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4 Interlude 很遗憾,她面前的任务堆积如山。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图源:青叶

    翻译:核空核散

    又——搞得这么麻烦了……。

    我这么想着,抬起头透过学生会室的窗户,看向对面的特别栋。

    直到刚才我还身处的特别栋四层的侍奉部室,已经彻底地熄了灯。正在下沉的夕阳正在照射着它。

    结衣学姐啪——地用力拍了一下手,今天的侍奉部活动就被强制终止了。保持那个样子,继续处于只听得到叹息的空间里也什么都做不了,结衣学姐,判断得好啊。不愧是已经习惯了的人。

    那种话结衣前辈以外的人是说不出口的——。对她稍微敬佩起来了。

    学长和雪乃学姐总是在奇怪的地方顽固得像傻瓜一样,不管情况变得怎么麻烦都不会让步。明明平常可以顺利地糊弄和躲避过去,这种时候就躲不掉。到底是什么啊,武士吗。

    跟那种武士们打交道,只是新人部长note的大米妹妹,我觉得应该说不出「你们太麻烦了今天就解散吧!解散!」这种话。嘛,结衣学姐也不会这么露骨地说出来。

    译注:此处应该是双关,原文为「新米」,日语中一个意思为「新收的大米」,另一意思为「菜鸟、新人」

    大米妹妹性格上也挺狂躁的,所以可能习惯了的话也会能够说得出口,但她对于雪乃学姐和结衣学姐似乎也是抱有相当的敬意的,所以还会需要一段时间吧。话说那孩子为啥对我就没有敬意呢?不太妙吧?性格挺狂躁的,果然是跟学长有些相似,挺狂躁的。

    感觉这样的话,可能这种麻烦的状态还是会持续一段时间。

    好麻烦啊……。

    啊,也不是说非得要待在那个部室才行,所以不管多麻烦也无所谓。

    我既不是部长,也不是部员,也不是经理。……那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吧?

    所以啊,真的。

    我待在那里的理由本身就很暧昧了。

    学长和学妹、朋友这类的,不止是这样的关系,不如说是经常一起专心于悠闲地喝茶这种非常驻的状态。

    说到底我也只是来宾、客人。不过,受到款待的权利还是有的,给我泡杯茶也是当然的事情。

    然而,仅仅如此罢了。

    那里,那间部室,是否能够称为我的存身之所,还挺微妙的。

    虽说如此,比起刚分班之后换了的教室、有着过于频繁地联系过来的新部员和毫无保留地展露对抗意识的高一女经理的足球部来说,可要舒服得多了。

    结果,现在能够挺起胸膛,断言「这里是我的!」的地方也就只有学生会室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顺其自然,一开始感觉是被骗了,做做看之后发现真的完全是被骗了。我是这样开始当学生会长,但之后感觉还干得挺顺利的。

    身份是部下年纪却比我还大的副会长、完全不对我敞开心扉的书记妹子,要和这两个人打交道。开始的时候学生会室还是处于有点尴尬和缺少回应的状态下的,现在却已经是久居为安,成为了属于我的领地(房租0元,无押金无礼金,期限一年)。

    ……唔,本应这样的,进入新学期了嘛,就变成了不得不觉得有些无语的状态。

    首先第一,我桌子上堆积成山的文件……。

    之前办的联合舞会出现了很多疏漏,其结果就是我积攒了大量工作。拖延着就出现了利息note开始累积的势头。这利率是怎么回事啊,瞧不起客户吗。从ATM取出的瞬间作为手续费直接消失到底是要怎样。

    年利率:0.002%

    明明最近才刚搞定新生欢迎会这种活动来着……。

    可以的话真想请个两年的假,但即便如此工作也不等人。马上又是球类比赛啦、学生大会啦,之后麻烦的活动还会接连不断note。我个人而言的话目黑还比较有时髦的感觉,所以正想推荐目黑的。

