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尽管如此,班上感情依旧融洽
    随着下课钟声宣告第四节课结束,整间教室的气氛立刻变得轻松。有些人朝福利社直奔而去,有些人搬动桌椅准备吃便当,也有些人前往其他教室。

    今天的午休时间,二年F班也和往常一样热闹。

    然而,像今天这种下雨天,我就没地方好去。平时我有自己专属的用餐地点,但我可不想要淋雨吃饭。

    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独自在教室啃便利商店卖的面包。

    下雨天的午休时间,我大多是看小说或漫画打发时间,偏偏昨天看到一半的书放在社办没带走,早知道就趁十分钟的下课时间去拿回来。

    但这些都是马后炮,用英文来说是「horse behind cannon」……不,这样会变成「炮后马」吧?

    能够自己搞笑完再吐槽自己,我就是闲到这种地步。

    我一直觉得,当一个人独处久了,就会出现自我完结的征兆。

    我会开始在家自言自语,甚至一个人引吭高歌,结果常常发生「MOTTO!MOT……欢迎回来」这类唱到一半妹妹刚好回家的窘境。

    当然,我不会在教室里唱歌,所以相对的,我会想很多事情。

    换言之,孤独的人其实非常擅于思考。诚如「人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十七世纪思想家帕斯卡尔之名言。)所言,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思考,而孤独者不需要跟人分享思考内容,所以能想得更深入,因此,我们这群孤独的人拥有不同于凡人的思维,不时会出现超乎常人的想法。

    要用对话这种有所限制的手段传达庞大的信息,是非常困难的事。好比用计算机上传或寄送大容量的档案时,也得耗费很多时间。所以孤独的人大多不擅长对话, 只是如此而已。

    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坏事,就像电脑不只是用来寄信,还可以用来上网跟修图之类的。也就是说,不要用单一价值观衡量一个人。

    虽然前面以电脑比喻,但不表示我对电脑很了解。真正对这方面有所了解的,是聚集在教室前面的那群人。

    我说的是拿着PSP联机狩猎的那群人,记得好像是叫「小田」还是「田原」吧?

    「哇,你拿大锤喔!」

    「一把铳枪杀爽爽!」

    他们好像玩得很愉快。

    那款游戏我也有玩,老实说我想加入他们。

    漫画、动画、电玩曾是孤独者的天下,最近却变成一种社交工具。想要跟他们那些人交流,就得具备一定的沟通能力。

    悲哀的是,凭我这种半吊子的相貌,就算加入,也会在背地里被说是「赶流行」、「假宅男」,这到底是要我怎么办?

    国中时,我曾看到一群人在讨论动画而想加入他们,结果那群人马上陷入沉默,让我相当难过……从那之后,我就放弃加入他们的圈子。

    我从小就不是那种会说「我也要玩」的小孩,所以更难和人打成一片。班上要踢足垒球时,有条规则是由两个男的中心人物猜拳,赢的人可以先选队友。对喔,那时我每次都是最后才被选中。对一个年仅十岁,兴奋地期待「什么时候才会选到我呢」的男孩来说,那实在太可怜,我现在一想起来便想掉眼泪。

    因为如此,就算我原本对运动还算拿手,也渐渐变得不擅长。虽然我喜欢棒球,但没有人能一起玩,所以幼小的我只能对墙壁丢球、练习一下守备,甚至还假想出隐形的跑者和防守阵形打单人棒球。

    另一方面,这个班上也有沟通手腕灵活的人,例如教室后方那一群人。他们是足球社和篮球社的男生各两名,以及三个女生。那里散发出华丽的氛围,让人一眼便明白他们是班上的上流阶级。附带一提,由比滨也属于那个团体。

    其中有两个人的光芒特别耀眼。

    ——叶山隼人。

    他是那个团体的中心人物,身为足球社王牌兼下任社长候选人。看着那家伙看太久实在不舒服。

    反正是个帅气型男就对啦,真是欺人太甚!

