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6 1、然而,比企谷八幡的计划延后了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青叶

    翻译:筑城院

    校对:替共享单车上锁、核空核散

    在窗边望去,树木吹上新绿,薰风开始送来初夏的香气。时不时地,从洞开的窗户处拂进的风,让一高一低的窗帘宛如船帆一般鼓起,送来蓬勃朝气。

    通称黄金周的长假也临近,当下正是个及时行乐的季节。在近邻的东京湾沿岸上,常有人潮聚集在海岸边上,所以可以看到拾潮者们忙前忙后的身形吧。又或者,以爬山、野餐和山里漫游为目的而来到锯山的人也有很多。再者,也有乘小型游轮前往仁右卫门岛的旅客吧。

    总而言之,千叶县内值得一玩的地点数不胜数。想要不遗一处地在千叶玩乐的话,即使拥有这样的大型假期也不足够。真让人想要个七兆天的长假啊。

    不过,虽说这个假期长,但请不要认为是那种最短三天、长点就是五天的假期。请别用太过强力的定义哟,会戳人痛处的。

    本来,如果把五天假期就称作大型假期,那么一周休息两天,连续工作五天的人们不就每周每周都是大型连班了吗?

    这种一边呼吁工作制度要改革,但却是令人找不到改革点的劳动环境。

    也同样存在于这个侍奉部里。

    舍妹,比企谷小町成为侍奉部长后,本应该以新体制的实行为起点从新出发的新生侍奉部,如今仍是不变的每周双休制,明明并不是特别忙,但依然还要来社团教室出勤。

    尽管领头人换了,这个组织的制度也不会立刻改变,现在的侍奉部正是日本社会的缩影。

    不管是政界,还是商界,若有一位大叔疏忽下台,马上就会有其他的大叔后继顶上……

    一位大叔倒下,他背后也还有千千万万个大叔……

    但是,不管怎样,能激进地改变也不尽是好事。

    世上也有无法适应太过剧烈变换的环境的例子。那指的就是一种被叫做五月病的最懒散的症状。

    这么说来,一成不变的每一天里,一面在心中蔑视种种愚笨,一面守候着樱树长出新叶,像这样慢慢地感受时节的变迁,也许会出人意料地叫人恰意呢。

    如此些微的变化也正造访这间活动教室。

    比如说,红茶加热时的温度。

    比如说,风味更上一层楼的手作点心。

    比如说,用于点缀刘海的发夹的颜色。

    比如说,最近不知为什么每天都前来造访的非部员学生会长。嗯──这好像从没变过!这位同学到底为什么每天都要来这间活动教室呢?手上的工作都做完了吗?好担心!

    不过,先不提这一点。连这间社团教室也毫不例外地,一点一点地变化着。

    文静地重新倒满红茶,耐心等待品茶时机的雪之下。兴奋地从纸袋中取出香喷喷的点心的由比滨。咔嚓咔嚓地在刘海上装饰好发夹,呼嘶呼嘶气喘的精神饱满的小町。一边啪嗒啪嗒摆弄手机,一边往小町额头瞥了一眼,然后用手仔仔细细梳理刘海的一色。

    这些不留心注意的话,就会看漏的、细微的差异。

    虽然就像在餐厅的儿童菜单里寻找新菜品一样困难,不过,在这其中确实能看出变化。

    包括旁观着的我在内,其实也在发生着些许的变化。

    如去年,上个月,或者是同前天、昨天一样,我依旧稍显驼背地用手撑住脸颊,面不改色地将视线落在手上的文字列上,但,今天手中握的并不是即读即止的文库本,而是某宣传册。

    这是一本色彩丰富且有幻想风格,点缀上幻梦与魔法,若在平日里,光是看看就能令人兴高采烈的迪士尼乐园手册。

    不过,现在的我却是坐立不安。那么,就来看看怎么从这本册子中理出个头绪来吧……

    一边思索,一边看向手册平平地将其展开,仔细端详一会儿,我的视野中就忽地闯进了亚麻色头发。

    「什么啊,这是。」

    一色歪起脑袋,一边轻轻地把散乱披下的头发挂上耳梢,一边往我手上看去。接着,便感叹一句哈啊,原来是这个。

    「明天,是远足的日子来着。」

    「……啊啊,对,所以嘛。」

    我躲开保持着姿势一点一点地将头前倾过来,并看向宣传手册的一色,给出了个模糊的回答。真是的,所以什么啊……甚至连我自己也吐起槽来。不过幸好这过于含糊的回答并没有被特地追究。一色的注意完全投入到手册上。这得感谢一下吸引见者意识的迪士尼乐园的魔法!