    译注:「接连不断」的原文为「目白押し」,目白站位于东京丰岛区,目黑站位于东京目黑区,相对来说更靠近涩谷

    目前而言,必须要对接下来的球技比赛和学生大会做些准备了。

    我在旋转椅上华丽地决定了顺序,左手企划书,右手红笔,点头确认。

    学生大会还有些远,以临近截止日期、纳期之前、不超过deadline为基准考虑的话,首先是要考虑最早到来的球类比赛。

    副会长交上来的企划书平平无奇,完全看不到让人感到值得褒奖的东西,非常普通的企划书。

    基本上沿用了去年的格式,内容也是沿用去年的。篮球啊排球啊足球啊,THE•球类比赛这种感觉的排列,趣味性为零。

    太棒了。突击工作,就应该这样。

    我一边哼着歌、不时用红笔戳一下自己的脸,一边严格地批阅着副会长交上来的企划书。内容倒是无所谓,但要实现起来就容易疏忽。本来也是一项挺麻烦的集体活动,所以也不存在什么审得过分严厉。

    学生大会反正没人关注所以随便办办就好,但球类比赛是娱乐类型的活动,想要「享受青春」的家伙们可是会干劲十足的,所以会很麻烦。

    那帮人就算是因为自己出问题而没法好好享受,也会直接找运营方的麻烦……要只是在SNS发发牢骚的话还算是有点可爱的等级,但那些会直接发过来让这边了解的「热心人士」和表示要公开抗议的「正义人士」是真的会找事的,特别麻烦。真的麻烦。

    去年我还只不过是笑着给男生们加油助威所以还挺享受的,甚至可以说毫无难度。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然而比赛一结束,那些认真搞部活的人就用京都人一样的口吻说着「助威好累啊~」搬着支架,其他女生还会跟我说些看起来像是讨好其实是嘲讽的话,真的很要命。

    那之后的庆功会也是很麻烦。玩嗨了的蠢货居然说要去居酒屋,二次会去卡拉OK的时候还会把肩膀靠上来。等到我好不容易觉得解放了的时候,又不得不在班级的LINE群组note里面发些语气适中不会招人讨厌的回复和表情。更有甚者会像是男朋友一样在LINE上问我『今天辛苦啦~平安到家了吗?』……那不是肯定到家了吗!别问这么无聊的事情行不行!话说你还根本没和我交换过联系方式吧!为什么就擅自发信息过来了?

    又名:多数暴政

    一想起去年的事情我就「咕」地呻吟了起来。

    好了,停下停下!今年我是运营一方的人所以可以避开班级里那些麻烦事,从另一方面来说就是有工作要做,太棒了!

    嘛,要是工作就没办法了。跟学长他们侍奉部的麻烦程度比起来,工作还不算什么。工作的话肯做就能做得完,比他们那个好多了。可以的话其实不想工作,但是努力工作的话反而会有加分。

    明明不喜欢却还是在努力,我可真厉害。不如说,有了「明明工作这么累人还是努力工作」的这种属性反倒算是赚了。

    我很棒哦,我要加油哦。

    这么试着哄了自己一会,但我对工作以外的事情也不能就这样熟视无睹。

    我把被红笔批注变成了全红的企划书放在桌子上,朝着学生会室的角落瞟了一眼。

    坐在那里的是我的同事,副会长和书记妹子。

    我们的交情也变得比较长了,本应是已经看惯了的情景,但最近却怎么看都感觉跟之前不太一样。

    副会长没有和平常一样揉自己的肚子。明明一般他每天都是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呜咽着做工作的……。

    大概这样,那「智力测试吗」一类的事情就先放一边。

    变化最大的是书记妹子。

    进入新学期之后,书记妹子变得可爱了……。以前编成三股的黑发,现在编成一股垂在胸前。和缓地撞击、形成波浪,感觉有点色色的。而且还不戴有框眼镜,似乎是改用隐形眼镜了。大概还是圆形透镜,就是能让瞳孔看起来更大的那种。

    本来五官就比较端正,皮肤也很白,觉得还挺可爱的,之后却突然摇身一变就让我觉得非常困惑。本来算是老实和清秀的她在长假结束之后变得时髦起来了,让人有些心动。

    我对于可爱的女孩子(比如我)和为了变得可爱而努力的女孩子(比如我)都是很喜欢的,所以在我心里书记妹子的股价涨停板了。然而对应的,副会长的股价是跌到最低值。

    不过副会长和书记妹子变成怎样倒也无所谓就是了。比起那个,请好好工作哦?别小看工作啊?给我干活?

