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在微微飘散红茶香气的地方
    渐渐地照明灯发出淡淡的光芒,各处都能听见轻轻的叹息声。

    人们站起座位,像是朋友,恋人的人们相互交流着感想,开始向出口走去。

    我发呆地望了望收起的银屏,叹了一口气。一口气喝光在放映中没喝完的可乐后,站起身来。

    Shinekon的道路上,像是从剧场中吐出来的人们缓慢地走着。在这股人潮的终点,大厅角落贩卖机旁有一个人挥动着手臂。

    {啊,阿企,这边}

    是比我先行一步出来的由比滨和雪之下。

    由比滨像是伸懒腰一样地踮起脚跟大幅度地挥动着手臂。

    嗯……。在外面被那样呼唤着真的很羞耻啊…。然后,毛衣和长靴之间的绝对领域时而变宽,总觉得,雪白的肤色时隐时现,因为稍稍能望见大腿,请你还是不要这么做了。真的会一不小心看见什么的。不知不觉心情变得焦躁加快脚步。

    和俩人合流后,没有多说什么,不是很了解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才是正解呢,总之我点头回应站在一旁了。虽然并没有特别约定过要在这碰面,要是突然就感谢或谢罪的话感觉很奇怪,但是没反应的话我感觉也不正确。

    虽然不觉得那样的踌躇被解开了,但由比滨已是点了点头回应,像是要引领我们一样先行一步。雪之下也自然地跟着由比滨之后。

    没有言语地走出室外,晚夕的风儿刮个不停,不知觉地缩了缩身子。

    我把刚刚还拿在手上的围巾一层一层地裹在脖子上,把大衣的领子合拢在一起,在后面跟随着由比滨。

    迈着轻快步伐下台阶的由比滨望向并排走的雪之下。

    {真棒啊。就像是这样…咻的一下的感觉}

    那是什么杀手集团?由比滨的电影感想,用词的选择完全像是低意识的选择,还是像是高意识系的选择呢,完全搞不懂…。

    但是,听完那些的雪之下像是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情报,听小孩讲话的妈妈一样温柔地浮现出微笑。

    {是啊。影片的效果很气派,能在电影院里抄热气氛这点很不错,而且演员的演技也很逼真}

    {啊,是呀!真的超漂亮!}

    在2步前的对话作为电影的感想是十分妥当的,在周围聆听的我也觉得很新鲜。

    由比滨,认真地看完了电影啊….,虽然也有这种新鲜的惊讶,但是放开那个不谈,因为迄今为止女生们相互交流电影还是第一见到,我还是十分感兴趣的。

    我和财木座的话多数情况下不知不觉中就会变成对那个作品的批判了。说不定在这方面男女差别真的很大。

    为什么男生们作品感想的争论,最后都会变成脚本哪里不行,作画哪里不行,演出哪里不行,演技哪里不行,某个原作者特别是那个轻小说作家就是垃圾渣渣的争论啊….

    大家!往能夸奖的方向思考一下吧!

    总之,电影结束了,是就此解散还是有什么计划?我向走在前面的由比滨和雪之下投向询问的眼神。

    然后,由比滨完全下完台阶,快速回转身体面向我。

    {稍微有些饿了吗?}

    被这样询问,我抬头望向西边的天空,那里茜红色正一点点地扩散着。

    离晚饭时间还有些早。刚刚在电影院也只是喝了些可乐,胃袋之中还有空余。

    问题在于刚刚还在一个劲地吃着焦糖爆米花的雪之下同学啊….,看向那边,雪之下有些烦恼似的用手抚摸下巴。

    {…嘛,喝茶的话就陪陪你吧}

    {哦,就这样决定了!去哪好呢?}

    说完一个劲盯着我的脸看,不是,就算你看我这边…。

    这种场合,我不觉得我能有决定权。八幡是知道的。是知道的这种情况要是选错店的话可是会被爆笑的啊。来源就是那折本家的熏同学和她的朋友好像是叫町的同学。

    所以,我泰然自若地将视线移向雪之下那边。

    然后,雪之下也带着雪之下特有地不带任何想法地动了动脖子,看着由比滨的脸。

    {诶多…,我去哪都没关系的….}

    像是要糊弄过去一样,一边笑着再一次将视线移向我这边,嗯,绕了一圈呢…。

    这样的话,这不就一生都在循环了吗。

    嘛,俩人都没啥想法的话,还是就从我这边稍微列举几个合适的候补比较好吧。如果就算是被否定,通过消除法得到的答案也是有的。

    因此,我就随意列举了几个店铺的候补。

    {萨莉亚怎么样呢?}

    说完,想要看由比滨反应似的盯着她的脸,然后由比滨用若无其事的表情迅速回答。

    {嗯,好呀!}

    ….欸,真的没关系吗?

    意外地被迅速回答了,不自觉地看向雪之下那边,然后,雪之下像是没有异议的样子,也没有发出否定的声音。

    欸,真的去萨莉亚就好吗?不,我是真的非常喜欢萨莉亚的,这边是完全没问题啦。因为折本和那好像是叫作町的同学的缘故,让我觉得女生应该不是非常喜欢意大利料理…。

    不是,等等,因为是由比滨,可能会把意大利料理简化成意大饭,犯糊涂的话一不小心当成炒饭也是有可能的啊。但是,比起说萨莉亚是意大利料理,更合适的是千叶料理才对!不亏是千叶发源地!顺便说一句,作为意大利料理的萨莉亚和动画联动提供 痛饭 ,这样的企划如何呢…。请一定要好好考虑一下啊。

    既不是炒饭店也不是痛饭店的普通萨莉亚真的好吗…。难道这家伙是不知道萨莉亚吗。因为突然听见萨莉亚这词的话就会觉得它很精致啊!就像是和香榭丽舍大道一样的发音!不注意的话香榭丽舍大道的发音也会听成是类似是英雄名字的词啊!必须好好确认一番!

