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卷 ①无论何时,比企谷小町都想要一个嫂子。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论坛

    轻书架×天使动漫录入组

    扫图:会灰的鸟弹

    录入:Agnus

    修图:XUII

    正月乃通往他界的一个里程碑,记得这句话出自一休宗纯之口。

    至理名言。真是句至理名言。光是一休这个名字就称得上至理名言。

    休息太棒了。如此美妙的名字,后醍醐乐团大概会高歌一首〈Beautiful Name〉(注:日本摇滚乐团。〈Beautiful Name〉为其创作歌曲。)。

    不仅限于新年,无论是生日还是毕业,这种会有人跟你说「恭喜你!」的特殊事件,大多会伴随岁月的流逝,实际上并不怎么值得庆祝。

    到头来,世上所有的祝贺,通通会让人感觉到终点。每多一岁就象徵著寿命少了一年,庆祝毕业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放逐。现在可是连偶像团体解散都会用毕业来称呼,以漂亮的包装来掩饰的时代。想到这里就觉得根本没什么好庆祝的,快乐又幸运的大概只有我的脑袋。哇——!我真幸运——!(注:《偶像活动On Parade!》的主角姬石来希的口头襌。)今年也平平凡凡地度过吧!

    就是这样,今年的新年我也要跟一休宗纯一样,不慌不忙,休息一天……本来打起了干劲,决定要睡掉新年,Body内的Japanese Blood却会忍不住擅自为New Year的Ceremony庆祝。讨厌,我真是正统的日本人……会拼英文单字却完全不会讲英文,这一点超日本人的。

    结果我被小町抓去新年参拜了。

    我们在浅间神社跟雪之下和由比滨会合,把新年会做的事都做过一遍,例如求签之类的,途中还偶遇三浦集团,所以由比滨跑去跟他们共同行动,小町说她忘记买护身符,掉头回去……

    剩下来的我和雪之下,选择直接踏上归途。

    明明只有几站,花不了多少时间,距离也没多长,每一瞬间却异常鲜明地留存于记忆之中。突然轻轻拉扯我袖口的力道,以及道别时在不高不低的位置朝我挥动的小手,都无法轻易忘怀。

    就这样,我的新年终于划下句点。

    没有被参拜客的人流冲走逐渐改变,也不会偶尔在远方被你责备(注:日本歌手荒井由实的歌曲〈毕业照〉的歌词。),今年的我平安度过一个有新年气息的新年,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

    爸妈大概是一起出门了。等待小町回家的期间,我待在暖桌里,抱著猫打盹。

    就是这个……这才是正确的过年法……

    没必要新年第一天就撞见女生,害我静不下心。至少在过年期间得让心脏先生休息一下嘛!不休息会死掉啦……

    × × ×

    冰冷的叩咚声,令我醒了过来。

    看来我在窝在暖桌里耍废的期间睡著了。我一口气坐起身,小町坐在我斜前方,闷闷不乐地看著我,将桌上的其中一个马克杯往我这边推过来。我感激地接过。

    「……噢,谢啦……你回来了,怎么这么快?」

    「那是小町要问的吧……」

    小町露出空洞的微笑,边喝咖啡边靠到暖桌上,开口询问:

    「……所以哥哥,怎么样?」

    「没什么。很普通。」

    我不知道她在问什么,便随口回答,小町听了疯狂摆手。

    「什么叫普通。又不是叛逆期的国中生。」

    「喔、喔……这句批评真不像叛逆期的国中生会说的……」

    在我心想「小町身为我妹怎么莫名豁达,不如说老成啊」之时,她探出上半身,讲出亲戚阿姨会说的那种话。

    「你不是跟雪乃姊姊一起回家吗?没发生什么事?」

    「只不过是一起回家就发生什么事,反而很危险吧……不然学校现在为什么都叫小学生一起放学?你缺乏危机意识喔。」

    「哇,出现了。不用跟小町训话啦。」

    小町叹了口气,一副发自内心不耐烦的态度,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到电视在播的新年节目上。

    每年大同小异的新年特别节目,播放著在元旦结婚的情侣、在元旦出生的婴儿等符合新年气息的欢乐画面。

    「本来想趁去年处理的……看来今年也没希望了……」

    「什么?大扫除吗?」

    「对,要把垃圾哥哥处理掉。」

    「现在这个时代注重环保,要回收再利用,不能随便丢掉喔。」

    我随口开玩笑回去,「你竟敢……」小町跟某位环保少女一样说出可怕的碎碎念。讨厌,讲那么可怕的话……难道你学坏了?(注:指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的名言「How dare you」。「学坏了(Gureta)」日文与格蕾塔同音。)

    我战战兢兢看著小町,她不知道在独自烦恼什么。

    「啊……不过哥哥是个垃圾,就算小町想办法帮哥哥踏进结婚殿堂,哥哥也会立刻出错,害人家跑回娘家,这样反而更费事……」

    比起自己竟然先为哥哥的婚姻著想,小町的兄控程度没救了。或者说会让妹妹为自己的婚姻操心,我身为哥哥的威严没救了。我看我们这对没救的兄妹乾脆结婚,会是最幸福美满的结局,不过从我国的法律来看,这个选择搞不好是最没救的,只得放弃。可恶!该死的法治国家!

