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折本熏都未改变
    时间流逝,傍晚已转变为夜晚,风也开始迎面吹来。

    越过建在沿岸国道上的天桥,现在也还在继续前进着。

    那么,喜欢哪一个呢?

    在那个问题之后,我们没有继续交流,只是无言地,在我们熟悉的道路上前进着。

    用{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来结束话题,真的是没有兴趣了吗。还是出自她的温柔呢。还是说被那样询问时我的表情太过无能,才出于怜悯结束话题也说不定。

    无论如何,已经错过了回答那个问题的时机。我和她在后面也不会再讨论这个问题了吧。

    其实,不论问这个问题的人是谁,估计我的回答也不会有什么变化。至今为止,还没有这么问过的人啊。

    也许,也许是有的。曾几何时,自己体内的怪物也时不时轻轻地提起,然而人说的话也就算了,怪物说的话根本没必要听。

    仔细思考那些没有被问到的问题,还专程把它组织成语言啥的,这误解也太严重了,连称其为自我意识过剩都觉得恐怖,这样的自己实在是恶心到无法忍受。

    因此,从来没有给出答案。因为连问题都不成立的时候得出的结论肯定是错的。

    假如,在其他的地方,被其他人问到,也无法说出还不存在的答案。

    一定会用模糊的词语,不成声的声音,戴着没有微笑也不带怒火的脸,仅仅发出"啊"、"恩"之类没有意义的声音吧。

    永远失去了应该回答的机会,应该说出口的答案一开始就不存在。

    所以,一直紧闭着嘴唇,在冷风中绷紧着脸颊。

    就算如此还是继续前进着,仿佛想逃回我该回的地方一样。

    自行车被拖着的声音和风的细语迈开步子从我身边走过。

    悄悄瞥了一眼旁边,正好车俩的远光灯照在她的侧脸上。

    折本熏像是因为那个光线原因眯起眼睛,一个劲地咂舌,用有些不耐烦的视线追着错过的车。

    平时开朗的折本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我好像还是第一见。

    就算这么说,我是不可能知道折本熏真正的性格的,那是因为我和她的交情并没有很深。

    仅仅只是中学时的同级生。

    而且要是没有刚刚的相遇的话,是一定不会再次相遇的关系。

    不过说不定的话,会在三年之后的成人礼上或者在十年之后的同学聚会上相遇吧。然而我会出席那个活动的可能性本来就很低,果然还是不能遇见吧。

    就算在哪里偶然地相遇了,像现在这样并排着走着也不可能吧。

    但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种状况,我也完全搞不明白。

    罕见,偶然,命运的捉弄….

    但是不管机缘怎样的运转,如果不是这个没有理由就会和别人接近的率直的折本的话应该不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

    因为啊,中学生的同级生一般来说看见了我,也不会向我搭话啊!而且好歹也是过去向你告白过的对象耶,多少都该有些犹豫的吧…。怎么回事啊这家伙,果然很不普通。

    带着稍稍有些不寒而栗的回忆,我凝视着折本。

    然后折本像是注意到那不礼貌的视线一样,一边推着自行车,一边看向我这边,有些不爽地紧锁眉头。

    {怎么了?}

    {没什么,因为我,你现在和我这样走着,觉着有些不好意思。}

    伴随着一个劲盯着看的羞耻感,我说出了听起来就像是借口的话,折本一下停下脚步,看看把手又看看我,笑起来。

    {总觉得比企谷会说那样的话真的好好笑啊,你是这样的角色来的吗?}

    一边说着,折本一边轻轻捂住嘴巴偷偷笑着。我也勉强笑了笑。

    为了掩饰带着刚刚的话语,正如折本所说,以我的角色,很难说出口。

    虽然觉着折本应该没有充分了解我的性格,但刚刚的我话语有些不自然,还是让她察觉到违和感了吧。

    至少的话,中学时的我应该不会说那样的话。

    我觉得我是不会整顿外在的,不会去刻意掩饰,也不会刻意去糊弄什么,仅仅只会贯彻沉默到底的人。

    当然,只是因为要想怎么才能说出合适的话很累才沉默着,但也是因为心中展开了{沉默的我很帅,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人真的很逊}的迷之理论的缘故吧。

