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5 2 出乎意料地,紧张和沉默悄然而至。
    在享用过一次茶点之后,以决定班级聚会大纲为目的的头脑风暴再次开始。

    总之现在设计好的就是要聚个餐。决定好要做什么之后,把各种细节都确定下来就可以了。

    说实话,这种时间上完全有余裕、糊弄一下就行了的工作,到最后期限之前随便做做基本就可以了,实在有什么问题的话,道歉就好了,我以前一直是这么过来的。但是,这次有些不一样。

    最根本的理由就是,这次的事情也包含了新人培训的性质。这个工作是新侍奉部,再进一步说就是它要成为新部长•比企谷小町的OJT。

    OJT就是On-the-Job Training的缩写,亦即是说,让她一边做工作一边对工作内容进行学习的有点粗糙的教育方式。要是有能细心教育她的指导者或者顾问在的话就好了,但不走运的话,据说也会遇上有些混蛋前辈搞不懂OTJ的正确含义,装出老派的工匠脾气,说着「我可不教……自己看着学……」而疏于指导。据说明明就不怎么教,还说「我只教一次,你居然不做笔记吗?」「你到了现场也要看笔记吗?」「不明白的话就来问啊」这种没有前后关系的话,新人的表情就像是被巴斯•挂布•冈田打出传说三连击的槙原一样。note

    译注:1985年4月17日,阪神虎与读卖巨人的日本职业棒球比赛中,阪神虎队连续三名打者──兰迪•巴斯、挂布雅之、冈田彰布打出全垒打,槙原宽己是当时读卖巨人队的投手。由于1985年是阪神虎队队史唯一一次拿到日职总冠军,这三连击也被称为传说三连击。

    非常遗憾,新员工是没法选择指导自己的前辈的。至少我要当个好前辈吧……。我转向后辈的方向。

    「……虽然已经决定了大方向」

    我严肃地摆出源堂的姿势note,盯住小町。

    译注:出自EVA

    「那么,小町啊。问题来了,接下来要决定好什么呢」

    噔噔!我在内心里给自己的提问加上音效,而小町讶异地看着我。不,不止是小町,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是「这人在说什么……」。一色都说「直接说啊」。

    只有一个人,雪之下雪乃立即稍微举起手,等着我让她回答。啊不是,这是我给小町的提问啊……。真是的,知道你不服输啦……。别那么坐立不安的,忍耐一下,啊。

    在大家尴尬的视线中,我尽力放着正举着手想引起我注意的雪之下不管,只是一直注视着小町。

    终于,小町也察觉到这是类似于进修一类的事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抱起胳膊开始思考。嘭、嘭、嘭、嘭、叮──note。在思考结束之后,她小声地开口。

    译注:敲打木鱼的声音

    「饭店和时间?还有,人数和费用吗……」

    呣呣,考虑到费用这一点很不错。不愧是平日就在做家务,有机会接触到家里收支状况的小町。这种费用的意识是很重要的。虽然之前感觉侍奉部是不怎么在意钱的,但现在外包工作很多的情况下,培养金钱意识肯定不会吃亏。

    「没错。那么,先从哪一项开始呢?」

    「饭店……不决定其他事项的话也没法预约,所以放到后面……要知道人数,费用才大概能计算出来,嘛,不知道啊。」

    小町一脸烦恼地左右摇晃着脑袋,最后还是不耐烦了。向我投来了「怎么办?」的视线。

    看到这样,我用力地点了一下头。

    「是啊。就是说,现在还什么都决定不了。」

    我继续摆着源堂的姿势这么说道,小町一脸嫌弃。

    「……什么啊」

    「好垃圾的提问……」

    「小企的教育方式,好差啊……」

    一色扫兴地半睁着眼深深叹了一口气,由比滨愣在那里,小声地开口。

    「没有,才不是。我只是在好好地教育她社会的严苛啊。因为向侍奉部提出来的,基本都是糟糕的坑人委托。我想让她现在就适应这种没道理的事情。」

    「究极的职权霸凌啊。」

    雪之下用指尖敲着自己的下巴,耸耸肩。

    被人狠狠说了一顿啊…… 然而,在什么都还没明确的现在,会发展成这样也是无可奈何。决定好了缴件截止日期的工作很麻烦,但是自由度过高的工作也很让人头疼。

    我们正在困惑着的情况看起来传达出去了。

    「不好意思啊,什么都还没决定下来……」

    富冈同学垂头丧气地小声道歉。就像是把「感到丢脸」这句话可视化了一样,她缩起肩膀,看起来快要消失了。

    「啊,没有没有!完全没关系的!这部分我们也一起来考虑吧!」

    小町慌忙出言安慰她,然而她的目光也游移不定,要先决定什么呢……看起来还在思索这个问题的答案。她看看由比滨、扫一眼一色,装作没看见我,最终视线停留在雪之下身上。

    雪之下见状,一下子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具体日期的话我们这边来提出几个备选项,选择能去的人数最多的那一天比较现实吧。」

