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6 2.透过沉默的证人,得以窥见雪之下家的深渊
    明天的计划。

    虽然说得如此夸张,但实际上并非什么了不起的计划。确切的说,都不过是些细枝末节的琐事。

    从无关者的角度来看,一定都只是些无关痛痒的事。若对其倾诉也不会被理解,本来人家就没有道理要听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吧。

    说到底不过是个极端个人化的计划,其成败不会给他人带来任何影响。不论是期望它成功或是望其付之东流,时间都会东逝不止。就是这般,与世界与社会并不直接相关的微小计划。

    正因如此,这个计划才难以执行。

    因这个计划过于个人化,所以全部都是由我来执行。

    真是极端。

    说不定去挑战如人类历史的终焉、世界的毁灭、或是生灵的存亡之类有关的,无论如何都必须完成的任务,心里可能都会轻松些。或者,说得更切身一些,若直面废校和破产之类的危机,那我也能横下心来渡劫。

    假若有了踏入紧迫境地的理由,有心沉醉于使命感、功利心、以及多少会生出的英雄情怀之中的话,那也可以使人笃志面对了吧。

    然而,关于明天的计划却不只限于这些。

    就算是将计划推迟,预定要做的事项也会无节制地堆积,最坏时,就算半途而废,这也是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的极其私人化的事情。不论是环境还是状况都没法当成失败的借口的前提下,我必须以自己的意志做决定,去思考,并付诸行动。

    当然,这也伴随着风险。即便是失手做错让自己身负再也没法振作的伤害,但我还是决定要去完成。明日的计划,那就是——

    与雪之下雪乃一起逛迪士尼乐园的计划……

    说实在的,虽然我明白这对他人来说完全无所谓,但于我而言这便是足以媲美中岛美雪那天籁歌声的宏大计划。

    这个计划,要说不太妙的话那是真的很不妙。其程度是任何一个具体的事项都尚未决定,甚至原本我们就没有约定好要结伴游玩。

    唉呀,我本是有意要向她提起的。不过,却想不出任何自然地抛出这个话题的方法。

    该怎么邀请她……不,等等?远足时会有同级生在旁边,而雪之下本就非常引人注目,不仅会被其他人注意到,还会被大家看,要是再传出些什么谣言就很羞耻了……但,考虑过这些阻碍之后我也决定邀请她,嗯。我多少也拥有些男人的倔强。千叶县知事森田建作也曾说过『我可是男人!』呢(译注:森田建作,日本演员、政治家,曾主演漫改电视剧和电影《我可是男人!》。2009-2021年间担任千叶县知事)。这样一来,之后只需横下心向她发出邀请,不过,我不太清楚雪之下的想法。她,受到这个邀请后会有怎样的表情呢。若是能毫不客气地拒绝还好,要是她委婉地对我说衷心祝愿您今后大放光彩就有点难堪了。诶,不对不对,不行。找工作很辛苦的。

    如此这般,反反复复地考虑这件事的时候,便拖拖拉拉地到了今天。

    不过,远足就在明天。今天不说的话就实在太迟了。结果,如不自力制造出紧迫境地来就没法行动起来的人也是我。虽然我这方面并未见长,但尽管如此我仅在自愿行动这一点上,也算是进步了一点吧。

    这是人类的一小步,但是对于个人来讲却是伟大的一步。与之相比的话,人类登陆月球也完全不值一提了吧。啊,听说其实那个场景只是在摄影棚里拍下来的是吧。之前在《MU—》上看到过(译注:『ムー』是日本一个以超自然现象和阴谋论为主要内容的杂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将迪士尼乐园的话题提出来是首要问题。虽然刚才刷啦刷啦翻着宣传册想要把这个话题聊出来,但到现在也仍未踏出第一步。现在她们正将时髦的话题聊得火热,而这个时候开口不太合适吧。

    现在开始就来个『强势介入话题,之后便托付给话题走向』大作战吧!

