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无论发生什么,小町还是会站在哥哥这一边
    在目送完大志之后,短暂地在便利店里逛了逛。

    年关将至的气氛果然也没有遗漏这里,装满糖果的红色长靴和以动漫人物为主题的饮料被悄悄地移动到半价柜台。

    作为代替,店里各处粘贴着混杂红白喜庆颜色的新年料理和除夕荞麦面的传单。

    收银台前的平台上展示着新年料理的模型,在旁边还装饰着迷你门松。

    更进一步到便当的柜台的咖喱饭位置,醒目的张贴着一张手绘的海报。上面写着:"新年食物虽然也不错,但咖喱也很棒哦!"八成是手制品。

    这种时期,会画画的人被打工的酷吏任意驱使很常见。每每有新活动和新商品的时候都能看见新的海报,任意驱使也该有个度吧。虽然是本部下达的要求,便利店方面也很难办啦…。

    这个年末年始的时期过去的话,下一个节气就是等着预约惠方卷.惠方role的时候了,在那之后马上又要准备情人节用的东西,这就是便利店业界啊。什么啊,特意用惠方role这种名字…。

    这是已经是不知见过多少次的光景了,但度过圣诞后开始忙碌起来的感觉却怎么也习惯不来。

    映入眼前的一切,转眼间开始变化,那是和自己未曾变化的日常有很多差别的感觉。

    虽说如此,时间也没办法逆流。今年,明年也会是悠闲地度过吧,然后注意到的话就已经是春天了。

    不管是哭着,还是笑着,今年剩下的也只有短短数日了。

    然后,二年级结束也只有三个月了。

    世间通常认为在最慌忙的时刻悠闲的度过就是最大的奢侈。这么汲汲于富贵功名有用吗?时间又不会为了照顾你而加快或者减缓。真那么想青史留名的话,还是请别人给你做个蜡像!

    一边想着愉快的事,一边一个人库,库,库地笑着,旁边顾客一脸奇怪的盯着我,我只好蹒跚地向店内更进一步。

    快速浏览完杂志板块后,来到点心和杯面的架子前,然后又看了看饮料的架子。添加了这时专有的元素,在年末年始的氛围下,只有包装局部变化的商品,然后还有那吹嘘着冬季限定的商品拥挤的堆在一起。

    想着冬季限定的话…,我向着雪糕板块迈开步伐。

    目标是雪见大福。

    虽然值得感恩的是现在已经是全年贩卖了,但过去可一直是冬季限定啊。就算是现在,只能在冬天吃到的东西这一印象还深深地留在我心中。

    那么顺便的话也把小町的份买了吧…。现在正在被炉里放松的她应该会很想吃雪糕吧。

    这样想着,将它们放到购物篮中。

    说到冬天的雪糕,果然还是这个雪见大福啊。要是雪见大福拟人化的话一定是白色巨乳嫩皮的和服美人。明白的,我的话明白的。喜欢marines的我是明白的。(Marines是千叶罗德海洋棒球队的简称,吉祥物是白色的)

    We love marines!一直会支持你们的!

    X X X X

    结账完后,一边摇晃着袋子,一边加快步伐回家。

    嘛,虽然因为是在冬天不用担心雪糕会融化,但寒风刺激着皮肤,自然而然的加快了速度。

    到家之后,因为家里静的出奇,总觉得我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就和妈妈在早上说过的一样,今天父母都还会很晚到家。

