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集3 结衣side 别看它那样,由比滨酥饼其实很聪明。
    台版 转自 深夜读书会

    发布:深夜读书会

    论坛:ritdon.com

    作者:川岸殴鱼/插画:クロ

    七月中旬,终于快放暑假了。

    今天星期日,不用上课。

    我,由比滨结衣来到千叶港塔附近的公园……

    不愧是七月,太阳好大。

    虽然有涂防晒乳,感觉还是会晒伤……

    那么,我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我正在等人。

    至于我等的对象……

    是优美子——三浦优美子和川崎沙希同学(姬菜叫她沙希沙希,但我还有点不好意思这样叫她……)。

    总之我在等她们两个!

    约好的时间快到了……

    啊,有了!她们正在从车站走过来。

    「嗨啰。」

    我全力挥动双手,告诉她们我在这里。

    「喂——优美子、川崎同学,这边这边!哈啰哈啰——」

    那两个人应该有看见我在挥手才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只是默默走在路上!

    她们好像是搭同一班电车,一起走向我,两人之间完全没有对话……

    维持着很难说是「走在一起」的绝妙距离,用差不多的速度移动。

    「喂——嗨啰。对不起喔,星期日还特地找你们出来!」

    我又打了一次招呼,试图炒热有点尴尬的气氛,可是……

    「我说——为什么是找我?」

    优美子还是老样子,心情不太好。人一到开口第一句就是抱怨。

    「我也想问。为什么是我?而且是跟这家伙……」

    川崎同学也瞪了旁边的优美子一眼……

    优美子还迅速瞪回去!

    空气中一下就弥漫火药味。

    嗯——她们关系有那么差吗?

    总之,我想请她们帮忙的是……

    教爱犬酥饼新才艺!

    最近酥饼擅自跑掉好几次,其他人开始怀疑它是不是有点笨……

    酥饼明明很聪明的说……

    我不甘心它继续被人误会,所以我要教它超厉害的才艺,证明它是个聪明的孩子!顺利的话,之后还有件事想拜托她们两个……

    「因为,我一个人教不了酥饼嘛。酥饼是只要有那个心就做得到的孩子。求求你们——」

    我双手合十,诚心拜托两人。

    「是可以啦,不过——」

    优美子似乎还有意见……

    「怎么了吗?」

    「总觉得不太能接受……再说结衣,你待的社团不就是帮人解决烦恼的吗?为什么不去找他们帮忙?」

    「因为……酥饼给自闭男添了麻烦,小雪乃……好像不喜欢狗。」

    酥饼以前害自闭男受伤过……

    之后它还在小雪乃和自闭男买东西的时候跑去打扰,害我以为他们在交往,把气氛搞得很僵……

    现在好不容易才恢复原本的关系。

    就算是我,也不好意思在这个时机跟他们商量酥饼的问题。

    要是我拜托他们这种事,自闭男不晓得会怎么酸我……

    那个人超擅长酸人的!

    「那为什么是我和她?找海老名同学不好吗?用不着找我吧。」

    川崎同学直接暴露在夏天的阳光下,看起来有点疲惫。

    确实,我在教室大多都是跟优美子和姬菜聊天,川崎同学似乎喜欢独处,所以我们不常交谈。

    「姬菜说『没有阿腐在这个时期不忙的!』所以不行。而且侍奉社帮过你一次,帮过你一次!」

    我强调这一点,由下往上凝视川崎同学。

    她不知为何有点脸红,移开目光。

    「当时我和弟弟都受到你们的帮助……」

    「对吧——对嘛——所以我想说这次麻烦你一下。」

    「喔,嗯——」

    然而,川崎同学仍在犹豫。

    我牵起她的手,有点强硬地紧紧握住。

    ——再推一把。

    「而且,而且,川崎同学温柔又会照顾人嘛!优美子也是。」

    「什么?我吗?」

    「怎么我也⁉」

    她们好像都没意识到自己很会照顾人,同时目瞪口呆。

    「对呀。你们都是将来会是好妈妈的类型。可以放心把酥饼交给你们。」

    我挺起胸膛断言。

    优美子和川崎同学听了,面面相觑……

    一脸「这家伙哪可能」的态度。

    不过,这句话讲出来会立刻反弹到自己身上,所以不能轻易说出口。

    先不说这个了,我得趁她们同意(大概同意了吧?)时,赶快介绍酥饼给她们认识!

