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6 3、果不其然,比企谷小町将其看穿。
    在业界术语里,存在铁板这一词汇。

    其语源直说就是铁板(由来另有诸多说法)。是一类有关于铁板的坚硬性质的词语,它所指的是某个梗或歌曲、若是将这个相关的话题抛出来后,确实地引人发笑,让场面热闹起来。

    在演艺圈,虽然这个词语是搞笑演员格外爱用的词语,但在近来的日常生活中也有普通地适用的情景,所以日常生活中也常能有这个词汇入耳的机会吧。

    具体的使用例子,诸如酒会啊联谊会等等的闲聊时间里,哪怕只是稍微引人发笑,就立刻会有人「你说的梗,铁板吧(笑)。」「这个趣闻,是我的铁板啦w。」这样半笑着使用这个词汇。如果遵从这个用法,即便是非常有趣的话题,也会一下子变成瞎玩瞎闹的大学生小群体间兴致盎然的场面,它便是有这样出色的效果。在平日的对话中说出铁板和趣闻之言的人的无聊程度堪称异常。

    究其根本,不论是笑料或是歌曲还是话题,都不存在能让所有人都为之一笑的东西。一个门外汉,哪怕他将漫才大赛中获得第一名的笑料一字不漏地重复一遍,也不一定就好笑。在卡拉OK中热火朝天地唱歌时也是,如果有位不认识的大叔在唱,那也只好亲切地笑着双手敷衍地打着音乐的拍子应付了事吧。即使拿出来的是谁人都会感兴趣的话题,在初次见面的人的面前也无法将其拓宽。

    在正确的说话时机,对着正确的说话对象,说正确的话。

    能恰如其当地做出这些选择的感觉与人幽默感是相关的。举个例子,在医院的等候室内若是有一位老人向另一位老人说着「最近我的尿酸值啊~」来开始聊天的话,接下来一定会互相起劲地炫耀自己身上的不健康情况吧。

    归根结底,能够成为铁板的东西的本体,就是说话者的感觉。

    有这种感觉之人,他不需刻意使用一些固定的某些常用语,只要普普通通地和人聊天便能让气氛高涨起来,最后,可以说交流能力便是全部吧。什么嘛在和毫无交流技巧的人说话时,不管聊什么样的话题都只会冷场吧。

    不过,个人感觉和交流技巧不足时也有能做得到的事情。

    那便是花上长久的时间建立起与其相应的关系这件事。

    以彼此的立场、所处的环境为参照,寻找共同点、不断磨合打在彼此身上的标签。

    若对方是同班同学,便可以聊学习与猫的话题;若对方是公司同事,便可以聊工作与猫的话题;若对方是亲戚,便可以聊暮年生活和猫的话题。猫的话题也太万金油了吧。

    不管怎么说,如果对聊天对象有某种程度上的理解,那么在话题的选择上也可以更加地顺利,就能让场面比较热闹。反过来说,若是没有建立好关系,无论拿出怎样的铁板谈资出来场面也只会冷到冰点。

    虽然关于迪士尼乐园的话题对于千叶县民们算是某种铁板话题,尽管如此,由于聊天对象的不同,也可能会生出「那只老鼠,嗓门很大呢……」「对啊,真的是,嗓门好大……」这种宛如通宵回忆故人的心情来。

    想到这一点,在侍奉部的社团教室中,东拉西扯地聊天这一现象,多少还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正在不断加深的证明吧。

    要说现在我们的迪士尼乐园话题进行得如何了,那得说我们现在进入了短暂的饮茶休息时间。

    我满足地呼出一口气,一边品尝着颜色鲜艳的红茶和香喷喷的煎制零食,一旁的一色也相似地松缓下来,喃喃地说道。

    「话说前辈你真的很了解啊,对于迪士尼。」

    「只不过是些经验谈而已。」

    不是值得吹捧的事,我以这样的态度轻微耸肩。

    实际上,我充其量只对其主题公园和其中的游乐设施有所了解,关于迪士尼的知识本身就不在我的涉猎范围内。都是从有关于千叶的事情和经验中引申出来并串在一起的知识。尽管一般常识程度的知识是掌握了的,但是关于核心的电影和人物角色相关的知识则是完全弄不懂的,因此若是挑战『99人的障壁』(译注:日本富士电视台的猜谜对战综艺节目)便会顷刻败下阵来。

