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1 Interlude
    目送学长和雪乃学姐远去后,小米将门缓缓拉上。

    仅因如此,活动室便忽然陷入一片沉寂。

    所以结衣学姐放下方才轻挥的手,轻轻叹了一口气的声音也清楚地传到我的耳中。

    我越过手机偷偷瞟向学姐,她脸上一直浮现着淡淡的微笑。脸庞明明和平时一样,也许是因为夕阳的余晖,她看起来有些许寂寞。

    我装作没注意到结衣学姐的叹气声和笑容,将视线瞥向小米一侧。

    然后不知为何,小米也叹了口气。

    「……哥哥没问题吧。」

    「不用那么担心的啦。」

    结衣学姐安慰起嘟嘟囔囔的小米。

    「不,听说阳乃姐也会参加哦。」

    一听到这句话,我也叹了口气。

    阳乃学姐人长得漂亮,身材又棒,胸也很大,是我理想的样子,但是我不太能理解她对雪乃学姐的那份执着。在她们两人之间,肯定存在着某些复杂的隐情,但令事情变得更加复杂的,就是学长的存在。雪乃学姐姑且不论,我觉得要是学长牵扯进去,最后肯定会乱成一锅粥。

    「啊——那绝对会吵架。我压1佩里卡他们在回去的路上会大吵一场。」note

    注:佩里卡是日本漫画『赌博默示录』中地下王国的货币单位,1佩里卡=0.1日元≈0.006人民币

    听到我这么说,小米兴致勃勃地附和道:

    「啊,那小町压1000点哥哥会蹲在厕所一辈子不出来,结衣姐要赌点什么?」

    「不,我才不赌……」

    我们的赌局有点吓到了结衣学姐。不过她的心情我能理解。再说,既然学长的败北已是定局,赌局根本就无法成立,最重要的是,小米刚才还忧心忡忡的,现在却跟着我一同起哄,真可怕。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是因为利害一致,才一起创立了如今的侍奉社,至于她内心深处的想法,我到现在还读不太懂。

    真不愧是学长的妹妹呢……正当我陷入沉思时,结衣学姐抱着胳膊歪着脑袋,似乎在想些什么。

    「但是,大吵一架……应该不至于。」

    「欸,是么?不觉得他俩一直都在吵架吗?」

    从我和侍奉社扯上关系开始,我就觉得他俩会吵一辈子。

    结衣学姐听后露出吃惊的脸色,随后又十分平常「啊哈哈哈哈!」地笑了出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很逗的笑话。「啊,好好笑」,她按住眼角,若无其事地笑着说:

    「没那回事啦~你太夸张了,那算不上吵架。也就两周不说话的样子?」

    「这不是更糟了吗……」

    「呜哇,弄得周围的人都要去迁就他们。」

    我和小米都被吓到了。

    为什么这个人能够一脸轻松地说出这么沉重的事……

    话说回来,结衣学姐竟然觉得那个不是吵架,真的太强了……不愧是和那两人相处过一年的人……

    我想着这些事,望向那两人刚坐过的椅子。

    「那两位,真的好麻烦对吧……」

    「哥哥一个人就已经相当麻烦了……」

    我的名言是「女生都很麻烦」,但正如小米所说,身为男性的学长也相当麻烦,所以学长所说的「人类本来就是一种麻烦的生物」也称得上名言了。

    总之那两人凑一起真的很麻烦……他们这点我并不讨厌,倒也没关系就是了。

    但一码归一码。

    我一想到明天可能降临的麻烦事态,就感到活动室的空气变得浑浊起来。

    「没事的啦!完全没问题!」

    结衣学姐可能是感觉到气氛变低沉了,开朗地笑着说道。

    「是、是么……?」

    小米对她投去怀疑的眼神,于是结衣学姐在胸前紧紧握拳,摆出一个胜利的姿势。

    「嗯,马上就会习惯的!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家常便饭啦!」

    呜哇,好糟糕的回答。难不成你就是传说中的乐观怪?我本来是这么想的,却发现她说的话相当消极。感觉这个人要是开始工作了,绝对会被疯狂剥削……

    当然,被吓到的不只我一个,小米也被吓得不轻。

    她从结衣学姐身上一点点移开视线,小小声地向我问道:

    「那个,伊吕波学姐,退社申请书要交给谁?」

    「不清楚耶,我又不是社员,应该是交给社长吧?社长是你自己就是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我没能忍住,不小心笑了出来。嗯,在事情变得麻烦的这段时间里,我还是先不别来这边吧。

    「啊,我要去学生会那边了。」

    说着我打算起身——

    「等会!不要丢下我!」

    小米紧紧地抱住我的腰。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放开我!我突然有堆了两周的工作要处理……」

    视情况也可以是三周,但如果这边比我想象中要和谐的话,两天左右我就能回来了,所以不要来找我。

    我说着胡话并不停拍她的手,打算挣脱开来。

    但小米紧紧搂住我不肯松开。

    「等、等一下!小町在初中也是学生会的!肯定能帮上忙的!带我一起走吧!」

    真是的,好麻烦啊。没办法,只好暂时放她进学生会办公室了——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啊,但我觉得应该没问题的。」

    我和小米不由得看向彼此,进行了「你怎么看?」「不不不,不可能吧」的眼神交流。考虑到她刚才错误的乐观思维,总感觉可信度不大。

    「「欸~此言当真~?」」

    我和小米异口同声说道,就连疑惑的神情也完全同步。

    但这次,结衣学姐对我们露出温暖又恬静的微笑。

    「嗯,真的真的。因为蹲家应该是不会生气的,顶多累得两三天都摆出个半死不活的样子吧?」

    「「啊~~~……」」

    原来如此~我和小米点点头,有些开朗地回道。

    听她这么一说,我确实想象不出学长生气的样子。

    虽然总是能听到他在发牢骚,但好像从没见过他露骨地表现出很不高兴的样子,至少不会让人觉得不能上前搭话。

    该说是他会自己讨好自己吗,他这点或许还挺成熟的。虽然他给人的感觉完全不是这样。

    而且,学长本来就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再多个两三天也没差吧,嗯嗯。

    看我点了点头,结衣学姐也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但她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神情也忽变黯淡。随后,结衣学姐像生锈的机器人一样缓缓转动脑袋,看向活动室的角落。

    怎么突然有种超级不好的预感……我在一旁瑟瑟发抖,这时结衣学姐断断续续地说出一件悲伤的事。

    「但反过来,小雪乃她,很有可能会,钻牛角尖,然后变得很消沉……」

    「「啊——……」」

    原来如此……我和小米垂下了头,有些阴沉地回道。

    我深有同感,毕竟一下就能想象出那个画面了。

    雪乃学姐平时工作麻利,是个做事迅速果断的冷酷美人。但一旦和学长扯上关系,她又少女得不得了,就连心理素质也变得跟杂鱼一般脆弱。

    但是,我就喜欢她这一点。

    特别有女孩子的感觉,让我喜欢得不行。

    我想结衣学姐大概也是一样的。要是不喜欢的话,怎么可能跟他们处得下去。

    真的麻烦到死了,但就是喜欢,没办法。

    呼,我轻轻叹了口气,这时小米突然靠过来,跟我咬起耳朵。

    「话说是不是没有结衣姐,侍奉社就不可能这么和平啊?」

    「啊……被你发现了吗……」

    见我苦笑地点点头,小米也露出困扰的笑容,说了一声「说得也是」。

    真的好厉害啊,结衣学姐。

    所以,我喜欢她。

    我喜欢恋爱的女孩子和不愿放弃的女孩子。我喜欢我自己,所以和我一样的人我基本都喜欢。

    我们看向结衣学姐,眼神夹杂着尊敬、加油和感谢等种种思绪,学姐却不安地凝视着窗外。

    「……小雪乃,没问题吧?」

    她这句像是无意间说出来的话,伴随着一份远超普通母亲的温柔。

    不,与其说是厉害,不如说厉害到这地步反而有点可怕啊,结衣学姐……

    我继续注视着结衣学姐,并在刚才的眼神中又增添了一丝惊愕和恐怖。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夕阳余晖就如圣光一般包裹着结衣学姐,耀眼得令我不由自主地眯起眼睛。

    「这个人是天使吗……」

    「已经是女神了吧……」

    至少不能算普通人了吧……我和小米有些害怕地发表了相同的意见。我们双掌合十,朝结衣学姐拜了拜。

    感谢你一直守护住我喜欢的地方……接下来,就让我们三个去咖啡厅召开讲学长坏话大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