    「那我先来跟你们介绍。这是我家可爱的狗狗,迷你腊肠犬酥饼。」

    我打开放在脚边的小型犬用外出包。

    「喂——酥饼。」

    听见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酥饼探出头来。

    它频频抽动小小的鼻子,确认周围的状况。

    看见这副模样……

    「「好可爱!」」

    优美子和川崎同学展现比刚才更好的默契!

    她们个性有点相似的样子,或许是因为这样,在班上的关系才会那么别扭。可是,可是,正因为个性相似,这种时候的反应会一模一样!

    她们俩好像很喜欢酥饼……

    「嘿嘿嘿嘿嘿,谢谢。很高兴你们觉得它可爱。」

    感觉比自己被夸还要开心。

    酥饼大概也知道自己很受欢迎,轮流嗅着两人伸到它鼻子前面的手。

    「喔喔——挺可爱的嘛。所以我们要陪它做什么?」

    优美子看了酥饼一眼,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整个是愿意帮忙的态度!

    「想请你们在公园跟它一起玩,教它才艺!」

    「好啊好啊——!」

    川崎同学也瞬间兴奋起来。

    看着酥饼的眼睛闪闪发光。

    跟平常冷酷的模样判若两人。再努力一点眼睛就会真的弹出爱心的等级。

    于是……

    两人开始一起帮酥饼特训!

    「然后啊——最基本的果然是丢球叫它捡回来吧。我想练那个!」

    「喔——喔——不错呀。我赞成。」

    「那优美子,可以帮我把这颗球扔出去吗?」

    我将坚固又有弹性,可以咬的狗用橡胶球递给优美子。

    「嗯嗯,我要丢!好——酥饼,去捡回来!」

    优美子螺旋状的卷发于空中摆荡,摆出帅气的姿势扔出球。粉色橡胶球飞向夏天的晴空。

    酥饼追着球全速奔跑。

    优美子投出的优美慢速球,降落在大约前方十五公尺处的草地上。

    「汪!汪!」

    酥饼朝那里猛冲。

    短小的前脚和后脚跟漫画一样动来动去。

    以迷你腊肠犬来说,动作应该算非常快!

    它瞬间抵达球掉的地方。

    「汪!汪!」

    然后直接从球旁边经过!

    「喂——酥饼!」

    它对优美子的声音毫无反应,拔足狂奔!

    跑得愈来愈远……

    彻底逃掉了!

    「等一下——!酥饼——!球在这里耶!」

    我跟着拔足狂奔,追向酥饼。

    「真是,竟敢突然逃走。」

    川崎同学也跑了起来,绕到前面帮我追它。

    「汪汪!」

    「等等——!」

    「酥饼!」

    「汪!」

    我和川崎同学从前后包夹,捕获酥饼。

    我牢牢抱住它。

    哎呀——给大家添麻烦了。

    「对不起,优美子。川崎同学。它跑掉了。」

    「啊——大概是因为那个吧?我在酥饼对球产生兴趣前就扔出去了。」

    优美子很温柔,直接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帮酥饼说话。真的是个好人。

    而酥饼当然不知道优美子在护着它,在我怀里不停哈气。

    我轻轻将酥饼放到优美子前面。

    「好——那这次让它看球看仔细一点再丢。」

    「嗯。」

    优美子已经把球拿在手上,似乎是在我和川崎同学追酥饼的期间,自己捡回来了。她比刚才还要慎重许多,再度把球拿到酥饼面前。

    「嗅嗅嗅……」

    酥饼将小小的鼻子凑近球闻。

    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狂闻狂舔优美子的手指和她指间的球。

    「喔喔,它看起来想玩球了耶?」

    指尖被酥饼轻轻舔着,优美子很痒的样子。

    她说得没错,酥饼对球很感兴趣。

    值得期待喔。

    「好——酥饼,要丢啰,去捡回来!」

    优美子扔出球。

    橡胶球又一次飞向夏天的天空。

    「汪!」

    酥饼用比刚才更快的速度跑去追球。

    球落在草地上时,酥饼也已经跑到球旁边,在球弹了一下的瞬间配合它跳起来。

    对着空中的球轻轻一跃……

    「汪!」

    然后逃走了!