    然后,我便竖起耳朵,静待切入话题的时机。

    大家一边看着宣传手册,一边围绕着迪士尼乐园聊这聊那,不久她们的视线集中在了一处。

    由比滨用指尖不断地敲打着那里。

    「这个新项目,人可能很多。」

    由比滨皱皱眉头呻吟道。她所指的地方,是前几天刚启用的游乐设施。

    它以幻想且童话的风格的世界观为基调,辅以洋溢着的欧式氛围,据说可以为观众带来宛如沉浸于电影世界般的体验。那作为乐园标志的可爱城堡也非常地具有浪漫色彩,听说其博得了以女性群体为主的游客们的一致好评。

    实际上,这间活动教室里的女性阵营也正注目于此。一色和小町盯着宣传手册、不住地点头。

    「这有关的分支也还没做特集呢。」

    与我几乎基于同一个情报源的一色这样发言后,雪之下认可地点头。

    「有些拥挤也是没办法的。不过,毕竟不在节假日里所以我想应该还好。我们学校的学生们也会分散开的吧。」

    「是这样吗?」

    由比滨略有疑惑。见状,雪之下利落地撩起搭在肩头上的长发,自信地笑了。

    「是的。男生们应该会去更刺激的设施吧?」

    不愧是雪之下,从不居高自傲。或者说是考虑周到吧。厉害~听闻这番足具说服力的话,小町也哦~地啪啪拍起了手。

    「是啊。毕竟会毫无意义地坐好几次嘛。」

    吼欸~地点头的小町瞥了我一眼。她虽没有明说,但是这个态度明显是在责备我。不过,只有这一方面我做不出什么反驳。

    「那不是当然嘛……男生们大都是为了那些刺激类的项目而去的。为了体验惊险度与速度感,换句话说便是为了感受“风”……」

    迪士尼乐园的骨灰粉男生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但至少路人粉对迪士尼的角色和作品都有朦胧的记忆。总觉得我只记得那家伙的声音很大。

    但即使这样,不知为何谈起迪士尼乐园的话,那就仅仅是奔着刺激类的节目而去的。

    虽是僭越地代表世间的男生做此陈述,但是男生的这点在女性阵营里大多是是风评不佳的样子。看起来这——家伙,真——是不明白啊这样的气氛正飘荡着。

    由比滨呜哇地开口,很是露怯;雪之下深深地叹气,失望沮丧的样子毕露无遗。到了一色这边则是摆着一副『那在那骑着电动摩托兜风不就好了?』的表情。说罢。您说得确实在理,但也没必要刻意说出来吧。很久以前的千叶男子,会像笨蛋一样开着以ZZ或是ZX之类的高达机甲命名的电动车到处跑啦。虽然怎样都好,本来它以为是叫双Z,后来知道原来叫ZX就着实让人吓一跳了对吧。虽然正确的叫法是JX,不过会叫出些自定的名称来确实有千叶的风格。

    如此这般,现在可不是搞这些迷之拥护的时候。得做点什么来改变现在冷透的氛围,我清清嗓子。

    「哎呀,这最多是一般论调……我只是稍有了解。关乎迪士尼乐园的一家之言。」

    我这么说道,大家的反应却带着怀疑。审视地眯起的眼睛,似在问『欸~真的是你说的那个样子吗~?』。在下所言皆真啊,薰殿下……鄙人乃千叶人(译注:出自《浪客剑心》)。说到千叶的知识鄙人还是相当了解的哟,忍忍。我可不是被白叫做「千叶土著八幡」的。我带着相当自信的眼神安稳地点头回应。

    于是,女性阵营沙沙地前倾上半身,将头凑在一起,窃窃地议论。

    「他真的了解吗,那个样子。不是像平时那样瞎说的吗?」

    「呜,嗯……但是,小企知道很多冷知识……」

    「是呢。事实上哥哥对千叶挺了解的,所以结果上来说他也挺了解迪士尼乐园。不过,他的知识有些偏门……」(译注:东京迪士尼乐园实际位于千叶县)

    「主要是偏向了千叶吧……」

    一色检察官以烦躁的表情指控道,由比滨律师则面露难色地委婉地辩护。接着小町站上了证人席,最后则由雪之下法官掺杂着叹息做出判决。

    「好吧,既然只有关于千叶的部分值得信赖……姑且,就听听这所谓的一家之言吧。」

    不见实体的法槌砰砰敲响,已有结论,退庭。

    但,只见一色检查官的眼神中带有不服之意,再次尝试抗议。

    「……真有听的价值?」

    「有的有的。至少,比沉浸在收费制论坛上的自鸣得意的家伙们写下的帖子更有价值哦。」

    「因为这个比较对象我也没心思听了……」

    听到我的自我辩护之后雪之下失望地低下头。可能我讲得有些过于谦虚了。但是,作为我的一家之言,是相当不正经。嗯——算是乱七八糟,不入流……

    然而,我今天也不是毫无准备地站在这里的。

    为了做到尽量自然地、机智地邀请她,我积累下了以往的经验也通过一定程度的暗中调查来补充知识,并且将细致的脑内模拟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我煞有介事地咳出声,开始将我的一家之言和盘托出。

