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某种意义上,川崎大志算是个大人物
    川崎大志。

    那个叫川什么的,我们班同学川崎沙希的弟弟。

    顺便说一下,他和小町同岁,现在正在同一个补习班补习。

    但是,我说出同一个补习班的时候你也应该明白了,他和小町并不在同一个中学上学。要用学区来区分的话,他是在那旁边的学区。

    不用说,他能正常补习的话可能就住在我家附近的地方,但是以补习班为起点的话,川崎家是与我家正相反的方向。

    川崎大志从补习班回家,不管以什么样的路线,特意地走到比企谷家这都是绕远路,一般考虑的话,川崎大志会出现在这,真的很奇怪。

    然而,方向相反,距离很远,这些都是小问题。

    我觉得,川崎大志出现在这里没有任何好不可思议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中学男生就是这种会跟在自己喜欢的女孩身后,试着找她的住所的生物,参照我自己。

    一边想着中学男生,真是恶心啊!好想打当年的自己一顿,一边看向大志,大志他正和小町在交流着什么。

    但,小町看上去没有觉得大志很恶心的样子,看来是得到了小町的许可才跟到这边的。

    我看好他们交谈完的瞬间,向小町搭话。

    {什么啊,你们是一起回来的?}

    {嗯,自习完后,就变成一起回家了}

    应该是特意等小町回家的时候吧。明明这么晚了,努力等了很久吧。真有精神啊。一般的话可不会等那么久…。

    佩服他能埋伏那么久的同时。也稍微觉得他很糟糕……

    这样想着,小町用力扯了扯我的袖子。

    {大志君说他有事找你相谈}

    {哦…}

    原来并不仅仅是因为那点小心思才等小町的啊。

    带着究竟要谈什么的疑问我看向大志。

    然后,大志看起来很假的清了清嗓子,用认真的表情重新面对我。

    {大哥,稍微谈谈可以吗}

    {不行,别叫我大哥啊,而且你谁啊}

    {不,我不会退缩的,我叫川崎大志}

    一边说着一下子向我这边迈进一步。不,不要啊,要是被这样积极的逼近的话,我拒绝不了啊…。

    但是现在可不是品味少女漫画女主角心情的时候。

    被大志正面地看着,不知为何这边转移视线,变得走投无路。要是再野生的世界里就已经是以我的失败告终了。

    {….你想要谈些什么}

    没有办法就只能这样询问了,大志那边一下子垂下肩膀。

    {是关于考试的事情,….不是有面试吗}

    {啊,我之前有过啊}

    这样说完,我也开始挖掘自己的记忆,的确在升学考试的时候,第一天是笔试,第二天是集团面试来着。

    虽然有些怀念,但突然变得在意起来。

    {小町,你面试没问题吗}

    {嗯,我虽然在推荐入学的时候失败了,但经常有练习模拟面试}

    {啊,模拟面试啊}

    不愧是升学补习班,推荐入学的对策也有好好的在做啊,嘛,虽然小町推荐入学失败了。

    话说回来这只不过是通知书不够没办法的事。

    她作为比企谷家的最终交流兵器可不会被区区的面试给绊倒,只要笔试好的话总会有方法的,应该吧…,欧尼酱我这样坚信着!

    我高中入学也是一般入学,笔试是关键的一次定胜负,而第二天的面试好像随便应付一下就过去了。

    我笔试完后对答案,想着这样的话一定就合格了吧,赢了啊!嘎哈哈!带着从容和轻松的感觉去面试,这是就是我面试成功的原因也说不定。

    不过,以那样不争气的状态去面试,当时问些什么完全不记得了。

    虽然用这样轻松的心情去面对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对于烦恼中的报考生而言会注重任何细节也没办法。