    {….真的萨莉亚就好吗?}

    {欸,难道萨莉亚不好吗?}

    刨根问底,由比滨像是有些困惑战战兢兢地回复了。

    {不,一点也不错,不如说是太棒了,萨莉亚最棒了…是吧?}

    向雪之下一直抛去确认的眼神。

    {是最棒还是其他什么样都是你自己的主观印象,我不能多说什么,也没有一定需要反驳你的理由}

    雪之下轻轻放下肩上的头发,用和平时没有变化的声音回答道。两票赞成本提案就这样被通过了…。

    话虽如此。

    话虽如此。

    胸的深处要是有什么要涌出来一样,卡在喉咙的位置,不自觉地清了清嗓子。

    {不。….不不不,稍微等等,仔细想想的话可没有在饮料吧里喝饮料的感觉啊,看电影的时候也喝了一些,所以,像装修精致的咖啡店是不是更好}

    {装修精致…}

    由比滨像是吃惊了一样又像是有些受不了的一副微妙的表情。啊,怎么感觉和刚刚谈萨莉亚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刚刚好像还是对萨莉亚有些好感的样子啊。

    总之,还是先订正发言吧…。

    {啊,不好意思,千叶好像没有装修精致的地方啊}

    {阿企,你把千叶当成什么了!?千叶还是有挺不错的咖啡店的啊!}

    {真不知道你是想夸千叶还是想贬低千叶啊…}

    不好意思啊,总之先道个歉吧,果然她们俩人都很喜欢千叶啊。不,我可是千叶的优点和缺点都爱啊。不盲目相信才是真正的爱哦?

    虽然我想就此抒发我对千叶的爱,但好像没有必要。刚刚得到我提醒的雪之下像是有点子一样摸了摸下巴。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知道哪里好了}

    {有推荐的吗?!那里可爱吗?!}

    面对有些起劲的由比滨,雪之下稍稍有些畏缩。

    {啊,不是….我虽然没有实际地进去过,是我经常从那经过变得有些在意的店}

    {不错!就去那吧!}

    由比滨向我投来确认的眼神。

    雪之下有点子的话,我这边是没有什么异议的,本来就算是萨莉亚也关系的。

    嘛,偶尔能去不同的地方也是赚到的,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稍微放开一点也很不错。

    {啊,可以啊}

    我说完,雪之下轻轻点头回应。

    {是,是吗…。那一起去吧}

    {嗯!}

    {….我说,由比滨同学,这样真的很难走路啊}

    雪之下一边使劲地想把手从由比滨那抽离,一边向着目的地的咖啡店前进。然而,冬天的比滨同学像是想要取暖一样完全没有想要离开的样子,虽然觉得她们这样贴在一起应该已经是习惯了,但那样状态的移动好像并没有多少经验。

    摇摇晃晃走着的雪之下和粘着她旁边的由比滨,我空开一些微妙的距离跟在后面。

    这两人本来容貌上就很优秀,像是百合似的粘在一起的话就更吸引路人的眼光了,就算是我,在那附近的话也会觉得有些羞耻…。

    嘛,装做旁人可是我的强项啊!同级生在我面前经常装做旁人啊!太好了!过去的经验终于有用了!!

    X X X X X X

    从车站前没走几步,这边靠近高级住宅街道的一角。

    这一带是市中心开发建设公寓的街道,街道整顿精致,就算是现在也有很高的人气。传闻雪之下的公寓正是这其中的第一名。而且这一带的原住民有的是租的有的是买的。而且上层住民和下层住民好像关系并不好,比企谷家的妈妈好像有说过这样程度的传言,详细的话不是很了解。

    …没关系的!一定只是传言啦!千叶市民大家都是好朋友!

    那样关系很好完美的市民住在关系很好完美精致的城市,周边也有很多精致的小店。

    现在,雪之下想前往的咖啡店也是这其中之一吧。

    在半步位置前的雪之下,不带丝毫犹豫,气喘吁吁地走着。

    {….你可真熟悉这附近啊}

    {啊啦,你来说的话已经可以算是很简单地讥讽了吧}

    雪之下微微一笑满不在乎的面对我。啊啦啊啦,你自己还知道自己是路痴啊,现在不是噗噗噗笑的时候。雪之下的视线真的非常冷酷。

    {阿企….}

    想要责备我一样的眯起眼睛,鼓起脸颊的由比滨一下下扯着我大衣的下摆,像是在说快道歉一样。

    {不,我不是讥讽好吗?是该说有些佩服还是有些放心呢?}

    想随便的嘟囔两句糊弄过去,但雪之下那尖锐的眼神并没有缓和。所以我害怕地转移视线了!

    因此我暗自观察周围。

    这附近也可以说是和我有关的地方。在不久的过去休息日也经常和家人在这边的意大利面店度过。在那边吃到了非常美味的意大利面料理。喜欢家庭女性的我非常迷恋那家店。拜此所赐,就算是现在也想成为能做出那样意大利面料理的了不起的家庭主夫。真的非常遗憾那家店已经闭店了,想要盗取口味的计划也已泡汤。