    「我在迪士尼乐园里最重视的就是游玩线路。如果线路规划到极致,不管是推出的新节目还是刺激类的项目都可以没有遗漏的玩个遍吧。」

    如此开口后,在座的各位都大致理解地点头,摆出细细聆听的架势来。

    「意思就是,制定有特色的游玩线路吧。」

    雪之下轻怀手臂,再将手轻抵在下巴上,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便翘起一侧嘴角,笑着回应她。

    「啊啊。千叶的每个男人都有自己独属的游玩线路……」

    对于大部分的千叶县民来说,迪士尼乐园可是千叶的骄傲啊。甚至也可以说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能吹捧的东西,所以县民们对乐园所倾注的热情可不是盖的。不过也因为地理条件,使得千叶县民比起他县县民有更多的机会来玩。几番来回游玩期间,不经意间就自然地得出有个人特色的游玩线路了。我们和每年只在11月14号才被允许前来游玩的琦玉县民可完全不一样啊琦玉县民。(译注:11月14日是埼玉县的县民日,当天埼玉县内部分场所凭证明可打折或免费入场)

    所以,来吧,现在开始就是演讲时间。各种各样的想法在脑中回旋的时候,我进一步地继续说下去。

    「应当思考的是效率问题。把进入乐园后的路线以及将各个项目之间 的等待时间纳入计算,就可以导出一条最适合自己的线路。压住开园时间起跑首先进攻海贼宝藏是惯例。如果顺利赶上那就等个15分钟,实际上不怎么排队就可以坐上船。下船后,就继续前进,拿下黑色闪电处的快速通道,顺势再登上妖精山。到此为止,是一套固定连招,也能比作为晨跑的固定线路。之后配合上黑色闪电的快速通道还有丛林游乐坊和铁道调整时间,玩过这些后再经由幽灵公馆接下来就以太空山为目标进发。然后便可以依照当天的情况来调整思路,嗯,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嘛,现在的排队方式变样了有些那个……要在手机软件上这样那样操作一番的吧?太未来化了。这暂且不论,我呼地松口气,大口喝下红茶。缓解好喉头的干渴,咚地放下茶杯。

    这个声音听起来却异常地大。

    部室已经寂静到容不下一声咳嗽。我对此般寂静感到不安,偷偷地观察众人的样子,当然大家都进入了深感惧怕的状态中。

    由比滨呜欸地扭曲嘴角,一色的眼神则超级冷漠。

    「语速好快……」

    「可能他喜欢电车之类的。」

    「等等?不要立刻宣判死刑好吗?」

    我正为一色的无心之言而沮丧时,不知为什么雪之下也一起垂头丧气了起来。

    「虽然在知识储备的方向性上与期待的有所不同……抱歉,明明知道如果问你就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道歉?把我贬得一文不值还要更好受些啊……」

    她满含歉意、沉默不语的样子实在刺痛我的心灵。说完后,雪之下抬起头,坚毅地微笑。

    「不,是我擅自对你抱有期待。你不是事先向我们这样警告过了吗。与被收费制论坛影响的人们搞的『Clubhouse』一样没有意义。」

    「我没说到这份上去吧……」

    请不要装出一脸开朗表情说这么过分的话好吧?

    不过自鸣得意的门外汉写下的帖子和Clubhouse。或许每个人对这两者哪一方更不靠谱的认识是不一样的。我个人觉得帖子自身拥有主体文章所以经得起观者推敲,其也含有经冷静思考后写下的东西,给人一种鱼龙混杂的印象。另一边,Clubhouse是由声音构成的SNS,虽然优点在于直接形成对话,但也有不经过大脑思考沉淀的东西。又因为这个平台实行的是邀请制,糟粕又只会引来糟粕,最后,只剩一堆臭鱼烂虾混杂其中。

