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6 Interlude
    或许应该由我说出来。

    我横躺在床,盯着天花板上的圆形灯,今天也进行着至今应该已经做过无数次的反省。

    但是,即便转头回顾即便以其为鉴,不管过多长时间都无法矫正。

    不知不觉间,就开始等待他的话语。

    这是我的坏习惯。

    应该有很多机会可以由我提出来。

    在活动教室里提出远足的话题时、那一天的回家路上、在电车中靠近彼此坐下的时候。即使是第二天也好第三天也罢应该都没关系的。或者说,心情轻松地发送一条信息,说起来……,若是这样做了就好了。

    物理条件上并无任何阻碍。就算是现在也能立即做到的事情。

    我翻过身子,趴在床上,向放在枕边的手机伸出手。轻触短信软件的图标,打开聊天窗口。

    轻轻松松地说就好。询问他明天要怎么办就可以。只要传达这些就可以了。若是可以的话,对话可以更持久一些更让我高兴……

    不行不行。这种想法不太行。我微微摇头将不禁意间拾起的思绪赶出脑海。

    首先要给他发一句话过去。若是疏忽大意便会仔细琢磨出一段超长的文字,结果又总会在书写中途重拾自我,然后陷入写写删删的漩涡中去。

    总之,只传达要紧事。

    ……正是因为这一点难以做到所以才拖延到现在。

    而且只说正事的话有些无趣。……不如说是感觉有些寂寞。

    在切入正题之前加上一段缓冲对话,对方也能流利地做出应答吧。有个消息往来的契机,附带着提出邀请,便可以让他不多在意地了事吧。那么,能引起他兴趣的东西……比如对书本的读后感、考试的话题、还有猫的话题之类。但是,可能会让他生出为什么突然发送这种内容的疑惑来吧。我或许该让他不觉奇怪地,穿插缓冲对话会更好……如此,我又走进了一直以来的模式里了。

    哈地深叹一口气,我将脸埋入枕头。

    必须更加轻松地传达给他。

    轻松地,轻描淡写地……

    尽管自言自语了几遍,但每过一次我的心情就愈来愈沉重。

    要我拿出轻盈的心情,做不到。

    我那沉重的心绪与日俱增,愈加巨大,愈发加深。

    到现在我的心情绝无轻松的可能。

    因此,无论输入多少文字无论串连多少句子,最后我也只好不断地删除它们。

    然后我再一次注视空白的输入栏,向上滑动,向左滑动。

    试着只写下两个字。

    在无论如何都不会发送的两个文字的旁边,光标一晃一晃地如心脏跳动般闪烁。

    从其他人的角度来看,我是在浪费时间。我在床上只是辗转反侧,一言不发地紧盯着手机而已。

    吃过晚饭,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依旧握着手机。将下颚轻搭在抱于胸口的软乎乎的抱枕上,沉浸于解决方案的思考之中。

    无论是一直播放的电视声音,还是在斜对面心情不错地倾手握红酒杯的姐姐,又或是对于这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的疑问也好,全都淡出我的脑海。……真的,她怎么会在这里呢。我还特意将之前主公寓腾了出来,最近这段时间她总会借着什么借口回到老家来。

    我虽然知道对此好奇的话就输了,但我觉得若是因为顾虑姐姐而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那也像是输了。要是早点回房间就好了……但是,这种情况下站起来,总觉得就像逃跑似的令人窝火。

    结果,我占领了沙发的一侧,一边注视着手机,一边时不时地瞥向那边观察姐姐的情况。

    姐姐她既没有展开对话,也没有特地注意这边,她一圈一圈地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一瞬之间,在薄薄的玻璃杯内侧静静地起泡的金粉色液体,以及姐姐那与此颜色非常相衬的指甲吸引了我的视线。

