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1 3 前略,路途中,从千叶引以为豪的车窗看世界。
    车窗外的风景徐徐向后倒退。

    可能是因为还没到下班和放学的高峰时段,单轨电车内的乘客很少。我和雪之下坐的这辆也没什么人,因此能够清楚看到对面窗外的千叶风景。

    将白色沙滩与海面染红的晚霞渐渐远去,我们不断接近没入深蓝色的市区。

    延绵不绝的汽车尾灯和释放着淡橙色光芒的路灯出现在视线下方,列车向如摩天楼般矗立的大厦群驶去。

    傍晚的景色逐渐变换成夜景,空中行驶的感觉就如同在乘坐游乐园的娱乐设施。

    只是坐在上面就让人激动得不行了,再加上风景也很好,真是无可挑剔。特别是黄昏时刻,千叶港站驶向千叶站的这条路线是我很喜欢的一条,就算哪天被「透过车窗看世界」报道出来,我也毫不觉得奇怪。note

    注:「透过车窗看世界(世界の车窗から)」为日本的一个常春藤旅游电视节目

    这种梦幻的景色,我能够看一辈子。

    ……好想就这么看一辈子啊。

    没错,我正在逃避现实。

    这之后我要和雪之下的家人聚餐。如果是和雪之下雪乃一个人吃饭的话我还挺乐意的,不如说放马过来,但换成雪之下家人就另当别论了。

    啊啊,怎么办啊……

    我垂下头深深叹了一口气,突然感觉袖口被扯了扯,转头一看,只见坐在我旁边的雪之下摆出一副有些困扰的表情。

    「……干嘛,怎么了?」

    就算我问她,她也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她抿紧双唇,一副想说「没什么」的表情。

    ……然而她的视线却很不安分,一下东张西望一下看向地面。

    干嘛,到底怎么了啊,话说你抓住我袖口弄得我好紧张,不仅会传来很好闻的气味,每次列车晃动的时候头发还会轻轻碰到我啊!慌得我手心开始出汗了啊!干嘛,什么情况,她这是什么暗示吗?

    我一头雾水,手心以加仑单位开始出汗,这时列车进入拐弯处,车身出现倾斜。

    一瞬间,施加在我袖口上的力道变强了。

    这让我突然想了起来。

    说起来五年前,不对没有那么久,顶多几个月前吧,圣诞节我们去迪士提尼乐园玩某个娱乐设施时,她也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那之后我们去葛西临海水族馆坐摩天轮的时候,我记得她也绷着个神经。

    从这推导出来的答案便是雪之下雪乃恐高一说……

    从经验谈出发的话,这种时候只要用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就好。我记得当初去迪士提尼乐园的时候就是这么做的。

    只要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物上,她就不会注意到高度和车身的摇晃了吧。也就几个站的事,随便闲聊几句一下就到了。

    没办法了。

    我挪动身子,稍微拉近了一些与她的距离。

    没办法,毕竟要聊天嘛,如果因为车身摇晃和行驶的声音而听不清说话声就不好了。所以这应该是能被允许的无奈之举。

    我像是找借口一样对自己说道,缩短了两个拳头的距离。

    大腿和肩膀与她相触。

    雪之下惊讶地看了过来。要是被她一直盯着会很难为情,于是我假装没察觉到她的视线,快速地说:

    「我姑且问一句,你恐高吗?」

    「……高的地方是不太喜欢。」

    小小声地说完后,雪之下将头别向另一侧。跟之前在迪士提尼问的时候一个反应啊。果然啊!我就说嘛!我就知道!

    「那啥,其实你跟我说的话,我们可以不坐单轨的。」

    实际上我们只是选了换乘最少的单轨列车而已,用其他方式也能顺利抵达千叶站。只是我兴奋地讲了一句「坐单轨列车去吧」这种像是在说爵士乐经典曲目的话,才决定坐单轨的……不,说不定是雪之下知道我是地道的千叶城市单轨人(最喜欢千叶城市单轨列车的人),才迁就我的。不对,这应该不可能。话说单轨人是个什么鬼啦。note

    注:「坐单轨列车去吧」neta爵士乐经典曲目名「Take the A Train(坐A列车去吧)」

    不管怎样,让你陪着我真是不好意思了……听到我这含有微妙歉意的话,雪之下摇了摇头,然后她将手放在胸口,深呼吸,轻轻地闭上眼睛喃喃道:

