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1 Yui's story 无论何时雪之下姐妹的关系都无法推量
    从咖啡店出来之后,不久。

    我委婉地从阳乃小姐那抽出从自动扶梯附近为止一直都被缠着的手,向她搭话。

    {…那个,这是要去哪呢}

    因为到刚刚为止都还被缠着手臂的原因,就算是说着这样没什么的话,还是会很在意。像是刚刚的轻言细语还伴随着甜美的香气残留在耳边一样。

    拜此所赐,向她搭话的时候,就连正面看她的脸都做不到。只能是一边听着阳乃小姐轻快的脚步声,一边跟在她的后面。

    之后,阳乃小姐一下子停下脚步。轻微扭转上半身,盯着我的脸,愉快地笑了。

    {我说过了吧,只是稍微陪我买点东西}

    {不是,你好像没说过吧…}

    ….刚刚说的明明是一起去约会啊!约会!那个,女孩请不要做那样的事玩弄纯情少年的心啊!

    虽然那样说,现在才向阳乃小姐提出异议已经什么都改变不了了。实际上,阳乃小姐已经不在听我的话,哼着歌得意洋洋地一下子乘上了自动扶梯。

    然后,在那个地方回转了一圈,裙摆微微飞扬之后,轻飘飘地落下。没有看那个的时间,阳乃小姐招着手叫我快点过去。

    {已经有目标了真的不会花多少时间哦}

    坏笑的姿态和像是恶作剧的举止,有着不会让我觉得她是比我年长的少女感。

    明明是一秒都不能放松警惕的对象,看到那样的表情,一直以来对她的不知为何的恐惧感也消散了几分。

    {和那个无关啊…}

    我不带恶意地那样回答完,也跟在阳乃小姐后面乘上了自动扶梯。

    向下的自动扶梯缓缓前进,终于到了楼下。

    出来的阳乃小姐脚步没有一丝犹豫地前进着。

    虽然因为新年初次贩卖店里挤满了人,但阳乃小姐一走过去人群就自动地向两边散开。怎么回事这个人,是摩西吗?

    (注:摩西的十诫)

    不过,嘛,让道的人们的心情也能够理解的。要是我在街上走,遇见了像阳乃小姐这样的美人周围缠绕着闪亮氛围在路上漫步的话,也会不自觉地靠向旁边让出道来的吧。或许还会刻意放慢脚步养养眼。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了解到雪之下阳乃灰暗的一面,不会再那么做了。

    美是一种威压也是一种威吓,在此基础上在加上自信的话,就是给鬼配上武器,给老虎装上翅膀,水手服加上机关枪。面对她的人会畏缩是理所当然的。

    (注:水手服和机关枪是长泽雅美的电视剧)

    因此,说不定阳乃小姐一直都是一个人。

    我不是说她没有朋友。…大概。

    不过我完全不知道阳乃小姐的交友关系是什么样的,从我的极致个人的感想看来应该是没什么朋友的,甚至还会觉得她和我挺合拍的。

    但是,有一个像是她朋友一样的人物一直若隐若现。

    回想过去的话,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好像也在和朋友在一起,应该是在甜甜圈店里她在等待朋友的时候和她偶遇的。根据她过去的恩师平冢所言,她在学校的朋友圈也很广。

    但是,就算如此。

    能看的出来她喜欢孤独。

    容姿,才智还有那家境。她大概拥有着人们所追求的一切,还在追求着孤独的那姿态,和我过去追求的孤高的生存方式有些相似。

    与我过去误认为的雪之下雪乃的生存方式很像。

    因此大概我心里认为的雪之下阳乃的幻想,也和本身有很大的差距吧。

    她就算是喜欢孤独,也绝不是在追求着孤独。

    那证据就是对身为妹妹的雪之下雪乃的执着。

    今天一个劲地拨打电话的那种偏执行为也是,过去时不时的就多管闲事也是。不用怀疑雪之下对于阳乃小姐而言一定是无法无视的存在。

    反过来说,那正是她无法停止对雪之下的渴求的佐证,同时也是她不在追求孤独的证据。

    不用说,究竟是什么驱使着阳乃小姐做到这种份上我还不得而知。但是仅仅是家族情感或者姐妹之间的爱的话,我觉得她有些做过头了。

    虽然我自己也有妹妹,但实在是不可能多管闲事特意打电话叫她出来,也几乎不会去干涉妹妹的私生活….会啊,嗯,会的啊。

    小町要是在家的话各个方面我都会指指点点,关于考试我也会说三道四,要是有坏虫子接近的话,我还会亲自出场排除。那样的事真的非常普通啊,这就是兄妹!

