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幕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录入:任雷劈

    黄金周结束之后,气温开始一天比一天高。尤其是午休时间,加上学生们嘈杂的声音,又多添一分暑气。

    我本来就属于冷硬派,非常不耐热。为了让自己凉快一些,我决定找个没有人的地方。

    人类的正常体温大约是三十六度,但换算成天气,根本是酷暑,即使是我也受不了这种高温闷热的环境。

    天气一热,猫咪不是会躲到没有人的地方吗?现在的我正是如此,只是为了避开热气,所以前往没有人的地方——不,我绝对不是因为在教室里待不下去,觉得尴尬所以才逃跑。

    这是人类身为生物的本能行为,班上其他同学没有这样做反而是不对的。

    简单说来,他们不过是因为软弱无力,出于想要活下去的本能而聚集在一起行动,就像草食动物之所以聚集在一起,是为了在肉食动物来袭时,方便推一个倒楣鬼出去当祭品。他们和草食动物一样,总是装得一副无辜的样子,其实内心盘算着要把谁牺牲掉。

    对啦,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够强的野兽根本不需要成群结队,没听过「天涯一匹狼」吗?

    猫咪很可爱,野狼非常帅气,所以独行侠既可爱又帅气。

    我一面走着,一面想着这些没营养到极点的东西,然后来到通往屋顶的楼梯间平台。这里杂乱堆放着闲置的桌椅,通道窄得一次只容一个人通过。

    通往屋顶的门上,通常会有一个小小的锁将门牢牢锁住。

    不过,今天那个锁是打开的,挂在门上晃来晃去。

    八成又是班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家伙,跑到屋顶上打情骂俏,笨蛋跟烟果然都喜欢往高处跑,干脆把他们关在上面吧。于是,我搬来三张桌子跟两张椅子把门口堵住。嗯,我还是老样子说做就做、充满行动力,真是个男子汉。呀~~快来抱我!

    但是,我也察觉到门的另一边异常安静。

    有问题。据我所知,那群现实充男女最害怕安静,害怕的程度如同野兽之于烈火。他们认为沉默便是无趣,不愿意面对自己很无趣的现实,拚命开口讲话、吵闹、嘻嘻哈哈,但是换成跟我讲话时,就会用沉默告诉我「你很无趣」。那种沉默是什么意思……不不不,别误会,我反而比较喜欢沉默跟安静。

    屋顶那么安静,看来不是那群人在上面,说不定根本没有人在屋顶。

    一想到那里没有人,身为独行侠的我立刻有精神。绝对不是「在家一条龙、出外一条虫」,我只是不想造成别人的困扰而已。

    我把刚刚堆起来的课桌椅挪开,准备开启通往屋顶的门。

    我的心中涌起一种兴奋。这种独特的亢奋,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时才能体会得到。好比第一次走进车站的荞麦面店,或是刻意跑去远离千叶市的四街道市(注1 位于千叶县北部的都市。)书店买A书。

    打开大门后,蓝色天空和远方的水平线立刻映入眼帘。

    刹那间,这个屋顶成为我专属的秘密基地。

    有钱人总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喷射机和海滩。像我这种独行侠,拥有无穷无尽的私人时光,可说是人生的胜利者。换言之,独行侠就是一种地位的象征。

    梅雨季节里遇到不下雨的日子,天空真是晴朗,仿佛在告诉我总有一天,一定能脱离这个封闭的世界。如果用过去的电影比喻,大概是「刺激一九九五」吧。虽然我没看过那部电影,不过从片名听来,应该是那种感觉没错(注2 该片的日文片名直译为「鲨堡的天空」。)。

    眺望着飘向远方的云朵,如同聚焦于自己的未来。因此如果想选个场所,把自己的梦想寄托于职场见习调查表,这个屋顶绝对再适合不过。

    学校的定期考试结束后,马上要进行职场参观活动。我在调查表上洋洋洒洒写下自己想从事的职业、希望去什么样的职场见习以及理由。对一个早已规划好未来的人来说,这种事根本没什么好犹豫。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我就把这张调查表填写完毕。

    这时候,不知从哪里吹起一阵风。这股宿命般的风,宛如要带走放学后的佣懒气息,将寄托了梦想的纸张吹起,化为一架飞向未来的纸飞机。

    这样描述似乎充满诗意,但那张纸毫无疑问是我刚写好的调查表。喂!你这阵风别来捣乱啊!

