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卷 ④一色伊吕波若无其事、不著痕迹地拓展出未来的道路。
    樱花花瓣盘踞在中庭一角。

    四月刚好过了一半。

    随著时间流逝,从枝叶缝隙间洒落的阳光,颜色也逐渐改变。每当树木随著宜人的薰风摇晃,耀眼的鲜绿色就会对逝去的季节挥手。

    我看著已经冒出嫩叶的枝头,按下自动贩卖机的按钮。

    用不著特地看手边的按钮,手指也会自然按下同一牌的罐装咖啡。我拿著咚一声掉下来的咖啡,走向学校中庭的长椅。

    没人会为了两堂课之间的下课时间,短短十分钟的休息特地跑到室外。

    此时此刻,中庭是只属于我的比企谷八幡私人空间。过于私人,搞不好会以比企谷八幡的名义被徵收固定资产税。税金未免太贵了吧,我说真的……可不可以至少把消费税调低?

    我藉由表现对政治经济的关心,慢慢朝千叶县知事的位置前进,握紧MAX咖啡。

    人生苦涩,至少咖啡要喝甜的……

    我为等等能尽情享受甜美的滋味而感动不已,坐在长椅中央,独自沉浸在喜悦中时,嘻嘻哈哈的谈笑声慢慢逼近。

    看来有人踏进了我的私人空间。喂骗人的吧谁啦给我缴固定资产税喔。我疑惑地看过去。

    眼前是数名于走廊上行走的女学生。推测是上一堂课在别间教室上课,她们聊得非常开心,走向主校舍。

    在那几个人中,亚麻色的头发吸引住我的目光。

    轻柔发丝的角质层在阳光底下闪灿光芒,圆润的大眼和小动物一样可爱。制服也穿得有点松松垮垮,稍微捏住宽松毛衣的袖口的动作,就算已经看习惯了,还是让人忍不住觉得可爱。

    好吧,不只动作,她本身就很可爱。

    一色伊吕波这个女生。

    她在社办和学生会办公室的随便态度,我已习以为常,所以很容易忘记,不过看到她跟朋友相处的模样,我再度意识到这个事实。

    看来她在新班级也过得不错。太好了太好了……

    或许是因为我站在亲戚叔叔的角度看她的关系,好像不小心看得太认真了。对方也发现我的存在,与我四目相交。

    一色没有说话,张开嘴巴做出「啊」的嘴型。不,搞不好是「呃」。

    然而,她脸上的惊讶只维持了一瞬间,一色立刻像要掩饰惊讶般微微一笑,举起穿著过大毛衣,指尖只有露出一些的手,在胸前轻轻对我挥手。

    那个偷偷摸摸,避免被其他人看见,彷佛有什么小秘密的动作及微笑,感觉像幽会的暗号,导致我突然害羞到不行。

    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能回以称不上点头致意也称不上打招呼的注目礼。在我不知所措的期间,一色转头继续跟朋友聊天,就这样消失在主校舍中。

    我看著她离开,吐出一口既沉重又忧郁的叹息,仰望天空。

    刚才我该做出什么反应?有没有像在无视她?该跟著挥手吗?不,那也满恶心的。

    点头?点头致意吗?

    如果只有一色在场是可以,但附近有其他人的话,行动模式会产生些许变化。还是该打哈欠装没看见?不管怎样,光是会担心这种事就够恶心了!不行!一开始就无路可退!

    我在变回我的私人空间的中庭闭上眼睛,不断召开单人反省会。

    尚未打开,仍然握在手中的MAX咖啡好像开始变凉时,我听见脚踩在沙上的声音。

    「学长——!」

    甜美的声音轻快地呼唤我,我转头望向声音来源。

    冰凉柔软的触感瞬间碰在脸上。我吓得整个人向后仰,理应已经走掉的一色伊吕波站在我旁边。她露出淘气的笑容,手上是印著「伊•吕•波•水」四个字的宝特瓶。可爱到我心想「我知道了,这家伙是宣传人员对吧?」怎么回事好可爱。

    「喔、喔……干么?怎么了?」

    我抑制住内心的惊慌,拐了个弯问她「你不是回教室了吗」。一色坐到长椅上,满不在乎地说:

    「我拿要去学生会办公室当藉口,溜走了。」

    「哦……」

    嘴上这么说,一色却没有要去学生会办公室的迹象,反而把手中的宝特瓶贴在额头上,疲惫地叹气。

    「一说要去上厕所或买饮料,就会有一堆人跟过来。」

    她边说边摇晃宝特瓶。看来那瓶「伊•吕•波•水」是为了跟朋友分头行动才买的。

    「哎,新学期就是这样。大家都会集体行动。」

    我应声附和,一色也点了下头,顺便跟我拉近一个拳头的距离。

    「对呀——所以这种时候……能拿学生会当藉口很方便。」

    「确实是那种时候能用的藉口,我懂我懂。」

    在这所学校,学生会长是只有一色伊吕波拥有的属性。因此想独处的时候,只要搬出这个理由即可。原来如此,真的方便。

    我频频点头,一色对我投以冷淡的目光。

    「你真的知道我在讲什么吗?」

    「知道知道。跟在外面讨论事情的时候,如果要和初次见面的人走同一个方向回家,会因为太尴尬的关系扯出『啊,我等等还有事,先走了……』这种大谎试图甩掉对方一样。」

    「唉,完全不一样……」

    她一副发自内心傻眼的模样,叹了一小口气。轻轻把手放在胸前,身体稍微往旁边靠,注视我的脸。

    「我不是那个意思……」

    稍事停顿后,一色将嘴唇凑到我耳边,彷佛要跟我讲悄悄话,轻声呢喃。

    「……是『这种时候』。」

    明明没有其他人在场,她却刻意像在讲秘密似的,用可爱的声音在我耳朵上轻咬一下。

    「原、原来如此,是那个啊。这种时候。好,所以,结果你来干么的,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我将上半身向后仰,以逃避那股花香及害臊的情绪,高速胡扯出一连串话,一色也迅速离开。

    「也没什么事……你不是在看我吗?我以为你是要叫我过去。跟你挥手你又不理我。」

    「要在那个场合做出反应太高难度了吧……要是我奇怪的举动被朋友看见,说我们两个有什么关系,我会不好意思……」

    「什么?」

    我装出跟知名老游戏的女主角同等级的可爱害羞腼腆模样,一色却一脸严肃。

    嗯——世代不同所以她无法理解吗?她没有回我「学长你又没朋友」,表情真的超级严肃。

    之前也有过类似的对话呢——怀念之情油然而生,我吐出一口含笑的气,一色则无奈地叹气。

    「不过真的有那种人。没事就不会讲话的男生。反过来说,也有只是因为想跟人家搭话而硬找事情,设法找话聊的男生。」

    「喂别再说了,也有只要给他一个契机就有办法努力的人别再说了。」

    我试图制止她,一色却听不进去。

    「考试范围这种事干么来问我随便找个朋友问不就行了,问完还想无限跟我聊下去,我当然立刻装睡啰——?」

    「闭嘴闭嘴别再说了。别再戳包含我在内的高中男生的痛处。有时小小的动作也能改变世界……我是这么相信的……」

    凡事都是如此。每天的推特能改变世界。拜托让我改变世界啊……我想和你一起创造奇迹(注:日本摇滚乐团Sambomaster的歌曲。)……

    我凝视远方在心中碎碎念,向上天祈祷。一色无言地看著我,接著露出无奈的苦笑。

    「学长在教室也是这样吗?才刚分班耶。」

    「对啊。不如说不只是我,升上高三后,基本上都是认识的人,不会有那种要积极建立新的人际关系的气氛,所以不需要特别跟人说话。」

    这只是我观察下来的感想就是了。听完我的意见,一色点点头。

    「原来如此……嗯,毕竟都高三了。」

    「对啊,高三了……所以,取而代之的是其他问题。」

    我十分严肃地补充,一色微微歪头。她的脖子一往旁边歪,亚麻色发丝就顺势滑落,垂到雪白的喉咙上。她用手指挑开落在抹了有色护唇膏的嘴唇上的头发,以无言的态度叫我说下去。

    我缓缓抬起双手,抱著胳膊,用十分沉重的语气接著说:

    「会有遇到什么事都爱说『这是高中最后一次』的人,有点烦……」

    麻烦的在于这种说法未必是错的。的确,连现在这个瞬间,都可以说是我高中生活的最后一次。

    我可以体会凡事都想冠上「高中最后一次」这个形容词的心情,不过若要套用这个道理,每天都会是纪念日。你是俵万智(注:日本和歌诗人。第一本短歌集名为《沙拉纪念日》。)对吧。

    我的语气好像在不知不觉间散发出非常不耐烦的情绪,在旁边听的一色也脸颊抽搐。

    「啊——跟刚交往的情侣什么事都会要纪念——样……」

    「对对对。」

    「确实有点烦……把那种事发在社群网站上,除了边想『啧烦死了关我屁事』边按赞外还能做什么呢~」

    「对、对对对……」

    应声应得很顺的我瞬间语塞。这样啊,伊吕波是心里觉得很烦,还是会乖乖按赞的孩子啊。好温柔……虽然我完全没打算把纪念日的事发到社群网站上,我也得小心点,以免影响到别人的心情。

    但我也是人。不是不能理解重视纪念日的心情。

    每个人都会有一两个想记住的日子。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平凡日子,对其他人而言也可能是无可替代的纪念日。

