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2 Interlude 无论如何,由比滨结衣随声附和。
    网译版 转自 百度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贴吧

    图源:1988Comne 

    翻译:花祈梦、一绪

    校对:一绪

    协力:路过的路人C

    一片不知道从哪来的樱花花瓣轻轻飘舞,落到露天座位的遮阳伞上。

    四周望去,看不到盛开的樱花,但那片花瓣就犹如被遗忘的东西,犹如无法忘怀的回忆般飘了过来。

    所以,我才会想,要结束了啊。

    才不禁会想,结束了呢。

    这个季节的终结。这段时光的终结。

    就算不特地去确认,我也应该早就知道,再过不久夏天就要来临。

    但我就是想再享受一会这段温暖的时间,这个想法也许十分任性。

    无论怎么祈愿,时间都一分一秒地流逝,我身处的位置也逐渐发生变化。

    因此,我们的关系也渐渐发生着变化。

    我觉得自己还没有习惯这些变化。

    在新班级里无意中附和着他人,在社团活动室里则每天都在犹豫要坐在哪,社团结束后也会因要如何度过而感到紧张。

    但一旦经过这些时间,我就总算能够平静下来。

    我和伊吕波,以及小町。

    我们三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喘一口气。

    也不知道该说是顺其自然呢,还是氛围所致,又或是我们察言观色的结果,总之最近我们经常待在一起。

    因此我对附近咖啡店以及玩的地方越来越熟悉,这种属于我们三人的空间,成为了我又一个新的容身之处。

    比如说像今天。

    我们看气氛,察言观色,步调一致地目送他和她离开。

    我则待在新的,符合自己风格的容身之处里。

    他和她先离开了,剩下的我们也离开活动室,前往刚才聊到的咖啡店。这个咖啡店,暂且就是我今天的容身之处。

    伊吕波推荐的这个咖啡店确实很时髦,给人一种紧跟潮流的感觉。

    但由于这家店没有坐落在人来人往的大路旁,店面洋溢着平静的氛围。客人也没有很多,应该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这家店的存在吧。是一个让人能悠闲地享受恬静时光的场所。

    店的里外都走的木质风格路线,给人温暖的感觉,十分适合放学后的闲聊。

    而且现在季节正处于春夏之间,时不时会有风吹过露天区域,真的很惬意。

    露天区域的座位并不全是普通的椅子,也有那种野营用的布椅……我也不知道专业术语是啥,反正就是那种野营椅!感觉喜欢户外活动的人会很中意这家店。在木质风露天区域的一角还放着生篝火用的柴火,非常有那种感觉。

    说起来。

    虽然他给人一种完全不喜欢户外活动的感觉,但我觉得他应该不讨厌篝火和野营这类东西,毕竟之前他把设置篝火用的木材堆得老高的。他应该也不讨厌烟花,只要不是人很多的地方就应该没问题,去年暑假他看起来也挺开心的。

    ……不知道今年夏天他会怎么度过呢。

    就在我考虑着这些事情时,坐我斜对面的伊吕波将吸管从嘴里拿出,一脸无聊地用手托着脸说:

    「都去跟父母打招呼了,看来外护城壕被顺利填平了呢!」

    她用指尖捣弄起吸管,让其在杯中一圈圈转了起来,这个行为也同时搅动了我的心。

    我喝了一口黑加仑柳橙香草茶,嘴里又酸又涩,声音变得小小声的,含糊不清。

    「是、是这样吗……他和我妈妈姑且也是见过的耶……」

    我打哈哈地这么说后,一色的表情扭曲起来。她不满地眯着眼睛,就像是在瞪着不在此处的他。

    「啊?真的假的?他还真能干啊……」

    「如果外护城壕被填了,他会立刻开始挖内护城壕的,哥哥就是这么一个人。」

    伊吕波不高兴地说道后,坐在她旁边的小町满不在乎地回了一句。我知道小町这是在帮他说话,因此我除了苦笑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也许是小町的话起作用了,一色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