    也就是说,姐妹的场合也….阿勒?那么阳乃小姐的行为也很普通喽?

    深深思考那样的事,我一边紧皱眉头,一边看着走在前面的阳乃小姐。然后那个阳乃小姐突然停下脚步。

    {就是这家店哦}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一根手指指着前面的一家租铺。

    这家店在女性向的楼层之中使用着淡淡的颜色,有着一种软绵绵的奇幻氛围,十分吸引眼球。扫过摆放的商品,是居家服,洗浴用品一类的东西。

    又撇了一眼,居家服,居家袜,毛巾,浴衣,长袍,束发带….

    不管哪一个都以甜点,冰淇淋为主题设计而成,店内全是女性。

    不可能的,不是我这样的家伙能进得去的气氛。

    {….那个,我就在这等你}

    感受到店铺的气氛,我一边头皮发汗,一边那样说道。阳乃小姐坏笑了一声。

    {嗯}

    然后,开始推着我的背。

    步履蹒跚地走着,终于踏入租铺的范围内。

    ….这样会被强挤出笑容的店员用{你在找些什么呢?}威吓的。

    被那样的质问到会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后面只能发出{不,没什么…}和女明星一样的回复。对没法好好交流的自己产生厌恶,冷汗流个不停。而且看到那汗水的店员会带着8分的受不了,2分的温柔说{流了好多汗啊,暖气是不是开太大了呢},顺便递给你纸巾。这边察觉到那份关照后,汗又不停地冒出来。算是拜托了,别在有那多余的温柔了。

    但是,这种但心是男性特有的,不,应该说是只有阴暗角色才对。对于女性来说这层本来就是女性向的没有人会因此胆怯。而且要是玩惯了的有女朋友的男性的话,就算来到这种地方也不会动弹不得吧。

    像是理所当然一般的阳乃小姐一脸清爽地开始走进店内。

    我一边发出海狮般的怪叫声,一边用眼神追逐着阳乃小姐的身姿,我那形迹可疑的状态,不仅仅是海狮那程度,甚至发出怪叫开始练习古文的假名了。

    打算一直站在原地,阳乃小姐像是觉得我没有像刚刚一样跟随在她后面有些奇怪似的转过身来。虽然一瞬间歪了歪头,但是一下子就察觉到了。

    {不用太担心哦,这里也有男性的服饰的}

    说完,站回我旁边拉着我的手。

    做到这份上了,实在是不应该在胆怯了。话说回来,被阳乃小姐这样拉着手才更加羞耻。

    顺滑地从阳乃小姐的手腕中将手抽出,战战兢兢地,像小鹿斑比一样的步伐老实地跟在阳乃小姐后面。

    啊啊….,都是女性顾客好可怕啊…。

    正当我为了尽可能地不让自己显眼,隐身技能全开之时,正哼着歌物色居家服的阳乃小姐从中拿起了一件衣服。然后,一下子转向我这边,将其抵在自己的胸口展示给我看。

    {快看快看,这个软绵绵的}

    那样的说法和享受的笑容比起平时是那样的天真烂漫,我稍微有些吓到了。

    {…嘛,因为就是用的那样的素材啊}

    一边做着那样的对话,一边在店内漫不经心地走着。

    因为没有习惯这样的空间,我的动作有些提心吊胆。

    但是,因为阳乃小姐只隔着一步半距离,并且时不时地向我搭话的原因,心里没感觉到多少不适。不,只要是和阳乃小姐呆在一块就绝不会心情舒适吧?