    进入客厅发现了和想象的一样,在被炉中一边抚摸着卡君一边看着电视的小町。看来是学习累了在休息。

    对着她搭话道。

    {我回来了,要吃雪糕吗?}

    说完,小町转向我瞟了一眼,轻轻地点了下头,只嗯了一声。

    要吃?怎么回事啊,要是以前的话应该会更开心些的…。

    感到奇怪,我也进到被炉中,盘腿坐下,把购物袋和手机,钱包全部放在桌上。

    {这个}

    伴随着沙沙声我从购物袋中取出雪见大福递给小町。

    {谢谢。…我后面吃}

    小声的回应完,还是接下雪糕,静静地带着雪糕走到冰箱前放了进去。就算回到被炉,小町果然还是一言不发。

    怎么回事。这家伙今天心情不好吗…。

    稍稍提心吊胆地窥视着小町的样子,我剥开雪见大福想要尝尝。

    正好是吃完一个的时候,小町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重新面向我。

    然后,用手敲击着地板。

    {欧尼酱,坐下}

    {嗯?我已经是坐着了}

    难道,我没在坐着吗?我带着这样的担心,特意地在被炉的被子里动了动,确认自己的脚。

    然而,我现在的确是在盘着腿坐着啊,也充分地坐在无腿靠椅上。我扇动着被脚展示给小町看。

    但小町的话没有变化。

    {坐下}

    {不是,我已经坐了啊…}

    什么,难道是正坐?正坐吗?我为什么我非得要正坐啊….这么想着。现在就如她所说很有礼貌地正坐着,你好,这就是我。

    这应该要讲很久吧,这样的话雪糕不就会融化了吗?一边那样担心着,我一边将最后一个放入口中。

    一边咀嚼着,一边准备好听她说话的姿势,用眼神示意她。小町轻轻地清了清嗓子。

    {能给我说明一下吗?}

    {….说明什么?}

    咕嘟嘟的吞下雪见大福之后听她说,是什么呢,是我给小町买雪糕的理由吗?

    别让我说就是因为喜欢你才做的啊,那样太羞耻了。

    思考着那样的事,一个人,害羞个不停,但小町看我的眼神是那样的冰冷,看来不是想谈能让人心里温暖的事。

    但是,小町虽然在寻求说明,我还是没有一点头绪,我疑问地歪了歪头。

    {刚才的,关于折本前辈的事,那是什么情况啊?}

    {哈?什么,不就是初中的同学么……}

    {这点小町我也知道}

    {那就别问啊,什么嘛}

    稍微有些不爽地那样说完,小町还是一直无言地看着我。那样的眼神中渗出不满之色,被似乎要将我的心底看穿的眼神压迫着,我觉得我必须再补充些什么才行。

    {真的仅仅是那样啦……真的}

    张皇失措地说完,一种觉得自己在说谎的感觉突然袭来。

    我说的话明明完全没有一丝谎言,但因为有着过去向折本表白并被拒绝的这层事实,谈论到有关折本熏的场合,嘴巴总会变笨。最后只能是嘟囔着沉默下来。

    那之中也有微妙的男子心在提醒我只要说明完整的话是能最快理解的,但面对妹妹那样的话果然还是没法说出口。

    就算是妹妹听到哥哥的情感往事也只会困扰吧。至少我是不想听家族成员的恋爱故事。假如我有个哥哥,突然给我讲他的恋爱故事的话,我应该会觉得{这家伙在说什么,我可不懂啊}。但是要是小町要和我说她的恋爱故事的瞬间,我大概会哭着没有办法听进去吧。

    想着各种各样的事,不知不觉变得一言不发了。之后,小町一点点接近过来,然后稍微倾斜头部,用像是要我把举起来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眼睛。

    {仅仅是…仅——仅——是——初——中——同——学——的话,会来我们家吗?}

    重复的强调着那个词。

    小町是知道我中学时代的情况的。我现在还能和过去的同级生关系这么好,而且还特意到自己家门前谈话,不管怎么想都很奇怪吧。那样的话我也和稻川淳二一样觉得很奇怪,很不寻常,很可怕了。(稻川淳二是日本现代恐怖主义作家)嘛,最可怕的是小町酱啊,真的非常恐怖。

    于是,因为小町,我调整姿势,整理思路,向小町说明。

    {比起说来我们家,不如说是她送我到家…,嘛,回家的路上变成一起走了。刚刚去过的一家店里,折本在那打工。在回家的时候又遇见了,然后就在家门前聊了聊,你就回来了…}

    {就是说,只是偶然一起回来,然后在门前说了会儿话咯}

    {嘛,就是这样啊}

    {呼….}

    小町的回应不知道是接受还是不接受,总觉得是有些微妙的声调。然后缓缓转动脖子,环顾客厅四周,安心似的嘟囔道。

    {是吗,也就是说并没有进家门咯。}

    {我会让别人进我家吗}

    反射性地回应道,突然想起了什么。

    过去,由比滨好像来过啊……。但是,因为那是小町叫她进来的不是我叫她进来的,就不算数可以吗…。

    嘛,先不管那个了。

    问题在小町身上啊。

    小町刚刚就像是在警戒地盘的野生动物一样,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屋内一切。那个也像是分析事件现场,混沌的碎片用知识之泉重新构成的探员一样。

