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雪之下阳乃正在策划着什么
    咖啡店里的轻声爵士音乐感觉能很清晰地听到。平时的话明明是不会注意到的音量才对。

    但是,因为和方才还在耳边回响的正月音乐有很大差距的原因,怎么也会在意,就算是坐到椅子上还是无法镇静。

    我无法冷静的视线在桌子上游离着。在四人位中我的对面坐的是浮现出困惑微笑的由比滨。

    那困惑的理由就在由比滨的旁边。

    正是与由比滨那变僵的微笑相反的兴高采烈笑着的雪之下阳乃。

    阳乃小姐和我们偶遇之后,随意的几句新年寒暄,就和我们坐在一个地方了。

    {好像好久没遇见比企谷君和小比滨了啊}

    {啊,是啊!真是意想不到的巧遇啊!}

    {对啊}

    {是呢!}

    两个人看上和和气气的微笑着,却好似藏着多少不得了的东西。听着那样的对话,冷汗都流出来了。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啊…,一边提心吊胆地想着一边向斜对面送去谨慎的视线。

    眼神相遇,阳乃有深意地用鼻子笑了笑,缓缓地把眼睛眯成一条缝。

    那个眼神就像是确定猎物的野兽一般,就算是在很温暖的店里我还是在打冷颤。

    视线从由比滨和阳乃小姐那边悄悄移开,在旁边的是和我一样带着困惑笑容的叶山隼人。叶山一边面对俩位女性的会话没有缺点地应和着,一边快速地点好单。讨厌…,心细的男生好棒啊…。

    我也随便做点什么打发时间就好吧!我在心里感叹道。总之,就先用湿毛巾做个鹤或小兔子来打发时间吧….,正当我专心致志地开始摆弄起湿毛巾的时候,听到了前方传来的危险会话。

    {约会啊,关系还是一样的好呢。小雪没有一起吗?}

    阳乃小姐用胳膊肘捅了捅苦笑着的由比滨的身体。

    {啊,我们今天是出来给小雪乃买礼物的….}

    {啊-,马上就是那孩子的生日了啊……这样啊,原来如此。}

    阳乃小姐心领神会地点着头听着由比滨的话,突然掏出手机开始给某人打电话。

    看到那个样子的叶山小小地微笑着,谨慎地开口道。

    {…她不会出来吧?她说过不会来了啊}

    {嘛,还不确定呢?说不定会改变呢}

    阳乃小姐把手机放在耳边,眼睛眯成一条缝。那瞳孔的深处有着什么虽然我没法读懂,但能看到出来在享受着什么。

    {嗯,还以为打电话过去就会来的呢….还是不出来呢….姐姐我好伤心啊}

    虽然是一边扮演着哭泣一边发牢骚似的说道,但阳乃小姐好像还没放弃的样子。仔细端详了一下手机,又一次重新振作,开始拨打。

    由比滨用看上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那一幕。像是察觉到了那个表情的意思,叶山小声地开口道。

    {每年,我们年初的时候会到处去拜年,那之后,我家和阳乃小姐她们会一起吃饭的,现在正好是在等父母中}

    {欸~这样啊,总觉得到处拜年应该会很累吧}

    {已经习惯了,也没什么哦}

    面对有些佩服的由比滨,叶山轻轻地点头。实际上考虑到叶山那很强的交流能力和很好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他应该是真的习惯了吧。虽然和本人对人的技巧有关,但也会被实际临场的次数所左右。再思考到叶山本人在学校生活的位置或是他父母工作关系的立场,那样能站在人前的机会应该也不会少。

    我和他完全不一样。

    我在学校生活,被晾在一边的情况很多,从不会得到积极站在人前的机会,提到父母关系网的话,我就连亲戚都不怎么打招呼。

    因为有那样的原因,叶山刚刚说的{在等父母}的话语让我在意起来。

    {那个…}

    该怎么叫叶山呢,短暂的烦恼后,我还是没法叫出名字,用手指敲击着桌子,向叶山搭话。然后,叶山看向我这边,没有发出声音,只用视线催促我后面的话。

    {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就去其他地方吧,总觉得,那个啊,会打扰你们}

    {….啊,是啊}

    我还未说完就理解了的由比滨就点头肯定。然而叶山轻轻摇头,想要让我们安心似的浮现出笑容。

    {不用在意啦,不如说能有打发时间的对象,我觉得阳乃小姐应该也是很开心的}

    叶山一边说着,一边瞥向阳乃小姐那边。虽然阳乃小姐还在把手机挂在耳边,但好像听到了我们对话的内容,静静地点了点头。接收到那个信号,叶山重新面对我。

    {懂了吧?太在意是没有用的哦}

    虽然叶山在向我寻求同意,但我却无法点头。

    {不是,那个啊,突然遇见你的父母会很尴尬的吧}

    本来就是偶遇到了才会待在一起,就这样突然和你父母见面有些困扰啊,那样会有些紧张的,请等到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再见父母好吗?对不起。像这样用一色的方式说道。斜对面坐着的阳乃小姐放下手机,表情变得呆然若失。

