师说得没错。自己煮的东西——例如小町点的菜,我也绝对会想看小町吃的时候是什么反应,甚至连吃完的反应都想看。

    「看他把自己跟师傅的照片印在招牌上,是在借别人的兜裆布熬拉面汤头吧。」(注33)

    不是相扑而是熬汤,这人改编得真好。在我心想之时,平冢老师坐回驾驶座上,吐出一口气。表情看起来有点悲伤。

    「虽然我不太想相信给店家打分数的软体,这家店在那个软体上的分数也全是低分。上面写着『味道普通,不过店长那傲慢的态度让面吃起来都变难吃了』之类的评价。」

    「这样啊。」

    没想到平冢老师这么热爱拉面。

    不对,之前跟她一起去吃拉面的时候就有感觉,现在重新体会到了。

    「也就是说,我不想带你来这家店。你觉得呢?」

    「您问我意见……听您这么说,我的确变得不太想去了。」

    「对吧对吧。」

    平冢老师高兴地点头,可是看到老师这样,我有点想逗她一下。

    「只不过,我对您有点幻灭。」

    「幻灭?」

    平冢老师挑眉瞪过来。

    「您的心情、心得,如实传达给我了。但我觉得您身为国文老师,只靠资料及网路上的评价为一间店打分数,不太符合您的作风。」

    平冢老师闻言,不再瞪我,而是望向挡风玻璃前面。

    「将透过自身经验得到的感想转化成言语,才像国文老师吗?」

    「至少我认为您有这样的一面。」

    「你这个人真的是……百闻不如一食,那你看看这个。」

    平冢老师从挂在肩上的包包中拿出钱包,抽出一张卡片。

    上面写着眼前这家拉面店的店名,是盖了两个章的集点卡。

    「咦?这是。」

    「我有那家店的集点卡,自然只有一个意思。」

    「老师,您去过那家店吗?」

    「我以为拿资料跟你说明会更有说服力,才用那种形式介绍那家店,如果讲明白一点比较好,我就直说了。」

    平冢老师将脸凑近。

    「那家店很难吃。」

    「……瞭解。」

    「好,那我开车啰。」

    车子倒退了一段距离,平冢老师转动方向盘,继续向前开。

    最后决定直接开往平冢老师今天想吃的店家。

    「老师真的很喜欢吃拉面。」

    「之前也有过这样子的对话。」

    没错。记得当时是……

    「在您表妹的结婚典礼上。」

    「喔,对对对。记得是家人在婚礼会场疯狂对我施压,我想逃跑时遇见你。是吗……都过这么久了。」

    平冢老师忽然望向远方。这眼神是怎样?什么样的情绪?

