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不论何时,雪之下雪乃的体内时钟不忘规则
    冬天的夜晚大抵上是安静的,但今夜却与以往不同,临近半夜,街道上依旧充满生气。

    就算马上就要0点即将迎来新的一天,透过电车车厢的窗户,还能看到街道上的点点灯火,在路上步行的人儿也不在少数。

    那充满生气的情况在电车里也是一样。

    在比平时更加拥挤的电车上,摇摇晃晃地经过了几个车站。

    跟随着从检票口那喷涌出来的人群,沿着斜坡下去,浅间神社的鸟居轮廓慢慢浮现出来。

    听说这面朝14号国道的巨大的鸟居过去是立在海上的。千叶君的官方推特这么说过,那应该没错了。也许很久以前这里也有个十分庄严的神社,就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中的严岛神社那样。也就是说,千叶也是有进世界遗产名录的机会,不过其实在我的心中它已经是世界遗产了。

    稻毛浅间神社好多人来啊。不愧是我心中的世界遗产…。好有人气啊…。

    用手推开人群前进着,在巨大的鸟居前发现了碰头的对象。

    视线前的那个女孩也发现了我,很有精神地举起手来。然后,那明亮的茶色团子摇晃了一下。

    {阿企,晚上呀哈喽!}

    {那是什么招呼啊……}

    被吓到的我回答道。由比滨竖织毛衣上穿着米色大衣,脖子上卷着很长的围巾,举起来的手被连指手套紧紧包裹。

    雪之下就在那旁边。披着纯白的外套,从格子短裙向下看,双腿被黑色紧身裤包裹着,一副冬装打扮。雪之下看了我一眼,撤下包住脸颊的苏格兰格子样式的围巾,轻轻点了点头。

    {晚上好}

    {哦}

    打完招呼后,从远处传来一声庄严的钟声。

    马上就要跨年了。

    看着手机的人们,盯着手表的人们,人们以各式各样的方式紧紧注视着今年消逝的瞬间。

    不久,不知在哪里传来了倒计时的声音。

    5,4,3,2,1……。

    神社的鸟居前回响着参拜客人的欢声。在那之中也有在跨年的瞬间,跳起的人。就是那个说着{跨年的瞬间我可不站在地球上哦}的家伙。不不不,你可一直都待在地球上呢。没离开大气层可算不上是离开地球。

    我用着些许冰冷的视线看着周围,与那周围的情景不同的是由比滨的眼睛闪闪发光,重新面向我和雪之下。

    {新年呀哈喽!!}

    {都说那是什么鬼招呼啊……新年好}

    伴随着苦笑小声回复道。突然听见很注意地清嗓子的声音,悄悄瞧向那边。

    {…新年快乐}

    雪之下把脸埋进围巾里那样说道。郑重其事的新年打招呼,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些害羞吧。我也不经意间玩弄起围巾的前端。

    {啊……嘛,那个,新年好}

    我也回应了一个不像打招呼的道好。

    三人各自完成各自新年招呼后,雪之下指向远远的前方。

    {那么,我们去参拜吧}

    从巨大的鸟居出发纸灯照亮了通往神社的坡道,我们向着那光点指向的尽头开始前进。

    X X X X X

    参拜道路的两旁长着繁茂的树木。参拜的客人没有踏进两边的树林,肃穆地跟着前面的人朝神殿前进。

    是因为这里的神社是这附近最大的原因吗,来参加两年拜的人也很多。跨年后,参拜的客人好像又多了起来。

    在那人潮之中,由比滨东张西望地回转着脖子。看来是好像注意到了在参拜道路旁边的摊子。

    {跟祭典似的呢!}

    {嘛,这么多人可是赚钱的好机会啊……真想快点回家}

    说完,由比滨鼓起脸来。

    {总是马上说这种话……来都来了,吃点什么吧!}

    说完那样的话,由比滨摇摇晃晃地像是要偏离参拜道路一样。在她旁边的雪之下一下扯住她围巾让她停下。

    {先参拜完再说吧。}

    像是在告诫似地说完,把说轻轻放在由比滨的肩膀上,将由比滨转向前方。我也因为她那个动作自觉地面向前方。

    在那前面还有很长很长地队伍。

    这么多人可怎么办啊。好想回家啊…。

    但是,只要爬上这混杂的石阶多少会缓和些的。

    是因为院落内没有摊子之类的东西吧。

    因为神殿就在眼前,大家没转移视线笔直地向着参拜前进。我们跟随着人潮到了神殿跟前。

    {你们都要许什么愿呢?}

    马上就要到我们的时候,由比滨向我们问道。

    {初拜一般不是许愿吧……又不是七夕那样的节日…}

    {是啊,不是许愿完就能实现的功利性的东西啊}

    雪之下从后面注视着由比滨的脸那样说道,由比滨有些为难表情说。

    {诶…,不是有困难的时候就要拜托神明的说法吗…。也就是说困难的时候拜托神明就总会由办法的….}

    真是完美的理论展开啊,神灵们要真是那么方便的家伙们的话,这个世间就应该更和平才对。

    {那个谚语是在嘲笑明明平时不相信神明,到自己糟糕的时候才会想去拜托的恶性行为…}

    雪之下也理解困难似的把手放在鬓角。

    {嗯,但是,也有神明保佑的说法嘛,拜托了才是赚到…}

    由比滨像是有些混乱,能看到浮在头顶的疑问符。

    不一会,前面参拜的人们向两边散去,我们变成了最前端。

    雪之下轻轻叹了口气。

    {哈…。嘛,那也不错吧。硬要说的话是起誓的感觉才更加强烈}

    雪之下微笑道,由比滨也深深地点头抱住雪之下的手臂。

    {这样啊…。那么,我有一个想好好拜托的事情}

    {哦….}

    雪之下用温柔的声音回应道,二人向前一步,站在赛钱箱前。

    然后,投下二人分的赛钱,一起摇响了大铃铛。一起行礼,拍手,静静地闭上眼睛。

    在神明面前起誓,给人一种庄严的感觉。

    我也学她们,行完礼后双手合十。

    愿望….或者说要许下的誓言吗…

    我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雪之下和由比滨。

    雪之下静静地闭上双眼,轻轻的呼吸着。由比滨皱着眉头,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我不知道她们许了什么愿,许下了什么誓言。