    不过没被周围的女性顾客和店员用警戒的视线注视这点,我真的十分感激。

    向着店内放在毛色些许不一样的服装那一角靠近,阳乃小姐随意地取起一件。

    {啊,你看,这是男装哦}

    阳乃小姐手上的是带着帽子的灰色和白色的横条纹居家服,质地果然也是软绵绵的。纽扣上配合着毛球这点也十分可爱。

    我勉勉强强地看看了递过来的衣服。然后,吊牌露了出来,令人惊愕的数字冲入眼帘。

    {…贵。额,贵….太贵了吧}

    不由得又从新确认吊牌两次。不自觉地又看了第三次。为什么仅仅只是一件睡衣能到五位数啊…。夏天的话明明一件T恤一条裤子就能度过,冬天的话运动装加棉服也已然足够…。

    正当我对时尚界的黑暗惊叹之时,突然阳乃小姐说道。

    {毕竟是男生啊,好像没什么兴趣啊。但是这里的男装风评很好哦,比企谷君也试试这样的衣服?}

    想象着自己穿着那样时髦可爱的居家服,不由得,发出厌倦的声音。

    呜呜呜….,我穿这么可爱的衣服,绝对不会合适的啦…。

    嘛,因为是居家服可不是给别人看的,合不合适都是无所谓,但有着比那跟严重的问题。

    我的高二病在呐喊着。穿着这样女生喜欢的牌子的男性衣服,总觉得会以此为契机被女生嘲弄,碰巧还会为了受她们欢迎而努力,那姿态真的非常丑陋!会想为什么什么轻浮的家伙都那么熟悉女生喜欢的品牌啊!

    好像我流露出反感之色一样,看着我的脸的阳乃小姐笑了出来。

    {比企谷君这时候真的会露出很厌恶的表情呢。真的佩服了哦}

    {我是不善于伪装的,一不小心就}

    {那么和我一样呢}

    面对我泰然自若说出口的话,阳乃小姐厚脸皮的应对。然后,合上目光,嘴角浮现出蛊惑的微笑后,悄悄在我耳边敲打。

    {但是,一样的不觉得有些小可爱吗?….怎么样呢?一起}

    那个声音十分性感,触碰到脖子的吐息湿润又甜蜜。明明早就了如指掌我现在是在被玩弄中,还是因为脸颊擅自热起来的原因,甚至胆怯地不敢正面看阳乃小姐的表情。

    阳乃小姐好像在充分享受我的反应一样,漏出窃笑的声音,然后补充道。

    {和小雪}

    因为她那起劲的声音,我的硬直缓解,伴随着吃惊的叹气和招人讨厌的话自然地从我嘴巴溢出。

    {那样的事比起和我一起,你们姐妹自己干不是才更能显示出自己的可爱吗?}

    {过剩的表现会起到反效果吧,我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混合着挖苦回复和预想的一样阳乃小姐立刻就反击过来了。虽然是十分无趣的对话,阳乃小姐却享受在其中的样子,眼神里露出嗜虐的光芒。不要啊,果然还是和这个人处不来…。

    随后,阳乃小姐的眼神蒙上阴影。

    {嘛,过去我们其实也经常穿着一样的衣服-}

    小声的嘀咕好像在怀念过去一样。

    {…有些意外啊呢}

    因此,我坦率地说道。

    {……也不会吧。就是小时候父母买的嘛,我觉得没什么不可思议的}

    那样说着的阳乃小姐不再有先前的微笑,仅仅是眼睛眯成一条缝瞥了一眼手中的居家服。

    其实,我并不是对雪之下姐妹过去会穿一样的衣服感到意外。我自己和小町也有过被父母打扮成一样的时候。可以想象,那是父母的兴趣中的一部分,她们的父母也只是有这种嗜好罢了。更不用说,这样的美人姐妹,想看她们关系很好地穿着一样的衣服是十分自然的想法。

    因此,我感到意外的不是那种东西。

    是雪之下阳乃那述说的语气。

    对过去的怜爱的语气,渗透出来的不仅仅是温柔,好像还隐藏着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硬要说的话,说不定是类似寂寥感的东西。听起来就像是她自己已经了解到了伸手的话绝对够不着,那是完全无法取回来的东西一样。一种遥远的感觉。