    「之后我表妹很快就怀孕了,前阵子还怀了第二胎。」

    「这样啊。恭喜。」

    听见我的回应,平冢老师目光变得更加惆怅。

    「前阵子我去参加亲戚的法事时,那些亲戚也东一句『小孩子好可爱』,西一句『小静不结婚吗』。」

    呃啊……虽然我没遇过这种事,她八成觉得如坐针毡吧。等我毕业变成尼特族的话,也要注意绝对不能去亲戚的聚会。但我本来就几乎不会去参加聚会。

    「自从那一天起,我的父母就会用LINE拼命传表妹的小孩的照片给我看,大概是跟她交换了联络方式。一句话都没说。」

    「一句话都没说?」

    那就是最大的暗示……我如此心想,却没说出口。

    「我能做的最大抵抗,就是对那些照片已读不回。」

    平冢老师。你看着远方绝对很危险,先不要吧。我看你都有可能看不见眼前的车了。

    我设法改变话题。

    「对了!没想到当时的约定会以这种形式实现。」

    「约定?……喔,去吃我推荐的拉面店吗?我记得。不过这次不算啦,这次比较接近衍生作。」

    「是吗?」

    「是啊。等你毕业想带你去吃的拉面计画,制定得差不多了。像今天这种突发状况也算的话,我的计画就白费了。」

    计画?这么夸张啊?平冢老师对拉面确实热爱到随口问一句,她会给予十倍——不,百倍的回应。

    「因为我已经把店家候补删到剩下四十家。」

    「删过了还有四十家?很多耶!」

    「说什么傻话。根据资料显示,二○一八年千叶县有一千两百九十八家拉面店。我可是从中挑出了四十家。」

    「呃,不过——」

    「好了好了。总之敬请期待毕业后。」

    平冢老师笑得这么开心,使我感到恐惧。老师长这么漂亮却没男人缘的原因,线索说不定就藏在这里。

    「但我刚刚也说过,今天算是偶遇的外传。我也只是去自己想去的店家而已,不用那么紧张。」

    「这样啊。那好。」

    我松了口气,望向窗外的风景。

    「到了,就是那家。」

    平冢老师将车子停在停车场,走没多久就看见一家拉面店。

    「咦……老师,那家店是——」

    「没错。那家名店。」

    我对那家店的第一印象是红色,从墙壁到招牌全是红色。招牌还用了金色,浮夸得令人却步。

    招牌上写着一行字。

    『日本第一美味辣味拉面 蒙古汤面中本 船桥店』。

    「这家店不是中本吗!」

    「就知道你听过。」

    「当然听过。这家是常上电视的辣味拉面。」

    对喔,听说中本最近到千叶开店了,没想到是开在船桥。

    「我也还没来过,想说今天要来看看。」

    「是吗?不过吃辣的没问题吗?」

    平冢老师呵呵一笑。

    「嗯,应该不会辣到那个地步。你放心。」

    「我想也是。」

    说是这么说,这家店都上过电视了,表示有一定的辣度吧。我有点不安。

    「先去排队吧。」

    我跟在老师后面。尽管称不上一条人龙,前面有几个人在排队,因此我们移动到最后面。

    「是说这个队伍真壮观。」

    「不不不,平冢老师,这种程度还好吧。」

    「笨啊,比企谷。看看现在几点。」

    经她这么一说,我望向时钟,现在时间下午两点半过后。

    「下午两点到下午五点,对拉面店来说是不会有客人的『空闲时间』。这个时段店家经常休息。」

    确实,根据我的印象,那三个小时很多拉面店都没开。

    「这家店在空闲时间却有人排队。表示不会有问题。」

    「这样啊,原来如此,我懂了……不过平冢老师,这您又怎么说?」

    我指向贴在店面外墙上,推测是店长的帅气大叔穿着红色道服竖起食指的照片。

    「刚才在站前那家店,您不是说过把自己的照片印在看板上有点那个吗?」

    「噢,原来。但我记得他是白根社长,蒙古汤面中本的第二代传人。所以没关系吧。」

    ……呃,那个理由我完全无法理解耶?这样好吗?你对这家店会不会有点太偏心?

    想着想着,队伍前进的速度比想像中还快,我们马上进到了店内。

    「「「欢迎光临!!!!」」」

    店员也干劲十足地招呼我们。像我这种阴沉的家伙一个人来,恐怕在入口就会被他们的干劲吓到折返。

    店内的色彩以白色为主,柜台是ㄈ字形。整面玻璃墙让店内采光充足,感觉十分明亮。我左顾右盼,平冢老师站在餐券贩卖机前面。

    「您要点哪道?」

    「呃,老实说我很烦恼……这个叫北极的似乎最有名。」

    我望向餐券的按钮,有注明辣度。上面写着「北极拉面 辣度9」。

    「老师,这道拉面辣度9耶,您受得了吗?」

    「放心。最高辣度是10。大概还行。」

    「是这样吗?」

    「那个有名的拉面美食家『面田边留藏(注34)』先生也说过吧……踏进拉面店就要去感受拉面店的心意,顺着店家的想法走,才是真正的吃拉面。」

    「我才没听过那种名言!那个叫『面田边留藏』的人是谁啊,这名字怎么看都是乱取的!」

    「总之我要点北极。你呢?」

    「『面田边留藏』先生说的话没能撼动我……所以我要点这个辣度5的蒙古汤面。」

    听见我的选择,平冢老师垂下肩膀。

    「你真的很胆小……所以才一直做不出选择。」

    「做不出选择?」

    「……没事。我在自言自语。」

    老师按下餐券的按钮递给我。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像个可疑人士一样东张西望,和店员对上目光。