    「没有,其实单轨不要紧的……因为是交通工具,不要紧……因为是列车,不要紧……」

    「你这已经是在催眠自己了吧……」

    真的不要紧吗……我不安地呼出一口气,这时袖口的力气突然紧紧抓了上来。

    原先她是用指尖有些顾虑地捏住我的袖口,现在却是透过袖子抓住我整个手腕。

    雪之下这宛如小猫轻咬的动作让我一时不知所措,接着她缩短距离,轻轻靠到了我的肩膀上。

    「是不太喜欢……但并不讨厌。」

    说着她笑着吐了一口气,视线看向对面窗外,远处的大厦群正被夕阳的余晖照得熠熠生辉。

    此刻列车还处在一定高度上,车身也时不时会摇晃,但雪之下却看起来十分冷静。这点从她那像是打盹一般平静的呼吸中就可以看出。

    不如说冷静不下来的反而是我。

    我从她纤细的肩膀上感受到轻得让人担心的体重,透过校服,她温暖的体温着实地传递过来。

    虽然判断不出来是洗发水还是香水,但每当从她身上飘来类似香皂般清新的香味,我就不禁挺起我微驼的背。

    为了不让她发现我在紧张,不对,她应该早就发现了,但我决定不去在意这件事,与她看向同样的景色,然后小声说:

    「我可以问一下,你还有其他什么不太喜欢的事吗?」

    尽管我认为自己对此很清楚很了解,但我还是想问一下。因为,像今天这样隐约察觉到却未能理解的事有很多。

    「我一时也答不上来啊……」

    雪之下将手放到嘴边,视线朝右上方看去。确实,突然被人这么问也答不上来吧。要是有人问我雪之下害怕什么,我一时也讲不出来。

    「首先是狗吧。然后是,跟妖怪有关的。」

    我这不是一下就讲出来了吗!她害怕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多啊?不要紧吗?能好好过活吗?

    「其他呢?还有什么?」

    高的地方、狗、妖怪。我扳着手指一个个数起来,数到第四个的时候我转过头打算询问她的意见,结果她摆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狗和妖怪我都不怕……」

    「行了行了,这套还是省省吧。」

    行了,没关系的,我都知道的。所以我才特地用「不太喜欢」这种问法的啊。

    见我一脸严肃如此暗示,雪之下像闹别扭一般赌气地撅起嘴唇,随后死心地吐了一口气。

    「……嗯,确实不太喜欢。」

    接着她沉思了一会,然后突然抬起头,以神清气爽的样子明确地说:

    「虫子我是受不了。」

    「我也受不了。」

    她光明正大又强有力的发言不禁让我脱口表示赞同。虫子是真的受不了,我懂~

    我一个人在那点头,这时雪之下高兴地笑着说:

    「那你呢?你又不喜欢什么?」

    「西红柿,我是不会生吃西红柿的。」

    雪之下点点头,从口袋拿出手机开始打起字来。不是,用不着记下来吧。还有黄瓜我也不喜欢吃,但如果是腌黄瓜就没问题。

    但没等我说出口,雪之下朝我瞟了一眼,用视线询问我「还有吗?」。

    「还有就是数学吧……还有什么呢,想不出来了啊。」

    突然被一本正经地问不喜欢什么东西,我一时也想不到啊。我这个人几乎全能,这个世界上的每样东西我都多少有些不喜欢,甚至就连妖怪也不怎么喜欢,所以可以说另外一个世界的所有东西我也不喜欢。

    还有什么呢……就在我绞尽脑汁地想有没有什么值得拿出来一说时,雪之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啊」了一声,不停地拍我的上臂,一副想说「快问我快问我」的神情。

    你这样又可爱又吓人又让人怪害羞的,我怕我心脏承受不住,下次能别这样吗?——我看了一眼雪之下,只见她笑嘻嘻地,眼里绽放着光芒自信满满地说:

    「说到比企谷同学不喜欢或者不擅长什么,那不就是处理人际关系了吗。」

    「你不也一样吗……」

    你干嘛一脸得意的样子啊?而且我早就将其视为理所当然了,完全就没意识到啊……

    「那种东西大家都不擅长吧,不算数的。再说,会说自己擅长与别人相处的,也就只有诈骗犯和精神病患者了。」

    是个人都会碰到因人际关系而烦恼的时候吧。在星座占卜的时候只要随便扯一句「十分遗憾!第十二名是狮子座!今天你也许会因人际关系感到烦恼,幸运道具是七兆日元」,肯定百分百会中啊。没有人不会因人际关系而烦恼。而且有了七兆日元肯定幸运啊,你把人当傻子吗,赶紧给我把七兆日元交出来。

