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略微笨拙,与由比滨结衣的电话还是连接着
    从隔着一扇门的客厅中传来电视的声音。

    大概小町现在正一只手拿着雪糕,一边懒洋洋地在被炉中看着电视吧。虽然不可能知道她在看什么,但有些在意那隐约传到耳中的杂音,急忙离开了走廊。

    {阿企?在吗?}

    放在耳边的手机,传来由比滨的声音。好像是因为我这边没有发出声音而感到诧异。

    {……啊,听得到啦。}

    一边回答着,一边从靠着的墙壁离开,向着自己的房间开始前进。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放轻了脚步。

    大概是因为在打电话吧,为了让电话那头的人尽量不听到杂音,蹑手蹑脚缓缓地走着。

    比起客厅多少更寒冷的走廊上。

    地板也与气温相应,有些寒冷,每每前进一步都能感觉到透过袜子传来的冰凉触感。

    {啊,突然听不到声音了,还以为出什么问题了呢。}

    {没什么啦……}

    只是为了下决心稍微花费了一点时间罢了。

    我要是来了没有预想到的电话,就会想{我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变得不安,接电话的一瞬间就会变得犹豫呢!而且要是有猜想的话就会直接无视掉了呢!还有,要是有未接来电的话我就会先判断它的重要性,说着{这个话不用打回去也没关系吧…},结果就一直无视下去了呢…。

    这样做完,关系渐渐变得疏远也是有的。

    所以,打电话这件事是伴随着些许紧张感的。因为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一边无视的态度,就很容易成为人们断开关系的原因。

    平常明明就很难知道对方在思考着些什么,情报量要是更少的话,失败的风险就更大了。

    正因为关系是很简单就能联系在一起的,所以才会更容易失去。

    就算对象是由比滨也是一样。不,正因为对象是由比滨,我才讨厌失败。

    稍微有些紧张的缘故,我为了抑制变尖的声音花费了不少时间。

    {有什么事?}

    在并算很大的家中,做着那样对话的期间,没多久就进到了自己房间里了。

    按下照明的开关,背着身子把门关上后,扑通一声坐到床上。飞舞起来的些许尘埃被荧光灯隐约地照射着。看到那闪闪的光点又开始想必须要大扫除了啊。

    {诶多……}

    有些战战兢兢的,由比滨挑选着词语。在寂静的房间里,她那带着犹豫的小声音,清晰可闻。

    {…阿,阿企,年末有空吗?}

    {哦,哦…}

    面对断断续续的话语,我反射性的回应。终于,缓缓地渐渐地,她所说的内容渗入我的脑中。

    {嘛,是有空啦….}

    其实没有必要确认。

    不说年末年初,全年都是很闲的,甚至全年都是没收入的。

    因为和侍奉部扯上关系的结果,已经变成能习惯黑心企业的体质了。将来很有希望能成为一名社畜。

    又想着是不是又要和什么黑心的事扯上关系,一种与刚刚不同的紧张感袭来。

    但是,由比滨的提案是我没想过的内容。

    听见小小的吸气声后,耳中传来开心的声音。

    {那,除夕,一起去初拜吧?}

    {啊,两年拜啊。}

    说完,电话那头传来疑惑的声音。

    {……两念白?}

    啊!这是没有明白意思时的反应啊!由比滨在遥远的电话那头歪着头的样子清清楚楚的浮现在脑海中。

    {年夜前去参拜就叫两年拜啦!}

    两年拜是以除夕深夜0点作为分界线,指的是跨年参拜。虽然有很多细节的定义和多种说法,粗略地说就是在跨年的时候进行初拜吧。

    {诶……}

    由比滨不知是知晓了还是还没了解,微妙地回应道。嘛,应该是还没了解啦…。

    然而,初拜啊。

    那真的很吉利的事啊。

    要是去初拜的话,就能促进毛发生长的感觉。只是语感哦,看见爷爷的头发越来越少,也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头皮的问题了。你好,这就是我。