    雪之下应该对迪士尼角色相关的知识相当了解吧。这么想着,我不往旁边瞄了一眼,雪之下正用手指卷动着贴在脸颊上的发丝,浅浅地笑着。

    「无需将自己说得这样卑微吧。只有在冷知识方面你确实很厉害,对吧比企百科君。」

    「哈哈哈,算是吧……虽然我觉得雪百科也多半派不上用场。只有在猫和潘先生的词条上抱有特别的热情呢。」

    我干笑着答道,雪之下便不满地撅起嘴。

    「我才不想被只了解千叶和动画词条的人 说。」

    「究其根本维基百科不就是这样的么。动画与漫画的信息编辑次数是位列榜首的。」

    可以说维基百科早已成为为了搜索动画情报的工具了。嘛,不仅一个播放单元中便有数十部作品,而且每周动画在放映之后与之有关的信息又被更新,因此信息的编辑次数增加也是理所应当。

    我说完后,由比滨哈欸~地感叹一声。

    「嘿——这样啊。」

    「有很多种说法。概括地说是这样的。」

    「前辈说的事,大多都是概括内容。太应付了事了。」

    小町附上解释后,一色又添注上多余的解释,想要打响比企百科的编辑战。不过,我平常的确是解释得很随意。

    「净是些没有用处的知识呢……」

    雪之下手抚太阳穴,深深叹气。接着,这只手轻滑下来遮住她的侧脸,转向一边低声地嘟哝道。

    「……不过,刚才提到的,游玩路线还是能作为参考的。」

    「啊,是吗……」

    这声有如突然袭击的稚气的低语。不禁让我思考起这句甘甜的话语带有的含义,结果,我却给了她句了无意义的应答。

    ……现在?要现在邀请她吗?

    不如说,反正为了提出邀请已经将迪士尼相关的话题抛了出来,要执行『强势介入话题,之后便托付给话题走向』的作战的话,现在就是机会吗?

    我经过一番考虑,开口说道。

    「嘛,游玩路线而已,有无数多种啦……你已经决定好了吗?」

    我在这开头语中加入了明显的试探后,雪之下或许是在烦恼该如何应答吧,她沉思了一会儿。

    「不……没定下来……姑且,有和班上的同学聊过要不要一起逛。」

    「是吗,不过也对。」

    很想夸夸能够不假思索地便畅快点头的自己啊。

    在我的内心里则是,也是呢!!一般来说早就该约好了吧!毕竟就是明天嘛!完了!失策~这种邀请不早点提出来不行的嘛……正天翻地覆。完了——!(译注:此处是模仿户部翔的语气)

    这样一来,会被人发现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白高兴。事前没有对她的安排作任何确认,一厢情愿地认为事情会照自己的期待发展。多么恶心。我就是个欢天喜地的丑角。本想要冷静应对的,却搞乱了不是嘛……因此,我的脑中充斥着如今要怎样才能机灵地提出邀请、已经无可挽回了、我还是去死吧这种想法。

    想方设法将颤动的手压制住,啜饮的红茶好是苦涩啊。

    不过,我也得以冷静下来了。

    照雪之下的说法,她好像还没有做好决定。那么,就还有转机。也就是说,我尚且还能再挣扎一下!……嗯——我很淡定。哪里淡定?

    抬起茶杯一点点地呷入红茶,在这茶水喝干之前我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走,此时由比滨突然苦笑了起来。

    「嘛,大家都是乘大巴去的。一开始感觉都会同班同学一起。」

    听闻,一色一脸嫌弃。

    「啊——麻烦的情况。」

    「麻烦?不好说啊……我觉得融入了班级的人不应该这么说的……果然这个人,在班上没有交到朋友吧?」

    「有是有……我的意思是既然机会难得还是想和关系更好的人一块去。」

    「奇怪……果然这个人,在班上没有交到朋友的吧?」

    听完一色的供述,名侦探小町疑惑地歪歪脑袋。虽然现在应当在意一色的交友情况,但还是先放着不管。

    如由比滨所说,既然远足活动有好有坏,那么无论如何都会有束缚存在。若是在目的地集合,那么从最开始就能够随意行动,换做大家一块乘大巴出发的情况,则在车上就会决定好成员。一到达目的地就丢下一句「那,我走那边」还是有点困难的。这次的远足不仅是考试前的一次放松,也有促进班级同学和睦相处这层意义。游玩刚开始便搞突然消失或许挺困难的。