    一边怀念那样的事,一边软绵绵的走着。

    终于,能看见海边的道路的尽头,雪之下停下脚步,带着些许担忧的表情转身望向我们这边。

    {就是这里了…}

    {噢…}

    这就是某个女人推荐的咖啡店啊。完全不像是咖啡店,公寓的一层租借的部分,精致的装潢,微微飘散着咖啡的醇香。

    五花八门颜色的沙发,圆球状的椅子,观叶植物,然后是各式各样的杂物,感觉有着很多能吸引女孩眼球的要素。

    站在店门前的由比滨,从巨大的玻璃窗向内窥视。

    {哦~…好可爱!}

    {是吗,那太好了。….总之先进去吧}

    雪之下像是有些放心的表情,走进店里。

    欢迎光临,被柔和的声音问好,目标是最里面的某个沙发席。我将墙面方柔软的沙发让给二人,坐在跟前稍微有些硬的沙发。

    偶然望向窗外,仰望天空能看见一点点的夕阳渗出,一幅暖冬模样。

    正正好的暖气,店内播放着使人平静的音乐,仅仅只有其他几组的客人。没有混杂的感觉,平静而安稳的气氛。因为是年末的原因才会如此吧。

    客人都很年轻,基本都是女性。

    真奇怪啊…。本来,咖啡店应该是吸引商务人员的地方啊。

    说法虽然很奇怪,这个店真的是无微不至的小店。

    原来如此,这样年轻女性非常多的店说不定雪之下才反而很难进入,我一个人的话来的这边也绝对不会进来。

    但是,那应该是杞人忧天了。我对面一边的雪之下意外地习惯这里。是因为和由比滨一起来的关系才会这么放松吗,在部室能看到的成熟的举止和店铺很相称。说不定,她今后也会一个人来。

    另一方面,在那并排一旁的由比滨的话,心情看上去也没有很高昂,现在这个时候就像是普通的年轻女性,和精致的店铺十分相配。她也是比起学校时更加沉稳了的感觉。

    刚这么想。

    {啊}

    不知是不是发出了小小的声音,由比滨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小跑到店内的入口。像是看什么一样,从架子上抽出一本杂志,一步一步地回到座位。

    {那是什么,怎么了吗}

    询问了下,由比滨,嘿嘿地笑着,将刚刚拿过来的东西给我们看。

    {城市工作…}

    雪之下悄悄皱起眉头说道。

    {嗯,这种地方要是有的话,就不经意间想读了}

    {嘛,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心情啦….}

    {比企谷君会看这种招聘信息,真是不可思议的话题啊}

    雪之下一边说着一边歪歪头。

    {不是,一般都会读吧,这个,基本什么地方都有啊。不仅只有招聘信息,也记载着面试,履历书要点的工作小知识的部分}

    {啊,有你说的那个哦}

    真不愧是城市工作的爱读者由比滨。迎合我的话点头回应,要是能懂的话,话就好说了,我也点头回应。

    {对吧?所以,才会在打工的时候打发时间不停的翻页看啊}

    {在打工的时候看吗!?}

    {至少在那个时间给我工作啊….}

    由比滨十分受不了的样子,雪之下揉了揉鬓角,叹了口气。

    不是,因为打工的话,闲的时候是真的很闲…。真的读书玩手机的话还真做不到…。和工作地的人关系也不是好到能对话…。这样的话就只能读城市工作了。

    我想着这的确就是打工的种种,但是那俩人像是没法接受,白了我一眼。

    嗯,嗯….,虽然觉得是基本在哪个地方的打工都能看见的光景,还是说只有我打工的地方不让这样啊…。像要把悔恨驱散一样,我装做清了清嗓子。

    {对了,我们还是先点东西吧}

    在由比滨展开的城市工作上我一下子把菜单放在上面。我这种时候基本都是选择调和咖啡的,所以并没有什么好烦恼的。女生二人开心的盯着菜单,不,嘛,主要兴奋的还是由比滨啊。

    {那个,那个,红茶哪个好呢?}

    目光移向一整列红茶部分的由比滨,轻轻拉了拉雪之下的袖子。

    {是啊。…阿萨姆,锡兰,格雷伯爵是基本会选的,要是半茶的话洋甘菊,玫瑰,薄荷。要是想要有些不同的话樱红茶也不错}

    雪之下和平常没有什么变化的冷淡表情,仔细的列举着品种和牌子,由比滨的脸渐渐变得乌云密布,最后"hou"了一声,已经开始头痛了吗,哼哼的呻吟着,雪之下终于说完后,带着困苦的表情,直勾勾地盯着雪之下。

    {…刚刚的是咒文吗?}

    {红茶啊}

    突然,雪之下像是累坏了一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不是不是,只有阿萨姆听起来像咒文吧,明明列举了那么多,从刚开始就放弃了吗?比滨同学…。

    {嗯……。红茶就拜托小雪乃你了!帮我点个和你不一样的,中途我们稍微交换一下吧!}

    {欸,欸…。是没问题啦…。到底要选哪个呢….}

    完全将选择权交给雪之下,到刚刚为止的还一脸轻松的雪之下,眉头紧皱,像是要把菜单吃了一样的盯着,啊,这孩子要是被比滨同学拜托了的话就变会很认真啊…。

    {我先叫服务员过来了哦…}

    尽管只是等了一会,但是这样下去的话好像一生也决定不下来,我叫了一声举起手来。就像在教室里一样,在店内举手的话也很不容易被人发现,不如说是这样才能有充分的调整时间。