    但现在的小町用一句话概括的话。

    {我说那个,小姑啊……}

    这样称呼道,小町睁大眼睛瞪了过来。

    {谁是小姑啦!小町就是小町!}

    {就说你啊,就你……干嘛问那么仔细啊,你是有多喜欢我啊,你是束缚我的女朋友么。这种女孩会被讨厌的哦。}

    喷完招人讨厌的话,小町轻轻地用鼻子笑道。

    {我说那个,垃圾酱……}(和欧尼酱发音相近)

    小町的声音里多少包含着吃惊。是,嘛,好的。就是那个吧,明明没有女朋友还在讲有关恋爱的事,只会让人感到可怜啊。

    这样想着反省着,但小町好像完全在说其他的方面。

    {小町是在担心欧尼酱。欧尼酱不受欢迎大不了以后小町来照顾欧尼酱,要是太受欢迎进修罗场了,小町就要困扰了}

    {不会变成那样的啦……}

    说完,小町只是累坏了的叹了一口气。

    {要是在小町看不到的地方被捅了我可没办法帮你啊}

    今晚虽然是完美地解决了但还是用看哥哥就要死了一样的表情缓缓摇着头。

    {不是,没必要担心那个啦….}

    话说回来,不管小町在看着还是没在看着,要是被捅了的话,那个是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办法的。

    {不管怎么说,这是你杞人忧天了,我跟折本什么都没有。倒是你反应很激烈啊。跟折本发生过什么吗?}

    想起刚刚在大门前小町和折本相遇时的微妙反应。我说完那样的话后,小町的肩膀抖了一下。

    那和刚刚那开玩笑的气氛有明显区别。

    果然当时的违和感没有错。

    小町基本上交流和社交性很强,是喜欢亲近人的孩子。不管是雪之下和由比滨,甚至是阳乃小姐聊天的时候,都能从容应对。过去的暑假,我们一起去高原千叶村的时候,她作为唯一的一个中学生,和作为高中生的我们,或者说是和叶山他们都能自然地融入其中。

    因此,今天面对折本有着无法解释的部分。

    看来是刺中了核心,或是说踩到了地雷一样。

    但是,说出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能做的只有重复的利用言语,用圆滑的说法修正了。