    「是不错呢,迪士尼乐园……」

    一色目不转睛地看着手册,心不在焉地感叹一声。

    「没啦,最近才流行起来的嘛……」

    一边说着,我向雪之下和由比滨看去,问了句对吧?以寻求同意。前几天,圣诞节期间我们侍奉部与一色,还有叶山他们,才刚以为活动取材作名目跑到迪士尼乐园去。

    雪之下和由比滨两人都浏览过宣传手册,但听到我的提问后都抬起了头。不过,在她们的表情里却有些些困扰。

    「嗯,是啊,虽然是在差不多半年前……」

    「算不算最近就不确定了……」

    由比滨来来回回地梳弄绑作团子的头发,雪之下则将手抵在太阳穴上思考着。不是,只是半年的话,也能算最近吧?没这回事吗?就我的感受来说,真的只是最近的事啊。真要论证的话,甚至还有些人认为七、八年前也是最近。啊,对,是这样的吧。年龄越是增长,一年一年就会过得越来越快!我也成为大人了啊。

    大人们虽会说波澜不惊的每一天是不可或缺的,但他们并不甚理解其意,明白其中真谛的似乎是我。

    如此这般,在我对自己的老化絮絮叨叨地呻吟时,坐在我斜对面的小町也不甘心地呜呜呻吟了。

    「小町也想去……」

    恨恨地嘟哝之后,小町猛地将身体往前探出,像是要把宣传手册吃下一般凝视着它。这,把这简直像是少年眺望着摆在橱窗中的小号的眼神投向我的话,我也只好把宣传手册让出去。我明白啦,可以啦,我给你啦……我无奈地将册子递出。

    但是,此时一色的手却突然伸出,诶嘿一声便把册子取走。

    「我在看了。」

    「没错!看了呢!过去式的看完了!」

    小町啪地拍手,绽开笑容。

    「那么,就没有关系……」

    呼,小町一边随意地说着太好了、哎呀哎呀之类的话,一边像招来小猫一样一点一点地把宣传手册往自己那边拉去。而另一边则是一色在使劲扯住。

    「哈?怎么回事这家伙……」

    面对一色那掺有无奈的低语,小町则是回以绷紧的微笑,碰碰地用肩头撞上去。

    「啊,可以的话一起看?」

    「我说过我还在看。不过一块看倒是可以。」

    嘎哒嘎达地摇动椅子,小町和一色的脑袋聚拢到册子前,一边指这指那,一边开始浏览其中的内容。

    「对了,已经有新节目推出了呢~」

    「是啊。虽然我也想去看看──」

    她们这样聊天的样子,看起来关系挺不错的,无论是作为兄长还是作为前辈,我都觉得很欣慰啊……这么想也不过是一瞬之间。

    小町抓住一色的话柄呜嘿嘿地笑起来。

    「啊──没有朋友陪着一起去呢。」

    「确。……不,也不是没有。」

    一色虽然做出条件反射般地回答,但之后补充的语句却说得特别小声。这过于微弱、扭扭捏捏的嘟哝,却有股怪异的真实感流露了出来。

    就连小町也不禁感到尴尬了吧,她的眉头摊作八字形,耷拉下肩膀,担忧地仰望一色。

    「抱歉。……没事吧?前辈有交到朋友的吧?」

    「别问这种无聊的问题啦!算是有的!」

    即使一色迅速做出了回答,但作为一个旁听人,这句算是有的令我回想起来……这孩子去年班上发生过的种种事由,总觉得真会让人担心起来的哦。

    可是,当事人似乎并不太把这些当回事,一色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也可以说笑嘻嘻地将这些事情回避不谈。

    「话说,小不点你才是没关系吗?有交到朋友吗?」

    这句话的语气不管怎么听都是在表达,「你,才没有交到吧。」,但是小町却是双手撑腰,哼哼地挺起小小的胸膛。

    「小町的朋友可多了哟!和大家都无话不说。」

    听到这里,我、还有雪之下和由比滨都嗯嗯地点头。

    实际上,小町的交流能力确实厉害,不论是不是初次见面,不管对方是年长者还是年轻人,她都能流畅地聊起各方面的话题来。过去某个暑假去到千叶村的时候,即便她的身边全是年长者,但小町也能与他们顺畅地交流,也能与叫川什么同学的妹妹,川崎京华亲密地说话。更有甚者,她还能大胆地与长一学年的一色互相调侃。甚至可以说她是天不怕地不怕。小町或许不知道吧,一色可是被同年级生称作领头的公主的人哦……虽然这只是个误会!因为一色只不过是个世界上第一可爱的坏女孩而已啦。