    {我,完全没面试过,真的很不安啊}

    大志忧虑不安地说道。

    但是,那是杞人忧天了。

    要是推荐入学的话多少会被辩答内容所左右,一般入学的面试仅仅只是筛选的程度,要是没有差很多的话,笔试的成绩才更被重视。个人是这么想的。

    说白了的话,不管在面试中对你有多少好感,笔试的成绩不够的话就不可能合格。这才是高中入学啊。

    将这些总结在其中我问道。

    {我可没听说一般入学的面试很重要啊。再说,这种事你姐不也清楚的很吗,问问她不就行了?}

    {说什么啊,我姐不擅长面试啊}

    大志把自己的姐姐当成笨蛋的样子哈哈大笑着。

    你会被打的哦…。不过,那真的还有点说服力?川崎看起来一点也会擅长面试。

    粗略的看一眼,会觉得太妹样子应该会很遵守礼仪吧,其实川崎经常有些令人害怕而且不擅长言辞,但内心是一个普通的好女孩。

    混混和不良实际上是有礼貌又厉害的人,究竟是谁先说出口的啊,那个其实只是他们交流圈内的敏感的顺位才决定,那就和只会给喂饲料的人摇尾巴小狗一样,主人夸它了不起,可爱,没有区别。

    不管怎么想,认真生活的我才更是遵守礼仪,了不起的吧。夜露死苦。

    而且大多有这样谜之想法的家伙,都小瞧了作为混混老巢的千叶和千叶混混吧。那些混蛋是就会搞些轻犯罪的集团啊。我中学的时候,在通过千叶搭讪街的时候被恐吓,被敲诈过500円,我可是一直怀恨在心…。

    {嘛,我姐她这种情况……所以能问的只有大哥你了啊。}

    {哦….}

    大志像是把姐姐当成笨蛋一样说完,这家伙的姐姐是极度的弟控,过去作为弟弟的大志担心姐姐也发生过拜托侍奉部的事。在我看来,他是不想在姐姐的面前展现出不安的姿态,才想和其他人相谈的吧。

    嗯,这样想的话,变得稍微想要和你认真的相谈一番了。

    正这么想的时候,大志又吸引我注意力般的清了清嗓。

    {这话可能要花点时间,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一边说着,一边视线向大门那边飘去。

    ….这家伙,不会是绕着圈想要进我家门吧,但是,可惜了!我可不会招待不是很了解的男人进入小町的生活空间啊!

    {嘛,也是呢….}

    我一边说着,一边想把大志的视线挡住,一步步朝大门那靠近。就算这样大志还是饶有兴趣地直勾勾地盯着比企谷的宅邸。

    绝不会让他靠近宅邸的我。

    想要进去,一直看着大门的大志。

    互相在交错视线的时候,小町一边微笑一边开口道。

    {嘛,现在家里挺乱的,要换地方的话,车站前的摩斯汉堡不错哦,我就不去了,这么冷的天}

    被这么说道,大志的脸痉挛起来。

    {啊,啊。是啊,很冷呢}

    大志发出干干的笑声。嗯,用那样的微笑完全拒绝他,我的妹妹还挺可怕的…。稍微觉得大志有些可怜了。

    但是,作为哥哥,这里不落井下石可不行。

    {真那么冷的话改天再谈吧?}

    {不,仔细想想的话好像也没那么冷!大哥,就拜托了}

    我说完,大志擦了擦鼻子,笑了起来。噢,不是挺能干的吗,小鬼…。要是在这里说很冷的话就不得不让你回去了呢。就算多少有些着凉,忍耐着的男子心,也不是不能理解。

    免除那个男子心,仅限今天让我暂时放下哥哥的职责,好好地陪你谈谈吧。

    {嘛,时间不长的话陪陪你也不是不行,要说些什么呢,只要给些模拟面试的建议就好了吧}

    {好的,拜托你了!}

    大志很有精神的回复了。嗯,嘛,说实话这么有精神的话我觉得一般入学的面试什么的随便过啊…。

    嘛,算了,都被拜托要给些建议了,作为礼节也必须认真地回应他。我调整衣领,作出严肃的表情,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志。