    我也跟着闭上眼睛。

    虽然我没有什么想许下的愿望,对我来说,只要是能通过自己努力解决的事情,就不需要去许愿。

    总之,我希望小町能平安通过考试….只有这一点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努力解决的。

    X X X X X

    参拜结束后,终于远离了拥挤的人群。

    往宽广的神社内扫了一圈,到处都是{巫女巫女护士}。骗人的,没有护士。

    在到处都是巫女的巫女天国之中,一步一步地走着,排在格外长的队伍之后。在那最前面是社务所。摆放着各种绘马,破魔矢,护符,护身符,等待着参拜的客人。

    不一会就到前面去了,买了一个中意的护符。顺便为了看看今年的运势,也抽了签。

    摇了摇装满签棒的六角形木箱,把掉出来的签棒号码告诉巫女,拿着得到的签,快步走到由比滨和雪之下那边。

    在广阔的神社一角发现发现了二人的身姿。由比滨微笑着,另一方面雪之下紧锁眉头,盯着手中的东西。

    我一边思考着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一边推开人流,向二人搭话。

    {不好意思,久等了。}

    由比滨一下子转向这边。

    {没事。我们也去抽了签啊。}

    由比滨一边说着一边拿手里的签给我看,那上面写着大吉两字。拜此,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想着原来如此啊,看向雪之下。雪之下略微噘着嘴。然后死死的看着我这边。

    {比企谷君怎么样?你也抽了签吧?}

    "啊"

    打开一直握在手里的签,然后雪之下和由比滨也凑过来看——

    {小吉…}

    太微妙了….不过,毕竟只课了100日元,抽不出什么好签也不奇怪。我看了看各个条目的内容,每一条都很微妙。要说有多微妙,里面居然有一条说{请注意不要生病}。

    不过也算不上是坏签,正当我犹豫要不要绑到树上的时候,旁边的雪之下也悄悄打开了手里的签。

    {…中吉}

    雪之下露出如夸耀胜利般的笑容说道。果然雪之下小姐很好强这一点都没变呢…。

    但是,因此雪之下的心情好像也回复了一些。满足地叹了一口气,甩了甩肩上的散发。

    由比滨微笑着看着她那样子。

    {不过还好大家都没有抽到凶呢。}

    {……嘛,是呢。}

    被那样微笑地说道,就算是雪之下好像也开始反省自己好胜心的样子,稍稍红了脸,别过脸去。

    然后,我与雪之下合上视线。

    {那个袋子….,是护符?}

    雪之下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注视着我手中的袋子。然后我将刚刚还紧握在手中的用红字写着浅间神社的纸袋子打开给她看。

