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然后,比企谷八幡的寒假开始了
    圣诞结束,来到了不能称得算是很长的寒假,我也不经意间发出了今年总算是要结束啊的感叹。

    不,要更准确说的话,在意识的深处这种感觉其实一直都存在着,只是专注于繁忙的事物,将这种感觉忽视了吧。

    这并不仅仅是季节感这种东西,甚至觉着自己心中的某处也像是变得沉重了。

    像是身体任随流逝的时间推动,背对着本来必须正面的事的感觉。

    起床望向墙壁,那里有的是一直烦恼着是要翻下一页呢还是不翻页的没被撕扯完的今年日历。摇摇晃晃的没有支撑的十二月那三个字,没有理由的使我愈发烦躁。

    睡眼朦胧中无聊的想法浮现又消失,浮现又消失,不停循环着,和其他的悠悠球名人对决,要不是就是像是在jitter ring(一种玩具)一样的没有出口的地方打转。

    今天是休息日真的太好了。就像是莫名其妙的问答一样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就不该在平日起床时去想。

    像是要将已经放假了的这一感觉让身心牢牢记住一样,两次,三次地睡回笼觉,临近正午的时候才确切地醒了。

    摇了摇还是有些发昏的头,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

    然后,映入眼帘的是我昨天大扫除中途放弃了的我的房间。

    读完的书堆积成山,喝完的max咖啡像是能碰到天花板。

    平日的匆忙和年末学期末的种种重复堆积,学习桌什么时候发生雪崩也不奇怪。

    今天好好收拾一下吧…

    在心中暗自保证,首先是桌子上的小本子和卷子,最后是不知自己在什么时候写的日记杂记便签备忘录和乱写的本子的整理。

    稍微写了一些字的便签归为废纸回收,包含着稍微会让人头疼的个人情报(主要是黑历史)的备忘录被撕成小块丢掉,就是黑历史本身的死灵之书会让我的自我崩坏的乱写的本子将其封印在抽屉深处。

    要是丢掉就可惜了啊…。像这样青春期时候写的东西说不定在变成小说家后会大有用处

    …,但要是已经这样想着的话就已经是黑历史本身了。我的黑历史又增加了一页…。

    黑历史给我消失吧,一边进行着整理,然后进行到一半,将那用过的日历撕毁丢掉,一下扔进垃圾桶去。

    今年就剩几天了。可以说日历已经毫无用处了。

    感慨到偶尔一次的年末大扫除,平时堆的满满的桌子整理起来还真是麻烦。这是一直以来就是有想要用桌子的时候才会去腾开一点空间的原因啊。

    好像世间的人们,都觉得A型血的人喜欢规规矩矩地整顿,但我要直截了当地说才不是那回事。

    A型血的人意外的基本不把自己的房间放在心上,然而别人房间要是散乱的样子就会十分在意,会突然说出 {你怎么回事,怎么不收拾一下?}。怎么回事A型血真的好烦啊。

    虽然这么说但我也是A型血,前几年也经常推门进入小町的房间喊{该收拾房间了,不收拾房间的小孩就要挨打哦},然后就被小町讨厌了。

    嘛,过去的兄妹就是会经常来去双方的房间啦,擅自地进入房间擅自拿走对方地漫画书。

    会让人不经意想为什么妹妹会把哥哥的漫画书当成自己的东西啊…。{犬夜叉}什么的明明刚开始还是小町在买,回过神来从途中开始就变成我在买了。嗯,这就是兄妹会有的种种。

    现在回想起来的话从小町那借来的{qiao}{少漫}正是我的少女启蒙,简略地说少女心正是一方买来的。还有啊把妹妹看当作是理由,看幼女爱看的动画一转眼间就只剩哥哥没毕业。这也是兄妹的种种,我是这么觉得!

    拜此所赐,我的少女思想茁壮成长,时而怦然心动而暴走就连我自己都受不了…我怎么就是这么麻烦的男人呢…。

    但是,自从小町升上中学,小町就没进过我的房间了。

    自从没有来客后,我的房间就一直是杂乱的状态,要是还有来宾的话,必须找个时机好好收拾一番了。

    ….但是,今天还不是时候。

    对,今天能做的事明天也能做。

    我对明天充满希望!我相信着未来的自己!绝不是拖延症!