    {那么先说说你的报考动机吧}

    像是感觉到我眼神中的真挚,大志稍微有些紧张地吞了口水,缓缓地开始回答。

    {好的,姐姐也在贵校上学,既是很近学校,文武两道的校风鄙人也很中意,而且从姐姐那听来贵校的氛围我觉得很适合鄙人,就决定报考贵校了}

    是慎重,丁宁地说的原因吗,大志话说的很流畅。

    我听完那个点着头,一边微笑着,一边作为面试官十分自然地应答道。

    {很流利的说出来了嘛,怎么样,跟练习一样该说的都说啦?}

    说完瞬间,一阵寒冷的风吹过。

    大志失去话语,张大嘴巴。旁边的小町,不是,不是地一个劲缓缓摇着头。

    {哇,欧尼酱,太坏了啊…}

    {不是啊、不是我坏,因为会这么说的面试官真的有哦}

    真的有哦,真的有哦,我被这种有压迫感的面试过后,就算让我打工了,心里受挫也会马上就翘工掉。

    但是,大志并没有受挫。

    {请,请让我再试一次!}

    一直拜托了,拜托了地低下头。不是,那样随便的模拟面试就算你这么认真也…。有一瞬间这么想着,但这里要是退缩的话就不是男人了。

    对面那个男人都舍弃所有尊严低下头了。

    那么,我也要认真地回应了,必须比起刚刚更有压迫感。

    {嘛。好吧….嗯,开始了哦。…说说你的报考动机吧}

    再一次被问道,大志大口大口地深呼吸。

    {好的…。我充分的考虑过我应该会向大学升学。因此贵校的宣传册我仔细拜读了,又和正在这里上学的姐姐充分了解过后,我认为,贵校的教育方案是最适合我成长的,就报考贵校了}

    贵校,贵校的,真的烦死了,什么啊,你是很有自尊的贵族系女主角吗?到时候是不是还会说出{你杀我了吧!}的话啊?这样想着,我闭上眼睛,一字一句仔细听着大志的报考动机。

    不久就听到一声叹气声。我知道这是大志把所有该说的话都说完的暗号。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用刚刚的眼神盯着大志,大志像是吓了一跳,抖了抖肩膀。

    我为了让他安心,作了个微笑,静静地抱着手臂点着头。大志见完,向下抚摸胸口。

    等到那个瞬间,我夸张地歪了歪头。

    {恩,虽然你刚才提到想要成长,但这是在我们这职场该干的事吗?我们可没有义务教育你?}

    没完了的,用从脚趾到头顶都小瞧的视线看着大志,说道。沉默的期间再次吹来寒冷的风。

    然后,经过数秒之后,终于从硬直状态中摆脱的大志担惊受怕的状态开口道。

    {那,那个,不是职场的说……}

    {学校!是学校啊欧尼酱!是有教育义务的啊!}

    小町也在确认我是不是在认真似的频繁地大幅度地摆着手否定着。

    被两人这么说道,就连我都想重新考虑刚刚说的话了,感觉自己好像说了什么很奇怪的话….重新试着想了想果然不管是现在还是刚才都很奇怪!

    {这样啊…。用打工的面试作为参考果然还是很有区别啊}

    {大哥,你过去究竟想在什么样的职场打工啊….}

    说出反省的话语,大志用无精打采的表情看着我。不是,这样的话一般的采用担当真的会平淡说出口哦。

    无论如何,我为了这个冒牌模拟面试,特意去回想那讨厌的面试官的记忆还是有些道理的。

    {嘛,那个啊,了解下最惨的例子,多少也会轻松一点吧}

    突然,我一脸认真地说道,小町露骨地皱起眉头。

    {服了……不不不,这已经不是最惨了,简直就是恶劣啊。突然有点理解欧尼酱说出不想去工作的理由了呢。能理解这个简直就是恶劣到极致了啊。}

    从心底都感觉到厌恶的小町说道。嗯,嗯,小町酱?那个说法,听上去像能理解哥哥的心情真的很糟糕哦。还是说你是那么说呢?是那么说啊…。

    小町酱不会是真的很讨厌我吧…向那边投去疑问的视线,在那视线的角落,大志不高兴地嘟囔着。

    {总觉得太多余了,变得更没自信了….}

    刚才的模拟面试,像是更驱动了他的不安,大志沉着脸,垂下了肩膀。

    {没问题的,入学的面试官大家都很温柔的}

    觉得有些吓他过头了变成反效果,稍微有些担心,我说了那样的话。大志一下子抬起脸来。

    {是,是那样的吗?}

    那表情就是求救者的表情啊。在这里要是还落井下石的话就真的会把他击落到谷底了,我的性格可没那么差。虽然大志是接近小町的毒虫是负要因,但他本人的气质在我眼里是能归为好孩子那一类的。比起那些他姐姐很可怕才是正要因。那是正要因吗?不,嘛他妹妹很可爱才是正要因啊。