    {恩?啊,这个?嘛,算是小町的合格祈愿吧。}

    {这样啊…}

    轻轻的微笑着,雪之下抬起来看着我的脸。

    {要是可以的话,去写个绘马吧?}

    {啊,好啊!小町酱的合格祈愿!}

    由比滨迈进一步也加入我们的中。

    {……就是可能要排会队。}

    瞟了一眼我们刚刚还在排队的社务所那边,我那样补充道。我没有立刻回复两人的提案,犹豫后开口道。

    {…也好,谢谢}

    花费短暂的时间说出了那样的话,听我说完,雪之下和由比滨都睁大了眼睛。

    {…干嘛啊}

    面对有些不礼貌的视线,动了动眉毛反问道。雪之下清了清嗓子。

    {没什么,就是有点意外而已。}

    {是呢,阿企会说'谢谢'什么的,好奇怪。明明很讨厌排队的}

    由比滨觉得很有趣似的轻轻的笑着。这不是好笑的事吧。我也是能好好道谢的。这样想,不知不觉就混杂着不高兴的鼻息说道。

    {因为我是为了妹妹可以抛弃尊严的人啊。要不是为了小町早就回去了。}

    {看来抛弃的不是尊严,而是常识呢……}

    雪之下觉得有些吃惊的样子说道,一边叹着气离开了那里。然后,前进数步后向我们回过头来。

    {那么,走吧}

    由比滨听从雪之下的视线,轻轻推着我的背,因此我也动了起来。不一会就追上了在前面等待着的雪之下,三个人一起走到了很长很长的队伍末端。

    X X X X X

    花费了充分的时间,三人写满了整个绘马。

    雪之下笔迹优美就像范本一样,我的字迹潦草,而由比滨从中途开始就一直画着欢呼样式的颜文字,变成了不知在许愿什么的绘马,把这样的东西奉上神明想必也只会困扰吧。

    但是绘马是吉祥的东西,像这样的热闹才更容易被看到也说不定。我作为代表,把绘马挂上,最后拍拍手。拜托了绘马,请一定要让小町合格啊…。

    一个劲地在心中叩拜完后,回头面对背后的二人。

    {好,这样就搞定了。}

    说完,雪之下和由比滨也认为绘马完成的很不错一样,点头回应我。

    说是实话之前完全没有要写绘马的预定,但因此初拜的目的也全部完成了。思考完是否还有应该要做的事之后,我开口道。

    {接下来怎么办?回家?}

    {都说不回去了啊……干嘛老是想回家啊……}

    由比滨用冰冷的视线看着我。在我想着是不是该用{应该做的事都做完了}来当借口回应的时候,雪之下歪了歪头在我之前先开口。

    {不是说要看看摊位吗?}

    大概是回想起来神殿的途中就已经对摊位蠢蠢欲动的由比滨了吧,雪之下那样提议完后,由比滨高速地点头赞成。

    反正回去地时候也要走那条路,我没什么意见。更重要的是,我本来也没什么发言权。她们二人都已经往那边走了。

    往回走了一段路。两旁排列的小摊映入眼帘。什锦煎菜饼,章鱼小丸子这些都是每年必有得,因为到了冬季得缘故吧,还有摊子在卖甜酒。

    小吃摊中间还夹杂着一个射击得小摊,在夏日祭典得时候经常看到,但冬天玩这个合适吗?我好奇地瞅了瞅,接着就听到旁边的人小声地嘀咕着。

    {为什么新年参拜还会有射击啊….好奇怪啊}

    雪之下一边嘀咕着,一边凝望着射击的小摊子。

    {虽说奇怪是有点奇怪,不过小孩子通常也会来参拜,抓住赚钱时机摆个摊也是很正常的吧}

    {真不可思议….为什么会摆在这种地方}

    但是,雪之下并没有听进我说的话,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射击摊。我也朝那边看了看,摊子上有一只很像潘先生的东西。啊,所以才盯着那不放啊…。

    {…要玩射击吗?}

    {不,我并不是想玩这个}

    那样说着雪之下还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肯定是很想要那个啊…。

    由比滨好像也注意到了那个一样,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行动可疑的雪之下。

    {小雪乃,很喜欢潘先生啊}

    由比滨伴随着微笑那样小声说道,要是平常的雪之下不是马上否定就是会一直说着借口反驳,但这次那声音好像没有传到她耳朵似的。应该是十分集中看着眼前熊猫玩偶的缘故吧。

    雪之下现在还是一边小声地嘀咕着,一边盯着熊猫玩偶。看来不拿到这个玩偶她是不会走了。

    怎么办呢?虽然不是很自信,要不要去试试能不能打中吧…。

    在盘算自己还有多少钱的时候,由比滨小声地叫了一声。

    {啊,对了}

    然后扯着我的袖子。

    {怎么了…}

    {嗯}

    要把突然慌张的我叫到别处似的,由比滨向我挥着手,是叫我蹲下来的意思吧。我遵从指示低下头,由比滨像说悄悄话一样,凑到我的耳旁。

    我很清楚,这个姿势两个人必须靠得很近。事到如今不觉得惊讶,更不用刻意地想太多。

    但是,当和平时不一样地橘子气味地香水飘进鼻腔,以及那被寒风吹得粉扑扑地脸靠近眼前是,我不由得有些害羞了。

    我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后,用眼神催促由比滨快讲。由比滨也微微地吐了一口气,开始在我耳边悄悄地讲了起来。

    {我说,给小雪乃买礼物那件事怎么办?}

    {啊,啊….}

    我仔细想了想。

    马上就是雪之下地生日了,而且前几天过圣诞节的时候,我们说好了要去买礼物的。

    哎呀,并不是因为我忘记了那个约定,严格来说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要什么时候去,和谁去,去哪里,买什么,怎么买,还有要怎么提出这件事,我一直都在思考这5w1h。要我亲自去要邀请别人真的很难,约定日期更是难上加难。我擅自定下时间也不好,话虽如此。问人家什么时候方便的话,又像是把难题丢给了别人。看起来我是一辈子都定不下来了。

    对方能主动提出来真是太好了。再往后拖延的话,我又会胡思乱想,最终一定会变得不想去了,因此快点决定的好。

    {….明天有空吗?}

    然而不知是不是决定的有些太快了,由比滨有些惊讶。

    {嗯,明天我有空…}

    由比滨摸着团子头,像是很难说出口似的绷紧嘴唇,视线游离着。然后伴随着犹豫,轻声细语地说。

    {就我们俩个人….没关系吧?}

    {嗯,那个嘛,完全没事…}

    被胆怯的视线窥视着,我张口结舌地回答道,由比滨短短地叹了一口气,点头。

    {这,这样啊…。嗯,那就好}

    {啊,啊啊…。那么,就明天…}

    {嗯….}

    回答完后,由比滨没有再说话,我也陷入了沉默。

    那样的沉默不管怎么样都觉得别扭,我们俩都为了掩饰害羞四处张望。

    在射击摊的那边,发现了雪之下正耷拉着肩膀走过来的身姿。

    {怎么了,不看了吗}

    那样搭话完,雪之下露出了一个悲伤的笑容说道。

    {嗯,算了,那种东西…}

    {哈?}

    我和由比滨面对面,歪了歪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再次往射击摊望了望。发现雪之下盯着那只熊猫玩偶不是潘先生,是一只冒牌货。这种事很常见的,特别是这种祭典上。