    那明明看起来很可爱,却拥有透明感且有成熟的味道。

    我觉得那非常适合姐姐。若用更加准确的词语来形容,我觉得其与姐姐的姿容很是相适。至于是否与她的性格相适则仍有待观察了。

    我这么想的时候,手中握住的手机冷不丁地振动了。

    我慌忙之下打开屏幕,在聊天APP中出现了这样直白的一句话。

    『明天可以一起逛吗?』

    光是看到这一串文字,我甚至有一种听到了他声音的感觉。是他那从思索着呻吟到踌躇不决地开口,以及那种夹杂着叹息地窃窃流出的说话方式。

    因此,在回复消息之前,我先是不假思索地点下了头。甚至差点发出声音来。

    我压下急躁的心绪,努力地装作平淡的样子,但火速地做出回复。因此我的回复变得微妙地生硬且故做姿态。

    『好的』

    重新读一遍两字,却不由得给人一种似乎正在气头上的感觉。我为不再加上些什么就会显得奇怪的想法烦恼了一瞬,不过在我打字之前他回复了我。

    『好的』

    他的回复也仅有两字。

    虽然两人间的对话完全没有契合,但是这两个文字却再现了他的声音。他困惑地屏起呼吸,再「啊」地一声手挠脑袋,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的样子浮现在我的脑海。我甚至能够想象到他接着添上一句多余的「不是,别光说好啊」,以此轻微打趣以填补说话空隙。于是,不出数秒,如我想象的消息便连续出现了。

    『你几点有空?』『到时候碰头』『反正也是闲着』

    在原先的对话上拉开一小段时间再接连不断地排出话语就是他的作风。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便不由得绽开嘴角。

    『几点都行。早点也可以。』

    虽然有些对不住班上的同学们,但是我要在途中离队了。虽说这是为了加深彼此关系的远足活动,但因为我所属的班级三年间都未有过人员变动,所以他们应该能理解这一点的。

    ……不过,怎么对他们说才好脱身呢。我不想对他们说因为要去和朋友一块玩。但是,要说是同个社团的同学也太过拐弯抹角。虽说用上更加直截了当的说法也没关系,但感觉在清醒的状态下我做不到。我有些为难。

    我不知觉间将手贴在下巴上,陷入了沉思,才注意到他的回复中途断掉了。从既读标志出现后已经过了一会儿。

    看了下时间,现在要睡的话时候尚早。那会是因为有什么难以回答的问题,或是我问了什么麻烦的问题吗。

    我心觉不安,回头看看自己发送出的内容,几点都行,这一部分我感到有所缺陷。

    他会认为把事情全都甩给他了吧……

    先前一起出去的时候也发生了相似的事情。为了消磨时间而打算去某家咖啡店的时候,我将选店的任务托付给他。或许他现在也在做着「这难道是在试探我吗……」这种无厘头的忧虑。

    『下午或傍晚的时候不错。吃过午饭后再会合吗?』

    『对。15点怎么样?』

    在提出了某种程度上的具体方案后,他立刻回应了。可能是一直都盯着屏幕沉思吧。原本他的眼睛就像死鱼一样满是浑浊,还要将其眉间皱起犹豫不决,那瞳孔肯定会更加淤滞的。我在脑海中将他的那副模样煞有趣味地描绘出来,便忽地露出笑容。

    我虽想要立刻回以『再早一点也可以』并将这段打了出来,但还是赶紧删除了。

    这简直就像是在说想早点见面得不得了。至少只有文字也好必须稍加冷静一些。

    我察觉到脸上一下子热了起来。不由自主地,我将脸埋入了抱枕中。

    静静地长呼气抬起头,姐姐则正目不转睛地观瞧着这边。视线正好对上了。

    「怎,怎么……?」

    我含糊地说道,姐姐便轻盈地露出邪恶的微笑。

    「在和比企谷君聊天吗?聊得怎么样?聊得怎么样?让——我看看。」

    她说着,在我旁边坐下。然后,将她那不公平的重量往我的肩上一点点地压过来,并且往我的手机屏幕上看去。

    「若是被姐姐看到了我就把屏幕打碎。」

    我将手机迅速地藏到背后,但她不是这样就会被打发走的人。姐姐抬手搂住我的肩。

    「有什么关系嘛。比企谷君会发来什么消息呢,我挺感兴趣的。」

    姐姐以撒娇似的语气这么说道,向我靠过来。

    老实说,并不是什么被看到了就令人难堪的对话。仅仅是看文字内容的话目前也未超出业务联络的领域。在这其中应该不会被看出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来。