    例如,生日就是最好的例子。

    思及此,我拿起旁边那罐一直放在长椅上的MAX咖啡,递给一色。

    「要喝吗?」

    「什么?呃,突然给人喝过的饮料是犯罪喔。」

    一色迅速滑到长椅边缘,双手举高到胸前,摆出完全防御的姿势。

    「我又还没喝……你看?这全新的拉环。很美吧?这是没开过的喔?」

    我摇晃铁罐,证明自己的清白。一色似乎也相信了,慢慢挪回原位。然后提心吊胆地伸出手,打算从我手中接过MAX咖啡。

    「喔,嗯,谢谢……那我就收下了。至于会不会喝,我有点没自信……」

    这孩子超级诚实……可是就算心里不情愿,仍然不会糟蹋他人好意的部分,我觉得很棒。

    「生日快乐。」

    我苦笑著说,让一色握住MAX咖啡。

    然而,一色没有回答。她茫然看著用双手包覆住的MAX咖啡。

    「…………」

    她错愕地眨眨眼,只听得见无声的呼吸声。

    我用视线询问她怎么了,一色猛然回神,急忙开始整理浏海。

    「……原、原来你记得呀。你什么都没说,我还以为一定是忘记了。」

    「因为我找不到时机说……」

    我看到一色时跟她离太远了,刚才有交谈的时候又被宝特瓶攻击吓得没那个心思祝贺……

    再说,我不可能忘记一色伊吕波的生日。她一直动不动就会用神秘的方式暗示我,更重要的是,我加入的侍奉社这几天都在聊这个话题。听说今天放学后,所有社员要一同帮她庆生。

    不过,虽说是因为有安排惊喜,连见面时都没提到生日的话题,未免太不自然。像我这种敏感之王会立刻看穿「奇怪……今天是我生日,怎么没人跟我说生日快乐……哈哈我知道了,是要给我惊喜对吧?」然后就这样结束一天,什么事都没发生。

    现在先跟她祝贺的话,就能让一色的注意力从对于惊喜的期待及怀疑上转移开来。如此便能使惊喜的效果加倍。我这招真是太帅了……

    在我独自欢喜之时,袖子被人扯了一下。干么?我望向一色,她嘟著嘴别过头。

    「我可没随便到一罐罐装咖啡就能打发掉。」

    她用听起来像在闹别扭的语气咕哝道。

    我明白。我也有准备礼物……我克制住说出这句话的冲动。这得留到放学后的惊喜派对。

    她嘴上说著自己不是随便的女人,却没有要把MAX咖啡还给我的意思,而是收进西装外套的口袋。

    接著递了另一个东西给我。

    「……那个,这个,给你。」

    「啊,谢谢。」

    不好意思白拿您东西……我反射性点头收下,是她一直拿在手中的「伊•吕•波•水」。

    「……咦,为什么?」

    我将视线从宝特瓶移到一色脸上。她依然没有把头转回来,意外老实地回答我的问题。

    (插图010)

    「交换……跟咖啡交换。」

    原来如此,不懂。这孩子干么给我「伊•吕•波•水」?我送她MAX咖啡是因为今天她生日。但我完全想不到我拿人东西的理由。

    「哦……」

    在玩稻草富翁梗吗?我盯著手中的「伊•吕•波•水」,一头雾水,这时一色「嗯嗯嗯!」大声清了下嗓子。

    然后用力指著我,像要掩饰脸红般鼓起脸颊。

    「……这是交换!所以刚刚那个礼物不算!」

    「咦咦……」

    送礼有这种规则?回送就不算数?一色无视困惑的我,乾脆地接著说:

    「所以,礼物下次再送……这周末如何?我不是满闲的吗——?」

    「咦,啊,不,礼物我有考虑送别的……」

    不如说预计放学后给你……虽然很想这么说,这是惊喜所以不方便明言,好煎熬!

    我有苦难言,一色不晓得如何理解我的反应,扬起嘴角,坐在长椅上探出身子。

    「礼物是藉口啦。」

    她轻轻把手放在我肩上,另一只手则放在嘴边。接著将嘴唇凑过来,以甜美撩人的声音轻声说道。

    什么东西的藉口?在我用这句有点烂的台词装傻前,一色迅速跟我拉开距离,微微一笑,彷佛什么事都没发生。

    上课钟声盖过我的叹息,一色也在同时站起来。她转身走了几步,回过头,裙襬随著这个动作于空中飘扬。

    「我会期待周末的——!」

    她挥著手说完便快步走向校舍,彷佛不用听都知道我的答覆。

    「喔、喔……」

    我只能不知所措地对逐渐远去的背影点头,明知道她不可能听见。

    周末的时间就这样被人约走了。

    哎呀,不愧是伊吕波。

    将买来的矿泉水完美回收再利用,还帮自己制造下一个机会,算我输。别说放在手掌心上把玩,我都被你玩到头晕了……

    这段一如往常的对话,不知道重复几次了。

    她的手法照理说跟之前一样,却有种更进步的感觉。

    比之前更做作更可爱更聪明。

    若无其事又不著痕迹,日常的累积。

    那一个动作确实令我心生动摇,扩展出未来的道路。

    所以,果然。

    伊吕波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