    {啊,是假货吗}

    我自以为是的那样说完,雪之下把手抵在下巴处,歪着脑袋。

    {假货(发音接近八幡)?怎么觉得这名字在哪儿听过,好像姓比,比企….}

    {喂,那说的不就是我吗?话说,别说名字了,连我的姓也不记得了吗?}

    说完,雪之下若无其事地撩起肩膀上的头发。

    {真没礼貌,我记得很清楚呢}

    {没礼貌的是你吧}

    嘛,我的名字能被记住就算了吧,投机取巧,你好,这就是我。毕竟这世上还有没法完全记住川什么同学名字的人呢!川什么同学,现在在做些什么呢……。

    X X X X X

    回到原来的参拜道路上,穿过巨大的鸟居,沿着国道出去。

    在宽广的国道上吹来一阵冷风。身体略微颤抖,我和由比滨都合紧大衣的领子。

    另一方,雪之下好像并不是很害怕寒冷似的,仅仅是整理了一下围巾。但是,那个表情能看出她有些疲惫,雪之下叹了一口白气。嘛,不擅长对付人群啊,这家伙。虽然我也是。

    我悄悄瞧了一眼,跨年后客人开始变得更多的站台,我也叹了一口气。

    {京成线车站估计会很挤啊….}

    说完,由比滨打了一下手。

    {啊,那么,走京叶线吧}

    由比滨稍稍远眺,面向着我们的学校那边。京叶线离神社比较远,比最近的站台应该好很多。这条路我们也熟悉,用不了多久。

    {是啊….你同意吗?}

    我那样问道,雪之下无言地点头。

    {好的,那我们走吧!}

    由比滨很有精神地跑到雪之下背后,催促似的开始前进。雪之下好像没有抵抗的意思,就那样摇摇晃晃地被推着前进。

    国道的沿路被街灯和交错车辆的灯光照射着十分明亮。附近的公园里,年轻人正在燃放烟花,似乎是想在新年倒计时后继续庆祝。

    新年深夜的街道的柏油路上,回响着脚步声前进着。和以往的夜晚都不同,到处都能听到吵杂音,在点点灯光的世界里满溢着非日常的感觉,前面漫步的两人看起来十分魔幻。

    跟着脚步声的节奏哼着歌。不接近那里也不靠近那里,不弄出声响静静地缓缓地前进。

    风儿吹拂时大衣和围巾飞舞,有时,带着是不是还跟着呢的不安表情回头看我,然后又不知为何地笑了。其实不用特意确认,我也会好好跟着的啊。

    不久,接近站台,擦肩而过的人们越来越多。

    从除夕到元旦,电车一整天都会运行的。应该是有现在开始要去初拜的人,也有跨年之后要回家的人的原因吧。

    我们也跟着那人群,向车站内前进。虽然我和雪之下就这样乘车回家就行,但剩下的由比滨家就在这附近。用接下来要怎么做呢的视线看向由比滨。

    {由比滨你要怎么做呢?}

    {我…要怎么做才好呢}

    由比滨看向雪之下,雪之下点头回应。

    {你住我家也没事的}

    {真的吗!?}

    {嗯}

    雪之下伴随着微笑回复道,像小猫一样的打了一个哈欠。

    {那么,总之先去雪之下家那边吧}

    还未说完我就动身经过检票口前往站台。

    总之,都这么晚只让女生自己回去也过意不去,送她们回去才是为人之道吧。

    站台上也有星星点点的人,电车也有挺多人乘坐。就算如此,比起神社最近的车站还是少了很多人的。是因为临海的地方没有神社,没有被两年拜影响到的原因。

    正好有空着的位置,三人并排着坐下,电车开始缓缓启动。

    那微小的振动和脚边传来的热烘烘的暖气使我心情舒适。不禁就安心似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由比滨像是听到那个似的偷偷笑着。

    {外面,还是挺冷的嘛。}

    {嘛,果然冬天的夜里就不适合出门呢。}

    {不过挺开心的啊。晚上总是很让人兴奋呢!}

    由比滨的眼睛闪闪发光说道。什么啊,那喜欢夜里游玩的宣言…。嘛,夜里散步和深夜去便利店稍微有些兴奋的心情我也明白的…。

    然后突然发现与由比滨反方向的雪之下一直没有反应。

    不经意看向那边,雪之下已经开始在划船了。阿拉,新年初梦是寻宝船么,好兆头呢。不过,初梦不是元旦后第二天晚上的梦来的吗。那这不能说是初梦啊…。

    然而有闲情逸致想这些的也就这一瞬间了。

    雪之下的身体开始晃动,然后,靠向我这边。肩膀上慢慢增加重量,飘来洗发水的香气。

    透过外套都能感受到柔软和温暖。

    然后,平静的呼吸声传到耳中。

    电车移动的振动,风儿吹打窗户的声音,乘客们吵闹的声音充满了整个车厢。但是,车厢每每摇晃,右侧的微小的呼吸声就敲打着耳朵。

    因为是意想不到的接触,身体变得硬直。要是有很大动作的话,就会把雪之下惊醒,但是就一直这样的话也不是很好。

    因为,好羞耻啊!

    怎么样才好呢?困惑着,小声地试着叫了叫。

    {喂,喂}

    然而由比滨伸出食指做出"嘘"的姿势。

    {小雪乃,好像很累的样子}

    被小声地在耳边说道,没有办法违抗。要是平常的话我就会稍微躲开点距离了,然而不巧逃跑的方向被雪之下的身躯挡住了…。

    于是我能做的只有轻轻地点头了

    由比滨身体微微向前倾倒,把手支在膝盖上,一边微笑着一边注视雪之下的脸。

    就这样,时不时会和那上仰的视线相遇。然后由比滨像是有些奇怪的扑哧一笑。拜此所赐,变成更加无法平静下来了。

    结果就以这样姿势坐了数站。

    那数站,时间长得让人错觉到千叶有这么大么?