    酥饼直接从球的上方跳过去!

    降落在比球更前面的地方。

    「喂——酥饼!你怎么跳过去了!」

    它对优美子的声音毫无反应,拔足狂奔!

    跑得愈来愈远……

    「等一下——!酥饼——!川崎同学——」

    「真是!又来了。」

    我和川崎同学也再度飞奔而出。

    两个人一起追着酥饼到处跑。

    「汪!」

    酥饼好像玩得很开心,左弯右拐地冲刺,逃避我和川崎同学的追捕。

    「喂——停下!看不出你跑这么快!哇!」

    酥饼从川崎同学的两腿之间穿过去。

    她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好险,川崎同学差点走光!

    「呼……呼……酥饼——等等!讨厌,不是啦。把球捡回来!」

    我好不容易抓到酥饼。

    将它带回优美子那边。

    优美子手中已经拿着刚才扔出去的橡胶球……

    「怎么是我自己去捡球,不是酥饼啊……」

    八成是在我和川崎同学追酥饼的期间,优美子一个人把自己扔出去的球捡回来等我们。

    「真、真的耶。对、对不起——」

    「你们还能跟酥饼玩,我可是超寂寞的耶!」

    她微微鼓起脸颊,像在闹脾气。

    有点可爱。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它马上就会逃走?」

    「要不要搜一下?」

    由美子拿出自己的手机,输入「狗 逃走 理由」。

    她和川崎同学凑在一起看狗的训练方式。

    好罕见的画面……

    优美子仔细地浏览教学网站。

    终于抬起头来。

    「结衣,你叫酥饼回来的时候都怎么说?」

    「咦——?『喂——』或是『欸——』、『来这边——』、『过来——』之类的。」

    「那种叫法,就算是你妈也不会来……」

    川崎同学也有点傻眼。

    「果然是叫法的关系吧?你每次都像那样用不同的方式叫它,酥饼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吧?」

    优美子说完,用力点了下头。

    经她这么一说,还真的……

    「喔——!原来如此,优美子,亏你能注意到。」

    我真心佩服,忍不住鼓掌。

    「真的,你比我想像中还聪明嘛。」

    川崎同学也表示赞同,然而……

    「啥?」

    「啊?」

    她们突然开始互瞪。

    啊——这两个人关系不太好……

    「那个,那个,意思是只要固定好叫法就行了?」

    「对。捡球的指示也是。网路上的例子是用『去捡』叫它捡球,用『回来』叫它回来。」

    「喔喔。好像宠物训练师。」

    总觉得如果是这两个命令,酥饼应该也记得住……

    「好——让它练习一下吧。酥饼,去捡。」

    优美子把球放在离酥饼两步的地方,「去捡!」明白地下令。

    要先让酥饼学会「去捡」和「回来」是什么意思……

    不愧是优美子,很会照顾人。在「将来会是个好母亲的类型」中排行第一名!

    「酥饼,去捡。捡球。OK,酥饼,去捡!」

    她反覆下达「去捡」的指示。

    眼前放着一颗橡胶球。

    酥饼好像也明白她的用意了……

    「汪!」

    又逃了!

    它发出可爱的叫声,掉头拔腿就逃!

    拼命摆动前脚跟后脚,愈跑愈远!

    「酥饼!去捡!不对,回来!」

    「汪!」

    「汪什么汪——!去捡!」

    结果优美子自己把球捡回来,朝酥饼做出丢球的动作!

    酥饼根本不听!

    它已经跑到三十公尺外了。

    「川崎同学……」

    「还来啊——?」

    她一脸疲惫,最后还是小跑步帮我去追酥饼。川崎同学果然是好人!