    但是,这位世界第一可爱的坏女孩并没有被称作坏女孩。虽然她并不这样自称。

    一色眯细眼睛,哼──地点头露出理解的表情。她的点头方式中蕴含有与我、雪之下、由比滨点头时不同的意味。她的嘴角上似乎在忍着悲哀的微笑。

    「啊──是那种类型啊。」

    「呜。说话语气这么古怪。绝对是在说我的坏话。」

    一色嘟哝出的一句话,让小町不爽地皱起眉,她刚要问出话里的含义,往一色那边一步步逼近。

    一色便为了躲开来自小町的追问,轻轻地摆手,微微地摇头否定。

    「诶呀,不是什么坏话啦。」

    「诶~您确定~?这不是相当含糊其辞吗?」

    一色将姆地嘟起嘴,将更加纠缠不放的小町脸推回。

    「诶呀,只是说明麻烦了些啦。」

    「吼。这么说的话……」

    小町轻抱胳膊,将手抵在下颚,做出了一副要刨根问底的架势。锐利的视线紧盯对方,看来解释得不够彻底的回答是不会被她认可的了。一色也察觉出了这一点吧,丝毫不避讳地咧开嘴角暴露出嫌麻烦的情绪,之后她咳了两声,嘿嘿地困惑地笑着说道。

    「诶呀,怎么形容呢?……因为受到大家的喜爱,反而难以与他人建立更亲密的关系。虽然彼此会在学校说说话,但是在私下里却从没有一块出去玩过,像这样的?」

    说完一色嘿嘿──地似要蒙混过关地笑着,生动地歪头。不过,话说得再怎么可爱,言语的内容却是毫不遮遮掩掩。

    这个人,竟然这么说……。我家的小町被众人喜爱,她可是世界人民的妹妹哟?我想这样扬声反驳,但是一色发表的对小町评论即使未指出根本病症,但也相去不远,我也只能发出呜──嗯……这种模糊否定音调的呻吟来。

    小町不论与谁都可以打好关系,就算是碰上不擅应付的对象也可以灵活地相处下去。可以说小町非常擅长与人保持不远不近、令人心里舒坦的距离。然而,换个角度来看的话,她不会为了与他人建立更深的联系,而做出缩短距离的努力。

    不愧是融入了女生社会的一色。能够准确看出我花上十五年时间才摸索出的小町的性格。或者说一色自己就有这样的经历呢。

    小町是善用小聪明、不过多显露可乘之机给他人的孩子,即使立足于多少有些差异的立场上,也能有理解者出现,作为他的哥哥的我是深怀谢意。

    万分感谢……

    ……道理是这样,但就不能斟酌下说话的方式吗?这也太扭曲他人见解了吧?照刚才的方式,无论怎么样都会让人往消极方向思考……

    实际上,雪之下手按太阳穴小幅摇摇头,由比滨也露出呜哇的声音。

    看到被这段言语形容的当事者这边,则是惊讶地张嘴凝固在原地。不过,不久后小町哈哈地再次动起来,宛如抓住麦杆般颤抖地无依无靠地伸出手。

    「……诶,等等。怎么突然这样戳人软肋呢。你说的不是个稍微认真的人嘛……」

    「所以说,我不是考虑过表达方式嘛。」

    看到哦哟哟……故意摆出哭脸的小町,一色犀利地审视起她。小町朝一色那毫不发怵的样子,眨了两、三次眼后,发出哈诶~似乎带有佩服之情的声音。

    「呀──这个人,真的好厉害呐……考虑过后的语气是这样的吗……彩羽前辈果然厉害……」

    伶俐的孩子真厉害。我重新认识到了这一点。小町哈啊地吐出一口算不上是叹息的气。

    这吐息中带着苦笑,也夹有少许的无奈。看到旁边的由比滨,她的脸上则是浮现出了如姐姐般的微笑,雪之下也投来半带无奈半带同情的眼神。

    「确实语气是很可爱……不过也只限语气……」

    「假如言语的内容太过于辛辣,即便外貌再怎么可爱也没法让人服气的……」

    哈哈哈!以前的雪之下同学也是这样呢!说话辛辣乃至于毒辣。但这样一说的话,会将话题导向可爱的外表之类的方向,所以我还是作罢吧。毕竟这家伙不是过于在意外貌的人呐……

    尽管,她说的话再怎么不好听,但正是有了这样不做虚饰的话语,也才有因此而传达到的一些东西。一色与小町之间的对话也或许遵循了这个规律吧。平时小町妹妹也是会说些过分的话的人呢!