    {明明不需要那么在意的}

    {不是,会在意的吧….}

    明明和叶山的关系没有怎么亲密,要和他父母见面那是什么惩罚游戏啊….

    回答完,阳乃小姐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我。

    {呼~}

    阳乃小姐用觉得很无聊的声音说完,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开始拨打电话。不用猜对象一定是雪之下吧。

    安静的店内能听见轻微的拨号声漏出。

    就算如此雪之下那边好像也没有接电话的迹象,每每到留守电话的服务,阳乃小姐就重新拨打。

    喂,喂,还在打吗……。这个人是平冢老师吗?不要啊好可怕。难道从恩师那继承了这种不得了的东西了吗。要是打给我的话,我一定会直接关机的。

    用十分受不了的视线看着阳乃小姐的期间,她又拨打了二,三回。

    {….哦?}

    好像是终于打通了,阳乃发出小声的惊讶声。嘴角带着一丝意外,嘴唇微张。

    电话的那头传来了好像彻底厌烦的声音。

    {摩西摩西….}

    相对于雪之下完全没有兴致的声音,阳乃的声音十分轻快。

    {啊,小雪吗?我是姐姐,现在能出来吗?}

    {我要挂了。}

    好快,挂电话速度何等的快,由比滨和叶山都露出了苦笑。

    阳乃小姐怕是早就习惯妹妹的反应了,带着调侃的语气继续说道。

    {欸?就这么挂了真的好吗?}

    {干吗?}

    阳乃小姐坏笑了一声。

    {其实,我现在跟比企谷君在一起哟。}

    {麻烦你不要开无聊的玩笑……}

    {给,比企谷君。}

    说完,阳乃小姐把手机塞给了我。

    {等等,欸?}

    我瞧着强塞过来的手机,又看向阳乃小姐,阳乃小姐把手放到背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完全没有拿回手机的打算。电话那面还在传来雪之下的通话声,没办法,只能接了……

    {啊,喂……}

    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总之应付一下。电话那头的雪之下顿时语塞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雪之下叹了一口气。

    {哈,真受不了……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我也想知道,我只是去买东西而已……

    {没有,我就是偶尔出来逛逛,结果被她给抓到了。}

    我瞪了一眼那个元凶,向雪之下辩解道。雪之下又叹了一口气,打断了我的话。

    {好吧,我马上过去,你把电话给姐姐。}

    {好的,对不起。}

    不知为何我道歉了。

    我用毛巾擦拭过了屏幕,把手机递还给阳乃小姐。阳乃小姐和雪之下说了几句,告诉了她地址就挂断了。

    {小雪说会来的。}

    阳乃小姐一脸满意着笑着说道。然而,我和由比滨只得苦笑。这人还真是强硬啊…。不,我早就知道阳乃一向如此,不过再次亲眼看到,果然还是会觉得有些可怕。

    只有叶山隼人一个人觉得理所当然,伴随着些许受不了叹着气。

    恐怕,只有叶山一人理解雪之下阳乃这样的秉性,并且习惯了吧。不,说不定是早已放弃了吧。叶山那伴随着些许痛苦的微笑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东西啊。

    {对了,你们都买了什么礼物?}

    阳乃小姐一边说着一边收起电话,向坐在同一沙发上的由比滨那边靠了过去。由比滨本能地往里侧缩了缩,拿出了购物的袋子。

    {那个……我买的是居家袜……}

    {嘿,这个季节的木地板很冷呢。}

    {就是啊,前段时间去小雪家的时候,就觉得那木地板好冷。}

    {我也很怕冷的,我懂。}

    俩人继续着女生气氛的话题。相比之下,我和叶山就没什么可聊的,只好听着她们聊天。

    但是,叶山有点闲不住了,也开始嘀咕起来。

    {生日礼物吗……}

    然后,叶山看向了我。

    {你买了什么?}

    {啊,也没什么。}

    {这样啊。}

    他没有继续追问,只是把视线别到了一边。

    叶山继续听着阳乃小姐和由比滨的聊天内容,偶尔也附和几句。他手里握着茶杯,手腕上的钟表指针在缓缓地移动。

    我的眼睛只追逐着那个。

    秒针按照固定的频率移动,不快不慢,只是循规蹈矩地运行。转完一圈、两圈,又回到了原地,回到原来的样子。尽管如此,也不可能跟之前一样。即便秒针的位置没变,周围的指针却都不在原处了。