    虽然这么想着,还是很快就被注意到了。

    收银台那边的女性突然看向这边,快速地小跑过来。

    {不好意思,就等了。….啊}

    看了眼流利地在桌子上放下3杯水失去话语的服务员,我也一下说不出话。

    有些朦胧感的白色衬衫,笔直的黑色裤子,腰部挂着简单的围裙,有些散乱的烫过的黑发。然后在那之下的是带着轻微惊讶的眼睛和容易让人有好感的笑容。

    是我中学时代同学,折本熏。

    {这不是比企谷吗,怎么了….}

    {哦,哦。不是,我是这的顾客啊….}

    {啊。比企谷也会来这样的地方啊}

    哗啦啦地笑着,她从围裙的口袋里拿出点菜板。

    这家伙,真的一点都没变啊…。

    虽然应该是没有恶意的,但不管怎么听都像是{比企谷不像是会来这样精致小店的人啊,

    真的好好笑}

    {我在这边打工啊}

    一边说着一边操作起点菜板,进入要记点菜的姿态,突然将脸面向我面前的二人。

    不愧是都见过一面了。谁都没有询问的意思,但是,反过来说的话也只记得对方的名字和脸。因为那种微妙的距离感,感觉气氛有些奇怪。

    这三人最初相遇的地方是我陪着叶山进行类似双重约会的时候,那时候正好是和学生会选举的一众有联系,而且我们的关系也非常模糊的时候。

    然后再次遇见折本的时候就是前不久总武高校和海滨综合高校一起办圣诞活动的像修罗场一样讨论会的时候。

    说实在的,不管怎么想都不像是幸福邂逅。

    雪之下和由比滨,然后是折本。

    互相像是观测对方一样的沉默着。

    由比滨像是有些困扰地笑着,微微眯着的眼睛里像是有着什么想法。

    另一方面,雪之下死死盯着折本的脸,表情没有变化也没有发出声音,但缠绕在她周围的气息十分冰冷。

    与此相对的折本用饶有兴趣地眼神望向那边。

    怎么回事,好可怕啊…。

    而且对于我而言,折本是甩了我的人,我实在不想积极的面对她。

    平时要是我一个人遇见折本的话都会变得想打拳,更何况这雪之下,由比滨一起的时候就更让人想打北斗神拳了。

    因为神拳而产生的糟糕气氛,像是在场的谁都察觉到了一样,奇怪苦闷的沉默一直持续着。

    这么想着,突然折本轻轻叹了口气,张开嘴。

    {没有正式交流过呢,…对吧?我是折本熏。和比企谷同一中学海滨综合的学生….这些应该有从比企谷那听过吧}

    折本摸了摸卷卷的头发,像是要掩饰害羞一样,啊的笑了一声,瞟了我一眼。

    然而,我完全笑不出来,仅仅是无言地将脸转向别处。

    不,我怎么会说这些啊…。和折本偶然相遇的时候一般都会变得乱七八糟,慌慌张张的,才没有那种时间呢…。而且一直以来都乱七八糟,慌慌张张的。

    所以,那样带着借口一样的话也是能用无言微微模糊的苦笑和开始流汗来回应。

    像是察觉到一样,有些吃惊地短短地叹了一口气之后。忽然露出了低温的微笑。

    {真好笑,一般都会说的吧}

    {不,一点都不好笑好吗…}

    我小声地说完,折本轻轻耸耸肩,重新看向由比滨和雪之下。

    {嘛,那边就不管了,话说回来,活动的时候,真是对不起了,感谢您们的合作}

    折本轻微低下头,开朗地浮现出笑容。

    参杂白话和敬语的说法方式正是折本态度的本身,然而,这种爽朗的口风和自然的声调更容易吸引别人回话。

    {啊,你好…。不,这边才收您照顾了….啊,我是由比滨结衣,我是阿企…比企谷同学的同班同学……}

    由比滨也是带着困惑地用自我介绍来回应。然后那其中的一个单词一下子引起折本地注意。

    {阿企?…噗噗}

    折本背过脸去,抱着肚子笑出声来。不是不是,这不是该笑的时候吧,这是能笑的?

    {啊,啊哈哈哈….}

    面对笑喷了的折本,由比滨也带着困扰的样子浮现出亲切的微笑。折本好像也是察觉到了那份亲切,马上收起笑容,做出擦拭眼角眼泪的动作,慌张地开始解释。

    {啊,对不起,觉得比企谷会被这么称呼感觉超新鲜的啊。并不是故意要笑的}

    摆出认真的表情折本补充道。

    那并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反过来不如说是没有思虑和考量,把她想成是这种人就好了,仅仅是开朗和不够细腻合在一起才会这样。

    我甚至觉得中学时代的熟人,能好好记住我的名字才更少见。基本上都是比企蛙之类的能称之为蔑称的外号,不如说听到阿企这样发音像是小名一样的称号一定会吃惊的吧,就算笑喷也不奇怪,不,阿企算不算是蔑称?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嘛,和人聊天的时用共同的熟人来扩宽话题是通常的手段。只是这回的带着嘲笑的对话由比滨并没配合上去。

    {嘛,这人笑点很低啦}

    {嗯,嗯….}

    并不是想要配合,变得如此生硬,难得的喝茶时光要不是不能放松就困扰了。小声说完,由比滨也点头回应。

    也许由比滨要是和折本交流更深的话,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稍微带着阴沉的表情了。普通关系变好的话,这样的话题也是能笑出来的吧。实话实说,你看,和由比滨关系很好的三浦也有非常糟糕的时候啊?

    或者说,她们的关系这之后会变得很好也说不定。

    那种可能性,从折本那带着微微后悔的苦笑中也能预想到。

    人与人的交流是需要技巧的,虽然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两个人总之会变得熟络起来的吧。

    那剩下的只有另一个人了…。

    {然后,那个….}

    折本像是要把刚刚糟糕的气氛糊弄过去一样,看向雪之下那边。

    然而,雪之下的姿势和刚刚相比完全没有变化,用冰冷的视线回应。额….瞳孔的颜色是攻击色……。不要啊,好可怕啊…。

    短暂的沉默,那样的折本也有些退缩,低下头,像是在一直寻找要接在{那个…}之后的话语一样发出了不可靠的声音。

    像是那个传达到了雪之下的耳朵一样,雪之下吐出了一口像是带着从容的气息,是那个吗?两只野兽相遇时先移开视线的就是失败方的那个?