    因此,我的大扫除,一辈子也不会结束。

    总之,今天就到这了,纸质的东西和空的max咖啡收拾好,就桌子上整个人样,剩下的部分等后面的什么时候再考虑吧。

    绑住垃圾袋口,把它一下子提起,放在了玄关的位置。

    嗯,这样明天上班的老爸就会帮我带去丢掉了。我老爸对于丢东西这件事可是专业的啊。

    特别是关于骄傲和自尊是如何舍弃这点,我觉得没有人能比的过他。在深夜中能听到的老爸在电话中基本都是{我,我会做些什么的},这,我觉得可不是一般的糟糕啊…。

    嘛,嘛,明天早上,明天早上我要是能正常起床的话,就我自己去丢吧,嗯,总觉得老爸有些可怜了。

    粗略地把垃圾运出去,书这类的东西堆积成山放在一角,突然发觉自己的房间变得宽广了许多。

    好,大扫除第一弹就这样了吧,第二弹是什么时候是未知的,就连预定都还没有。宣传着春天发售结果到秋天的附近才发售这可是这个世界的常识。那是什么世界啊真的是,游戏界?

    说着今天就做到这了!池乃好像要走出自己的房间,询问着 正在做?柳沢慎吾打开了客厅的门。(搞笑艺人梗)

    静悄悄的客厅并没有发现家人的身姿。在被炉边缘的爱猫卡君就要睡着一样。仅仅只有这一只猫。

    嘛,父母一般今天也是工作日。小町马上就要中考,在补习班里学习,自然在家里的只有我和卡君了。

    然而,早上某个时候的气息好像还留存着,客厅隐约还有一丝温暖。

    经过厨房,看了看冰箱的里面,有着被保鲜膜覆盖着的料理。煎蛋啦,炸物啦些许的沙拉啦,就连锅里也还剩着味增汤,真是无微不至。

    应该是老妈在早上的时候为我准备的吧,我就心怀感激的吃吧。用炉灶和烤炉将这些各自加热,准备吃的时候蠕动着爬进被炉,明明没有其他人能听见,还是小声说了句我要开动了。

    然后,按下电视的开关,觉得是时候消化之前录制的动画了。

    在这么做的时候,卡君慢吞吞爬起身来,爬到了我的膝盖上,不一会儿,叫了几声,蜷缩成香箱的大小开始变得迷迷糊糊了。

    从小猫和被炉传出来的一点点温暖,吃饱了的满腹感。

    然后是享受了动画的多种幸福感的原因,我也变得昏昏沉沉。

    真的是太棒了…。这才能算是度过年末年初的正确方法……

    X X X X

    暖烘烘热洋洋的客厅里,一个人和一只猫。

    大白天的就进入被炉,享受着时光。

    明明没在看的打开了就不管的电视,播放着热闹的年末特别节目,随便瞧了瞧,映入眼帘的是年末街道人声鼎沸的景象。

    正月装饰和正月料理,螃蟹很便宜哦,鲑鱼买到就赚到哦,完全是日本年末的风情。

    广告在前不久还是放在"湘湘"的圣诞歌,今天的话就已经变成{福气快来,福气快来}每年都很熟悉的寺庙歌曲。听了这个就觉得已经是正月了啊…。

    不自觉地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不知是不是传染给卡君了一样,它也学着我张大了嘴巴。

    明明睡了那么多这家伙还在困吗….抱起卡君,轻轻抚摸卡君的头,突然卡君的耳朵跳动了一下,脸朝着客厅门望去。

    我也跟着卡君向那边望去,老妈正睡眼惺忪揉搓着眼睛从那过来。一直想着她一定是出门了,看来是一直睡到了现在。

    {什么,一直在吗?今天休息?}

    向她搭话,老妈迅速地带好眼镜,用像是现在还没睡醒的眼神望向这边。

    {因为昨天加班太晚,放了半天}

    {哦~}

    真惨啊,社畜…。不是,我觉得能得到半天的休息就能算的上是好公司了。

    不论如何,粑粑和妈咪为了我们而辛勤付出的原因,我现在才能在被炉里感受温暖,真的十分感谢父母,真的尊敬,是输了大贫民认真发火的那种程度。

    感谢啊,感谢啊,无言地叩拜着,老妈也同时间不紧不慢地开始出勤准备了。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看向我这边。

