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Prelude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十二月的夜风带着虽然带着些许的寒意,但大家并排在一起走的话,就没有那么寒冷了。

    斜视装饰着霓虹彩灯的站前,我们三人不着急地走着。

    想着今天要是不会结束就好了。

    但是圣诞节在12月25日结束并不会改变,不论这天是多么的开心,时间都会悄悄地流逝。

    派对结束了,是时候该回家了。

    夜幕降临,曲终人散,那样重点体现圣诞色彩的街道也像冬季过早的换衣服一般改变着姿态。

    附近的购物中心里,穿着工作服的人们慌张着到处奔走,开始收拾展品,看板,竖幅标语之类的东西。

    圣诞大减价变为年末大减价,绿色的圣诞树也变为绿色的门松,白色的雪人变成正月供神的圆形年糕,圣诞老人也被不知名字的七福神大叔代替。

    每一个都相互对比的话,明明都是还算相近的东西,一下子变换成毫不相关的东西,总觉得有些奇怪。

    在这样觉得有些慌张的氛围里,我们将经过站前,向她的公寓进发。

    途中某个宽广的公园,像是没有遮挡物的原因,寒风刺骨。

    随处可见的长椅上,像是情侣的人们,脸是那样的接近,就像是在说悄悄话一样地小声地交谈着。

    他们一定察觉不到周围的人吧,虽然觉着周围的人也发现不了他们,但长椅附近的路灯对我而言就像是舞会的聚光灯一般,我就这样清晰地瞧见了。

    察觉到这样也太奇怪了,我就像是刻意地伸了伸懒腰,强行的转过脸去,面向天空自言自语般的嘟囔着。

    {嗯,唱爽了,唱爽了….}

    这个说法虽然明朗着带着一丝傻气,并不带着丝毫的违和感,我些许的后方一个像平时一般毫无干劲的挖苦的声音向我应答。

    {结果从途中开始就仅仅只是卡拉ok了啊….}

    转过身来,他果然是扭曲着嘴角,像是吃惊一样地叹息着。但,他那双死鱼一般的双眼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

    看着那个眼神,{啊,原来,他也很享受啊}这样想着我的脸也跟着缓和起来了,想要糊弄过去一样,我混杂着笑声,声音都有些卡壳了。

    {不不是很好吗,大家也都很享受的样子。}

    像是借口一样不是直截了当的说着,在我旁边走着的她,静悄悄用手摸着下巴,像是有些担心似的,倾斜着脖子。

    {但是,这样对小町她们而言能称得算是谢礼吗…}

    {嘛,小町看上去也很享受,不是挺不错的吗}

    他突然带着一种完全没有兴趣的,完全没有干劲的,觉得怎么样都好的口气说着,因为这个我的嘴角也绽放出满意的笑容。这人也太喜欢自己的妹妹了吧。

    想着这些我也不经意间笑了出来。

    {嗯,是这样就好了…}

    些许心平气和,深切的说完后,突然间注意到了什么。

    {啊,阿企,你来这边没问题吗?别是被小町说了什么,我们俩明明不需要你送也行的}

    {也是啊,我的家明明就在这附近了}

    说完,她抬头看看小路终点的巨大高层公寓。看上去价格不菲的那里,正因为价格不菲,距离车站也很近,所以是并不是特意需要别人来送的距离。

    {…嘛,有还剩的蛋糕和货物,这点小事没问题的}

    他缩了缩肩膀,双手抓着的袋子稍微往上提了提,看到这个她像是放心了一样的露出了微笑。

    {原来是这样,这可帮了大忙,而且蛋糕也一不小心剩了很多…}

    然后,他像是有些担心地看了看装蛋糕的箱子。啊,嗯,嘛,不像是能吃很多的类型呢….