    到时候出现在和头发有关系的神社贴着{初拜就是长毛哦!}一样的谜之广告只是时间问题了。

    在逃避自己头皮问题的时候,由比滨要了解这边情况似的,询问道。

    {那,那个两年拜,……去吗?}

    {啊,是……是呢}

    条件反射的那样回答了。

    尽管那样。

    虽然那样说。

    现在邀请方给的情报也太少了吧。

    年末,和由比滨一起去两年拜,这些多少能了解了。

    但是,这以外的部分没有明了的话,不管怎么样都很难回答。

    例如。

    是就俩个人一起吗,还是怎样。

    刚刚由比滨的话语中完全没有出现其他人的名字,刚刚的要是极致简单的解释的话,只有我和由比滨的可能性挺高的。

    但是,就俩个人一起去的话,总觉得会很糟糕,要说哪里糟糕的话,真的很糟糕啊。

    一起去买些东西啦,做什么的时候顺便一起啦,活动的取材啦,有那样理由的话我还能坦然接受。

    要是带着明确的目的的话,不会被人盘问,旁人也没有理由提意见,我自己也不会多想就能完成。

    但是,如果那是私人原因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诶,因为不知道到底要做些什么啊?一起去初拜什么的真的不是很懂啊,普通地出门,普通地聊天,普通地参拜就好?

    普通究竟是什么啊。(哲学)

    那样的疑问没有停地涌出来。

    然后又有新的问题出现。

    估计初拜去的地方是稻毛浅间神社吧。稻毛浅间神社是这附近最大的,最主要的神社。

    所以除我们以外的人还会有很多。

    突然,脑子里浮现起夏天的那件事。

    就像那时的烟火大会一样,和我一起行动这件事很有可能会对由比滨有不好的影响。过去那样像相模南一样的会蔑视厌恶我的人并不少见,是不管哪都会有的普通人。

    千万不要忘记啊。现在都还有自然排他的社会团体。

    要是被误会了,会让由比滨困扰的。

    绝不能误会。

    必须多次告诫自己。

    感情,环境,关系都是。

    放轻松的话就容易弄错。

    因此,我为了自己,也为了对方,必须好好地设置好防线。

    {啊,啊。我,嘛,那个啊……}

    这样的,关于自己的去否的答案用模糊的词语保留着,继续说道。

    {…其他呢?}

    我觉得这是非常聪明的回答。

    虽然是在绕圈子,选择想象着会有第三者介入的词语,委婉的牵制俩个人单独去这件事。

    那么,会怎么回答呢…。

    这样想着,电话那头迅速就传来了有朝气的回应声。

    {小雪乃也一起的!}

    {啊,这样啊….}

    就是说嘛!怎么可能就俩个人单独去嘛!哈哈哈,这家伙在牵制什么,好好笑啊!不,一点也不好啦…。有点害羞啊,是我想太多了混蛋。

    嗯,嘛,不管是俩人一起,还是三人一起,本来和女生一起出门玩就不是很平常的事,但是在这世间之中,也有为了工作开始前的部署,先去神社初拜的公司。就部长和几名部下的初拜,也不会感觉不自然。

    一个劲地找着借口,坚定自己参加初拜的觉悟,电话那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说道。

    {啊,小町酱怎么样?有空吗?}

    我用肩膀夹着手机,瞥了一眼我房间的门。

    {….小町啊,等我去问一下。}

    这样告知,没有切断电话,迅速地走出房间。

    X X X X X

    窥视着客厅,小町在被炉里,一边吃着雪糕一边看着电视。

    不知什么时候,小町已经在手边准备好了咖啡欧蕾,而且把卡君放在膝盖上当成暖水壶的替代品。完全一副放松模式的样子。不是猫耳模式真的太可惜了。

    话虽如此,这个干物妹小町酱也太放松了吧…。

    突然进到客厅的我,小町用像是觉得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过来,面对那个眼神,我一边清嗓子,一边说道。

