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2 4 令她想养猫却养不了的几个原因。
    从单轨上下来后,我和雪之下两人漫步在傍晚的千叶站附近。

    现在距离下班高峰期还有好一段时间,路上能够看到许多学生和妇女,再过不久,穿着西装的白领上班族们就会将这一带淹没吧。

    如果是前段时间,也就是几周前,还能看到刚入学去参加迎新会的大学生们拖着长长的队伍,举着用纸皮箱制成的简陋牌子进行民族大迁徙,但现在春天已经结束,季节临近初夏,这样的场景也见不到了。

    因此和我相差半步距离的雪之下畅通无阻地走在前面。不愧是自己经常去的店,从她脚步里看不到一丝迷茫。

    我们沿着车站的主干道向前走,在刚走过五岔路口的时候,雪之下突然停下了脚步。

    「咋了?迷路了?」

    「怎么可能啊……」

    我向她搭话,结果她眯着眼睛瞪了过来。她将垂在眉毛前的刘海拨开,露出有些困扰的笑容。

    「比我想得要早到,我在想要怎么办好……」

    「这样吗……你会犯这种失误,真少见啊。」

    关于聚餐的具体时间和地点,我都完全交给了她没有过问,但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现在才傍晚而已,要吃晚饭还有点早。换作平常,雪之下都会妥善安排好时间,保证准时或是提前几分钟到达目的地。以心思缜密的她来说,这种失误实在是太低级了。

    难道她也有点紧张吗……天啊,和平时形成反差,这也太可爱了吧?

    我在心里擅自进行解释,并一个人在那点头,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雪之下对我投来冰冷的视线,说:

    「才不是失误呢……我是怕不这么做,某个人会逃走而已。」

    我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一丝怨恨与不满,只好干笑了一声。天啊,小雪乃果然心思缜密呢!

    「时间上充裕一点也挺好的。大概还有多少时间啊?」

    雪之下听到我的问题,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

    「差不多一个小时吧。」

    「这样,那咋办?要不回家?」

    我近乎无意识地给出了回家的建议,但意外的是,雪之下微微一笑,点了下头。

    「好啊。那能麻烦你把我送回家吗?顺便留下来吃个晚饭再走?不过妈妈和姐姐也会一起就是了。」

    「喔、喔……」

    就算我随便开一句玩笑,她也会立刻进行反击……我已经无计可施了啊!不管重来几次,我都只能看到和雪之下母女一起吃饭的未来!天啊,小雪乃果然心思缜密呢……看来是逃不掉了啊,虽然我早就知道了。

    「随便找个地方打发时间吧……」

    「嗯,就这么办吧。」

    说着我们开始朝四下张望。

    这时,我和雪之下的视线碰了个正着。

    「怎、怎么办?要去哪?」

    「去哪都可以啦……」

    我吞吞吐吐地向雪之下发问,她也为难地垂下眉梢。

    然后,我们陷入沉默……

    我们大眼瞪着小眼,想不出要说些什么,笑着叹出一口气。

    等下等下,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那东西吗?问要去哪的时候回一句去哪都行,以此检测男方品味的经典套路。

    不对,雪之下应该不会做这种麻烦事……但仔细想想,这个人本来就很麻烦啊!

    这么一来,我就只能动员我所有的智慧推导一个最完美的答案了。

    好,对八幡提问。女孩子一般会选择去什么地方打发时间呢?

    我思考了一会,但像我这种等级的超高性能AI,当然只能得出「和女生出门的时候拼命在Tabelog找哪里好吃的男生,真的让人吃不消呢」之类的答案。note你以为你在玩「人面鱼SEAMAN」吗。难道这个叫八幡的AI其实是「自以为是的傻子」的简称吗。note

    注:Tabelog「食べログ」为日本最大的美食评论网站

    注:在日语中「自以为是的傻子」的罗马音可缩写成AI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去哪打发时间都行,比如到附近的拉面馆填一下肚子,到书店里随便晃悠一会,又或是到便利店里的休息区域玩手机,可现在是和雪之下两个人,我不想太随便。

    这种时候,世间的男女又是怎么做的呢?我可以做到不把气氛弄得太紧张,以轻松的感觉消磨时间,但要我挑一个比较时髦的地方,这实在是太难了。

    星巴克?去星巴克?去星巴克就好了吗?可是,如果在星巴克点错东西的话,不觉得超逊的吗?不过到我这个等级,心理素质异常强大,在星巴克也敢只点一份中杯冰咖啡,所以肯定是不会丢脸的。