    为什么我会从她的声音中读出那样绝望的距离感,我不是很明白,只是含糊地感觉到了。现在,这个人还在我的理解范畴之外,大概我也永远做不到理解她这件事吧。

    我就连在我身边的人都不是很了解。更别说面对就算让你接近,也会让你踏进内心的阳乃小姐,理解她这件事我实在是无法做到。

    现在,她还不知道我在困惑的样子,挑选着展示的服装。

    {嗯,果然还是这个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抽出的居家服披在白色衬衫上面。

    在淡灰色的柔软质地上星星点点地点缀着淡粉色的斑点。阳乃小姐轻轻抓住衣服的领口像是要把自己的嘴巴隐藏起来一样将脸埋了进去,眼神向上地问道。

    {怎么样?}

    {….虽然跟你妹妹的印象不太一样,嘛,这件挺不错的}

    我说完,阳乃小姐一下鼓起脸来瞪着我。怎么回事这个人,怎么会做出这样耍小聪明的动作?喂喂。强化外骨骼性能太好了吧…就算知道本性也一不小心会被骗啊,而且感觉被骗了也不会后悔啊。

    然而。

    对象可是雪之下阳乃。

    {我是问对我来说合不合适吧,而且这个大概也不合小雪的身}

    那样说完,阳乃小姐轻轻地向下抚摸胸口。

    比起话语更能说明的雪之下姐妹的绝对差异。能这样说出残酷的事实真有小阳乃的风格啊。你妹妹的话可是有些在意的哦!绝对不要在本人面前这么说哦!和欧尼酱约好了!

    但,既然是寻求我感想的话,就好好回应吧。大概就是为了这个才带我来到这的吧。

    {….那就不用问了啊}

    然而,从我口中说出的却是那样的话。

    实话是说,就阳乃小姐的容姿而言,没什么好挑刺的地方。

    因此,在这么问道之前不留神窥视到的她那试穿的身姿十分可爱,全部都很有魅力。

    然后,我就困扰了。

    好像是觉着我仅仅说了这些话语完全不够一样的无言的等待着,就连那好胜的眼睛都十分有魅力。看过来的眼神中蕴含着{给我好好说出来}的压力。

    {….很,很适合你}

    因为被那样直勾勾地看着很难为情,我一边将视线移向别处一边张口结舌地回答道,阳乃小姐带着满足的表情点头。

    {嗯,很不错,那么,也买这个吧}

    那样说完,把现在试穿在身上的衣服脱下,很快地叠起来。然后把挂在旁边的一件颜色不一样的纯白衣服取下。

    {我去一下收银台}

    话说的很快,阳乃小姐马上就向收银台去了。

    结果,因为我失去了能从其他女性顾客和店员的视线中保护我自己的小阳乃屏障,我只得慌慌张张地向男装区移动。那里的话还勉强能待…。

    在那里突然映入眼帘的是,刚刚和阳乃小姐拿在手中的居家服同一款式的男装。

    哦….,这个是以黑色为基调啊…。哦….,这样啊…。哦….,就算是同样的设计颜色不一样的话会是别的感觉啊…。哦….,这样啊…。

    正当我向那软绵绵的衣服伸出手的瞬间。

    {久等了}

    背后传来了开朗的声音。我将伸出的手高速地插回口袋之中。

    {真快啊}

    勉强一边装作平静的那样说道,一边转过身去,阳乃小姐的表情好像带些许抱歉。

    {包装好,好像还需要花费点时间,不好意思啦}

    那样说完,用手指了指店外的楼层边缘像是休憩地一样的场所。在那里有着数把椅子。

    是想在礼物用的包装完之前,在那个地方等待的意思吧。阳乃小姐重新抱了抱自用衣服的袋子,向那边的椅子迈开步伐。

    阳乃小姐要是从店里出去的话,我就失去了待在这里的理由,只有坦率跟在她后面一途。

    隔开一个椅子,和阳乃小姐坐在一排。

    阳乃小姐打开装着刚刚买的自用衣服的袋子,哼着歌确认里面的情况。一边满足地看着那里,一边开口道。

    {那么,比企谷君呢?已经选好了?}

    {哈?啊啊…礼物的话,已经买好了}

    虽然面对冷不丁的质问让我有些疑问,但从到此为止的对话看来的话,想问的是关于给雪之下礼物的事吧。

    然而,阳乃小姐像是嘲笑似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开始打量我。那缓缓的动作就像抬起镰刀形状头部的蛇一般。