    「啊,简直就是人类的垃圾。」

    「是渣滓啦!」

    她们向前倾着身子,指出手指开心地说道。那看起来实在是很搞笑,我也不禁笑了出来。

    明明人不在这里,却出现在了话题里,她们还真是喜欢他啊。当然我也是一样的,所以才会不知不觉也跟着聊起来。

    「嗯,对,真是人渣呢……」

    我回想着这一年,那之前以及最近一个月的事情,小声地嘟哝道。这句话听起来比我想的更加深切,我因此又笑了出来。

    这时,小町将头转向我这边,身子探得比刚才更靠前。

    「对吧!明明是个交流障碍症患者,找借口的时候嘴里却像抹了油一样,他就是个沉默寡言的文青混蛋!」

    小町喘着粗气兴奋地说道,我和伊吕波被她的气势压倒,不禁苦笑。

    「我可没说到这份上……」

    「不是,小米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啊……」

    是啊,这种时候的小町看起来真的好开心……

    我感到有些欣慰,这就是说明她有这么喜欢他吧。但伊吕波好像是真的被她吓到了。

    她半张着嘴,眯起眼睛。

    随后又点了点头,小声地说了一句「毕竟是学长呢」。接着她清了清嗓子,转向我这边,与刚才不同,此刻她的表情相当认真。

    「结衣学姐,想想办法比较好吧。」

    听到她这么说,我不由得露出最近常常挂在脸上的苦笑。

    「唔……但不好办呢。欸嘿嘿。」

    我含糊其辞,摸了摸束成团子状的头发。

    我借此蒙混了过去。

    但伊吕波不仅没有移开视线,还变得更加严肃了。

    就像是要看穿我的内心一样,她眯起平时圆圆可爱的大眼睛。然后,她不满地嘟起红润有光泽的嘴唇,叹了一口气。

    「再说,你不也是做好觉悟才回到侍奉社的吗。」

    她挥动着手指,如开导般地对我说道。

    她的声音比我想象中的要严肃,那如同年长姐姐的口吻,让我听着听着就沮丧地垂下了头。

    「嗯,是的,没错,是这样……确实是这样。」

    您所言极是……我确实是那么打算的,真的……

    说着我蜷缩起肩膀,无精打采地趴到桌子上。

    「但一旦在他们的面前,我就会不知所措啊~!」

    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再次用最近一直在思考的事情设问自己。

    有什么办法,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喜欢那个人,喜欢她,喜欢那个地方。

    所以,我想要一直待在那里。

    这件事明明这么简单,却又是这么地难。

    我就像盛夏时出门散步的酥饼一样趴在桌子上,抬头一看,发现伊吕波正用冰冷的视线俯视着我。

    明明她的嘴巴几乎没有动,我却感觉她红润的嘴唇在说「这个人真的有够麻烦的啊……」,因此吓得坐了起来。伊吕波有时会特别可怕呢……怎么说呢,感觉她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特别成熟……

    她看到我吓了一跳,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表情很不妙。

    她立刻清清嗓子掩饰过去,脸上挂上可爱的表情,用手指抵着下巴,歪着脑袋说:

    「看到他们在自己眼前腻歪,不会反而更有干劲吗?怎么说呢,把东西从别人手里抢过来,才能感觉到这东西属于自己?」

    「恐怖!这个人太恐怖了!」

    吓死我了!她表情虽然很可爱,说的话却很不得了!尽管看到我被吓得不轻,伊吕波也毫不在乎,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这反而更恐怖了!

    虽然很恐怖,但这也很有伊吕波的作风,让我打心底感到敬佩。嗯,同时也感到十分震惊就是了……

    似乎不只有我这么想,坐她旁边的小町也两眼放光地看着一色。

    「噢~不愧是伊吕波学姐,够渣的~」

    小町轻轻拍着手,很高兴地小声说道……这孩子果然也有点怪呢……

    真不愧是兄妹呢,我这么想着,全身稍微放松了一些。

    可能正因为这样,我才会不由得去问「你作为妹妹是怎么想的」这种一直想问却没问出口的事情。

    「小、小町你怎么想呀?哥哥他这样纠葛不清的,你不会不愿意吗?」

    我自己也知道这样问很狡猾,但我还是注意措辞,用就像聊天时顺势聊到的感觉对她发问。

    于是小町歪着头看向我,接着立刻露出自信的微笑,双手握拳摆出胜利的姿势。

    「因为跟小町没有直接关系,我是非常欢迎的!让彼此竞争,最后取最好的那个就行!」

    「这孩子,太差劲了!」

    吓死我了!她还摆出一副得意的表情,就好像自己说了什么很了不起的事一样!

    就在我十分震惊的时候,小町露出有些帅气的笑容,对我竖起了大拇指。不不不!你可没说什么很了不起的话啊!你说的话很差劲好吧!

    ——我正打算开口,伊吕波却先发出了厌恶的声音。

    「呜哇,小米真的有够人渣的……连我都受不了……」

    欸……你好意思说吗……?我觉得你们两个都很让人受不了耶……

    我向两人投去冰冷的视线,结果她们相互看了一眼。

    「开玩笑而已。」

    「对,是开玩笑♪」

    伊吕波露出浅浅的微笑,耸了耸肩,小町则是笑眯眯点了下头。接着两人分别将脑袋歪向不同方向,用柔和的眼神抬眼看向我。

    ——所以你要怎么办?