    {小町,去两年拜不?}

    听完,小町皱起眉头。

    {两年拜?}

    {嗯嗯}

    {……干嘛突然说两年拜什么的?}

    小町一边说着,一边用不礼貌的视线一个劲地看着我。不客气的眼神不自觉地让我有些畏缩。

    然后,小町一边嗯嗯的嘟囔着,更加目不转睛地打量我,最后那个视线转移到我手中的电话。

    {电话是结衣姐姐?}

    {…啊,是啊}

    随便的回答道,小町像是吃惊似的叹了一口气。

    {….欧尼酱}

    {什,什么}

    我问完,小町夸张地耸耸肩,用手指着自己的脸,一边做着过度夸张的姿势,一边开始说。

    {小町,那个时候,很困,不会出门,不会跟着你去}

    {啊,这样啊….}

    虽然完全不明白小町为什么这样只言片语地说,但小町在想什么隐约能知晓。

    不能一直都依赖小町。不能总是拿小町当理由,当借口,来决定自己的立场。

    那是卑鄙的行为。

    {小町虽然是不去了,欧尼酱去不去都要好好考虑考虑啊。……明白了?}

    轻轻地瞪了我一下。责备我的话语一字一句的扎在我的胸口。

    不自觉地就说不出话来了。

    真的做了很卑鄙的事啊。而且,要说卑鄙的话,我刚刚对由比滨说的话也很卑鄙。用了非常狡猾的说法。

    真是开始讨厌自己了。

    清清楚楚地察觉到了我为了自己的方便把{他人}和{大家}当成借口。

    非常讨厌地想着,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知道了。会好好考虑的}

    {那就好}

    我回答完,小町嗯嗯地点着头。

    其实不需要小町说也应该明白的,只是我一直错开眼睛不去面对。

    向小町轻轻点头回应,我离开了客厅。

    不管是谁,总有一天也必须学会。

    但是目前,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后悔那刚刚说的不诚实的话语了。

    X X X X X

    在寒冷的走廊上前进数步,脚底又感觉冰冷,像是那寒冷的感觉在催促我似的,我脚步飞快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手中还有着还未切断的手机。

    把手机抓住手中,轻轻叹了一口气。

    {….摩西摩西}

    我小声的呼叫道,由比滨多少有些慌张的样子回复道。

    {摩,摩西摩西}

    听到那个声音,我安心了。在刚刚谈话之后已经过了挺长的时间,一直都在电话那头等着我吧。感到不好意思,明知对方不可能看得见,我还是不自觉地微微低下了头。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小町,她说她不去哦。}

    {嗯,刚刚听到了}

    由比滨那边传来微微的笑声。

    想到刚刚和小町的对话全部被她听见了,没办法地变得难为情起来,无法发出声音。

    {….阿企,你要怎么做呢?}

    客气的用甜美的声音问我,我的耳朵有些发痒。

    因为那个,我不自觉地扭曲身体。貌似就算是通过电波,我的弱点所在——耳朵也会有反应。

    现在不是zoom之类的视频通话真的太好了…。我现在的耳朵应该是红透了…。

    些许有些刻意的清了清嗓子,强行转变自己的心情。

    比起刚刚的对话更加慎重的,没有谎言的,也不糊弄的,尽我所能真挚的,把自己该说的话说出口。

    {我……总之会去啦。其他看你安排了。}

    {诶,啊……恩。好}

    面对我些许生硬的话语,由比滨像是变得有些吃惊。从由比滨的回应中多少能听出困惑和惊讶。

    想着是不是我的说法太笨了,又慌张地补充道。

    {嘛,那个,我反正寒假很闲啦….没什么别的事……时间上可以随意配合….总之,我会一起去的。}

    ….真的太差劲了。

    理由也是,最后的邀请的词也是。

    不管什么都太差劲了。

    要是能再聪明一点就好了。

    明明没有面对面的交流,握着手机的手还是一点点的渗出汗水,甚至还感觉到自己头皮的汗腺全开。

    没有准备好的话语,为什么说出口是这样的疲惫啊。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面却是一片沉默。