    「两位请。」

    店员亲切地带我们入座。我和平冢老师并肩坐在柜台座。店员走到我们面前,我们便将餐券递给他。

    「不好意思,北极要『面半』。」

    「瞭解。」

    「还有LINE的『切蛋』。」

    「瞭解!」

    笑着接待客人,精力十足的店员回到厨房。

    「好,接下来就等面送上来了。」

    「呃老师,您整个超像常客的!」

    平冢老师过于流畅地念出我只在这边听过的词汇,害我大吃一惊。

    「您真的是第一次来这家店?」

    「当然。」

    「那为什么您讲得那么顺?」

    「到从来没去过的店,预习是很重要的。」

    老师挺胸回答。

    「预习吗?」

    「没错。去中本之前,我在网路上搜寻许多资料,『面半』是指面量减半,LINE的『切蛋』是只要拿有加中本LINE官方帐号的画面给店员看,就会免费送一颗切片水煮蛋的样子。」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啊。我都没想过要预习。不过,经她这么一说,只要事先预习,能像老师那样流畅地答出这些情报,或许并不奇怪。

    我环视店内。店里贴着社长上电视时的照片,还有许多艺人的签名。可见这家拉面店有多么受到瞩目,还有媒体帮忙宣传。

    可是,期待值上升的同时,我也有种「如果店家只是因为方便利用才上电视,这样好讨厌喔」的想法。再说,跟第一家店的店长一样,把店交给其他人顾的同时,「这样不对吧?」的感觉就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侍奉社运作得还顺利吗?」

    老师忽然提问,我将视线移回她身上。她拿起桌上的水瓶,往我的杯子里倒水。

    「谁知道呢?我不这么认为。」

    「为什么?」

    「顺利的话,待起来应该会更不舒服才对。」

    平冢老师闻言,露出成熟的微笑。

    「不能尽如人意才是青春啊。」

    她高兴地用左手揉乱我的头发。我不知道她在高兴什么。她开心是很好啦,但如果不能尽如人意才是青春,早一秒也好,我想尽快脱离那个青春舞台,在尼特舞台度过快乐的生活。能让爸妈养多久就耍废多久。