    「对不起喔——!」

    我也从跟川崎同学相反的方向绕过去追酥饼。

    「酥饼,为什么要逃啦。」

    川崎同学从另一侧慢慢接近。

    「真的——!酥饼!不可以逃!要面对困难。」

    「跟饲主很像啊。」

    「川崎同学,你好过分,我才不会逃,又不是自闭男。」

    「真的吗!对了,你跟比企谷怎么样了?」

    「干、干么突然问这个!什么叫怎么样了!」

    「不知道,好奇而已。」

    「呃,好奇什么?我我我我们没怎样啊。」

    「好,抓到了!酥饼,你这样不行喔!」

    川崎同学在这个时机牢牢抓住松饼。

    讨厌——我还以为要开始聊恋爱话题,有点紧张的说!

    结果你意外冷静耶!

    「可是,这孩子真的跑很快。」

    「嗯。它不是不亲人喔。只是不太安分,或者说笨笨的。」

    「跟饲主很像啊?」

    「啊哈哈哈——这我就无法否认了。」

    我们边聊边回到起点,一开始在的地方……

    「咦——?优美子不见了……」

    我四处张望,却找不到优美子!

    「那家伙也逃了吗!」

    「怎么会——优美子,回来!你跑去哪里了!优美子回来!」

    「我不会去追她喔。」

    「嗯。就算包夹她,她可能也会灵活地逃掉。别看优美子那样,她很聪明的。优美子,去捡——!」

    「为什么我要去捡球啊!」

    身后传来优美子的声音!

    转头一看,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拎了个便利商店的袋子回来。

    「我去买这个。」

    她从袋子里拿出骨头形状的狗饼乾。

    「喔喔,酥饼也喜欢吃这个。」

    「我想说还是要给点奖励吧。」

    酥饼似乎也从那个袋子跟骨头的形状,看出那是自己喜欢的零食,在川崎同学怀里闻来闻去,摆动四肢,兴奋得不得了。

    「噢,酥饼,别乱动……不过,这是个好主意。」

    「对吧?」

    优美子显得有些得意。

    「没想到你那么贴心。」

    「啊?你在找碴吗?」

    「什么?刚刚那个哪叫找碴!我在夸奖你耶!」

    「为什么!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吧!」

    酥饼没学会半点才艺,这两个人感情也没变好!

    虽然是我自己找她们来的,这礼拜日有点累人耶……

    「捡球对它来说果然还太难了。一时之间办不到对不对?酥饼。」

    「汪!」

    川崎同学拍拍它的头,酥饼看起来很高兴。

    「那先从坐下开始?它会坐下吗?」

    优美子则在摸酥饼的背。

    「嗯。坐下这点小事还是会的啦。」

    我将一块优美子买来的骨头饼乾放在手心,拿到酥饼前面。

    接着竖起左手食指在它鼻尖轻轻摇晃,吸引它的注意力……

    「坐下!」

    高声命令它坐下!

    「……汪!」

    酥饼立刻弯起短腿,摆出坐下的姿势!

    ——大成功!

    「喔喔,了不起。你会坐下呢——好可爱——乖孩子——嗯——真的好可爱——」

    它的可爱在我心中大爆发!

    我忍不住抱住酥饼,跟它一起在草地上乱滚!

    「结衣,你兴奋过头了,语气都变鯥五郎h(注1)了!」

    「因为很可爱嘛!优美子,你有没有看到?」

    「看到了。这点小事就能让你乐成这样啊。」

    优美子好像有点无奈。

    「那接下来换『等等』了。结衣,酥饼会吗?」

    「嗯——勉强算会?能等个零点五秒左右?」

    「那不叫会吧!」

    川崎同学立刻吐槽。

    酥饼很可爱,所以我每次都当成它会。

    「那先从『等等』练起吧。」

    「嗯。」

    她点头赞成优美子的结论。

    川崎同学先把骨头饼乾递到酥饼面前……

    「酥饼,坐下。」

    「汪。」

    「酥饼,等等!」

    用空着的左手叫酥饼不准动。

    「汪、汪⁉」

    新的任务似乎令酥饼不知所措!

    它坐在地上,鼻子前面是川崎同学手上的饼乾。

    再加上「等等」的命令。

    酥饼忍得住吗?

    它会乖乖「等等」吗……?

    ——跑掉了!

    不知为何,它直接转头就跑!

