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特典 高三篇 新6 4、敬启,缘自梦与魔法的国度,始于他亦或她的身旁。
    海风吹拂而过。

    吊在路灯下的挂毯飘扬招展,风儿从远处的表演节目上运来欢闹的呼喊。

    那是象征着迪士尼乐园的白色城堡。

    坐落于它前方的广场上,往来行走的人们带着相似的笑容,正享受着这如梦似幻的时刻。

    当然,其中也有我们学校的学生。要么身着制服头戴兽耳发圈,要么从脖子上挂着爆米花篮,四处都可以见到全力品味快乐时光的家伙们。

    嗯,他们那愉悦的心情可以理解。

    幸运的是,今天天气很不错。同时还伴着初夏的清爽气候,看来会是舒适的一天。不仅如此,因为今天是工作日,与旺季相比出行的人也相应减少,实在是舒服至极。如此一来,只需提起兴致全心投入于玩乐便可。

    这种情况下的我,整个上午也过得很是愉快。

    我利用单人通道的方便,将各个游乐设施的等候时间压缩到极致地玩个不停,独自一人享受迪士尼……其实这说得并不准确,我还挺普通地在享受着。

    都是多亏小富啊……不,富冈同学。

    小富觉得一入园就打算自己一人四处溜达的我很可疑,就向我搭话,之后我就跟着几个同班同学一起逛了。

    叶山与海老名同学,小富同学以及她的诸位朋友,这个人群构成还挺混乱的,但是并无值得一提的大问题,我还是对付过去了。在迪士尼乐园里,只要游乐设施有趣就行了吧……

    然而,吃过午饭,随着和雪之下约好的见面时间临近,我开始有些许躁动不安起来。

    我品味消化着一个个游乐设施,思考着接下去要去哪并与队伍并行走着,便来到了白色城堡门前。

    这里就是约见的地点。

    双足刚踏入广场,我便止住了脚步。

    「……啊──我,这之后有点那啥,所以就先走了。」

    以刚刚想起来似的样子说罢,同行者们也纷纷停下脚步。大家,诧异地微歪脑袋,其中也有相当惊讶的人在。

    当然这人便是叶山隼人。叶山以过于爽朗的表情,故作担忧地听着。但是,却能看出在其瞳孔之中有着藏不住的愉悦之色。

    「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啊,有点事。」

    我一边面部抽搐,一边适当地含糊作答。你就别明知故问了啊。我眯起眼瞪着叶山,此时,小富顿悟似地插进话来。

    「是要和雪之下同学一块逛对吧!」

    小富同学将手轻掩在嘴上,用说悄悄话的姿势说道。不过,你也别特地说出来啦……

    我略带苦笑暧昧地点头,旁边的海老名缓缓地凑近过来,她的嘴里念叨着些什么。

    「那么、那么,也请让我在这里下线……」

    说着,她结起忍印,瞥了叶山一眼。接收到这个视线的叶山确认一下手表。

    「也是……」

    她应该是要与由比滨和三浦会合吧。从叶山的口吻听来,他应该也一样。那么,户部大概也要一块去吧。加油,户部……我将这无法传达到的加油声送出时,海老名轻飘飘地挥挥手。

    「那么,小富和比企谷同学我先走了。……说是这么说,也许之后马上就会见面吧。」

    海老名开玩笑地说道。但是,这话听起来就像句预言。不管走到哪去,大家毕竟都在同一个游乐园里,在园内某处碰到彼此的可能性并不小。

    真讨厌啊……不想遇上啊……的心情明显地表现在我的脸上。见状的富冈同学抱着歉意向我问道。

    「的确。碰上的时候,该怎么办才好呢。我觉得肯定会碰到的。」