    「这是您的蒙古汤面。」

    在我们聊天时,店员拿着大碗站到我面前。咦,上餐速度比我想像中还快耶。

    我边想边望向放到眼前的蒙古汤面,哑口无言。

    「不好意思,你是不是送错餐了?我点的是蒙古汤面,北极是旁边这位小姐的。」

    「啊,没错喔。那就是蒙古汤面。」

    店员笑着回答,我倒抽一口气。因为蒙古汤面的汤头红到害我误会,看起来非常辣。

    目所能及之处堆满红色的麻婆豆腐,勉强能从麻婆豆腐的缝隙间看见高丽菜等蔬菜。

    「看起来好辣……不过,好好吃的样子。」

    我感觉到美味的香气凌驾赤红汤头的瞬间,从大碗散发出的香气,带有味噌的风味及蔬菜的甘甜,让人想快点开动。

    「久等了,这是您的北极面半,附赠LINE的切蛋。」

    这时,平冢老师的拉面送上桌了。看到那碗面,我恨不得收回自己刚才的发言。

    我在说什么啊。没错。这才是北极。

    老师面前的,是在鲜红汤头上放着豆芽菜的面,白色豆芽菜与红色汤头形成美丽的对比,同时也将汤头的红衬托得更加明显。

    「喔——好红。看起来不错吃。」

    看到那碗面,平冢老师显得异常兴奋。

    「老师,您吃得下去吗?看这颜色,应该颇辣的喔。」

    我战战兢兢地问。

    「哎,只能吃吃看啰。」

    平冢老师话刚说完就离开座位,从餐券贩卖机旁边拿了两件纸围裙给我。

    「谢谢。」

    「好,开动吧。」

    我们同时对眼前的拉面合掌。

    我先用汤匙舀了一口汤。将参杂麻婆豆腐的汤送入口中时,我满脑子只有一种情绪。

    「好吃!」

    这碗面给人的感觉很辣,所以我本来还在担心,我的不安却瞬间被驱散了。汤头就是如此浓郁,一起吃到的麻婆豆腐确实很辣,但不会被辣味盖过的美味,支配着碗中的内容物。

    接下来吃的是蔬菜。蔬菜也炖得很烂,入口即化,跟汤头非常搭。我心想「可能是因为我昨天玩切蔬菜的游戏玩到天亮,让我对蔬菜莫名有爱的关系,才会觉得蔬菜吃起来特别美味」,接着立刻发现这两件事毫无关联。

    最后是面。

    这道料理不是淋了麻婆豆腐的蔬菜汤。其中的主角——面条能跟其他食材较量到什么地步,这一点才重要。我可不希望迎接「除了面条都很好吃」的可悲结局。

    我害怕地夹起面,放入口中。然后慢慢咀嚼。

    这……

    太美味了。

    中粗面很有嚼劲,咬断面条的瞬间,小麦的风味扩散开来,支配口中。跟汤头的滋味融合在一起,和蔬菜也很搭,又不输给麻婆豆腐的个性。没想到会是这么完美无缺的面。

    「老师,这什么东西啊。超好吃的。」

    「是啊。说到中本先生,大家容易着重在辣度上,不过单从拉面的角度来看,这家店也很美味,所以才会这么受欢迎。」

    语毕,平冢老师豪迈地吸起面来。我偷偷观察她。

    她毫不犹豫吃着染成红色的面条。额头都冒汗了,把头发拨到耳后的模样却异常性感,害我因为吃辣之外的原因而脸红。

    「嗯?怎么了?」

    平冢老师察觉到我的视线,一面用餐巾纸擦嘴,一面看过来。

    「啊,没事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我大口吃着眼前的蒙古汤面,以掩饰害羞。

    吃到一半左右时,我感觉到辣度在慢慢累积。麻婆融入汤头,味道自然会产生变化。美味的拉面变成辛辣美味的拉面。

    我吃得满头大汗,却还是沉浸在它的美味中,专心致志地吃着面。

    「谢谢招待。」

    不知不觉,平冢老师已经把北极吃完。我也吃了九成左右,因此我急忙吃完剩下的面,合掌说道「谢谢招待」。

    「好吃。」

    「蒙古汤面就已经很辣了,您真厉害……可以分我一口汤吗?」

    「好啊。」

    我用汤匙舀了北极的汤喝下去。吃完蒙古汤面后,对辣味也习惯了,应该没问题吧。看,还行啊……

    这个想法只维持了一瞬间,辣味迅速充斥口中。

    「好、好、好辣!」

    「比企谷,你未免太夸张了。没那么辣吧。」

    「没、没有!真的很辣!」

    我急忙将水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可是喝完水后,比刚才更辣的第二波辣味紧接着袭来。