    尽管那样说,我现在还没解决会一不小心就在脑内开辩论大会的坏习惯,和以前一样没办法一瞬间说出漂亮的话。

    {果然还是骑自行车?}

    像是要填补突然出现的沉默一样,折本开始想要把把手交给我。

    {别……算了}

    {但是走路也太冷了}

    {完全没什么联系吧….}

    折本在胸前握紧拳头,对我露出胜利的微笑。

    {所以说,踩踩踏板就暖和了}

    {那只有我会变得暖和吧….那是什么,你的温柔吗?}

    然而,我的牢骚面对折本不管怎么样都会变得很小声。

    当然没有传达到折本那边,折本先停下自行车,很有气势地跨上自行车的后座。

    然后像是完全准备好了一样,一个劲地拍着坐垫。

    折本用腿支住一边,用一只手支撑把手,是有些不稳定的姿势。

    这姿势……不太好吧?裙子底下很令人在意的请不要这样做,是不是藏着口袋妖怪……变得让人想要看看了。

    意外?其实也没有,折本紧绷着脚,从裙子里伸出的脚呈现着曲线美使劲地撕扯着我的视线。我可没有看那形态很好的小腿肚子哦,这回可没骗人。

    然后,视线自然地从后座和坐垫那儿移开,然后视线必然飘向到把手那里。

    像是要把把手交给我一样,折本扭动了把手。

    一直站立着直勾勾地盯着把手不一会。

    感受到风的寒冷,我终于是踩上了踏板。

    嘛要是特意的要陪我在寒冷的夜路上走,我也会内疚的。

    {那么…}

    我短短地说了一句,拿过把手,跨上坐垫。

    然后,突然觉得脚上有些违和感。

    坐垫太高了….

    看过折本刚刚推自行车,没有注意车子整体的形态,实际上坐上去的时候,因为比起我平时骑着的女士自行车坐垫位置要高很多,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忽视。

    这孩子的脚有那么长?平时难道有当腿模吗?

    瞟了一眼折本,特意要和我空出距离撤开身子的折本,像是注意到什么一样,打了一下手。

    {啊,我平时骑的山地自行车,坐垫会比较高,你还是放下来一点会比较好骑。}

    {三低自星车……}

    突然想着没什么关系的东西才是幸福啊….不是,这个高高的坐垫怎么让我想起《出包王女》来。

    一边想着,开始踩起踏板。

    老实的听折本的把坐垫放下了,那种心情我也不是没有,但是我可是男人啊!这样程度的坐垫高度要是坐不了,被嘲笑{脚好短好好笑啊},可是会很受伤的。

    伴随着男人的意志,我加快了速度。

    向猛踩踏板的脚和支撑把手的手臂注满力量,注意到背后的气息,背部绷的弓紧。

    在那背后传来不带紧张的悠闲的声音。

    {周末会骑自行车出去玩,不过在学校和打工的时候怕被偷,平时就骑这辆来上下班的。}

    我什么也没问。像是想要从我刚刚的牢骚中摆脱开一样,折本持续着无所谓的话题。

    嗯,看来三低自星车是山地自行车啊。

    突然发觉,她休息的时候不是用平时的女士自行车,骑着山地自行车是在进行自行车旅行吗?

    …啊,感觉这家伙会喜欢那样的兴趣。

    山地自行车加上单反相机就是这种爽朗系爽朗亚文化混蛋女人的标配啊。大概骑行旅行的时的便当是冰沙配燕麦片吧。….怎么满脑子都是刻板印象。异常地觉得燕麦片就像是鸟的饵料一样。

    然而,中学的时候完全没发觉她有这样的兴趣爱好啊。但是,要是真的有人问起来,我又有多少可以回答呢。

    {….你有发展很多爱好啊}

    我说完,有一瞬间将头转向后方。

    折本没有触碰我的背部和肩膀,好像是抓着坐垫的底部支撑着身体。她的身子向我头的位置微微倾斜,与我对视回答道。

    {嘛。因为没有部活很闲啊}

    {所以才去打工吗}

    想着在刚刚海滨综合高中附近的咖啡店的种种,我继续向前,不紧不慢地踩着踏板。

    {是的,是的,虽然也很想要钱,不过有时候倒是很想认识认识别的学校的人啊,所以就到处混了。}

    从折本的口中,能看得出来她想要享受高中生活的姿态。

    有的啊,那种希望和周围都有联系的人…。

    而且那不仅仅止于附近的高中,离开本地还想要其他的县的学生,甚至是大学生建立交流与联系,有些糟糕吧,要问哪里糟糕的话真的很糟糕好吧。

    他们又经常会用一些都内有名私立学校和有名大学的包包,比一些不出名的牌子包包更重视一样,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交朋友就是看{牌子}的啊。