    {真的不好意思,今天也会很晚回来,午饭晚饭你就随便解决一下吧}

    {乌一}

    为什么会用法语来回应她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真不愧是我的老妈,完全没有在意,直接无视就点了点头来向我回应。这样冷淡,可别叫小町也模仿了去。

    {那,给我钱,钱}

    说罢,老妈的脸有一瞬间变得阴沉不过一会就小小地叹了叹口气,递给了我一千元。

    {小町的份呢?}

    {小町的话带着便单去的,啊,做便单的时候顺便也帮你做一份啊}

    {啊,那个话大概就是我刚刚吃完的吧,还蛮好吃的}

    {…也猜到了,男孩是能吃啊}

    老妈一边发着牢骚,一边稳步地进行着出门的准备。

    然而妈妈都那样啊,要是有孙子的话就会喂养他一辈子。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老婆婆们总是在孙子回老家的时候一个劲给他夹菜吃?就算是还年轻胃的大小也有限啊。但是真的真的打心底里很能感受到她们的爱意啊,真的希望她们能长生不老。

    我郑重其事地收下老妈赐来的一千元钱,正准备回到被炉中温暖一番,正准备出门的老妈直勾勾地俯视着,猛地皱起眉头,轻轻地瞪了我一眼。

    {啊,欧尼酱,小町考试完之前,可不要在小町面前露出这懒散的模样哦。}

    {嗯。啊-….好的}

    要是被叫做欧尼酱的话不管怎么样都会变的没底气。在很久以前只有在要是和小町有关联的事而被挨骂了的时候,她不会用你或者八幡来称呼我,特意地用温柔的声线叫我欧尼酱,这样我就会变得老实起来。不,一段时间我也曾反驳过{我才不是妈妈的欧尼酱!},不过现在那样小孩的反抗期早已过去了。

    成熟的回应了,妈妈一边点头一边浮现出笑容。

    {但是,要是考试结束了,不管你怎么溺爱她我都不会管你}

    {不是,我可没有溺爱她….}

    这样总觉得我像是妹控一样了。什么,想着就像是被亲生父母公认了一样,妈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还能这么说呀,你这点,真的和你爹一摸一样}

    {啊,这样啊….}

    能不能不要说我像老爸啊,我是认真的,被这么说的话我都十分担心起自己的头皮和前额的发际线了。

    聊着不着边际的天,妈妈出门的时间好像到了。

    {我要出门了哦}

    {乌一}

    {然后,今年的垃圾处理已经结束了,那边的垃圾还是带回自己房间吧}

    {呃…那是什么,有那样不合理的地方规则吗?}

    {有的啊,不如说是只有地方规则,收垃圾人中还会特意去检查垃圾的人也会有哦}

    面对泰若自然一个劲地说的妈妈我只能{哦,哦}的点头回应,不要啊,那是什么审判啊(自称)。这不是地方的黑暗吗?