    现在的两人也在心情轻松地diss彼此,一边像品尝佳肴似的这样那样地聊着我的宣传手册上的内容。虽然两人的关系这么好是很好的一件事,但是宣传手册被抢走了,我还是有些头痛的。没办法……虽然图文比例小些,但还是在手机上看吧……这么想着,正想要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时,我的肩膀被轻轻地拍响。

    「嗯?」

    转向旁边,由比滨把自己的那本宣传手册拿在了手中。这手册本来就是三年级生全员人手一本的东西,看来她是特意从书包中拿出来的。

    「哦,可以吗?谢谢。」

    小小地点头后,伸出手含带敬意地要将册子接过。由比滨却灵活地躲开我伸出的手。诶……为什么……不是要借给我看吗……?我生出这样的疑问,不一会儿,由比滨便嘎达嘎达地移动椅子,正好坐在了我的附近。

    然后,在桌子上摊开宣传手册,在我们之间留出恰当的距离后,由比滨哼哼──地略显得意地笑了。

    「一起看。」

    「哦,哦……谢谢……」

    从第三人视角来看的话,我正处于忘带教科书的经典情景里。

    只是有一点不同,就是在我忘带教科书时,不会有人将教科书的浏览权分给我一半……

    ……正确地说,是这个距离感。

    虽然判断不清这个气味是来自沐浴露还是香水,但凑近观摩宣传手册的由比滨,使得那花卉的香气近得令人心神荡漾。

    在眼前摇晃的小发团,让我不由得往后仰身。我与由比滨向不同的方向用手撑住脸颊,然后,微微地重新坐好,即使彼此之间拉开了段距离,但时不时地肩膀与肩膀还会轻轻地碰在一起。不过,对主动分享的那一方隔开明显的距离,也是种失礼的行为。

    而打算要尽可能自然地取好距离的我,时而将头发拨起,一边活动活动其实并不僵硬的肩膀,这才得以从远处眺望宣传手册的内容,不久后……

    我只将上半身向后倚倒做出极限的体势,而背骨上早已传来啪嗒啪嗒的响声。嗯……地呻吟,我伸着腰杆,才注意到出现在视野边界上的雪之下,凛利地眯细了眼睛。蹭地一下,我的背部窜过一阵寒意。

    我们确确实实地对上了双眼,但是雪之下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地吐出了一声疲惫、放弃又无奈的短短叹息。

    她哎呀哎呀地叹气,颤抖肩膀,唰地站立起来。

    是不是要去摘花……呢,虽然我这样推测,但却不见她要事先告知大家的迹象。雪之下一言不发地,静静地搬起椅子,接着,一步一步地往这边过来。

    之后,她若无其事地在我的旁边放下椅子,再拿来自己的书包,从里面取出宣传手册。

    她将手册平滑地在桌上摊开的样子,可能有点像是在美容院里看杂志吧。又好像,那本小册子刚开始就是放在那儿她略略地翻开看上几眼这般自然。

    然而,看起来自然的只有雪之下那优雅的举止,她会在这种地方坐下的这种行为本身便极其不自然了。

    「诶,你,为什么……」

    我小声询问,雪之下则沉默地将这问题置若罔闻,一页页地翻着手中的册子。接着,小声嘀咕道。

    「……因为让人看不下去了。」

    「啊,嗯……非常地,感谢……」

    想不到该怎样回答才好的我,说出这样一番客气话,雪之下便将脑袋往后转去,点点头回应。在那转动的瞬间,我见到轻盈摇动的黑发飞起,朱红染上她的耳梢。在看到的这些的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的耳朵也正在发红,刷啦刷啦地瞎挠起头发来。

    我那慌张的举动,还有雪之下突然移动座位的行为,绝对是不自然至极的景象。

    小町吃惊地望着这边,一色微微张嘴叹气,由比滨呼呼地摇肩忍笑。

    被温暖的眼神注视实在是令人难为情,再加上我正被由比滨和雪之下两人包围着,所以我只好努力地收起肩膀。

    将注意点从前面从身旁收回,我只一味地盯住面前的宣传手册,埋头考虑明天的计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