    对于这么切实的问题,我该做出什么回答好。我还在思考着,而叶山却比我更早给出了回答。

    「正常地应对不就好啦?你也不喜欢被人用奇怪的方式顾虑吧。」

    对吧?叶山以视线这么说着向我寻求同意,不过才不是这么回事吧。你给我顾虑着点。就因为你笑嘻嘻地说了这些话,小富才搞出恍然大悟似的表情不是吗。

    不过,若是铁了心不想偶遇,那你们就应该挑个别的日子再来玩,选中了今天的人是我。没有向旁人寻求关照的道理。我情非得已又微妙地浅浅点头回应。

    「嘛,就这样。再见……」

    不置可否,我轻举起手,打了别过的招呼。若这样拖拖拉拉地呆在一起,必定会被小富见到。毕竟她本人便这样宣言过了。

    我轻挥过手回身走开后,大家也各自回以别辞,开始往下一个地点走去。可以的话今天我不想再和他们见面了。不过,若是遇上了那就到时候看情况了。打个哈欠、装作没有看见对方,再全力地将眼神移走。这种操作我可是信手拈来。

    与叶山众人分开,我坐在广场一角的某个台阶上。

    即便说工作日里再怎么冷清,这个城堡门前因为是热门拍照地点,这时往来的行人也很多。

    虽是因为这个地方好找就选了这里,但还是该挑个人更少的地方好些吗……

    我虽这么担心,不过这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即便是在人群之中,也可以立刻找到雪之下雪乃。

    黑发流动,体态奢华,苗条修长的双腿,凛然的行姿,最绝尘的还是远处便清晰可见的雪白纤细的脸庞,这些词语都还不足以形容她。

    这样一位无与伦比的美人。从与她擦肩而过又惊鸿回望的行人们,就可以看出她是相当出众的。

    雪之下与像是朋友的数位女生走在一起,当她注意到我后,便停下了她的脚步。与朋友们讲了几句,便微微摆手与她们分开,朝向这边稍显快步地走过来。

    「抱歉,等很久了么?」

    「……没,我刚刚才过来的。」

    我虽觉得这段对话有点傻,但既然被那样问了,那么答案就是必然的了。我说完,雪之下莞尔微笑。

    「来得真早啊。我还以为应该是我先到。」

    雪之下在我身旁坐下后,轻轻挽起袖口。在那纤细的手腕处一块小巧玲珑的手表向内绑好。金色的表带加上偏紫的粉色表盘与通透的雪白肌肤极度相衬。

    哦──现在还有人戴手表真是难得……她平常是不戴的啊……

    雪之下也仍未习惯吧,以沉思的脸庞仿佛在确认某事般将手掌一开一合。

    怎么,这孩子怎么了……我疑惑地向那只手看去,瞬间意识到了。

    「啊──指甲。」

    那粉色与白金色混合的彩色美甲,在阳光之下熠熠闪耀,赋予人如手制糖人般的细腻印象。那如微雪般无常虚幻的美,与她也很是契合。

    「……厉害。真亏你能注意到呢。」

    她哇啊地天真烂漫地张大嘴,再加上被那闪闪发亮的眼睛注视,「不是,你在我眼前这样我实在是……」这种话就难以出口了。但是,我不愿去否定她那惹人怜爱的样子。

    「还好啦。这种脑力训练类的谜题是我可是很拿手的。」

    我糊弄地回答后,雪之下显得有点恼火。

    「完全开心不起来。」

    然后,嘙地敲了我的上臂。

    「啊痛……」

    虽不觉一丝痛感但出于礼节我还是这么反应了,雪之下则转向另一侧。

    「明明我花了好些功夫的……」

    她闹别扭似的噘起嘴,静静伏低视线,注视着伸平了的手指。

    不是,这家伙到底怎么了……别没过几天就去做指甲好吗?这搞得不管是会话层面还是物理层面,都必须得去接触了嘛。惹人疼爱也该适度吧?偶尔也为我考虑考虑好吧?