    可能是因为刚才一直憋着说不出口,雪之下的声音显得格外地有活力。嗯、对,答案正确答案正确。刚才提问的优胜者是雪之下雪乃同学。给八万分(只给八幡)。嘛,虽然我是希望尽量让小町来回答的,但至少促使她思考的目的达到了。那提问环节到此为止,重新开始头脑风暴吧。

    「嘛,是啊。总之就先用临时性的方案来思考吧」

    「就是啊──反正不管定在什么时候,最后都会有人放鸽子,说不定也有人突然有时间就可以来了呢」

    看起来深有体会的一色这么一说,由比滨也「嗯,是……」地苦笑起来。真的,说「能去就去」的家伙真是烂透了!虽然就是我!

    我先不去想自己,而是看向富冈同学。

    「大概想在什么时间之前办?」

    「下周有郊游,所以想在那之前……」

    「哦,郊游」

    「难得去一次,所以想着要是大家先打好关系再去的话更好」

    虽然之前说什么都还没决定好,但看来富冈同学已经先想好这一点了。一问到她立刻就回答出来了。

    嘛,说得也在理。既然有郊游这种活动,那肯定是提前先加深关系最好。到那时再第一次互相对话,互相试探对方的话,不可能好好享受活动的吧。

    我一边点头一边这么想着,突然愣住了。

    郊游?

    「……还有这种空想出来的活动吗?」

    都高中三年级了还郊游……。莫非还要野餐?我完全摸不着头脑,悄悄看向雪之下和由比滨。

    「诶,你为什么不知道」

    由比滨大吃一惊,雪之下也仿佛放弃了什么一般地笑着点点头。

    「毕竟郊游是只有三年级才有的活动啊……」

    「喂?别擅自让我留级啊?我好歹还是升了年级的哦?」

    我朝着正看向远方的雪之下这么说着,但她不依不饶。

    「你真的升级了吗?数学呢?只有9分吧?」

    以前的对话你可记得真清楚啊……虽然我的数学确实经常不及格,但怎么也不至于留级。我用鼻腔哼了一声,对她说。

    「没问题。我第二次考试轻松突破了。」

    「不过是补考你还真好意思炫耀啊……」

    雪之下无力地垂下肩,摇着头。然而又立即注意到什么,皱起了眉。

    「……突破是怎么一回事。你补考也没过吗?」

    哈哈哈,我姑且是升级了。但是靠补考的事情就先不要说了吧。哈哈哈。我想笑着糊弄过去,但雪之下一直用目光注视着我,无言地追问着。

    我为了避开她的目光,回过头去,正好和富冈同学对上视线。

    富冈同学「啊」地一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在脚边的提包里翻找着。

    「可以的话,这个」

    她这么说着,递给我一张纸。啊,谢谢,不好意思啊……我伸出双手恭敬地接过来,大致看了一下。

    看起来是郊游的注意事项。我是第一次见到,不过雪之下和由比滨都像是在说「看吧,不是发过了吗」一样撅起嘴,我才觉得以前好像是发过。我只是在搜刮自己的记忆而已啊……

    我一行一行地看过去,小町也把头凑过来。

    「嘿──是要去迪士尼乐园啊~」

    哎哎,你好碍事。我绕开小町的脑袋,继续读下去。

    规定了去的时候要一起去,但好像随时都可以回去。虽然准备好了返程用的大巴,但坐或不坐都可以。哦…………。这么有效率真是太好了。就是说没玩够的人可以留下来继续玩,已经玩够了的就可以立即回家。那第一个游乐设施就决定是京叶线了!

    我自顾自地定下了计划,听到有人把椅子挪过来的声音。看过去发现是雪之下把椅子搬到了我边上。她越过我的肩膀向下看过来,伸出纤细灵巧的手指指着纸张的一角。

    「规定好的只有去和回的时间而已,基本上都是自由行动啊」

    「哦、哦……」

    我虽然嘴上这么回答着,但完全没有进入大脑。淡红色的圆润指甲在我眼前欢快地舞动着,反射出日光灯的光线,我眯起眼睛盯住它。

    可能是对我迟钝的反应有点吃惊,雪之下把身体向前倾,继续窥视过来,用视线询问我「你在听吗?」。啊,在听……我点了一下头作为回应,把身体向后仰。

    然而从那个方向传来了一股花香,我的身体就此僵住了。向侧面一瞟,由比滨正歪着脖子注视着那张纸。我们的肘部都已经撞上了,但她看起来没有注意到,还在说着「给我也看看──」把手伸过来。衣服摩擦的声音和隔着校服的触感让我不敢有所动作,而身后近处也传来了脚步声。

