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卷 ②即使如此,比企谷小町仍然不放弃拥有一个嫂子。
    季节仍然正值寒冬。

    刚换新的年历才终于翻过一页而已。

    新年参拜隔天,我履行了跟由比滨的约定,和她一起去买雪之下的生日礼物,买完礼物后一个人赶回家。

    从口中吐出的气息看起来比平常更白,或许是因为我的呼吸又深又沉。

    我在寒冷的室外缓缓吐气,动作跟急促的步伐成反比。

    明明只是一口气,却让人看成长长的一缕白烟,摇荡了一瞬间,随风消逝。

    这一刻,白烟被西斜的夕阳抹成红色,接著又染上闪烁的霓虹灯的蓝色,不久后融入黑暗,彷佛今天一整天的叹息都浓缩在其中。

    例如与由比滨共度的购物时间、无关紧要的对话、忽然拉近的距离,都跟夕阳的颜色很像。这样的话,撞见阳乃和叶山时异常的紧张感,可以譬喻成迟迟不日落的蓝色天空。之后雪之下和她的母亲出现时,感觉到的是夜晚的黑暗。

    我仰望天空,像要在夜幕低垂的遥远彼方寻找一道光。

    视线前方存在著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但我并未因此驻足,而是朝向我该去的地方、该回去的地方、该得出的答案,一点一滴地迈进。

    我,我们就是像这样走过这一年,迎接新的一年。

    思及此就觉得,虽然新年才没过几天,以我来说表现得真不错。

    毕竟一起和由比滨买了东西,礼物也顺利交给雪之下。任务可以说圆满达成。太圆满都能拿到石头了。因为我做得完美过头,冒出一个学妹跟我说「成功了,学长」都不奇怪。那样的学妹真不错……(注:恶搞自手机游戏《Fate/Grand Order》,通关时可以拿到圣晶石。)

    我的学妹可是那种会满不在乎地讲出「那来用那些石头抽卡吧。现在的话!只要抽到出货为止就确定能抽到五星喔!」这种话的类型……

    × × ×

    新年的家族团聚时间结束后,晚上的客厅只剩我、小町和小雪。

    我坐在暖桌里品尝小町泡的咖啡,准备抽手游的福袋时,摸著小雪的小町清了下嗓子。

    「……所以哥哥,怎么样?」

    我知道小町想问什么。今天买东西的时候她也有一起去,途中才离开。恐怕她是基于不必要的顾虑,才中途落跑……

    也就是说,她应该是要问之后发生了什么事。跟昨天新年参拜的归途是同样的模式。

    既然如此,我的答案也不会改变。此乃不言自明的道理。

    「没什么。很普通。」

    「唉~~~~~」

    小町听了,叹了超大一口气。

    「哥哥,听好啰?结衣姊姊在小町的嫂子候选名单中,属于顶级的嫂子喔!?姊力那么高的人,现在很少见了。」

    「呃,就叫你别这样了。给我删掉那个彻底无视当事人意愿的嫂子候选名单。立刻删掉。学学赏樱大会的宾客名单好吗?(注:日本的总理大臣负责举办的活动。二○一九年,当时的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在野党议员要求提供宾客名单时,表示纸本资料已经废弃,电子档也遭到删除,且无法复原。)」

    我藉由讽刺社会积极表示自己有在关心政治,大家好,本人有意竞选下任千叶县知事。本人想让千叶成为更棒的城市……

    可是,小町好像还对政治不怎么关心,听都不听我的县知事竞选宣言,自顾自地讲下去。

    「如果结衣姊姊是小町的嫂子,小町觉得她对哥哥而言也会是个好老婆。」

    「这你就错了。不管跟谁结婚,由比滨都会是好老婆。没必要把对象限定在我身上。因此,在目前设定的条件下提出的议题没有讨论价值。好,你输了。」

    我马上举手表示「我反对!」得意洋洋地宣言,小町露出非常有感情的嫌恶脸。

    「哇,好烦……哥哥就是这种地方要改喔?」

    她语气那么严肃,我也只能低头乖乖回答「是……」。小町满意地看著我反省的模样,打起干劲,继续刚才的话题。

    「嗯——接下来是小町第二想签的选手……」

    「咦咦……那个职棒选秀会还要继续开啊?」

    我的无言程度超过了五成,小町反而挺起胸膛。

    「当然!小町还有很多张手牌!」

    「那个,可以不要怀著决斗的心情讨论我的婚姻吗?把哥哥送入墓地也无法召唤嫂子。老婆要牺牲超多祭品才能召唤,甚至还有可能马上离婚喔。」

    我将「离婚」、「分财产」、「赡养费」三张卡牌覆盖在台面上,结束这回合。之后只要发动陷阱卡「性格合不来」,离婚回娘家的连续技就完成了。

    小町却无视那个连续技,做出放下空气盒子的手势,接著说:

    「嗯,先别讨论这个……啊,那来个出人意料的选择,三浦姊姊如何?」

    「太出人意料了吧……不可能。真的不行。不可能。三浦对吧?怎么可能。真的不行。小町,就算是玩笑也该考虑得更认真一点。好歹跟哥哥的未来有关。」

    「呃,哥哥未免太排斥了吧……反而变得像超喜欢三浦姊姊的人……」

    好吧,我算挺喜欢她的啦……毕竟她人很好……如果我开玩笑地这么说,小町会上钩,所以我咳了几声。

    「先不说我喜不喜欢她,她超讨厌我的。」

    「嗯,大部分的人都讨厌哥哥,这就别管了……」

    「讲这什么话?算了,我也有自觉。」

    小町轻描淡写地说出不容忽视的话,做出放下空气盒子的手势。再这样放下去,空气盒子会愈堆愈高。

    「小町倒觉得三浦姊姊会是个好妈妈——」

    「嗯,对啊。然后小孩后颈的头发会留很长。小五左右就擅自去染头发,跟校方起争执。」

    「啊……婚前常去唐吉轲德,婚后换成去永旺的感觉……」

    「不,这比较接近川崎。三浦要更时髦一点,平常都去名牌的过季销售店,一年去一次伊势丹。」

    「小町不懂其中的差异……那换下一个吧。」

    她叹了口气,草草结束这个话题,喝著咖啡,灵机一动。

    「啊,海老名姊姊呢?」

    意外的人选害我不小心考虑起来。

    「啊……我们对对方都没兴趣。如果不交流,不干涉彼此的生活,说不定有可能。以不经营家庭为前提,社会生活上的利益相符的话,我认为这个契约是可行的。」

    小町听了皱起眉头。

    「这形容太像新时代的夫妻了……顺便问一下,哥哥说的利益是?」

    「婚后好像比较容易贷到款。还有以报扶养为代表的节税法。世人很爱酸单身的人,这样可以顺便用来挡别人的冷言冷语。」

    我秀出听来的知识,目瞪口呆的小町表情越来越悲伤,最后转为看待可怜人的眼神。

    「…………哥哥的婚姻观会不会太扭曲了?」

    「只是举个例子啦……『也可以从这种进步的角度思考』的意思。」

    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以未来的千叶县知事为目标的男人。以往的夫妻相处模式自不用说,对于创新的生活态度也必须去理解。

    我说出刚才没机会发表的知事竞选宣言的一部分,小町「呣」了一声,陷入沉思。接著像想通什么般点点头。

    「原来如此……最坏的情况,就算哥哥的结婚对象是叶山哥哥,小町也能体谅。」

    「不可能,绝对。叶山绝对不可能。先不说性别,问题在于那家伙的个性。」

    我一秒回答。不过,我并没有忘记展现自己宽大的胸襟。为了避免被最强宝具政治正确棒痛殴,我只是用我跟叶山合不来这个原因表示否定。

    小町似乎也明白了,提名下一位候选人。

    「啊,那那那,户……」

    「喜欢。」

    我一秒回答。没什么好解释的。别说千叶县知事,我甚至想直接跑去干预国政,修改法规。不过,可能是因为我太激动,小町吓到了。

    「好快,回答得太快了啦哥哥。小町还没讲完……小町想问的是户部哥哥的说……」

    「啊,是喔……是说户部是谁啊?」

    小町再度深深叹息。缓缓吐出的气息,在温暖的室内并未染上白色,看起来却还是有好几种颜色。

    不久后,小町脸上浮现带著些许无奈的笑容。

    「好吧,只要哥哥幸福,小町怎样都好。」

    「那得先让小町幸福才行。因为那就是我的幸福。刚才那句话八幡觉得分数挺高的。」

    我抢走妹妹的招牌台词,小町瞪大眼睛。但那也只有一瞬间。她立刻面露微笑,一副拿我没辙的样子。

    「看来有得等啰……」

    她感慨地说,拿著马克杯从暖桌里站起来,走向厨房。

    我看著她的背影,内心百感交集。

    虽然讲这种话对小町未来的嫂嫂不太好意思,请再让我独占只属于我的妹妹一阵子。

    × × ×

    在厨房烧开水的期间,小町盯著待在暖桌里被小雪玩弄的哥哥。

    讲了那么多,其实小町并没有担心到那个地步。十五年来一直在这么近的地方看著他,会发现即使是这么那个的废人,也能找到不少优点,搞不好会有奇待的人察觉到。

    愿意从前面拉著哥哥的人,愿意从后面推著哥哥的人,或是其他的相处模式。

    尽管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小町有种预感,一定有愿意跟哥哥携手共进的人。

    小町会持续寻找嫂子(暂定),直到那一天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