    X X X X X

    熟悉的广播开始播报目的地的站台信息,电车开始缓缓减速。

    然而雪之下还是从滋润的嘴唇了发出细微的呼吸,同时薄薄的胸部也在上下地起伏着。

    不管怎么样都会在意那小小的动作,但是也不能直勾勾的盯着看,我以不动的姿势僵硬地待在原地。

    那么,已经到站了,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啊…。

    最后,旁边坐着的由比滨一下子起身走到雪之下面前。

    {小雪乃,下车咯}

    由比滨一边说着,一边温柔地摇晃雪之下的身体。雪之下发出奇怪的生音,慢慢睁开眼睛。

    然后,睡眼惺忪的呆了一会。

    总算是理解了自己的现状似的,抬起脸来,一下子飞身离开那个地方。

    {对,对不起…}

    {嘛,没什么啦}

    一边说着,一边移开了视线,然后顺便轻轻转了转肩膀。

    终于从刚刚压住在肩膀上的重量解放出来,活动了一下麻木的脖子,僵硬的感觉多少有些恢复,但我依然觉得那份温暖尚存。

    从电车上下来,风儿在站台上刺激着脸颊。想要从那里逃走一样,快步走下台阶,穿过检票口。

    就算白天络绎不绝的站前,这个时间果然也还是人烟稀少。稀稀落落的人儿与冷风相互结合,营造出静谧的气氛。

    在安静的冬季街道上漫步着,向着雪之下居住的公寓前进。雪之下和由比滨在前面走着,而我就跟在那后面。

    通过车站附近的公园,从窄窄的一条路上经过的时候。觉得我与雪之下之间的距离貌似隔得比之前远了。嘛,因为我也觉得很难和她面对面,所以也没什么关系啦…。

    微弱街灯照射下的二人,鲜明对照着。

    雪之下深深地叹气着,像是忍耐不住头痛似的按着鬓角,看来是因为刚刚的失态而在自我厌恶中。

    另一方面,由比滨一脸满足地叹息着,然后,像是在回味一样的嘀咕道。

    {小雪乃的睡脸,好可爱啊……}

    拜此雪之下抽动了一下肩膀。

    无言地看着由比滨,突然转过脸去,看到那害羞的样子由比滨一脸满足地笑了。

    {总觉得好开心啊!}

    {是那样吗}

    雪之下的声音颇有怨气。然而由比滨的声音就连这北风也能照亮似的明朗。

    {嗯,很开心啊!}

    能那样清楚地断言道,雪之下和我都无言以对,露出微笑。

    嘛,的确不无聊啊。

    思考着那样的事,数步之前的由比滨在那回转身体面向我。

    {啊,对了,新年的第一次日出诶!离海边也很近,去看日出吧!}

    因为这突然说出口的疯狂提案,我完全收起刚刚的微笑,从口中露出痛苦的声音。

    {诶…}

    {为什么要做那么露骨的反应啊….}

    由比滨用不快的视线看向这边。因为,现在这个时期的日出是在早上六点啊…。那么早起不来的啦…。

    {话说回来,千叶市是面朝东京湾西面的,海上的日出是看不到的啦…}

    雪之下带着困惑说道,由比滨大吃一惊。

    {是,是那样的吗?}

    看到那个反应,雪之下笑得更深了。

    {是啊,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

    {这,这我还是知道得啦!!}

    看来是刚刚睡颜话题的"回礼"啊。就算是到了新的一年,你们的关系还是一样的好啊…。

    {嘛,在市内看日出是不可能的,但是的千叶县的铫子是著名的日出观赏地。}

    除去关东地区最东端的离岛,那就是日本最早能看到新年日出的地方。听说元旦会有很多人,经常会堵车。现在的话正是人们操车前往的时候吧。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千叶小知识。

    说完后,两人好像都有些受不了我的样子。

    雪之下像是累坏了的叹着气,由比滨翻着白眼生厌的看着我。

    {出现了,千叶狂人……}

    别管,不如说,也该给我习惯了吧。

    在那样的交谈中,我们到达了雪之下住的公寓。

    到达入门口后,雪之下重新面向我。

    {那就到这吧。….谢谢你送我们到这}

    腼腆地那样说道,想着是不是也该有礼貌的回应呢,最后仅仅是说着{没什么大不了啦},点头回应。

    {…那我回去了}

    {嗯}

    {嗯,晚安}

    面对两人的话语轻轻举起手回应后,我打算离开公寓。走过自动门,又回到了黑夜的怀抱,向上看公寓的窗户。

    是意想不到的元旦啊。

    都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年的运势在第一天就已经定下了基调。看来今年也会是有风波的一年啊,但我不觉得那会是令人讨厌的事。

    正月是冥土旅行的里程碑,有值得庆幸的,也有难受的事。

    好像是一休宗纯的名言吧。根据这句话思考的话,不管什么事根据思考的方式都有表里两面,一直思考"里"面的话,就更容易向消极的方面思考,最后会变得困扰的吧。

    思考着那样的事,我离开公寓。

    然后听到后面自动门打开的声音,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转过身去,由比滨站在那里。

    {阿企}

    {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事}

    我问道,由比滨抚摸着团子头,微微扭曲身子。然后,轻轻吸气。

    {那个….明天见}

    是悄悄地想要窥视这边的向上视线。

    在这个特别的跨年夜里,一句没有任何出奇的平常话语。总觉得那有些奇怪,不由得笑了出来。

    {….啊啊。明天见}

    好好地看着她的眼睛回复道,由比滨摆着手回到了公寓之中。目送完她,我也踏出了什么都没有变化的新年第一步。

    9比企谷八幡,思索着知之与不知

    仰望着冬日里地晴空,单轨电车在头顶飞驰而过。

    视线追逐着电车的身影,我叹了一口气。拖出薄薄的白色气体,不一会就被风儿吹散了。

    思考着今天要做的事,不管怎么样心情都有些郁闷,深深地叹着气。

    应该是不会仅仅就今天会这样。

    大概今后也会有这么的一天吧。

    我知道"下次"还会出现。

    不知道算不算是约定,暂且将其视为约定吧。问题是要什么时候,在哪儿,以什么方式说出口呢?缺乏人际交往经验的人这时候还真是手足无措。大家一起出去玩的时候,都是怎么邀请别人的呢?

    算了,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总之先应付过今天。

    昨天,新年参拜回来后,由比滨发来邮件商量买礼物的事情。

    碰面地点选在千叶站的大屏幕前,没有比这更明智的,走出站口马上就能发现我,而我也能轻易找到她。想着想着,吐出白色的频率也更高了。

    很快,由比滨从检票口走出来了,发现我后就使劲地挥着手。

    {呀哈喽!}

    {哦哦}

    {抱歉,来晚了点!}

    由比滨匆忙地朝我们走来,米白色地外套在风中飘动,靴子不断发出啪嗒啪嗒地声音。衣服上下飘动的期间,我隐约看到里面的长款针织衫和牛仔裙裤。

    {那我们要去哪里呢?}

    {四处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去处吧。}

    {嘛,就交给你了….}

    给女生的礼物要买什么比较好我不是很清楚。只能拜托给知道的人了。

    买点心就去点心店,在蛇道上才有蛇,也能说凯撒大帝的东西就该回到凯撒大帝身边,最后那个好像有些不对啊…。

    总之,拜托由比滨的品味准没错,因此我老实地跟着由比滨的后面走着。

    千叶可是购物天堂。

    说到高中生购物必去的地方,那肯定是PARCO百货了。

    千叶市年轻人的最重要伙伴非PARCO百货莫属了。千叶那些时髦的年轻人买衣服肯定还分PARCO教和RARAPO教,其中PARCO教还分为千叶PARCO派和津田沼PARCO派,然后互相争得你死我活。

    住手!大家要和睦相处!都是千叶市民嘛!虽然津田沼是习志野市的!而且千叶PARCO派已经消失了哦!斗争已经结束了!大家要是想要时尚的衣服的话直接去东京就好了!因为千叶可没有时尚的东西啊!