    「酥饼,为什么⁉如果你是忍不住去吃,我还能理解!为什么要跑掉?」

    川崎同学嘴上在抱怨,还是跑起来追向松饼。

    总觉得她已经习惯了。

    我也没特别打信号,自然而然跟川崎同学从前后方包夹酥饼。

    「汪!汪!」

    酥饼也习惯了,看起来玩得超开心!

    我和川崎同学跟酥饼玩了几分钟的你追我跑。

    好不容易带着酥饼回去找优美子。

    「呼……呼……优美子,久等了。」

    我全身是汗。T恤湿答答的。

    总是冷静沉着的川崎同学也坐到草地上,用手巾擦汗。

    「欸,怎么会这样?它无论如何都会跑掉!」

    优美子碎碎念着将宝特瓶装的茶扔给我和川崎同学。大概是刚才去便利商店时帮我们买的。

    也许就是这种不着痕迹的温柔,让她在班上能稳坐女王的宝座。

    「谢了……」

    川崎同学也乖乖跟她道谢,虽然音量很小。

    希望这两个感情不太好的人,能趁这个机会打好关系。

    「总之,集中精神再试一次吧。就算光一次它记不住,明白地讲出命令,练个两、三次就行了。」

    川崎同学豪迈地大口喝着优美子给的茶,吁出一口气,拍掉黏在屁股上的草站起来。

    她比外表看来更有耐性更认真耶……

    不枉我找她帮忙。

    川崎同学再度将骨头狗饼乾拿到酥饼面前……

    「好,酥饼,坐下。」

    「汪!」

    又跑掉了!

    酥饼全速狂奔!

    「退化了!这什么状况!」

    「跟我说也没用!」

    「它刚才至少还会坐下!」

    川崎同学边骂边跑去追酥饼。

    可是酥饼也习惯被追了……

    它预测川崎同学和我的动作,不停急转弯,闪来闪去!

    「它干么去学要怎么逃啦!」

    酥饼又在被抓到的前一刻躲掉川崎同学的手!

    「优美子,求你来帮忙。救命!」

    我向优美子求救。

    「咦——我也要⁉」

    尽管在发牢骚,优美子还是加入了追捕酥饼的行列,结果变成我们三个一起跟它玩鬼抓人。

    三个女高中生夏天在公园追着一只狗跑。

    画面是不是有点青春?像运动饮料的广告?

    这个想法瞬间闪过脑海,但我很快就无心去想其他事……

    「汪!」

    酥饼精力十足。

    正在往比上次更远的地方狂冲。

    甩掉我们三个,跑得愈来愈远……

    最后终于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汪!」

    隐约听得见酥饼的叫声。

    「呼……」

    「呼……呼……」

    「呼——咳咳!恶!」

    三名女高中生追着酥饼,运动饮料广告风的青春度荡然无存。

    酥饼所在的位置是……

    将这片草地彻底一分为二的树林前面。

    花圃旁边。

    它在花圃后面晃来晃去,拼命大叫。

    感觉是想告诉我们什么。

    可是花圃里面还没种任何植物,只有黑土而已。

    「汪!」

    酥饼没有跑进用砖头围住的花圃,而是用鼻子轻戳稍后方的地面,又叫了一声。

    优美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它。

    突然在胸前两手一拍。

    好像想到了什么……

    「是那个意思吧?叫我们挖那边?」

    优美子……好梦幻的想法!

    「是那个吗?童话故事?狗叫人挖那块地,挖开来一看发现有宝藏的剧情?」

    「嗯。怎么?你没听过?」

    「啥⁉哪可能没听过。只不过,该怎么说……嗯——好吧,有可能。」

    川崎同学……意外梦幻的想法!