    但是,我平常都在鄙视那些「坐在星巴克窗边的位置在那敲MacBook,散发着远程办公氛围的混蛋创意工作者」,这时候要是选了星巴克,有一种输了的感觉。不过要这么说的话,在认为星巴克很时髦的时候就已经输了……时髦的人都不觉得星巴克很时髦,这是冷知识。

    我花了约0.2秒,展开连棒球漫画的击球手也会大吃一惊的超高速思考,一个人念念有词地点着头,这时,雪之下歪着脑袋,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怎么了?」

    「没……我在想要去哪……」

    「去哪都可以啦……」

    我这么说,其实是想交给她做决定,但她再次露出为难的笑容,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知道她言外之意是交给我决定,但现在问题就出在这里。

    「话是这么说,但根据我的爱好随便选一个地方感觉也不太好……还是选一个更合适的地方比较好吧?你不觉得吗?」

    听到我这么说,雪之下先是愣了愣,眨了两三次眼睛,然后突然笑了出来,捂住嘴巴背过身去。

    欸,咋了,怎么回事,我说了什么很搞笑的事吗?我又搞砸了?我不安地看向雪之下,发现她肩膀正颤抖个不停。

    「……那个,雪之下小姐?」

    又戳中她奇怪的笑点了吗……我这么想着,朝雪之下搭话,只见她小小地呼出一口气,憋住笑回过头来。似乎是真的很搞笑,她拭了拭眼角,以残留着笑意的嘴角展露微笑。

    「原来你也会考虑这些事情啊。」

    「不是,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我觉得,反正都要找个地方歇脚……」

    被她这么指出来,真的羞耻得要死。

    为了掩盖脸上出于羞耻而发烫的模样,我挠着脸颊叨唠了一句,于是雪之下轻轻地笑了。

    「对不起,真的哪都可以的。」

    「这样吗……那就好。话说,真的哪都可以吗?你没在试探我吗?我当真了哦?」

    「怎么可能是在试探你,通过这种事能试探些什么呢。」

    雪之下听到我不安的疑问,有些无语地回道。

    不,世上就是有这种人的啊,通过这种事来检测男方的品味。我指的就是那个叫一色伊吕波的世界第一可爱渣女。

    我的想法可能表现到了脸上,雪之下玩弄着垂到胸前的黑发,如辩解般地小声说:

    「我并不是在试探你……只是因为打发时间这种事我没怎么做过,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而已……那个,要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会很难为情。」

    小小声地说完后,她抬眼看向我,就像是在窥探我的表情。

    她的口吻与平时不同,充满着稚气,那惹人怜爱的态度也非常可爱,让我嘴角不禁开始松弛上扬,我为了蒙混过去,赶紧偷偷地捂住嘴巴。

    恐怕我和雪之下在这方面的经验都少得可怜。所以就连以前没怎么放在心上的事情,现在也在意得不得了。

    比如说,会去好面子,会去逞强。又或者说会因为担心说错话而选择沉默。

    这个变化或许正是关系发生了改变的证明。这么一想,我不禁觉得这些细微的龃龉也挺不错的。

    如今再逞能扮酷也没用了。

    没出息的模样早在这一年里被看光,就算现在想要挽回形象,也迟早会露出马脚。

    而且我也很清楚,雪之下这人其实挺废柴的。

    所以就更轻松随便一点吧。

    「那就去那家口美达吧。」note

    注:咖啡店名

    我用轻松的口吻说道,指向一块进入视线的招牌。于是雪之下也看过去,发出感叹的声音。

    「KouMeiDa……我还是第一次……」

    「噢,真的吗。口美达味道挺不错的哦。饮料附赠的零食豆很好吃,料理的分量也很足,特别实惠。实物的冰与火比照片上还要大一圈,反过来也算是菜单欺诈了。你要不要试着点一份?」note

    注:「冰与火」为口美达的招牌甜品

    「不是跟你说了这之后要吃饭吗……」

    见我一脸得意地说道,原本两眼放光的雪之下斜眼瞪了过来。

    「哈哈哈,放心吧。一想到这之后的事情,我胃就痛得要死,就算我再喜欢口美达也完全吃不下的……」

    我发出一声干笑,不知不觉揉起了自己的胃。雪之下见状,小声地说了一句:

    「真拿你没办法。」

    然后微微一笑。

    ×  ×  ×

    仅仅是咖啡馥郁的香气掠过鼻尖,心情便不可思议地高昂起来。

    这肯定不是因为咖啡香气里带有咖啡因的提神效果吧。有可能跟巴甫洛夫的狗一样,工作前为给自己鼓劲而喝一杯的习惯自动激发了体内的干劲。note

    注:巴甫洛夫,经典条件反射学说的创立者

    我好像在哪听说,近几年美国的大学进行了这种实验。

    就仿佛是在证明这个实验结论一样,雪之下进入口美达之后就看起来有些小兴奋。

    店员将我们带到卡座,一坐下来,雪之下就开始四处张望,不断发出小声的感叹。

    我坐在她对面的座位上,面带微笑地看着她这副模样,麻利地打开菜单并放到她的面前。

    「种类还挺多的呢。」

    雪之下雀跃地探出身子看向菜单,然后一脸高兴地翻了起来。

    第一次去某家店的时候是会变成这样的呢。我不要紧的哦,你就尽管看吧……我可以之后再点的,再不然我就单点一份中杯冰咖啡就行,你可以不用在意我的……

    我撑着脸颊,向雪之下投以亲戚大叔般温暖的视线,这时她注意到我的视线,为了让我也看得方便,将菜单旋转了九十度。

    「比企谷同学打算点什么?」

    「咖啡。」

    听到我直截了当的回答,雪之下冷不丁地笑了。

    「我就知道,但就算是咖啡也有很多种类呢。」

    「对吧。我每次都要纠结超久,不如说我现在就在纠结当中。毕竟这里可是咖啡店啊。啊,咖啡以外的饮料在这一页。」

    说着我将菜单翻到下一页。毕竟雪之下是红茶派呢……比如这个叫伊势和红茶的就挺不错的吧,我伸手指给她看。

    「可是,这里是咖啡店耶。」

    雪之下歪起脑袋,用食指抵住嘴边,接着将菜单翻回咖啡的那一页,但她翻过来没多久,又立刻翻回了红茶的那一页,然后皱起了眉头。

    她不断翻动菜单来回比较,就这么纠结了一会后,她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那个……」

    「嗯?」

    咋了?决定好了吗?我用视线询问道,结果雪之下偷偷看了我一眼,怯怯地开口:

    「……我、我这样看不方便,能去你那边吗?……这样看不方便。」

    哈?怎么可能不方便……为什么要说两遍啊。再说菜单不就在我们面前吗,而且现在就你一个人在看,没必要特地坐到我旁边来啊。这人在说什么啊是有多可爱啊什么毛病能不能适可而止一点。

    话说咱们能别突然说话那么客气吗,你这样弄得气氛这么严肃,我都紧张起来了。

    你就不能说得更自然一些吗?是有多蹩脚哦……

    「……啊,好的,若不介意的话,你请便。」

    结果我自己也蹩脚得不行!被她害得连我也客气起来了。

    我快速又慌张地回答道,于是雪之下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她静静地站起身,然后踏着生硬的小步子来到我的旁边。

    我挪动身体,往座位的里头坐去,于是雪之下一屁股坐到了我空出来的地方。

    紧接着,一阵沉默向我们袭来。

    明明我们的距离比刚才更近,对话的数量却比刚才更少,细微的呼吸声因此听起来更加清晰。虽然其中的大半都是我的。

    我一边担心自己有没有出汗,身上有没有奇怪的味道,一边偷偷看了一眼雪之下,发现她似乎在检查舒适度,正用手捏着身下的沙发凳,看起来就如一只检查自己被窝的猫咪。

    检查完毕后,她伸手去拿菜单,为了让我也看得方便,将它放到了我们之间。

    「这样就看得方便了……」

    她呼出一口气,小声地说道,然后向我投来寻求同意的视线。

    是吗?你真的这么认为?唔……我觉得有点微妙耶……我都已经没心思看菜单了,所以我并不认为变得有多方便,不如说刚才那样看着更方便……

    但我也不能一直把身体倾向雪之下的反方向。我得渐渐习惯这种猝不及防的距离感。

    在肩头上悄悄呼出一口气后,我一点点地将身体坐正。

    「决定好了吗?」

    听到我的声音,雪之下抬起看菜单的脑袋,一脸开心地露出微笑。

    「我要樱之红豆小町……名字很可爱。」

    「是啊,很可爱,真的很可爱,超可爱的。」

    看到她红着脸小声地补了一句,我不禁用力地点头表示同意。嗯,很可爱很可爱。名字、长相以及选择的理由都很可爱。

    我全力表示赞同并一个劲地说可爱,于是雪之下似乎是有些难为情,她闭上嘴巴,不舒服似地扭动起身体。接着,她清了清嗓子,将话题转到我身上。

    「你要点哪个?」

    「口美达特制黑咖啡。名字挺可爱的。」

    我一脸得意地说道后,不知为何雪之下皱起眉,一脸诧异地说:

    「……可爱?」

    「不可爱吗……你念念看,是不是跟雪屋很像。既然跟我家的猫很像,那肯定可爱啊。」note

    注:「口美达特制黑咖啡」和「雪屋」发音接近,分别是komekuro和kamakura

    老实说,我家的雪屋并算不上是美猫,它老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由于是雄性美国短毛猫,体格很健壮,被它趴在大腿上会重得无法动弹,它还老是只亲小町不亲我,我一摸它就会露出不乐意的表情,平时喊它都不过来,呕吐的时候就知道来找我了,它其实也没有多可爱,但就是这些不可爱的地方让人觉得可爱,所以果然还是很可爱啊。

    看到我喘着粗气这样极力主张,雪之下严厉的视线变得柔和起来。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挺可爱的呢。」

    她闭上眼轻轻地点了点头。欸……你的判断标准会不会太随便了?只要透过猫滤镜就什么都可爱是吧。你是有多可爱哦。

    真是个最喜欢猫咪的人形喜跃猫粮啊……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这个人形喜跃猫粮一点点拉近了与我的距离。note

    注:喜跃为猫粮品牌名,这里neta了其广告词「猫大好きフリスキー」,通常应该理解成「猫咪最喜欢(吃)的喜跃」,但这里故意理解成了另一种也说得通的意思「最喜欢猫咪的喜跃」

    「喂,你有没有照片啊?」

    「有是有,但你先等一下哈,我先把东西点了。」

    雪之下露出一副按捺不住兴奋的表情问道,口吻比平时更随便,我轻轻制止住她,按下叫来服务员的传唤铃。

    然后麻利地向立刻过来的服务员说出要点的东西。

    「樱之红豆小町和口美达特制黑咖啡。」

    「好的,请稍坐一会。」

    服务员露出爽朗的笑容回答,记录完订单后便离开了。好,那接下来就是让人期待的猫咪时间!

    「喏。」

    我操作了一下手机,点开相册,将手机放到雪之下的面前。

    「谢谢。」

    她道了一声谢,便立刻拿起手机滑了起来。

    你能看得这么开心是再好不过了,但我拍猫咪照片的技术和小町一样烂得不行,你看得这么认真,弄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可雪之下似乎还是看得十分满足,她紧紧盯着照片,就像是要一头扎进手机里面一样,不时还小小地点头,嘴里说「原来如此……」。不是,什么叫原来如此……有什么好原来如此的啊……

    时间一分一秒经过,直到点的饮料送过来,雪之下才总算从手机当中抬起头来。

    她高兴地看着眼前的红豆小町,急忙掏出自己的手机拍了一张。嗯,这次没有忘呢。之前喝珍珠奶茶的时候在拍之前就喝了呢。

    我在一旁面带微笑地看着这幅光景,对她的成长感到很是欣慰。这时,雪之下突然看了我一眼。

    然后,她稍稍坐了起来,将身体往我这边靠了靠,接着向外伸出拿着手机的左手,按下自拍模式的拍照按钮。

    啊?这人在干嘛啊……怎么就擅自拍起来了……然后为什么要一脸害羞地露出腼腆的笑容啊……

    看来得好好地说她一句才行了。

    我装作头痛地用手扶额,然后就这样盖住表情遮住发烫的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说啊,你这样让我很头疼的啊……」

    「欸?」

    我从指间的缝隙偷偷望出去,看到雪之下正愣愣地歪着脑袋。

    「你这样擅自拍我,怎么说呢,让我挺头疼的……」

    「对、对不起。我是觉得这种应该要一起拍……所以就,那个……」

    看到她这副慌忙的模样,我就懂了。

    恐怕是和由比滨一色她们出去玩的时候经常一起拍照吧。毕竟那两个人动不动就喜欢自拍。

    话说认真一想,照片这种东西一般来说就是和别人一起拍的吧。

    我的照片一般都是风景•猫•拉面,我都渐渐忘记这东西是要和别人一起拍的了。据说从手机相册就能清楚地看出一个人人际关系的广度。

    这样的话,今后我也要进行意识改革了。不能老是把「拍照会把人的魂魄抽走」这种话挂在嘴边。

    今后还要渐渐熟悉这种距离感。而且,看到她拍得那么高兴,我也不想去阻止她。

    「不是,拍照完全没问题,但你拍之前记得跟我说一声……」

    「好的……」

    我委婉地告诉雪之下后,她垂下头,有些沮丧地说道。换作以前,她现在这种表情是绝不可能看得到的。她这种反应也挺新鲜的,感觉并不坏,但我不希望她想太多,我本来就没打算弄得这么严肃的。