    这样的,我在心中高声地发表反战宣言地时候,由比滨指着前面。

    {啊,那我们先从C.one逛起吧}

    C.one,这我知道,就是那个,里面由一兰拉面地地方对吧。

    因为一兰拉面的吧台位都是单独隔开的,给顾客提供了一个能够专心用餐的"味集中system",我非常喜欢那里。顺便说下,他家的"味集中system"已经申请专利了。照这么说,那孤僻着也拥有"人生集中system"了。快点,要快点申请专利才行。

    这样的我一边抑制偏离的心情,一边快步朝C.one移动。

    刚走进去,就能看到商城内到处挂着新年的装饰品,里面的店铺鳞次栉比。建筑地处高架下面,大楼如同很长的通道。由于正月清仓促销的缘故,里面比平时热闹很多。

    购物中的由比滨尤其精神饱满,一边和店员交谈着一边挑选着衣服,关于时尚的话题好不热闹。

    男孩子就不方便介入了,我只好站在离她两三步远的位置,好想赶紧撒腿走人啊。

    {阿企,你看,这个超可爱呀!}

    {啊,挺不错的}

    不管怎么样都…这后面的话我没有说出口。

    {这样春天应该也能穿吧}

    由比滨拿着衣服在那讲个不停。能不能跨季节穿无所谓吧,我们是来给雪之下买礼物的啊,不是给买自己买礼物啊。

    由比滨穿着带毛领的风衣在镜子前面转着圈,忙着乐此不疲。

    男生就算只是站在这样的店里面也会别扭,我决定远远地观摩她。

    看到她这样的姿态还真的是完完全全的女孩子啊。是和雪之下完全不同的印象。

    当初我和小町和雪之下三人一起去买由比滨的生日礼物的时候,雪之下完全不像是当下的女子高中生,让我惊讶了一番。

    …嘛,我不是能说别人的啊。

    比起那些,把我和雪之下相提并论有些失礼了。

    至少雪之下知道什么适合自己,而且也不是对时尚毫不关心。尽管如此,她在给由比滨挑生日礼物的时候还是陷入了苦战,也许是不擅长给别人选礼物而已吧。

    那副笨拙而较真的样子,真的很有雪之下的作风。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笨拙的雪之下收到礼物会是什么反应呢?

    {我也去那边看看}

    我离开了由比滨,决定到附近逛逛。有实物作为参考的话,多少会有点灵感的吧。

    送给雪之下的礼物….

    什么好呢….

    笨拙的雪之下,简称笨之下,很伤脑筋啊,笨小雪乃。除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外,她是喜欢实用东西的人,话说她喜欢的东西也就是那个吧。跟书相关的她都有了,既然是一个人生活,那跟生活相关的物品还有厨房用具什么的肯定也都备齐了,她自己身上也装备着砧板。

    到底买什么好呢…。

    闲逛之余,有家专卖迪兹尼周边的店出现在了眼前。

    不过,熊猫的话,那家伙可比我了解的详尽得多,还是算了。

    猫呢….那家伙有没养猫….没有养啊。可以养一只的啊。雪之下的公寓禁止养宠物吗?还有送她类似猫咪写真集的东西也不好,她肯定已经有很多了…

    而且,去那个饰品店里买也不合适…

    我一边嘀咕,一边在附近转悠,走着走着又回到了原来的店铺里。

    {啊,阿企!为什么擅自离开啊….}

    由比滨发现了我后,大幅度地招手。

    {因为真的很难待啊….}

    {为什么?}

    由比滨完全搞不懂原因地歪了歪脖子。

    {为什么….会觉得难为情啊….}

    {难为情?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是黑色饼干时间吗,那种东西只有大叔才知道啊。

    但是,我自己也没有能很好地说明理由的话语,只能传达心理层面的氛围感。

    {因为啊,你看,那个…就是那个啦,两个人在这种地方的那个吧…}

    {哈?不用在意那…}

    由比滨的话就在那戛然而止,刚刚还在歪头皱眉的表情,转眼间就染上了红色。

    {总,总觉得我好像也变得在意起来了….}

    {对吧?}

    不愧是比滨同学。读空气的能力真的很强。就算是我暧昧模糊的表达也能理会其中的意思。

    尽管那样,现在理解了俩个人独处的状况,变得更加难为情真的很难处理。

    由比滨抱着头,小声地嘟囔道。

    {果然还是邀请小町一起比较好….}

    {那很难啊….}

    那家伙很古灵精怪,要是不管她的话马上就会擅自消失…。以前,和雪之下一起去rarapo的时候也一转眼就消失了,那家伙这种时候靠不住的。

    {这样啊…小町酱,是中考生啊}

    不是,应该不是那个的理由,我刚想这么补充的时候,由比滨在那之前抬起脸来。然后,握紧拳头,暗自发力。

    {嗯,我要加油!}

    {什么东西…}

    那样问道,,由比滨好像没有听到,在思考着什么。在那之间像是想到了答案,理了理手里的衣服,再次歪着头盯着我。

    {我有点纠结啊…。阿企可以帮我出出主意吗?}

    {如果你不介意我的评价没有参考价值的话。}

    {嗯!…我还是希望有点参考价值的。}

    {尽力而为}

    说完,由比滨朝着店里的镜子前走去,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毛衣和对襟毛衣可以穿在衬衫外面,在学校也能穿吧….}

    由比滨一边说着,一边脱去外套,接着又脱下了里面的针织衫。

    接下来的不方便观赏,我马上把头扭到一边。麻烦你到更衣室去换啊….是那个吗?因为里面穿了衬衫就不在乎吗?我可是会在意的,请不要这样啊!