    ——但是。

    「那才最不想让人看到。」

    我把手机贴到胸口,背对姐姐。并将脸也背向她。于是乎姐姐则从背后环抱上来,把下巴搭在我的肩上。

    「哦,独占欲吗?」

    她突然在我的耳边轻声低语,我的脸颊随之发烫。仅仅是夹带着酒香的气息便让我落醉。拜此所赐,我甚至没办法顺利地否定她。

    「没什么好看的、放开我。」

    她放手之后,我忿忿地把似乎要往脖颈咬将上来的姐姐推回。可是,姐姐又将不公平的重量推压过来并打算伸手来拿手机。

    「来,来,打电话吧,打电话。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听到了。」

    「为什么要以开扬声器为前提。肯定不行。话说要是想聊天姐姐你给他发消息不就行了。对了,这也得是在你知道他的账号的情况下才做得到。」

    「啊,好讨厌的说法~不带摆这种架子的啊——显摆女友身份吗——?」

    「才不是显摆。」

    「哦,那,女朋友这部分承认啦?」

    被这么说的一瞬间,我说不出话。被耍了。她是为了问出这一点才刻意纠缠上来的吧。现在不管我怎么回答,那都是为了强行导向这个结论的设问。

    她不是在等待我的应答,而是准备诱人上钩。

    这是母亲也常用的手段。真是的,这些人怎么都这么麻烦啊,包括我也是。

    「……说的不是这件事吧。」

    即使我为了掩饰而继续说话,姐姐也不会放过。她以打心底开心的表情笑了。

    「是小雪乃没有说这种事才对吧——」

    我们像这样斗着嘴,一边在沙发上胡乱打闹了一会儿。

    于是,吱——地响起一道声音,客厅的门开了。

    猛然起身一看,母亲正不动声色地站在那儿。满脸神气地将扇子抵在嘴角,犀利地眯细眼睛俯视着我们。

    明明她未发一语,但她周围的空气却像是在说不要胡闹。

    在这视线之下我挺直背,甚至连姐姐也止住骚动,表情上强作镇定。那是近乎于条件反射般的动作。

    我们俩老实下来后,母亲莞尔地露出心旷神怡的笑容,不对,那是令人黯然溶解的笑脸。

    「关系亲密虽是好事,但要有分寸哦。」

    「是——」

    「是」

    姐姐轻抬起手,以看不出任何反省之意的拖长音做了回答,我则悄悄地游离眼神回以轻微的点头。

    见此,母亲无奈地吐出含笑的气息。

    「……我去泡杯茶吧。」

    说完,母亲进入厨房,开始准备高级茶。

    记得在许久之前,小的时候也发生过这种事。姐姐脑中也应该同样飘过了朦胧的记忆吧。

    姐姐与我两面相觑,耸耸肩以略带稚气的语气低声说道「被说了呢」。嘴上虽是一本正经的口吻,但她的表情却是骄傲开心的,全不将妈妈生的气放在心上。啊啊,这个人自以前起就是这个样子的啊,我的脑中掠过这种似是放弃的想法。

    但是,此刻的我脸上一定是相同的表情吧。

    因为我们除了不公平的部分之外都挺相似的。

    姐姐取过红酒杯,一口气将酒饮尽,手在脸旁飘飘挥动。然后,用纤长的指尖轻轻梳好蓬乱的发丝。

    见到金粉色的指甲与光润的黑发两者相适,我忽地想到。

    真的,或许是非常相似。

    我悄然扭过头,探查厨房的情况。母亲泡好茶后又在准备茶点吧,前后闲不下手。

    在这间隙,我咚地轻拍姐姐的腿,放低声音向她搭话。

    「姐姐,有时间吗?」

    「嗯?」

    姐姐歪起头,我则靠向她耳边。

    「与其说是商量事,应该说是有件事想拜托你……」

    我以此作引,稍露羞怯地拜托了她。

    听闻,姐姐稍微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这倒是没什么不行的……」

    说着姐姐朝着沙发靠背倒去,挺起背部向后仰去。在她反转的视野里的是在厨房忙活的母亲吧。

    确认好之后,姐姐故作神秘地,闭上一边眼睛,在嘴唇前竖起食指。

    「要对母亲保密哦。」

    然后,她宛若恶作剧的小孩似地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