    「还有就是,之后记得发我一份。」

    我刻意地清了清嗓子,迅速地补了一句,于是雪之下抬起头,一脸纳闷地眨了好几下眼睛,然后似乎终于理解到我的意思,莞尔一笑。

    「好的。」

    她脸上挂着微笑,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操作起手机。然而,她的手指突然停下,似乎是察觉到什么一样,小小地张嘴「啊」了一声。

    嚯,你发现了吗……其实我们至今都不知道彼此的联络方式……

    「所以,那个,就是那啥,发送的地址……」

    我吞吞吐吐的,事到如今,实在不好意思说「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雪之下听到后,点了点头。

    现在才问联系方式,这顺序确实挺奇怪的。

    但要是不借助这种机会或是找个借口,就总是摸不清交换联系方式的时机,从结果来看没问题就行。

    「我的电话号码和邮箱是这个。」

    「啊,好,谢谢……」

    我将写有联系方式的画面给雪之下看,于是她慌慌张张地开始往自己手机输入信息。看到她念一个字打一个字的样子,我感到有些对不起她。

    以前翻盖机的时代可以通过红外线功能一键交换联系方式。现在则可以通过LINE之类的聊天APP扫二维码,联系方式交换起来应该更轻松了吧。

    但我的手机没有那种功能和APP。不,可能其实有,但我不知道而已,至少我用得不是很熟练。

    至今和我联系的人就只有那么几个,所以靠邮件和短信也没啥问题。

    但考虑到今后,比如考上大学之后的事,还是有必要装上这类基础交流工具的。

    听说现在更多的人是通过聊天APP和社交网站的私信相互联系。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有一个人的联系手段不同,精力成本就会增加。因为本来发到LINE群聊就能搞定的事却要专门重新发一次。

    「果然还是LINE比较方便吧?」

    看来我也终于迎来引入LINE的时候了……我可以用『光美』和『偶活』的表情实行表情包轰炸了吗……『甜梦猫』的表情包怎么还没出来啊……

    我抱着悲壮的觉悟,不经意地问道。

    「如果是简短的对话,或是通知一些事情,用LINE是挺方便的……」

    雪之下将手放到嘴边,一边思考一边说,但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露出恬静的笑容。

    「……但花时间慢慢写邮件,以及等待回信的时间,我都挺喜欢的。」

    「……是吗。」

    她的这个回答,我觉得真的很讨人喜欢。不惹人生厌,纯净聪颖又直率的美,很适合她。

    但要是被她知道我在想这些事情会有点难为情,所以我假装打了个哈欠。

    「那就看情况分开用吧。」

    我随便回了一句,于是雪之下点了下头。

    「要不先创个号呗?」

    「嗯,现在就创。」

    实际上,有LINE更方便是肯定没错的。特别是表情包,极其便利。不知道怎么回的时候,只要发个莫名其妙的表情包,既留下了已回信的事实,又能中止对话。表情包是个好东西啊……简直是孕育出沟通障碍的文化之精髓啊……

    我一边创号,一边高兴地想着要添加什么表情包。

    创完后,我把画面给雪之下看,然后我们通过二维码一下子就相互加了好友。

    「那你试着发条什么消息过来吧。比如说,猫咪的照片。」

    「好嘞。」

    啊哈我懂了,原来这人的目的是这个啊。不过还是不说出来好了。我随便选了张雪屋的照片,按下纸飞机的按钮,于是,消息的旁边立刻出现已读二字。

    有顺利发过去吗?我往旁边看了一眼想确认一下,却发现雪之下小姐正高兴地盯着自己的手机画面。这个人,沉迷在猫咪照片当中,没注意到我的视线吧?