    她们的笑容这样诉说道。

    我垂下头,脸上浮现出有些疲惫的苦笑。

    「求你们别这样试探我……」

    我深感疲倦地长叹一口气,伊吕波和小町再次相互看了看,高兴地笑了。

    头疼了啊。

    我也许正被学妹们捉弄着。

    但不只是这样,她们也许还非常担心我,在为我加油。

    正因为心里对此很清楚,才没有办法生气、责备。

    多半,也没有办法放弃。

    ×  ×  ×

    那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说不定什么也做不了。

    我一边思考着这些事情,一边与她们闲聊,不知不觉,照射到露天座位上的阳光逐渐倾斜。

    黄昏时刻,沿海街道的风向发生变化,吹来的风带有些许海水的气味。但现在还夹杂着甜甜的香气。

    桌子上摆着烤得香喷喷的阿米什田园风蛋糕、莓果蛋糕、古典巧克力蛋糕。

    我、伊吕波和小町分别点了不同的蛋糕,相互分享,补充着糖分。

    于是,我一直在思考的脑袋和内心渐渐平静下来。

    但是,不仅仅是甜味,果仁的口感,莓果的酸味,可可豆的苦味,各种各样的味道都一直留在了我的心中。

    味道和心情都十分复杂,我说不定还将其直接表现到了脸上。

    伊吕波瞥了我一眼,将嘴里含着的叉子取出,像指挥棒一样一圈圈挥着,接着说起了刚才的话题。

    「依我的经验来看,太顾虑的话只会产生距离,反而让关系变得疏远。你明明是想友好相处才有所顾虑的,要是疏远了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嗯……你说的对。」

    我吃了一口蛋糕,喝了一口香草茶将各种心情一同咽下后,坦率地点了点头。

    这一年里,我对这件事深有感触。

    我觉得,我们大概一直都是这样的。

    细腻,又敏感。

    正因为很重要才不想去伤害,正因为很宝贵才会像宝物一样珍藏起来。

    所以才会搞错一些什么东西。

    一方有所顾虑,另一方就会擅自解读这一行为背后的真意,擅自得出结论,选择不会伤到彼此的做法。

    就会误以为对方之所以不触碰自己,是因为不想被触碰,温柔都成为徒劳。

    对此心里有数的我不禁抿紧了嘴唇。

    伊吕波见我静静地表示同意,大大地点了点头。随后她将身子微微向前倾,用手托住脸向上望我。

    「对吧?」

    她笑眯眯的眼神带着一丝得意的神情,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闪闪发光。她用指尖轻轻抚过嘴唇,那个动作充满着自信,看得我不由得坐直了身子,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接着,伊吕波莞尔一笑。

    「所以,在尴尬的时候更要进攻。」

    然后轻轻眨了一下眼。

    她那张帅气无畏,可爱又带一点小聪明的笑脸,让我不禁看入了迷。

    啊啊,真厉害啊……我这么想着,发出无声的感叹。

    不只是我,小町也是这么觉得的,别说是感叹了,她甚至都拍起手来。

    「噢噢~不愧是恋爱大师!没白被叶山学长甩嘛!哟!」

    小町吆喝一声,对伊吕波连捧带夸的,被夸的伊吕波用手扬起头发,得意地挺起胸膛。

    「那是……哈?」

    但她立刻察觉到哪里不对劲,转而瞪向小町。

    「欸,话说为啥小米会知道啊?学长?是学长吗?是学长告诉你的吗?要不把他杀了算了。」

    「不是不是,不是哥哥说的,是户部学长和我聊天时提到的!那个人,喜欢自顾自地讲一些没人问的东西呢~」

    「我要把他杀了。」

    「杀吧杀吧。」

    伊吕波的声音与小町精神饱满的声音不同,听起来十分冰冷。

    我在一旁点头附和,但心思却完全在别的事情上面。

    每当小小地点头,我的视线都会随之下降,落到桌子上眼前的盘子里。

    吃到一半阿米什田园风蛋糕到处都走样了。也许正因为被烤得香喷喷的,它才会这么容易变形。

    原本烤的时候应该是一整个圆形,但送到我面前时是一个漂亮的等腰三角形。

    如今却变成一个扭曲的梯形。

    原来的三角形完全走样了。

    看不到笔直的线条,无论从哪边进行描摹都弯弯曲曲的,在中途就间断,成为不了我心中描绘的形状。

    我努力尝试去修复,但一用叉子触碰就会有碎块掉落,无法变回原样。

    「尴尬的时候更要进攻吗……」

    我用小到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自言自语。

    既没有办法离开,也没有办法放弃。

    我什么也做不了,那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呢。

    我不停地思考,肚子因此饿了起来,变得想吃甜食。

    我拿起叉子,将那个扭曲的梯形随意地分成两大块。

    然后将其中一块塞进嘴里,大口地吃了起来。

    末端香喷喷的部分入口即化,香甜的味道从内部湿润的部分弥漫开来,充满整个口腔。

    嗯,很好吃,真的很好吃。

    即便如此,也还剩下一块。

    盘子上的蛋糕比一开始小了很多,形状也不再漂亮。

    可是,三个末端相互靠近,形成一个新的三角形。

    我全都想要。甜的,酸的,苦的,全部的全部,都必须品尝到最后才行。

    「……嗯,你说的对。」

    我最后再用力地点了一次头,猛地将头抬起。

    于是,我看到伊吕波和小町也用力地点了下头,然后,两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对吧!把他杀了吧!」」

    她们干劲满满地握紧拳头,不知为何紧紧地盯着我看。

    「……欸?」

    我愣愣地眨了眨眼,发现伊吕波和小町都不知为何在就户部亲的事情发着牢骚。

    欸,为什么……她们在聊什么……现在的氛围让我有些问不出口,因为她们两个看起来都特别高兴。

    不如说,要是问了的话,就会暴露我没在听她们说话了。于是我决定姑且先这么说一句:

    「说得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