    「不管怎么都好,你的指甲非常可爱啊。能让我稍微看看吗?」

    我先轻轻地清了下嗓子,努力以轻松的语调说出话,然后将手迅速地伸了出去。

    雪之下虽以惊诧的目光看向我,但不一会儿就无言地将手伸出。

    我轻轻触摸那指尖。虽曾碰过几次,但我还远未习惯。

    「嘿──啊,真的好漂──亮,超级可爱。哎呀,真的。……这是个好东西呢。」

    我以为用女生的棒读方式来说的话就能不害羞地结束掉了但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强装镇静的最后,却是成了中岛诚之助(译注:中岛在鉴定物件时常用的口头禅「这是个好东西呢!」曾获选1996年度的「幽默大赏」)的样子。我完全就不镇静啊。

    「好怪的夸奖方式。」

    雪之下无奈地微笑道,拘谨地将手指缠握上来。向那如甜咬般的柔弱力气,我也用同等程度的力气反握。

    「…………」

    「…………」

    我们一言不发,只有指尖在交流着温热。即便两人一声不吭也感觉不到任何奇异之处的时间令人心情舒适,不禁令人想一辈子都在这里呆下去。

    但是,我们不能永远留在这里。不虽然在这呆着也好,但难得来一次迪士尼乐园。还是快点决定下一个要去的地方吧。

    「差不多该走了。还有没玩过的项目吗?」

    问完,雪之下歪脑将视线指向上方思考着。然后,有些困惑地笑了。

    「有人气的项目大都……」

    「也是啊。」

    我也不禁苦笑。时间已经来到过午时分,想必她已经将人气的游乐项目全都玩过一遍了吧。

    「总之先去潘先生那边吧。」

    「可以吗?」

    看到一瞬间便喜出望外的雪之下,我苦笑着点头。

    「啊啊。即便是再玩一遍也能照常享受嘛。」

    说完瞬间,雪之下飘开了目光。

    「……是呢,那的确不管玩几次都能令人开心呢,不管是四次还是五次。」

    嗯──听这语气肯定是玩过三次了……

    不过,四次也好五次也罢,尽兴就好。就算是成为进迪士尼乐园只为来玩潘先生的项目的人也好。所谓的自由便是这样的东西。

    那走吧。我以目光如此问道,雪之下便点头回应。

    我霍地起身,牵起她的手,迈出脚步。

    即便是第二次玩迪士尼乐园的人气项目『潘先生的竹子大战』也很开心。

    但是,如果是第四次,看来就不再只是开心,还能收获欣快和兴奋。

    决定要过量摄入潘先生成分的雪之下,心情极佳地轻语着「真好……」并频频点头。她已是超级激动了。

    如此,感动之下感动乃下一个想去的地方,是走下设施后不远处的潘先生商店。

    「刚才和同班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仔细逛……」

    雪之下有些害羞地说道。不过呢,我也就只能说「我想也是」而已。潘先生的死忠粉真可怕。

    一进入店内,雪之下的脚步便轻盈起来。不带丝毫迷惘,不带任何烦恼,顺畅地在店内行进。嗯,嘛,随你喜欢地看就好。我怀着照看孙子的心情在后头慢悠悠地跟着。

    我漫步跟着雪之下在店内逛了一会儿。

    来到放置杂货与周边商品的一角后,雪之下突然停下脚步。

    「啊,头箍。来戴戴吧。」

    情绪高涨的雪之下,手所指的是每当闹腾的孩子们戴上时,就能混得熟识的兽耳头箍。虽然有各样角色的发圈,但在雪之下所选的对象,当然是潘先生主题的黑色熊猫头箍了。不是,因为是熊猫所以选熊猫头箍吗?什么啊那不是热油炸过撒上糖后就很好吃的东西嗎……