    闭上眼睛,假装清了次嗓子,雪之下盯向折本。

    {我是雪之下雪乃。阿,阿……}

    然后在那里,雪之下停住了话语。什么。怎么了小雪乃,难道是忘记了我的名字吗?

    然而好像不是那样,瞟了由比滨一眼,然后又看向折本,俯下身子嘟囔着。

    {阿企,….的部活的部长}

    说完,雪之下的脸一下子变成红色,就连雪白的脖子也染上了红色,我们听完也一下子张大嘴巴。

    不是,想着阿企什么的…,为什么突然那样叫我……由比滨像是要保护雪之下一样紧紧抱住她。

    {小雪乃!要是害羞的话就不要强迫自己说啊!总觉得有的对不起你。}

    {不是,也是很逞强啦……}

    在由比滨怀里的雪之下虽然那么说,现在脸上的红晕都还未消去,扭扭捏捏地弓起身子。

    想起来阿企这个称呼正是由比滨第一说出来的,雪之下的话,应该是觉得由比滨的取名字品味被嘲笑了,想要袒护她也不说不定。

    那样不精明的做法很有雪之下的风格。

    说回来,虽然不是很懂,因为我的名字真的不好意思啊,下回盂兰盆节会向先祖请罪的,请原谅。

    不管怎么样。比滨同学和小雪乃要是关系和睦,我就很满足了。

    然后在喝水期间,望着那两人的样子,折本低声私语地小声说道。

    {关系,真好啊}

    {嗯,啊。就和你看见的一样}

    回答完,悄悄望向折本,折本像是困惑着带着苦笑望向二人。

    对我来说,早已司空见惯的光景,要是不了解她们的人的话,关系亲密地拥抱着的两位美少女,一定会觉得她们关系很好吧,不如说是有些许受不了吧,那样的话其实我也有点受不了她们,大概不移开点距离,我就没办法看到好好地看到她们的全景。

    我记忆中地折本熏,虽然和其他人的距离很近,但好像没有见过她和其他关系好的女生开心的聊天,话虽如此,其实我也不是非常的了解她。

    就算都是女生也都只会待在自己的圈子里。

    然后,折本究竟是怎么看待这俩人的呢…带着些许的紧张感,偷偷窥视折本的反应,折本悄悄叹了口气,垂下眼角。

    {这样啊,我好像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话啊}

    折本小声嘟囔着,一边像是要转换心情一样一个劲地敲着点菜板,一边立刻抬起脸来。在那里的是和以前没有两样一直见惯了的表情。

    {那么,要点些什么?我可以给你们打折哦}

    在点菜板上写着什么。悄悄望向由比滨那边。

    {那,那样…没关系吗?}

    由比滨会有这样的疑问很正常,现在也还在被抱着的雪之下也向折本投向诧异的眼神。

    然而,折本只是满不在乎的表情转动脖子。

    {我们也认识,应该没问题吧?虽然我也不是很懂}

    这家伙还真是随便啊…。

    {嘛,那可真是太感谢了….}

    就这样吧,看向由比滨和雪之下的脸确认,雪之下像是现在都还没解除警戒心一样,瞟了一眼折本然后迅速地望向我们。

    {没有特别的理由要接受优惠啊}

    突然移开视线的动作像是没有习惯人野猫,在她旁边坐着的由比滨的视线在雪之下和折本还有我之间游动,那不安的表情就像有很多客人来的时候在室内的小型犬。

    {嘛,嘛,也算是阿企的朋友啊…。朋友之间经常会这样的吧?}

    {是的,是的,在本店这是常有的事}

    折本像是蝙蝠翅膀一样的大幅度挥动着手,向野猫和小型犬微笑着。

    嘛,折本自己都这么说了,我就没有必要特意拒绝了。要是有问题的话,会被发火的也是折本啊。讨厌!八幡还真是差劲!垃圾!

    话说回来,考虑到折本那脸皮和那交流能力的话,在这个店应该混的也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有的啊,在打工的地方很有人气的女生…。在闲暇的时间里经常搭话,一不小心就喜欢上了,但是对方的话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才搭话的,所以完全是没有可能的哦。完全没有考虑这边的事在打工的时候不要窃窃私语啊,你在小瞧我吗?给我打工啊!

    因为前不久在打工的不愉快的记忆一闪而过的原因,结论很快就得出来了。

    人的厚意就该坦率地接受,但人的好意可不能坦率地接受!绝对!

    而且,就算刚刚的没有恶意,把气氛弄得糟糕也有些许愧疚吧。要是折本特有的挂虑的话,这时候就该接受,双方才都轻松。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要调合咖啡}

    说完,看向由比滨和雪之下那边。

    {谢,……谢谢?}

    由比滨混杂着白话和敬语的微妙的说法道着谢。然后,雪之下无言的低下了头。

    {那么…,我要法式布朗和可露莉和…}

    {红茶就按照我的喜欢来选了,没问题吧?}

    {嗯!拜托了!}

    两人像是头要碰到一起一样,开始纠结选什么。站在桌边的折本开口说道。

    {本店的萨赫蛋糕很美味哦}

    {啊,这样啊,那么萨赫蛋糕….也拜托了}

    {收到}

    那样的交流一直看下来,突然注意到。

    雪之下的态度就是一直以来的雪之下,没什么好奇怪的地方,话说回来,这家伙是真的从没变过啊…。

    折本也像折本,和中学时没什么俩样,对待人的态度,和很久没相见的我,初见面的叶山,亦或放出戒心光环的雪之下,甚至于应该是朋友的应该叫做町的同学的都没变化的样子。

    但是,由比滨的态度让我有些意外。

    由比滨本来就是个会关照别人的人,但我感觉她对于折本似乎有些过剩了。

    当然,两人相遇的次数用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我也知道说不定她现在还在测量与之的关系。而我也还在测量和她的关系…。真奇怪我,我明明是认识她最久的就好像完全不熟!甚至还有过交往前就被甩了的事,这事就不多提了。