    {不是那个,是在问比企谷君你们的事。}

    被问道,我停止了呼吸。

    直勾勾盯着我的视线像是要缠住我的心脏取走一样冷酷地粘在我身上,黑色的瞳孔明明那样清澈却无法看透其深处蕴含着什么。

    要是简单地质问她问这个问题的真意的话,要是问她为了什么才寻求说明的话,就会把自己逼到绝境之中。

    那么能做的只有一件事了。

    我上翘嘴角,将喉咙深处郁闷的空气全部吐了出来。

    {….就算你说比企谷君你们的,集体行动中我可不喜欢发表自己的意见啊。我就是这样有深度的性格哦}

    {那样的回避方式,我很喜欢}

    阳乃小姐突然有诱惑性地笑了。

    然后,空气也稍稍缓和了些。

    就算如此,她的瞳孔现在还带着一丝黑暗,在告诉我这样的时间还没结束呢。

    {….嘛,我是哪边都随便啦,不过你也不觉得就这样下去什么都不会发生对吧?那样很不自然嘛}

    就算她嘴中的话没一点具体的东西,但在说什么我清楚地明白。

    雪之下阳乃摆在我眼前的是不折不扣的真实。

    其实我自己也察觉到了。没什么的,不稀奇的,在哪里都有的,仅仅是事实。

    但是,在真的观测到之前,那东西不会变成事实。

    因此,我装作没听到。

    {….嘛,自然的反义词是人工呢,跟人有关的东西大多不自然,接受了这种不自然的也正是人类自己啦…}

    有远见的站在未来的角度作为观测者长篇大论,旁观者嘲笑着。

    窃笑着。

    她喉咙深处传出的嗤笑声掩盖了我妄言一样的话语。

    {那称不上是是真物吧。….那么,真物是什么呢}

    柔和的声音。冰冷的视线。发暗的眼睛。气氛沉闷的吐息。

    丢过来的是不能称得上是痛斥或是盘问的小声嘀咕。

    没有想去回答那个的人,只是记起什么一样听到了在楼层里流动的bgm。不知过了几分几秒。长久又短暂的沉默流淌着。

    在安静的氛围之中,听见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微微转动头部向那边瞧去,刚刚那家店铺的店员小姐拿一个包装好的漂亮袋子,向这边走来。

    阳乃小姐发现那个后,轻轻叹了一口气,一下子站了起来。然后笑眯眯地向我搭话。

    {可惜了,到时间了,约会就到这里吧。……回去喽}

    那样说完,向店员小姐那边走去。

    我一边在后面目送着那个身姿,一边很难站起,坐在原地。

    X X X X X

    回到咖啡店的期间,阳乃小姐一直都是无言的状态。我也一样一言不发。

    大概是因为我和她能说的话已经完全结束了吧。

    那样特意的询问的时候没有得到回答,所以这个问题就以无解结束了吧。

    作为那个的代替,但好像也并不是那样,在咖啡店里的阳乃小姐坐到座位上后心情高涨。

    {小雪乃,生日礼物哦,姐姐我超认真地选出来的哦!}

    阳乃小姐要把雪之下抱住一样不断地向她靠近,紧紧地把礼物的包裹推给她。

    {…这么突然,怎么了?}

    雪之下也像是被说是生日礼物就没有理由拒绝一样,些许困惑地收下了那个。

    看到那个包裹的由比滨眼睛一下亮起来。

    {啊,那家店啊,超可爱的呢!}

    {对啊对啊!不愧是小比滨!真清楚!可爱的妹妹配合可爱的东西!真希望她能充分地感受到姐姐的爱啊!}

    用手指指向由比滨,阳乃小姐得意地挺起胸口。

    看见两人的对话,雪之下也多少解除了些警戒似的,频繁地瞧了瞧自己手中的包裹后,叹了一口气。

    {…爱,呢。…确实,嘛,还是挺可爱的}

    小声地嘀咕完,点了下头。看得出来十分中她意。雪之下将包裹放在她的膝盖上,轻轻抓着,然后低下头,开口道。

    {….谢谢}

    {不用谢}

    阳乃小姐满足的表情看了看涨红了脸的雪之下,笑了出来。

    哎呀,平时只是平时,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呢,真是十分和平温柔的世界啊。百合之下姐妹要是平时也能这样散发百合气息的话,对我的胃的和平也有帮助的。

    看到那令人欣慰的光景,放松下来的不仅仅是我,叶山隼人也用温柔的视线注视着那里。

    然后,那个叶山像是突然注意到了什么。

    悄悄把手放到桌下,拿出手机确认着什么。看来是来了邮件。

    {…阳乃小姐,时间差不多了}

    {哎呀,已经这么晚了}

    叶山轻声细语地那样说完,阳乃小姐也卷起衬衫的袖口。看看了洁白的手腕子上的金纱手表,交互地注视着表盘和我们。

    看来是和她父母约好的碰面时间到了。

    那样的话,我们就该在这和她们分别才对。这样下去等她们说{要是方便的话,一起}可不行。要和叶山君的父母见面什么的!心里还没有准备啦!这里是回家的时机!

