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5 Interlude 比企谷小町无法决定猫的命运。
    工作真好啊……工作可以润泽心灵。

    ──这是哥哥遗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这是在搞赛马吗,刚才还在部室里来着。

    但是,说着要去工作就离开了部室是真的。还拿好了包打算办完事直接回家。然后是因为对哥哥有监督责任还是什么的,雪乃姐也跟着出去了。

    好奇怪……现在哥哥的上司应该是小町啊……万一是有比上司还高的权限呢?是什么关系?没敢这么问,因为要是被回答了什么特别沉重的关系,就算是小町也会畏缩。嘛,就算是被人掌握了生杀予夺的大权,长子的话能撑住的吧。谁知道呢。

    于是现在还在部室里的就只有小町和富冈学姐两个人了。

    结衣姐和彩羽学姐已经回家了。

    「有没有感觉肚子饿了?去哪里稍微吃一点吗?」note

    译注:这句出自一色

    「啊,好啊!刚才一直在说食物,现在肚子特别饿!」note

    译注:这句出自由比滨

    她们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诶嘿嘿」地笑着离开了。

    不要走!正想这么依靠她们的时候,彩羽学姐「嘿」的一声笑让我难以忘怀。就像是热海的某个雕像。note当时的感受就是「一色你这家伙」,不过后来用LINE跟我说「我们在这里」,还发来了两个人的合影,所以就算了。虽然无所谓吧,但彩羽学姐不管怎么拍照都是很完美的角度啊……啊,真是伟大的女人啊,这家伙~……偶尔也会对她尊敬一下。不过学生会和足球部的工作没问题吗。真是奇特的人啊……

    译注:此处应该是指静冈县热海市的「贯一与阿宫」的雕像,人物出自著名小说金色夜叉

    嘛,小町也有自己的工作……作为侍奉部把委托接下来之后,小町就要履行自己的责任。

    ……必须要这么做。

    小町第一次发觉。

    一年之后,不,可能是半年后,甚至3个月之后,这间部室只剩我一个人就会变成事实。

    所以,要尽可能熟悉,变得熟悉起来。

    那么,Let's☆工作!

    「那么,今天讨论的内容,来总结一下吧!」

    「对、对不起,还要占用你的时间……」

    「没有没有!」

    小町摆了摆手回应低下头致歉的富冈学姐。哎呀──,对学妹还这么有礼貌,好厉害啊。感觉,这种,对敬语分寸的把握好强。

    不过,比那种把工作一下子丢过来的人更值得信任。因为是同学年或是学弟学妹就一下子软化态度的人,信不得……

    小町一边哼着歌,一边记着今天商讨的内容和决定好的事项,而富冈学姐则看向小町的脸。

    怎么了?这么用目光询问之后,富冈学姐好像是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说,缓慢地开了口。

    「那个,比企谷同学……」

    小町听到这话身体抖了一下。当然,小町也是继承了比企谷这个姓氏的人,有反应是理所当然的。不过比起这个,要是在说哥哥的话,小町就会变得害怕了。

    什么啊……要说什么啊……哥哥做了什么啊……,小町正做着心理准备,富冈学姐开始微笑起来。

    「还挺能说会道的啊。」

    让当事人听到都得承认的发言出现了!反正他会擅自解读别人话语的深层含义,听到这个也只会说「诶……」吧。这么一想小町的心情也变得轻松些许。「啊,是会这么觉得。要是距离比较近的话就还挺能说的。不过说的基本都是没用的东西,那个人,挺垃圾的吧?」

    「啊,不是那样的,就是感觉和表面给人的印象不太一样。」

    富冈学姐慌忙摆了摆手,有点困扰似地流下了冷汗,但并未停止微笑。

    嗯──感觉这反应挺新鲜的……感觉哥哥身边没有几个这样的女生啊。哥哥传感器对富冈学姐似乎是有所反应。那家伙就喜欢这种有些不太靠得住的感觉,小町清楚得很。

    小町正摆弄着自己的呆毛,富冈学姐开始小声念叨起来。

    「是在交往吗……」

    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谁和谁在……?没法这么问出口。小町明明什么错事都没做,却直冒冷汗。

    从富冈学姐的角度来看,哥哥他们是怎么样的呢……

    小町当然是了解、明白的。

    但是,如果更换立场,从外部人员的视角来看,应该会有不一样的看法。

    这种外部的看法发生变化的时候,或许,哥哥周围的关系也会出现变化。

    由于观测者的存在,事物的形态才得到确定,即薛定谔的猫。把猫放进箱子里的那个。啊,箱子里还残留着希望的那个?总之就是猫和箱子的那个东西。把猫放进箱子里。

    打开之前都无法确定箱子里面的情况。

    是猫吗,是希望吗。还是说,也许把猫和希望一起放进去了。又或许,箱子里是空的,盖子里写着「你们的羁绊才是真正的宝物」这种无聊的东西。

    但是,能打开箱子的只有一个人。

    只有哥哥。

    小町把食指竖在嘴前,吐出「嘘──」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