    我燃起单人革命的斗志,小町好像也燃烧了起来。

    「就小町来看,不是没有未来的嫂子候选人……」

    「可以不要这样吗?千万不要未经本人允许,就把人家列入那么私人的名单喔?」

    「小町认为最有希望的嫂子候选人……果然是雪乃姊姊吧。」

    她完全没在听。继续陪她聊这种乱七八糟的话题,难得的新年都糟蹋掉了。我面向电视,以中断对话。

    小町却从旁边戳我侧腹,听见她抱怨「哥哥,你有听见吗?小町在跟你谈很严肃的话题」,哥哥的本能便发挥效用,自动切换成听她说话的模式。

    「如果雪乃姊姊是小町的嫂子,哥哥就能当家庭主夫了。考虑到生涯总收入。」

    「不要这么轻易地用生涯总收入宣告我人生注定失败。再对哥哥光明灿烂的未来抱持一点希望吧。」

    「很灿烂呀?可是太灿烂了,什么都看不见,根本是太阳拳(注:《七龙珠》的角色天津饭的招式,能发出强光使人暂时失明。),和什么都没有一样。」

    我好像不知不觉借了天津饭的招式来用。

    是吗……什么都看不见啊……我偷偷垂下肩膀,小町则高高举起拳头,和我形成对比。

    「而且雪乃姊姊应该会愿意连小町一起养,这样小町可以代替哥哥做家事!太好了,哥哥!终于可以过你梦寐以求的尼特族生活!」

    「那我还有存在的意义吗……你们两个结婚不就得了……这样也满有搞头的,哥哥会乖乖待在老家……」

    小町闻言露出温柔的微笑,接著用柔和的语气说道:

    「没关系啦,哥哥。只要有哥哥在就好……」

    这句满溢慈爱之情的台词是怎样!

    我完全被当成宠物对待,一点都不高兴……看来我最好从明天开始跟小雪一起吃猫罐头,习惯一下宠物生活。

    面对未来的肉泥末日争夺战,我和小雪互相瞪视,小町把小雪抱了起来。

    她摸著在大腿上呼噜的小雪,抛出一句恐怖发言。

    「要说的话,阳乃姊姊的条件也满符合的。」

    「喂,好可怕。能想像那个人变成嫂子的你好可怕。」

    连爱作白日梦的我都绝对不会去想像那种事发生喔?这家伙太不要命了吧……你是不是有九十九个绿蘑菇?(注:游戏《超级玛利欧》系列中的道具,一个绿蘑菇可以加一条命。)

    小町喝著咖啡,依然在任想像驰骋。

    「也有沙希姊姊是嫂子的可能性。」

    「不可能,一样不可能。」

    「可是,沙希姊姊的妹妹一定也会跟著来。听说她非常可爱。」

    小町得意地笑了,将川崎家牌组中最强的卡牌之一——京华覆盖在台面上,结束这回合(注:恶搞自《游戏王》。)。我不知道京华和小町有没有见过面,但无论是川什么的同学还是大志,应该都会想跟人分享她的可爱之处。京华就是如此惹人怜爱。

    「………………让我考虑一下好险——!这样大志也会跟来吧。谁要啊不需要,不可能无法接受。」

    然而,像我这种等级的最强决斗者,对陷阱卡的存在也很敏锐,在千钧一发之际成功闪避。我个人跟川什么的同学没仇,而是身为哥哥,不能让大志接近小町。

    不过,小町大概是看出京华的存在动摇了我的决心,抱著胳膊打出下一张牌。

    「原来如此……哥哥跟比自己小的女生挺合得来的……啊,那留美子怎么样?」

    「留留是我的偶像……比起那种对象,我更想跟她一起从事热血的偶像活动……纯粹想为她声援。」

    「嗯——哥哥超级正经,好恶心……这句话听起来是认真的,小町真心感到恐惧……」

    我诚心诚意,怀著一片真心诚恳地说明,却吓到小町。过没多久,她似乎放弃了,深深叹息。

    「年纪小的也不行啊……那换个路线……平冢老师如何?」

    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我感觉到我们之间的空气急速降温。

    跟之前开玩笑般的对话截然不同,我不得不联想到现实方面的责任。不如说,有种不能随便拿它开玩笑的「压力」。

    小町似乎也深刻感受到了。她面露忧伤,默默低下头。

    「对不起。小町好像提到了不该讨论的话题……」

    「嗯。当没这件事吧。总有一天,平冢老师一定会得到幸福。我猜啦。」

    我看著远方祈祷。快……!快找个人娶她!尽快!否则一不小心可能会由我娶走她!

    这段期间,安静的客厅只听得见空虚的电视声。

    我们喝了口咖啡,同时叹气。

    看电视看到一半,小町忽然开口。

    「哎,小町只要哥哥幸福就好。啊,刚才那句话小町觉得分数挺高的。」

    看见她的微笑,我微微收起下巴,做出无声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