    因此,查定了很多的结果,我就决定鼓励大志了,因为啊,这家伙的姐姐真的很可怕…。要是被我吓到了向姐姐打小报告的话就困扰了。

    {嘛,现在入学考试要是搞这种压迫面试会被监护人投诉的。所以我觉得面试的老师都会很温柔的}

    {理由也太现实了点吧……}

    小町像是感叹世事无常地嘟囔道。嘛,这世界就是这样的。害怕被投诉才工作的人们,当然也是为了不卷入麻烦的事中,才留心这做的。

    {总之,用大的声音爽快地说话就好了,这样就能合格了}

    想要重新摆好架子,清了清嗓子,重新面对大志说道。大志半信半疑地看着我。

    {真的吗。这么简单就好了吗?}

    {那样就好了,通过面试的秘诀就是大的声音和展示出能接受换班的决心啊}

    {不是,高中可没有换班啊….}

    小町像是惊呆了说道。

    啊。不行,又一不小心进入{打工战士巴库拉}的剧情了…。

    让我来说明一下吧!所谓{打工战士巴库拉}就是在面试的时候说我能换很多班,随便地说谎,结果就是在熟悉工作成为职场战力的时候,说到就要做到的一个劲地给你换班,变得很辛苦,然后就直接翘班了。几天后,确认工资打到卡上后才安心的存在啊!这些说明全部都没用啊。

    我想着我和之前没什么两样还是一个不会给人提什么好建议的家伙,是不是要稍微反省一下呢,但意外的发现,好像对大志很有效果。

    刚刚还是死了一样的眼睛现在闪闪发亮,充满了年轻和希望。

    {但是,总觉得稍微有些轻松了!}

    该说是单纯还是老实呢。看到大志那态度我不知觉地露出苦笑。顺便我又说出了温柔的话。这样的服务,可不多见哦。

    {放轻松啦,那面试不是为了刷人而存在的,只是确认一下而已啦。}

    一般入学的面试的问题和回答都是予定调和的。

    如果问你为什么选择这所学校,就说校风和我很合适;如果问你是哪种人,就说自己润滑油一样的人就好。

    就算是那样,自称是润滑油的人也太多了吧,我觉得你们也该意识到企业追求的是齿轮才对比较好。就算你一个劲地加油,工作也没办法回转的吧。我爸那样的齿轮社畜才是转动企业的力量啊。社畜万岁。

    虽然是面试以外的也能用到,事先准备好的话和回答,没有放在心上,其实都是在撒谎。

    那样的东西没有办法测定人的价值,就算是面试方也能明白吧。

    所以,比起不管如何装饰的话语,那人的态度和说话方式才是应该注目的地方。

    这样想的话,用大的声音爽快的说,可以说是语言交流,也可以说是非语言交流的一种也说不定。

    有这么一种说法,人的交流之中,言语的交流只占30%,剩下的七成是靠非言语的交流组成的。

    假如面试测验满分100分的场合,战战兢兢的态度和小小的声音,就算说出了最棒的回答,也最多只能得到30分。….不会这样?好像不是很会算数啊!

    不论怎么,这个川崎大志只要是精神的,坦率的少年,关于面试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还是有一个部分很在意。