    「哎,先动手挖就对了?」

    「酥饼坚持要逃到这边,可能是因为它真的感觉到这里有什么东西,想告诉我们。」

    挖都还没挖,川崎同学就这么积极。

    「欸,我不认为酥饼有那么优秀。」

    「可是它一直在叫我们耶。」

    「汪汪汪!」

    「是没错,但它没有找宝物的能力,不如说硬要分类的话,它是只笨狗……」

    「汪呜?」

    唔,酥饼好像有意见……

    「总之挖挖看吧。反正是花圃后面的空地。」

    川崎同学从地上捡起大小适中的树枝,立刻挖起花坛后面的地面。优美子也跟着拿树枝开始挖。

    这样的话,我也不得不动手……

    「不晓得会挖出什么。」

    川崎同学全神贯注地挖着,喃喃说道。

    「通常会是小判(注2)吧?」

    优美子也直盯着花圃。

    「千叶挖得到小判吗?」

    「汪?」

    「我也不知道,不过江户时代的千叶也是拿小判当货币吧。」

    「我记得千叶港公园一带是人工填海造出来的土地耶。」

    「啊?你有意见?」

    优美子再次瞪向川崎同学。

    「什么?我没意见啊。我只是想说江户时期这里应该还是海!所以就算挖得到东西也是挖到化石吧!」

    川崎同学如此断言。

    「啥?挖到化石你会高兴喔?」

    「啊?超高兴的吧!」

    她们吵得好厉害……

    不过两个人都好可爱!

    怎么有那么梦幻的吵架方式。

    「好了啦好了啦,是酥饼要我们挖的,所以劝你们别期待。」

    「我知道。可是它叫得那么厉害,反而会觉得不挖不行吧?」

    「不挖反而会更在意。」

    明明在吵架,意见却挺一致的。

    「啊哈哈,那就别抱太大的期待吧。」

    她们对酥饼的智商抱持那么大的期望,会害我不安……

    总而言之,我们三个挖了三十分钟左右。

    考虑到我们没有铲子和铁锹,已经算挺能挖的了……

    「也没看见化石……是说,酥饼跑哪去了?」

    「咦?」

    对喔,从途中开始就没听见它的叫声!

    我急忙环视周遭,哪里都找不到它!

    叫我们挖这边,结果它自己跑掉了!

    「讨厌,酥饼——你在哪里?笨酥饼——!」

    我呼唤酥饼的名字,决定先回到原本的地方看看。

    然后在那里发现它……

    「啊啊——酥饼吃了一堆狗饼乾!」

    优美子看见酥饼,睁大眼睛。

    酥饼躺在草地上。

    鼻子旁边是几乎全空的饼乾袋……

    「难道它是故意叫我们挖土,趁机自己偷跑回来吃饼乾……?超聪明的!」

    川崎同学反而佩服起来。

    「汪。」

    酥饼把头伸进袋子,咬了一块饼乾放到川崎同学脚边。

    「是在奖励我们回来吗⁉好优秀的狗!」

    「不不不。酥饼没那么聪明!」

    「是吗?我开始觉得它好像是只很厉害的狗。」

    「真的是巧合啦。」

    我是想证明它其实不笨,有聪明的部分,才教它学新把戏的,怎么会变成相反的主张……为什么?我脑袋也不好,所以想不通……

    「我不知道它聪不聪明啦,但至少可以确定它不笨。」

    优美子苦笑着抚摸酥饼的肚子。

    酥饼吃得饱饱的,有点进入放松模式。

    「啊哈哈,这样它光是成功坐下一次就很神奇了耶?」

    我有点苦笑。

    「可是,也该教会它了。这样下去我会先累死。」

    川崎同学很累的样子。

    实际上她一直在跑,我也精疲力竭。

    而且今天这么热。

    气温大概超过三十度。

    要在这种天气狂奔太热了。

    继续追酥饼搞不好会昏倒。

    得好好告诉酥饼才行。

    「酥饼,为什么一下就要全速跑走……我们体力没那么好。你这样不行啦。」

    我嘴上在抱怨,手却温柔抚摸酥饼的头。

    酥饼也摇起尾巴,看起来有点高兴。

    优美子仔细观察我和酥饼……

    「优美子,怎么了吗?」

    「嗯——我隐约有种感觉。」

    「隐约有种感觉……?」

    她好像要讲什么重要的事。

    「啊——真的是直觉啦,它是不是看不起我们?」

    「咦⁉」

    优美子突然讲出不良少年会说的话,害我忍不住惊呼。

    「我的意思是,狗不是上下关系分得很仔细吗?它会不会觉得不听我们的话也没差?」

    她抱着胳膊,看着酥饼的眼神有点凶。

    「经你这么一说,它一直跑给我们追,感觉像在玩我们。」

    看来川崎同学也赞同优美子的意见。

    ……的确。

    难道酥饼没把我当饲主?