    那张调查表像是在戏弄我,本来还随风贴着地面飘移,我快追到时却立刻高高飞向天空。

    ……算了,再去要一张新的调查表重写吧。我的座右铭是「强求不来就放弃」,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便动摇。真要说的话,座右铭应该再加上一句:「千里之行,回头是岸。」

    我耸了耸肩,正要回头时——

    「这是你的东西吗?」

    ——突然听到一个人的声音。

    那声音有点嘶哑,又带些佣懒。我四处张望,寻找那个人在哪里,但周围看不到半个人影。虽然我的身边一向没什么人,但现在不是这个意思。除了我自己,这个屋顶上实在找不到其他人。

    「你在看哪里?」

    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头顶上飘落,像在嘲笑我,我这才恍然大悟。所谓的高高在上,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屋顶上还有个突起的部分,沿着梯子往上爬到顶,便能到达水塔所在的地方。

    那个人靠在水塔上,往下俯瞰着我。

    她手里把玩着一个廉价打火机,视线跟我对上后,便把打火机塞进制服口袋。

    那名少女的头发黑中带青,长度几乎等同于身高;胸口没有系上领结,领口敞开;衣服下摆多出来的部分打一个松松的结;那双修长的腿看似敏捷。此外,她的眼睛仿佛随意看向远方、没有什么活力,眼角下的爱哭痣更散发出一种倦怠感。

    「这是你的东西吗?」

    她又问一次,语气没有任何改变。我不知道她是哪一个年级的学生,所以先用点头的方式代替回答。毕竟对方如果是学姐,我就得用敬语回答:但如果弄错,那不是很丢脸吗?所以说不论何时何地,保持沉默都是最安全的。

    「……等我一下。」

    她叹一口气,手扶着梯子滑下来。

    这时候——

    一阵风又吹起。这股宿命般的风,宛如要掀开低垂的沉重夜幕。一块寄托着美

    梦的布料在神风中飘动,仿佛生生不息的火焰。

    这样描违似乎充满诗意。总之,我看到她的内裤了。嘿,干得好!

    她下滑到一半就把手放开,发出「咚」一声落到地上。把调查表还给我之前,她还稍微瞄一眼。

    「……你是笨蛋吗?」

    接着,她粗鲁地把调查表交给我,几乎可说是用扔的。我接下调查表之后,她便转身往校舍的方向消失。

    我连「谢谢」、「为何骂我是笨蛋」或「看到你的内裤,对不起」都来不及说,一个人被留在原处。

    我只能单手拿着对方送还的调查表,用另一只手搔搔头。

    这时,屋顶上的扩音器传出午休结束的钟声。

    于是,我也回头往屋顶大门走去。

    「黑色的蕾丝啊……」

    总有一天,这句称不上叹息也不算桃色吐息的低喃,大概会乘着带有大海气息的夏风,散播到世界各地吧。

    比企谷小町

    komachi hikigaya

    生日

    3月3日

    专长

    身体很柔软、烹饪、照顾哥哥。

    兴趣

    存钱、捉弄哥哥。

    假日活动

    照顾猫咪、和整天待在家里的哥哥作伴。

    川崎沙希

    saki kawasaki

    生日

    10月26日

    专长

    工手道。

    兴趣

    做毛线编织娃娃。

    假日活动

    打工、和弟弟妹妹作伴。

    职场见习调查表

    总武高级中学 2年F班

    比企谷 八幡

    1.希望从事的职业:

    家庭主夫

    2.希望参观的职场:

    自己家

    3.请说明理由:

    古人云:「工作就输了。」

    劳动是冒着风险以求得到回报的行为。以结论来说,劳动最大的目的,是以最低的风险换取最大的回报。

    年纪尚幼的女孩,亦即小女生们会说出「将来我要当新娘」这类梦想,并不是因为那样很可爱,而是出于一种生物本能。

    因此,我认为「不工作待在家里」的选择很妥当,甚至可说是非常正确。故本次的职场见习,我希望参观家庭主夫的职场,也就是自己家。