    我朝他们投出这样含有压力的视线,然而两个人完全没注意到,在那里窃窃私语咯咯地笑个不停。

    「嗯——……。果然棒球这部分很难办啊。」

    稍微看了一会后,副会长唔地叹了一口气,一副头疼的样子。然后书记妹子也跟着严肃地点了头。

    「大概是呢……」

    「不管怎么弄,地点和器材都有点……」

    「嗯……。是这么回事啦,不过我有点搞不懂规则。」

    书记妹子害羞似地轻轻笑了起来。

    你们俩啊,不是也参加了我们办的球类比赛相关会议吗……不过,我的眼睛可不会被糊弄过去。

    男生如果认真地说出什么话,那是希望找到共同话题然后给自己加分(个人经验)。

    「也没那么难啦。」

    如我所想,副会长这样说着,还露出了颇为从容的微笑。

    「牧人同学打过棒球吗?」

    「以前有一点经验。」

    书记妹子稍微歪了一下头,而副会长用手指摸了摸鼻子,像个孩子王一样笑了起来。虽然跟我没啥关系啦,但一般人对你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可是会不爽的。

    不过,在书记妹子的眼里那大概挺帅气的。她眼睛睁大,同时瞳孔也开始闪闪发亮。

    「诶——,感觉有点意外啊。」

    「是吗?我现在也偶尔会去击球场玩玩的。」

    「诶,好厉害——」

    书记妹子露出了喜悦的微笑。然而另一方面,我完全不知道有啥厉害的,不禁开始苦笑。

    副会长紧接着故意咳了两声。

    「那下次一起去吗?」

    「嗯,啊,不过,我运动方面不太行……」

    书记妹子稍微有些困扰地笑着,如是说道。

    她这样一说,副会长刚才还散发的得意气息直接消失殆尽。

    「这、这样啊……。嘛,运动也是分喜欢的和不喜欢的嘛。」

    副会长开始说这种含糊的话,似乎是想找个台阶下。

    不是,给我去啊!按照刚才这发展肯定是要去的吧!随口说一句『我来教你』就能约好了吧!失落个啥啊?

    我变得有点焦躁,书记妹子看起来也是如此。「那个……」,她小声地开了口。

    「也不是说讨厌,在边上看着、加油助威的话还是喜欢的。」

    她这么说出口的瞬间,副会长一下子就抬起了头。

    「这、这样啊!那、那……要去看看吗?我觉得在球场里看棒球的话,可能会有所改观。该说是有大型活动的感觉呢,或者说是有演出的感觉……。海洋队note的球迷都很热情,助威的时候感觉也很帅。在现场听的话直接就燃起来了。啊,还有球场里面的食物也很好吃。」

    译注:千叶县的职业棒球队名为罗德海洋

    而且,语速好快,超级快。快得让人觉得有点恶心。

    就是有人只在谈到自己擅长的领域的时候才会变得嘴皮子很利索。嘛,就是在说学长。这种事情我真的觉得还是改了比较好。

    虽然我自己在心里说着扫兴的话,但是书记妹子却满脸高兴地微笑着点了头。

    关系好就已经很足够了……。什么情况?在交往吗?不许小看工作啊?给我去干活?