    {那么,我们就回去了}

    {嗯,是呢}

    我说完,由比滨也跟着说道。阳乃小姐和叶山都觉得这是不错的时机似的,点了点头。

    {啊}

    只有雪之下的眼神无事可做似的彷徨着。

    像是在窥视我们和阳乃小姐一样的看着,然后阳乃小姐短短地叹了口气,开始直勾勾地看着雪之下。

    {小雪打算怎么做呢?}

    {怎么做…}

    {聚餐。去吗?顺便也有小雪的生日庆祝会哦,嘛,我要办的事已经办完了所以随便你咯}

    阳乃小姐的声音有些冰冷。明明那样执着地把她叫出来,现在却意外的干脆。

    虽然不觉得阳乃小姐所说要做的事是仅仅是给雪之下生日礼物,不管怎么说,选择的自由在雪之下。

    {…是,呢}

    回答完,雪之下像是很难决定似的,小心地看着我和由比滨。看到那个样子,由比滨有些困扰地微笑道。

    {那,那个不要在意我们啦}

    {嘛。本来就是要回去的}

    {这样啊…}

    暧昧不明地回复完,雪之下俯下脸去,由比滨也跟着阴郁了起来。不过,马上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连忙翻起了夹在腋下的礼物袋子。

    {啊,对了,这个给你。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虽然有点早了。}

    由比滨把装有礼物的袋子递给了雪之下。既然由比滨都给了,那我也现在给吧。

    {生日快乐。}

    {谢、谢谢……}

    雪之下惊讶地僵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呆望着礼物袋子。终于断断续续地挤出几个字。然后一把抱住了礼物袋,露出欣慰的微笑。

    看到雪之下开心的样子,由比滨也跟着笑了。

    {那个啊,我会准备蛋糕的,到学校我们再一起庆祝吧。}

    那样的话语大概是由比滨特有的关照吧。在这样的场合无法和朋友告别的话,会变得恋恋不舍的。那么我应该遵从那关照。

    {那么再见了。}

    轻轻地抬起手那样说完,雪之下露出微笑。由比滨的关照像是充分传达到了一样,雪之下用半张开的手轻轻左右摇晃。

    {嗯……再见。}

    {嗯,拜拜!}

    与之相对由比滨很有精神地举起手来。

    离开座位,稍微和阳乃小姐寒暄几句。

    {那么,失礼了….}

    被随意挥手的阳乃小姐和爽朗微笑着的叶山目送着,我和由比滨离开了店铺。

    从店里到升降电梯没有多远。

    没有在同一楼层一起坐电梯的人,空落落的空间里只回响着我和由比滨的脚步声。

    {蛋糕的话,什么蛋糕比较好呢?霜糖蛋糕?还是巧克力蛋糕呢?}

    在电梯的按钮面前站立时,由比滨用轻快的语调向我搭话。

    {哪边都好吧,就选你喜欢的吧….}

    说完,由比滨鼓脸不满地嘟囔道。

    {诶,阿企也好好想想啊。我哪边都喜欢没办法决定啦…。啊,能不能做成一半一半的呢?}

    {又不是披萨….}

    总之回去的时候必须好好考虑下选什么蛋糕了。我一边伴随着吃惊说着,一边伸手想去按电梯的按钮。

    那是向上的三角形和向下的三角形。

    只能按那其中的一个,想要按那个按钮的手,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那么,哪个呢。

    突然,在那个风儿喧嚣的夜晚,轻轻的悄悄的质问又在我耳边回响。

    面对那个问题从未回答,甚至放弃思考,无力地垂下手腕。

    点亮那淡淡的灯光的话,就已经无法取消。

    但是不选择的话,哪里都去不了,只能站在原地直到结束。

    为了去那必须去的地方我选择了正确的道路。

    因此,我只按下了那一个按钮。

    (春物结1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