    但是,我觉得要是平时的由比滨的话能进行更顺滑的交流,而且折本也在努力平易近人的对应着,不,我觉着也可能我自己对折本这样开朗系的误解。

    就是如此,我觉得由比滨也更容易和她这样开放的人交流。

    说回来,人和人之间的相性并不是很测量的东西,会因为事情关系突然变好或变坏完全无法想象。

    不管是多聊的来的人,得意忘形的话,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别人的地雷,变得不会再见面,这种事情可不少见。

    所以说啊,由比滨和折本后面关系也很有可能会变得亲密。或者也能预想到有可能她们今后永远不会再相见。

    虽然感觉到由比滨的态度有些许的违和感,但也是可以忽视的事吧。

    想着那样的事情,突然和抬起脸的由比滨对上视线。

    {阿企,还有什么要的东西吗?}

    {啊,不,就这样吧}

    短暂回应后,折本一下子合上点菜板。

    {好的,ok,请稍等哦}

    把点菜板塞进围裙口袋,撤下菜单,好像被在那之下的城市工作给吸引住了。

    折本有些吃惊的表情,歪歪脖子。

    {比企谷,你在找打工吗?要不然的话就来这吧,现在还在招募厨房和大厅耶}

    {不,我没有….}

    {欸,这里工作不好吗}

    对我的回应,折本有些失望垂下了肩膀。

    欸,这人怎么回事,好像有些失望,难道是想和我一起打工吗?还是怎么回事啊。

    我该用什么反应来回应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正对面的沙发位置上传来窃笑的声音。

    定睛一看,雪之下正带着十分和蔼可亲的笑容。

    {比企谷君,不管是什么职场都没关系,从头开始就没有想工作的意思哦}

    雪之下带着笑容说完,由比滨也一个劲地点头。嗯,虽然是这样。自己的无职愿望被其他人指出来,重新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垃圾。一种复杂的心情油然而生。

    所以我一个劲地向折本投去我不会在这里工作的视线,折本用手梳理自己的头发,像是有些疲惫了的叹了一口气。

    {这样啊,要是有能和我换班的人真的会很开心啊,这真的很不好找啊}

    {啊,哦….}

    果然还是这么回事啊…。

    然而,真的为什么打工休息的时候,那个休息的人非得找代班的人啊。这不应该是店长和管理者的工作吗?这样说下去的马上就会变成对打工责任感的吐槽,那店长的管理监督运营的责任到底跑哪去了嘛。

    {所以说要是想工作的话就告诉我哦}

    折本一边用菜单敲着肩膀,一边说着,由比滨迎合着笑了。

    {啊,不是,阿企应该不会工作啦….这只是我一个人在看}

    {原来是这样啊,啊,你要是有想在这边打工的想法,叫告诉我吧,我会帮你介绍的}

    {不是,听完刚刚的话应该不会有想打工的人吧….}

    {的确是!是啊是啊!}

    面对我突然的话语,折本傻笑着。总觉得在中学的时候和折本也有过这样的对话。

    那真是奇妙的怀旧感,但并没有心酸的感觉。

    折本在走向厨房的时候,她一下转过身来。

    {但是,认真的说,像今天这清闲的日子很多哦,我很推荐你哦!}

    所以,这家伙刚刚才能一直待在这里啊…。比起那个你能不能赶快把咖啡端过来啊。

    姑且不谈打工的是怎么想的,我觉得作为客人都会希望打工的好好工作吧,不这样话,会想着我也在这样空闲的店里打工吧而不自觉的发疯。

    X X X X X X X

    没等多,就端来的咖啡和红茶,然后,由比滨选的法式布朗和可露莉的点心也被送了过来。

    {久等了}

    折本用习惯的动作将一切摆放好,转了转托盘将其夹在腋下,然后夸张地行了一礼,补充说了句请好好享用就离开了。

    在桌子上映入眼帘的是鲜艳的点心,非常喜欢甜食的我不经意间希望多来一些。

    一边激动着一边考虑着先吃哪一个,移动着视线。然后由比滨刷刷地把点心群切开。

    {这些,阿企}

    多种类的点心被切成小块装在盘里递给我。

    被切的几处流淌出像血液一般巧克力酱的方糖巧克力,像被压扁后喷出内脏的栗子蛋糕,像是被北斗神拳爆打的戚风蛋糕。

    啊,阿勒?原来看起来非常可爱的点心带上了些许怪诞风,但是,我知道她是亲切的想为我分蛋糕,用那样甜美的笑容亲手递给我的话,就发不出牢骚了。

    {哦,哦….,谢谢……}

    一边说着感谢一边缓缓接下,嘛,这应该也不会变得难吃吧,嗯,不在意的话才更好,不如说,这样的关照会让食物变得更好吃才对。嗯,我很积极。

    {这是小雪乃的}

    {谢谢,那也请你尝尝这边}

    说完雪之下也用叉子分开蛋糕放在由比滨的盘中。蛋糕的形态没有崩坏,断层面也十分漂亮。你们真的用的是同一种道具吗?