    我清了清嗓子,指向大志。

    {你的口癖,那种随便的敬语还是别用了,用正规的敬语啊}

    {没关系的!只有面对大哥的时候我才会这么说!}

    大志握紧拳头,笑着面对我。….欸?难道说我被你尊敬着。不是?还是说在小瞧我啊,你…。

    感觉认真地给他提了建议吃了大亏,所以想挥着手将他赶走。

    {那么,这样就好了,快回去,赶快给我回家}

    {好的,谢谢!}

    大志好像没看出我的不耐烦,很有气势的低下头向我鞠了个躬。嘛,也能好好地道谢嘛,刚刚的事我就不追究了…。我真的是太好糊弄了。八幡君真的太好糊弄了啦。

    这样想着,抬起头来的大志,伸出一根手指,悄悄地向我问道。

    {啊,其实还有一件事来着,可以稍微问一下你吗….}

    {还有什么啊….}

    什么啊这家伙是右京先生吗…觉得终于结束大意地时候,又抛出直至核心地质问,我可不陪你玩。

    {我们学校的事的话,你给我去问你姐姐啊}

    我感到为难地说道,大志用比起刚刚更深刻的表情,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开口道。

    {这种事我姐她……不行,问不了的}

    大志挤出的话语能听出几分懊恼,飘散着那个想请教的问题很重大的气氛。

    像是察觉到那个气氛一样,亦或是不想再卷入麻烦的事中,小町点了点头。

    {那么,我觉得很冷就先回去了!大志君谢谢你送我到家!….要好好的帮大志啊,算是小町的请求吧?}

    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地用钥匙打开门,一下子进到家里面去了。

    {那,加油哦大志君!}

    从门里探出脸来,挥动着小手,那样的微笑和耍小聪明的动作,我的妹妹不像话的可爱。再来那形迹可疑的动作,果然还是觉得十分麻烦直接跑掉了啊…。

    这样想着,旁边又出现了一个被欺骗的可怜男子。

    {比企谷同学,好温柔…}

    小町就这样消失了,留下的只是被锁得紧紧的大门。

    虽然是这么说,大志还是神魂颠倒地一直盯着那。

    不是不是不是,那可不是温柔哦?其实小町只是怕麻烦……把事情全部丢给我罢了。

    真的是,我家妹妹这家伙怎么回事啊……

    X X X X

    在冬天的寒空之下,一步一步地走着。

    小町已经回家了,虽然我也不必强迫自己和大志聊天。不过,看到大志那深刻的想要交谈的样子,很难说出就这样直接道别的话。

    虽说如此,长时间地聚集在家门口,邻居的视线也会让我很难受。和男子中学生两个人去某个店里的话也不是很好。

    因此,去便利店顺便在送大志的时候,听听他的交谈吧。

    清澈的星空和同等间隔的路灯。互相交叉车俩的车灯,从住宅区中漏出来的家家灯火。

    在这个时间带还十分明亮的道路上,我和大志懒洋洋的前进着。

    终于,能看见一家便利店了。

    可能是比企谷家和川崎家的中间地点的位置。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川崎家的准确位置啦。