    装饰着,夸奖着,虚荣着这样意识和高意识系喜欢用片假名商业用语的姿态没什么两样。

    果然要是和玉绳有深交的话就会变成高意识系的人啊…。他们喜欢的词就是{人脉},{牵连},{相互刺激}啊…。

    这样想着,后面传来的声调听起来不是很开心,有些有些消沉。

    {所以觉着,这样说不定就能交到朋友了…}

    像带着自嘲的意味的声音没有和迎面吹来的风声混淆,清楚传到了耳中。

    从肩膀向折本望去,双眼与之对上。她到刚刚为止还在发呆着眺望着街景,然后像是想要糊弄过去一样啊哈哈地笑着。

    {….我也许不是很遭人喜欢啊}

    折本说完,像是是不是该隐藏害羞了呀地缓缓抚摸着卷发。

    她在指谁才说出了那样的话呢,不需要推导就能知道,只要回想今天在咖啡店的那一幕答案马上就能得出。

    频繁地想要和她们搭话,我觉着折本努力打破隔阂接待她们的姿态正是想和她们成为朋友才那样吧。

    大概对于折本来说,交朋友靠的不是{品牌},是靠着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标准吧。

    回首过去,她可是会向我一样的家伙搭话的女生啊,要是品牌志向非常强的话,就断然不会和我搭话了。

    ….可不是在上演{对孤独的人也很温柔的我}啊,至少,在刚刚看到那受伤的微笑之后,我就说不出那样的话了。

    {嘛,只是不习惯啦,习惯就好}

    视线从那寂寞的脸庞移开,我说道。

    我要是稍微有一些与人交流的技巧的话,她那希望有其它学校朋友的愿望也能简单实现吧。总觉得有些对不起她起来了。

    那样的想法好像混合在刚刚的声音之中一样,折本像是稍微有些吃惊地温柔短暂地吐了一口气。

    {是那样吗?}

    用捉弄人的口气说完,折本突然身体前倾,然后装作神秘的在我耳边轻声细语道。

    {我觉得,说不定是因为比企谷你的原因呢。}

    贴近的距离,放在肩膀之上的小手。

    身体的平衡不由自主地崩坏,因为那样车子轮胎撞上路边台阶,一瞬间,冲击在车上奔走。

    然后,折本轻轻悲鸣了一声,用手抚摸着屁股附近的位置,目不转睛地盯向这边来。

    {好痛……干什么呢,真的笑死了。}

    {不好意思…。看起来一点也没有觉得好笑地样子啊….那个,真的对不起}

    和言语相反,被像是瞪人的眼神看了,我条件反射地道歉。这回100%都是我的责任啊。

    因为,刚刚真的吓了一跳啊…。

    一瞬间,我们的脸那样接近,心里的压力真的很大。

    但是,比起其他东西,折本说出的话语给心里的压力才最大。

    再次调整踩自行车的姿势,一边强有力地踩在踏板上,一边思考着刚刚折本话语,想象着是这样那样的意味。

    那个就像是不久前被问道的问题一样,不管尝试多少次,结果都只能推导出无解。

    就算如此,我还是选择我觉得最准确的可能性,说了出来。

    {话说,要说是谁的原因的话,是那个吧,因为之前托玉绳的福吃了不少麻烦,所以才没有什么好印象。}

    {啊,是的啊!那时候可糟了呢。}

    那个圣诞合作活动的事,我和折本都记忆犹新。在我的历史事件里都可以算是很艰难的任务了。好像折本也有同感一样。

    挎在后座的折本,像是会想起当时的事一样,看起来超开心地一个劲地笑着。

    那,那个,那样在后座摆动着脚,一个劲拍着我的背,会失去平衡很危险的啊……。

    然后像方才一样,为了不撞到路边的台阶,更加慎重地踩起自行车来,折本好像没了独自一人笑的兴致,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用愉快的声音说道。