    原来如此,这就是那个著名的「已读不回」吗。

    出乎意料的是,我却完全没放心上,也一点不觉得受伤。可能是因为我已经习惯自己的话传达不到别人那里了吧……

    我想着这些事情,这时,手机突然响起一个提示音。

    我看向手机,发现雪之下将刚才的照片发了过来,还附了一句「雪屋先生的照片,谢谢」。

    「雪屋先生……你这恭敬得让人害怕啊……应该说,恭敬过头了真恐怖。」

    「很、很奇怪吗?那要怎么叫才好呢……我不太清楚怎么尊称别人家的喵咪。」

    雪之下露出有些受打击的表情,撅起嘴唇,一副烦恼的样子。

    「直接叫名字不就好了吗……或是叫爱称雪君。」

    虽然我从不把雪屋叫成雪君,但爸妈和小町都是这么叫的,所以这算是我们家的官方爱称。既然叫雪君的人更多,正式名称干脆直接改成雪君更好吧。

    就在我思考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雪君派似乎又增加了一个人……

    「雪君……雪君……」

    雪之下看着雪屋的照片嘴里不停念道。然后,她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这已经不是最喜欢猫咪的喜跃,而是最喜欢猫咪的Monpetit了……感觉她迟早开始随身带着啾噜啊。note

    注:喜跃和Monpetit均为同一家公司下的猫粮品牌,但Monpetit的定位要更高档。啾噜是给猫吃的零食(即猫条)的品牌名

    「话说,你为什么不直接养一只……」

    既然这么喜欢猫,养一只一起生活不就好了……我将心里一直抱着的疑惑问出了口。于是,原本一脸幸福的雪之下收起了她的笑容。

    「一个人住的话不好养。可以的话,我想从小猫开始养起,但小猫必须要悉心照顾才行,这么一来我就必须向学校请假了……」

    「欸……请假……会不会太夸张了……」

    「这可是关系到它们性命的大事啊。你是不是把养猫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喵白宣言』你能完整唱出来吗?」note

    注:「喵白宣言」改编自佐田雅志的名曲「关白宣言」,歌词将丈夫对妻子的要求改成了猫对饲主的要求

    「好沉重的爱……不,你的想法很了不起,令人钦佩……『喵白宣言』我也能唱……」

    她向我投来严厉的视线,开始讲起大道理。她一本正经的口吻让我有些害怕,但说的话本身是没有错的。

    然而大道理是用来说的,不是用来听的。

    那就我左耳进后耳出,转移话题好了!

    「话说,你现在不是跟家人一起住吗,那就没啥好担心的吧。」

    雪之下就像忍受着头疼一样摸着太阳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她用极其庄重并饱含真情实感的声音说:

    「……你觉得那些人能带好小孩吗?」

    「好沉重……不,确实很有说服力。」

    我表示对此很有头绪。妈妈乃的育儿方式给人的感觉是「狮子会将自己儿子推入深谷杀死它」,对猫科动物来说肯定很恐怖吧。别说是猫科了,就连人科的我都怕。这之后真的要和那些人吃饭吗?note

    注:正确的谚语是「狮子会将自己儿子推入深谷」

    就在我害怕得浑身打颤时,雪之下突然卸下肩膀的力气,静静看向远方。

    「而且……我应该会在不久之后再搬出去住。」

    「啊,也是呢。到时候还要上大学。」

    「对,这确实也是个原因……」

    啊?「这确实也是」?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吗?——本来我想这么问的,但没能问出口。

    因为雪之下湿润着眼眸垂下了头。

    长长的睫毛就如同被朝露打湿的花瓣一般轻轻伏下,牙齿轻咬着饱满艳丽的嘴唇,她从嘴里轻声呼出一口气,看起来就像是在憋住不哭一样。

    她的侧脸看起来虚幻缥缈,令人痛心。这时,雪之下用修长的手指拭去眼角的泪珠,然后用手捂住嘴巴,吸了一下鼻子。

    「要搬出去的话就会和猫分开,那绝对很难过……所以,在家里是没办法养的……」

    「这、这样啊……」

    这个人,只是想象了一下和还没开始养的爱猫分开的场景,竟然就露出了这么悲壮的神情……即便在我至今看过的表情里,难过的程度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这时候其实只要叫她来我家看猫就可以了,但这实在是有些难为情。

    而且以猫为借口把她邀请到自己家里,莫名给人一种渣男的感觉。比如像「我有在养猫哦。要看照片吗?」「欸,好可爱!」「对呗?啊,要不到我家来看猫?」 之类的对话,听起来就像是别有用心的轻浮男一样。

    我是希望雪之下雪乃务必不要被这类无聊的把戏给骗到。

    ……不行,越来越担心她了。我在心中坚定起誓,反正也交换了联系方式,今后就定期发些猫咪照片给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