    进入那个便利店,随便地挑选买了两罐罐装咖啡,马上就又回到外面去了。

    我向着一直在等我的大志丢过去一罐咖啡,然后大志在手上抓了好几次,终于算是抓住了。

    {啊,多少钱啊}

    一边说着,大志把手伸到口袋里想要取出钱包的样子,我摆了摆手回答道。

    {这点就不用了吧}

    {真的吗。太谢谢您了}

    大志又一个劲地低头,稍微有些开心地打开了罐装咖啡,我也拉起拉环。

    然后,两边都不知不觉,在便利店停车场开端的位置蹲下。

    现在也是只要100日元就能买到的温暖,握紧微微发烫的咖啡,一点点地喝下,让身体暖和起来。

    这样做完,像是嘴巴多少有些润滑了,大志吐了一口白气后,缓缓地说出。

    {算是刚刚的话题……}

    想着会说什么话呢,悄悄地看向大志,大志用十分认真的表情说道。

    {大哥,进了高中,怎样才能受女生欢迎啊。}

    听到的瞬间,不自觉地就呛到了。咖啡好像是进到气管里一样,就这样短暂地咳嗽着,大志一边说着没关系吧,一边开始拍起我的背来。

    从旁人的眼光上看,我们在进行对不起啊那是不该说的秘密啊似的交谈也说不定,但在我心中那可不是这么平稳的东西。

    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轻轻瞪了一眼大志。

    {我不知道啊,我本来就不受欢迎}

    {说谎!绝对在说慌!今天不是也和女人在一起吗!}

    一瞬间,大志涨红了脸直接反驳过来。看来是在说折本的事啊。

    {那只是回家路上偶然碰到了啦。怎么,你觉得只要待在一起就表示被喜欢了么?}

    那种说法的话,难道现在在一起的我和大志互相喜欢着对方吗,腐,腐,腐,沉浸在腐敌的微笑中,飘散着海老名的氛围。

    一边害怕着应该不在这的海老名同学一边说出那样的话,大志用极度认真的表情开始思考着什么。

    {……没这回事呢}

    大志用极度冷静的声音回答道。

    嗯,是的,男人的话,就是这样成长的哦…。像是自己已经走过的道路一样,我带着些许从容向大志说道。

    {对吧?要是说仅仅是待在一起就是在交往的话,我就得把所有跟小町待在一起的家伙处理掉了啊}

    紧紧地握紧手中的罐装咖啡,意想不到的,像是太用力了,铁罐稍微有些凹陷,看到这一幕的大志吓了一跳。

    {大哥,好吓人!}

    听完现在的话,还敢叫我大哥,心可不是一般的大,这家伙…。越过吃惊,稍微有些尊敬他了。嘛,刚刚问怎么才能受欢迎的时候不带一点害羞,那也足以证明他有一个大心脏。

    尽管是这样,现在正是认真学习,等待考试的时候啊,我觉得这样的问题从嘴里说出可不太合适啊。如果只是作为逃避现实的一环从头到尾考虑这样的问题,可不是个好状况。

    我也有这样的记忆,在很忙很累的时候,会突然说出{想成为偶像啊},{将来想当职业棒球手啊}的话!真的很担心大志君变成那样!会被姐姐打个半死的!

    {话说,你干嘛问这种问题啊}

    因此,我这样问道。

    但是我的担心就是杞人忧天,完全是想歪了。大志呆住了的表情歪了歪头,稍微思考了一会。

    {该怎么说呢,可以说是动机吧?要是觉得高中有很多高兴的事会更有干劲嘛。}

    嗯,听上去好像还没有读傻了。但是,往往过度膨胀的期待,就和负债相似,很有可能会慢慢地将自己碾碎。

    这里就应该将那个梦完全摧毁才对!这也是我的温柔!

    {入学前想象的事一件都不会实现哦。}

    说完,大志稍微撅起嘴巴,用莫名其妙的视线看向我。

    {….是那样的吗?}

    {恩,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一边说着,一边察觉到自己的声音中好像伴随着很多实际的感受。

    但是,说出口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岂止是那样,一点一点伴随着更深一层的实际感受,再次说道。

    {….嘛,就算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也很不错的}

    说完那样地话,短暂地沉默着。

    耳中传来道路上飞驰车辆的声音和从便利店中漏出来的bgm声。在那之中,突然听见一声满足的叹气声。

    {总觉得,有干劲了}

    {哈?为什么?}

    大志站起身来,拍了拍大衣上屁股附近的位置,面向我这边。

    {总觉得是这样的}

    然后,重新背起背包,整理大衣的领子。

    {那么,我要是入学的话,刚刚那件事,就去那里相谈吧,那时就拜托大哥你了!}

    没有什么变化,一个坦率的鞠躬。因此我不经意露出了苦笑。

    明年,四月,新入学,新学期,新学年。

    那是和现在的状态完全不同的词语。

    不管哪个都是这三,四个月中会发生的事。那里会稍稍有些进展,会有确切的变化,不管哪个最后都会迎来结局。

    {….嘛,要是有的话}

    {什么东西啊?}

    面前我突然冲出嘴巴的话语,大志发呆的表情反问道。然后,稍微经过了一会思考时间,我说出了准备好的别的答案。

    {你姐姐的许可啊,要是随便教你点奇怪的东西感觉你姐会超生气的}

    {是啊,是的呢!}

    {要是入学的话,几句话我还是会听的}

    {好的!我会加油的,大哥,太感谢您了!}

    {别叫我大哥啊,快给我习惯叫前辈啊}

    我说完,大志震惊了。

    {哇,刚才那句超帅!真的憧憬啊!刚才的话,能跟姐姐说说吗?估计姐姐听了就会给许可了呢!}

    {闭嘴,别做啊,别捣鬼了。回去,赶紧给我回去。}

    我太过害羞开始喋喋不休,大志开心的笑着,因为那笑脸的缘故变得更害羞了。

    我想要赶他走似挥挥手,大志想要逃跑一样冲了出去。

    然后,跑到对面的行路上,与我隔开充分的距离行了一礼。

    {再见了,太感谢您了,比企谷前辈}

    用很大的声音那样说完,大志飒爽的向着他家的方向前进。

    {….还早呢}

    目送着他那渐行渐远的身影,我那样声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