    「酥饼,我跟你说,我是你的主人喔。你懂吗?」

    我用双手把酥饼抱起来,跟它视线齐平。

    看着它的眼睛说话。

    「汪?」

    酥饼歪过头。

    「难道你把我当朋友?」

    「汪?」

    它又歪了下头。

    「难道是手下?」

    「汪,汪!」

    它有点像在点头!

    优美子仔细观察我和酥饼……

    「啊——它肯定有点看不起结衣。」

    她拨了下华丽的螺旋状卷发,用力点头。

    「咦——!优美子,你不要吓我。」

    「不会有错。我们对那种事很敏锐的!」

    优美子瞄了川崎同学一眼……

    川崎同学也频频点头。

    ……该不会在酥饼心中,全家的地位高低是爸爸、妈妈、酥饼、我?

    对喔,妈妈说「等一下」的时候,它好像等满久的。

    酥饼只有在我叫它等的时候不会听!

    亏我还觉得自己养它的时候怀着满满的爱,有时有点严格,跟它的姊姊一样!把我的鯥五郎之心还来!

    我大受打击,坐倒在草地上。

    优美子似乎看不下去了。

    「没办法。我来教育它一下。」

    「我应该也帮得上忙。」

    优美子和川崎同学蹲在酥饼前面。

    「酥饼,我们并不温柔喔。」

    「没错,如果你不听话,下场会很恐怖。」

    两人摆出跟不良少年一样的蹲姿,狠狠瞪着酥饼。

    这、这……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惊人的魄力。

    不愧是优美子和川崎同学。

    这叫「霸气」吗?比这个的话,她们在班上是第一名和第二名。

    但我不想知道谁是第一。

    酥饼承受着这股压力。

    「嗷、嗷呜……汪汪!」

    狗好像也感觉到神秘的压力了。

    它的表情变得有点害怕……

    「欸,吓到酥饼了啦……」

    「别担心,我们也是狠下心来这么做的。」

    大概是在教酥饼理解上下关系,告诉它要听话……

    「怎么样?酥饼,下次会听话吗?」

    优美子带着恐怖的表情跟酥饼说话。

    「汪!汪,嗷呜。汪。汪!汪嗷。」

    酥饼发出从来没听过的叫声!

    感觉像在说「讨厌。刚刚那些当然是开玩笑的啊!没问题啦」。

    优美子重新拿起橡胶球,拿到酥饼的脸前面让它看清楚。

    「汪嗷!」

    酥饼闻了橡胶球一次后,露出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

    我可能是第一次看它这么认真……

    「好,那要丢啰,酥饼,去捡!」

    优美子明白下达「去捡」的指示,扔出橡胶球。

    空中飘着积雨云。

    粉色橡胶球以此为背景,划出一道抛物线。

    「汪嗷!」

    酥饼发出听起来像敬语的叫声,凭藉四只短腿飞奔而出。

    它转眼间追上球,在球落地轻轻弹起的瞬间一口咬住!

    ……终于成功把球捡回来了。

    好棒,酥饼,你好棒!

    然后,酥饼叼着球望着这边。

    「酥饼,回这边,过来,回来!」

    优美子大喊「回来」。

    酥饼对她的声音产生反应……

    ——回来了⁉

    它轻快地朝这边跑过来!

    当然还把球叼在嘴里。

    太棒了。太可爱了!

    好孩子,酥饼,你真是个好孩子!

    酥饼将它捡回来的橡胶球放在我们三个面前,坐到地上。

    抬头看着两人……

    「汪嗷!」

    露出今天最帅气的表情。

    「…………」

    「…………」

    优美子跟川崎同学仍在维持吓人的表情,以免被酥饼看不起。

    两人看看球又看看酥饼……

    「再试一次好了。说不定只是巧合。这次换我丢。」

    川崎同学又扔了一次球。

    「汪嗷!」

    酥饼咬住球,全速冲回来。

    把球放在川崎同学脚边,带着帅气的表情凝视两人。

    「…………」

    「…………」

    「「干得好!」」

    优美子和川崎同学终于控制不住喜悦之情!

    露出灿烂的笑容!