    但是,嘛,我的一家之言正是无杂质的糟粕。不会有正经人听取这样的意见的。

    我这样想道,却有一人钦佩地感叹出了声。

    「哦~或许真是这样呢……」

    小町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边滑动手指在宣传手册描绘线路。她指尖的轨迹与我刚刚讲述的内容别无二致。

    「啊,果然是这样。我家的线路就差不多是这个样子的。」

    对着猛地抬起头的小町,我点头表示对对你注意到啦。

    兄妹二人因这怀旧的线路而微笑地面向彼此,与此同时雪之下、由比滨和一色则是一副非常惊讶的表情。

    「乐园的游玩线路,每家每户都不尽相同啊……」

    「有种老妈子的味道……」

    「我明白前辈相差不远,原来大米妹妹你也这么恶心啊……」

    嫌弃万分的一色又说出了如此过分的话来。而这次小町也大叫「你说什么!?」予以还击。当然我也感到愤愤不平。奇怪……此刻本该是比企谷家暖人心怀的场景……

    「我们家的老爸老妈都是喜欢这类设施的人。一家人多去过几次后,就算不愿意也自然地把这条线路记下来了。」

    「是没错。绝不是小町让人感到恶心,而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跟着为小町打圆场后,小町哼地喷出鼻息神气地挺起胸膛。

    说回来,对于千叶县民来说,迪士尼乐园就是人生第一次去的游乐园,在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跟着家人一起去的吧。至少我们家就是这样的。

    所谓的游乐园原本就能在年幼的心灵上留下深刻记忆的存在,而迪士尼乐园便是此类乐园的顶点。作为主题公园的完成度就是与众不同的,这份原初体验容易形成特殊的记忆。倘若与它接触过一次就再不能停手,然后便一点一点地上瘾,这完全就是合法地那啥嘛。

    小町不服气地做出了辩解,然而,她的那阵气势忽地掉落下来。诶嘿嘿地羞愧地笑了笑,补充道。

    「……所以,相反地,我不记得有看过游行类节目。」

    「因为我们家对这种项目没有兴趣嘛……」

    听我说完,由比滨脸上浮现出微微的苦笑。

    「啊~毕竟是男生啊」

    对对,就是。说罢,我与小町都点头回应。

    但是,在我们家对游行之类的节目没有兴趣的不只有我与父亲组成的男子阵营。母亲、再算上小町也都对其没有多大兴趣。虽然小町坦然地做出一副「好想看看啊~」的表情,但可不能忘记这家伙可是会在圣诞节里要求以代金券和白色家电作为礼物的女孩。

    如此般的现实主义信奉者在这间教室里还有另一位,而这位便如是说道。

    「但是,不就是那样吗?不经意地眺望一眼游行后,即使会觉得那边好漂亮啊好可爱啊,只不过还是彩羽最最可爱了对吧?我知道哦……是这种感觉吧。」

    本以为一色会把手活力迸射地☆贴在脸上,她却以超级认真的表情这样说完。

    「哦,哦……彩羽前辈一家,好厉害啊……不对,厉害的只有彩羽前辈吧……」

    在生畏的小町一旁,连我也只好认同。原来如此——就是因为这样彩羽的情趣才成了这副模样啊。期待一色父母有一天能出版一本名为『世界第一可爱的渣女的养成方法』的育儿书本呢。

    如此这般,虽然我自顾自地对一切心服口服,但是比滨同学似乎仍很惊讶。

    「欸……我们家会特地去观看……摊开薄布一边休息一边占住地方……」

    「啊——我能想象得出来。太有结衣前辈家的感觉了。还会一块吃便当之类的。」

    「对对,就是那样的。」

    看着满脸喜悦点头的由比滨,哈哇哇~地兴高采烈地打开便当的比滨妈妈的身形便浮现在眼前。这是多么精致的生活,让人不禁有些向往。不过,比企谷家动不动就觉得万事烦杂,实在想象不来比企谷家能过出那样精致的生活。