    「哎呦~今天不行啦,我要去社团。」

    「少去一天不会怎么样吧?今天31冰淇淋买两球特价喔!我想吃巧克力跟可可口味的。」

    「两种都是巧克力啊(笑)。」

    「咦~~差很多好不好?而且我都快饿扁了。」

    叶山的好友——三浦优美子高声抗议。

    她留着一头金色长卷发,上半身制服没穿好,肩膀露在外头,让人想问她「难道你是花魁吗」,而且裙子也短到失去穿在身上的意义。

    三浦的外型漂亮、五官端正,但艳丽的装扮加上没大脑的言行举止,导致我对她没什么好感。正确说来,应该是我很怕她,不知道她会对我说出什么话。

    但对叶山来说,三浦似乎不可怕。根据我的观察,他应该认为三浦是很聊得来的对象。所以说我搞不懂上流阶级的男生在想什么,那女的怎么看都是因为对方是叶山才聊得起劲,若换成是我,大概只会被她用鼻子冷哼一声打发掉。

    无所谓,反正我跟她没有任何交集,不需要讲什么话。

    叶山和三浦依旧聊得起劲。

    「抱歉,我今天不能去。」

    叶山重新说出结论,三浦显得很失望。

    接着,叶山绽放灿烂无比的笑容大声宣告:

    「我们今年要认真朝国立迈进。」

    啥?国立?这家伙是说「国立体育场」,不是搭中央线可以到达的东京都国立市吗?

    「噗……」

    我差点笑出来。

    叶山竟然摆出一副说出什么帅气台词的样子。不行,我绝对、绝对饶不了他。

    「还有啊,优美子,你吃太多的话会后悔喔。」

    「人家吃再多也不会胖。啊~~人家今天要吃冰淇淋啦!对吧,结衣?」

    「嗯~~没错没错。优美子的身材很好呢!不过,我今天有事……」

    「就是说嘛,今天一定要大吃一顿。」

    三浦说完,其他人跟着笑出声,听起来像是综艺节目的罐头笑声。那种声音非常响亮,我彷佛还看得到字幕。

    我不是刻意要听,而是他们聊得很大声,想不听到都难。应该说教室前面的御宅族和后面的现实充都很大声,我稳坐在教室中央,四周明明空无一人却吵得要命,如同坐在台风眼。

    身为中心人物的叶山露出人见人爱的笑容说道:

    「别吃太多弄坏肚子啦。」

    「不是说过了~~我吃再多都不怕,也不会发胖。对吧,结衣?」

    「嗯~~优美子的身材真的超好,腿又很美。不过我今天……」

    「咦~~是吗?那个叫雪之下的好像更正点耶?」

    「啊,的确。小雪乃有够正——」

    「…………」

    「……啊!不是啦,我觉得优美子比她更华丽!」

    由比滨见三浦突然不说话、眉毛微微抖动,赶紧如此补充。该怎么说呢?这模样简直像是女王和侍女。可惜侍女的赞美不足以挽回女王的心情,只见三浦不高兴地眯起眼睛。

    「也好。如果你们能等我到社团活动结束,我就跟你们去。」

    叶山也察觉到现场气氛不对,故意以轻松的口吻如此提议。女王这才恢复心情,高兴地回答:「OK ,到时候要传简讯给我喔!」缩在一旁的由比滨也放下心。

    喂喂喂,你那样太辛苦了吧?那是封建社会吗?如果当现实充得那么在意别人的脸色,我宁可孤独一辈子。

    这时由比滨抬起头,和我四目相交。她看了看我,然后下定决心似地深吸一口气说:

    「那个……我中午要去一个地方……」

    「喔,这样啊,那你回来时顺便帮我买一瓶柠檬茶。今天忘记带饮料,中午又是吃面包,没配茶根本吃不下。」

    「咦?可、可是,我回来时可能已经开始上第五节课……应该说我整个中午都会不在,所以可能有点……」

    由比滨说到这里,三浦的表情瞬间僵住,宛如被自己养的狗咬到手一般。过去不曾忤逆自己的由比滨,今天竟然会说「不」。

    「啊?等等,你是怎么一回事?结衣,上次你是不是也说了类似的话,然后一放学就离开?你最近很忙呢!」

    「呃……该怎么说……我有些私事,实在不得已,真的很不好意思……」

    由比滨说得语无伦次。你是上班族在道歉吗?