    {…比企谷同学从很久以前就很喜欢甜食啊}

    小小地叹了口气,雪之下在我的盘中也分了一些。

    {哦,谢谢啊}

    {没什么,那我们开动吧}

    用壶中的红茶把自己和由比滨的杯子装满的雪之下说完。把那个当成信号,我取也起叉子。

    咀嚼着蛋糕,时而用咖啡清除味道,能享受各种各样的美味真棒啊,嗯,这家店的味道真的很不错。

    红茶和点心好像也很合雪之下的胃口,用叉子往嘴来运送着食物,无言地点着头。

    由比滨开心地看着那样的雪之下,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开始一页页的翻起城市工作。

    {说回来,你真的在找打工吗?}

    如果说是打发时间的话意外认真地读着呢,有些在意地问道,由比滨用叉子放在嘴唇,游离着视线。

    {那个…虽然不是现在马上就要,想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需要了…。十二月就要结束了,…而且夏天的时候什么都没做到}

    {噢…}

    什么嘛,这孩子暑假的时候没钱基本没怎么玩吗,由比滨和三浦关系很好的样子,那样的话,冬天也有冬天的很多预定吧,滑雪场,溜冰,还有温泉什么的?那也太棒了吧。我觉得特典就该做那样的动画。

    嘛,过去的话,千叶有屋内溜冰场桑拿,那才是当时人们都会去的地方,那也是非常遥远的事了。要是回到太古的时候,听说过去那里还有巨大的迷宫…

    嘛,所以现在这时候千叶的年轻人们要是想去滑雪场的话,就必须出远门,那样就很花钱了。

    要是朋友很多的话,玩的方面就会很花钱啊…。不,就算是一个人的话,想要认真好好玩一顿也很需要钱。仔细想想,钱真的很重要啊…。

    这样沉浸想象中,刚刚还在一直往嘴来塞蛋糕的雪之下,看向由比滨手中的书。

    {有没有找到在意的地方?}

    {嗯,微妙啊….}

    由比滨用手支撑着脸颊叹了一口气。

    {就算一直盯着城市工作,不容易找到吧。工作的话还是要用脚来找啊}

    {虽然觉得你的说法有点奇怪…但是只靠文字情报是很难抓住实感的吧}

    {啊啊,实际去看看职场是最重要的啊,也会有繁忙的和时薪不匹配的时候啊}

    我和雪之下说完,由比滨用一半钦佩一半的闪闪发亮的眼睛看向我这边。

    {感觉阿企,意外地经验丰富?}

    {嘛,我可是翘过数不清的打工啊,可是相当有经验哦,我觉得我有看打工地方的眼光啦}

    {我觉得从职场逃亡的时候不就正说明你没有眼光吗…你的眼光究竟在哪呀}

    雪之下混合吃惊和轻蔑的叹了口气。

    不好意思啊,一次又一次的翘工才培养了我的眼光,所以现在才得出了不工作的结论。

    人类啊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标题,封面的图片和马上动画化的文字欺骗,踩着地雷,读着烂作一点点学习的生物啊。

    拜次所赐现在我也是了不起的地雷判定员了,到这我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啊…。

    {不,最近我也明白了最该看哪一点}

    回想起过去打工的经历,用深切的口吻说道,雪之下像是饶有兴趣地点着头,催促着后面的话。

    {首先最需要的地方是那个啊,工作中同事交流是否愉快,什么的}

    说完,雪之下看上去有些吃惊的表情。

    {作为你来说算是中肯的意见了,的确,没有规则,士气低下的职场通常存在许多问题}

    雪之下一边说着一边点头,什么啊那个视点,就像是风纪委员会说的话。

    {嗯,嘛不知道士气什么样的话,真的很有问题啊}

    我说完,由比滨弯曲着脖子。

    {这样啊,我觉得店员们关系要是很好的话,很不错啊}

    {不,那才有问题啊,那样的好关系只存在于既存的人际关系里,新来的绝对很难融入那里吧。…至少我是没有办法的}

    我清楚地断言说道,对面的雪之下轻轻把杯子放在盘子上,点了点头。

    {那样我也不行}

    {小雪乃也这样,太有说服力了}

    不会亏是雪之下!人际关系方面有时候比我还差劲!

    像是得到赞同的原因,我的记忆之门缓缓打开,不好的记忆开始一个劲地涌出来…。

    {而且那种关系很好的打工集团会胡乱地开交流会,甚至会擅自开欢迎会啊}

    生厌地说完,由比滨像是无法接受似的撅起嘴来。

    {不是很好吗,很有家的感觉}

    {你啊,家的感觉就是究极的内部自己玩的同义词,排除新人一辈子都是自己人在享受的情况很多}

    说了那么多,我稍微停下话语。我两,三次地清了清嗓子,整理好话语继续说道。

    {想象一下吧…。那个欢迎会上自称是有趣大学的前辈说道【讲个有趣的事吧】那种痛苦感。拒绝的话就会被贬低为无聊的家伙,要是讲不好的话还会被骂是超级无聊的家伙,不管做什么都是死路。…而且第二天还得去那地狱照常上班。好好想象一下吧……}

    像是奥运会开幕式的约翰列侬连呼着想象想象,由比滨的脸渐渐布满乌云。

    {嗯,总觉得我也变得不想打工了}

    由比滨蜷缩起身子。看来是理解了我说的话啊太好了太好了。

    雪之下像是要鼓励那样的由比滨一样敲了敲她的肩膀。

    {虽然比企谷君煽动不安的方法就是诈骗犯常用的手段,但是调查很重要这点我是赞成的}

    雪之下赞同着点头肯定,比起说你能接受那个,不如说是因为孤独体制的原因才能共感….不说的话也是一样,就那样吧。

    听完我和雪之下的话,由比滨像是想到了什么地方,开始思考。

    {啊,我就去经常去的附近的店找找看吧}

    {还说啊,放弃那个吧}

    {欸?为什么啊?}

    {平时经常去的店,翘工过的话就不敢再去了啊,我因为打工翘工的原因,有了好几个自主禁止进去的店}

    翘工可以说是最糟糕的离职方法了。

    翘工的话当然对店里有困扰,对自己也会有影响,刚刚提过的自主禁止进入也是一点,无法送回的制服堆积在衣柜和抽屉里几乎要冲出来也是问题。最近每每打开衣橱,甚至就会变成吹响吧!制服的状态。