    反正都没法丢垃圾,没有特意的去大扫除真的赚到了啊…

    这么想着,妈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着我要出门了离开了客厅。

    在被炉里目视着妈妈离开之后,觉得我也该出门了,缓缓爬出被炉。

    另外要说的是,并不是在意妈妈的那句{不要懒散啊},要是一直呆在家里的话,自然而然的就会变得懒散了,多少变得想要动起来了。

    因为有着阿企这样的不光彩的外号(阿企有家里蹲的感觉),不经意有时会让我认真地想着 闪亮自宅,可爱阿企(光之美少女梗?),我也偶尔出门一次吧。

    不用多说,我自然是很喜欢待在家中的,一个人出门的话也是非常喜欢,一个人的话随着自己的性子开心定好的事也都能顺利完成。

    虽然说寒假不能说是很长,但也是但也是珍贵的长期休假,为读书去物色新的书籍很不错,随便玩玩游戏到通宵也很棒。

    随便去街上晃晃,顺便解决了晚饭后再回家吧。就去看看电影吧。

    摸了摸要看家的卡君,说了句拜托了哦,我得意洋洋开开心心的出门了。

    X X X X

    要说在千叶看电影的话,一般都会去千叶站的周边吧。以前被拜托和叶山,折本和折本的一个叫町的朋友一起去的电影院就是在那里。

    虽然就算是走出千叶站也没关系,但要问从我家到哪个最近的话还是海滨幕张那里的shinekon。

    嘛,就这样决定了,今天的目标就是海滨幕张那里的shinekon了。

    从我家用骑自行车的话也不是很远的距离,但是在寒冬中面对寒风死命踩着自行车可不是一般的痛苦,想了想就决定做公交去了。

    感受着暖气带来的些许温暖,摇晃的感觉不过10分钟左右。

    到了车站,海风吹拂,海风从大衣的缝隙间闯入。

    重新裹紧围巾,弓着身子在人群中走着。

    年末的街道是因为年末放假大多数的人都出来,还是不知哪里举办了活动,形成了吵闹的人群。

    面对着奔向车站的人群,我想向shinekon迈开了步伐。

    这个shinekon在暑假的时候我和戸冢一起来过,将来我要是开办 "我教" 的话这是个值得被登入为圣地的地方。

    踏入建筑物内,回响着在其中的游戏中心里传来的机械音和bgm,还有小孩开心的笑声。

    渐行渐远,用电梯登上二层,花费时间挑选适当的电影,买下了票。

    看上去是像好莱坞式的大作,一开始也想过挥舞着萤光棒大喊{公主,加油啊}。但是要是这样的话,我这样的人吓到幼女和她们的父母就不好了,我还是等到出bd之前,忍耐着吧。

    嘛,而且打发时间挑一部合适的电影看,不正是只有一个人才能享受的奢侈嘛。要是和别人去,就得考虑那个人的喜好和其他方面的东西了。

    我用手指一边弹着刚买的票子,一边徘徊着等待电影上映的时间。

    想要不要去楼下的游戏中心玩些游戏,在楼下,遇见了意想不到的人。

    {啊,阿企啊,呀哈喽!}

    {哦,哦…}

    真受不了这偶然相遇突然的打招呼,用着这傻傻过头的声音向我搭话的正是由比滨结衣。

    及膝长度的毛衣和茶色的起毛靴,毛衣和长靴之间能隐约看到雪白的肌肤,像是馆内有些温暖的原因她将米色的外套抱在手中,蓝色的发圈缠在团子上,举起手的动作使之有些摇晃。

    啊,总觉得戴着很时尚的东西啊…。

    这样想着,虽然只是快速的看了看,不管从哪个角度上看都是前几天我送给她的发圈,就害羞的不知觉地移开了眼睛。不,一方面想到能在使用,送的意义也有了,但不小心看到的话还是会害羞地停不下来。

    呃呃…,怎么回事,感觉我害羞过头了…

    不可能知道我心中所想地由比滨结衣没有任何察觉的样子,一步一步的向我这边走来,歪歪了头。

    {怎么了,在这里出现}

    {….嘛。打法时间罢了}

    代替 你呢?的询问,认真看了看,靠着在她背后带着困惑表情跟上来的女生,我知道了她来这的目的。

    {那个,由比滨同学,刚刚拍的果然还是好奇怪….像是翻了白眼,眼睛看起来也很大,我想要重拍一下….}

    盯着手机屏幕一边嘟囔一边走过来的正是雪之下雪乃。喂~很危险的哦,能不要边看手机边走路吗?~不由自主地想她投去责备的眼神。

    20尼龙左右的紧身裤,紧紧的黑革靴子,然后是高腰的百褶裙和稍薄的毛衣。上半身披着纯白的大衣,像是能流动的笔直黑发稍微弯曲垂在胸前,发根处的粉色发卷给其增添了色彩。

    虽然是和平时不同的发型,有这奇怪既视感的原因果然还是因为那发圈吧。看上去不像是装饰品的普通设计,看起来就像是我在圣诞节时买的一样。啊,不管怎么看都是啊…。这也太让人害羞了吧,不按一按自己的脸就没法缓和。

    雪之下现在也还在盯着手机,眉梢向下嘟囔着,由比滨慢慢接近敲了敲她的肩膀。

    {小雪乃,小雪乃,阿企哦,阿企在哦}

    {什么说法啊…就像在动物园一样}

    我带着疲惫不堪的感觉说完,雪之下一下子抬起脸来。

    {…啊.比企谷君。你,你好}

    带着困惑说着,雪之下把刚刚还在手中的手机一下子藏到了后面。

    猜测着她们一起玩拍了大头贴吧。

    从刚登场已经经历了很长时光的大头贴,好像现在都还有很高的人气啊,就算时最近也能不时地能看见使用的人,虽然最近在手机上也能拍摄稍微加工照片,但是也有只能在框体中才能p的东西,sns十分流行的现在,用框体的力量能确切的得到好照片的信赖感就是选择它的原因也说不定。