    因为优惠得到了3个蛋糕,实话实说说不定是有些多了。大家一起解决了2个蛋糕,最后1个都没能从箱子里取出来过。

    虽然像是被强行赠送,才得到的这些蛋糕。不过像现在这种情况的话,我能吃到很多的蛋糕吧,稍微想想,变得有些期待了。

    {但是,但是,有marumaru真的很不错啊!做过这样的梦!一口咬下一大块的蛋糕。}

    砂糖点心制成的圣诞老人啊,小房子啊,巧克力制成的板块啊全部一人独占。

    我克制着表情,如在梦中般地说着,她向我送来了冷淡而冷静的视线。

    {要是真的能吃下去就好了…那个真的很苦哦…}

    {原来有试过啊….}

    他浑身无力,带稍微有些受不了的样子说着,她也突然注意到,像是害羞着嘴角弯曲悄悄背过脸去。

    看到这一幕,我小声着笑着,一直以来明明都是大人样,却偶尔也能窥视到她那十分幼稚的一面,真的又可爱又奇怪。

    聊天的途中,越过公园,走上马路。穿过人行横道,附近就是她的公寓了。

    {啊,小雪乃家}

    {比企谷君,送到这边也就好了}

    在人行横道的跟前停下脚步。转过身去,他用小心翼翼的慎重的动作把蛋糕盒子递给我。

    {这样啊,这是蛋糕}

    {好-的}

    我也为了不让它摇晃慎重的接下。

    但是,明明是空空如也的手却还在空中彷徨着。像是在烦恼着,像是在迷茫着,慌张地动着,他最后终于是将双手伸向了挂在肩膀上的斜挎包。

    果然,还是用着慎重的动作,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什么东西。

    {…然后,能否顺便把这个也一起带回去吗}

    在手中的是非常可爱被包装好的两个包裹。谨慎地用缎带包裹起来这点让我明白了这是原来是礼物啊。

    混杂着害羞假装的清了下嗓子,他使劲地将礼物的包裹推了过来。

    我稍微有些吃惊,感谢的话语一时间竟说不出来。她好像也一样,微微张开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手。

    是有些意外呢?还是有些开心呢?还是被他吓到了呢?还是这样送礼物的方式太奇怪了呢?亦或者是他这十分害羞的样子有些好笑呢?总之一边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我收下了那个包裹。

    {这…难道是圣诞礼物吗}

    {我和由比滨同学都有各自的呢}

    她也有些被吓到了一样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因为我和她一个劲地盯着,他悄悄地转移了视线。

    {…嘛,可以说是茶杯的回礼啦}

    然后,用非常快地语速,像是在发牢骚一样地说。

    {得到了礼物就需要回礼啊,现在这个时机也正正好,嘛,要说是顺便的话有些难听了….所以就当这是圣诞礼物吧}

    看起来好像是擅自认可了什么,一直在点着头,完全听清楚的只有刚开始的一小段,后面模模糊糊地说着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

    但是,他现在非常害羞这点倒是完全传达给了我们,我和她面面相觑,扑哧一笑。

    {…就这样打开可以吗}

    {嗯。嘛}

    她带着困惑问着,他还是老样子脸朝着旁边,暧昧地回应了。

    但是,我们早就习惯了他的回应方式,不带犹豫地伴随着沙沙地声响解开缎带。包裹和缎带本身也是礼物一部分,轻轻地丁宁地,花费着时间,打开了包裹。

    然后,看着手中的礼物,我和她稍微屏住呼吸。

    {哇…}

    {发圈呢…}

    她带着笑意的声音,他也像是放心了一样,叹了口气,但心我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说不定才会这样不安。虽然觉得你不用那么担心啦。

    我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发圈。

    淡色调的发圈,柔软的松软的,像积雪一般柔软又温柔的感觉。

    有些许在意,悄悄地看了看旁边,她像是对待小鸟,小鸡,仓鼠似地拿法,将其包在手中。在那双手中的是和我一模一样设计的发圈。

    {我和小雪乃是一样的呀!}

    说完,她也悄悄地看了我的发圈一眼,点了点头。不过,不一会就嗯?的发出声来,头歪了歪。

    {由比滨同学是蓝色的,我是粉色的?….总觉着像是拿反了}

    是因为在黑暗中没法看清的缘故,还是因为别人的礼物一个劲的盯着并不礼貌的原因,并没有看得很清楚,仔细看了看,的确颜色不一样啊。

    说起来我自己选颜色的时候,基本上是粉色系的较多,她选的颜色的话是单调的冷色调的较多。

    …不会是,送的对象出错了吧?

    虽然一瞬间有这么想过,但并无可能。

    这样的时刻,他应该是那种会非常慎重认真地准备着,有必要的话还会很恶心的去思考送礼方式和时机的人。就算是为了练习怎样漂亮地送达也不奇怪。不是,这样真奇怪啊,而且话说回来,他的送礼方式也不漂亮啊。

    {不,那样就好,我是这样考虑的…}

    总觉得他并没有解释啊。

    但是,隐隐觉得。

    虽然只是隐隐觉得,我好像也能理解了。

    说不定,这是解释了反而会变得无法理解的事,就好似我和她的关系一样,我们的关系一样。

    我觉得这点她也一定是明白的。

    {这样啊….}

    她在这之后也不再追问,只是静静地这么说道,视线从手中的发圈转移,抬起脸来,温柔地微笑着。

    {是礼物的话,我就心怀感激的收下了}

    {嗯,阿企,谢谢你,我会珍惜它的}

    我也将刚刚没说出口的话清楚地传达了出来。想要比语言更能传达一样,我紧紧地抱紧了那个发圈。

    {啊。嘛,使用方法任随你处置了}

    像是要掩饰害羞一样快速地说着,他悄悄地看向一边。我也觉得有些害羞起来了,一边伤脑筋地玩弄着团子,一边悄悄转移了视线。

    撇了一眼,交通信号灯也变成了绿色。想要以此为契机般的,他轻轻举起手来。

    {就,就到这吧,改天见}

    {嗯,嗯,再见了!…回去好好休息呀}

    我和她也相互点头,静静地迈开步伐。

    但是,像是开心,害羞,各种各样的心情驱使着我,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和手中的发圈一样,感觉就连自己的脚步也变得柔软起来。