    可是,她那些话反而造成反效果。三浦失去耐性,动手往桌子用力一敲。

    女王突如其来的爆发让教室安静下来,前面的小田还是田原也迅速降低游戏音量,叶山和其他几个人都尴尬地将视线投向地面。

    教室内只剩下三浦修长的手指敲打桌面的声音。

    「你那样讲我哪听得懂?想说什么就说清楚啊!我们不是朋友吗?你是不是在隐瞒什么?那样不好吧?」

    由比滨难过地低下头。

    三浦表面上说得好听,实则不过是强加同伴意识到别人身上。她的意思是:「我们是朋友、是同伴,所以什么事都能做、什么话都能说。」背后的含意则是:「如果你办不到,就不是我的伙伴,而是敌人。」那根本是排除异己的异端审判。

    「对不起……」

    由比滨怯生生地低头道歉。

    「所•以•说!我不要听道歉,你应该有别的话想说吧?」

    被她这样一讲,还有谁敢说啊?这已经不是对话或询问,而是单方面逼对方道歉、攻击对方罢了。

    真是愚蠢,你们最好早点闹翻。

    我转回正面,一边把玩手机一边将面包送入口中,咀嚼几口后吞咽下去。不过,除了面包以外,感觉还有某种东西卡在喉咙。

    ……该怎么说呢?

    照《孤独的美食家》(日本漫画,亦曾改编成电视剧。)的逻辑看来,吃东西时应该要表现得更快乐、更幸福才对。虽然我一点也不想上前帮忙,但看着认识的女生在自己面前泫然欲泣,胃就会不由自主地纠结起来,让食物都变得不好吃。

    人总会希望东西吃起来美味嘛!再说,像那样受到攻击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岂能随随便便让给别人?

    啊,对啦,还有……她让我觉得很不爽。

    于是,我从座位上猛然起身。

    「喂,差不多——」

    「啰唆!」

    该住手了吧——当我要这么说的瞬间,三浦用毒蛇般的眼神瞪过来。

    「……差、差不多该去买个饮料吧,不、不过我看还是算了~~」

    吓死人!她是哪来的大蟒蛇啊……害我差点要说出:「对对对对不起!」

    我默默坐回椅子上。三浦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不屑地看着畏畏缩缩的由比滨。

    「这可是为了你好。你那种暧昧不清的态度,让人看了就讨厌。」

    三浦嘴上说是为了由比滨好,但还不是为了自己的感情和利害关系,那句话根本自相矛盾。但这对三浦来说并非矛盾,因为她是那群人当中的女王。在封建社会里,统治者本身就是绝对的规则。

    「……抱歉。」

    「又是道歉?」

    三浦又气愤又无奈,「哈」地大声嘲笑,这让由比滨更加畏缩。

    够了没啊?真烦人!连旁观者的情绪都会受到影响。我受不了这种讨厌的场面,别把观众也扯进你们的青春剧场中好不好?