    店里明明放在音乐,衣服的摩擦声听起来格外清晰,由比滨的喘息声也断断续续地传入我地耳边。

    {你看看…怎么样?}

    听到由比滨的话声,我终于能回头。

    那是一件厚实到看上去很暖和的毛衣。

    {就算你这么问….嗯,还不错….}

    还挺不错的,很合适。

    非要挑点毛病的话,那就是,如果这件衣服不是由比滨穿,而是给雪之下当礼物的话就不合适了。雪之下穿上毛衣应该会松松垮垮的….嗯,那个,具体哪个部位我就不方便说了。

    {但是,你没考虑雪之下的尺码吗?}

    买衣服最基本的是要选对尺码,当然衣服的款式版型也很重要,等等。这些都是从小町那里学来的。顺便说下,我今天穿着也是拜小町导师的时尚点评所赐。而我自己选的的衣服则是受到了"好像踩几脚"的超级差评。哎呀。这才是p子嘛,欸?还是说,是杉吗?算了,随便哪个啦。

    {尺码….}

    由比滨一边念叨,一边捏着自己队长周围的肉。

    {会不会大了呢….}

    由比滨露出了绝望的神情,放在肚子上的手又移到了手臂上,表情变得更加黯淡了。没事的!一点也不大!虽然很大,不过也不大啦!或者说也不小啦!

    {哎呀,那个,没事的,应该说,刚刚好啊,那个….}

    我没有安慰她,只是尽力打圆场。但是,可能是我的举止很不自然,由比滨狐疑的眼神看着我。啊,真的是,要我怎么回答才好嘛。

    {反正很适合你啊,我觉得这样不错啊}

    我绞尽脑汁想出了这两句话。

    {嘿嘿,谢谢}

    由比滨终于露出了笑容。她把毛衣脱下,慢慢叠好。我也不方便看她,只好难为情地把脸别到了一边。我意识到一件事情。

    {但是,雪之下通常是很遵守校规地,她在学校里不会这么穿吧?}

    我们学校是有校规地,虽然形同虚设。当然,对服饰着装方面也有规定。毛衣和对襟毛衣也有指定款式。虽然遵守地人不多,也不用太在意。不过,像雪之下那样一本正经地学生还是会一板一眼地遵守的。

    {这样啊,也是啊,这么一来….}

    她思考了一会,把毛衣夹在腋下,朝着挂围巾和手套等小件服饰的货架走去。

    由比滨物色一番,小声地叫了一声。

    {好可爱,用这个和萨布雷玩应该会很有趣}

    由比滨拿起了一只猫爪手套。接着,又拿起一只小狗模样地手套。

    猫爪手套看起来很像真的猫爪,小狗手套正面是小狗地脸,上面又两只耳朵,大拇指下面是下巴。由比滨试着戴了进去,动了动手指头。

    {好像很难拿东西….}

    {连指手套就是这样的嘛}

    由比滨想了一会,好像又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来,突然张开手指。

    {嘿,我咬}

    接着,小狗手套咬住了我的手。

    {….开,开个玩笑啦}

    由比滨敷衍似地说道,脸立刻红到了脖子根。既然知道不好意思,就别这样嘛。我也很难为情地。我把手轻轻地从手套里抽出来,对着脸扇了扇风。店里的空调温度开太高了吧。

    {没什么啦。她应该不会戴这样的手套出门吧}

    {也是啊…}

    由比滨点了点头。其实,稍加注意雪之下平时的着装就能知道,她从不会戴这种可爱系的东西。就算送给她也不会用的吧….不对,不好说。如果是由比滨送的,说不定会表面很冷静地收下,内心其实非常想戴上。

    {只能继续找别的吗….}

    由比滨把玩着猫爪手套,思考再三,决定继续物色。

    {啊,这个感觉不错啊}

    她从货架上拿下一只很像猫爪的袜子。

    {袜子吗,穿上这个就很难穿鞋子去吧}

    {这个是居家袜,不可能穿到外面去}

    照你这么说,刚刚那个手套也绝对不能戴出去咯….不过,话说回来,袜子内侧有一个像是肉球的粉色橡胶,好像还有防滑的功能。

    {如果是居家穿的话,就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了….怎么样?}

    {她会很开心的吧}

    说不定,只要是由比滨送的,不管什么雪之下都会很开心。送什么不重要,关键的是谁送的。就像说什么不重要,问题在于是谁说的。

    {好嘞,那就选这个吧}

    由比滨赶紧整理一下手上的物品,朝着收银台走去。里面还包括刚刚试穿的那件毛衣还有猫爪手套。猫爪手套也要送她吗….

    不过,送猫爪和猫脚吗….

    这里卖不卖猫尾巴啊?

    X X X X X

    好了,我也要选个礼物了。刚刚那个店又不卖猫尾巴。

    于是,我们来到了这里-SENSITY-sogo千叶店。从名字就能看出对流行很敏感的样子。话说不该是SENSITY,而是sensitive(敏感)吧。

    不过,我对女孩子的用品并不熟悉,只有麻烦由比滨帮忙参考了。

    由比滨去的都是既卖服装又卖各种小饰品的店。

    {多看几家参考一下,如何?比如手套,饰品,围巾之类的…还有杂货什么的….}

    听完由比滨的建议,我也走紧店里物色起来。

    有由比滨在旁边帮我推荐,面前还没有店员来警告我,也没有保安来回巡视。如果我一个人走进店里,店员肯定会非常紧张地问我"您要找什么吗",收银台的店员也会向我投来狐疑的目光。以前靠近女生物品店的时候就是这样。我知道男生独自进到这种店里很少见,但是警惕性能不能别这么高呢….