    {你们会在游戏中心真的很少见啊}

    撇了一眼大头贴的位置说道,由比滨开始顺畅地操作起手机。

    {啊,嗯,刚刚拍了大头贴}

    然后,由比滨像是要把什么照片调出来给我看一样举起手,雪之下一下将其按住,用有些锐利的眼神和声音对向由比滨。

    {不要啊}

    {…眼,眼睛好认真啊}

    那股压力,由比滨彻底的胆怯了,雪之下有些闹别扭地撅起嘴来。

    {我真的要认真了而且那照片看起来太奇怪了}

    {诶?一点都不奇怪!}

    由比滨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摆在眼前,大幅度呼吸着热烈地反驳。

    {话说回来,你看,这完全没有p,不如说是完全没有p的必要的小雪乃的脸才奇怪呢!}

    {脸很奇怪….}

    或许这是由比滨风的称赞啊只是选择的词太差劲了,雪之下稍稍受到惊吓,无精打采地垂下了头。

    {啊,就是说你有那样程度的可爱啊}

    {这,这样啊,那,谢谢啊…}

    由比滨全身心的解释,雪之下才稍微有些恢复,然而,完全没有想让别人看到手机屏幕的样子,紧紧抓着由比滨的手。

    嗯,像这样隐藏,稍微变得有点想看了啊…

    嘛,雪之下本来皮肤就白眼睛就大,要是过度的修正的话绝对变成其他人。不如说值得p的地方有好几处啊…不,不用p我觉得也没问题的。(熊?)

    然而,我觉得由比滨和她一样也不需要p和修正,像是习惯了拍照,说不定完全不需要担心。

    {好不容易拍好的….啊,我们再拍一次吧!}

    {….下次再说}

    像是在撒娇一样的由比滨的声音,用交杂着疲惫的叹气来回应。那样的交流使人欣慰。

    经过圣诞节,雪之下和由比滨的关系看上越来越好了。虽然在刚刚过去的圣诞派对才遇见过,但在她们俩之间那样时光,像是并没有实际上的意义。

    这些也是那些也是,迄今为止重复累积下来的东西才让她们有着这样的感觉。

    经历风雨地面才会变得更加坚固,为什么我会用这么古老的表达呢,可以说是品味一些空虚的时间才让她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一重。

    嗯嗯,就靠这个势头,好希望两人能紧紧粘着慢慢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啊。

    雪之下一个劲的想要结束大头贴的话题悄悄的将藏在手后的手机塞进包包,瞟了一眼我手中的纸片。

    {比企谷君…看电影?}

    {啊啊}

    我把一直拿在手中玩弄的票子夹在手指见给她看,雪之下有些意外地一个劲地盯着。缓慢读着印在上面的标题,微微歪了下头。

    {真是意外啊,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有兴趣的,这样作品的话你应该会说这只是话题作品是为了商业目的迎合大众的,我觉得你应该是从刚开始就看不起它而失望,一个劲的举出批判点满足自己有着垃圾一样感性的人啊}

    {…你啊,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基本上都对了无法反驳求你别说了?说回来我就不能是打发时间才看的吗?}

    要我说的话,制作费很高的超大型作品还是在电影院看比较好,就算故事和基本没什么能看的地方,只要能享受到临场感和压迫感就不会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不如说要是选了朴素的电影,故事和演出稍微有些不行就会变得令人生厌。