    阳乃小姐不经意间瞟了一眼礼物盒子,开口说道:

    {我很久没送礼物了,也买点什么吧?}

    接着,她把视线移向了另一个人。

    {对吧,隼人?}

    {呃……也是啊。}

    叶山耸了耸肩,扭头望向了窗外。视线的另一头似乎是街灯。

    我瞧着窗户上叶山的影子,突然有点好奇,他以前送过雪之下什么呢?

    X X X X X

    度过了一段煎熬的时光。

    阳乃小姐给雪之下打完电话已经过去三十分钟了,从雪之下的住处到这里还需要一会儿吧。既然都把别人叫出来了,我也不好意思擅自回去。快给我来啊!!悟空!!你不来的话我可没法回去了!!

    慢慢地喝着的咖啡已经见底,本应冒着热气的红茶壶也完全凉了。

    不只是我,由比滨也开始焦躁地四处张望起来。

    唯一平静的只有坐在我对面的俩人了。

    阳乃小姐像是用手机在调查着什么一样,她每每摆弄手机出现画面,就把手机摆到坐在旁边的叶山面前给他看。

    {啊,这个怎么样?}

    {行啊,看上去挺可爱的。}

    叶山伴随着爽朗的笑容回答道,阳乃小组用鼻子笑了笑说道。

    {那样的回复,很有隼人你的风格啊}

    被那样说了,叶山像是有些困扰地耸耸肩。虽然我不知道她是追求关于什么的意见,但是我觉得那是完全不踩雷的回答。嘛,要说是否有叶山风格的话真的是他的风格啊。

    从我这边听来,阳乃小姐好像已经对叶山的回答完全失去了兴趣,这回又探出身子,把手机放在我眼前给我看。

    画面上的东西好像是睡衣,使用粉色系的淡淡的颜色,糖果一样的臃肿的素材感,真的十分可爱。旁边坐着的由比滨偏过头看了看,压低了声音惊讶地赞叹道{啊,好可爱}。

    看来阳乃小姐刚刚在搜索的就是这个啊。从刚刚的对话看来,这就是要送这给雪之下当礼物吧。

    {比企谷君,怎么样怎么样?}

    阳乃小姐抬起腰,在桌子上用肘部支撑,轻轻摇晃了上半身,开始盯着我的脸。

    不是,就算你问怎么样怎么样。这样的话,我眼睛不知道该放哪里啊…。话说回来,好好地把乳沟藏起来啊!还有你的脸太近了啦!很困扰啊!现在不是看屏幕的时候,要是格斗游戏的话我现在就已经输了吧。

    {行啊,看上去挺可爱的。}

    不由得,从阳乃小姐那边背过脸去回答道。

    {那样挖苦的回答方式,很有比企谷君的感觉啊}

    坏笑了一下那样说道,阳乃小姐像是满足似的,调整身体重新坐回位子上。

    总觉得刚刚的对话真的好累啊…。

    深深地叹着气,闭上了眼睛。

    那样之后短暂地垂下了头,然后我听到由比滨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小声地叫了出来。

