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Interlude
    屋内混合着隐约的柠檬香水的味道和淡淡的红茶的香气。

    至今为止来到这几次了呢,特意去数的话真的很麻烦,倒不如说是,已经不记得来过多少次她家了。

    所以我坐的地方也早已确定,盖着布的沙发的开端,在最方便看到电视的位置,我一下坐下,抱起软绵绵的靠垫。

    {屋子这么乱,真是不好意思啊,因为还在大扫除的途中}

    {没事啦}

    转向正在厨房准备红茶的她那边,我说着不要在意啦,轻轻摇着头。

    真的完全没必要在意啦,我是完全不在意的…。更要说的话,本来就没有乱的样子啊…。

    摇晃着头,顺便环顾了一下四周…,这真的是在大扫除的途中吗?…诶?有我能帮忙的地方吗?

    稍微像婆婆似的用指尖摸了摸矮桌,完全没有灰尘之类的脏东西。

    硬要说的话,有个地方稍微杂乱地堆积着书本,不在意地悄悄撇了一眼书堆,那里有着《贤者的赠礼》,《圣诞颂歌》像是小说一样的书和制作甜点的料理书。大概是在圣诞活动时使用过的东西,现在正在整理的途中吧。

    在那之中,仅仅有一本上了锁的本子。

    会写日记啊…。很符合她的形象。

    想着会记着什么呢,她捧着装有点心和红茶的圆盘走了过来。

    她将矮桌上的东西向旁边推去,摆上马克杯和小碟子。像是要在大扫除之前,想让我先喘口气的样子…。

    {谢谢}

    道着谢,我取起了马克杯。

    与在部室时的正经的茶具套装不同,是稍微有些不正经的马克杯。第一次来她家的时候,端出来的是我非常中意的茶具套装,实话实说虽然刚开始也有些困惑,多次之后也渐渐变得喜欢上了,我的话那个会更好。