    开——玩笑的,虽然我这么想道啦,不过还有在别的层面上完全超乎想象的家庭存在啊。

    「全家人聚在一起,原来如此……」

    喃喃地、以几近于无的声音,似乎未曾想象过一般……以这种语气说出声的是这边的家庭。

    没错,是雪之下家。

    「我们家虽然也会去看游行表演,但我从没有过占位置的印象……因为一直以来都是父亲安排好了的。」

    「也是啊。」

    雪之下还未说完,一色便插嘴回应道,嗯嗯地点头。雪之下听后,猛地转过脸去。

    「话中有话呢……」

    「不不,我觉得真有雪乃前辈家的风格呐。若是那个老、令堂的话,就会这样做吧。嗯。」

    被狠狠瞪住的一色立马改变用词。只是,大家虽没有说出口来,但我觉得想到的都是同一件事吧……

    「啊,诶呀,毕竟家里女性占比大嘛,总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吧,虽然我不太了解!」

    「还有阳乃姐在嘛……」

    由比滨使出浑身解数帮着打圆场,小町则透出微微的苦笑。我也随着一并苦笑。

    ……妈妈乃和姐姐乃啊。那个人,绝对不会自行去抢位置的吧~或者是只为了占个位置而传唤叶山出场。然后他办完事之后大概马上就会被打发回去。

    我们众人的语气和表情虽多少有些不同,但概括地说,我们都不同程度地被雪之下家的权力平衡情况给吓到了。只不过,即便使用克制的说辞,但这有话不明言的音调还是毫无遮掩的传达出来。雪之下似要蒙混过去般,嗯嗯地小小咳嗽几声,缓缓地道出了听起来如借口般的解释。

    「嘛啊,如果从少数服从多数的方面来考虑,这或许算得上是民主吧。」

    「这原因不过是出于数量的强势好吧……一党独裁还算得上民主?」

    这实在是说得有些过了吧……我说罢,雪之下也觉得多少有些牵强吧,呜地便哽咽了声音。

    「但,但是,即使母亲没有交代,父亲也会自己过去占好位置……」

    「哦~好体贴。」

    「真是位好爸爸呢。」

    由比滨和小町啪啪啪地送上掌声,雪之下轻笑着耸肩。

    「因为只在少数时间才会一块去玩,所以干劲十足吧。」

    如此说道的雪之下,表情显得有些许喜悦。或许是褒奖父亲让她难为情了吧,看样子并非心情不好的反应。这是好现象,平常聊到父亲的话题时她都会急着将之结束掉。

    然而,我是明白的。我理解的哦……

    爸爸乃的确是位好父亲。在难得的休息时间里,将可爱的女儿们摆在第一位而鼓满劲头的想法我也不是无法理解。

    但是,事情不该这么简单的。应该还有更多深层原因才对……

    我这般思索着,一色也低声说着与此相似的话。

    「教育是头等大事呢……」

    在这感慨的话语中,我在内心也点头同意。

    恐怕爸爸乃是在经年累月的生活中,明白了反对妈妈乃绝对是徒劳之举。到头来,别说是抗议辩解,在被斥责前便已束手投降了。可怕,雪之下家好可怕……

    我对这位至今没有会过面的爸爸乃,深表如共感般的同情……不,这种情感甚至升华,已经可以算作为尊敬了。

    「但是对于喜欢迪士尼的人来说正方便呢。」

    忍住笑意的由比滨说道,雪之下也微微点头,松缓下表情。

    「即使两人的兴趣并不共通,但能彼此理解后或许也能轻松一些呢。」

    「啊——确实重要呢~」

    小町也表示同意,呼姆呼姆地上下点头。

    然而,只有一色的反应不一样。

    「我觉得事情不尽是这样吧。」

    这极为冷淡的声音,将我们的目光全吸引到一色的脸上。她的表情带着忧虑,吐出的叹息则是超级嫌麻烦的感觉。

    吼哦,仅以眼神询问她,这是什么意思,一色则无奈并慵懒地落下肩,厌烦地开了口。

    「总会有这种人吧——凸显自己对于迪士尼之类的女孩子会感兴趣的东西深有了解的男生。说到底这种人,无差别地夸奖女生的指甲,就是为了能够摸女生的手而做铺垫吧——?」

    然后一色为了寻求由比滨的同意,微微歪起脑袋。

    「被你这样若有此事地一说……好像是有!」

    「别说了别说了,男孩子也是绞尽脑汁想了很多的,别再说了。请理解一下努力尽自己所能去缩短与女生间距离的男孩的心思好吗?」

    但实际上,为了与女生肌肤接触而夸奖她的指甲好看的男生是相当令人恶心的,这与在夜总会里为他人看手相的大叔同等让人难受,但这绝对是不受欢迎的男生三思后得出的压箱底绝活。这种套路或许会作为受欢迎技巧登载在好久以前的约会指南书Hot-Dog PRESS上的样子,我并非没有想到过这种方法。所以我可以理解其中包含了令人动容的努力。