    于是,我再次鼓起仅存的勇气。反正我已经被讨厌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来一场零风险的对决,感觉也不错。

    我站起身要走向她们两人,同一时间,由比滨也泪眼汪汪地看向我。三浦抓准这个机会,以冰冷的声音质问:

    「喂,结衣,你在看哪里?你从刚刚就一直在道歉——」

    「你弄错要道歉的对象了,由比滨同学。」

    这声音搞不好比三浦的前一句话还要冰冷,宛如北极的狂风,令听者缩起身子,却又宛如极光一般美丽。

    她只是出现在教室门口,却彷佛站在世界中心一般吸引众人的视线。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雪之下雪乃之外,没有其他人能发出这种声音。

    我站起一半的身体就这么定住,像是在蹲马步。相较之下,刚才三浦的威吓简直是骗小孩用的。如果换成雪之下,恐怕连害怕的间功夫都没有。那种感觉已经超越恐怖,到达一种美的境界。

    在场每一个人都为之出神,不知何时,三浦敲打桌子的声音不再,教室陷入一片寂静。这时,雪之下首先开口。

    「由比滨同学,你主动提出邀请却又放我鸽子,不觉得这样不对吗?会迟到的话,应该要主动告知对方才对。」

    由比滨听到这句话,安心似地露出微笑看向雪之下。

    「抱、抱歉。可是,我不知道小雪乃的手机号码……」

    「……是吗?那也不能全怪你,这次的事就算了。」

    雪之下完全不管现场状况如何,径自说起话。我行我素的模样,真想让人为她拍手叫好。

    「等、等一下!我们还没说完耶!」

    三浦好不容易回过神,对雪之下和由比滨发出抗议。

    火之女王更生气了。她的火势更加猛烈,发出轰轰声响。

    「有事吗?我没空跟你说话,都还没吃午饭呢。」

    「什、什么?你突然跑来搅局,还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正在跟结衣说话!」

    「说话?那是在鬼叫吧?你觉得那是在说话吗?我看只是歇斯底里发作,单方面强迫对方接受自己的意见而已。」

    「啊?」

    「抱歉,是我不察。因为不了解你们的习性,很自然地认定是类人猿在威吓。」

    愤怒的火之女王碰上冰之女王,仍难逃冰冻的下场。

    「唔~~~」

    三浦火冒三丈,狠狠瞪着雪之下,但雪之下只是漠然以对。

    「你想当山大王虚张声势是无所谓,但请不要超出自己的山头。否则会像你现在的妆容一样,马上露馅。」

    「……哼,你在说什么,谁听得懂啊?」

    败阵的三浦仍然嘴硬,然后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她晃着那头长卷发,气呼呼地玩起手机。

    没有任何人跟她交谈,连很会察言观色的叶山也用呵欠蒙混过去。

    由比滨站在一旁紧紧抓住裙角,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雪之下看出这一点,刻意先离开教室。

    「我先过去了。」

    「我、我也去……」

    「……随你高兴。」

    「嗯。」

    这时由比滨笑了,但在场只有她一个人笑出来。

    喂喂喂,这气氛是怎么回事?整间教室的尴尬度异于寻常,几乎快让人待不下去。大部分的人不是假装口渴,就是要上厕所而离开教室,最后只剩下叶山、三浦那群人和爱看热闹的无聊人士。

    这么一来,我只能跟随潮流。应该说,要是场面变得更严重,我可会窒息而死。我尽可能蹑手蹑脚地经过由比滨身旁。这时,她悄悄对我说:

    「谢谢你帮我说话。」

    ×    ×    ×   

    走出教室,便看到雪之下靠在门口。她双手盘在胸前,闭目细听。可能是她给人的感觉太冷淡,所以身边一个人也没有,非常安静。

    因此,我们能从这里听见教室内的说话声。

    『……那个,对不起。我如果不配合别人,就会觉得不安……结果变得老是在看人脸色……可能是这样,才惹你生气。』

    『…………』

    『啊?该怎么说呢?我从以前就是这样。玩小魔女DoReMi游戏时,明明想当Doremi或音符,可是因为其他同学想当,我便选择羽月……可能是因为我在大型住宅区长大吧,每天和人相处,就觉得那样做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听不懂你想说什么。』

    『我、我想也是,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懂……可是,我看到自闭男和小雪乃后,发现他们虽然没有朋友,却好像很快乐。他们斗嘴时都毫不保留,但很合得来……』