    雪之下愉快地笑着将那头箍递过来。

    「来,比企谷同学。」

    「欸……我自己有耳朵就算了……而且,这个价格也相当……」

    悄悄看了眼价格,不上不下。喂喂,明明只有乐园里才能戴,这性价比是不是低了点?不对,因为是粉丝商品所以很合适吧。总、总之我先以价格为理由,委婉地拒绝了。

    然而,雪之下却以颇为正经的表情说出了些什么。

    「这点钱我来出。」

    「喂,你说了很糟糕的话哦。话说,戴着它不会觉得很羞耻吗?就,不会有那家伙怎么在胡闹这种感受吗?」

    「没关系。都特地来乐园了,不会有人在意别人的事情的吧?谁都不会看你的哦。」

    总觉得很成熟、有些像姐姐似的雪之下微笑。这是完完全全的正论。我虽有些在意这话的语气,但其内容却没有一点问题。不过,这个理论里有一个巨大的漏洞。

    「一般是这样。不过,因为今天是远足活动。所以会遇上认识的人。」

    说完的瞬间,之前都心情很好且喜不自禁的雪之下一下子僵住动作。

    然后,突然回顾自己穿着制服的样子。又突然看我的制服。再注视着手中的熊猫头箍,露出非常非常苦涩的表情。

    「说得有道理呢。」

    她叹了一口气,瞳孔中重现出理性。太好了,将雪之下那几近于无的理性留下来了……不过,这理性归根结底只有一点点。雪之下手抓着头箍,恋恋不舍地转向镜子。

    「虽然觉得不错……」

    她一边这么小声说着,一边将头箍戴好。面对镜子忽地浮现放弃了一般寂寞的微笑。

    见到她这样子,这次是我的动作一下子僵住。

    等下?欸、等等等等。

    ………………欸、这是不是不太好?

    过大的冲击之下,冲动驱使话语溜了出来。

    「好。很合适。一定要买。」

    「是,是吗?」

    雪之下转过半身,用手梳理搭在肩上的头发,以指尖整理好刘海。不是,不做这种事也够好啦。

    「我知道你穿什么都合适了,所以衣服这样就行,制服再加上这个头箍特别好。很合适。」

    「这是……夸我吧?」

    雪之下虽腼腆了一瞬,但她还是惊异地眯起眼,声音也降了一调。是夸奖是夸奖盛赞着呢。我一边敷衍搪塞地点头。抱起胳膊,唠唠叨叨地继续考察。

    「这是个盲点呢……虽然将来还有无数次来迪士尼乐园的机会,但恐怕这就是最后一次身着制服来到这儿的机会了……」

    也就是说,这是能看到雪之下这种打扮的最后机会了。如果将这当做无二的景象,那么此刻就是比日全食和行星大十字(译注:天空中太阳、月亮和八大行星及矮行星将组成"十字架"形状,故称之为行星大十字)还要贵重难得的瞬间。

    得出结论后,我抬起头,少有地严肃地,以坚决的表情说道。

    「一定要买。这点钱我来出。」

    「你的气势汹涌到这种程度,一下就没了买的心思呢……」

    但是,也许是因为我说得太沉重了,雪之下反倒逐渐退怯了。不,是因为你刚才说了相似的话啊……然而,许是我的热忱传达到位了吧。雪之下轻盈地绽开嘴角,又从架子上取过了一对头箍。

    「那,来吧。这是你的份。」

    「不,我就算了。」

    她虽然将头箍递了过来,但我以手止住,摇摇头。

    于是,雪之下动作夸张地耷拉肩膀,呼──地吐出大大的叹息。

    「那真是可惜。」

    说完,她将我的那份返回架子,又打算将自己头上的头箍摘下。

    「……等下。……这不是只能答应这交涉了吗。」

    我的声音因苦涩的决断颤动了。同时,雪之下的声音则欢快起来。

    「好,请用。」

    我老老实实地将她笑眯眯递过来的头箍戴好,两人便走向了柜台。

    付过钱,出了商店后,雪之下便火速取出头箍戴上。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无言地催促我快点戴上。

    嘛,我也有见过我们学校的人戴着了,那就戴吧……即使被熟人见到,事到如今也不会受多大的伤害。顶多就是每半年一次回想起来,唠叨着「……啊──。糗死了啊。呜哇……」,然后一下子就想去死这种程度吧。没死的话,那实际上就是无伤了。我下定决心,戴好了头箍。

    「可以拍照吗?」

    喜上眉梢的雪之下拿着手机问道,我已经连嗯嗯的同意声也没法发出就点头。都已经是这副模样了。怎又能有比这还要羞耻的事情呢。不过是照片,多大点事儿。

    我虽是这么想的,可一旦站在身旁的雪之下将肩膀靠过来,那距离之近就让我变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虽然不至于害羞,但一般还是会难为情的,心脏正噗通噗通地跳着。

