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4 9 于是,那扇门扉再次被叩响。
    新的关系。

    虽然这么说,但也不是能从昨天到今天就能立即切换的。

    如果有升学或是就职这种半强制性的环境变更的话,还能把意识转换过来,但要是说更新已有的人际关系,还要稍微麻烦一点。

    如同智能手机的系统更新,一开始的时候会有不好用的地方,还会花掉很多流量,如果新增了用不到的功能,那还会相对地增加手机的负担。

    作为我妹妹的世界之妹,比企谷小町也是这样。

    至今为止她的属性是作为我最爱的妹妹,但现在新增了一个我所属的侍奉部的部长头衔,在部内组织结构中已经成为了我的领导者。等等,在家庭内部小町也是地位在我之上的,这个先不要说了。

    上司与部下,我对这种新关系还有感到有些疑惑。

    在由比滨提议强制结束部活、绕道一起回去的次日,放学后,现在,就是这个瞬间,我正在疑惑着。

    部室里的情况跟昨天相比没什么变化。

    由比滨和一色聊着各种话题,雪之下泡过红茶之后就低下头看书,不时发出一声叹息。

    只有一个人——小町的行为有些变化。

    「唔吭……」

    似有深意地清了清嗓子之后,小町手提着纸袋向我走来。好的,知道了,知道了哦……

    我向她点点头作为回应,立即站起身,和小町一起走向雪之下。看见这一幕,由比滨不可思议地眨着眼,一色皱起眉,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作为当事人的雪之下听到我们的脚步声之后,抬起头,脸上出现了为难的笑容,歪了一下头。「有什么事吗?」她带着困惑的目光问我们。

    小町报之以灿烂的微笑。

    「雪乃姐,这个,一点小心意……」

    小町一边说着,一边拿出荷兰屋note的点心礼盒,恭敬地呈上。其身姿有如为部下的失误而登门道歉的上司一般。我对「妹妹上司」这一新的概念感到非常迷惑。照这样下去,又要打开一扇禁忌之门了……。嗯~,感觉也挺不错的。

    译注:荷兰屋是千叶县本地的点心品牌

    但是,就算是妹妹上司,对于荷兰屋点心礼盒的说法还是有些语病。那可是荷兰屋的点心礼盒啊?

    「不,不能算小心意。是特别棒。」

    「闭嘴哥哥,闭嘴」

    砰的一声,小町用手肘捅了一下我的肋部。遭受了真实系伤害的我发出「呜」的一声开始挣扎,小町对此不予理会,继续笑着面向雪之下。

    「啊,雪乃姐请收下吧」

    对于小町有点强硬地递过来的这个荷兰点心礼盒,雪之下困惑不止。但是她还是收下了。

    「谢、谢谢……这是什么啊……」

    「啊,因为哥哥受到款待了,这是回礼。我和哥哥一起选的。」

    小町嘿嘿笑着搓着手,如是回答道。雪之下则朝我窥视一眼。

    「比企谷同学也一起?」

    「啊——嗯嗯。算是吧。」

    其实是小町替我选的,不过选择荷兰屋的是我,小町完美地把握住了我的品味,所以等于是我选的。实际上考虑到是作为礼品的话,是买了混装礼品「千之叶果集」note。

    译注:荷兰屋的一种商品,按所含点心的数量分成七种,价格依次上升

    「……可以的话,和父母一起吃吧」

    「诶,嗯……」

    虽然这么回答了,但雪之下的视线落在点心的包装上,仅仅是无精打采地抚摸着。从那撅着嘴的表情上来看,是不知道怎么处理它,看起来还是有点闹别扭。

    看到这样,小町凑到我这边,很小声地说。

    「道歉啊……。道歉道歉道歉道歉……」note

    译注:出自日剧《半泽直树》第二季中,伊佐山泰二对半泽直树的台词

    真是的,这部长怎么回事啊,是伊佐山部长吗?我知道了所以别在我耳边一直叨咕了……。由比滨和一色可是一直在看这边啊我也会觉得害羞的啊。说到一色都觉得有点尴尬了。有能的上司可不会在外人面前训斥部下哟,小町……

    如果可能的话我是想换个时间地点再说这些话的,但是有必要现在就说。不只是为了道歉,还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