    在一色自白与小町对其推理期间,我假作点头倾听一边思索,由比滨也同样地点着头,脸上似有少许困惑。

    「我这边虽算不上麻烦……现在的班级也很好,不过我们才刚刚分过班嘛。还在考虑下午要不要和优美子一起逛。」

    听完这些的一色做出理解的表情。

    「啊,也确实可以这样呢。……不过,既然机会难得还是想和关系更好的人们一起逛对吧——」

    「奇怪啊……结论还是没有变……难道说,这个人只是单纯地没有朋友?」

    听到这段自白,名侦探小町歪了头。虽然现在应该担心一色的交友状况,但先放着不管。嗯,我相信这两个人只是正在互相调侃。

    但,原来如此。感觉这种办法就没有问题啊。我将喝干的茶杯咚地放下,嘴里嘟囔着。

    「确实。游玩中途脱离群体的话就不会不合情理吗……」

    「是呢……」

    我与雪之下两人的低语重叠。侧眼一晃,雪之下也向我投来窥探的视线。见到那似有话说的目光,我不禁心神不定。

    ……就现在?现在要提出邀请吗?

    既然大家清楚悬而未决的问题已经被解决,邀请难度下降了吧?不,行不通吧?不行吧?现在这个氛围下不行的吧?在大家的面前讲这种话是相当痛苦的吧?

    实际上,因为这两道嘟哝声很是沉重,我们正格外地受大家注目。在这个局面下开口说话真的会令人尴尬死。

    「……那啥,再多考虑考虑吧。」

    自言自语了一声,在视野边界处的雪之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嘛,虽然想在之后说,但这分外凝重的氛围挺难让人开口的……包括起处理这个局面的各种方法事项,再多考虑一下吧。

    如果能行的话,就如前几天回家路上去吃拉面时候一样,用顺带一提的爽快感或与「是吗——那,一块回家吧?」般轻描淡写的语气来说就好了,但这感觉还挺难办到。特别隐约觉得两人都会这样做的现在,开口邀请该说是变得难为情了呢,还是说令人觉得羞耻呢……我的自我意识不由得发出悲鸣。

    至此,『强势介入话题,之后便托付给话题走向』作战结束。

    细细复盘,「托付给话题走向」这不着边际的部分是我最为不擅长的。究其根本,所谓走向是什么啊,是提出「总觉得不对劲呢。」的愚蠢甲方的那可恶重做指示吗。

    然而,光有指示或许更好一些。在指导手册和技术窍门都不存在的环境里,做任何事都得靠摸索,非常地费时费力。

    ……嘛,只不过我并不讨厌在这上面花费功夫啦。

    归根结底,像我这种别扭而且麻烦的人企图要机灵行事本就是个错误。假如能成功做好,像我事后思考着「这样做真的够明智吗?」的我这种家伙,根本就不具有一丁点机敏性吧。

    原本拥有的此物便不堪大用,如今将其强行榨用也打不开好的局面。

    那么,该怎么办呢。

    这时就该轮到智能手机登场了。既然自己不具备机敏性,那么只要借用第三方的机敏性就行了。

    文明利器太棒了!即便是难以出口的事情,也可以靠它传达。没错,是智能手机的话就能行!

    ……我也曾抱有这种想法。

    在社团教室那难为情的气氛之中拖拖拉拉到最后,直到回家时分我们之间也默不作声,回到自己家。

    我身着校服,陷进客厅的沙发中。骨碌碌地横躺下来,虽然我对着手机干瞪着眼,但却提不起劲去切换画面。LINE虽已经打开了,但其中蓝色的光标动也不动,只是一个劲地闪烁。

    发送什么消息好……?