    雪之下架好手机后,按了几下快门。每拍一、两张照片,她便向稍稍缠上来的手臂注入力量。

    拍完后,雪之下道「拍出来是这样……」,腼腆地把手机给我看。没有必要刻意去确认,雪之下戴上头箍的样子非常可爱且引人微笑,倒是我的样子让人深觉遗憾。

    「哎呀,我不适合这东西呢……」

    下意识地,我自己说了出来。于是,雪之下歪起小脑袋。

    「是吗?我觉得不错。」

    「哪里不错?」

    问罢,雪之下将手放在额头,进入了思考时间。

    咚咚咚咚咚咚叮──(译注:敲木鱼的声音)。……那么,请回答。看她,雪之下一下子抬起头,露出捉弄人一样的微笑。

    「眼睛之类的?」

    「跟耳朵没关系啊……」

    「耳朵当然重要哟。只要有这个头箍在,就会产生喜欢迪士尼的感觉。」

    「嘛,确实感觉乐在其中啦……」

    即使将其当作某个场合气氛和玩闹的结果,广义上来讲,也可以算作喜欢迪士尼吧。归根结底不喜欢的人不会来乐园。

    「说起来,这是我道听途说来的……」

    雪之下嗯嗯地清清嗓子,一边转向另一边去,一边做出像奇怪演技的开场白。

    「一个劲展示着自己喜欢迪士尼的男生,好像会立即准备牵手哦。」

    然后她,像试探、像捉弄、像恶作剧地短短笑了一下。

    我不禁对这好似在哪里听过的话语苦笑。那么,我这边也清下嗓子,努力地用轻松的语调回复。

    「真的吗,这是哪来的情报?竟然有这种危险的家伙啊。不过都无所谓,你这个指甲做得真可爱啊。能让我看看吗?」

    雪之下没有回应,而是开心地笑着将手伸出。我调正西装外套的领子,顺道擦去手汗,轻轻地触碰那只手。两手相互交错地缠握。我尽量温柔地将其握好。

    意料之外的黑幕,纯属自导自演。

    不过,这种做法对于我们来说或许正合适。

    「接下来,怎么走?」

    「这个嘛……」

    雪之下歪着小脑袋,晃晃荡荡地摇着互相握住的手,考虑了一会,倏地竖起食指。

    「去那里吧。」

    得意微笑着的目光所指的是染上了蓝色的东边天空。在那之下的是被晚霞所映照的巨大山峰,那是飞溅山。

    刚开始在飞溅山排队的时候,夕阳的余晖仍在西边的天空上燃烧着。到出来的时候周围将会完全被淡薄的暮色所包裹吧。

    排队的时间并不很长。可能因为是工作日,虽然这里没有快速通道,但队列却能相当顺畅地向前行进,没想到很快就乘上了载具。到这一步都没有问题。

    但唯一的问题便是雪之下雪乃对高处的恐惧不安了。

    我们所乘坐的载具极其缓慢地前进着,配合着这前进速度,黄鼠狼和小鼬的滑稽追逐物语逐渐展开。

    在这条道路半途上虽有小小的高低差,不过大部分都可以算是平坦的,而最后的坠落就是这路上最大的惊险段落了。

    但是,坐在身旁的雪之下从最初开始便两手紧握安全杠,摆出了时刻应对冲击的姿势。

    在我们往上爬的路上,她说着「没问题」「因为我习惯了」「这是再挑战哦」飘荡着长发,这虽然让我看到了她的从容,但是自坐进载具开始,她便进入了借来的猫咪的那种状态。

    要是带了啾噜(译注:日本伊纳宝食品公司出品的猫食)就好了,但不凑巧的是身上没有这种东西。即使想要去取来,也没法在中途下车了。至少能让她转移转移注意力也好,我便低下声向她说道。