    「那个……下次被问到的时候我会好好回答的……抱歉」

    我向前迈出一步,低下头。

    心中所想的一说被出口,就变成了谎言。

    不管怎么想要接近「真实」,但没有办法能把人的情感完完全全表达出来,所以说出口的瞬间就会劣化。因此,大概没有人能知道我的话语究竟传达到了多少。

    只用语言的话感觉还不足够诚恳,所以至少要合乎规矩地带上包装精美的点心,可能才表达得出来自己的想法。

    「这样啊……」

    然而,小声嘟囔着的雪之下看起来是在微笑。撅起的嘴一下子张开,眼神变得柔和,刚才还似乎不知道放在哪里的手抓住了礼盒的包装。

    然后,我以为是要用那纤细灵巧的手指抓几下包装纸,但下一秒她就开始将其拆掉。

    「啊、喂,你在干啥啊……」

    雪之下并没停下手,像是被留在家里的猫一样愉悦地继续拆着包装。那个,这是给令堂和雪之下家其他诸位品尝的东西……

    我愣住了,而雪之下则回以微笑。

    「这种事情等下次见到母亲的时候再做吧」

    「诶……还有下次吗……」

    「当然了」

    雪之下做出了简短的回答之后,笑了一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让人不高兴的下集预告。只让人想得到脑袋上有倒数计时的那种角色。

    「那么,机会难得,大家一起来吃吧」

    「啪」的一声,雪之下打开了盒子。响起了「太好了!小町本来还想着也给自己买一个来着的~」「我超喜欢这家的点心的——」note「诶——,我好像还是第一次吃」note这样的欢呼声。就连送出东西的我都身体前倾,说着「诶?可以吗?」

    译注:由比滨的发言

    译注:一色的发言

    雪之下将颜色各异的点心摆放到盘子里。

    那我就不客气地开吃了!在我伸出手的瞬间,似乎是为了躲开我一样,盘子滑动了起来。

    有种进行了时间穿梭的既视感……。我半睁着眼斜视着看向犯人。

    「……诶,怎么回事,欺负我?」

    「不是欺负,是管教哦」

    雪之下镇定自若地说着,一边拿起我想要吃的花生派,拆开包装之后举了起来。然后把另一只手伸到我面前制止了我。

    「比企谷同学,等一下,等等,你回家再吃」

    「不用你特意说,而且我基本上一直都在家的」

    我苦着脸对看起来很开心的雪之下回答道。雪之下听到之后,把手放到嘴边,看起来是在思考些什么。

    「是吗,那有必要带你出去散步了呢」

    雪之下说到这里之后停了一下,轻咳之后,一下子红了脸,用与平日不同的似乎有些害羞的声音继续说。

    「那个,比如这……这周周末……」

    「不去啊……」

    我秒答之后,雪之下眼中似乎出现了泪光,瞪着我。

    「哈?」

    「诶……」

    能不能不要用这么低的声调说「哈?」啊?时隔许久又感受到了恐怖……。话说回来,如果我们说要去散步的话,说不定真的就只是散步了。我们俩真是一点也不会随机应变啊……。现在应该要重新商量一下才对。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雪之下就继续开口了。

    「你有什么安排吗?果然是没有吧」

    「给人回答的时间也太少了吧。freestyle比赛可是回合制的,要遵守规则啊」

    另外,还希望你能解除一下「等一下」的命令。雪之下仍然顽固地举着花生派不肯放下手。没问题吧?胳膊不会累吗?我们正进行着对话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了似乎是厌烦了的「哈……」的叹息。

    「……现在这个才要请你们到家里做啊」

    回身一瞥,是一色,边啃着油炸点心一边撇着嘴。小町见状给她续上一杯茶。

    「小町就算在家里也是经常管教哥哥的」

    「呜哇这对兄妹怎么回事好可怕、恶心、吓人……」

    「什么!?很失礼啊!啊不过哥哥很恶心倒是否定不了啊……」

    「就是啊」

    一色一下子指向小町表示赞同,小町也说着「是啊!」。两个人自顾自地就开始点着头,让我很难受。但现在也不太好管她俩。

    毕竟雪之下小姐的管教仍然在持续着。她有些生气,冷冷地追问。

    「有什么问题吗?时间?地点?目的?」

    「全都有啊全都有」

    现在在这里说这种事情,我觉得有点羞耻啊!能不能了解一下TPOnote啊?这个也请记住哦!都有点搞不清到底是谁在被管教了,但现在还能看到被高高举起的花生派,应该还是我在被管教吧。

    译注:TPO原则,即着装要考虑到Time、Place、Occasion

    然而,有个人影在悄悄接近那个花生派。

    由比滨踮起脚无声地接近雪之下背后,和我视线一对上,她就玩笑似地眨眨眼,把手指竖在嘴唇前。鉴于一色和小町都在不出声地观望着,那我也装作没看见吧。

    「那今天呢?肯定有时间吧?」

    「啊是挺闲的……你是不是太走极端了……?」

    我这么回答着雪之下的逼问,但在她身后,由比滨已经扑了上来。

    「嘿」

    然后开始啃食雪之下刚才还举着的花生派。

    「诶?……由、由比滨同学?喂……」

    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情况,雪之下睁大双眼,再次看看自己的手掌和由比滨。在雪之下刚才责备地喊由比滨的时候,由比滨已经一边吃着派,一边逃似地后退了几步。