    与以往如出一辙,刚开始便受了挫。

    不久之前为相似的事情苦恼过的我,不禁觉得自己还真是毫无进步。

    然而,这与前些日子相比却是完全不同的状况。哪怕是立足于前次的反省之上,也不意味着可以做到同样的事。

    到头来,每一次都只能不断重复着不断跌倒、尝尽苦头的探索过程。

    总之不着手去做就什么都没法开始,我一边呜呜地呻吟着,试探性地从季节性的问候开始键输入,删除重写……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但还是没能填满空格。

    在我删删改改时,换上居家服的小町回到了客厅。卡玛库拉在后边嗯嗯嗯呢地叫唤着跟过来,与卡玛库拉的体毛从绒毛转换成短毛相似,小町的屋内装束也从运动衫变为足显清凉的T恤裙与短裤套装。

    小町绕到厨房,哼着歌打开电水壶开关。在等候水煮开的时间里,她往卡玛库拉的饭盆中刷啦啦地倒满猫粮,再往马克杯中倒入速溶咖啡粉。

    这时,水沸声咻地响起,咖啡那馥郁的醇香便弥漫开了。

    两手拎着马克杯的小町来到我睡倒的沙发之前,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的臀部挤过来半带强横地坐过来。

    「喂,占着位置了。让一下。」

    「嗯——」

    我的视线依旧盯住手机,平淡地回她一声后便蠕动着坐起。顺便将手伸向放在了桌上的马克杯。

    「谢谢。」

    「不客气。」

    嗯,反正到此告一段落,先休息休息吧……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来的现状反过来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我一边呼呼地吹凉冲好的咖啡一边小口啜饮,做着同样动作的小町抬起头来。

    「好好邀请了吗?」

    「邀请什么?」

    虽被问了个出其不意,但我全力地装傻充楞。然而,装傻过了头,凭这主语宾语谓语模糊得一团糟的句子根本不能算作问题的应答。小町一副认真的表情,一味左右呼扇着手否定。

    「不是不是你这哪能糊弄得了。今天你不是啪嗒啪嗒地挥着宣传手册吗,只有鳗鱼店的老板才会那样吧。」

    「没到那种程度吧……」

    「那个样子完全就是在等别人问你,『怎么了吗?』的恐吓行为哟。」

    小町淡淡地指摘着我。嗯——没法反驳……因为烦恼着话题的提出方法到最后,我稍微想过有没有人过来问问我呢这也是事实。若是一色没来触碰我的小心思我就只能像那样不停扇风,可能就这么成湿蒸大师了。

    「明知故问的彩羽前辈或许很体贴……」

    「是呢,但是心里明白却还一声不吭的小町或许是个无情的人……」

    面露难色的小町窃窃嘟囔,我便用相近的句式刻薄地出言讽刺。但是,小町则轻轻地眯起眼,平静地微笑并摇摇头。那是宛若得道高僧般的朴素微笑。

    「正因为心里清楚才刻意不问,这也是体贴的一种表现形式哟。」

    「肯定只是觉得麻烦才不问的吧……」

    「诶嘿☆」

    小町手搭额头,为自己的小心思露馅而害臊地微笑。这份可爱真惹人气愤……

    然而,让别人操心了的我发牢骚也不太好。我不能老是依赖于小町和一色。世上能够无条件依靠的只有Google老师一类的。

    我忿忿地呷入一口咖啡,再次面向手机。

    然后,往搜索栏中输入LINE、约会、邀请方法,之类能联想得到的关键词,一转头就立刻要受Google老师照顾了。

    依照出现的文章内容,手上啪嗒啪嗒地开始打字。

    『辛苦~还好吗?还是像以往一样没有朋友吗?w 虽然有点唐突,但是去迪士尼乐园的事情我还没约好人,本来我想和宅友们一块去的,后来预定却被他们临时取消掉了w 之后绝~对会把他们杀掉w 话说感觉你应该会有空要不明天一起转?要是你不去的话我就一人去啦……w』

    输入完成,呼——,写得不错……我长吐出一口气,小町好奇地凑近来看。略略读过,克制地鼓起掌来。

    「哦~好生硬~像是给钱包上锁一样。」

    小町轻薄地笑了一阵,冷不丁地便停止发笑,碰地拍响我的肩膀。

    「那么,认真写吧。」

    「哦,哦……」

    不是,我又没打算真就把这段话发送出去……在妹妹面前构思真心要发送的内容是很羞耻的,不禁就故意逗乐起来。多亏了她我才放下花在摆架子上的气力,能感觉自己回到了中立状态。

    「那,我回房间了。」

    「嗯。」

    我哟地一声站起,小町向我点头致意并轻轻地挥挥手。以带有几分成熟气息的目光目送我离开了客厅。

    那,该发什么好呢……

    我依旧不擅于对付这种事情。

    但是,今后会熟练起来的。

    因为在这未来无论多少次,可能是一辈子,都要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