    听到我这么说,雪之下耸了耸肩膀笑了。

    「确实,谁都有不擅长应付的人吧。」

    本来说到这里就够了,结果她又补了一句「我想想」,开始扳手指数了起来。

    「你的话首先是我妈妈吧?然后是我姐姐。」

    「我接下来可是要去见那两个人的耶……」

    哈哈哈你这小子!我陪笑了一声,但马上察觉到迫近眼前的沉重现实,心情一下跌倒谷底。note

    注:「哈哈哈你这小子!」的梗来自园田光庆的漫画『三国志』

    「……我能问下待会吃什么吗?」

    也算是为了做一下心理准备,我向雪之下问道。反正用的是别人的钱,我就尽情享受一番好了。

    结果雪之下一脸纳闷地说:

    「我没说过吗?待会我们吃意大利菜。你不是很喜欢吃吗?」

    「你不会在说萨莉亚吧……虽然我确实是很喜欢萨莉亚……」

    嗯,萨莉亚确实是意式餐厅,这点毋容置疑,但听到她这么一说,我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违和感。说不定是因为我把萨莉亚单独算一个菜系了。

    但应该不至于和雪之下一家人到萨莉亚去吧。

    萨莉亚是一般老百姓平时会去吃的店,上流家庭的雪之下一家应该不会去。不对,如果是阳乃的话,就算她拿着一大瓶价格亲民的红酒在那一个人喝闷酒也不奇怪,但今天她应该没那个兴致才对。

    肯定是去那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时髦地方,不安的心情迫使我不得不进行确认。

    「……话说去哪吃啊?」

    「我家经常去的一家店。」

    「欸,肯定是那种很贵的地方吧。不是有着装要求吗,我去得了吗?」

    我简单扫了一眼自己的校服,到处都是褶皱。这可不行啊,穿着这种皱巴巴的衣服怕不是要被拒之门外。好头疼啊,看来是去不了了啊。好想见你啊妈妈乃,我是很想见你的啊,但衣服这么皱是吧,我努力去弄平它好像也没用呢——我勤快地拍起了身上的校服。

    然而雪之下却一脸不在乎,默默把我的手放了下来,然后笑容满面地说:

    「那家店的氛围很轻松的,没你说的那么严格。穿校服应该没问题。」

    「这样啊……」

    是吗,校服也没问题吗,但雪之下小姐应该不了解百姓们的生活吧,氛围轻松的店一般顶多指个人经营的时髦咖啡厅,将校服作为最低着装要求的店可不能叫作氛围轻松啊。

    换言之,她指的就是那种特别贵的地方。就算是意大利菜,也肯定是高级意大利菜,这种时候我求你别说什么意大利菜,直接跟我说要去很贵的地方啊!

    竟然要在那种地方和雪之下的母亲见面,我真的太难了……

    只能用背水之阵了吗……就在我打算放弃抵抗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自己的衣服还少了点东西。就算外护城壕被填了,我还有内护城壕呢。还不够!我要利用大坂夏之阵脱离危机!不过因为大坂夏之阵输掉了,还是背水之阵更有胜算就是了,但这件事先放一边!note

    注:感兴趣的话可参照百度百科「大坂夏之阵」词条,从词条中的「经过」看起就可以了,这里八幡将自己比作了最后败北的丰臣政权

    「……啊。」

    我突然站了起来,就好像刚刚才察觉到一样开口说道:

    「不好,我忘记戴领带了,我先回去一趟,不如说我要直接回去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

    雪之下立刻拉了下我的袖子让我重新坐下,接着她从书包里取出一个小袋子。打开之后,里面有一条总武高中男生校服配套的领带。

    「这是小町给我的,这么一来就没问题了吧。」

    「哦哦……」

    欸……我的妹妹也太懂事能干了吧?这才刚毕业就能派上用场了吗……比那些在求职时自称润滑油的学生要厉害多了啊。

    雪之下无视了一脸呆愣的我,解开领带,将我的领口拉了过去。她这意料之外的行动让我像只被捏住了后颈的小猫一般老老实实任她摆布。

    她竖起我的领口,将领带缠绕上去,用宽端绕着窄端转了一圈后,她将宽端插入先前转圈形成的环当中做出一个漂亮的三角形,最后捏住系紧。

    这一瞬间,我和雪之下的视线在至今以来最近的距离之下相互交汇。

    雪之下似乎是现在才回过神来,表情瞬间染成一片红色,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就算打好领带手松开了,她也仍然一声不吭,脸上的红潮没有消退的迹象。

    车厢内短时间充斥着一股微妙的气氛。

    「啊……谢谢。」

    「不客气……」

    因为受不了这段沉默,我开口道谢,试图填补这段空白的时间,但雪之下依旧低着个头。也正因如此,我清楚地看到她从黑发间露出的耳朵红成了一片。

    啊让我说什么好!既然会害羞就别干这种事啊!弄得我也害羞起来了!

    我不知道她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但被她动不动就这么来一下,我可是很头疼的。

    ——对此我却完全不觉得讨厌,这真的让我,很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