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轻轻地悄悄地,折本熏质问道。
    出店门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去,比想的待了更久,店里已然从咖啡时间变为了晚餐时间。

    黑夜降临,海风使得愈加寒冷。

    在去往站前的路上缓缓漫步,与着急回家的人儿擦肩而过。

    由比滨回过身去出神地看着他们的身姿,突然开口道。

    {今年也马上就要结束了呢}

    说完,在她旁边站着的雪之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嘟囔着。

    {是啊….也是时候该大扫除了}

    {啊,我今天也帮忙吧!}

    由比滨很有气势地举起手来,雪之下微笑回应。

    {是吗?那么就拜托你了。….部室也有很多地方需要整理}

    {确实是啊…}

    听完雪之下的话不知觉的点了点头。

    圣诞节和各种繁忙的事物堆积在一起,结果没有认真大扫除就放假了。更别说一色还寄放了一堆货物在那边,可以说现在的部室是有史以来最糟乱的时候。

    {嗯,那开学的时候就先大扫除吧}

    {好的}

    对比充满干劲紧握拳头的由比滨,雪之下一脸清爽的表情。

    仔细想想好像我和由比滨基本都没有打扫过部室。所以一直以来都是雪之下在打扫吧。

    一直以来对不起了,太感谢,太感谢了的在心中拜谢着,不久就到公园附近的路口。

    向左是车站方向,向右是通往雪之下居住公寓的道路。

    雪之下指向右手边。

    {那么再见了,我们就往这边了}

    {这样啊,那我吃完晚饭就回去了,再见喽}

    答复完,我朝着雪之下她们的相反方向前进。

    然后,身后传来呼唤的声音。回过身去,在路口的开端,由比滨大幅度挥舞着手。

    {阿企!过个好年!}

    {…嗯,明年见了}

    轻轻地举起手,小声回应。要是做这以上的回应实在是害羞,迅速地转过身子去,加快步伐向着车站前进。

    寒风抚摸着脸颊。是因为那样,我的耳朵才变红的吗,一个劲地卷着围巾,比起以往任何时候卷得都要紧。

    X X X X X

    拉面是装在另一个胃袋的。

    这虽然是我自己的名言,但是就算吃了那么多的甜食,晚饭的选的拉面我还是很快地吃完了。

    现在我在公交车站,等着能到家的公交车。

    能从海滨幕张到我家最近的地方的公交车并没有很多,要是放跑一部的话就要等很久了。

    如果用脚走回家也不是不行,一直步履蹒跚有气无力地走着,旁边要有人笑话着骂着笨蛋那种痛苦的感觉可不好熬。

    哪怕是年关将至,在这个社畜大国日本就算在这样的时期还在工作的人有很多,在夜晚的站前都还能看到许多累坏了的社畜大叔。

    在这个公交车站也是一样的

    因为前面排着数人后面排着数人的缘故,挡风效果很好,没有因为寒冷而颤抖,笔直地站立着。

    然后,突然听到自行车铃声

    站前,夜中的街道那个响声在回荡。真吵啊,皱起眉头,然而又响起声音,次数越来越频繁。

    向着那边投去制约的眼神,熟悉的人正挥动着手。

    {无视什么的真的很好笑欸}

    {…不好笑,好吧}

    折本熏挎着自行车,双脚轻轻在地上滑动着逐步逼近我这边,看来像是工作刚结束回家时,在途中看见我,便向我搭话了吧。

    {比企谷,现在回去?}

    {嗯}

    短暂的回答后,折本拍起自行车的后座。

    {坐上来?}

    {不,怎么可能坐啊……。这是自行车耶…。而且还很冷…}

    说完,折本泰然自若地歪了脖子。

    {所以说,踩踩踏板就暖和了}

    那不是以我踩踏板为前面吗。混蛋,女人。别给我理所当然地说啊。

    想着要不要随便咂嘴说几句的时候,比我还早地从其他地方传来咂嘴的声音。

    向着那个方向担忧地看去。

    然后发现了,像正好工作完回家的上班族(34岁,男性,单身)的人摆出一副{秀什么恩爱啊,杀了你啊小鬼…}的可怕表情盯着这边。呃呃呃,社畜好可怕啊…。

    被这样的威压看着,只有逃跑一途了。这样在这个地方喋喋不休的说话的话,也只会给人带来困扰…。