    「诶~真好啊──」

    随着这缓慢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搭在了我的肩上。我稍微扭过头,一色越过我的肩膀,看向那张纸。一色摇动着我的肩膀,发牢骚地说「我也想去啊──」,能闻到她身上甜美的香水气息。

    「小彩羽还有明年嘛」

    「考试之前最后的放松机会啊。三年级学生就没有像修学旅行那样大规模的活动了」

    我被三个人紧紧围住、动弹不得。我把纸向前递出去。

    「这个,谢谢了……」

    我像是喘不过气似地这么说了之后,把这张纸还给富冈同学。之后各位就请看自己的吧……太近了……而且我不觉得自己能在这全是香水味道的空气里撑得住。

    把纸还给富冈同学之后,三个人就一下子离开,谈论起了郊游的事情。

    我则偷偷地轻声叹了口气,拿出手机。

    「嘛,既然定好时间期限了,那就可以决定备选日期了……」

    我打开日历,确认好郊游的日期。然后记录下几个可以作为班级聚会备选的日期。朝小町招了一下手,「嘛、大概这几天吧……」这么说着给她指出来,小町也摆出OK的手势表示了解。

    「那么,日期大概有数了。接下来就是,餐厅了。」

    我这么说着,坐回到座位上,继续展开挑选餐厅的会议。

    最先发言的是富冈同学。她把眉毛展成一个八字,战战兢兢地举起手。

    「我对饭店什么的不是很清楚……什么样的比较好呢?」

    「啊哈哈,我看起来像是很清楚的人吗?」

    我尽力装出活泼开朗的样子,用开玩笑的口气回答,但富冈同学很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对不起」

    她抱歉地垂下睫毛,看起来是真心在道歉。

    「啊不,没有,……我才要说对不起啊?我说的你随便听听就好了哦?」

    「哪里,没有的事!」

    我们这么说着,开始互相点头致歉。然后,小町插进话来:「不好意思啊,哥哥说了奇怪的话。」她也开始点起头来,气氛变得很奇怪。大概是看不下去了,雪之下和由比滨也开始附和。

    「富冈同学,真的随便听听就可以了哦?不如说不用听也可以哦?」

    「嗯,只是小企的自虐梗?而且,也只是这么说而已」

    然而两个人说的话含义完全相反。这样一来,比起完全不打算帮我说话的一色,也不知道那边说得更委婉一点。

    本来我说得挺随便的,听一下也就可以了,但富冈同学看起来是认真对待了。下次注意吧……我想着要说点正经的发言整理了一下衣襟,非常认真地说。

    「嘛,饭店的话,Stamina太郎就行了吧……」note

    译注:「すたみな太郎」是日本一家以烤肉、寿司为主的连锁餐厅

    毕竟是高中生的班级聚会,可以说便宜大碗就是正义。去Stamina太郎的话,肉自不必说,寿司、布丁、冰淇淋都可以随便吃,可以说是食物的主题公园。虽然我如此主张,但大家的反应都很平淡。

    「诶?不行吗?」

    我这么一问,由比滨有点困扰地笑了起来。

    「也不是不行……」

    「也有人吃不了那么多的」

    雪之下一说,小绪富也点了头。嘛,确实能看出来这两个人食量都不大啊……。虽然说是自助烤肉,但也会有女生不太吃得下去。

    「而且,有男生的话更不好去了呢……」

    「如果都是女生的话就愿意去了呢~」

    小町和一色又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意见。

    唔,原来如此……男女各自喜好不同的话,也会产生这种问题啊……。这可有点麻烦了。如果只有男生的话还可以不管别的强推「Stamina太郎」,根据情况也许需要考虑「涮乃叶」这样健康一点的火锅店。啊,没什么区别啊。note

    译注:「しゃぶ叶」是日本一家以火锅和烤肉为主的连锁餐厅

    「要说女生也能接受的店的话,我就完全不知道了。」

    我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大家都露出了理所当然的表情接受了。虽然很感谢你们这么快就理解,但再稍微附和我一下不也行吗。不要放弃啊!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像真矢美季那样诚恳地祈祷了。note由比滨从外套口袋中伸出了救援之手。

    译注:此处原文为「真矢みき张り」,前文「附和」的原文为「贴って」,「张る」和「贴る」的读音均为はる。真矢美季是一个演员,曾写过一本书名为《只要祈祷就能实现》

    「那个,我们班级是在这里办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地操作着手机,显示出来的是一家意大利风格餐厅的页面。一看店内的照片,墙壁上装饰着花窗玻璃,店内装潢是带有一丝昭和时期风貌的现代风格。所处地段离千叶站不远,也有聚会用的套餐。看起来烤饼特别受欢迎,也很时髦的一家店。这个时代靠烤饼而不是薄煎饼出名的店,尤其让人有好感。