    {是不擅长对付那种类型?}

    讨厌吗?这个词用米纸包装好,我试着问道。小町一个劲地在旁边摇着头。然后像是要补充似地说道。

    {折本前辈并不讨厌啦,应该说那种清爽的感觉挺喜欢的……}

    就是啊,虽然用刻板印象不是很好意思,我觉得有着开朗率直印象的折本和一直都很活泼的小町,她们的相性应该不差。

    {但是……周围的人啊…….那个……感觉……不是太好…….吧,因此虽然没有包含对折本前辈的本身印象,别人的传言稍微让我觉得有些难对付….}

    小町一下子垂下头来,很艰难的吐着字。因为低着头,我无法窥视她那表情,这就是对折本多少有些距离感的理由吗。

    就算是断断续续的话语,我也迅速得到了答案。

    过去我向折本表白被甩的故事,觉得有趣到处宣传的人应该不少。

    那样的话,那件事传到在同一个中学上学的小町耳中也不稀奇。

    哥哥难看地被甩了的事被嘲弄着当成话柄,应该也不是很好受吧。

    大概是羞耻的无地自容吧。一定是不好的回忆啊。

    说话那么含糊,多少能从小町的态度中察觉到。

    有很有的朋友就等于必须和拥有多种多样价值观的人接触,在那之中也会有把别人的话柄当成是笑话来度过愉快时间的人吧。就用不着举那个和折本一个高中叫什么町同学的例子。

    被那样嘲笑的,不仅仅是本人,他身边的人也是一样被嘲笑。

    {对不起啊……}

    一不小心就溢出了那样的话。

    明明是从很久以前就该察觉到必须说的话,真的是迟了很久啊,就算现在说的话一点意义也没有了也说不定。

    因此这不是谢罪,也不是忏悔,更接近于宣誓。

    {不过,安心吧。再也不会发生那种事了。也不会让你有不好的回忆。在高中绝不会发生跟中学一样的事。}

    把手轻轻放在小町头上,为了让她安心,我这样说道。

    不能再让身边的人因为我苦恼了。我会用更像我自己的方式度过每一天,悄悄地保护我周边的东西比一切都重要。

    现在的我一定不会再说出我的想法和愿望了。

    虽然总有一天我会成熟,应该就能找到更合适的解决办法了,但那个时候应该为时已晚,只能是伴随着痛苦,怀念过去吧。

    我沉思着那样的事,小町用震惊似的眼神看着我。在她头上不仅仅只有我的手,像是还有疑问符似的。

    然后小町摇晃着我抚摸着的头,一副奇怪的脸,终于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深深地叹了一口。

    {啊,是啊,欧尼酱一般会这样想的啊….}

    那样说完,一下子把我的手从她的头上拍下去。

    {那个啊,欧尼酱}

    说完,膝盖与我的对准,小町也开始正坐。像是要确认嗓子状态样的清了清嗓子,伸出一根手指,用怒涛的气势喋喋不休起来。

    {貌似误解了什么所以我先说清楚,小町是觉得折本前辈的朋友们超烦超讨厌,但是欧尼酱被当成傻瓜这件事我可不在意哦。应该说被当傻瓜我也可以接受哦}

    {哦,哦….}

    可以接受吗……?

    被那气势压住,小町又持续说道。

    {话说,就算欧尼酱什么都不干,也经常成为很多别人的话柄啊。应该说小町都很积极地把哥哥的事拿来当话柄呢}

    {哦,哦….}

    是那样的吗…?

    现在我被多少有冲击性的事实给击溃了。太过分了吧,小町酱…。一下垂下肩膀,低下头一阵子,不如说是变得有些生气了。

    这家伙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啊,带着稍微有些怨恨的视线看向小町的脸。然后,视线相遇。

    {….所以,就算欧尼酱你做多么蠢的事,就算很丢脸,我也会笑着承认哟,不要在意小町这边,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吧}

    小町是你妹妹哦,像是想要捉弄我似的,小町又补充道。真是腼腆。那看起来有些害羞的笑容和年龄相符的天真可爱。然而,那温柔的眼神明明是妹妹却比我更有大人样。

    {被当做傻瓜或者丢脸的事应该不会发生,……嘛,我懂了,谢啦}

    相对于小町我的回答显得很幼稚,像是乘上了那小孩似的话调,小町装成是姐姐一样的夸张的点头回应。

    {懂了就好。千万别抱着,'为了小町'这种多余的想法哦}

    {才不会这么想呢}

    我砸舌那样说道,小町满足地笑着。

    {那么,小町也该去吃雪糕了}

    小町从被炉里撑着站起来,因为那个动作被炉稍微有些摇晃。重新摆正位置,触摸到桌面,传来嗡嗡的震动声。

    想着会是什么呢,朝震动的源头看去,看来是我放在被炉上手机在响。

    一下子取过来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联系人是"☆★结衣★☆",打电话过来的是由比滨啊。

    把手机放在手上,不自觉地向小町那个看去。现在就算是在这接电话也完全没问题,虽然是这样,突然小町刚刚的话一闪而过。

    千万别抱着,'为了小町'这种多余的想法哦。那就像是在说别把小町当成是借口然后逃跑哦。

    不能随意的依赖小町,要是小町在的话就会不自觉向她寻求建议了。是刚刚才说过的事。这点事还是我自己一人应对吧。

    一只手抓着手机,急忙站起。走向比起客厅稍微有些冷的走廊,在冰冷的地板上像火烈鸟一样单脚站立着,靠在走廊的墙壁上。

    现在还在响的手机在手中震动着,甚至能传达到身体内侧。一直持续震动着。

    为了那个平静下来我小小的深呼吸了一下,我按下了接听按钮。

    {….摩西摩西?}

    接听了电话后,才开始想这家伙究竟会为了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呢。

    然而在想的时候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我重新认识到了,想好该回答的话语和该说的内容,那仅仅是空虚的东西。

    一直都准备着好话语和回答,基本都是不用心的,都是谎言。

    {啊,阿企?现在有时间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直都听惯了的声音。

    因此,就算是没任何准备,也希望我能变成能说出不带伪装和谎言话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