    {会长他……要是一起待久了也是挺有意思的呢,毕竟他其实是个好人来着。}

    出,出现了。开场白会用{他其实是个好人}的家伙。

    那个,要是用逆接,就绝对不是觉得他是好人了…。

    特意用逆接的话不如刚开始就给我全盘否定啊,只是举个例子,{虽然比企谷很温柔,我喜欢,…但是应该没法和你交往哦}要是被这样说了的话,完全不懂是什么意思吧?真的搞不懂是什么意思啊。

    {喂,比企谷你走那一边呢}

    {就沿着铁路那边}

    面对突然的询问,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折本开始一下下的用指尖戳我的肩膀,我一下子绷紧背部。

    我忍耐着轻轻转向折本,折本指向下一个交叉点。

    {那就转向那边吧}

    若无其事的说完,手指指的方向事沿着铁路去我家那条路的方向。

    因为一直想着应该要把折本送回她家,不自觉地就歪了歪头。

    {但是你家不在那边吧}

    {咦?为什么你知道我家在哪啊?真的很好笑耶}

    折本觉得非常奇怪地笑着说道,但我这边却不是那样。明明已经到了寒冬时节可我还是一个劲的冒着冷汗。

    糟了!这真的糟了!忍耐着不这样直接叫出来,张皇失措地组织着借口。

    {诶?不是,有时候听别人说的嘛……怎么说,偶然?不是经常有的么}

    {啊,经常有呢?是吗?}

    折本再三地歪着头。不行,要是被追问这个话题的话真的非常糟糕啊。

    {有的,有的,不要太在意细节啦}

    说完折本虽然还在{嗯?}的疑问地嘟囔着,然后像是咽下疑问一样。小声地嘟囔了句{就这样吧}。

    呼-!不愧事开朗,率直系的女孩,要是对这种女孩说{细节},{很麻烦}这类的话,就很简单能糊弄过去了哦!大家也试一试吧!

    总算是糊弄过去了,一难去了,又来一难,不可能的就是这世之常情啊。

    折本突然说出了我意想不到的话。

    {话说回来,我自行车能马上回到家,就送比企谷你到家吧}

    {不用了吧……再说现在是我在骑车诶}

    {没事,走走走,看看嘛}

    折本一边说着一边像是在催促我似的不客气地拍着我的背。

    虽然不太想就这样骑回家……但刚刚的话语就像变成了脚镣一样让我很难拒绝。

    就这样直接送折本到她家,话题很有可能会变回我为什么会知道折本家的位置。

    这样的话,我就会因为迷惑防止条例而被带走…。

    在被吐槽之前尽快地回家才是正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我把把手转向沿着铁路的线路。

    …….啊,真想杀了过去的自己啊。

    冷静地思考一下,明明没有听她说过,却知道她家的位置除了恶心以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就是犯罪啊,不是缓刑就能解决的…。

    男生为什么都喜欢去找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住哪呢?

    中学生的时候一般都会看着表等着部活结束的时候出门购物,特意走到中学的门口,碰巧就送女孩回去了呢…。有的有的(折本口头禅)!

    小学的时候啊,待在狗的散步路线上,在喜欢的孩子家附近徘徊,还会装作偶然相遇呢!真好笑!有的有的(折本口头禅)!

    而且,你的那点小心思其实早就暴露在女孩那边了,还会在你不在的时候偷偷说恶心,跟踪谷什么的哦!有的有的(折本口头禅)!

    ……有过的吧?没有过吗?没有过啊。

    X X X X X X

    经过交叉点,稍微前进一会就能到我家了。

    在家门口停下车,折本三番五次地眺望着我家的外观。

    {哦……原来比企谷家就是这里啊。}

    {啊,嘛,如你所见…}

    说完,下车,然后将把手交个折本。然后折本非常有气势地从后座下来,跨上坐垫。活跃的动作就连裙子也一起连动起来。太好了,天已经暗下来真是太好了。要是稍微有些亮的话眼神就会不知觉地跟着那动作移动了啊…。