    「啊,这家不是挺好的嘛。」

    凑过去看了由比滨手机的一色的评价也很不错。而富冈同学则「哦──」地感叹着,但她所注视着的并不是手机,而是由比滨。

    「好时髦……结衣同学是个时髦的人啊……」

    她这么念叨着,看向由比滨的眼神中带着尊敬。啊不,你说时髦的人……。没问题吧,小绪富。越是这种认真的孩子越容易被渣男拐骗,感觉有点担心……嘛,不过我认识的人基本都挺让人担心的。

    其中名列前茅的雪之下看起来是和小绪富想法又不太一样。

    「20人以上的话可以整间租下来,而且还有麦克风和屏幕。音响设备也齐全,很适合剧本活动啊。」

    从基础设备上来判断,真有雪之下的风格。……然而她的视线向下移动之后,看到了菜单的照片。小声地说:「诶,还有烤饼啊……」

    由比滨、一色、小绪富和雪之下搬动各自的椅子,围成一圈开始针对这家店交换意见。然而只有小町一个人抱着胳膊,安静地思考着什么。

    「看起来女生很喜欢……那男生呢?」

    正因为小町有个哥哥,所以对男生的食物偏好还算有所体会。看过一眼菜单之后,看起来是注意到了其中的不足之处。

    一般来说,聚会套餐的食物数量应该是正好的。如果是成年人的话,再加上酒基本就能满足了。然而,中学生和高中生时期的男生可是特别能吃。就跟以前某个时代的外国汽车一样特别费油,吃多少都吃不饱,甚至连电饭锅也整个吃了。而且还会有体育部系的学生,要判断出是不是能满足他们的食量,现在还有点困难。

    ──不过,不是现在需要在意的事情。

    「嘛,男生的话放着不管就行了。」

    「诶……突然好不讲情面……哥哥有时候也会这样呢……」

    我完全放弃了身为男生的立场,让小町有点愣住了。

    「不是这样。本来要一次性满足所有人的要求就是不可能的,这种时候就要做出区分。」

    「区分,哦,怎么做?」

    「分阶段。有意愿的人去搞二次会就行了。嘛,不过要用二次会这种说法,会搞得干事要去承担责任一样,所以让他们自己去拉面店这种地方吧。反正男生都是大叔预备役,想着对大叔们适用的方法也对他们使适用就好。」

    「哦、哦哦~很有哥哥风格的诡辩,对小町来说得分很高……」

    「别说是诡辩!」

    你就算给我鼓掌了我也不太高兴。嘛,虽然就是诡辩。

    不过,准备好这两部分的话,应该就可以既让女生满意也不会让男生不满。男生都喜欢拉面的,所以没问题没问题。

    「然后就是顺利地诱导,或者说煽动起来的话就没问题了。到车站的路线上的拉面店有……」

    「成竹对吧!」note

    译注:千叶的一家连锁拉面店。即10.5卷比企谷八幡带一色彩羽去吃的那家

    一色突然打断了我的发言。

    「啊不,千叶店已经关门了啊……」

    正确说法应该是搬到幕张去了,嘛,虽然千叶那家关门了的事实并不会变。我这么一说,一色垂下了头。

    「这样啊。还想着再一起去吃呢」

    「嘛,女生一个人的话不好进去啊。」

    我懂~话说乐活之前有这么说过的吧!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但一色并没什么反应。不仅如此,我还被她用扫兴的目光看着。

    我正以为一色无语地叹了口气然后耸了耸肩,不过她一边偷偷看着雪之下她们,一边用不易被人察觉的动作靠近过来半步的距离。

    「下次再一起去什么地方吧」

    她用手遮住嘴,小声地凑过来说。她甜美的吐息还没消去,人就已经回到了刚才的位置,若无其事地开始玩手机。

    「哈哈,是,大家一起啊……拉面之类的」

    我只能说些没人听得见的废话。嗯,是啊,偶尔大家也一起去吃顿饭吧,不赖,嗯。

    我正一个人悄声自言自语,但一下子就觉察到了。

    ──部室里只有我的声音。

    安静得让人瑟瑟发抖,我观察一下四周,视野就像是恐怖电影的第一人称视角。

    映入镜头的是说着「糟了」捂住额头的小町。

    然后是哼着歌玩手机的一色。

    旁边是睁大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的富冈同学。

    还有,眯起眼睛,不知道正感叹着什么的由比滨。

    然后,优雅地用手扶着面颊,嘴角张开,稍微倾斜着头的雪之下。

    看到那明亮双眸的瞬间,我的胃突然开始悲鸣起来。

    悲鸣传达到了喉咙。

    「啊,要去工作……」

    尽管如此开口,但果然也只是飘渺在空气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