    如此的共鸣与同情,还有一丝自我怜悯是充分地体现在我的声音里了吧。一色深深地叹气,指向我的眼神里写着这个人就这么做过啊。

    「这种套路,还是别用的好哦。」

    是正经的声调的正经说教。眼神好认真。

    「……这,不是,我没这么干过啦?」

    这样一来伸张自己的我,也只好全力停下嘴,委屈地说着并把目光移开。

    但是,移开后的目光里出现的人是雪之下,再移开一下就是由比滨。这两个人的目光都是看待垃圾不如的东西时所用的眼神。不要,请别以那种视线看我……会让人上瘾的……

    结果,我的视线落在小町这边,正好四眼相对。救救我……这道无声地申诉有好好地传达到了吧,小町微笑,眨了一下眼。

    「一色前辈的指甲,真可爱呢。即使我不是哥哥,也有种要仔细端详的心思!」

    啪地合起手掌,小町边搓起手来,一边笑眯眯地对其大加称赞。不愧是世界人民的妹妹,马屁拍得真好!不过,「我不是哥哥」这种话不说也行(生气)。

    紧接着小町以「不错!」「修得真好!」之类的言语对一色极力称赞。

    「还好,毕竟为这个特意花了一笔钱嘛。」

    听了这番话的一色多少心情好转些了吧,她哼哼地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展开了两手。呜嗯,这得意的样子,是不是有点容易搞定?

    不过,虽然自曝是花钱修整过的,但那指甲真的非常可爱。涂抹后的指甲表面熠熠生辉,在缀上粉红色后宛如糖果,其颜色与纤细又修长的手指上的白色相映成趣,整体涵有棒棒糖般的魅惑力。

    一提到指甲的话,无论如何都会让人联想到『街霸』中巴洛格那样嘎吱嘎吱响的假指甲和看起来毒性满满的赤红色的美甲,但是一色的指甲则给人一种由自然指甲延伸出来的感觉。微微泛出光泽的表面似乎触感很好的样子。

    在我目不转睛地观详时,这两只手一下伸到了我跟前。

    「要不摸下试试?」

    「欸?」

    听到这看透了我想法的话语,我的背部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心神不定地向她望去,一色正露出蛊惑的笑容。怎么样?像是在这样捉弄我似的问道,在她摇晃手指时,那娇艳欲滴的指甲便反射出淡淡的光泽。

    「……不,不用,没关系的。」

    虽然我陷入一瞬间的思考之中,但实在是不能顺着她的节奏去摸的对吧?我郑重地微微摇头拒绝。

    「这样吗。」

    于是,一色没什么兴趣地说道,再次确认起自己指甲的美丽之处。好危险,真的……她呢喃地呼出气,这一次则是从反方向伸来了双手。

    「我前段时间也去做过指甲——」

    一边嘿嘿——心情甚佳地笑着,由比滨也将两手尽可能伸出来。浅桃色的指甲上附有健康的色泽,有如马卡龙一般蕴含着可爱风情。柔软的手指头似乎在弹奏节奏雀跃的钢琴般在空中飘舞,但这个动作忽地停下。由比滨将纤细婀娜的手指轻柔地拢起,微微地歪脑。

    「要摸吗?」

    「照刚才的对话怎么可能摸上去呢……」

    「又没什么关系。」

    我说完,由比滨含笑,但肯定不合适的吧……刚刚,一本正经的被教训了来着……可恶!这种话对心脏的刺激太大了真让人难办!

