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4 Interlude 他并不知道,发送之前的诸多纠结。
    公共汽车缓慢地行驶着。

    下课之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但对于部活结束来说还有些早,对于离校而言,是一个很微妙的时间点。车上乘客的身影非常稀疏。

    平常会坐这个公交车的乘客中似乎大多数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但现在已经过了高峰时间段,所以有种孤寂的气氛。乘客散落地坐在各个座位上,看起来会更加冷清吧。

    早上高峰期的时候载客率都可以说超过了100%,非常地混乱和喧闹,而现在却安静到仿佛咳嗽一声都是罪过的地步。在红灯处停下的时候,透过方正的车窗看向外面的风景,仿佛身处美术馆一般。

    然而开到公寓的阴影中的一瞬间,刚才还描绘出夕阳景色的风景画也变成了阴沉的人物肖像。作为其模特的人物正摆着一副阴沉的表情,肩膀无力地沉了下去。

    表情非常可怕。

    看到这个情景不禁笑了出来,画中人的表情也同样扭曲了。

    放学后目送她离开的时候本想着笑得更轻松一些的,但也许当时的表情其实和现在差不多。

    不如说我的表情本来就很阴沉吧。客观来说我的长相不能说是阴沉。看到跟我长相相似的姐姐的话就能明白。本来是与那种代表着破坏、享乐和颓废的开朗表情并不相似的东西。

    那么,果然现在玻璃上反射出来的表情并不是产生于外貌,而是产生于我的内心吧。

    即是说,我的不安。

    既有不安又有放心,胸腔中满是嫉妒和喜悦。

    人真是矛盾……。我轻轻摇了摇头,用手撩起垂到脸旁的头发。不经意间指尖碰到了脸颊,由此发觉表情不像之前那么僵硬了。

    手放回到膝上,轻轻抚摸着她握住过的那只手。

    这对我们来说,大概是必要的吧。

    在冬季结束的那一天,我与她之间出现了一道墙壁。或许只是我擅自制造出来的而已。

    那就像是一张无形的薄膜一样,让人完全察觉不到,也不存在什么违和感,但确实把我和她分隔开来。这使得我们犹豫着,不再互相触碰,话语也梗在喉咙里难以启齿,就连互相对视都变得艰难。

    但是碰到她的手时,这道墙壁就被打破了。小心地握住她的手之后,她手中的温热也传递过来。

    时隔许久再次面对面地看过来的她,果然是很可爱、惹人怜爱。从心底里不希望失去。

    正因如此,我们才应该给这种新的关系找到合适的形态。

    「朋友」这个词还不足以描述我们现在的关系。

    更加要好、矛盾、怜爱、冲突、理解,虽然现在扭曲得像是马上要崩溃一样,但肯定不会分离,会是如同石头一般的形态。

    要到达那种程度,肯定会花费许多时间吧。

    为此,她——我的朋友,由比滨结衣先迈出了这一步。

    所以我当时可以心情舒畅地目送她离开。

    真的是心情愉快的、爽朗的,可以说是直率的微笑。真的……真的是……。

    内心里的话语开始间断,最终消失。残留的语言变成了叹息。

    把头靠上玻璃窗之后,又一次叹息了,玻璃窗上瞬间出现了雾气。

    我对支持由比滨同学完全没有感到后悔。反而因此,之前一直存在于内心一角的疙瘩消失不见了。

    但叹息会持续到现在,则是因为心中仍然无法消退的不安。

    我并没有问由比滨同学具体要说什么,我也没权利指手画脚。而我也没办法知道他听到那些话,会怎么想。就算知道了,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我、我们究竟算是什么呢。

    公交车经过了一个、两个站点,下斜的夕阳离海的方向越来越远,公交车也逐渐开向夜晚。

    开到跨越国道的立交桥上时,引擎声突然变大了,我的手机此时也震动了一下。

    考在窗户上的我慢慢直起身,从外套的口袋里取出手机。

    一打开屏幕,我的双眼也睁大了。

    通讯软件上只显示出一句话。

    看到这样毫无趣味和修辞的一句话,我愣了一下子。或许应该说是被惊到了。

    明明没必要特地来说的。

    我不经意地苦笑着,叹息着。

    想到应该要回复些什么,我就开始活动起自己的手指。

    颜文字的种类很多,还没用过的表情包也很多。有关昨天的道谢、今天部室气氛不好的道歉、有对我和由比滨同学好好对话,还有希望认真听由比滨同学说话这些事情,今天没必要顾虑我,之后还想和你好好对话。还有……之后为了交流起来更轻松一些,找一些别的话题……最好是他会感兴趣的话题……。

    我认真地思考着,一下子发现自己已经打出了差不多四十行字。

    我盯着手机,仔细检查刚才的这段话,不由得歪了头。

    ……是不是分几次发出去会读起来方便一些呢。

    不,不对。不是这个。

    虽然还有很多想对他说的话,但他现在和由比滨同学在一起,这时候给他发这么长的文字会觉得不好意思。

    而且,如果这些话被由比滨同学瞥见,恐怕我会羞耻得想要明天请假不去上学。

    必须要冷静一点。

    不可以太兴奋,也不可以太消沉,不能太强硬,也不能太低声下气。

    我长出一口气,冷静下来重新再读一次。可是,越读越觉得羞耻。不行,这不行, 如果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可能已经害羞得要把脸埋进枕头翻滚。

    我连续敲击删除按钮,一口气把这些话全都删掉。

    要重新组织出最简洁的语言。

    『知道了,不用在意我』

    这样就可以了吧。我对此没什么信心,于是重新检查了一次。

    ……说是「知道了」好像还是会给人一种在担心的感觉。就像是居高临下似的,会让人觉得「您哪位啊」。明明不是很清楚还要说这种话会觉得羞耻吧。而且,说「不用在意我」感觉也有点奇怪……如果特地说这句话,那反而正在在意的不就是我吗。

    这也都删掉吧。嗯好的,删掉。

    但是,这样一来我就没有可以说的了。

    首先把必须要传达给对方的东西写出来吧。我重新端正坐姿,伸直了后背。

    我已经知道他说的事情了。

    也接受了她说的事情。

    如果只需要传达这一点的话。

    『了解』

    仅仅两个字。只写下这些,然后按下发送按钮。

    其实还有更多想要说的,还有更多想要传达给他的。但是一次性全部传达给他也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首先从这两个字开始。

    从仅仅两个字开始,一点一点增加、不断累积,有一天会再次发送这两个字的吧。

    所以首先从这两个字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