    想完,摇摇晃晃地从公交车站离开,站在折本旁边。然后,折本带着手套拍拍手掌,从自行车上下来。

    然后,像是要将车把递给我。

    {那么,拜托了}

    {不会两个人坐一辆车的}

    说完,折本十分不满的开口了。

    {欸。….嘛,随便啦,那么回家吧}

    话说得很快,折本完全想没有听我回复意思,推着自行车自顾自地前进了。

    没有回头,擅自着前进的样子,我甚至没有怀疑着是否要跟上前去。

    领会到她的意思,除了老实地跟上前去就没有其他能做的了。

    这家伙,真的麻烦…

    这个被我自称为爽朗系亚文化混蛋女人感……。因此,面对她那爽朗的感觉不会感到不适,还有可能一不小心误会就喜欢上了!别这样做了,我会死的。

    一边想着这种距离感真是困扰啊,一边前进着,折本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举起手来。

    {啊,说回来,你换手机号码了吧}

    {啊,啊}

    一不小心做出了看不出是yes还是no的微妙表情,要说是哪一边的话,yes,yes,yes。

    要是想要重置过去的人际关系的话,首先就是要从手机电话关系和数字面开始是整顿啊。反正改变的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也没有用sns和其他的聊天软件,换了电话,手机游戏也能用引继码引继。

    嘛,就算我不重置,一般来说对面也会单方面切断关系啊!

    送出地址改变的邮件,以{人间关系的轻微期待}作为祭品,就能召唤六星的{邮件恶魔的召唤}了哦。那个实在是太强了,建议加入禁卡表。

    但是为什么突然会聊到手机的话题呢?看向在半步前走着的折本的卷发,虽然折本应该不可能察觉到我的视线,但还是开始说话。

    {圣诞节后,像同窗会一样,大家想要聚起来一起吃顿饭,想着顺便联系一下你,却发现没办法送达了}

    {啊,这样啊…。虽然你叫我,我也不会去的}

    {也是啊}

    折本就像那样的一下突然抛出话题,一会儿又一个人满足地笑着。

    然而,我们向着居住的街道前进时,也不是一直在对话着,参杂着一些对话,剩下的基本都是沉默的时间。

    就算说多交流些吧,我的发言基本上都是被随便应付,都没能成为完整的对话。

    然而折本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不禁使我觉着她这性格和中学时相比基本没变啊。

    走在跨越国道的巨大天桥时,折本突然转过身子来。

    {话说回来,你和哪个在交往吗?}

    像是在捉弄人的声音,询问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觉得哪里非常有趣一样。之前也又被问过相似的问题,我厌烦地发出声音。

    {都说了没有在交往啦…}

    {乎….}

    像是对我迅速回应的回答失去兴趣一样。折本再次向前。

    两人份的脚步声和自行车吱吱作响的轮胎回转声。然后,还有下面那快速飞驰车辆的声音。

    在此时,再一次。

    轻轻地悄悄地,折本声音夹杂在其中。

    {那么,你喜欢哪一个呢?}

    明明是和刚刚一样地突然袭击般地询问。

    这回却无法立刻回答。

    否定的话语没法迅速说出,喉咙的深处只有空气缠在上面。

    如果说是突然袭击的话,说不定我的沉默才更像是突然袭击。

    像是觉得我没有回答有些奇怪似的,折本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回头看向我。然而那个表情一下子就变成了刚刚才见过的觉得有些抱歉的笑脸。

    {….嘛,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那轻声的嘟囔,我是不是应该回复些什么呢。

    其实那之前的话语,明明才更该应该先回答。

    然而,最后我却还是只能发出,啊,这样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