    「!~#$%&@&$%!!!」

    「啊,忘记跟你说,吃辣的时候喝水会觉得更辣,要小心喔。」

    「太晚说了!」

    我的脸立刻冒汗,率先走出店门。

    我和平冢老师回到车上。开车的途中,我因为嘴里的辣味尚未消退,吐出舌头,用手搧风。

    「你不擅长吃辣耶。」

    「不不不,我一直不觉得自己不擅长吃辣,这个是例外啦。」

    「可是很好吃吧?」

    平冢老师骄傲地说,我缓缓点头。

    「确实超好吃的。最后那口北极的汤也是,辣度令人印象深刻,底下却喝得出汤的美味,受不了。」

    「说得好,说得好。」

    老师强烈赞同。

    「不仅好吃,分量也很惊人。那个量是怎样?我肚子饱到不行。」

    「对啊。中本先生分量多,视情况而定,CP值高到一天吃一餐就够。」

    「……平冢老师,您真的是第一次吃中本吗?」

    「嗯,对啊。怎么了?」

    「没有,只是觉得您未免太清楚了。」

    哈哈哈哈——平冢老师宏亮的笑声于车内回荡。

    「就跟你说是事先调查过。你想太多了啦。」

    「是吗?」

    「对了,我还有家店想去,你方便吗?」

    「啊——嗯……反正就算我说不想,大概也拒绝不了,我就奉陪到底吧。」

    老师斜眼看见我无奈的表情,微微扬起嘴角。

    「那就出发啰。」

    「好的。」

    车子打了方向灯左转,过没多久,开上高速公路。

    「等一下,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吗?」

    「也不会。我只是觉得快点到比较好。」

    「这样啊。」

    或许是我的语气透露出些许不安,平冢老师再度笑出声来。

    「我又不会吃了你。」

    「是没错。」

    高速公路上没什么车,车速逐渐加快。

    「对了,之前拜托你表演的漫才还顺利吗?」

    「那个啊。真的超累人的。」

    前阵子,侍奉社不知为何接到「在市内举办的以当地孩童为中心的亲睦会上表演搞笑节目」这个委托,搞得我和雪之下不得不上台讲漫才。

    「观众有笑吗?」

    「有啊,笑得超开心的。开心到可怕的地步。前所未有的大爆笑。」

    「你讲得这么夸张反而像在说谎,不过顺利就好。」

    是真的有笑,所以我没说谎。但我逗观众笑的方法,平冢老师可能不会接受就是。

    「拜托别再那样乱来了。」

    「不不不,叫你们侍奉社乱来是应该的。」

    老师重新戴上墨镜,大概是嫌从对面照进来的阳光刺眼。

    「乱来才叫青春。年轻人才有资格这么做。」

    「大人总是会对青春抱持莫名的期待。那种东西不存在于青春时光内啦。青春是跟春天一样无色的东西,全是青涩的果实。」

    听见我个人的主张,平冢老师冷冷望向我。

    「你的说法真的让人很不爽……不如说不爽……或是不爽。」

    「全是不爽嘛。」

    「算了。好,快到啰。」

    车子下了高速公路,又开了一会儿,停在停车场。

    「比企谷,在这。」

    我跟着平冢老师走了五分钟左右。接着大概是抵达目的地了,老师转头望向我。

    「到了。」

    「……等等,老师。您说还有一家店想去,该不会……」

    「嗯,就是这里。」

    眼前的店家跟刚才看见的景色类似,有种既视感。

    我望向招牌上的文字。

    『日本第一美味辣味拉面 蒙古汤面中本 锦糸町店』。

    「又是中本!」

    我大声吐槽,老师却一副「谁管你啊」的态度,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

    「呃,我们不是刚刚才吃过中本吗!」

    「比企谷,我们确实吃过船桥的中本先生。」

    「咦?什么意思?」

    「但锦糸町的中本先生还没吃过吧。」

    我听不太懂她在说什么,是因为我现在不是冷静状态吗?