    我一边注意店员的眼神,一边在各个货架之间。由比滨突然停下脚步,货架上写着eyewear的字样。

    Eyewear是什么啊!直接些眼镜就行了啊,眼镜!什么都写片假名,难道你是高意识系?还有hanger直接写成衣架就行啊。非要把meat sauce写成bolognese,把spaghetti(意大利面条)写出pasta,真受不了…不对,meat sauce和spaghetti也是英文,日文叫什么来着….

    正当我还在纠结无关紧要的事,由比滨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回过头,不知为何由比演正得意洋洋地戴着一副眼镜。

    {哼哼,不觉得我看起来有点聪明吗?}

    {眼镜=聪明,有这种想法就已经很笨啦……}

    {闭嘴,笨蛋。}

    由比滨不满地说道,接着又拿起了好几副眼镜,在那挑着款式。我也跟着拿起来看了看。

    嘿,什么样的都有呢。

    不只是款式漂亮,还有其他的功能呢。比如防过敏、防蓝光,等等,都有详细标注。可能是不用于矫正视力的眼镜比较普遍,价格也非常便宜。

    挑选了一段时间,由比滨拿起一副递到我的面前。

    {啊,看,阿企戴上看看。}

    {欸……}

    戴起来绝对非常的傻……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由比滨催促似的把眼镜塞到我的手里。

    {喂,快点。}

    豁出去了,我已经做好戴上这副眼镜的心理准备了。PER,SONA……顺便说下,比起第四作,我更喜欢第三作,召唤之时必须要用枪对着自己脑袋来一发。

    (注:PERSOMA出自游戏《女神异闻录》,在第四作中,退官冒险时需要戴眼镜,而第三作里召唤则需要对着脑袋开枪。)

    {原来是这种感觉啊!}

    我犹豫地做上了眼镜,用食指扶了扶镜框。由比演突然大声喊道;

    {不适合你啊!}

    {吵死了……}

    都说了我不喜欢戴……我厌烦地摘下眼镜,由比滨又兴冲冲地塞给我一副其他款式的眼镜。

    {那接下来……试试这一副。}

    {我不要。}

    {没什么嘛,来。}

    由比滨说完就硬要给我戴上。好烦……我把搭在耳朵上的松垮垮的眼镜戴好,转过身来准备朝由比滨发句牢骚。

    由比滨一直张着嘴巴呆呆地看着我。

    {…….}

    {哎呀,别不说话嘛。}

    明明是你要我戴的,现在一句话都不说……好歹说句话吧,我用眼神催促着她,由比滨突然回过神来,连忙摆摆手。

    {啊,嗯,没什么。意外地很合适呢。}

    {真是谢谢了……}

    被你这么一夸,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但是,真的……很意外吗?

    很多事自以为很了解,其实却什么都不知道。就如这次而言,平日不戴眼镜的由比滨选的眼镜戴起眼镜来意外地合适。

    曾经,雪之下后悔不已地说过"她完全不了解由比滨"。

    我也是一样的。

    也许以前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去了解吧。

    也许,不只是对雪之下的事,由比滨也是一样。

    但是,现在至少稍微了解一点了。虽然还谈不上相互理解,距离理想的关系状态也很遥远。但我们三人共同度过的时光是货真价实的。尽管半年多的时间不算漫长,但如今的我比那时候更加了解她了。

    我所知道的雪之下雪乃……

    招架不住由比滨的苦苦哀求,喜欢猫咪,休息日还会抱着熊猫抱枕,在电脑上看猫咪视频。

    知道得意外的多呢。

    既然由比滨送她居家猫猫袜,那我也送份在家里能用到的东西吧。

    希望她一个人度过的时光也是温暖安心的。

    X X X X X

    购物完毕,由于逛了太久,我们决定到咖啡店小憩片刻。

    露天的星巴克是个不错的选择,但现在这个季节外面实在太冷,再说我们也不熟悉莱单。最后决定去一家常去的店。

    {这里可以吗?}

    {嗯。}

    获得由比滨的同意之后,我们朝咖啡厅里走去。可能是所处的地段比较幽深,咖啡厅里没有很多人,气氛相当平静。

    {两位。}

    告诉店员就餐人数,我们被带到了靠窗的四人位,刚好可以一览千叶站。由比滨坐在了靠里面的位置,我则眺望起她背后的千叶站。

    单轨电车不断地飞驰,不禁感叹千叶的发展超快。干时简直是未来都市啊。

    我的目光追逐着飞驰的电车,然后就撞上了对面座位投来的目光。

    {哎呀,是比企谷啊。}

    那个人背靠窗户,坐在沙发上面。

    带有饰边的白色衬衫前面,垂着金锁吊坠。明明外表就如室外阳光一般明朗闪耀,不知为何,她微笑的双眸却比阴天的乌云还要暗沉,而为了掩盖那巨大的反差,她重新披上鲜红的披肩。雪之下阳乃喊了我。听到有人叫我,由比滨也转过头,惊讶地喊出她的名字。

    {阳乃姐……}

    接着,由比滨的目光移向前方。那里坐着的是穿着灰色针织衫、外面套配黑色夹克的男生,近乎棕色的淡金色发下有双略带惊讶的眼睛。尽管如此,他依旧面带微笑。他是叶山隼人。

    {是隼人啊。}

    {呀……}

    叶山简短地问候一下,扬起手的瞬间,手腕上闪闪发光的银色手表正好跃入眼中。

    看到二人的姿态,突然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一年之计在于春。

    应该会度过有风波的一年,那不祥的预想我真切的感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