    翘工,不行,绝对。制服用到付被退回也不行,绝对。那就至少不要用自付来发送吧。

    说完那样的话,雪之下按着鬓角附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偶尔听到你的私生活,头真的会变得很痛啊….}

    {啊,啊哈哈….我也觉得有时阿企非常阿企啊}

    好像被狠狠说了啊,明明完全不知道由比滨在说什么,不想说的时候突然传达到了。那个比滨同学的不要去想去感受的样子,我觉得非常比滨同学啊。

    然后,小雪乃果然也非常小雪乃。

    雪之下低下眼睛,轻咬嘴唇,有些痛苦的说道。

    {虽然说这样的话有些遗憾,你果然还是不应该工作啊]

    放弃了啊…。

    想着认可和放弃基本上都只隔着一层纸啊,由比滨一边拜弄手边的叉子一边向我投来责难的视线。

    {阿企,在学校的工作一个劲的吐槽结果也老老实实地在工作…}

    {啊}

    由比滨一定没带其他特别的意思说吧。但是,我自己都十分意外的说不出话来。

    一边填补时间用吐息回应,一边寻找我该说的话语。

    {….嘛怎么说呢,打工可以简单的放弃,学校的事可不能随意放弃,要做的是必须要做}

    找到了与之相似的理由,好不容易回答了出来。

    大概,应该还有更相近的别的理由。

    但是把那个讲出来的话,用言语来定义它的话,我觉得有着重大的错误。

    那个理由,感情,我现在还无法用言语完全正确的表达,像是从赋予意义刚开始就偏失航向的感觉。

    所以在没撒谎的范围内,列举了自己理解范畴内的理由。是我自己相对能够理解的答案。

    虽然这么说,为什么由比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啊…。

    {….不是,我觉得打工也不能随便就放弃}

    用稍微有些受不了的口气,由比滨不是不是的左右摆手。看见我们对话的雪之下突然像是带着微笑似地说道。

    {不提部活,你是我不想一起工作的类型啊}

    {那个,刚刚的话我想绑上缎带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啊}

    有必要的话再把缎带给你熨一下。

    雪之下自己的能力值得夸奖,把事物拜托给她的话无可挑剔,也有计划性和立案能力。还有案件的决断力。但是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做人太不会变通…。

    要是一起打工或者做什么的话,感觉高意识系的领导会被她用言语的小刀刺死一般的可怕。要是在那样的职场打工胃一定会疼的吧。

    面对我混和了很多意义的言语,雪之下像是稍微有些理解似的,一下背过脸去。

    {可是从一开始一起打工那种假设就不成立啊。…打工是校规明令禁止的}

    {遵守那样规则的人压根不存在吧}

    实际上,我也完全无视校规打过工,其他很多学生应该也一样吧。

    虽然有设立有禁止打工这样的校规,要是被发现了的责罚却没有明确记载,学校方也不会特意去调查,也就是说完全是在默认和了然之中。这就是不把问题当问题,就不是问题的典型例子。

    {因为其他人不遵守校规,自己不遵守也可以,那可不是理由吧}

    雪之下义正言辞地说着正论,怎么回事呢,原来你现在喝的是锡兰红茶(日语发音与正论相同)啊…。

    而且正论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用来听的。

    是用来讲的。

    因此我直接当耳旁风了。这要不是店内的话我就直接开始咻,咻的吹起口哨了。

    但是意外的是,由比滨没有将那个正论当成是耳旁风,完全正面地接受下来。咀嚼完剩下的蛋糕后,一下子回转叉子。

    {啊,但是要是能得到学校的许可不就好了嘛?}

    {….嘛,也是啊}

    像是没想到由比滨会完全地正面回应一样,雪之下的声音有些不清晰。

    {但是,但是啊,那个,那个啊……,由比滨同学你想打工的理由很暧昧,我觉得学校方很难会同意你的申请,而且你也有部活,我不觉得身为部活指导的平塚老师会同意….}

    雪之下抱起手臂,轻轻摸了摸下巴,像是有些困扰地补充道。

    那样话语和动作我一下明白了。

    看来由比滨也明白了一样。看着雪之下的姿态,由比滨像是忍耐了很久似的吐了一口气。

    然后紧紧抱住雪之下。

    {不要紧的哦!小雪乃!我会把部活放在第一位的!不会瞒着小雪乃去打工的!}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

    在由比滨的怀里,雪之下红透了脸,嘟囔像是在小声地说着什么。你们的关系真的好好啊…。

    但是,雪之下的心情我多少有共感的部分。不过,我和她思考的事应该完全不同吧。

    我不希望由比滨去打工,嘛,雪之下应该也一样是这样想的。

    然而雪之下纯粹的是珍惜着和她一起在那个部室的时光,才否定由比滨的打工吧。

    我也有与之相近的感情。

    但是,有决定性的不同。

    我大概很讨厌心里增加了什么不知道的东西。

    真是坏习惯啊,就算是我自己都这么觉得。什么事情都想知道,真的非常恶心。

    眼前两个人和睦的关系,看起来比摆放在旁的甜点更加甘美。

    舒适的暖气下我坐在咖啡店的沙发上眺望着那一幕,不经意间变得想要打起盹来。

    我尽力地想要抵抗,一口气喝光了已然冷掉的黑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