    「很棒喔,酥饼。」

    「只要有那个心,你还是做得到的嘛。」

    她们凑近酥饼,使劲抚摸它的全身!

    肚子、背部、头部、尾巴根部!

    两个人加在一起,变成两倍的鯥五郎!

    「汪嗷!汪嗷!」

    突如其来的肌肤接触吓到酥饼了。

    它看起来好像有点不耐烦……

    摸了酥饼一遍后,川崎同学对我说:

    「太好了。它终于学会了。」

    「嗯,我本来还在担心呢。谢谢你们。」

    我低头一鞠躬。

    川崎同学全力冲刺了好几趟,真的很感谢她。

    换成姬菜八成会昏倒。

    「不会,还满有趣的。」

    川崎同学露出腼腆的笑容。

    「它变得这么乖,就能放心去家族旅行了。」

    「嗯?」

    「哎呀——我们一直怀疑酥饼是只笨狗。如果它太笨,旅行时也不方便交给其他人照顾吧。」

    「喔,对啊。原来如此。」

    「所以呀,虽然很突然,下个月放暑假的时候……」

    我抬起视线注视川崎同学。

    没错。这就是顺利的话,我想拜托她们的事……

    「真的很突然。」

    「可不可以把酥饼寄放在你家几天?」

    「我是没关系……」

    「真的吗!我本来没那个打算,但你们跟酥饼都打好关系了,想麻烦你们其中一个帮忙照顾它。」

    其实我本来就有那个打算。

    事实上,如果有事情的时候有人能照顾酥饼,能减少许多麻烦。

    尤其是川崎同学和优美子这种可靠的人,可以放心交给她们。

    「好吧,是可以。」

    川崎同学一副并不排斥的样子,顺着话题蹲下来想抱酥饼……

    「汪嗷!」

    酥饼却躲开了!

    「咦?酥饼!」

    「汪!汪汪嗷!」

    它显然在怕川崎同学!

    她有点可怕,球我是会捡啦,但我不能接受跟她一起生活。

    类似这种感觉。

    「啊哈哈,什么嘛。你被讨厌了!酥饼,来我这边,别去找那个可怕的大姊姊!」

    「汪汪嗷!」

    酥饼接着躲开优美子的手,逃到我后面。

    大姊你也很可怕啊!

    类似这种感觉。

    「哎呀——结果你们感情一点都不好……哈哈哈。」

    「怎么会这样……我可是为了酥饼才狠下心的……」

    「对啊。我也很想只用温柔的态度对待它,还不都是为了让它去捡球。」

    她们超沮丧的!

    「对不起!酥饼总有一天也会明白,那是有爱的可怕!」

    我急忙尝试安慰她们。

    「狗怎么可能明白……」

    优美子一蹶不振。

    「唉唷,就算没能跟酥饼打好关系,如果优美子和川崎同学关系能变好,我觉得更令人高兴……」

    「我又不想跟这家伙关系变好。」

    川崎同学马上补了句没必要的话!

    「对啊。彼此彼此。说起来,我们关系又不差。」

    「是啊。」

    川崎同学嘀咕道。

    「咦,什么意思?」

    「是我们下意识在保持距离啦。你看,我们个性有点重复到嘛。」

    「一点而已。」

    川崎同学看起来有点难为情。

    原来是这样啊……

    「汪,汪。」

    两个人都有点可怕。

    酥饼大概是这个意思。

    先不说这个了,看来不能把酥饼交给她们照顾。

    还有其他人靠得住吗?

    有吗?有其他人吗……?

    认识的人的脸在脑中打转。

    害怕狗的小雪乃。

    害怕人生的自闭男。

    我个人意外合不来的小模。

    不知道在流什么口水的姬菜。

    不行。想不到了。

    还有谁啊?

    自闭男的脸再度浮现脑海。

    ——对了!

    小町!

    小町比我小,却非常可靠,应该也会好好疼爱酥饼。

    好,决定了。去拜托小町吧!

    顺便……

    把酥饼带过去的时候,还要答谢人家……

    ——汪汪!

    酥饼在我心中对我打信号。有种在叫我挖这边的感觉。

    1注  日本的动物研究家畑正宪的昵称。畑正宪跟动物说话时会有独特的语气。

    2注   江户时代的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