    一下子抬起脸看向那边,雪之下正匆忙地朝我们走来。

    {小雪乃,这边这边。}

    由比滨挥着手,雪之下注意到了,就朝我们的位置走来。

    {由比滨……你也来了啊。}

    雪之下很是惊讶,毕竟在电话里没告诉她嘛。

    {是啊是啊,那个……怎么说呢,跟阿企一起来买东西,结果被她们抓住了……}

    由比滨一边啊哈哈像是要敷衍过去地一样笑着一边摆弄着团子头。

    像是不知道要不要告诉雪之下是来给她买礼物的一样,用微妙的话含糊地答复了她。

    听完那个的雪之下用惊讶的眼神来回扫视着我和由比滨。被询问情况的视线看着,由比滨也瞧了瞧我和雪之下。

    在交流的只有视线,并没有实际说话交流。虽然只是短暂的时间,沉默开始降临。

    其他客人的交流声,杯子碰到底座的声音,淡淡的bgm声,店员平底鞋发出的声响,还有阳乃小姐小小的窃笑声。

    明明有这么多的杂音,那种静寂的感觉还是让耳朵有些疼痛。

    {总之,先坐下吧。}

    打破那沉默的是叶山。听从那句话,由比滨从沙发上抬起身子。

    {啊,这边这边}

    在她自己的旁边挪出一个人的空间,邀她坐在那里。

    {好的….,谢谢}

    回答完,雪之下也坦率地接受。脱下大衣,轻轻折叠在腋下,坐了下来。

    然后,向由比滨低下了头。

    {抱歉,姐姐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没事啦。}

    由比滨若无其事地轻轻摆手,雪之下稍微安心地抚了抚胸口,继而看向了我,她低着头窥视着我的神情。

    {比企谷,那个……}

    {没事,反正我也很闲。}

    实际上,买完东西后也没有什么要做的。

    不如说,不需要我们两人独处,还更轻松些也说不定。当然,也不是说几个人尴尬地坐在一起更好。

    说到罪魁祸首,她正在邪恶地笑着,带着调戏的语气对雪之下说道。

    {小雪,好慢啊!}

    {是你突然叫我出来的,还好意思这么说……}

    雪之下斜眼瞪着阳乃小姐,而阳乃小姐仍旧若无其事的样子,夹在中间的由比滨为难地苦笑。大乱斗!雪之下姐妹你们就饶了我们吧……

    {小雪也是急急忙忙地赶过来的啦……}

    耳边传来一阵爽朗的好像能将现在杀气腾腾的气氛缓和似的熟悉的说话声,他对雪之下的称呼方式让我相当惊讶,我扭过头。叶山隼人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故意敷衍似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

    雪之下像是也有点惊讶,沉默地看着叶山。叶山耸了耸肩。

    {雪之下要喝什么?}

    {就红茶吧。}

    叶山连忙去收银台点单,端来了一杯红茶。阳乃小姐小小地叹了一口气。

    {好久没有在一起喝茶了呢。}

    {是啊。}

    {.…….}

    叶山点头答道。雪之下依旧捧着茶杯,闭着双眼。谈话声突然中断了。为了避免冷场,由比滨接过了话题。

    {啊,那个……你们跟隼人很早就认识了呢。}

    {是啊是啊,因为隼人家只有他一个儿子,所以,隼人的父母非常喜欢我们,对吧,小雪?}

    {我倒没什么感觉。}

    {没有的事啦,不只是我的父母,其他人都很喜欢她们姐妹的。}

    尽管阳乃故意和她搭话,叶山满脸笑容地接过话茬,雪之下的态度依旧不变。阳乃小姐也没有在意,只是把视线移向远方。

    {好怀念啊……小时候父母很忙的时候,都是我照顾你们俩的。}

    听完,雪之下皱起了眉头。

    {是被你带着到处跑吧,被整得够呛呢。}

    雪之下把茶杯放到茶托上,向阳乃小姐送去冷冷的目光。叶山又发话了。

    {啊,比如去动物园的时候……在游乐区真是被害得好苦。}

    {去临海公园那次也是,直接把我们丢在一边,在游览车上还故意乱晃……}

    回想起昔日的时光,叶山和雪之下都露出阴郁的表情。只有阳乃小姐一个人欢快地点着头。

    {啊,没错没错,还有,小雪每次都要哭。}

    {喂……别捏造事实好不好?}

    {才没有呢,对吧,隼人?}

    {啊哈哈……不太记得了呢。}

    阳乃小姐开心地说着,叶山微笑着附和,雪之下默默地点头。

    听着他们怀念昔日,蓦然有了感悟。

    她们在一起度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那些回忆是外人无法触碰的吧。

    由比滨无法插入他们的话题,我就更不用说了。

    我不知道那时的他们关系如何,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

    我能做的只有坐在旁边默默地品着苦涩的咖啡。继续聆听他们怀念往事,然后任由我在脑海里想象。

    曾几何时,有人也问过我。

    如果我和她们上的是同一所小学,会变成什么样?