    {……}

    {……怎,怎么了}

    这样问道,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一样,由比滨慌张地回复道。

    {嗯,嗯,什么的都没有啦!}

    像是要掩盖空白的时间一样,由比滨啊哈哈的笑着,然后要确认喉咙状态似的清了清嗓子。

    {那,集合地点之类的,之后邮件联系咯?}

    {啊,拜托了}

    {好的}

    到此,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

    …明明应该是那样,但不知为何双方都没有将电话挂断,能听到夹杂在沉默之中的噪音。

    {…}

    {……}

    甚至对方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持续着很久,然后由比滨突然笑了出来。

    {干嘛啊….}

    {啊,对不起。总觉得好奇怪啊}

    到底是哪里奇怪了。那样想着,觉得我也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心镜。要是说完了的话,赶紧把电话挂了就好啊,不知道为何没能那么做。

    有过这样的说法,打电话过来的那边来挂断电话才是礼仪。说不定是因为那不准的知识我才没能挂断电话。

    嘛,也不是需要注意礼节的关系。我这边来挂断电话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重新那样想过,开口道。

    {那,挂了哦}

    {嗯,那拜拜了}

    那样说完,由比滨完全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

    {…}

    还是没变化,还能听见那轻微的呼吸声,不自觉地苦笑起来。

    {……不,你倒是挂啊}

    {是,是呢……}

    这样回答的由比滨,大概现在,也和以往一样一边娇羞地笑着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团子头吧。

    想象着那个样子,电话的那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发出声音。

    {啊,那一起三、二、一,然后一起挂断怎么样?}

    自己那么说感觉到害羞了吗?阿哈哈的笑着掩饰害羞,就算是通过电话也能想象到。

    意识到那个的瞬间,突然感觉到脖子一下发热起来。

    {什么啊那是,我才不要,挂了哦}

    {啊,稍微,等}

    {好,挂了,再见。}

    那样说完,我马上就把电话挂断了。

    深深的叹气声从嘴中溢出。

    盯着手中的电话许久。

    怎么回事啊,刚刚的对话…。

    回想起方才的对话,在床上手脚乱蹬起来。纸上谈兵似的动作和正前面儿戏般的对话有着相似之处,意识到那个,突然觉得好羞耻。

    在床上折腾了一阵以后,总算放弃了似的停了下来。哈,哈,哈地深深地深深地叹着气。

    总觉着一阵疲劳和口渴袭来,我终于起身。

    x x x x x

    带着疲惫的表情回到客厅,正好和转向这边的小町视线相遇。

    小町看完我的脸,满足地说道。

    {去两年拜吗?}

    {啊啊,大概吧}

    来到厨房,喝完一杯水后,冷淡的回应道。然后,小町得意地笑了起来。

    {噢,那样呀那样呀}

    {怎么回事啊你这烦人的表情….}

    {没有啦,我只是在想原来自己家欧尼酱也没那么笨嘛~}

    小町一边笑着一边那样说道。我却觉得我做得一点都不好,应该还有更好的答复方法。

    一边做着那样的反省,一边蠕动着进入被炉,像是与之代替似的小町站起身来。

    {那么小町也要好好考虑小町自己要去初拜的场所了}

    {老爸他好像很想去龟户天神啊,你陪陪他吧?}

    说完,就看到小町那露骨的厌恶表情。

    {诶….}

    不是,就回答{诶},你也太过分了吧…。老爸他为了能被小町喜欢上可是非常努力的哦?虽然我同情着老爸,但小町好像怎么样都无所谓一样。

    {嘛,小町会随便找一个合适的,那么,晚安啦}

    语速很快,小町快步离开客厅。

    剩下的只有我和卡君。

    卡君用鼻子哼哼了几声,不开心似的伸了下背,蠕动着爬进被炉之中。

    我也跟随着那个,就连肩膀也放进被炉之中。完全变成烤火虫的状态。

    今年也只剩下几天了。

    与往年不同,今年的年末年始会有些许慌忙的预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