    嘛,实际上现在看上去天已经很黑了,就算是过了冬至,要想白天变长的话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夜已渐暗,一个劲地向折本投去你该回家了的眼神。但是折本就一直跨着自行车,完全没有要骑走的样子。

    岂止这样,还用乘着自行车的姿势,环顾四周,看着我停在大门前的自行车。

    {比企谷也骑车上下学吗,从这里要总武高不是很远吗?}

    {走熟悉了话也不会很远,途中也没有信号灯挺快的}

    面对她不带任何意味的话语我老实的回复了,然后折本像是接受似的点了点头。

    {那条自行车专用道?我周末骑车的时候有时会经过呢。}

    不愧是本地人。很熟悉这附近的路。

    在我前往总武高的道路上有着沿河的自行车专用道,那里没有汽车通行,可以安全快捷地骑自行车。

    一直顺着河流走就能到达海边,逆着河流往上走可以到印蟠沼,更进一步的话就能到佐仓附近。近来也很流行,能经常看见骑着山地自行车的身姿。

    折本也是在周末在那骑自行车的吧。

    正这样想着,折本像是想到了什么打了一下手。

    {那么,比企谷你也买个山地自行车不是很好吗?}

    {不会买的,而且很贵啊……再说你刚刚还和我说容易被偷来着,明明你自己去学校都不会骑…}

    {确实确实}

    折本一边说着一边像是觉着哪里奇怪似的捂着嘴巴窃笑着。

    夜空下安静的住宅街里轻轻的笑声,不可思议地使我心情高扬。

    像是在修学旅行的夜中交谈或者是深夜公园里的对话一样,在这装作秘密的氛围下,不管说着多么无聊的话题都会不经意的笑出声来。

    那是刚刚步入高中生活的时候,在这个我居住的街道我好像看过这样类似的光景很多次。

    从黄昏向夜晚转换,本是同级生的人们穿着不相同的制服,在便利店和不知是谁家的门前,不知为何就开始回忆起过去和叙述自己近来的状况。

    那样的姿态在四月五月的时候偶尔能看见。

    从旁人的眼光看来,他们之中有着期待着新生活的人,也有无法习惯暂时还在怀念过去的人,那宛如就是一场小型的同窗会。

    在那样的场景下,记忆和稀奇感驱使着,不为了现存的人际关系,仅仅是作为同窗生寒暄。

    甚至会把话题扩展到'我介绍给你的朋友吧"或"我们一起去联谊会吧"之类的狗屎的话题。你在小看什么吗?快给我滚回家去。

    那应该被称之为新生活的魔法吧。我觉着正是进入高中生活后那样场景才能成立。

    每每看见那一幕,我总是用劲踩着踏板,从别的道路回家。

    但是,这种同学相见的戏码,两年后居然发生在我身上。

    说不定的话,这之后还会还会和其他的同级生相见,想到这不经意的发凉。折本本人社交性很强,就算是我也能普通的搭话,但其他人的话应该不会这样吧。

    虽然我完全不介意他们不向我搭话,但在其中也有会关照这边来上句{你最近怎么样?}的特意抛出话题温柔的人。

    那样的话,才真的糟了!

    被抛出话题的我,绝对无法很好的回应,周围被沉默支配,微笑从世界上消失,就连小鸟也忘记了如何歌唱,最后被黑暗包围…。应该说的有些过了。

    要清晰的确切的预测后面发展的话。

    其他人就会对那个温柔搭话的人责备道{你搞什么啊,别和那家伙讲话啊…,场子都冷下来了啊}

    仅仅是那样想象着,我的心就开始痛了!

    那样的话这边就会像地藏菩萨一样安定。因为太像地藏菩萨说不定还能得到贡品和斗笠。

    一边做着那样讨厌的想象,一边和折本三言两语地聊着天。

    然后,感觉到远处的一个视线。

    担心着会不会是同级生呢,向那边看去。对面也像是带着惊慌的感觉向这边逐步逼近。

    再走一小步,垂着的一撮呆毛突然跳了起来,那样特征的呆毛不会认错正是我的妹妹。

    {…小町啊}

    被小声地叫道,对面也做出了反应,一边使呆毛跳动着,一边接着靠近我。

    {啊,原来真的是欧尼酱啊…}

    路灯照射着,互相确认了双方的身份,小町安心的抚摸自己小小的胸脯。嗯,这样的胸是小町没错了。什么啊,这恶心的判别方法。

    看着小町,折本发出了吃惊的声音。

    {是妹妹。….没错吧?}

    试着说了下,像是没自信一样的,看向我这边。

    {是的这样的….}

    {是啊,好像有见过,话说回来一点也不像真的很好笑啊}

    太多管闲事了….,为什么笑啊你个混蛋…。嘛,小町和我不像,所以很可爱,也能让我很开心,我就不追究了!