    我朝着他们投出了带有怨气的目光,然而两个人就跟理所当然似地,完全没注意到。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无意的,两个人比刚才贴得还近了。

    「球场里有卖什么食品啊?」

    「卤煮大肠很有名的!那个是绝对要吃的!我也特别喜欢吃!」

    书记妹子一问,副会长就趁着兴头回答。然而听到了这个回答的书记妹子一瞬之间表情就变得僵硬起来。

    「啊……卤煮大肠……诶……有点意外啊……」

    「是吧?不过那才跟球场的气氛搭啊。风大的时候会有种『就是这样』的感觉!」

    副会长好像是越来越投入,继续用比较快的语速说着。不过书记妹子就只是简单地附和了一下,对此好像没什么兴趣。明显是一听到大肠就没了兴致,开始不怎么回应了。

    原来是不喜欢吃大肠和小肠之类的东西啊……差不多有三成的女生是吃不了大肠的(个人经验),虽说我是挺能吃这个的……看来书记妹子就是属于那三成的人之中。

    我这么想着,那边看来就算是副会长也察觉到气氛不太对,用「嗯……嗯?」这种意思的困惑表情偷看了好几眼书记妹子,然而书记妹子却毫无回应。出、出现了!女友猜谜~!

    就是说如果回答不上来第一问「Q:……」的话,第二问会出现的就是「Q: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你第一问就什么都不说,别人不是根本没法回答吗?虽然我是这么认为的,但希望对方能正确地理解,这才是少女心嘛。嗯嗯。

    副会长还是回答不上来,哒、哒、哒、哒、哒……思考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

    随后,作为回答错误时会出现的蜂鸣器的替代,书记妹子轻轻地叹了口气。

    可惜!回答错误!作为对搞错了的副会长的惩罚,现在献上沉重的气氛!这对我来说可也是一种惩罚啊。

    你们能不能去别的地方做这种事啊……

    不管是在部室还是在学生会室,最近我好像一直在被迫旁观这种对话,有这种压力,我都感觉自己要折寿了。

    总是这样的话我也会情绪低落。虽说很麻烦,要不要做点什么啊——。真麻烦。

    虽然真的很麻烦,但要是一直放着不管,肯定会变得更麻烦。

    那样的话,我就只能用我的方式来做点什么了。虽说很麻烦。

    我在心里不断抱怨着,同时左手拿起企划书,右手捡起红笔,华丽地在旋转椅上转了一圈,借着这个劲头,我把画了个大叉的企划书递回给副会长。

    「这个,重交一份。」

    看到企划书被返还到眼前,刚才还情绪低落的副会长一下子抬起了头。一副「呼——得救了!」一样的表情,不过他一翻满是红笔痕迹的企划书,面部就开始抽搐。

    「那个……有、有哪里不行的吗……」

    我又一次转起旋转椅,优雅地交叉起双腿,同时把肘部撑到桌面上。

    「你觉得是什么不行呢?」

    我这么笑着摆出一副混蛋上司的样子,副会长的嘴巴一张一合,然而也说不出话来。

    「嗯——,嘛,虽然这样也行吧~。虽说是还行,感觉还是应该做得不太一样呢。该说是难懂吗……感觉太普通了吧?我想看点不太一样的形式啊。」

    已经从内行模式脱离的副会长现在变成了接待混蛋客户的模式。「哈哈」地干笑着,开始揉起了肚子。

    「咕,具体来说是哪里……」

    「思考这个不就是副会长的工作吗?」

    我自认为送上了致命一击,如果再给个甜美的微笑,比赛就结束啦。副会长拧起眉头,嘴巴张开成三角状。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产生了裂唇嗅反应note的小猫。