    {基本上啊….}

    话说到一半,雪之下像是要催促我说后面的话一样,瞟了眼我看的地方。面对那个视线我挺起胸膛回答道。

    {我是会好好地看完然后往死里喷的类型啊}

    {结果还是要喷啊….}

    叹了一口气,雪之下像是要抑制头痛一样摸了摸鬓角。由比滨紧紧缠住雪之下的那只手。用手指了指我手中的票子,和雪之下面面相觑。

    {讷讷,我们也看电影吧}

    使劲地要把手扯开的雪之下有那么一瞬间带着困惑的表情,马上就变为了苦笑的表情,带着些许调戏意味的声调回答道。

    {我是没问题啦…。购物的事没关系吗?}

    {欸,啊….}

    由比滨瞟了一下雪之下的脸又瞟了一下我的脸左右看着。嗯~ o(* ̄▽ ̄*)o的哼哼了一声眉毛纠成了八字形。

    看到她那样子,雪之下突然笑了起来。

    {购物的话下次再去吧。…而且,要是电影之后没关系的话,我也会陪你的}

    {这样好吗?}

    看来今天去来玩是由比滨邀请的,询问的声音中带着不好意思。泪眼汪汪的样子就像是被训斥的小狗一样。自热而然的雪之下的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

    {没关系的}

    雪之下带着微笑答道,由比滨也看起来是很开心的点点头,就这样拉着雪之下的手向电影院走去。

    {好呀,冲鸭!总觉得,我们三个人一起看电影不是第一次吗?}

    领先一步走在前头的回过身来说了这样的话。

    的确是这样,回想起来虽然在部室之中的三人懒洋洋的时光重叠在一起到了现在,仅仅只有三人的没有任何目的,没人拜托的,没有工作的在街上漫步,甚至是一起去看电影,这种事还是头一遭呢。

    {嘛,…是这样啊}

    如果说就算有这样的机会,我觉得能让这种结果实现的也只可能是由比滨结衣一人。

    这样的事同时走在前面的雪之下也明白一样,带着微笑装成开玩笑的样子说道。

    {就算这么说,因为是指定的席位,我们和他应该会离得很远}

    {啊…。….嘛,就这样吧}

    一边说着,由比滨还是没变的一直抱着雪之下的手,向向上的电梯迈开步伐。

    X X X X

    等待着买票和其它东西回来的俩人不一会。

    正正好消耗多余的时间,到了电影开场的时候。

    我等待着俩人回来,面向通往剧场的道路。

    巨大银幕和上映前独有的安静,随意飘散着怀着期待的吵嚷空气。

    开演前的气氛我十分喜欢。

    向着指定席位前进,每迈进一个台阶,就会因为紧张感和期待感使得心跳咕嘟咕嘟地加速。

    那个电影不管是名作还烂作,在这瞬间的满足都不会改变。不,电影啊真是太了不起了。虽然我还没看。

    {那,后面见吧!}

    那样说完,由比滨比我更快一步向着自己的位置进发。跟在那之后的雪之下的手中带着焦糖爆米花和可乐。意外地感觉你非常期待啊,雪之下同学…。

    离开她们,我向着客席的最后一列的正中间位置前进。

    从最后一排俯视剧场内差不多有七成的位置被填满了,虽然是年末,也超过平时很多吧。

    明明已经来了很多的客人,我的眼神还是会飘向剩下的空席。不自觉地会把视线移向某个地方,大概这就是我的坏习惯吧。

    一直以来我都会不自觉去寻找不足的东西,没被装满的东西,明明知道马上就会被装满,还是会忍不住的想去确认。特意的去确认后,却发现那是不能被塞满的东西。

    在做着那样{寻找不足东西}的无聊的游戏时,我的视线聚焦一点变得无法移动。

    正好就是在两列之前得俩人。

    就算仅仅是背影,那是谁也能清楚地知道,看着她们双脸靠近,不知是因为什么一起偷偷地笑着的姿态,渐渐地照明开始消失。

    然后,银幕在黑暗中浮起来,播放着新作的电影预告片。

    然而,现在不可能预定去看的新作情报,并没有吸引我的眼睛,会过神来就已经望向了俩人,就算看到了每回都能看到的电影小偷弯弯曲曲地舞动着,无论如何我的心也无法平静。

    从银幕中放出的淡淡的光芒照在两列前坐着的俩人的侧颜之上。

    变成影子团子发型每每跳动,像浸湿羽毛的黑发微笑般的轻轻摇晃。影画的世界像是比那银幕上的内容进行着更有趣的故事。

    没有发声,仅仅是细微地摇晃,虽然和那背后张开的声音,曲子,台词都不相符,不可思议的魅力也会让人不经意间沉浸下去。

    眼睛不知不觉一个劲地追逐着那样的姿态,至于电影的内容是什么,完全没有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