    「不不不,平冢老师。中本是连锁店,吃哪家都一样吧。」

    「咦?比企谷,你说什么?」

    「呃,就是说,中本是连锁店吧,所以——」

    「中本先生是连锁店?」

    前一秒还神情自若的平冢老师,脸上浮现怒意。

    「老师,怎么了?」

    「我说啊,中本先生啊,是由店员亲自甩锅炒菜的。所以就算是同一道料理,每家店的味道都会有些许变化。吃中本先生就是要享受那个变化,所以绝对不要称呼它为连锁店。」

    「咦?呃,可是——」

    「道歉。」

    「……老师,那个。」

    「道歉。」

    「……呃。」

    「道歉。」

    「……对不起。」

    我开口道歉,平冢老师笑咪咪地走向店门。

    「好,那走吧。还有你可能不知道,每家中本先生都有该店特有的『限定』菜色,品尝限定菜色也是店铺巡礼的乐趣。」

    「限定吗?」

    我望向餐券贩卖机,按钮配置确实跟刚才那家船桥店不同。我环视店内,发现船桥店没有的菜色。

    「这是限定菜色吗?叫北极火山的这个。」

    「答对了。」

    平冢老师边回答,边按下餐券贩卖机的北极火山按钮。

    「您是来吃这个的吗?」

    「对。你也要吃吗?」

    「不,我很饱,不用了。再吃辣的我也撑不下去。」

    平冢老师用真的很不屑的眼神鄙视我。

    「你是男生吧。还能再吃一些吧。」

    「您吃得下是因为您在船桥店面量减半了吧!我吃的是正常量,吃不下很正常。」

    我们在店里低声争执。

    「我刚才不是在车里说过吗?青春就是要乱来。」

    「就算这样,吃不下就是吃不下!」

    「所以说新手就是这副德行……瞭解。那这么办好了。」

    老师按下餐券贩卖机的按钮,将餐券递给我。

    「把酱油冷汤面的面改成豆腐。这样就吃得下了吧。因为你是男生。」

    「辣度呢?」

    「这是叫做非辣的拉面,所以完全不辣。辣度0。」

    我为那个数字感到惊讶。

    「还有这种拉面啊?」

    「船桥店也有啊。你没看餐券贩卖机吗?」

    对喔,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走吧。」

    在我回忆时,平冢老师已经坐上柜台座。我跟着坐到老师旁边,店员来到面前,我便把餐券递给他。

    「顺便问一下,北极火山的辣度是多少?」

    「12。」

    「12⁉呃,最高不是10吗?」

    「总会有个超出极限,类似Bug的存在吧。」

    不不不,有Bug怎么行。我如此心想,刚开始产生的疑惑转变为确信。

    「老师……我想问一下。」

    「什么事?」

    「您……常吃中本对不对?」

    老师停下穿纸围裙的动作。

    「不,这是第二次来。」

    「怎么可能。我说中本是连锁店的时候,只有超喜欢的人才会气成那样吧。」

    「不,我只是先查过。」

    她故作无知,不晓得从哪里拿出橡皮筋把头发绑起来,我的视线被她的后颈夺去,但现在可不是看那些的时候。

    「在船桥店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了。您拿纸围裙的动作太过熟练。没去过的人速度不可能那么快。」

    「只是碰巧看到。」

    或许吧。可是,我等等要说的并非巧合。至少要对这家店抱持某种心情,才会这么做。

    「这个我就不认为是巧合了,您从途中开始就把中本叫成『中本先生』。未免太尊敬这家店了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跟对初次见面的人用敬语一样吧。」