    「还是没法应付?」

    「不,没有。我没事。」

    雪之下要强地说完,莞尔翘起嘴角,大动作地点了个头。但,因为她那飘忽不定的目光、吞吞吐吐得怪异的话语及抽动的脸颊而没有任何说服力。

    不过,光看能够故作笑容这点,就可以说比圣诞节的时候要更从容了。若是再将紧张缓解一些,那么一定能非常平常地享受这段路途吧。我这么想着便适当地说道。

    「既然都已经坐过单轨电车了,这没关系的吧。可以说这边的车更安全吧。」

    「听你这话,只会让我觉得坐单轨电车很可怕而已……」

    「放好心。千叶都市的单轨铁道是充分论证过安全性之后运行的。是世界第一的单轨铁道。」

    「你的语气里也充满顾虑呢……」

    雪之下无奈地笑笑,微微耷拉下肩膀。那绷紧伸直的背部卸去力量,僵硬的表情也缓解了些许。

    设施已经过了路途的中段。青蛙们一边扬起水沫一边歌唱着,黄鼠狼和小鼬径直地向终点奔去。穿过这里后,等在前方的就是路途的高潮,惊险满分的大坠落了。

    「嗯。」

    雪之下松开握住的横杠,那手便轻轻地伸向了我这边。虽没有明确的言语,但她那朝上伸出的手心看得出来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只手什么意思。我能理解成好可怕快握住的意思吗。可以吗?能吗?惊讶之余,我来回地看雪之下的手与脸庞。

    可是,雪之下仍是什么都不言说。只是直直地,投来不安的目光。

    ……嘛,就这么理解也行吧。得出结论,我在西装裤上揉擦过手后,轻轻地让手心相叠。

    于是,雪之下便哧哧地笑。刚才那不安的表情到哪儿去了呢,将身体稍往前倒去往上看着我的侧脸,似捉弄地说道。

    「已经可以不用夸奖指甲了吗?」

    「欸……夸奖一下更好吗?」

    听过这泄气话,雪之下静静地摇头。

    「不。什么都不说就握住更好……」

    在说完之前,雪之下便轻轻地将目光转向了前方。仿佛是在努力地不看这边似的。但是,挂在侧脸上的透着光泽的黑发的另一边,那张脸颊上却渲出了微微的红色。不过我脸上的红色恐怕不止这种程度了。

    我突然放松起来,相反地在缠绕的手指上多注入些许力气。

    「这样啊……我夸奖用的话也快要用完了,所以帮大忙了。」

    「就只有一种方式吧。」

    叹息着雪之下笑了。

    我们,一定会像这样一个一个地将借口消除。

    走过如借口般的过程,委婉地出言讽刺,一点一点地引出彼此的言语,并逐渐赋予那思念以轮廓。

    为了不说出口便能将心意传达到。在此达成之前,无论几次我们都会说下去的吧。

    不久,载具在昏暗的路途上行进而去。咔哒咔哒的声音响起,我们徐徐地开始了攀登。看去,行进的前方恍惚地有夜空从空穴处探出了脸来。

    「喂,比企谷同学。」

    即将攀上峰顶的时候,雪之下小声叫了我。我转向旁边,她坐直身体,如说悄悄话一般轻声道。

    「……喜欢。」

    仅二字,她如是说。

    她流漏出的气息甜甜地咬上我的耳朵,拢合的手指直交缠到我的胸腔之内。这出其不意的词,让我一时说不出话。

    雪之下害着羞意,但是,却毫不移动视线。她保持着隐约抬眼观察的目光看向我,一动不动地等候。

    载具终于上了峰顶。在坠落之前,一瞬停止,宝石般的夜景在眼底展开。

    ……啊啊,被算计了。完全被算计了。既然我正被等待着,那就不可能一语不发。我被彻底地将军了。即使她不打出决定性的一步,我也早就已经无处可逃了。

    我往握住的手中注入力量,在坠落的瞬间开了口。

    轻声说出来的仅有二字,啊不是三字?或是五字还是八字呢。

    我甚至没有时间去数清,没有这心思去算清,声音与语言便混入夜风,落下。

    本在久远之前就落下的它,又向着未来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