    小町走到我旁边,像社畜一样重复打着招呼。

    {啊,您好,您好,哥哥一直以来受您照顾了}

    {不,这边才是}

    折本也用适当的回应。

    面对那个,小町微笑着,没有扩展话题的意思,紧紧贴在我旁边。

    看到那个样子我歪了歪头。

    小町平时的话,完全不害怕年上的女性,应该会很积极的和别人搭话的来着,今天好像有些成熟。

    虽然不觉得她是怕生的孩子,但好像也不是那回事…。还是说不想把欧尼酱交给别的女人才一直贴在我旁边的吗…。喂,喂,要是后者话很棒啊,妹妹。刚才小町分数很高哦!

    折本虽然是小町的中学的前辈,但好像没有直接见过面。不是相同的部活就没接点吧,多少有些距离感和隔阂想想也是理所当然。

    稍微见过几面,熟人的妹妹,或是哥哥的熟人,这样微妙的关系也不会产生多少话题。

    而且,要是把现在正从小町后面走来的中学男子作为例子的话,就非常能明白了,

    {大哥,晚上好啊}

    一个和着夜晚住宅区不相称的胡乱干脆的声音。在路灯的照射下带着青色的黑色短发。脸和姐姐有着相似之处这点不错。是的,正是川什么同学的弟弟。

    这个少年正符合妹妹的熟人,熟人的弟弟,我和他之间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聊的话题。这样想的话,折本和小町的疏远感也不无道理。

    {别叫我大哥啊,你谁啊}

    {了解了,大哥!我是川崎大志啊!}

    大志用胜利的动作回答道。那是什么那兴致很高的中畑清一样的动作…。话说回来,你不是完全没弄明白吗…别叫我大哥啊…。明明只说了一句话,却累的要死。

    然后,在一旁看我和大志交流的折本,开心地笑着向小町搭话。

    {那是你男朋友?}

    {不,只是朋友哦}

    脸上的微笑没有消失,用极度冷静地声音小町慢慢说道。悄悄的瞥一眼过去,大志的肩膀一下子垂下去。

    没有话题的一对变成了俩对,完全就是浪漫满屋啊!四人循环看着对方的脸,这个地方完全被沉默给支配了。特别是谁也没有想开口的意思,空中飘散着{接下来要干什么啊}的气体。

    像是要破坏那氛围一样,折本一下踏上自行车踏板。

    {那么,我是时候也该回家了}

    开朗地说着的那个姿态太过自然,一不小心反应就慢了一拍。虽然折本那像是什么都没想的样子,只见过一面的话应该很难明白,但是那应该就是对什么都不做的我们的一种关照吧。

    {啊,啊。谢谢了}

    途中,因为是我在踩自行车的缘故完全忘记了,可以说是折本送我到家的。

    带着各种的意味道着谢,折本一开始还是一副不明白道谢原因的样子,然后是想到了一样若无其事地笑起来了。

    {啊,不用在意啦,啊,说回来要是打工,我真的可以帮你介绍哦}

    {才不要啊…}

    {啊哈哈,再见了}

    {嗯,路上小心}

    最后多余地托付道,折本大幅度地摆着手,飒爽地踩着自行车离开了。然后,小町微微低下头,我也轻轻举起手目送着她离开。

    看着她骑向路灯照射不到的位置,我重新面向小町。那么我们也回家吧。

    这样想的那个瞬间,我吓了一跳,一个少年正张大眼睛看着我。

    {大哥,刚刚那个是你女朋友吗?}

    {你谁啊,突然出现擅自说些奇怪的话}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啊!我是川崎大志啊!}

    夜里的住宅区的街道上回响着悲痛的呐喊声。

    搞什么这家伙,会给邻居带来困扰的。话说你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