    这个老师还要继续装傻啊。对学生说谎成这样,从伦理学的角度来看不太对吧。

    「就当成是您说的那样吧。那最后我说我吃不下两碗拉面时,那句话又怎么解释!您说『所以说新手就是这副德行……』。表示您不是中本的新手吧!」

    听完我的推理,平冢老师仍然不动如山。她从肩背包里拿出一个东西,叫住店员。

    「不好意思,可以帮我盖章吗?」

    「看,果然常来!」

    老师彻底无视我,让店员帮她盖章。

    「我们去我打算吃的那家站前的新店时!您自己说过『有点数卡代表去过那家店』!」

    平冢老师眯眼看着我,我搞不清楚她的意图。

    「平冢老师,您也该承认了吧!」

    沉默降临我们之间。

    「……你会嘲笑一把年纪的女性,在藉由一个人吃辣味拉面得到刺激吗?」

    「……咦?」

    「比企谷,你会跟我那些亲戚一样,说『有时间迷上一个人吃辣味拉面,不如去更容易认识男人的地方』、『「辣」字左边的辛,真不知道是在指辛辣还是辛酸呢——』吗?」

    她的表情充满愤怒及悲伤。

    这时我终于发现。原来如此。老师因为迷上吃辣而被亲戚嘲笑,又因为还没结婚而受到责备吗?所以……才会忍不住采取这种行动。

    意思是,我不小心踩到了她的地雷。得想点办法才行。

    「呃……我不太明白……但我觉得能表明自己喜欢什么,性格直率的平冢老师,是不错的大人。」

    「……你这安慰人的话说得挺有模有样的嘛。」

    「不,不是安慰……是真心话。」

    平冢老师的表情转为惊讶,接着忽然露出微笑。

    「呵呵,由感觉不太会说真心话的比企谷这么说,还满有用的。谢谢。」

    「不,没什么好谢的。」

    容易让人觉得「看起来很爱说谎」、「看起来不会说真心话」的这张脸,第一次让气氛变好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这是面换豆腐的酱油冷汤面,还有北极火山!」

    聊到一半,店员充满活力地为我们送上拉面。

    我的酱油冷汤面面换豆腐版,是清澈的褐色汤头加上推测刚炒好的鲜脆蔬菜,汤头底下看得见豆腐。俨然是小小的火锅。

    更重要的是平冢老师的拉面。

    豆芽菜堆得跟山一样高,旁边淋着麻婆豆腐,大概是想做成岩浆,与北极火山这个名字十分相衬。最上面放着萝卜婴,可能是在营造山顶清爽的感觉。如此壮观的模样,可以理解为何会设定成辣度12这个妖怪般的数字。

    老师看了,转动几下右肩。

    「有压力的时候果然就是要吃辣。好,我开动了。」

    语毕,她马上开始喝汤,我也跟着合掌开动。

    我跟刚才一样,按照先汤后蔬菜的顺序享用眼前的酱油冷汤面,在心中佩服不辣的汤原来也能这么浓郁。而鲜脆的蔬菜也如平冢老师所说,跟刚才那家店的蔬菜风味截然不同,让人不觉得是在吃同一家店,或许是因为这是店员刚炒好的。要说共通点的话,就是「美味」吧。

    这次就是量比较少的我先吃完了。我瞄了平冢老师一眼,她正在喜孜孜地推倒火山,大嚼面条跟豆芽菜。神奇的是,这副模样让我有种她是在爬山的恍惚感。

    过没多久,老师吃完了。

    「谢谢光临——!」

    店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们走出店家。

    「今天谢谢您的招待。」

    「不会。我才要跟你道谢。」

    在那之后,老师开车送我到我家附近。

    「还满开心的。」

    「呵呵,这么坦率的比企谷有点恶心。」

    「这句话真过分。」

    「哎,如果你能老实把想法说出来就太好了。谢谢你今天陪我。」

    老师有点神清气爽,是因为刚流过汗吗?

    「啊啊——」

    平冢老师在驾驶座上大声叹气。

    「怎么突然叹气?幸福快乐的结局近在眼前却叹出这么沉重的一口气,感觉会发生什么事件喔。」

    「没有,单纯是在『想像』。如果同年代有跟你一样的人就好了——」

    「跟我一样的大人……肯定不会有多像样。」

    听见我的回答,平冢老师「噗噗噗」笑了出来。

    「我想也是。在职场上不工作,在餐会上说一堆人的坏话,毫无大人样。」

    咦,你不否定吗——?我觉得你只是在说我坏话耶。

    「无所谓,这样就好。因为没必要勉强自己成为大人。你只要继续做自己,向前迈步就行。」

    「……您今天对我的评价标准还真宽松(注35)。」

    「对啊。可能是因为刚吃过辣。」

    平冢老师望向前方。

    「关于你毕业后的拉面。」

    「是。」

    「可以往后延一些时间吗?」

    往后延?她还要查有哪家拉面店的意思吗?

    「拉面单独吃是最棒的食物。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它也可以拿来当酒会的收尾。」

    「酒会?」

    「等你能喝酒的时候,一起去吃拉面吧。拜啦。」

    她高兴地轻轻挥手,开车离去。当时老师的表情,要是没有年龄差——不,就算有年龄差,在我看来也非常清爽,害我心动了一下。

    俗话说,早起可得三文钱。

    但我不只得到了三文钱,还得到无价的笑容。

    ……明天也早点起床好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