    译注:裂唇嗅反应,指部分哺乳动物为了更好地感知气味或外激素而半张开嘴、翻起上嘴唇的行为

    很好很好,爽快地释放了压力……,我还在这么想着的时候,估计书记妹子也觉得副会长太可怜了,朝我投来了似乎是责备的视线。不妙,还是在被发火之前进入正题比较好。

    我稍微咳了一声,开始在企划书上用手指指来指去。

    「稍微考虑一下那种有点奇怪的比赛不也行吗,也有的吧。就是那种钻进很大的球里,像是踢足球的那种东西。」

    听到我一本正经的发言,副会长突然就重新开始进入工作状态,点了点头。

    「啊啊……。就是在Round1note有的那种……」

    译注:Round1是日本全国连锁的一家大型室内综合运动场

    「就是那个。」

    我把刚才还摇晃着的手指向前一点。具体是什么比赛我也还不清楚,但我跟副会长说的应该是同一个东西吧。

    「有那种项目的话,气氛肯定会高涨起来的吧~」

    「原来如此……。那样的话就算是不擅长运动的人也能一起参与……吧。」

    副会长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偷偷看向书记妹子。

    诶——,这个人居然有在顾虑她啊。这不是挺能干的吗……我感慨啥啊,本来我不就是想要帮他一下的吗。我跟着点了点头。

    「是的是的,有这种感觉的项目也不多。麻烦挑几个作为备选去考察一下吧,去现场看看的话应该作用很大。也拜托书记啦。」

    我对书记妹子用力地眨了眨眼,她愣了一下,但总算是领会到我的意思,用力地点了点头。

    「要去Round1的话新习志野note那家是最近的。」

    译注:新习志野站为京叶线沿线车站之一,位于千叶县习志野市茜滨地区

    书记妹子和副会长一边用手机查资料note,一边互相把脸凑近,开始讨论什么时候去考察。这样就有约会的名头了吧,虽然我也不清楚。

    译注:此处渡航玩了个冷笑话。原文为「スマホでスマスマ调べながら」,スマホ指智能手机,スマスマ指一档名为「SMAP×SMAP」的综艺节目,这个句子里渡航把スマスマ当作副词使用

    学生会室的气氛终于有所好转,总之这就算圆满解决了吧……真的,太麻烦了。

    我长叹一口气,用手揉揉自己的肩膀,副会长突然察觉到什么,小心翼翼地看了过来。

    「那个,企划书要什么时候交……」

    一听到他这么问,我不禁「哈?」地歪了脑袋。我也还没考虑到这么多啊……

    说实话,就算想增加一些奇奇怪怪的比赛,我们也没有买器材的预算,更没时间准备,其实我是打算之后再把它否决的……就只是想要随便问点什么转换话题来着……。

    但也不可能把这话说出口。于是我用指尖绕了绕头发,随口敷衍一句。

    「啊——……,那就今天之内吧。」

    明明没有深思熟虑却笑得仿佛有什么深意,我「嘿嘿」地微笑着,而副会长的表情却开始变得僵硬。

    「诶……。今天之内……今天之内……?那什么时候去实地考察……」

    「开玩笑开玩笑,下周一就可以啦。」

    我赶紧订正。快要哭出来的副会长也明显松了口气,而我也得以从书记妹子带有压力的视线中解放出来。终于能松口气了……。

    一说出这种敷衍的话,我就深切地体会到自己已经完全熟悉了学长的做法了。

    那个人今天还在说「那就是说,明早第一件事就是这个啊……」,还强词夺理地说什么「就算作为第一件事做掉了,不也没法进行确认吗?就是说到傍晚再做也可以啊……」,甚至还有什么「明天是星期五啊,能拖到星期五傍晚的话那再拖到星期一不也行吗」,净说这种任性的话。怎么回事啊?不光性格,连时空都能歪曲吗?如果我这边动摇了的话,他就真的会拖到周五最后的时刻,性质很恶劣。

    总是这么麻烦会让人非常困扰啊,真的。

    想着这些事情的我,一直在出神地看着副会长和书记妹子。

    两个人连肩膀都几乎靠在一起,看着同一台手机,讨论着各种各样想要尝试的事情。从边上来看两个人亲密到了别人都插不进去的地步。

    ……你们要是有这么好懂的话,我这边不是就能想出办法了吗。

    我用手撑住头,嘟囔着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