    「不行啊,小雪乃~」

    在满足地咽下花生派之后,由比滨用嘴唇舔了舔手指,用胜者的口吻、像是小恶魔一般地露出了魅惑的笑容。

    「不好好拿住的话,我可就收下了」

    「……」

    雪之下似乎是对那笑容看呆了,愣了一会。

    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她很快就站起身,撩了一下搭在肩上的长发。如同一个知名女演员,桀骜、无畏,微笑起来像是女神一样。

    「居然有个小偷啊。这可是我的所有物」

    「是吗——?还不好说呢吧?你的视线稍微离开一点可能就拿走了哦。我可是很贪婪的」

    两人的视线一交错,感觉气氛都变得很刺人。但那眼神和嘴角都露出笑意,连部室里刚才响起的声音都带着快活。

    雪之下的视线自始至终都很冷淡,而由比滨却挑衅一般地笑着。小町的眼神紧张起来,一色则是在远处观望着。

    或许这就是我们之间新的关系。我们可以更轻松地互相伤害,这样就能够构筑起牢靠的关系。

    这种谬论肯定不是正确的,可以断定为错误。但正因如此,现在和那一年的时间才得以连接起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应该涉足其中。

    我哐地站起身,打断她俩。

    「你们等会,那个花生派明明是我的」

    「哥哥你怎么也抢起来了。跟你没关系给我坐下。嘿,给你吃这个」

    我一下子就被小町拉住外套的下摆,被拉回椅子上。然后她把盘子里最后一个花生派塞给了我。

    「哦,谢谢了」

    我难掩笑容,拆开花生派的包装。就是这个,这香味真棒啊……。我笑出了声,身形似乎有些丢人,雪之下和由比滨看到这一幕都长叹一口气,互相对视一眼之后没了兴致。

    「我来泡点茶吧」

    「嗯,要温一点的」

    雪之下柔和地微笑着,由比滨则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两个人一起开始准备泡茶。

    我远看这两人,那么是不是该开始享用这个花生派了呢。就在我张开嘴的时候。

    「真——是, 太温和了……」

    温柔且成熟、但又有些焦虑一般的轻声传来。

    嗯?我把脸转向那个方向的瞬间。

    就在这一瞬间,一色从对面的座位上探出身子,「啊呣」地一声。

    头发落在我的耳边,我手上的花生突然派被啄了一口。

    我还在愣着呢,一色得寸进尺地又咬了一口。

    「诶……这都是最后一个了……」

    完了。完蛋了,结束了。好的完结了。如此简单却无情的行为让我感到绝望。一色完全不理会我,把手贴到嘴上,看起来非常感动地睁大眼睛。

    「啊,真好吃」

    「好吃是当然的,毕竟是千叶引以为傲的千叶名物啊……」

    我恨恨地开口夸赞荷兰屋的底蕴,但一色完全没在听,只是用「嘿——」地一声敷衍了事,专心地在找装食物的盘子。

    「我在这种时候就会什么都想尝试一下的啦~。啊,剩下的给你」

    「啊不是,你说给我……本来就是我的……。」

    我下意识地看向手中的那个派,刚才被咬去三分之一,咬痕还清晰地留在上面。

    「诶——……,诶、诶……」

    「很好吃的哟?」

    一色这么说着,歪了一下头。

    她用手指抹了一下沾上颜色的嘴唇,像是悄悄话一样小声地说。

    「别人的东西最美味了」

    妖艳地笑着,似乎是开玩笑一般吐出粉色的舌头。微笑甜美得像是能溶解人的骨头,我看得有些晕眩。

    然后,砰。

    眼前出现了一个茶杯。

    「……」

    「……」

    隐隐约约飘上来的热气还伴随着冰冷的沉默。我向侧面稍微一瞥,雪之下和由比滨正冷冷地看着我。

    我咳嗽两声,转向小町。

    「小町,给你一半……」

    我把一色咬过的位置利落地掰掉,递向小町。小町则发出了悲痛的声音。

    「啊,别。不要用手直接摸啊。小町这就没法吃了」

    「喂?有点过分吧?」

    我这么说着。部室再一次变得喧闹起来。

    其中还混杂着新鲜的声音。从走廊里传来的,是像是蹦跳着急匆匆走过来的脚步声。然后响起的则是敲门声。

    我们互相看着彼此,最终视线都落在门上。门上嵌着的玻璃窗中隐约映出人影。

    是谁来了呢,应该是新的委托人吧。

    雪之下张开了嘴,但很快就摇摇头,无言地向小町微笑着。小町则笑着点头予以回应。

    小町用力吸入一口气,精神饱满地喊道。

    「请——进——!欢迎来到侍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