    「是不太好呢。」

    刚想到这里,让人更加觉得扎心且冰冷的声音传来。我的头部几乎一动不动,侧眼向雪之下那边看去,她正灿然地笑着。她将那温和的笑容转向由比滨和一色,如是继续道。

    「我记得做美甲是不被校规允许的。对吧,一色同学。」

    「是这样的吗?」

    而一色则害羞地笑起来。她是本应成为学生模范的学生会长,但这夸张的装傻的方式没点胆子也做不到。连小町也佩服说道「这个人,真是有胆量啊……」。

    「好啦好啦,有什么不行的。只是这种小动作还在不被挑刺的范围内。」

    由比滨晃眼地曲指伸指,用轻松的语气地说道。听罢,雪之下如放弃般吐出短短的叹息。

    「……不过,这确实可爱。我也能理解想要摸摸看的人的心情。」

    说着雪之下稍稍往前探出身,盯着由比滨和一色的手。于是,由比滨和一色似要说出你请便的样子将双手往雪之下那边伸出去。如对待极易碎的物品般抚摸上去,雪之下便发出了一声嘿诶的赞叹声。当手指相互交缠,由比滨稍显难为情,扭动身体露出羞涩的笑容。

    「痒痒的。」

    「这美甲可以保留多久?」

    「嗯——一个月左右?抛光就短得多了,过阵子就会剥落。」

    「这样啊,抛光。」

    雪之下若鹦鹉学舌般重复道,但她的声音带着幼童学语的感觉。很明显她并不了解这个词的意思。向雪之下的指甲扫上一眼,原来如此,她没有特地去做过美甲之类的东西。即便如此她那带着淡淡樱色且玲珑小巧的指甲修剪得整齐,透露出海波冲刷之际贝壳所具有的自然之美。

    一色也盯着雪之下的指尖看,流露出厌烦的笑容。

    「……纯自然很可爱吗。话说,后天不做任何美化,能觉得这美丽的都是脑袋不对劲吧。」

    「这和头脑没有关系吧。何况我有好好将指甲修整过。」

    在雪之下还嘴的时候,她似乎在交缠的手指上多注入了些许力气。不过,那啥,对于雪之下的握力我心里是有数的。一色全无退让之意,较劲地将雪之下的手拉过来,端详地更为仔细了。

    「这个人好厉害啊说真的。」

    「是呢。只是普通的指甲却会让人好想摸上去呢。」

    在一旁的小町也是,说着说着,便伸手握起雪之下的手。

    「小町妹妹不去做一个吗?」

    「虽然小町对这也有兴趣啦~不过,小町,还得做饭啦。」

    小町欸嘿嘿地羞涩地笑着应付过去。但是,对于小町的这番发言,一色和由比滨却有猛烈的反应。

    「……我也是会做一点饭的哦?」

    「呜,对。也不用太过介意做好的美甲……」

    是被小町拐弯抹角的吐槽命中了吧,一色霎那地看了小町一眼,而由比滨的眼神则是往别的方向不住地浮游着。雪之下还是依旧嘟哝着「měi jiǎ,原来如此」之类的话点了点头。

    「各有情况呢~」

    小町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于是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停住动作。接着,故意地夸张地说道。

    「欸~不过,做这个很贵吧?」

    「这倒没错。」

    「嗯。」

    对于这句会在电视购物节目中出现的套话,一色和由比滨平静地秒答了。从她们那异常认真的表情中,可以看出高中生紧迫的经济状况。

    「哦,哦……你们的反应太过认真了……」

    碰上这种情况小町也露怯。而为了缓和状况的由比滨,轻松地笑了起来。

    「美甲也能自己做的啦。」

    「美甲可以从百元店开始入坑呢。」

    「欸——」

    接着一色以不当回事的语气说话,因此,她的话中渗透出一股姐姐从容不迫的感觉,小町也用似是含有向往的眼神看向她。

    看到这憧憬梦幻的少女般的反应,作为哥哥的我多少有些心情复杂。像这样,小町会一点一点地长成大人吧……哥哥是开心呢还是寂寞呢……

    如是,小町将泪眼汪汪的我放在一旁,嗯嗯地点头,在思考些什么。

    「百元店的话,应该也可以吧……」

    小町说着,瞄了我一眼。她只以视线向我问道,你怎么想?

    一直以来祈愿妹妹的成长,并且一直在旁边守候的我,会给出的答案那必然是。

    「即使不做这种美甲小町也很可爱。可爱超可爱世界第一可爱!」

    「呜哇,出现了。这个人真敷衍。」

    小町以不耐烦的表情说道,由比滨和一色则苦笑着。

    不是,我又不是反对小町做美甲,我认为对时尚抱有兴趣是人之常情……嗯——不过,是不是早了点?

    如是,麻烦的监护者的意见定下后,在他旁边,似有一道嗯哼的领会声音响起。

    「bǎi yuán diàn,这样啊。」

    ……还有一个人接触这些也为时尚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