    那时,我回答不上来。

    正当我沉浸在回忆和思考的漩涡中,有人长叹一声,把杯子放在桌上。我扭头一看,阳乃小姐正撑着下巴,用冷冷的眼神盯着雪之下和叶山。

    {那时候的你们明明那么可爱……而现在……无聊死了。}

    鲜艳而又精致的唇编织出的冰冷话语,如冰霜般的笑容让在场的众人都无言以对。

    雪之下在桌子上轻轻地握紧拳头,叶山咬着嘴唇把视线别向了一边。由比滨为难地瞥了我一眼。

    几个人都陷入了沉默,阳乃小姐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不过,现在有比企谷军了,不如来疼爱比企谷君吧。}

    听到那句话的瞬间,一股寒气在背部游走,像是要把我看透的向上视线觉着有些灰暗。

    {不,体育会系的疼爱还真有点……}

    (注:体育会系指通过暴力解决问题。)

    为了不被黑色的瞳孔吞噬,我尽可能地不看阳乃小姐的眼睛回答道。然后,阳乃小姐窃笑着。

    {你这个样子让我更想疼爱你了。好啦,八幡,来吧来吧。}

    说完,阳乃小姐伸过手准备抚摸我的头,我侧过身,躲过了她的手。

    {哎呀,被你躲开了。}

    阳乃小姐笑眯眯地说着,很像是和善的大姐姐。至今为止还没有哪个比我大的漂亮姐姐对我如此温柔,我也不是很反感,就算明知笑容是假的也不介意。就像-色彩羽,谁都存在着两面性,谁都想展示可爱的那一面,这种东西没有什么可怕的。

    可怕的是潜在雪之下阳乃内心中的那个不能名状的东西浮现出来。

    但是,阳乃小姐没有再说什么,依旧笑眯眯地聊起了其他话题。

    {说到体育会系,马上要举行马拉松比赛了吧。}

    {啊,是的,月底举行。}

    听到由比滨的答复,阳乃小姐有些惊讶。

    {欸?以前不都是二月份举行吗?}

    {听顾问说,好像是日程安排不过来,所以稍微提前了。}

    叶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微笑着回答道。

    然而,雪之下的表情却无比的阴郁。也是,这家伙体力不行嘛……很不擅长马拉松之类的耐力项目。

    不过,气氛又变得轻松起来。

    气氛是好转起来了,但四个人欢快地聊天的样子太引人注目了。场面谈不上华丽,但也很养眼,他们真的很显眼呢……

    从刚才起就有人在门口不停地往这边瞅了。

    也是,我们这边有点吵闹了,再加上他们的脸的确非常出众,走在街上都会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拜他们所赐,我的存在感更加微弱了。我就是影子……….但是,光线越强影子就越明显,恰好可以凸显他们的光芒四射……

    反正我也没什么可干的,干脆彻头彻尾地当陪衬好了。不过这么一说,自己仿佛就是黑柳撤子啊。

    我没有插一句话,只是机械地喝着咖啡。咖啡很快就喝完了。

    真是好时机啊。以此为契机的话就能聪明地从位子上离开了吧。

    {不好意思….}

    短暂的告知,马上就站起身来,离开座位。

    其实也并不是有什么事。

    但是,这样的咖啡店或饭店之中,要是说出{不好意思}的话,就是要去上厕所的意思大抵上人们都是会理解的吧。然后,大多数的场合,都不会被阻止,能够十分自然地离开座位。

    因此和人们会面的时候喝的饮料就该选茶,咖啡,酒这样有利尿作用的饮品才对。

    也就是说茶,咖啡,酒能让场子更加圆滑,或者说是有能起到重置的作用。

    举个例子的话,就算是在饮酒会上和讨厌的人一个桌子,只要用去厕所作为理由离开位子,回来的时候就可以自然地去其他的位子了。这之后茶或咖啡贴着{传统交流饮料}之类的谜之广告语应该很能卖才对吧?卖不出去的啦。

    这样想着无聊的事情,我向店外走去。突然后面传来了不详的声音。

    {啊,对了,我也有点事来着。}

    声音愉快、活泼。但是又那样刻意的像在撒谎一般,然后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不一会我的肩膀就被拍了一下。

    …回头过去,那家伙就在那里。

    {来陪陪姐姐吧?不会太久哦?}

    {不了,我有点那个……}

    我痉挛地笑着委婉拒绝,她的手就放在我的肩膀上一步一步一起向店外走去。以这个速度的话应该能逃走。

    我刚这么想的瞬间,搭在我肩膀上的手就直接放下,然后缠住我的手臂。

    {没关系嘛,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嘛……八幡,约会哦。}

    突然,手臂一下子被拉扯过去,她在我耳边轻声细语道。

    要说是甜言蜜语的话,简直就是威胁。

    身体僵硬没有实质的抵抗,我就那样被扯着手臂离开了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