    她向我点头回应,也拿起马克杯喝起来。

    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断断续续地嘟囔着。

    {…是原来的同学啊}

    没有明说是关于谁的事,就算如此在说什么我一下就明白了。

    大概,是我和她很久之前就很在意的事。

    {啊,过去的关系是不是很不错啊。总觉得对面一个劲地说着,稍微有些吓到了…}

    一直以来,有模糊地听过他回忆中学时代的记忆,但是在那里听到的印象,和折本同学的态度稍微有些不一样,所以我才吓了一跳也说不定。

    大概,从折本同学那边看来,他一直还算是朋友吧。

    但是,他好像有些讨厌,本来很久不见的老同学却刻意地拉开距离的感觉。

    所以,我吓了一跳。

    好像对他而言,过去的同学就该是这样的距离啊。

    那样想着,心脏像是被掐住一样,心中的深处稍稍有些发痛。

    所以。

    {…嗯,稍微有些吓到了}

    基本上像是自言自语地,又从嘴中溢出了相同的话语。

    然后,她也稍微点头。

    {我也吓到了}

    面对她那嘟囔,我稍微有些意外,不自觉地目不转睛地盯起她的脸来。一直以来都沉着冷静有大人样的她,坦率的感想,稍微有些稀奇…。

    想着她在想些什么呢,与我对视的她轻抚下巴,像是十分佩服地说道。

    {因为会特意地和比企谷君搭话的人真的很少见啊….}

    {觉得好像和我吃惊的点完全不一样….}

    说完,她像要是代替开玩笑的啦的话语,浮现出像是作弄人的笑脸。然后,视线朝向手中的马克杯,紧紧盯着水面看着。倒映着的双瞳不再带着笑意,些许能看到有些寂寞。

    {…但是,觉得有些稀奇,有还是有的吧}

    低下脸的侧颜,我要是没有窥视她现在的表情的话,那声音听起来比以往都要幼稚,总觉得变得想要抱紧她了。

    然而,我在沙发上滑往那边之前,她一下子抬起脸来,带着稍微有些吃惊的感觉苦笑着。

    {说来也奇怪…。一色同学好像也很亲近他…}

    {啊-…嗯,虽然我也觉得小彩羽有些特别啦….}

    那孩子是那孩子,到底在想着什么很难明白吧…。但在考虑着什么却很容易明白。所以说有些特殊。

    她把手轻轻放在鬓角,像是彻底厌倦地吐了一口气,但是,嘴角稍微带着一丝微笑。

    {比企谷君稍微也有些特别啊….}

    {是的,是的,超是的}

    我不自觉地深深点着头。

    真的是啊,比那还有过之而不及,俩个人稍微都有些不正常,所有看起来相性才有些好的感觉。

    {总觉得是很合得来的感觉吧}

    我说完,她悄悄把指尖放在嘴唇上,深深地思考着

    {比起合得来,还是同病相惜吧….不对,同病相蔑吧?}

    {感觉那应该不是病吧…}

    虽然那么说,我也不是很有底气,他们基本上身体都很健康…。虽然说不定真有点不正常,但也可以完全归咎于个性的范围内啊……。虽然我也不敢很确定。

    听着我的话,她轻轻地点头,然后再次深深地点了一次头。

    {那样的话就算是一丘之貉之类的东西吧}

    {赫?}

    {指的是穴熊和狸,虽然主要大家说的都是穴熊,但是时代和地方的不同也有很多种说法}

    {哈….}

    我点着头迎合着,想着穴熊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听上去的感觉像熊一样,但也说是狸…。

    {虽然可能没有关系,狸很可爱啊}

    突然想到的东西就直接说了出来,她一下子皱起眉头,摆出一个复杂的表情。

    {但,举例很不恰当哦….,虽然一色同学很惹人怜爱,他就,嗯…}

    {太含糊其辞啦!}

    像是在葬礼的气氛中一样,她悄悄低下脸,静静地摇着头。这样想着,她突然抬起脸来,带着十分温柔的微笑,像是开导小孩似地补充道。

    {这个话题就此结束吧,本人不在的情况下说他坏话可不好哦,是吧?}

    {本来就在别人面前也不能说啊!小雪乃和阿企都已经麻痹了,就算了!而且,我可没说坏话的意思哦!?}

    要是能说坏话的话,我也有很多很想讲的坏话啊!这样的想法一下收在心中。

    但是,她完全没有想收敛的意思,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敲了一下手。然后,举起一个手指,浮现出自信满满的好胜的微笑。

    {啊,那就是共犯吧?}

    {把他们当成是罪犯!?…但是,稍微觉得有些符合啊}

    总觉得很容易想象到他一边抱怨着,一边看上有有些开心的被摆弄着,而那孩子就在一旁笑嘻嘻着。

    但是,不可思议的有着一种不清爽感。背后有一丝黑暗的词和他们俩人非常相配。

    嗯嗯嗯,我低囔着,她甩了甩了肩上的黑发,挺起胸膛。

    {对吧?}

    为什么,得意的显摆啊,我也不经意笑了出来。

    在有关他的话题上她总是,活泼的,爱开玩笑的,看起来很开心的,总之就是非常的可爱。本来就很漂亮,可爱,但谈到他的话题的时候,她是最可爱的。

    想着本人应该没有那样的自觉吧…果然没有那样的自觉啊,她抱起手臂,像是在说其他人的事一样嘟囔着。

    {说不定他很招不正常的人喜欢啊}

    {嗯,我也觉得一定是那样}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因为,非常有同感的人就在眼前啊…。但我并没有就直接说出口来,要是说的话,一定会被发火的吧…。

    而且…。而且,我也大概有些不正常吧。

    因为像这样简单谈论着他的话题,果然很不正常。

    然而,我一点也不讨厌。

    岂止如此,能和她谈论这样的话题还稍微有些开心,所以我果然稍微有些不正常。

    我,她,他都很不正常。

    我们的关系要是有一个明确的词就好了,但现在还未浮现在心中,只能用不正常来相称。

    这样不正常的关系虽然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但是就像圣诞节会结束一样,今年会结束一样,高中生活会结束一样。它也总有一天一定会结束的。

    所以,我一定要做尽所能及事。

    在哪里就此放弃的我们,维持现状绝对完全不够,必须一步一步的接近距离。

    像就算是没有学校,部活,工作那样的理由也完全没关系一样。

    嗯,好的,决定了。明年的目标决定了,为了不忘记就记在日记里吧。虽然没坚持日记过,但明年一定会努力的。

    为此,首先是。

    {啊,说回来}

    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她带着有些好奇的表情,歪了歪头。用那温柔的大眼睛温柔地问我。

    {什么?}

    我抬起身子,在沙发上滑过,紧紧地贴在她身旁。

    {新年参拜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