    接着传来断断续续的啜泣声,雪之下的肩膀随之抖动,微微睁开眼睛想偷看教室内的状况。傻瓜,这里看不到啦,那么担心就进去里面啊!这家伙真不坦率。

    『看到他们那个样子,让我觉得自己拚命迎合别人的方式错了……你看,自闭男那么自闭,每次休息时间都一个人看书傻笑……虽然满恶心的,但是他好像很快乐的样子。』

    竟然说我恶心……不过,雪之下听到那句话也笑了。

    「我还以为你那种怪癖只会表现在社办,原来在教室也一样。那样子真的很恶心,劝你还是改掉。」

    「既然你发觉了,当时就该跟我说啊……」

    「才不要。已经够恶心了,我可不想再跟你说话。」

    下次真的得注意才行,我再也不要在学校看有邪神出现的轻小说。

    『所以,我也想随兴地生活看看,不要再勉强自己……不过,我并不是讨厌优美子,所以,以后也可以和我……当好朋友吗?』

    「……嗯~~这样啊,好啊。」

    三浦啪地合上手机。

    『……谢谢,不好意思。』

    就这样,教室里的对话结束,接着传来由比滨啪哒啪哒的脚步声。雪之下一听到这声音,身体立刻离开墙边。

    「……真是的,其实她说得出口嘛。」

    这一瞬间,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让我不禁看呆了。

    那并非自嘲或责备,也不是出于悲哀,而是极为单纯的笑容。

    不过那笑容一下子便消失,再度变回平常冷漠如冰的面孔。我正看得入神,她则满不在乎地快步踏上走廊,想必是要去跟由比滨约好的地点。

    正当我心想着接下来要做什么,跨出脚步的同时——教室的门倏地打开。

    「咦?自闭男,你怎么在这里?」

    「嗨。」

    我生硬地举起右手假装要打招呼,由比滨已是羞红脸庞。

    「你都听到了吗?」

    「听、听到什么……」

    「你果然在偷听!恶心!跟踪狂!变态!你这个、你这个……恶心鬼!真不敢相信!好恶心,恶心到极点!」

    「够了吧!」

    就算是我,当面被骂到这种程度,也是会难过的。还有最后不要骂得一脸正经,我真的会很受伤。

    「哈!当然不够!也不想想是谁害的,笨蛋!」

    由比滨吐出粉红色小舌头,对我可爱地挑衅一下后跑走。你是小学生吗?还有别在走廊奔跑!

    「谁害的……当然是雪之下啊。」

    我如此自言自语。因为只有我一个人,这是理所当然的。

    我看看时钟,休息时间已所剩不多,让人口干舌燥的午休时光即将结束,去买罐SPORTOP滋润干渴的喉咙与心灵吧。

    前往福利社的途中,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御宅族们有御宅族的社群,他们并不孤独。

    想当现实充非常辛苦,得注意彼此间的阶级和势力平衡。

    结果,只有我孤独一人。

    其实根本不需要平冢老师特别隔离,反正我已经被班上排挤。因此,就算送我去侍奉社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是哪门子的悲哀结论?现实未免太严苛。

    带给我甘甜的,唯有SPORTOP。

    雪之下雪乃

    yikino yukinoshita

    生日

    1月3日(因为生日在寒假,从来没有同学帮忙庆生。)

    专长

    煮饭洗衣打扫等各种家事、合气道。

    兴趣

    阅读(一般文学、英美文学、古典文学作品)、骑马。

    假日活动

    阅读、看电影。

    由比滨结衣

    yui yuigahama

    生日

    6月18日

    专长

    打简讯、唱卡拉OK、看别人脸色。

    兴趣

    卡拉OK、烹饪(正在努力中)。

    假日活动

    和朋友逛街、和朋友唱卡拉OK、和朋友拍大头贴、和朋友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