    因为有些发烫的脸颊,这十二月的寒风也变得十分的舒适。

    那股风使我的围巾随风飘舞,在旁边的她的黑发也随风飘舞,像是能反射路灯的光线一般她那光滑柔顺的黑发有一瞬间全部飞舞起来。

    然后,她按住头发,停下步伐。

    用细长的手指,一边轻轻地梳理着毛发,一边看着很宝贝的发圈,她害羞地撇了撇嘴角。

    然后,用手顺滑地把头发集中在一起,看上去有些慌张地似的,比起平时有些笨手笨脚,手慢脚乱的。

    最后用手中的发圈快速的翻转捆绑,像是确认平衡一样,两次,三次地摆弄着。

    她的那个姿态,我一不小心就看入迷了。

    像是霓虹灯饰一样,闪闪发光,闪闪发光,被忽亮忽灭的信号灯照射着,这样没问题吗?是不是有些奇怪啊,像是在烦恼又像是在害羞她那表情是迄今为止最可爱的,那淡淡的粉色与之也十分相配。

    像是察觉到了自己那就算是在橘色的灯光下,也能清晰看见的脸颊上的红晕一般,她仅有一次悄悄地抚摸了一下嘴唇。

    然后,像是为了冷静下来闭上眼睛一样,小小的小小的叹了一口气。突然转向后方。

    {比企谷君}

    那个声音还是那不曾改变的声调。

    是成熟的,冷静的,凛然中带着清爽的声音。

    但是,要想像平时一样的发出来,她多次重复好几次好几次的步骤。

    那是那样的可爱,那般的惹人怜爱,如此的令人欣慰,我一不小心就注视起来了。

    她呼唤他的声音绝不是非常的大,在这没有他人经过的静悄悄的街道已然足够。

    他缓缓转过上半身去,看了看在人行横道中央一直站立着的她,像是有些吃惊的样子。

    双眼对视,她轻轻抚摸着合为一束的头发,轻轻摇晃着粉色的发圈,他的眼睛也随之而动。

    她停下抚摸着头发的手,静静地吸了一口气。

    {….圣诞快乐}

    是需要抬起手来,还是要放下手去,像是正困扰着的一样停在胸前,没有完全张开的手掌轻轻地左右摆动。

    要好好休息啊,谢谢你啊,改天见,代替这些言语的便是那一句话。

    {哦,哦哦。….圣诞快乐}

    他虽然发了会呆,一下子注意到,才点了两三次头来回应。

    虽然没有额外的言语,像是已经不需要更多回应,她轻轻的笑着,脚步加快地回到了这边。

    她走过人行横道后,刚刚还在闪烁的信号灯,已然是染上了红色。

    久等了,完全没这回事,那样不怎么起眼的对话基本算是在无意识地进行着,我望向已经无法返回的人行横道的对面。

    他像是想要注视着,目送着,看到最后一样,带着一丝懒洋洋的感觉当作自己不存在一般地站在原地。

    我是不是也应该说些什么呢,变得有些后悔起来。

    因为人行横道对面的一边和我们这边并没有离的非常的远,要是用较大的声音说些什么的话,也一定能传达到。

    但是,比那还要好的话语一时间竟无法想出。

    所以,我举起手来,迅速地大幅度地挥动着手臂,戴在手腕上的蓝色与这黑夜交融也许没法使他瞧见。

    看见他轻轻的点头回应后,我和她并排着向前走去。

    十二月的夜风果然还是十分寒冷,像是被小针扎般疼痛。

    在我不经意间,像是要克服这寒冷一般,紧缩着身体,紧紧握住了那戴在左手上的发圈。

    察觉到了

    察觉到了从很久以前就自己察觉到的事

    说不定的话就是那回事啊

    应该就是那样了吧

    明明一直思考着的,明明一直明白着的

    察觉到了不去询问,不去说,不去确认,不曾放弃的自己。

    一不小心察觉到了的话,就已经没有办法再无视。

    无法回头,也无法迈步前进。就算是错开眼睛也无法做到。

    但是,已经完全察觉到了——

    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喜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